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尾声一(1/2)

加入书签

  两人对坐着,一个万分焦急,另一个不慌不忙。

  阮梦欢的耐性被燕奉书双手传递过来的热度点燃,她挣脱开手,十分不顾形象的一拍桌子,很快又颓废的倚着桌子,“快点告诉我,就当我在求你,好吗?”

  “幻梦与否,重要吗?”燕奉书眼底是伤痛是懊悔,勉力一笑,“现在我就在你面前,你……准备如何面对我?”

  重要吗?不重要吗?阮梦欢没有深思熟虑过,她仅仅是想知道而已。

  “你若不愿意说,就算了!”阮梦欢双手一摊,不再同他讲一个字。

  阮梦欢的眼里写满了不悦,眸光流转,忽的落在了自己的手腕上,碧绿的衣衫衬得肌肤越发清润,那里完好如初,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所以,一切只是一个梦?根本就不曾存在过?

  茫然与震惊充斥着阮梦欢所有的思绪,她的左手缓缓的到了右肩衣下,那里光滑细腻,没有任何的阻碍。

  都只是一场梦吗?

  浮萍随水漂流,错把他乡作故乡。

  一滴泪从眼尾滚落,涩涩的,阮梦欢无意品尝其滋味,却无法拒绝唇舌间的苦涩……

  对燕奉书而言,能找到阮梦欢实属不易,如今看着她哭泣的模样,明制自己是罪魁祸首,终究不知该从何去安慰她。

  分明知有一桌之隔,可那么一瞬间,燕奉书却觉得他们两个之间隔着生与死的距离。莫名的冲动让他无法在这么干坐着,他起身走向她,几步上前,把她揽入怀里,紧紧的抱着,让她再也无法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阮梦欢哭了,却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当她察觉到有人抱着自己时,再也顾不得,只是反手将那人抱住。

  小小的房间里,终于只剩阮梦欢的啜泣声。理智渐渐回拢,阮梦欢脸上写满了尴尬,匆促的松开了他。想着他也会松手,哪想到他竟然倾身过来,压着她倒在了桌上。

  对方的呼吸近在咫尺,熟悉的面容触手可及……

  燕奉书的手不知何时抚上了阮梦欢刚刚哭过的脸颊,若雨后的梨花一般,他爱不释手的同时,又心疼她方才哭泣的模样。

  “梦梦!”燕奉书低声呢喃着,搂住她的纤腰,把她放在了桌上。他迫不及待的吻住她的唇,撷取属于她的温暖与芬芳……

  “我很想你。”在这个吻到来之前,阮梦欢肯定自己听到了这几个字。

  靠近他时,她已无法思考,如此熟悉的吻,如此熟悉的身体,如此熟悉的亲密,她只能随着他的旋律舞蹈。

  阮梦欢的两颊通红,浑身发热,气喘吁吁的别过脸,是最后一丝理智拉回了她。

  真是荒唐,荒唐极了。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居然……

  阮梦欢羞愤交加,在燕奉书的胸口捶打了几下,却惹来他在她的耳畔一串低笑。

  天色向晚,阮梦欢已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望湘楼的。依稀自己身上还有燕奉书的气息,她脸上一热,干脆打开了窗户,让凉风吹进来透气。

  燕奉书终究没有告诉她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凉风让阮梦欢意识到了这一点。分别时,他问,你听说过庄生吗?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惷心托杜鹃。

  风吹了进来,阮梦欢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庄周梦蝶,梦醒之后,无法区分是蝴蝶幻化做了庄生,还是庄生幻化做了蝴蝶。

  她掀开手腕上的衣袖,一个猜测在心底滋生。

  并非如今的阮梦欢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与燕奉书的种种;而是曾与燕奉书有过种种的阮梦欢做了一个梦,如今,他们都在梦中!

  所以她手腕上没有伤疤,所以有人死而复生,所以她记忆虽混乱却存在着……

  那,如今的燕奉书是她梦里的人?还是闯入她梦境的人?

  风很冷,阮梦欢关了窗户,灯火轻微摇曳,望着镜子里的人,她鬼使神差的掐了一把,顿时疼得龇牙咧嘴。这个梦,会不会太真实了些?

  *

  兰娘说:“这样不好吗?起码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

  阮梦欢固执的说:“可这是梦境!是自欺欺人!人死不能复生,一个人沉溺于梦境的结果,很有可能是永远不会醒过来!”

  兰娘不悦道:“我养你多年,没想到居然还比不上一个才见了一面的男人!哼!果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这还没嫁女儿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

  “我没说不在乎你,也没说这样不好。只是……”阮梦欢有口难言,无法辩解。

  兰娘腾地站起,衣袖一甩,“你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