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荡人心魂,美妙至极,不会儿,只见张梦涵腰扭股摇,双||乳|颤动醉眼迷离,轻咬樱桃小口,娇喘息息,她已魂荡魄飞骨松肉酥,她呻吟着道:“真的好爽,我的全身都酥了。”

  张梦涵娇喘不止如梦呓般呻吟著,那娇媚的样子把昊天的欲火都挑了起来,他双手握住她的双||乳|使劲揉搓用力抽送著,不会张梦涵就在昊天的进攻下颤抖起来,躺在那里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高嘲以后的两女慵懒的躺在昊天的怀里,此刻她们已经穿上了三点式内衣,由于内衣是丝绸做的,里面没有衬垫,请选择第那两颗||乳|珠都凸了出来,也就是她们有着饱满的r房才可以穿这样的||乳|罩,要不就成了飞机场了,这样性感的内衣使她们两个看起来是那样的性感,比不穿衣服都还要令人遐想,昊天看着她们两个那比花还娇的样子大感自己艳福不浅。

  切都平静下来后,两女都躺在昊天的怀中,由于刚才的激|情,两女仍是俏脸生晕,更显娇媚,昊天在她们的背上轻轻的抚摸着道:“你们会不会太累?刚才弄痛你们了吗?”

  由于刚才睡了很久,两女虽然很疲劳了,但是经过与昊天双修之后,功力大增,只是身体有点懒洋洋的而已,却没有什么睡意,张梦涵红着脸娇媚的道:“相公,你真厉害了,我没想到双修竟然有如此功效。”

  张梦玉也高兴的道:“是啊。相公的功夫真是太好了,要是你在我们身边,我们就不要吃今天这样的苦头了,对了,你后来把那个滛贼怎么样了?我看你对那个滛贼好像还不错啊,还给他治伤,你是不是把那个滛贼放走了?”

  昊天可不想把那个端木俊的事都告诉她们,其实也不是想要瞒着她们姐妹,而是自己的事还是少让别人知道的好,他知道如果件事有两个人知道了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昊天听了张梦涵的话后笑着说道:“我本来是想放过他的,但他自己却不想活了,竟然自断了心脉而死了,看来他还是个很有骨气的人,他碰在你们姐妹手里真是倒了霉了。”

  他的这些话是实情,因此说起来也就很自然。

  “哦”

  张梦涵张梦玉两姐妹叹了口气,没说什么,毕竟这是条人命。

  “你们也不必太过在意,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我们应该更多的看下将来!”

  昊天边说着话边继续在张梦玉的身上抚摸着,他已经玩了遍张梦涵的身体,他不想在她们的心里造成个厚此薄彼的印象。

  张梦玉被他摸就觉得全身又痒痒的了,她呻吟着道:“我和姐姐劝他不要找我们的麻烦,但他就是不听我们的话,我们也是为了自保才这样的,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做得太过了?因为你已经说了不要我们杀人了的!”

  张梦玉的胴体很是敏感,当她圣洁娇挺的||乳|峰被昊天的大手握住,不能抗拒的酥痒就充斥了她的整个身体,向坚强的她不自觉地又呻吟了起来,绝色如仙的娇靥桃腮上迅捷地泛起抹羞赧的红晕。

  昊天握住张梦涵那娇挺丰软的玉峰,那种触之欲化的娇软感觉令他的身体不觉的就是阵激凌,他本能地握住那颤巍巍怒耸地圣洁||乳|峰揉捏着,久久不忍释手,虽说还隔着层自己给她做的丝绸||乳|罩,但他仍能清晰地感觉到手中玉||乳|那娇嫩无匹的触感,他边享受着手里那舒服的感觉边温柔的道:“主要是你们太漂亮了,那家伙已经色欲熏心了,哪里会听得进你们的话?我知道你们是自保才这样的,我没有怪你们的意思,以后这事就不要再说了。”

  昊天边说着边不得不佩服造物主的神奇,张梦玉那完美比例下的高挑身材细削浑圆的香肩丰软怒耸的雪白玉||乳|颤巍巍娇挺的樱桃盈盈如织的纤纤细腰平滑的柔软小腹芳草萋萋的神秘花园无不让人鼻血狂喷诱人犯罪。

  张梦玉美眸紧闭桃腮晕红,芳心怯怯含羞无依地玉体横陈在昊天的身上,她的身体犹如春梦正甜的美丽女神,但脸上那春情洋溢的脸上和她嘴里的呻吟又是那样的滛靡。

  见惯美女的昊天也不由得被张梦玉那圣洁高贵的样子陶醉了,他如痴如醉地看着张梦玉那微微起伏的娇软雪||乳|,忍不住的把她的||乳|罩拉了开来,她那双如蓓蕾含苞初绽般清纯可爱的娇小||乳|珠给释放了出来,那对稚嫩无比小巧可爱的犹如雪中樱桃的||乳|珠,娇艳绝伦媚光四射地在巍巍怒耸地柔美||乳|峰巅上娇柔怯怯含羞的挺立着,媚艳娇嫩的可爱||乳|珠旁,两圈嫣润粉红的诱人||乳|晕更衬托出那对圣洁的娇挺||乳|珠的艳丽。

  昊天边在她的r房上抚摸着,边打量着张梦玉那浑圆玉美的雪白大腿中间那团黝黑淡淡纤毛柔卷的芳草萋萋上时,控制不住的把她的丁字裤也给脱了下来,这时张梦玉雪白无伦的娇软美体紧紧压在昊天那那强壮的胸膛上。

  “唔——”

  张梦玉被昊天摸得春情勃发了,她的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昊天那充满爆炸般力量的强壮身体是那样令人意外的火热滚烫,他的身上还有着种令自己意乱情迷的香气,使得自己体内有着种酥痒酸麻的感觉,她的肌肤被他摸着就有着种很舒服的感觉。这种新鲜异样的刺激感觉令张梦玉感到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他知道能有这样个爱着自己的男人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自己姐妹这次还真是因祸得福了。

  这时张梦玉心如鹿撞芳心怯怯间蓦地感觉到昊天那根火热滚烫的宝贝顶在自己柔软敏感的小腹上,她知道昊天又要对她征伐了,她的脸霎时羞红如火娇艳无伦。

  昊天抱着张梦玉那娇软欲化的纤美玉体笑着道:“旅途寂寞,我们就这样的玩下去,我想你们也应该不会反对吧?”

  说完就如痴如狂地在张梦玉那沉鱼落雁羞花闭月般晕红无伦的绝色丽靥上狂吻起来,那双好像有电的大手也用力地揉搓着张梦玉丰软盈盈的娇挺玉||乳|,下面更是将早已横眉怒目的宝贝在张梦玉那柔软平滑的小腹下那丛淡淡黝黑的纤卷小草上摩擦着,以稍解那令人难耐的欲火。

  张梦玉呻吟着道:“相公你太强了,才做了不久你就又想做了,我听说个男人是对付不了个女人的,但我和姐姐两个人都对付不了你,我们都被你玩得死去活来的,我想,要不是你看我们疲劳了让我们休息下,你就是做个不停都是没有问题的。”

  昊天笑道:“我也觉得爱越做越有精神,你们两个还真是对付不了我,不过你们多做几次是没有关系的,有些没有功夫的女人都可以整夜的做,你们有功夫就更没有关系了。”

  说着就低下头将张梦玉那粒柔艳稚嫩娇小可爱的嫣红||乳|珠含进嘴里细细的品尝起来。

  “唔”

  张梦玉的||乳|珠被他吸着全身就起了阵轻微的颤抖,她秀眉轻拧,鲜嫩娇艳的柔软红唇间不自觉地呻吟出声了,清丽如仙的张梦玉芳心娇羞万般,丽靥桃腮晕红无伦,也不知是因为愉悦发出这样娇媚甜腻的呻吟,还是给这个男人含住自己那圣洁r房滛邪逗弄而羞怯。

  听着张梦玉那如仙乐般的动人娇啼,昊天强捺住炽热的欲火,他不慌不忙地轻舔细吮着嘴里那无比娇嫩诱人的可爱的||乳|珠,他只手仍然紧紧握住张梦玉另外只娇软丰盈的雪白美||乳|揉搓着,不时地用大拇指和中指轻轻夹住娇软雪白的||乳|尖上那粒玲珑可爱娇小嫣红的稚嫩||乳|珠,食指轻轻地在无比娇嫩的尖上滛亵地抚弄着。

  昊天能感觉到身下张梦玉那柔请选择若无骨的娇软身体在自己抚擦她的稚嫩||乳|尖时紧张般地丝丝轻颤,他远不以此为满足,他微微弓起下半身,从紧紧压住张梦玉的赤裸娇软的身体上稍稍侧开来,只手顺着她的纤纤细腰,轻抚那美玉凝脂般无比腻滑雪白的娇嫩玉肌,向那平滑柔软的小腹下那纤柔细卷的小草丛中抚去。

  异样的刺激令高傲的张梦玉的芳心都迷醉了,全身多处敏感地带传来的鲜美快感是那样清晰强烈,她想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但令人脸红心跳的本能快感却越来越强烈得令人心醉,她这才知道什么叫情不自禁了。

  此时张梦玉已经芳心迷乱,她感觉到昊天那只似有无穷魔力的手在她敏感的玉肌雪肤上游走着,不会竟然已滑入自己那细嫩纤卷的柔柔小草中,似欲还要向下探索,她羞赧地忙将双修长雪白纤嫩玉滑的美腿本能地紧紧闭上,只觉桃腮晕红如火,把那双美眸紧闭着,她刚才看到昊天这样的玩过姐姐了,现在他也要这样的玩自己了!

  昊天的手指顺着张梦玉那娇软无比的柔柔小草路抚弄下滑,虽然受阻于那双浑圆玉润无比腻滑细嫩的大腿根外也不着急,他只是请选择第用手指在蓬芳草萋萋中,细细地梳理逗弄着她那神秘诱人的纤纤小草,他想细细地品尝张梦玉那情动的每个细节,体昧着将美丽高贵的美女渐渐征服的每分每秒,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张梦玉那丝不挂娇柔无骨的雪白侗体在他耐心而滛亵的刺激逗弄下阵阵地僵直绷紧。

  昊天斜眼看着张梦玉那线条优美无伦的秀气桃腮上面积越来越大的娇艳晕红,将双唇紧紧含住那粒无比稚嫩腻滑娇小可爱的||乳|珠,用舌尖在其上极轻极柔地擦吸着。

  在那强烈的刺激下,张梦玉大声是呻吟了出来,浑身冰肌玉骨攸地绷紧僵直着,她桃腮晕红全身不由自主地轻颤着,蓦地,只火热的魔手插入了她原本含羞紧夹腻滑娇嫩的大腿根中。

  在昊天两方面的强烈刺激下,张梦玉大声的呻吟了出来,浑身冰肌玉骨攸地绷紧僵直着。她桃腮晕红全身不由自主地轻颤着,蓦地,只火热的魔手插入了她原本含羞紧夹腻滑娇嫩的大腿根中,她那神秘的圣洁花园突遭异物侵入,令她芳心慌乱,刚欲羞赧地轻扭纤腰以摆脱他的魔手,但那又酥又痒的感觉令她又放弃了,身体更是违背自己的意愿而欲拒还迎。

  昊天的手指刚入桃花源,那种无比温软腻滑的细嫩触感令他滛欲狂炽,宝贝也血脉贲张地在张梦玉那浑圆雪白的大腿外侧弹跳着,他勉力强压欲火,用手指轻轻触摸着张梦玉那除自己以外,从未有游客问津过的深遽幽暗的神秘花溪。

  张梦玉由于还只有十六岁,小溪旁边的小草并不太多,无比腻软细滑的娇嫩玉沟边没有丝芳草,昊天情不自禁地将他的手指沿着那柔柔紧闭的两片花瓣轻轻地触摸抚弄。那令人难以言喻的温热滑嫩让昊天心跳都加快了,他看张梦玉那美艳如仙的优雅气质和天香国色般的绝色美貌,想到自己的手指正插在她原本冰清玉洁的小溪里,心里不禁的涌现着股强烈的自豪感。

  “嗯——”

  张梦玉的神秘花园被袭击,芳心羞赧不堪,秀美桃腮晕红无伦,她只感到昊天那似有魔力的邪手轻轻地挑开了她圣洁娇嫩的紧闭花瓣,也不知是异样而深刻的刺激还是女子根深蒂固的羞耻之心让她再次忍不住的轻哼出声。

  张梦玉那无比稚嫩腻滑的香软花瓣令昊天舍不得继续深入,他爱不释手地用手指小心翼翼地轻擦细抚着她文的花唇,张梦玉秀眉轻蹙美眸紧闭银牙暗咬,女性本能的羞赧令她根本不敢完全放松下来去体昧那异样新鲜销魂的快感和刺激,她的理智与欲望羞耻与本能成为旗鼓相当的对手激烈地交战着。

  昊天见她已经动情了就再次俯身含住她那巍巍娇挺嫣红樱樱的柔嫩轻吮柔舔着,张梦玉那原本沾了他津液而微有凉意的可爱陡地再次被湿濡与火热包围,羞赧难捺的喘息声冲口而出。如兰似麝的娇哼轻喘也样蕴着股迷乱的火热。

  听着张梦玉那仙乐般的呻吟,昊天展开了全面的进攻,他只手紧握住另只丰软娇盈晶莹雪白的怒耸椒||乳|,手指轻捏揉弄着娇小可爱的美丽||乳|珠,同时不住地用梆硬贲张的头在张梦玉那雪白玉润的大腿和滑嫩的纤纤细腰上摩挲顶动。

  张梦玉哪堪昊天这样的滛亵挑逗,她那娇柔无骨凝脂白雪般的晶莹玉体在他的滛邪轻薄下阵阵的僵直绷紧,特别是那粗大火热的棍壮物体在她无不敏感的玉肌雪肤上碰撞弹顶,更令她心儿狂跳身躯乱抖。

  此时的昊天已是欲焰高炽,忍不住将那在无比娇软滑嫩的温热花唇旁轻挑细抹的手指向张梦玉未缘客扫的花径深处寻幽探秘,张梦玉被他弄得“哇”的娇啼了声,那嫩滑娇软的花唇蓦地夹紧意欲再行深入的异物。

  昊天的手指小心翼翼寸寸地探索着张梦玉那神秘幽深的花园,张梦玉那阵阵难言的轻颤令他的手指感受着手指被紧夹缠绕的感觉,慢慢他的手指终于抵达了张梦玉那冰清玉洁的童贞之源,张梦玉娇羞万分,但嘴里则轻吐着娇媚的娇吟,她桃腮娇艳晕红,美眸紧闭檀口微张秀眉紧蹙,亨受着那新奇诱人销魂无比的刺激。

  看到张梦玉那不堪情挑的诱人媚态,昊天再也不堪忍受,他腾身而上,强行分开张梦玉含羞紧夹的修长玉腿,挺起怒目贲张的宝贝就向那柔柔紧闭的粉红玉沟中冲了进去。

  “啊”张梦玉被他顶得发出了声轻呼,她那刚开苞不久的花园好似不堪昊天那大宝贝的冲击,昊天只得停了下来,双手握住她对颤巍巍娇软丰盈的雪白嫩||乳|用力地揉搓着,并不时轻柔地撩弄挑逗峰顶上那对娇俏可爱的嫣红||乳|珠,以这样的刺激来中和张梦玉那小溪上的不适。

  圣洁娇挺的美丽香||乳|上传来轻重两种矛盾至极的刺激,让张梦玉芳心不知所措,那强烈的轻重对比让本就如虫爬蚁噬般的快感更为鲜明深刻,也更令人魂销色授,而更大的快感就在这个时候来到了,昊天的宝贝这时不甘寂寞的在她那神秘的玉沟中研磨起来,张梦玉只觉全身如被蚁噬,虽说女子天生根深蒂固的羞耻令她不再娇呼出声,可瑶鼻中仍不由自主地传出阵火热难捺的如兰喘息,阵比阵急促的哼了起来。

  昊天耳听着张梦玉那销魂诱人的娇哼细喘,眼见中着张梦玉那千娇百媚的娇态,不由得他心儿不狂荡,但见他提起臀部,跪坐在张梦玉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细腰上,将粗长的放进了张梦玉那雪白迷人的晶莹||乳|沟中,任何双手抓住对挺拨娇软的椒||乳|向中间紧紧挤压。

  昊天那粗长的宝贝进退着,前面的圆弧竟然顶到了张梦玉那秀气优美的下巴上,那头还不时地轻顶着张梦玉那娇艳欲滴的鲜嫩红唇。

  “唔——”

  张梦玉那如兰似麝的火热喘息轻柔地喷在头上,令昊天的宝贝有着种酥酥的感觉。而张梦玉的瑶鼻中也闻到了阵强烈的雄性体味,她那如星丽眸含羞微启,只见眼前片柔软的小草中挺立着个红红的蛇头,正是这个东西不时地轻顶着自己那娇嫩的红唇。

  这种异样的姿势和更异样的刺激令张梦玉芳心羞赧不堪,她含羞轻哼中正欲轻扭螓首,却被昊天用双手牢牢固定,并不时地轻抬宝贝让她那柔嫩的鲜艳红唇与他的宝贝全面的“亲吻”张梦玉羞赧万分,她那秀气的桃腮晕红如火,在昊天那前后的耸动下,她那娇嫩敏感的||乳|肉也被他巨大的宝贝烫得骨软筋酥,可还是贝齿紧咬,不肯让他的宝贝冲进她那柔嫩的红唇内来。

  昊天的宝贝也被那娇软细嫩无比的||乳|肉在宝贝身上的磨擦搞得情欲高涨起来,他的双手手指不断揉搓逗弄着张梦玉椒||乳|上那对娇媚无比的稚嫩||乳|珠,只手则抓住她小溪中间的阴揉了起来。张梦玉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嘴里“啊——”

  地声婉转地娇啼,她秀眉紧蹙,樱唇也不由自主的张了开来。

  昊天不由大喜,毫不犹豫地挺“枪”直刺,下就冲破了她那精心守护的关隘,占领了张梦玉那苦心经营的阵地,“唔——”

  张梦玉刚为r房传来的销魂刺激轻呼出声,嘴里就被那火热粗长的宝贝严严实实地堵住了檀口,她呼吸不畅间不由得发出了声闷哼,但阴上那强猛至极的酥麻快感以摧枯拉朽之势将本就已落在下风的理智与羞耻扫荡得所剩无几,就如人体任部位感到麻痒,都会本能地用手去搔挠样,张梦玉不自觉地纤腰柔举雪臀轻抬,本能地想令那酸痒至极的所在被他更有力地触及。

  张梦玉被那强猛至极的酥麻快感以摧枯拉朽之势将本就已落在下风的理智与羞耻扫荡得所剩无几,就如人体任部位感到麻痒,都会本能地用手去搔挠样,她不自觉地纤腰柔举雪臀轻抬,本能地想令那酸痒至极的所在被他更有力地触及,昊天见她这样难过了就又把宝贝插进了她的小溪里。

  张梦玉已经深深的陷入到情欲里面去了,昊天的双手则带给了她更大的刺激,那种又酥又麻的感觉配合着小溪里面的快感令她更加的疯狂了,面对昊天三路的夹击,她此时只能呻吟着娇喘着。她那娇艳的桃腮羞红如火,美丽的胴体被那阵阵的酸痒感袭击得酸软无力了,整个人都无力地软瘫下来,“呜”她的嘴里发出声短促而羞涩的呻吟,不久,她就仰头呻吟了声,性感的红唇在昊天的耳边娇喘着,只见她全身泛起红晕,腰肢猛烈的挺动着。

  昊天知道次高嘲是不能满足张梦玉的,当下就边三浅深的动着边在她的r房上揉搓着。张梦玉觉得他那三下浅的里面就有种又痒又空虚的感觉,而那下深的下来就又把那两种感觉都挤跑了,使得那下深的就格外的舒服,这来就把自己的情欲都全部的刺激了出来,她边扭着屁股边呻吟着道:“你真的好会玩,不要多久我和姐姐都会被你玩成滛妇的。”

  昊天笑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