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峰回路转(1/2)

加入书签

  在这空间里,重引力消失,赤水独自立于一旁。(簪缨世族/html/0/270/)

  祈连沐泽见众人皆望向他,道:“先恢复灵力。”

  赤水一路上灵力基本没有损耗,正百无聊赖间,就见祈连沐泽目光灼灼往她望来,她眉心一跳,正觉没好事,就听祈连沐泽道:“你除辅木位外,兼顾辅火位。”

  辅火位的修士正是之前遇害的那位灰袍老者。

  说起那位灰袍老者,其实也很悲催,赤水看之前几人的表情,他们都是一脸意外之色,显然他们都以为别人会带上他,没想到三位归一修士都那样想,却独独将他落下了。

  想远了,赤水见众人都向她看来,挤出丝笑,极委婉地推托道:“晚辈灵力量可能不够。”

  “没关系,本座会看着你。”祈连沐泽道。

  看着她?她的灵力就能增长了?赤水心里一口气出不了也下不去,哽住了。果然这人是个祸害,赤水决定谨慎地与之保持距离。

  等众人的灵力全部恢复,不用吩咐,便各自归位。

  赤水看着辅火位的位置在她现在位置的斜对面,相隔甚远,不由无奈地看了祈连沐泽一眼。

  祈连沐泽不为所动,“开始吧!”

  赤水无语了。

  她此时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这里等着她呢!她只好轻叹口气,身形一动,分身出,闪至辅火位上立定。

  除了祈连沐泽外,其余众修都露出一丝惊色,赤水心里更加确定对方早就知道她有这样一个分身了。

  黑云家族。果然靠不住!

  想到黑云家主那张欠扁的脸,赤水心下愤然,手上的动作却不慢,随众修一起注入灵力。好在她两个都是辅位,除了刚开始耗了大部分灵力外,后面因为不停吸取灵力,堪堪应付了下来。

  待一切落定,赤水发现众修看她的眼神又有些不同。

  她算了下,她木系加上火系的灵力,已是超过了普通修士一大半,可算得上天赋异禀了,不过她并不后悔。她总得表现出点能耐,让大家知道祈连沐泽找上她不是没有原因的,她可不想因为之前的事,卷入莫明其妙的是非中,谁知道祈连沐泽究竟有多少个女人?若是其中有一个神经不正常,她就倒霉了。

  祈连沐泽眼中一抹精光闪过,吩咐众修先恢复了灵力再出去。

  赤水二者合一,擦了下汗,移至旁边恢复不语。

  数个时辰后,众修刚出空间。就听山顶一阵极为深沉的钟声响起,“咚——咚——咚——”声音洪亮却又带着一股死寂般的气息,扩散开来,弥漫在整人空间内,让人心情不由沉甸甸的。

  众rén miàn面相觑,一时不知这是何意。

  忽地,黑袍老者一拍手,呼道:“钟,丧钟。之前那些被魔化的修士?”

  此时众人才发现。之前围着他们的那些红眼修士早已失去了踪影。

  赤水等人尚未理解黑袍老者话中之意,就听祈连沐泽面色一变。立即翻出一个硕大如斗的巨型阵盘。

  三位归一大能见之大惊,祈连沐泽也来不及解释,只好简单说道:“那魔植发现了我们的计划。要提前逃跑了,最后一方阵石怕是来不及了。”

  三位大能见此,没有迟疑,同时掐诀数道灵光往巨型阵盘上砸去。

  就在这时,整座大山都剧烈抖动起来,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声响,已变薄至极至的防护大阵屏障碎裂,上面的碎石铺天盖地般地落了下来。

  赤水本被祈连沐泽拉住,见此也顾不得其他,连忙驱出一道屏障将五人护住。

  就见碎石落下来,砸在屏障上,再随着边缘往下砸落,而整座山,则是不停地翻覆,似有什么巨大之物在地下搅拌一般。

  因为这动静太大,无数的巨石落下,赤水不停往屏障里注入灵力,也累得够呛。

  她估计上面所有的通道都崩塌了。

  就在她忙得满头大汗间,旁边却是一声惨叫响起。

  赤水闻声一僵,转眼望去,就见山羊胡震惊至极的表情和着众多的碎石一起往下方坠去。

  赤水瞳孔微缩,扫过屏障外神色平静的两位修士,背脊上一股寒意升起直入神经末梢,她眼中凌厉光芒一闪,陡地望向祈连沐泽。

  祈连沐泽状若未见,专心地盯着巨型阵盘。

  赤水的目光蓦地变冷,却没有停止往屏障中输入灵力,待得她的木系和火系灵力几乎耗尽,四人的动作才完成。

  就见他们安置阵石的位置,空气开始扭曲,五彩绚烂的烟雾洒下,往四周扩散开来,那些烟雾在空中渐渐凝聚成不同的形象,又在眨眼间改变,是为万象,幻生伏魔万物,是为万象伏魔阵。

  赤水感应到那幻生的万物虽然模糊,却透着莫大的浩然正气,周围的魔气碰上它们,尽皆被其吞噬,驱邪除魔,果然不同凡响。

  她只是扫了外面一眼,便收回来,再度看向祈连沐泽,双方对视了半晌,赤水先移开眼,对方的眼底如同一个漩涡一般深不可测,她什么也没有看出来,只好放弃。

  此时,黑袍老者三人已是接收了防御工作,结出了个比赤水的大数倍的屏障,并与他二人保持距离。

  赤水轻轻启唇,“我有话要说。”她看了看周围的修士,又补充:“我希望只有你一人听见。”

  周围修士的的表情一下变得很微妙。

  祈连沐泽看了她一眼,没有拒绝,手一挥,在二人外面结了一个不透明的隔音结界。

  赤水此时却沉默了。

  祈连沐泽似也不急,反正外面碎石急下,根本无法通行。

  良久。赤水才幽幽问道:“灰袍老者的死不是意外吧?”

  祈连沐泽沉默。

  赤水又道:“那个山羊胡呢?”

  明知故问,祈连沐泽眼中闪过一丝不耐,不过在听到“山羊胡”这个外号时看了她一眼。

  赤水自嘲:“接下来就是我了?不知前辈打算如何处置我呢?”亏她之前有那么一瞬间还真的相信了那是场意外,现在想来真有些可笑。

  祈连沐泽默了数息。“脱离素和家族,跟着本座。”他声音里带着丝傲然,不容许赤水反驳。

  赤水惊讶地睁大眼,又有些不解,“那为何又杀了他们二人?他们也可以加入祈连家族,我估计他们都会愿意。”

  “他们没有价值。”祈连沐泽淡淡道。声音传进赤水耳里,只觉遍体生寒。

  赤水笑了,“不知前辈看中了我哪一点,价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