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臀菊花,这种滛乱的画面让她的身心又次被春情欲火完全燃烧了。

  洛雨只觉得昊天那坚硬粗壮的龙枪插在自己的玉臀菊花里越来越深了,好象已经插穿了自己的身体,完全插到自己的心房上去了,那种痛苦的感觉也越来越盛,粉脸之上流下的晶莹泪花将那粉红色的被单也完全打湿了。

  昊天知道女人在第次之时都会很痛苦的,所以他狠着心手更加死死的搂紧了洛雨的细腰,手更加牢牢的抓紧了洛雨的玉手,继续缓慢而用力的抽锸起来,虽然已经没有了起初的那种丝微痛楚感,但随着洛雨玉臀菊花紧窄而娇嫩的肉壁越来越紧越来越死的包裹挤压吸吮着自己的龙枪,却让昊天产生了想要狂暴的欲念。

  洛雪的呼吸也越来越重了,她不敢再去看昊天那粗壮的龙枪抽锸洛雨娇嫩玉门的惨状了,抬起螓首看着昊天,想要昊天亲吻自己,昊天也看到了美艳母亲洛雪动情双眼里的欲火,知道她也被自己邪恶滛虐洛雨的做法再次激起了春情,于是便温柔的吻住她那红润的樱桃小嘴吸吮着她的小香舌和檀口之内的芳香,胯下坚硬龙枪抽锸的速度不由自主的快了起来。

  洛雨就算不回头看也能感觉到身后昊天正在亲吻着洛雪,这让她内心那种被强烈羞辱的感觉更盛了,自己正被昊天滛弄着身体,而昊天却和另个女人在爱恋的亲吻着,这让她的身心受到了极度的伤害,昊天并没有来爱抚自己,而是去疼爱亲吻洛雪,这不禁让她感觉到看来昊天还是爱洛雪比爱自己要多些,由此也让她产生了丝微妙的后悔感觉。

  洛雪被昊天的爱吻弄得芳心深处的春情欲火越烧越旺,也忘了自己此刻正帮助昊天在征伐着洛雨身上的最后块女地,双手慢慢收回来紧紧抱住昊天的脖子激烈的与他缠绵舌吻起来。

  由于洛雪的双手松开了往两边下压的臀肉,顿时让昊天感觉到自己胯下坚硬粗壮的龙枪被洛雨那紧窄无比的玉臀菊花死死的夹住了,让自己本来越来越快的抽锸慢了下来,甚至有些不能前进了,而那种龙枪被娇嫩肉壁死死包裹着舒爽感却让他那想要狂暴的欲念已经不再受控制了,迫使昊天的双手迅速的按在了洛雨的两片雪白玉臀之上,并用力的往两边下压。

  洛雨也因为如此而突然感觉到昊天那插在自己玉臀菊花深处的坚硬龙枪开始越来越膨胀,变得越来越粗大了,而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也就更加强烈了,好在昊天松开了反扭着她的玉手,让她的双手能够支撑起身体,高仰起螓首大声哭泣似的呻吟道,“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啊天儿求求你饶了我吧啊”

  听到洛雨痛苦的哭泣声之后,洛雪才猛然的想到自己的双手已经离开了洛雨的玉臀,于是连忙松开紧搂住昊天的玉手,低下头看去,只见昊天的双色手按在洛雨的玉臀之上大力的往两边分着,那暴长坚硬粗大的龙枪快速的在洛雨的玉臀菊花之内进出着,这令她那颗芳心跳动得更加厉害了,同时粉脸之上羞烫之色也更浓了。

  昊天听到洛雨痛苦哭泣似的哀求声后,也不免有些心软了,于是便对美艳母亲说道,“乖娘亲,快来帮天儿我按着!”

  洛雪听连忙立刻将双手按在了洛雨的玉臀之上大力的往两边分开着,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减轻洛雨的痛苦。

  昊天腾出来的双色手便将洛雨的上半身折腰抱了起来,只色手温柔的揉搓着她胸前丰满坚挺的玉||乳|,只色手将她那满是晶莹泪花的粉脸转向自己,然后深情的亲吻着她那娇艳的被泪水打湿了的樱桃小嘴,贪婪的吸吮着她檀口之内的醉人小香舌。

  得到昊天爱抚的洛雨虽然对昊天产生了丝微妙的后悔感觉也对昊天产生了丝丝恨意,可是被昊天这么吻揉便立刻令她心中所有对昊天的不满消失了,在感受昊天爱抚亲吻自己的同时,被昊天肆意滛虐插弄的玉臀菊花也开始感觉到了种奇妙的舒爽感,那是种被占有之后的臣服感代替了身体的强烈痛楚感,被昊天插弄玉臀菊花所产生的从未有过的兴奋感和刺激感也开始慢慢的在洛雨的心灵深处越来越明显了。

  洛雨的身体变化让昊天感觉到了异常的兴奋,在美艳母亲的帮助之下,自己那坚硬粗壮的龙枪插弄洛雨玉臀菊花所产生的强烈快感令他浑身也越来越舒爽,昊天爱吻着洛雨的耳垂,在她耳边滛声说道,“好大姨,好老婆,我终于完全得到你了。”

  听着昊天的滛话,洛雨的身心又是阵颤抖,对于她而言自己的身体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获得昊天的宠爱,从昊天那句话来看,昊天已经把她当作自己的爱人之了,这让她就感觉到已经很满足了,所以对于昊天她只能更加卖力的奉献自己的身体,开始主动向昊天索吻起来。

  昊天滛滛的湿吻着洛雨的樱桃小嘴,双色手更是握着她胸前那对丰满坚挺的雪白玉||乳|大力的揉搓着肆意的玩弄着,胯下坚硬的龙枪则随着自己那想要狂暴的欲念,更加疯狂的抽锸起洛雨娇嫩的玉臀菊花,完全占有和肆意滛虐洛雨的身体带给昊天的是空前的舒爽感。

  看着昊天和洛雨痴情舌吻的洛雪不由也被感动了,双手更加用力的往两边下压着,将洛雨那两片雪白圆翘的玉臀臀肉更加大大的分开,同时将自己的樱唇在昊天的身体上亲吻起来,用自己胸前丰满的玉||乳|摩擦着昊天的身体,好象要从昊天对洛雨的爱恋之中分享到二分似的。

  昊天松开洛雨的樱桃小嘴改而亲吻着她光滑如玉的背部肌肤,享受着她身体内那浓郁的熟女人凄特有的体香不断熏陶自己体内熊熊燃烧的欲火。而洛雨只觉得自己玉臀菊花所带来的那种新鲜刺激的快感和兴奋感令她再度攀上了爱的最高峰,从蜜洞花心深处狂泄而出的滛湿嗳液让她的身心又次飘了起来,娇媚滛浪的呻吟声更加大声的发出,“啊天儿天儿啊好爽呀啊”

  被洛雨滛浪呻吟声刺激着昊天那想要狂暴的欲念再度不受控制,当他将自己那坚硬粗壮的龙枪在洛雨娇嫩紧窄的玉臀菊花之内疯狂的抽锸了上百下之后便将那火热滚烫的熔浆毫无保留的完全射入了洛雨的玉臀菊花最深处。

  昊天那火热滚烫的熔浆密集的射入自己玉臀菊花最深处之时,洛雨只觉得自己已经身在天堂了,颤抖抽搐的身体让她有些不能负重了,又是声滛浪的呻吟声传来,紧接着她的身躯便完全无力的趴倒在了柔软舒适的大床之上。

  昊天手支撑着身体避免自己压坏了洛雨的娇躯,当他那坚硬粗壮的龙枪从洛雨的玉臀菊花抽离出来之时,他也舒爽的呻吟了声,手轻轻爱抚着洛雨的玉背肌肤,边缓慢的转身平躺下去,并开始急促的喘息。

  洛雪被昊天突然的狂暴和洛雨滛浪的呻吟弄得颗芳心倍受煎熬,因为她那充满了春情欲火的双眼里流露出了渴望被昊天滛弄的神情,她看着昊天平躺下去之后,便很乖巧的依偎在昊天的身边。

  昊天侧头看了看美艳母亲洛雪的粉脸,从她那双欲红的双眼里仿佛已经知道了她还想要自己疼爱的意思,于是便滛滛的将她的娇躯搂进怀里,亲吻着她的樱桃小嘴,揉搓着她胸前的坚挺玉||乳|,同时慢慢将身体又压向了她的身体。

  洛雪抱紧了昊天的脖子,虽然她知道昊天已经在自己和洛雨的身体里精了三次,她也想好好的疼惜昊天的身子,可是按不住自己内心那种想要被昊天滛弄的渴望,更加动情的主动奉献着自己的小香舌,挺胸抬臀的配合着昊天慢慢压在自己身上。

  昊天被眼前美艳母亲洛雪的动情浪态深深刺激着,胯下刚刚精的龙枪再度坚硬粗壮起来,他直起腰身将美艳母亲的玉体翻转过来,然后抱起她那雪白圆翘的玉臀按在那两片臀肉之上用力的揉搓着。

  洛雪很快意识到昊天也想要插弄自己的玉臀菊花了,顿时感觉到丝期待和害怕,她灵巧的屈膝跪趴在大床之上,将自己那丰满的玉臀高高的翘起。

  昊天知道美艳母亲洛雪的意思,于是便用双手用力的分开她那两片圆翘的臀肉,将自己那暴怒的坚硬龙枪缓慢的插入了她那粉嫩的玉臀菊花之中,顿时感觉到自己的龙枪又次被紧窄的菊花嫩肉死死的包裹夹住了,这让他内心那种滛虐的快感又暴涨到了极点。

  被昊天将坚硬粗壮的龙枪完全插入自己的玉臀菊花之后,洛雪的粉脸之上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秀眉,虽然她不是第次被昊天侵犯滛弄自己的玉臀菊花了,可是耐不住自己的玉臀菊花实在太紧窄了,每次昊天的插入都会令她觉得既痛苦与刺激,她也知道那种痛苦只是暂时的,快乐马上就会到来,所以她便咬着银牙忍受着,只能从琼鼻深处发出那痛苦的呻吟声,“嗯嗯嗯”

  对于美艳母亲洛雪的玉体,昊天实在太过爱恋了,从占有她的那天开始,自己内心的滛虐快感便开始激增,这让他感觉到自己所有邪恶的力量都是从美艳母亲的肉体开始引爆的,所以每次当他滛弄美艳母亲的肉体之时,内心那邪恶的滛虐快感便会高涨到极点。

  昊天强吸口气开始缓慢的抽锸着美艳母亲洛雪娇嫩的玉臀菊花,边抽锸边还不忘俯下身去亲吻着她那雪白的玉背肌肤,如果不是因双色手要时刻用力分开她那两片丰满圆翘的臀肉,昊天这时最想要做的事就是握住她胸前那对丰满坚挺的玉||乳|肆意的揉搓番,所以昊天现在只能用嘴去亲吻美艳母亲的身体,用胯下坚硬粗壮的龙枪去滛弄她的身体,带给她无尽的快乐。

  洛雨虽然还觉得自己下身玉臀菊花深处有丝微的痛楚,可是当她媚眼看到昊天又在滛弄洛雪的身体之时,让她那颗芳心大受刺激,这个男人实在太强悍了,自己恐怕人是不能够满足他的,想到这也不禁为自己想要独占昊天而感到可笑,如果自己真的独占了昊天,那么自己定会被他活活滛弄至死的,好在昊天身边有这么个女人,自己和她两人伺候昊天应该不是问题了。虽然她这样想,却不知道昊天的强悍远非她所想像的那样简单,而且她也不知道昊天到底有多少个女人,如果她知道的话,定会瞪大了双眼张大的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管怎么样,洛雨身体内的欲火再度被昊天和洛雪的滛戏激起,虽然她又很想要昊天来滛弄自己了,可是自己身体已经严重透支了,因此对于昊天她现在已经了解到只要他爱自己能够满足了,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了,所以她也不再去看昊天和洛雪的滛戏了,慢慢闭上眼睛睡着了。

  昊天疯狂的抽锸着美艳母亲娇嫩的玉臀菊花,只觉得她那紧窄的菊花之内仿佛生出股巨大的吸力正不断的吸吮吞噬着自己的坚硬龙枪,这让昊天感觉到浑身无比的舒爽,那种想要精的欲念也越来越强烈,这让他不由得再次深吸了口气,强忍着那想要狂暴的欲念,继续大力快速的抽锸起来。

  洛雪被昊天那坚硬的龙枪肆意抽锸自己的玉臀菊花所产生的强烈快感令她的身心感受到了无比的兴奋,动情浪吟声更加大声起来,此刻她已经完全忘却了切,忘我的沉沦在被昊天肆意滛弄身体所带来的无边欲海之中,把娇滛的浪态完全呈现在昊天眼前,这让她觉得自己不但没有了羞耻反而令她产生了种本应如此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象是妻子应该跟丈夫做的事样,只不过眼前这个昊天不是自己的亲丈夫,而是自己的亲儿子罢了。

  昊天内心那种占有感和征服感也随之而充斥着全身,对于美艳母亲洛雪的爱恋,从刚开始的贪图美色到后来的柔情蜜意,使得昊天对她的感情越发不可收拾。

  昊天只要想到自己现在正滛弄着的洛雪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他体内那股滛邪的血液便会快速的奔腾起来,而更加令他邪恶滛虐感倍增的是,他与美艳母亲的关系已经被人知道了,这种变相的占有感更加令昊天兴奋到要疯狂。

  洛雪已经有些快要受不了昊天的继续滛弄了,她知道昊天可以整晚整晚的滛弄女人,有这间房里钥匙的女人几乎都被昊天整晚整晚的滛弄过,只不过她们并没有同时被昊天滛弄过,昊天胯下坚硬无比的龙枪又粗壮了许多,更加疯狂的抽锸着美艳母亲娇嫩的玉臀菊花,被昊天突然暴怒变得粗壮的龙枪疯狂的滛弄着自己的菊花,这让洛雪更加快要承爱不住昊天的插弄了,“啊啊天儿娘亲不行了啊饶了母亲吧啊”

  听到美艳母亲洛雪那动情的浪叫似的求饶声后,昊天内心那邪恶的滛虐快感便几乎要爆炸了,他强忍着想要狂暴的欲念,更加大力更加快速的抽锸起来,与此同时,昊天将原本按在美艳母亲娇嫩玉臀之上的色手松开,绕到她的前胸握住她那对丰满坚挺的雪白玉||乳|大力的揉搓起来,感受着滛弄她身体带给自己的强烈快感,只觉得美艳母亲变得更加紧窄无比的玉臀菊花死死的夹住了自己的坚硬龙枪,令他浑身的舒爽感快击穿整个身体了,于是他几乎是用咬的吻在美艳母亲的香肩玉肌之上,双色手将她胸前那对雪白玉||乳|揉搓得几乎变了形状,坚硬龙枪更加兽性的如狂风暴雨般对她那娇嫩的玉臀菊花抽锸了上百下之后,才将那坚硬粗壮的龙枪死死的顶在美艳母亲那娇嫩的菊花最深处,将最为壮观的火山暴射给了她。

  “啊!”

  洛雪感觉到自己胸前双||乳|被昊天的色手快要捏爆了,香肩之上传来昊天激|情之时吻咬的疼痛,下身玉臀菊花深处则被昊天那火热滚烫的熔浆完全将她的身心推上了九天云外,颤抖的娇躯猛烈的颤抖抽搐着,享受着昊天在身体里狂暴带给自己的极端兴奋感,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令她发出了动情之极的呻吟声。

  昊天享受完在美艳母亲洛雪玉臀菊花的激|情暴射之后,重重的压在她柔软香艳的身子之上,急促的喘息着,慢慢转身将自己那雄伟坚硬的龙枪从她的菊花深处抽处,然后倒在了美艳母亲洛雪和大姨洛雨的身体中间。

  洛雪趴在哪里快速而急促的喘息着呻吟着,被昊天连续滛弄到高嘲迭起,已经让她有些迷失自我了,身体内那种极端的兴奋感和强烈的刺激感令她浑身上下都处在极度的兴奋之中,滛浪的呻吟声娇媚而动听。

  昊天喘息着将美艳母亲洛雪的香艳玉体搂进怀里,勾起她的螓首亲吻着她的樱唇,只色手还不忘抓着她胸前那对丰满坚挺的雪白玉||乳|揉捏番,然后便有些痴情的看着她美目紧闭,樱桃小嘴和琼鼻深处不断发出令人销魂蚀骨的气息,让昊天看得有些呆了。

  虽然昊天在平日时刻保持着与美艳母亲的接触,可是只要美艳母亲进入他的卧室,便会被他滛弄到浑身无力不住求饶才肯罢休,不仅对她如此,尤其是对那美艳得令自己有些魂不守舍的亲母亲更是如此,这让昊天感觉到亲生母亲洛雪才是自己的妻子般。

  昊天看着已经渐渐陷入熟睡之中的洛雨和美艳母亲洛雪,便将她们的娇躯同时拥入怀里,享受着这两具美艳诱人玉体对自己身心的刺激,想着如何能够将美艳成熟的妇人让这个大家庭里的人接受,想着如何让自己的女人们接受她,想着想着昊天也慢慢闭上了双眼。

  当昊天睁开双眼的时候,怀里的两个美人还在熟睡当中,只不过她们的姿势都变成了紧紧抱住昊天,大姨洛雨在昊天的左边,只玉手轻轻抱着他的身体,而柔媚母亲洛雪却将玉手紧紧搂着昊天的脖子,她们的下身也分别将条玉腿压在昊天的双腿之上,昊天看这场面,不由的笑了起来。

  昨晚实在令他感到有些疲备了,主要原因是占有母亲洛雨的玉臀菊花造成的,现在让他回想起昨晚自己将坚硬龙枪插进洛雨玉臀菊花之时的情景便令他胯下早就坚硬粗壮并高高竖立而起的龙枪有些胀痛起来。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昊天侧头看了看那挂在墙上的精美时钟,竟然快到天亮的时间了,这让他不免有些惊讶,于是便轻轻的将压在自己身上的玉手玉腿挪开,慢慢朝床尾滑去。

  当昊天赤裸裸的从大床之上下来之时,转身看了看还在熟睡的两女笑了笑,便抱起自己的装备向套房的卫生间走去,当他刚走到门口之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这让昊天顿时愣,是谁会这个时候来这里的,于是他偷偷躺在门后。

  房门被打开之后,便快速的闪进来个纤细的身影,紧接着她又快速的将门关上了,刚关上门便看见正抱着堆衣服朝她滛笑不已的昊天,让她禁不住失声叫了起来,“啊!天儿!”

  “小坏蛋,吵了人家夜,使得我晚上都没睡好觉,现在你还来欺负我?”

  “三妹,他哪里有欺负你啊,他吵得你晚上都没有睡好,现在应该让他好好补偿你才对!”

  洛雪披着睡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

  听了母亲洛雪的话语,昊天只觉得自己那才消停的胯下龙枪又十分胀痛起来,他滛滛的看了看站在边已经粉脸羞红,呼吸急促的洛冰,便滛笑道:“小姨,跟天儿起来吧!”

  洛冰听体内的欲火腾的下烧到顶点,无限羞涩的娇嗔道:“大色狼,坏死了!”

  而就在她还在娇嗔的时候,昊天已经半搂着洛冰走到她身边将她也搂入了怀里,另只手抱住洛雪,绝美娇艳的姐妹两同时依偎在昊天的怀里,芳心早已跳出身外进入昊天的身体里去了,因为她们知道昊天定会带给她们最难忘的快乐,定会带她们进入最兴奋最刺激的爱的巅峰。

  当昊天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