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艳熟妇走了进来,身红色的典雅旗袍,衬得她的象牙肌肤更加白润娇嫩,丰腴圆润的身材无限美好,眉目如画,乌黑长发盘起在头上,清秀的五官,隐透出种贤惠温柔的母性气质,她美唇微张贝齿轻露,融高贵妩媚的气质于身,丰胸高耸,从旗袍开叉处裸露出来的修长笔直的象牙玉腿,包裹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乳|白色的高根鞋,白色的绊带映衬着小脚的白嫩肌肤,莹白纤巧的脚丫暴露,排可爱的小脚趾头整齐的布排在起,鲜红的脚指甲在凝脂的玉足上闪闪发光,细细的鞋根将修长的身姿衬托得更加亭亭玉立卓约动人,切都显得那么端庄优雅。

  接着个十五六岁小姑娘也走了进来,那小姑娘很是漂亮,张鹅蛋脸艳如桃花,明眸皓齿,柳眉朱唇,虽然年纪不大,但身体发育得已经初具规模,胸部虽然不是很大,但也凸起了座小小的山峰,她穿的是套米色的丝绸裙子,由于丝绸很薄,里面那粉红色的肚兜欲隐欲现的,屁股也已经玲珑有致,走起路来扭扭的。

  周子强见她们两个进来了就对住那个那个女人道:“彤儿,这个女人把我们的儿子杀了,现在我要她们给我生个儿子,这有什么不对了!这样的女人,就应该接受这样的惩罚!”

  原来进来的两个女人就是周子强的妻子夏彤和女儿周元珊。

  “放屁,你什么歪歪肠子,老娘还不清楚吗?”

  夏彤也不是好糊弄的角色,道:“想玩女人?也先要问问老娘,好歹长乐帮也是名门正派,我父亲将帮主之位传给你,你就没做出什么像样的事情来,而张家在天津也小有名气,现在她现在提出要和她的女儿对质,我们是名门正派,当然是要她心服口服才行,人交给我,如果她女儿真杀了我们的儿子,我会让她生不如死,你也放心,生儿子的事情我也可以让她来生!”

  原来这夏彤乃是长乐帮上任帮主的女儿,周子强是靠着迎娶夏彤而坐上这帮主宝座的,因此对夏彤他自然是有所害怕的。

  此刻听了夏彤的话,周子强也只能心有不甘的离开房间,将张倩交给自己的夫人夏彤处置,好不容易倒手的凤凰飞走了,周子强是肚子的怒火和欲火,只能去找抓来的其他张家女人去了

  第173章绝色岳母

  周元珊见父亲周子强出去了就来到张倩的面前,她把张倩的全身都看了遍,然后对夏彤道:“娘亲,这个姐姐好漂亮哦,我还以为就你最漂亮了,没有想到她比你还要漂亮,父亲说她的女儿杀了哥哥,她看去也就二十来岁吧?那她的女儿最多也就几岁,能杀了哥哥吗?”

  看得出这个周元珊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浪,也不懂多少人情世故,说话还天真浪漫,见张倩比她娘亲漂亮就实话实说的说了出来,实在不是很有智慧的女人。

  般来说美女都是见不了别人说有人比自己美,更何况是夏彤,此时她听了就不舒服了,本来张倩的女儿杀了自己的儿子,她就肚子的气,现在见女儿说张倩比自己还要漂亮就更是火上浇油,虽然她自己也觉得自己比不上张倩,但被女儿当着她的面这样说要她怎么受得了?

  夏彤冷笑了声道:“你小孩子懂什么?她和我的年纪是差不多的,我和她以前碰过面,她这样漂亮是和她练的内功分不开的,她练的内功有驻颜的效果,所以看起来就比我要漂亮了,刚才我们见过的那个女人就是她娘亲,她看起来不也和这个女人差不多吗?光看她的样子是看不出她有多大的。”

  周元珊听完母亲的话,脸神往的道:“真有这样的内功吗?要是娘亲也有这样的功夫就好了,也就会和她样的漂亮了!”

  夏彤道:“我们走吧,你让人拿几件首饰和衣服来,把这个贱女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为什么!”

  周元珊不解的问道:“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那父亲不是会更加的不喜欢你了?娘亲,我看父亲很久都没有和你睡在起了,这几年年也就两个晚上和你在起,如果把她打扮漂亮好了的话,只怕你年的次两次都没有了,你这样做不是把她往父亲的怀里推吗?”

  张倩听自己的婆婆也被抓来了就破口大骂道:“你们是什么侠义门派的人?简直比那些魔教的人都不如,我婆婆又没得罪你们,你们把她抓来干什么?”

  夏彤冷笑了声道:“你杀了我的儿子,我们又没有要杀你,怎么会连魔教的人都比不上了?我们也就要你陪我个儿子,原来你和你女儿都跑了我相公才把你和你婆婆抓来的,老娘我不想再生儿子了,我看要你婆婆给我们生个儿子的,还不如你来生比较保险了,你婆婆虽然看起二十出头,但毕竟是快五十的人,不定会有生育能力了的,有了你就比较有把握了。”

  周元珊道:“娘亲,也只有你才相信父亲的话,父亲是看她们比你漂亮才故意这样说的,说什么要等三天的时间给她们来对质,我看父亲要她们生儿子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

  没想到这个周元珊在这个时候变得又智慧起来,实在让夏彤很不是滋味,生个女儿处处跟自己顶嘴,实在不是舒服。

  夏彤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他的心思?这两个女人杀了他的儿子,你父亲是不会要她们两个做娘子的,也就玩下她们而已,我如果不帮你父亲尝心愿的话,以后可能真的会不理我们了,现在我们出去吧,你让丫鬟拿几件首饰和衣服来帮她打扮番。”

  说着她就率先走了出去,随后周元珊也跟着走了出去。

  此时张家别院,张梦涵对着昊天说道:“相公,长乐帮其实跟天津很多个帮派都有联系,我们是不是要筹划下再采取行动?”

  “时间不等人,对付个长乐帮,不需要谋划!”

  昊天道:“好歹我也是当今驸马,女皇的未婚夫,周子强居然敢抓我岳母,我就让长乐帮在天津城里除名,正好也给天津城里那些帮派个警告!”

  张梦涵点头道:“相公所想,非梦涵所能顾及。”

  说完她看了看昊天,才小声继续说道:“相公,如果梦涵和妹妹遇不到你,也就白活这生了。”

  说完,身子竟不自主靠向了昊天。

  昊天也是开心乐,道:“如果不是那个滛贼李天云,我们也没有这段缘分,这切都是天意。”

  说完伸手在张梦涵肥圆的美臀上拍掌。

  张梦玉见他们调情,也有些难耐的靠向了昊天,昊天自然不会厚此薄彼,他手又搂到张梦玉的腰间,爱抚着她那样出色的美臀好阵。

  “相公,呆会我们到了长乐帮应该怎么做?”

  张梦涵还是有点担心的问道,毕竟自己这边才三个人,而对方可是个帮派,少说也上百人。

  昊天放开二女说道:“不用担心,你们就旁看戏好了,周子强的儿子强良家妇女本来就是该死,现在周子强竟还敢打我岳母大人的主意,更是死不足惜。”

  张梦涵二女愣愣的看着他,昊天却笑说道:“走,我们去长乐帮找周子强,救出你们的母亲,也算是我这个女婿的份孝礼!”

  “相公你真好!”

  张梦涵姐妹欢喜的起身,人亲了昊天下,三人离开张家别院,起向城北而去。

  这天的夜晚没有月亮,由于已经是寒冬腊月,所以晚上也没有多少人在街上了,昊天和张家姐妹三人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边看着天津的夜景,边向长乐帮走去。

  长乐帮深宅大院,此刻大门关的严实,正在大厅里,刚刚被妻子夏彤赶出房间的周子强和几个弟子商量着如何分享从张家抓来的美女们,谈论正欢的时候,做梦也没想到会有煞星到来,正当长乐帮帮众喜气洋洋的说笑时,突然,外面个不大却是让乱哄哄的众人都听清的声音说道:“周子强,出来!”

  长乐帮众人惊愕之际,外面的弟子也发现了来人。

  “谁?”

  “什么人?”

  “来人,有人踢馆!”

  阵问喝之声,同时,三四十个护院在很短的时间内围拢了来。

  可当他们看清楚来人时,却惊异的发现,竟然只是两个绝色美女和个高大俊朗的年轻人。

  见护院将来人包围了,周子强看来者不多,心中也就放心起来,他自以为安全的走了出来,然后耻高气昂的捋着自己的胡子说道:“来者何人?竟然到我长乐帮撒野,当真以为长乐帮无人吗?”

  “帮主,别和他废话,杀了他吧!”

  “帮主,这两个娘们就是张家孪生姐妹,我们今天找了她们天,没想到竟然送上门来,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长乐帮的弟子们开始七嘴八舌的吵吵着,他们的眼睛都往张梦涵和张梦玉的身上看,当昊天不存在般。

  “打就打,谁怕谁啊!”

  张梦玉虽然嘴硬,但是见对方人多,还是有点心虚。

  “今天不把我娘亲和奶奶放了,你们长乐帮休想安宁!”

  张梦涵毕竟是大姐,尽管自己也有点担心昊天个人无法抵挡长乐帮上下百多人,但她还是表现出了比张梦玉更大的自信。

  “就是,不把我娘亲和奶奶放了,绝不轻饶你们!”

  张梦玉和张梦涵唱和的,嘴上吐露着天籁之声,玉手也不时的抚胸掩口的,当真是媚态撩人,惹得长乐帮的男丁,连同护院武师不是傻愣愣的用眼直盯,就是狂咽口水,丑态百出,连周子强也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勉强收回心神说道:“你们想要我把你们娘亲和奶奶放了很简单,你们留下给我生儿子就可以了!”

  “呸,你休想!”

  张梦涵和张梦玉异口同声,差点就要拔剑相向了。

  看到众人丑态,昊天倒也是见怪不怪了,他站出来邪邪笑道:“别废话了,你就是周子强?长乐帮的帮主对吧!本少爷要的就是你这条贱命!”

  说完,他也不等众人反应,突然纵身越过挡在身前的护院,竟然直扑到周子强身前,将他把抓住后,便如老鹰捉小鸡般将他提着,又跃回到包围他们的圈子里。

  此时长乐帮的弟子才反应过来,他们纷纷发喊却没有个人敢动手,来是周子强在昊天手里,二来则是,昊天形如鬼魅的动作,他们绝不敢犯傻找死的。

  见到对方如此恐怖的实力,周子强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立刻明白近日之事不是好了的,他脑筋急转直下,说道:“这位公子,在下并不记得冒犯过阁下,为何公子见面便欲取在下性命?不知公子可否给我个明白?”

  周子强想先稳住昊天,套问出他的来头再说,好歹他也是介帮主,在天津这个地方上,长乐帮还是算得上名号的,人脉关系多少也要有些的,他自信凭自己的人脉关系,在天津还是可以度过难关的,但这也只是他的厢情愿了,昊天是专门来找他麻烦的,谁让他抓了昊天的岳母,还要打他岳母的主意,昊天岂能饶他!

  “周子强,你瞎了眼了,竟然敢抓本少爷的岳母,现在还想打我娘子主意,留你这个混蛋在世上,简直就是为祸世界!”

  昊天说完,他将已经晕过去的周子强轻轻向上送,飞起脚,“砰”的声闷响,“啊呀哦!”

  的几声惨叫,噼里啪啦的阵动静过后。

  只见,周子强被昊天脚踹得到飞出去,将身后的护院武师撞倒五六个后,摔在了台阶上,他被踢得心肝裂肺,当场毙命,就连他身下的护院弟子,也是被撞到骨头断了,轻着重伤,重者死于非命。

  那些长乐帮的弟子似乎也是被吓得有些疯了,他们竟然发了声喊,挥舞着手中兵器扑向了昊天和张家姐妹三人,昊天嘴角露出了那邪邪的微笑,他要的就是这效果。

  “啊!”

  阵纷乱的喊叫声,跟着就是丁玲当啷的阵兵器落地声,几十个护院竟然被昊天和张家姐妹没费点儿力气的打发了,轻的是倒地不起,重的连叫疼的力气都没有了,长乐帮弟子上下众人无不被眼前的情景吓得浑身发抖,但这只是他们噩梦的开始。

  昊天扫视了站在台阶上发抖的众人眼,他又是笑,但他这微笑在长乐帮弟子看来无异于是阎王的讨命符般。

  “长乐帮平日作恶多端,周子强更是纵容自己儿子强抢民女,今天本少爷是替天行道,要将长乐帮从天津城里除名,今日之后,天津城中再无长乐帮,如果你们还想活命,就给我滚,如果让我知道你们以后还是做为恶不仁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昊天句话说下来,那些长乐帮的弟子跑得比谁都快,就恨娘亲为什么不给自己多生两条腿,至于那些被打伤的弟子,只能是连滚带爬逃出长乐帮!

  “你们两个站住!”

  在逃跑的人群中,昊天突然截住了两个人的去路,两个女人,昊天眼的看出这两个女人身份不样,从她们的气质和身上的衣服,昊天都猜得出个大概来!

  昊天指像是周子强的妻妾的妖娆女子说道,“你是谁?”

  “啊!”

  那女人忐忑不安的支吾道:“公子奴婢只是个下人!”

  “你想骗谁啊!”

  张梦涵这个时候站出来道:“她明明就是长乐帮帮主周子强的妻子夏彤,那个是她的女儿周元珊!”

  夏彤看自己被认出来了,吓得阵哆嗦,好不容易开了口:“公子,我,小女子,不是有意隐瞒的,周子强做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啊呜呜公子饶命呀,当初他的所作所为小女子真的不知道呀,啊”

  说着竟然嚎啕大哭起来,她这哭,周元珊也是痛哭不已!

  昊天仔细看夏彤和周元珊,虽然不及张梦涵张梦涵姐妹般美得让人窒息,但贵妇气质和小家碧玉的风味又有另外番风情,而夏彤好歹也是帮主夫人,本来就是养尊处优,保养得甚好,虽是灯光之下,但也还是可以看出其肌肤之白皙,于是,昊天舔了舔嘴唇,露出了丝滛笑道:“好好好,既然你当时不知道,也就不怪你了,不过”

  他话锋转,“你儿子做出那种事情,难道你做母亲的就没有责任吗?俗话说慈母多败儿,你儿子的过错,半要算你头上!”

  那女子时不明所以,慌忙地点着头,“公子,我冤枉!”

  昊天也是点点头,他不再废话,步上前,道:“本公子给你个立功的机会,快带我去救我的岳母大人!”

  “哦!少侠,你你跟我往这边走!”

  夏彤这个时候才醒悟过来,急忙起来带领昊天往关禁张倩的房间走去!

  当昊天看到张倩的时候,他狂咽着口水,此时的张倩正被捆在椅子上,但是她身上只披着件白色轻纱,昊天清楚地看到她白色单薄的轻纱下白皙晶莹光洁细腻的完美胴体莹白的雪躯,晶莹细腻的胴体肌肤光洁柔嫩,圆滑起伏的曲线柔美,如丝秀发平顺亮泽,白皙娇嫩的迷人娇靥,娇艳樱唇丰润俏丽,香腮柔美,玉颈微曲,纤瘦圆润的肩头,雪藕似的玉臂凝白娇软,葱白修长的纤纤十指柔若无骨,凸凹玲珑的美妙曲线柔若无骨的仙肌玉体,尤其最惹人注目的,是那微微颤动的丰满玉峰,不但丰腴圆润,而且丰硕饱满,峰顶的两颗樱桃在透明的白色的单薄轻纱下隐约可见,红红地挺立着,似绽未绽欲凸未凸,彷彿正等待着异性的采摘般。

  但是由于张倩被捆绑在椅子上,她那高耸着的胸脯,下子在昊天的面前展现了出来,那对r房把这白色的轻纱撑得高高的,她的胸形看起来是那么的优美,那么的充满了张力,还有股淡淡的温热的气息,正从那里散发了出来。

  而在她平滑光洁的细腰下,神秘三角花园的禁地尽管是被带蕾丝边的白色丝质三角内裤给遮挡住,但还是能看到隐隐约约地看到芳草萋萋的“鹦鹉洲”那修长浑圆的玉腿包裹着肉色水晶透明丝袜,泛着迷人的光泽,愈发诱人犯罪,细细的足踝晶莹剔透,精致匀称的足趾,昊天看得那叫个心静动魄,口里的唾沫狂咽,眼珠子都快爆裂开来了。

  张梦涵姐妹在刚看到母亲那副样子也楞了下,随后她们连忙帮母亲披上了件衣服,这才遮住了那裸露的春光,而这时昊天也回过神来,他赶紧转过身,但是脑海中却浮现出了刚才看见的那幕。

  然后张梦涵姐妹解开了母亲身上的绳子,然后又找到了奶奶吴君如,不得不说吴君如也是个绝色美人,虽然五十多岁,但是看起来好像才二三十岁的样子,张梦涵姐妹扶着自己的母亲和奶奶回到了张家别院,而昊天则借故留在了长乐帮中,准备好好享受下刚才看见的那对帮主夫人母女。

  第174章母娇女媚

  昊天走进了关着禁夏彤和周元珊的房间,刚进房间里,他就知道这夏彤母女两个要对自己演戏了,果然,昊天刚进去周元珊就走过来抱住了他的腿道:“大少爷,你饶了我吧,我现在还小,我爹娘做的事情跟我点关系也没有,另外我哥哥更是整天欺负我,我的命好苦哦。”

  夏彤见周元珊抱住了昊天的腿就走过来,装着副要拉她的架势道:“你这胆小鬼,有你这样没骨气的吗?为了自己活命,竟然亲生爹娘都不认,你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吗?我辛辛苦苦生你养你这么久,难道换回来就是你今天的这番话吗?”

  说着就要举起手来给周元珊几个耳光。

  昊天虽然知道她们母女在做戏想赢得自己的同情,但是他还是非常配合,见夏彤的手掌离自己不远了就拉着夏彤退了步道:“现在你没有惩罚教导女儿的权利,如果你自己悔恨,就应该悔恨为什么没有教好自己的儿子,你现在想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