第九十一章阵中概况(1/2)

加入书签

  次日,苍澜宗、翠烟宗和黑云家族等人在蓝宇的带领下来到了迷雾阵外。(花好田园/html/3/3266/)

  不只赤水,就是紫加和黑云锦远等对法阵并不精通之人,都发现此阵有些异常。

  放眼望去,只见一片薄薄的云雾,灰灰的,似轻纱,凝成无数缕,上下轻轻起伏摆动,视线可以看过去几米,隐约只能看到绿油油的草地,看上去很平和宁静,灵识却一点探不进,感觉倒是有些诡异。

  众人纷纷望向蓝宇,要求他解释。

  蓝宇脸色凝重,道:“诸位,在下也是昨日才发现,这迷雾大阵已被更改,蓝家数位族老及弟子都被困在阵中,生死不明,在下也是情非得已,还请诸位施以援手,若能得救,蓝家感谢不尽。”

  他说完,向众人深深地作了一揖。

  众人看他将腰弯得极低,显得极有诚意,倒不好再怪罪了。

  赤水最先笑了,“蓝家主,贵府上一任家主和数位炼阵大师都奈何不了此阵,显然,那个贼人不仅是胆大包天那么简单,你说,我等这些大多都对法阵没有研究的人,能帮上什么忙呢?”

  她的话,让围在她身边的青媛等人都松了一口气。昨晚,她们就已经商量好,全体赞成不进入法阵,这并不关翠烟宗的事,没必要掺合其中。

  赤水对此不置可否,不过嘛,态度还是要先摆出来的。

  蓝宇见赤水刁难,反而笑了,眼含深意道:“赤道友真是谦虚了。谁不知道赤道友炼阵技术了得,金丹时期就已经名扬天下。”

  赤水面带惊色,赶紧摇头,“那里那里。在下仅是对法阵有一点研究,可怎么比得上蓝家这样传承万年的炼阵世家,蓝家主真是谬赞了。”

  话虽如此,众人无不从她的脸上看到了一抹得色,仿佛在告诉蓝宇等人,想让她进去,那就求她吧!她心情好了,说不定就会进去了。

  标准的一副小人得志之态。

  蓝宇笑了笑,冲后面一扬手。立即有一名青衣弟子端了一个托盘走上前来。

  那托盘上面盖着一块黑色的方布,只能看到一个不大的盒子轮廓,当然更猜不出里面是什么东西。

  蓝宇等了片刻,将众人的注意力紧紧抓住后,才亲自掀起一角方布,就见托盘中,静静躺着一个玉盒。

  那玉盒并无特别之处,但正因为这样,更显惊奇。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玉盒上,蓝宇冲个弟子一看。那弟子立即领会。用另一只手轻轻将玉盒打开。

  就在他开玉盒的瞬间,一道白影射出,蓝宇早有准备,极敏捷地将之抓住,转身,将抓住的东西展示给众人。

  众人顿时大抽一口气。

  赤水还算平静,仅是觉得这块玉样式有些特别,呈扇形,玉质光滑细腻。那种古朴的韵味。一眼就可瞧出是古物。

  待她看到周围人皆瞪大眼时,脑里一下滑过一条信息。难道是那个玉符?

  她转向旁边的一位柳姓阁老,得到她的点头后,心里有数了。

  就听紫加轻笑道:“蓝家主。你这只有一块玉符,可怎么够我等这么多人分?”

  蓝宇答道:“诸位可能都已知道,这就是能进入天阶秘境的天阶玉符。这天阶玉符的珍贵,普天之下,也才仅有十块之数,蓝家有缘能遇到其中一块,已是上天眷顾。那天阶秘境,听说里面奇珍异宝,灵丹妙药,多不胜数。还有前辈在里面看到了会跑的仙草。进秘境的修士,只要活着出来,无一不是满载而归。诸位若是有人能将法阵中我蓝家众人救出,蓝家便以此天阶玉符为谢礼,绝不反悔。”

  在场众人心思都很通透,立即明白蓝宇这是以利诱之,让众人心甘心愿进这法阵去救人。先不说众人中,对法阵有研究的人并不多,仅就这一块玉符,若到时大家一起救了人,又如何分配呢?

  莫不是,还要为此进行一场大的争斗,一些对自己的实力有自知之明的修士都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要知道,苍海大陆的天阶秘境五百年开启一回,至今为止,也开启了数十回,而因为争夺天阶玉符而发生的争斗,真是数不胜数。

  从中,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枉送了性命。

  在场众人中,只有黑云锦远最是镇静。赤水一直都觉得黑云锦远是个极聪明性格又极坚韧的人,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并且为了达到目的懂得牺牲。

  他之前为了夺回家主之位,能心恨地舍掉自己数百年的寿命便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现在,在这样的yòu huò面前,黑云锦远仍镇定如初,可见一般。

  而紫加,一脸淡笑,赤水看不透,只觉得他才是最应该戴miàn jù的人,哦,不,应该说,他已经到了没有戴miàn jù胜戴miàn jù的最高境界。

  三位当家人不动声色,下面的修士不管心动与否,在最初的震惊后,都冷静下来。

  总不能让别人看笑话不是。

  蓝宇见众人并不热切,又道:“不管最后这天阶玉符归了谁,只要诸位向蓝家伸了援手,蓝家都有酬谢,绝不让诸位白忙。”

  紫加转向赤水,问道:“赤道友意下如何?”

  赤水眼波一扫,义正辞严道:“蓝家有难,我等怎能袖手旁观?那贼人既然如此嚣张,我等自是要去会上一会。”

  这一回答,就是决定要进去了。

  她身后的几位阁老脸色都是微变,而蓝宇身形略有放松。

  紫加则是瞥了蓝宇一眼,才又望向赤水。

  赤水耸耸肩,满脸无辜。

  紫加放弃了。

  他本想提醒赤水,就不怕蓝家再打她的主意。她居然给他装不懂!

  赤水心里嘿嘿一笑,在昨晚,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她可以想像得到。在法阵里的那个人当时肯定是很郁闷的,被逮了个正着。

  那个人现在最需要的不就是一个身份吗?

  她不进去,她怎么出得来?

  所以,她要进法阵。

  她只要想到,蓝宇竟然还要求着她进去,她心里就是暗爽。

  赤水望向黑云锦远,她决定要进去,自然是越多的人越热闹,她的安全也更能有保障。因此。她目光中不免就流露了一点信息。

  黑云锦远沉思了数息,“在下对法阵并不在行,还要拜托诸位了。”

  那就是去了。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紫加,紫加笑道:“在下也是,相信集合我们众人的力量,定能救得蓝家被困之人,将那贼人拿下。”

  蓝宇大喜,当即谢过众人,让青衣弟子将天阶玉符收起来后,就催促众人尽快进阵。

  像怕大家反悔似的。

  不过。这也是能够理解的,他也没想到,他能如此简单就将这三家当家人都拖下水。虽然因为众人都在,他无法做手脚,但相应地,救出蓝家被困之人的机率也相应提高。

  蓝家,不能再失去法阵里的那些人。

  赤水转头向身后不欲进法阵的几位长老嘱咐了几句,带上三位阁老和青媛,跟在黑云家族之后。进了法阵。

  蓝家三人带头。苍澜宗三人扫尾,一行十数人刚进入法阵十几步。面色全都一变。

  阵里的景色与在阵外看到的完全不同。

  不知觉间,草叶尽无,只余下一大片沙地。

  赤水也是皱起了眉。在又跟着走了几步后,“啊~”,她想起来了。

  她这一叫,可把一行人吓住了,纷纷掉头来望她。

  她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紫加走上前来,问道:“赤道友莫不是发现了什么古怪?”

  赤水抿嘴一笑,“哪里,蓝家主应该对此地更为熟悉,若有古怪,应是他第一个发现才是。”

  紫加仍有些怀疑。

  赤水道:“在下仅是觉得这个幻阵设计得极精妙,让人不知觉间就陷入了其中,这等法阵,想要出去,恐怕不太容易。”

  不只不容易,是非常的不容易,她以前就走过。

  她说她怎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