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1/2)

加入书签

  遊戲世界

  我是一個小公司的一名小職員,工資不高的那種。在這個房價昂

  貴的城市裡,為了節約費用,和許多人一樣,我選擇的是與人合租一

  套小公寓。在我那髒如狗窩的小房間中過著和大多數宅男沒什麼兩樣

  的生活下班後上電腦,下電腦後上床,起床後上班,如此周而復

  始生生不息哪個渾渾噩噩。至今也沒有交到半個異性朋友。

  可能是我這樣每天日復一日的生活連老天爺也看不下去了,也可

  能是上帝他老人家摔了一跤,反正今天下班走在大街上的我被一盤游

  戲光碟砸了個正著。撿起來一看,哇靠,還是帶h的。資深玩家都知

  道,game前加個h是宅男們的最愛,我嘛,嘿嘿。

  左右看了兩眼,空曠的大街上就我一個大活人,抬頭看看也沒飛

  機什麼的過啊,這碟子來的還真奇怪,管他的,反正我撿了就跑也不

  怕他玩仙人跳。

  說走就走,快步趕回我那個小小的狗窩後才安下心來看看是什麼

  類型的h碟。包裝很簡樸,封面上就一群3d美人,沒有標題,沒有介

  紹。如果不是那群美女的姿勢比較暧昧,都看不出是帶h的。難怪放

  大街上都沒人撿啊。

  不過既然撿回來了,不裝上看看是不可能的,於是我啟動了桌上

  那台全身裸露的電腦,在嗡嗡聲中放入了光碟,於是

  我來到了這個奇怪的世界,不要問我怎麼來的,我不知道。我只

  知道,在光碟進入電腦的某個瞬間,忽然從現實世界來到了這個世界。

  我還知道,現在只要我拿著那盤光碟,我可以隨時自由的來往於

  兩個世界。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進

  入這個世界的同時,我知道了好多原先不知道,從道理上說也不應該

  知道的東西。

  當我呆在這個世界的時候,現實世界的時間是停止的,而當我回

  到現實世界的時候,這個世界也是凝固的。這聽起來挺扯,如果說兩

  邊時間有個比例關系之類比如天上一天地下一年之類的

  似乎還算合理,但現在……反正現實就是如此。

  乍一看,這個世界和我們的現實世界沒有什麼兩樣,能想到的東

  西的這裡基本都有。不是什麼古代社會,也沒有什麼超時代的高科技,

  在這裡就好像你離開家到了一個新的城市一樣。

  和現實世界相比,這個世界的環境要好的多。這裡各種資源豐富

  且容易開採,不需要像地球上那樣過度的開發,人口也要少的多。這

  個世界的人們遠沒有現實世界中那樣的貪婪,欲望和野心也沒有那麼

  的強,因此戰爭這個詞匯只有傳說中才會提到。總之,這裡的人們一

  直過著和平富裕幸福的生活。

  這個世界和現實世界最不相同的地方,應該就是人類了。這是一

  個只有女性的世界,對,不算剛來的我,這裡所有的人類都是女性。

  這裡的女性在30歲以後,容貌不會發生變化,也就是說,這兒最

  老的面孔也不過是禦姐,那些大腹便便聲音洪亮的歐巴桑們在這裡是

  見不到的。

  由於只有女性,這裡人們採用單性繁殖的方式繁育後代。她們的

  繁殖方式並非是克隆一類的高科技,而和地球上阿米巴變形蟲一類單

  性繁殖的生物也完全不同。實際上,她們繁殖方式早在一本16世紀成

  書的游記中就有過記載。那本書中記錄了一個只有女性的國家,她們

  通過喝一條被稱為子母河中的水懷孕,而有四個旅行中的男性和尚來

  到這個地方,他們中有人不幸誤飲了子母河水……

  具體的故事不多說了,這裡的女性也是靠喝一種類似的藥水懷孕,

  這種藥水的具體機理不清楚,傳說中這種藥水是造物主賜予的禮物。

  這個世界是一個全是年輕女性至少看起來如此的世界,這裡

  的女性到了現實世界,基本上都能稱得上美女,而她們中,可以被稱

  作極品、絕色之類的也有很多。對於男人來說,這個世界是幸福的天

  堂。

  對我來說,更加幸福的是,這個世界的所有人都會完全聽從我的

  命令,無論我的命令是什麼。

  在她們眼中,我就是上帝,是必須服從的主人。

  以上就是我所知道的,不要問我是怎麼知道的,這個世界是不是

  真實的,反正我就是知道,事情就是這樣。於是我也就把這當一個游

  戲吧,一個宅男隨心所欲釋放自我的游戲。

  來到一個城市的街頭,這個城市看起來和現實世界的城市沒什麼

  兩樣,高大的建築物、寬闊的路面、道路上的車流、路邊各樣的店鋪。

  唯一不同的就是街上的行人全是女性,而且全是面容姣好的女性,

  一眼看去,雖不能說所有人都是魔鬼身材,但起碼沒有那種讓人覺得

  過分的體型。

  “喂,你,過來!”我抬手招呼迎面走來的一個女孩。這個女孩

  是披肩長發,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的緊身吊帶衣,下身是牛仔超短裙,

  斜挎著一個褐色的包包,給人一種青春靓麗的感覺。看起來,應給是

  個年輕的女孩,年齡大概在20以下吧,我可不願意找一位漂亮的60歲

  奶奶搭話。

  女孩走到了我的跟前,站住腳步:“怎麼了,主人?有什麼事嗎?”

  她的回答十分自然,好像学生在学校被一位老師叫住時的感覺。

  看起來,我是這裡人們的主人這件事沒有搞錯。不過,莫名其妙

  知道的東西,難保不一定是真的,還要再試一試。

  “把你的衣服全脫下來。”我是這樣命令的。

  沒有半分猶豫,女孩立刻脫下上衣,薄薄的外衣裡再沒有一絲布

  片,目測估計36c的乳房上是兩片黑色的乳貼,潔白的朣體在陽光下,

  有一種耀眼的感覺。

  接著褪去的是短裙,短裙內黑色的丁字褲暫時還保護著女孩下體

  神聖的部位,不過這種保護只會讓男人產生更加強烈的欲望。很快,

  這層保護也消失了。

  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不著寸縷的年輕女孩的身體,哦,對了,她

  的乳貼沒有去掉,看來在她腦子裡,乳貼不算是衣服吧。還好是夏天,

  脫下的那些單薄的衣物還能塞進那個不大的挎包中。

  如果在現實世界都市的街頭,一個女孩這樣當街脫下全身衣物,

  一定會引來大批人駐足圍觀,或許還會招來員警,不過現在,路上的

  行人似乎沒有一個往這裡多看一眼。

  “你覺得在街上裸體怎麼樣?”

  “當然很奇怪了,平時人家絕對不會這麼做的。”女孩回答,

  “不過現在是主人你的要求,肯定是有道理的。”

  是這樣嗎?我攔住幾個路邊的行人,問她們的感受,得到了這樣

  的答案:

  “她和主人你在一起,無論做什麼都是主人的要求,沒什麼好奇

  怪的。”

  看來是沒錯了,在這裡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那麼現在我叫女

  孩為我口交的話……

  等等,這裡是街頭,周圍人還不少,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雖然

  在這裡做沒有任何問題,需要的話還可以拉一些行人一起加入,但是

  ……不習慣啊!一想到周圍會有無數只眼睛看到,該硬的地方會變軟

  的。

  “你剛才想要去哪裡?”

  “逛街啊,今天学校放假,我和朋友們約好了去一家新開的商場。”

  逛街?不感興趣。抬手攔下一輛計程車,轉頭告訴女孩:

  “上車,去你家,打電話告訴你的朋友,今天有事……哦,告訴

  她們,全都去你家。”

  女孩答應了一聲,隨我進了車裡,在告訴了司機一個地址以後,

  費力的從包裡掏出手機費力的原因是包裡還裝著她全身的衣服,

  開始打電話。而此刻在車裡,我的顧忌少了許多,一只手放到了女孩

  的胸前。

  手感不對?噢,乳貼還在,撕掉。現在手感好多了,柔軟而有彈

  性,忍不住讓人多抓兩把。在胸部揉捏了一陣以後,我的手逐漸下滑,

  撫過光潔的腹部,最後停在了女孩下體未開發的處女地。

  在我的侵擾下,女孩還是很快電話通知了幾個同伴,不過她說話

  中的異樣,似乎也被同伴察覺。未經開發的身體十分敏感,下車的時

  候,女孩已經呼吸急促,全身的肌膚都泛著淡淡的潮紅,下體在手指

  的逗弄下也已經異常的潮濕。如果路途再遠一些,或許女孩會達到她

  生平第一個高潮。

  女孩的住所是一間普通的公寓,看起來是租來的,看起來沒有別

  人的樣子。

  來到臥室,我再也忍不住了,迅速解除了自身的裝備,一把將女

  孩推倒在床上,分開她的雙腿,沒有任何准備活動直接長驅直入。

  “啊”在我突破處女膜阻礙的同時,女孩發出痛苦的尖叫。

  很快,聲音變成綿長的呻吟,相信此時的女孩已經被快感淹沒,

  而這份快感在不長的時間就達到了高潮。又是一聲

  興奮的尖叫,女孩

  的身體一下癱軟了下來。

  慢慢從女孩體內離開,看到一具粉色的朣體,體表佈滿了汗滴,

  向上看,之前明亮的眼睛已經失去了光芒,小嘴微微張開,口水正從

  嘴角滴下。

  這樣就結束麼?當然不。雖然這是女孩的第一次,但我並沒有打

  算這麼放過她,輕輕的替她擦拭了一下嘴角,接著又開始征伐。很快,

  女孩從失神中醒來,漸漸開始能夠配合著我的動作。

  “噢”這是女孩的第幾次高潮了?現在的女孩,看起來異常

  的虛弱,似乎再也不能新一輪的沖擊。

  “叮咚!”門鈴聲響起,我站起身走向門口,代替已經完全沒有

  力氣的女孩打開房門。

  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三個年輕女孩,應該是之前說的約來一起逛街

  的朋友。看到我,她們露出了驚訝的神情,但什麼都沒有說。

  “進來,到臥室去,脫光衣服。”正在興頭上的我,對於送上門

  的美食是不會拒絕的。她們的朋友已經承受不住了,而替朋友分憂正

  是人類重要的美德。

  三人很快都變得光溜溜了。沒有工夫仔細欣賞新的朣體有什麼更

  加吸引人的地方,我粗暴的拉過一人,直接挺進她的體內,讓她在疼

  痛中達到高潮,然後是下一個……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看的四個女孩都無力的癱倒在床上幸好這

  張床足夠大,她們似乎都已經沉沉的睡去,只有身上的一片狼藉證

  明了方才發生了些什麼。

  我的精神還好,第一次有如此狂野的行動,到現在還有些亢奮。

  去浴室略微清洗了一下,穿上衣服,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我陷入

  了深思。

  從沒有想到,我會一次奪取四個少女的處女之身。在現實世界,

  20歲左右的女孩子,有相當部分早已有過性經驗,而在這裡,女性的

  處女之身恐怕要一輩子了。是處女的身份,不是處女膜,有研究表明

  相當一部分的女性處女膜實在劇烈運動中破裂的,即使沒有,生孩子

  時候想來也保不住的。

  對上過的處女負責?在現實世界裡,也許會吧,但在這裡,處女

  數都數不清。

  床上的幾個女孩,我現在看來並不是和我平等的人,只是幾個高

  級玩具而已。這裡玩具多得是,她們的品質也不是那種非常好的,來

  時路上容貌身材比她們好的女性遇見過不少,這只是偌大個世界的一

  個城市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想起在這個世界中還有無數更加美麗的

  女孩,我感到無比的激動。

  我起身推開房門,離開了這所公寓,留下了床上昏睡著的幾個女

  孩,走的時候,沒有一絲的留戀。

  再次來到街頭,雖然天色還不算晚,但覺得有些疲倦了,要找個

  住的地方才行。能住的地方多得是,比如身後的公寓樓隨便敲開一個

  門都可以,不過算了,在現實世界,這種地方早就住膩了。

  攔下一輛計程車,很快就來到這個城市最大的酒店。酒店感覺真

  的不錯,和從前在現實世界中見過的喜來登酒店差不多,不過在現實

  世界,身為窮人的我是絕對沒有機會住進這類酒店的。現在既然有了

  機會,自然要享受一下,於是我要了豪華總統套房。

  就在漂亮的服務員要帶我去房間的時候,腦子裡忽然升起了一個

  念頭。我轉頭向工作人員問道:

  “現在有哪些人正在住你們的總統套房?”

  “目前我們的總統套房只有一套正在使用,住的是廖珂兒小姐。”

  我詢問了這位元廖珂兒的詳細資料,果然不出所料,住總統套房

  的很大部分都是明星,而在這個世界肯定是女明星了。

  廖珂兒,女,19歲,出道時間3年,作為歌手出道的她很快進軍

  演藝界並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目前被認為是新星中的領軍人物,人氣

  極高。現在她正在這個城市開個人演唱會,就住在這個酒店。

  我不禁有些期待,在這個美女遍地的世界裡的一個人氣旺盛的年

  輕女星,相信身材容貌不用懷疑的。

  來到房間,發現廖珂兒不在酒店,據說去出席什麼酒會了。我在

  房間中耐心等待了幾個钟頭,期間吃了一頓豪華的晚飯,以及幾個漂

  亮的服務員。不愧是一流的酒店,食物非常美味,服務員容貌身材俱

  佳,服務工作本身也做的非常好,每當一名服務員撐不住的時候,總

  會有新人接替她的位置,並主動收拾

  之前的狼籍。

  等待的時間一點也不枯燥,不過也太久了一點,最後乾脆洗漱完

  畢,脫下衣服,躺在舒適的大床上睡了起來。

  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覺得眼前一亮,睜眼看去,房間的燈被打開

  了,床邊站著幾個女孩,都是一臉驚訝的樣子。

  “你們該干嘛干嘛去,不要管我。”實在太困了,只想接著睡覺,

  不過神志不清中又多說了莫名其妙的一句,“今晚睡覺就別穿衣服了。”

  說完,閉上眼,又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感覺身上被什麼纏繞著,睜開眼睛,發現一個

  女孩子像八爪魚一樣把我報的緊緊的。能夠感覺到,被子下面是一個

  光溜溜的身體。

  天已經亮了,房間的窗簾沒有拉上。躺在床上,借著窗外照進的

  光線,我仔細欣賞著面前女孩子的臉蛋。

  這個女孩真的很美,這種美麗不是五官精緻、面貌嬌美一類辭彙

  能夠簡單描述清楚的。相信大多數的男人見到這幅面容都會有一種怦

  然心動的感覺,我也不例外。看著她那粉嘟嘟的小嘴,我情不自禁的

  吻了上去。

  “嗯~~~”女孩迷糊中發出了蕩人心神的嬌哼,隨即醒了過來。

  “啊!主人早!”似乎嚇了一跳,急忙向我問好。

  沒有搭理她的問候,掀開被子,我的目光開始欣賞整個朣體。女

  孩的皮膚白皙而有光澤,體型可以稱為完美,用古話形容就是“增一

  分則太肥,減一分則太瘦”,這個完美的身體與那同樣堪稱完美的面

  容結合,真的可以說是造物主精心雕琢的產物。

  侵略性的目光讓女孩似乎有些害羞,絕美的臉蛋上泛起一絲紅暈,

  但她什麼都沒做,只是靜靜的呆在那裡讓我欣賞。

  “你叫什麼名字?”盡管心裡已經猜的差不多了,仍然需要確認

  一下。

  “廖珂兒。”果然不出所料,就算沒有別的能力,僅憑這樣的外

  貌,也絕對能夠在演藝界有一席之地。按照昨天聽到的說法,她的唱

  功和表演技巧也都非常的不錯。

  表演技巧不錯?那麼來段即興表演助助興。

  “現在和我一起演一段戲,內容很簡單,就是你早晨醒來,發現

  自己的身體完全不聽指揮,而身邊有一名歹徒,也就是我,要強奸你。

  你的身體不能動彈,只能拼命的求情或者用言辭威脅我,但沒有

  效果,最後還是被強奸了。劇情就是這樣,中間的台詞自己發揮,記

  住,要把那種驚慌失措、異常無助的感覺好好的表現出來。“

  “主人,有個問題,”她那側著身子,一只手托起下巴的樣子十

  分的誘人,“什麼是強奸?”

  啊?對了,這個全是女人的世界,沒有強奸這種東西,最多恐怕

  也就是女色狼調戲一下小妹妹。

  “別問這麼多!叫你演你就演!”我有些惱羞成怒了。

  “可……可是……”

  “行了,你就當看到一個陌生人在你的床邊,想要傷害你,虐待

  你,殺了你,這樣總可以了吧。”

  “那倒沒問題。”

  “別啰唆了,開始。”

  只見珂兒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隨即放松的躺在了床上。之後,

  她睜開眼睛,用一種驚訝的表情看著我:

  “你,你是誰?怎麼到我床上來了?”

  演的還真挺像,那麼我也來。

  “別管我是誰,關心一下自己的身體吧,是不是渾身除了嘴巴,

  其他地方都動不了?”

  “啊!怎麼回事?”現在珂兒的小臉是一種不知所措的神色,讓

  人有憐惜的感覺。不過,這不是憐香惜玉的時候。

  “嘿嘿嘿,告訴你吧,趁你睡著的時候,我在你那可愛的小屁股

  上打了一針。”

  “你……你……”

  “這針可不是為了讓你不能動,想知道針的效果嗎?”

  “是……什麼?”

  “是讓你的身體不聽你的指揮。那現在你的身體聽誰的指揮呢?

  當然是聽給你打針的我的指揮了,哈哈哈哈……“

  “你胡說,怎麼可能有這種針?”在我的狂笑聲中,她有氣無力

  的反駁著。

  “怎麼?不相信?好好好,就讓你見識一下。廖珂兒,站起身來。”

  一具赤裸的身軀緩緩的站起,現在我還在床上躺著,她的腳就在

  我腦袋邊上,從這個角度向上觀察她的下體,視角非常獨特,隱隱有

  種偷窺女生裙底的感覺,只是沒有裙子罷了。

  總是這麼躺著也不是個事,我坐起身,繼續下著命令:

  “下床,站到這兒,好,舉起雙手,挺胸,轉個圈,對,就這樣,

  再轉一圈……”

  珂兒一絲不苟的執行我的命令,同時嘴裡不停的念叨著:“怎麼

  這樣?怎麼會這樣……”

  這種感覺太好了,雖然明知道珂兒是假裝的,在正常情況下這些

  命令她也會照做的,但是看著她無助的樣子,真的很讓人興奮。

  “怎麼樣?我說的沒錯吧。”

  “放開我,不然我要叫人了。”

  “叫人?好啊,我倒要看看,現在你還叫出能出多大的聲音。哈

  哈哈哈……

  叫吧,盡管叫破喉嚨吧,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珂兒不甘心的高叫:“破喉嚨!”

  沒有人:“珂兒,我來救你了!”

  我:“說曹操曹操就到……”

  曹操:“你叫我干嘛?”

  我:“哇!看到鬼了!”

  鬼:“靠!被發現了。”

  靠:“鬼,你看的到我喔。”

  我:“oh,mygod!”

  上帝:“誰叫我?”

  誰:“沒有人叫你啊。”

  沒有人:“我哪有?”

  ……

  以上當然都是我的幻想,實際上,珂兒是在用比蚊子哼哼大一點

  的聲音叫:“來人啊!來人啊……”

  “過來,坐到這兒。”珂兒坐到了我的面前。我用雙手捧住她的

  臉,死死的盯著她的眼睛,她的目光四處亂轉,就是不敢與我對視。

  我又一次的吻上她的唇,這一次,我的舌頭很容易便叩開了她的

  牙關。能夠感覺出來,她的身體一下緊繃起來,隨後漸漸變軟,她的

  舌頭也開始變得主動。

  這一切,相信不是演技能夠完成的。

  雙唇分開時,我的感覺還好,而她開始劇烈的喘息。喘息中,她

  仍然沒忘記表演的職責,向我質問: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麼?”

  “我要干什麼?當然是要折磨你,虐待你,最後干掉你了。放心,

  干掉你之前會讓你有前所未有的享受的,哈哈哈哈……”

  珂兒的小臉變得蒼白奇怪了,難道說演技好就能隨便變臉色?

  眼淚開始在眼眶裡打轉說哭就哭,還能掉眼淚,這才是

  表演的至高境界嘴唇開始哆嗦。這樣柔弱而楚楚可憐的樣子

  會讓人有繼續欺負的沖動。xd

  “不,不要,求求你了!”這個時候,這種哀求會用處嗎?或許

  用處就是讓人更加的興奮,沖動更加的強烈。

  把她的頭拉到我的胯下,那裡的分身早已經挺立多時。沒什麼猶

  豫,直接送入她的小嘴,之前也沒有忘記叮囑一句:“不要用牙去咬。”

  “唔……唔……”口裡塞得滿滿的,再也說不出什麼話,只有喉

  嚨深處發出一些語義不明的聲音。

  香滑溫熱的舌頭在分身上緩緩的滑動,這種感受和進入身體時候

  截然不同。

  分身在口中的抽動,這對男性來說是一種愉快的刺激,但對於女

  性,這似乎不是什麼舒服的事。

  現在的珂兒已經是淚流滿面,看起來一臉痛苦的表情。

  很快或許珂兒不是這麼想我將精液射進了她喉嚨的深處。

  “咕……咳咳咳……”珂兒倒在了地上,隨著咳嗽聲,黏黏的液

  體從嘴角滴下。

  “怎麼樣?感覺很爽吧,哈哈哈哈……”我好像壞人扮上瘾了,

  而珂兒也如期待一般,抽泣著,哀求著,求我放過她。

  我的分身再次挺立,在她的哀求和我的狂笑聲中,狠狠的刺入她

  那未經開發的身體……

  在珂兒身邊待了半個月,把我所知道的所有的花式都在這個美麗

  的女孩身上練習了無數次,終於我想換換地方了,於是,在她戀戀不

  捨的目光中我毫不回頭的走了。

  再一次毫無目的的游走在大街上,眼前有一個20多歲的ol經過。

  我突發奇想,像樂隊指揮般揮舞食指,也沒有風,ol美女的裙子

  突然地向上卷了起來。

  果然,在這個游戲般的世界中,我就是上帝,只要是我所想的,

  不光人,連萬物也由我隨心控制。

  “啊…哎呀!!”

  可惜,驚慌按住裙子下擺已經晚了。唉呀,ol美女的粉紅的蕾絲

  內褲暴露在往來的行人的視線下。當我試著把自己想象成影響萬物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