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清清晨(1/2)

加入书签

  “不管你是谁、交出兽牙部落的那小子、我留你全尸、”低沉的身影、从那九名强者的首领口中传出、

  然而、话音一落、江云的身形却是猛地动了、

  轰、

  一股蕴含着滔天杀意的气浪、直接碾压着狂暴的元力波动、汇聚在了悬崖之巅、

  江云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柄漆黑弯弓、他的双眸间、隐隐涌动着惊人的寒意、

  龙象弓被幽黑的元力源源不绝地灌入、隐隐仿佛燃烧着沸腾的火焰、令空气都变得压抑起来、

  “死、”

  仅仅一瞬间、一柄火红得犹如实质般的箭矢光柱、便是疯狂飙射而出、

  嗖、

  箭矢刹那间便掠过上百米的距云、极速在那首领的瞳孔中放大、一抹慌乱之色、也是猛地从他脸上浮现出来、

  不过仅仅一瞬、那体型魁梧的首领便是将惊愕压下、一柄足有一人高的漆黑重剑便从他手中挥舞起来、

  “给我上、杀了他、、、”

  他疯狂咆哮着、体内的元力也是猛地涌出、将这根火红箭矢给轰成了粉碎、

  “哼、不过如此、”

  身披青色铁甲的首领、嘴角一掀、正要冲杀上去、而就在这时、他的脸上却突然浮现出一种惊骇之色、

  轰、

  一名黑衣少年的身影、竟直接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一柄燃烧着滚滚幽黑元力的血剑、也是疯狂划下、

  “怎么可能、、”

  不仅是他、就连另外八名强者都是惊恐地睁大双眼、因为那黑衣少年速度实在太快太诡异了、仿佛是瞬移一般、

  此刻、他们都纷纷挥舞着手中的重型兵刃、疯狂冲杀了上来、

  “哼、”

  江云双眸冰冷、爆发出惊人的锋芒、冷冷地扫了一眼那些还未反应过来的铁甲战士、手中血剑猛地亮起一道缠绵的光芒、

  “泣血式、”

  无数疯狂卷动着的天地元气、都是纷纷汇聚而来、在泣血式的牵引之下、化为千丝万缕的雨水、刹那间便凝聚成了一种极为纯粹的杀意、

  雨水纷纷扬扬、被杀意席卷而下、化为一道道剑芒、最终不断叠加成了一道铺天盖地的血色剑芒、

  风雷寨一群人、就连被攻击的青甲首领、都不禁受到杀戮意境的影响、意识都是一阵恍惚、

  噗、

  那耀眼的剑芒犹如死神的镰刀般、沿着青甲首领盔甲的缝隙、疯狂掠入他的体内、

  一刹那、剑芒消逝、

  江云将血剑横在身前、一动不动、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那名青甲首领依旧面色狰狞、静静立在原地、纹丝不动、

  “大哥、”

  “首领、”

  风雷寨剩下的八名强者、此刻才慢慢从之前那杀戮意境中反应过来、看着那一动不动的青甲首领、才猛地惊醒到底发生了什么、

  嘭、

  青甲首领轰然倒地、头盔和战甲的缝隙之间、弥漫着冰冷的血迹、他的气息竟早已湮灭得干干净净、

  “这、、”

  “是怎么回事、”

  剩下的八名强者、个个都是面面相觑、狠狠地咽了口唾沫、看着那将血剑横在身前的黑衣少年、双眸中、都是不满了恐惧之色、

  他们的首领、是一名气胎期的强者、即便是寨主都极为的看重、

  却没想到、竟在一瞬间、就命丧于一个名不经传的少年手中、

  云岩山脉、常年征战不休、极为的崇拜力量、

  而此刻江云爆发的这种力量、更是让他们感到极为的恐怖、

  “愚蠢、太愚蠢了、”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之前那三名气旋后期的强者身死之后、我们就应该直接禀告寨主、”

  “能够以一己之力将三名气旋后期强者斩杀的存在、又岂是那么好惹的、、”

  剩下的八名强者、都是噤若寒蝉、懊悔不已、

  以此人的实力、完全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将他们斩杀大半、而后从容云去、

  他们看向江云的目光、只剩下了一种无与伦比的恐惧、心底都是不由得抱着一丝侥幸、期望能够逃过一劫、

  “公子、伟大的公子、、”一道忐忑、惊惧的声音响起、

  江云眉头一挑、冷冷地扫视着声音的来源、一名瘦小的铁甲强者身上、

  这名铁甲强者、也是剩下的八名强者之一、江云略一感应、便能得知对方是普通气旋中期的实力、

  “这一次是我们莽撞、惹怒了公子、”瘦小铁甲人的脸上、汗如雨下、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还望公子网开一面、饶我们一命、风雷寨必将报答、”

  话音一落、江云却是嗤笑起来、

  “报答、报答什么、”江云叹了口气、目光却依旧冰冷、“报答我的不杀之恩、还是报答我杀了你们的首领、”

  “要是传到了雷徳倪那里、你觉得他会放过我么、”江云摇头笑道、心底也是越来越森寒、

  以雷徳倪嗜杀成性的习惯、一旦让他知晓自己的存在、恐怕整个九翅部落都要遭受灭不定、”

  冷静下来之后、江云便闭上了双眼、开始努力搜寻着识海内风云墨桓残留的记忆、

  虽说渡雷劫一样能够将鬼瘴斑解除、但没有引魂草、魂印得不到提升、此刻强行去渡劫、无疑是找死的行径、

  如今身为九翅卫大统领、身负重任、江云根本就不敢冒这个险、

  毕竟一个人死不足惜、但牵扯到整个部落近五万族人的安危、江云便要好好的衡量一番了、

  如今刚刚平定内患、外界不少势力都是虎视眈眈、在这种关口上、走错一步、恐怕就会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嗯、”

  突然、江云猛地睁开双眼、目光之中也是露出了一丝喜色、

  “原来鬼瘴斑是一种极为阴毒的能量、是人在临死前、将阴魂融入血脉、令这种能量拥有极为强大的怨念、从而赋予它一种近乎鬼魅般的元性、”

  “难怪用元力都感应不到丝毫的异常、恐怕这种阴毒的能量在不知不觉间、都蛰伏在了血脉深处、甚至与血脉都融为一体了、”

  江云很清楚、这种能量极为的恐怖、倒不是因为它具有强大的腐蚀性、而是因为其诡异莫测的特性、甚至用魂力都难以将其驱逐出体外、

  翻阅着风云墨桓的记忆、江云顿时发现到了一种办法、就是服用纯阳属性的先天元草、

  “纯阳属性的先天元草、”江云一愣、也是若有所思起来、

  先天元草算得上是一种极为昂贵、甚至可遇不可求的药材、江云也听说过不少、

  像那引魂草、就是一种先天元草、能够将魂印提升、却并没有什么属性特征、

  纯阳的先天元草、通常都蕴含着至刚至阳的力量、恐怕也能将那阴毒之力给焚烧得干干净净、

  “看来、还是得去请教一下两位族老、”

  江云很快反应过来、毕竟两位族老都是见多识广、说不定就知道哪里有纯阳的先天元草、

  旋即、江云便离开了狩猎场、回到了部落族老殿、

  族老殿之内、柳然炎正在闭关、而大殿之内就剩下林长战一人端坐着一蒲团之上、默不吭声地等待着什么、

  “大统领、终于来了么、”

  林长战睁开双眼、看着江云、发现后者身上竟隐隐蕴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

  虽说江云才刚刚登上大统领之位、但隐隐散发而出的气质、都是让人感到一种无形的威压、

  “族老客气了、”江云有些哭笑不得、他没想到平日高高在上的大族老、竟对自己如此礼遇、

  难道成了大统领、就不能像平时一样随和了么、

  这是江云最近十分苦恼的一件事情、

  当初大统领争夺战、林长战都没有出面、毕竟部落中的族人、需要他的守护、

  此刻、是江云成为大统领之后的第一次见面、

  “大统领、就要有大统领的样子、即便我是族老、也不能随意对待、此乃祖训、不得违背、”

  林长战依旧淡然说道、脸上也是浮现出一种欣慰的笑容、

  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他也是十分清楚江云的性子、知道后者并非是沽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