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冷漠的目光(1/2)

加入书签

  实际上,不止周家一家遇到这样的困难,住在这条巷道中的其余几十户人家,其中大部分人的情况,与周家人一样的穷困潦倒。|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

  只有少部分人过的比周家稍好一些,仅此而已。

  周新将目光从屋子外的老树上收了回来,长长叹了一口气,便望向了身旁的妻子,忧虑道:“这一次,又没有钱上交,不知道那两位长老的手下,能不能通融一下,容我们暂时拖欠一段时间,等到我们有钱时,再一并上交。”

  其实说出这些话,周新只不过是想在安慰妻子的同时,也安慰自己。

  别说以后有钱了,他们就是连现在的温饱都成问题,对以后的生活,身为一家之主的周新,也是十分的迷茫。

  看着妻子颇显憔悴的脸庞,周新心中既心疼又难过,身为一家之主,不仅没能让妻子和孩子过上好日子,反而让他们跟着自己一起受苦,周新心中非常的不是滋味。

  这年头,像他们这样穷困潦倒的人,想要得到别人的帮助,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且,周家在本镇也没有什么亲戚,就是有一些和周家沾亲带故的表亲,也都是像躲瘟神一般,躲着周家,生怕周家会找他们借钱。

  对于本镇的两位表亲,周新心中也是十分的气愤,那些人非但不帮助他们一家,反而在镇子中的富人,要将所有的穷人赶到这里来时,周家的那两家表亲,还落井下石,帮助那些富人一起,驱逐周家和其他的人。

  对于当初那两家表亲的做法,周新心中现在还十分的气愤,同时他也深深的明白了,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谁也靠不住,只有靠自己。

  “但愿两位长老的手下,不要为难我们明儿就行。”站在周新身旁的妇人,神情饱含忧虑,眉头紧皱着。

  周新当然明白妻子话中的意思,最近镇子上的那些富人,竟然在镇子的北边,发现了一块蕴含着金矿的矿脉,为了将矿脉中的金矿全部开采出来,他们与二长老和三长老都已经商量好了,让镇子中交不起租金的人,到矿上去挖矿充当劳力。

  只要再矿上干一个月,就可以抵掉原先所欠的租金。

  镇子中个那些富人本来就与两位长老勾结在一起,开采金矿这样能牟取暴利的事情,两位长老立刻表示支持。

  现在,周新就是担心,两位长老的手下,到时候会因他们交不出那租金,而将他的儿子帝天给抓去挖矿。

  镇子中,在那矿脉上挖矿的人,已经有不少人死于矿上。

  有的是死于非命,有的是在挖矿的时候,无意间挖到了一些蕴含剧毒的植物,从而毙命。

  总之,那条矿脉上危机重重,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危险,去那里挖矿的人,十有八九去了之后,就无法再活着回来。

  别说在那里干一个月了,就是干上一天,就会将小命丢在那里。

  那些富人们,自然不会自己去矿脉上挖矿,他们将自己的性命安全,都看的非常重。

  在周新和妻子都在为即将发生的事情,而感到非常的焦虑时,这是帝天却从简陋的里屋走了出来。

  看着爹娘脸上的忧虑,帝天不问也知道,两人一定是在为了那“租金”而烦恼。

  五两银子,够他们这样贫困的人家,吃上一个月的饱餐了。

  如一笔在帝天看来不少的钱,却要交给那二长老和三长老,帝天却十分不情愿。

  如果他们有轻易交出五两银子的能力,帝天当然也不会吝啬,自然慷慨的上交。

  但是,以现在他家中的这种情况,别说五两银子了,就算是一两银子,帝天的爹,也拿不出。

  全家三人所有的钱,加在一起也就几十文钱而已,哪里会有五两银子上交。

  帝天心中也是颇为着急,他知道一旦交不出那五两银子,将是什么样的下场他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以及一些家具,早在两个月前,就因交不起当月的“租金”而被二长老和三长老两人的手下,给全部拿走了,现在帝天的家中,是空荡荡的,就剩下那几把破旧的桌椅。

  今年已经有二十岁的帝天,已经是一名体魄比较健壮的青年,虽然没有像镇子上那些富裕人家的子弟那样,成为一名修炼者,但是自小跟着爹娘一起做家务活的帝天,也是有着不小的力气。

  要搬起一百多斤的东西,对于帝天而言,根本就不是问题。

  对于镇子中,那些可以修炼的富家子弟,帝天打心眼里羡慕,他也时常在幻想,有一天也能够成为一名修炼者,然后获得强大的力量,成为一名实力强悍的人。

  他的父亲周新,现在已经四十多岁,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而已,在镇子中属于被人瞧不起的一类人。

  帝天自然不想像父亲那样,一辈子没有任何的做为,他想成为一名修炼者,这样以来,才有可能改变他家中的贫穷,让他的父亲和母亲,都不再过贫穷的日子。

  正文

  第七章修炼的潜力

  第七章修炼的潜力

  对于大陆上的那些修炼有成的强者,帝天一直都是心怀敬畏,做梦的时候,甚至会梦到他也成为了那种个拥有着万斤恐怖力量的强者。

  当然,对于这些帝天也只是想想而已,那些强者和他之间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帝天现在连修炼的门槛都无法踏入。

  虽然,他一直都很想成为一名修炼者,但是他却没有修炼的功法。

  而且,每个人在想要修炼之前,都要服下一枚“引气丹”从而开掘修炼者体的天赋,再根据功法来修炼。

  引气丹,是没个要踏入修炼一途的人,必须要服用的,否则就无法开掘修炼者自身的潜力。

  每个人的潜力,都是不一样的,参差不齐,有的人潜力十分的优秀,堪称天才;但也有人的潜力,十分的平庸。

  在没有服用“引气丹”的时候,谁也不知道自身的修炼潜力如何,但是一旦服用下“引起丹”开掘出自身的潜力之后,自身的潜力如何,根本修炼的速度,就可以很清楚了。

  因为玄冥大陆,修炼之风非常的浓,所谓大陆上三大皇朝之一的大周皇朝,境内的修炼之风也是十分的兴盛。

  所有的人,都想通过修炼而成为人上人,成为千万人仰望的存在。

  只要稍有条件,生活不是很贫困潦倒的人,都会选择走修炼这一条路。

  在没有服下“引气丹”修炼一般前,谁也不知道自身的潜力到底怎么样,所以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放弃修炼这条路。

  当然,也有很多人,在服下“引气丹”开掘出自身的潜力后,发现在修炼的速度上,自身的潜力十分的平庸,于是便自暴自弃。

  这样的人,不说在大周皇朝内存在着很多,就是在青山镇内,也是有着大部分人。

  青山镇是一个资源比较富足的镇子,大部分的镇民都是衣食无忧,因此那些人纷纷都是踏进了修炼这条路,镇子中修炼的人虽然又很多,但是在修炼上能够有所成就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大部分人在修为达到了大玄初期,刚刚踏入修炼的第一个境界后,修为便都止步不前,无论怎样下苦功夫,修为都是没有丁点的精进。

  这样,与他们自身的潜力,有着重大的关系,潜力很平庸,无论怎么样修炼,修为都是不会有半点的精进。

  除非愿意花费比常人多出百倍,千倍的时间去修炼,那样修为尚还有精进的机会。

  但是,像这样肯下苦功夫,心无旁骛修炼的人,青山镇中却是没有一个人。

  一旦服用下“引气丹”之后,还要有修炼的功法,如果没有功法,也是无法修炼的,靠着自己摸索,那样是不可能的。

  除非一些逆天之才,才有着能够不通过功法修炼,依靠自己的悟性,去感悟天地间的灵气,从而吸收修炼。

  光是一枚“引气丹”,它的价格就要二十两银子,因为引气丹是每一名修炼者都要必备的丹药,而且又是那种只有开掘修炼者自身潜力的低级丹药,所以它的价格,也是丹药中最便宜的。

  由于“引气丹”只是最低级的丹药,炼制它的药材也只是一般的普通药材,所以它的价格在众多丹药中,属于最低,而且“引气丹”在每一个地方,都有的卖。

  “引气丹”的价钱,在所有的丹药中,虽然是最低的,但是那二十两的价格,在帝天眼中也是天价,他根本就不可能有二十两银子去购买“引气丹”。

  就算有了“引气丹”之后,在开掘出自身的潜力后,必须还要一本修炼的功法,低级的修炼者,在刚接触修炼时,修炼的功法都是一些基础功法,这些功法在每一个地方,都是有的卖。

  一本最基础功法的价格,也是需要与“引气丹”一样的价格,同样需要二十两银子,想要成为一名修炼者,则必须要有四十两银子购买“引气丹”和功法。

  四十两银子,这对于帝天而言,就更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帝天从小到大,见过最多的银子,也就仅仅十两银子而已。

  而且,那还是有一次,他的父亲周新在去镇子附近的大山中打猎时,运气极好的遇到了一头体型庞大,却意外身死的猛兽。

  帝天的父亲将那头体型庞大的猛兽拖回镇子后,到集市上卖出了十两银子的高价。

  也就是那一次,帝天与爹娘在一起,吃了一顿为数不多的丰盛大餐。

  十两银子,是帝天见过最多的银子,四十两银子,于他而言,那简直就是一笔他不敢想象的大数目。

  如果有四十两银子,帝天家中的情况,一定会好转起来,不会像现在这样如此的穷困潦倒。

  “爹,娘,你们别担心了,等下他们他们来后,大不了我跟他们一起去矿脉上挖矿。”极为心疼周新夫妇两人的帝天,顿时无奈的开口道。

  听了帝天这番话后,周新脸色立刻大变,他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望着帝天厉声训斥道:“矿脉那里是能够去的地方吗,去了那里的人,活着回来的,你见过有几人?”

  帝天是周新夫妇两人唯一的儿子,两人这辈子一直受尽别人的歧视和冷眼,对于帝天,两人是灌注了很大的期望,希望有一天,帝天能够出人头地,从此堂堂正正做人,不再被人瞧不起。

  现在,帝天还没有出人头地,却有了去矿脉上挖矿这样的想法,周新立刻就急了起来。

  矿脉那里,简直就是一个埋葬活人的地方,那里危机重重,去了那里的人,几乎都没有人能够活着回来。

  就算有人侥幸从矿脉上活着回来,那也是浑身伤痕累累,体无全肤。

  帝天是两人以后唯一的希望,周新愿意自己死,也不愿就此搭上儿子的性命,以后光宗耀祖的希望,还得靠帝天去实现。

  “最近镇子上,去矿脉的人,能够活着回来的,就那么几个人,而且还是他们运气特别好,其他的几十个人,全部死在了那里,那里实在太危险了,明儿你可不能去那里呀。”听到帝天说实在没有办法,就去矿脉上挖矿这样的话,他的母亲,也着实吓了一跳,立刻焦急的劝告。

  正文

  第八章绝境

  第八章绝境

  帝天也知道爹娘是他感到担心,其实他刚才的那话,也只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并不是真要去那矿脉上挖矿,除非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否则那种九死一生的地方,帝天是万万不愿意去的。

  最近,镇子中去那矿脉上的人,大部分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不是死于意外,就是在挖矿的时候,无意中碰到了那种含有剧毒的植物,从而毒发身亡。

  总之,那里是个十分危险的地方,现在镇子上的人,没有人愿意再去那种地方。

  也只有镇子上的那些富人,以及两位长老不愿意放弃矿脉中的大量金子,这才开始在镇子中强行抓人去矿脉中挖矿。

  而被抓的对象,就是那些无依无靠,属于镇子中最没有地位和没有尊严的穷人,青山镇上的穷人,已经全部聚集在了这条脏乱的巷道中,帝天认为,那二长老和三长老要抓人,一定会来这里。

  到时候,估计住在这里的大部分穷人,都要被抓去到矿脉上挖矿,就算那些已经上了年纪的人能够幸免,但是年轻像帝天这样的人,却是无法躲避。

  “父亲,母亲,我也不想去矿脉那种危险的地方,但是等下二长老和三长老的手下过来后,我们交不出那五两银子,他们还是会将我抓去的。”

  帝天似乎预测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他很可能会被抓到矿脉上去。

  帝天的担忧,其实也是周新和帝天母亲,所十分担心的。

  周新宁愿他去矿脉上,哪怕死去,也不愿意帝天去矿脉上送死。

  振兴周家,光宗耀祖的重任,他已经全部寄托在了帝天的身上,一旦帝天去了矿脉上,遭遇不测,那周家这一代唯一的香火,也就这样断了。

  这样的事情,周新绝不容许发生,但是上交不出五两银子,那二长老和三长老两人的手下,一定不会放过帝天。

  周新,此刻十分的头疼,他已经不再为那五两银子而头疼,此刻他的心中,却是在想着该怎样让帝天逃过这一劫。

  让帝天去那矿脉上,与送死差不多,周新是不会就这样让周家的香火断在了他这一代。

  此刻,周新对那二长老和三长老,却是十分的痛恨,痛恨这两人财迷心窍,草菅人命。

  为了开采那矿脉中的金子,明知道矿脉中危机重重,去了之后就无法要死在里面,无法再回来;却偏偏还要抓人去矿脉中挖矿。

  心中思量了一番之后,周新望向了帝天,脸上满是坚决之色,郑重道:“明儿,不如你趁现在先逃走吧,离开青山镇,逃的远远的,我们周家就你一脉单传,你可不能有差池。”

  也只有让帝天逃走,远离青山镇,才能够保住性命。

  以现在的这种情形来看,除了让帝天逃跑这个办法,周新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够令帝天保住性命。

  周家,就帝天这个独苗,一旦帝天要是被抓去挖矿,因而丧失了性命,不仅会使周家的香火断了,而且周新夫妇两人也会因此而痛不欲生。

  哪怕拼了自己夫妻两人的性命,周新决定也要保住帝天,不让他出现意外。

  帝天一旦逃走后,周新夫妇两人的下场,一定会很惨,甚至还会因此而被愤怒的二长老以及三长老给残忍的杀死。

  二长老和三长老两人的脾气,本来就十分的火爆,以及残忍狠辣,对待镇子中的镇民,一向都是十分的冷淡。

  一旦有人得罪了他,那么两人一定会让得罪他们的人,受尽折磨。

  虽然二长老和三长老那种折磨人的手段,令得周新心中一阵阵心惊胆战,但是为了能够让帝天保住性命,哪怕被两位长老折磨死,他也要这样做。

  听到父亲的话后,帝天立刻摇头拒绝,虽然周新已经表明了态度,而且还很坚决,要帝天逃离这里,到其他的地方去躲避,但是帝天一旦这样逃走了,势必会给他的父母亲,带来劫难。

  这也是帝天不愿意看到的,他怎么能狠心丢下自己的父母亲,自己独自一个人逃离呢?

  “不行,夫父亲,我不能逃,我如果逃了之后,二长老和三长老是不会放过你和母亲的。”看着周新,帝天露出了坚定的神情,摇头拒绝。

  “明儿,听父亲的话,立刻离开这里,只有你保住了性命,以后才能光宗耀祖,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