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挤开了圣道两边的岩壁,路开山劈石,直到前面无路可进为止!

  “唔唔”

  吴君如螓首摇晃,可是她对昊天的入侵却毫无办法。

  看着这个成熟美人,昊天不由得更加兴奋,他清楚地感觉吴君如下身的嗳液源源不断的湿润着自己的巨龙,它们在欢迎着这个巨大火热的入侵之物。

  “啊啊”

  吴君如挣脱了昊天的嘴唇,娇呼着,可是却又被昊天重新吻住,他紧紧的握住吴君如的腰肢,下身开始了激烈的挺动着,本能地高高的翘起自己的雪臀,手紧紧的抱着身上正在侵犯自己的男人,眼睛绝望的闭上。

  昊天将巨龙尽根刺入,用力抽锸几下后,狠狠转动着,然后又开始了剧烈的抽锸碰撞,将吴君如撞击得头首摇摆,玉体颤抖,高频率的抽动让他们逐渐沉浸在男女欢爱的情欲之中。

  昊天边感受着巨龙在身下这个成熟美人的圣道里翻江倒海的强烈快感,又边欣赏着云鬓散乱面红耳赤闭目轻哼的吴君如的滛荡媚态。

  “唔”

  吴君如不可抑制仰起螓首,双玉手死死地抓住了昊天的手臂,她的樱桃小嘴依然保持着与昊天接吻的姿势。只是,她的泪水自己无法看见。

  “我现在传授你九天御女真诀你配合我双修”

  昊天在吴君如耳边轻声的说道。

  “唔”

  吴君如的身体在昊天的抽动之下就象要燃烧起来般灼热无比,瞬间的感官冲击令她的身体产生了阵阵的痉挛,脸上泛起热滚滚的微红,强烈的快感让她有如腾云驾雾般,她根本无法听进去。

  昊天边进出着吴君如的身体,边抱住她热烈的狂吻着,津津有味地吸吮着怀中美妇人的性感柔舌,随着昊天的动作,吴君如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她那凌散的长发在水中轻轻地飘荡着,胸前的对雪白玉兔则是在荡荡的,泛出朵朵浪花。

  吴君如的喉咙深出不断的发出声声的娇喘。双娇羞却又暗含怒火的媚眼妙如繁星,春水荡漾,樱桃小嘴像熟透的水密桃般性感迷人,吐气如兰,荡漾着迷人的芳香,让人想咬上口,雪白的凝脂般的玉体丰满动人,散发着无尽的成熟春魅力,正在配合着昊天的冲刺而荡漾着的双||乳|峰娇嫩雪白而又富有弹性,看上去如两朵盛开的并蒂莲花,抖动不已。

  昊天从她的表情上就知道她已经无力反抗了,便开始了猛烈的袭击,大嘴在她的俏脸上不停地亲吻着,手捏着涨满的嫣红花蕾,不停地捏动着,下边的巨龙更是用力地快速抽动着,越来越猛且越插越快。

  渐渐地,吴君如的身体已经不再那么僵硬了,她开始微微挺动身体来迎合着,越来越快的节奏突然在紧密结合在起的两人的声闷哼之后停止了下来。

  昊天的双手从吴君如的腋下双穿过,以老树盘根式将她抱着站了起来,贪婪地呼吸了口新鲜空气,昊天感到了阵身心舒畅,可是吴君如却在轻轻的抽泣着,她的双手无力地推拒着昊天的胸膛,成熟美艳的俏脸上那高嘲之后的红晕退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失身的痛苦。

  “好姐姐,现在你定要听好我下面说的话,因为这对你身上的毒素解除有着莫大的关系!”

  昊天这个时候微微笑,伸手轻轻摩挲着她的脸蛋,缓缓道:“普天之下,只有我才知道你的妙处,你若是落到那别的男人手里,只会是暴殄天物!”

  “你!”

  吴君如这个时候有点缓过气来,她自然明白昊天说的别的男人是指周子强。

  昊天接着道:“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利之门,是谓天下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九天御女真诀别出蹊径,想来你体会最深,我用它来救你的命,如果你真的能想通,就做的娘子,今晚你配合我好好的双修番,也算是你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吧!”

  世上阴阳双修采阴补阳之术五花八门,但究其根本要义却始终未超越刚才昊天说的这番话,其实吴君如乃个高手,听便知昊天没有骗自己,既然自己已经被眼前的男人占去身体,何必又在做无谓的反抗呢?

  采阴补阳者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更好的利用采吸来的元阴元阳,精于此道者寥寥无几,绝大多数害人众多,但收效甚微,兼因不明白其中的玄机,九天玉女真经对人体阴阳变化的了解乃是最符合天地阴阳合之道,因此男女双修皆能受益无穷,当年皇帝就是凭这部功法御女三千而飞升的。

  此刻吴君如快活得欲死欲仙,又熏熏然如坐云端,周身真气转动起来,却丝毫不受自己控制,她知道自己身体正在发生变化,甚至任督二脉都在被打通,这简直就是练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境界,没想到在如此简单的双修之下就能完成,大惊之下,她心中又惊又喜,颤声道:“这太神奇了!”

  昊天呵呵笑,面握住她纤细腰肢狂野抽锸,心中无比舒服,吴君如只觉|岤内好似有千万只蝼蚁爬动,心中瘙痒难耐,既希望昊天狂野抽锸,又舍不得这销魂滋味,情不自禁张嘴滛荡呻吟起来。

  昊天用力抱住吴君如纤细的腰肢,滛笑道:“君如姐姐,舒服吗?”

  吴君如抓住昊天的手臂,浪声叫道:“舒服,我好舒服!”

  话音未落,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对于自己这种滛荡的表现,失望得呜咽了声!“我不要!”

  昊天听,反而退出,吴君如顿时阵空虚,不知所措的时候,无意识的拉着昊天的手,睁开眼哀求的望着昊天,哽咽道:“你”

  “知道你要什么!”

  昊天微微笑,轻佻地拧了拧吴君如的脸蛋,举起她光洁的小腿往螓首压去。

  吴君如脸如红布,全身只剩背部着床,整个人折叠起来。她知道昊天的企图,她用力抱住自己对大腿,下体顿时展露无遗。

  两片饱满的荫唇变的无比柔软,昊天轻轻用力就拉了开来,露出神秘的花园和蜜洞,她的桃源湿漉漉片,整个下体散发着浓郁的成熟气息,殷红的滛肉剧烈地收缩,不住挤出香浓的肉汁,昊天嘻嘻笑,用中指对准肉洞,慢慢插了进去,边仔细体会个中感受,笑道:“君如姐姐,以前有人这样玩过吗?”

  吴君如又是饥渴,又是激荡,颤声道:“没有,从没人象你这样会玩!”

  昊天自然明了她蓄意讨好的缘故,嘿嘿笑,手指在秘道里弯曲挖弄,面道:“君如姐姐,你讨好本少爷吧,我舒服了,定会让你欲仙欲死,辈子也忘不了那滋味!”

  吴君如不堪的微微躲闪,呻吟道:“您想要姐姐如何讨好,我无不应从,只是只是姐姐实在提不起劲”

  昊天让拇指抵住蚌珠要命的挤压,中指动得更加激烈,滛笑道:“你的身子自然要用来讨好本少爷,我是要你先说些好听的,让我高兴高兴!”

  吴君如这才明白过来,虽然有些羞赧,但实在瘙痒难受,实在羞于出口。

  昊天笑道:“不说是吗?看本少爷来惩罚你!”

  面用力坐了下去,吴君如“啊”的声蹙眉娇呼,身子弓得更是厉害,脸上神情却万般销魂。

  昊天用力压住吴君如的膝弯,缓缓把湿淋淋的r棒提起,待只剩头夹在溪口,猛的下又坐了下去。

  吴君如尖叫了声,对手连忙撑住绣榻,支撑住昊天的重量,昊天缓缓退后,粗长的r棒下子跳出蜜壶,在空中不住挥舞,丝丝滛液从棒身不断滑落,极度空虚的感觉让吴君如几乎哭了出来,睁眼哀怨地望着昊天道:“好哥哥”

  昊天冷冷地道:“你若只会哀求,我是不会给你的,叫我相公!”

  吴君如只感到阵强烈的委屈涌上心头,浑身激荡,忍不住抽泣起来,又不敢违背昊天的话,哽咽道:“姐姐自从遇上相公后,再没有心思想其他事情,只希望整天躺在床上,让相公尽情玩弄”

  吴君如越是渴求,表现却越是平淡,昊天微微笑,放松压住她的力道,往两旁分开她的大腿,将玉茎轻轻刺了进去,然后温柔地抽锸起来。

  吴君如轻轻颤,立即止住抽泣呻吟起来,昊天轻快地摆动腰肢,让玉茎左右上下挑刺,枪枪都让她快活得大力哆嗦,吴君如忘情迎合之余,滛言荡语脱口而出。

  昊天抓着吴君如的r房,耳边听着奉承,下身越动越快。吴君如浪叫道:“奴奴今日方知这销魂滋味,好相公,亲汉子,您大恩大德,奴家永生永世难以报答,奴奴下面的烫啊好了!”

  吴君如的声音越来越高,最后竟好似叫喊般,接着剧烈颤抖数次,瘫软下来,面色苍白,神情惶然,下身涌出大股白腻的汁液,身体此时开放到极至,昊天运功采吸着饱满的元阴,股至阴至寒的精气从下体流入体内,就好似酷暑时喝下碗冰镇莲子羹,通体舒泰无匹,吴君如只觉昊天的尖端已探进了花芯,硕大的头在最敏感的幽深处婴儿般的吮吸,自己飘飘欲仙,元阴源源不断涌出,竟好似要泄再泄,欲罢不能。

  正当吴君如彷徨时失措,有股浑厚纯正至阳至热的精气透体而入,精神顿时振,她不由睁开眼来,昊天笑吟吟地瞧着她,下身用力往里面挤了挤,她娇吟声羞红了脸,慌乱的错开视线。昊天移过她的脸蛋,笑道:“你下面是锅什么汤,如此浓郁滑腻?”

  吴君如水汪汪的杏眼掠过强烈的羞赧,“嘤”的声捂住了火热的玉脸。

  高嘲过后,吴君如脑海顿时恢复了清醒,尽管身上的毒素已经解除,但是她的心里却对刚才的行为极为的内疚,甚至不能接受,刚才自己浪荡的表现,是因为在九天御女真诀的催眠下无法拒绝而发自内心的表现。

  “先穿好衣服吧!”

  昊天看着吴君如那空洞的眼眸,眼神之中闪过丝愧疚。

  昊天温柔地将怀中的赤裸美妇放了下来,自己动手穿好衣服,可是却见丝不挂的吴君如抓紧了自己的衣服,蹲了下来痛苦的抽泣着:“呜呜你你这个恶魔,你毁了我的生!呜呜也毁了自己的前程!”

  “哎”

  昊天蹲在了吴君如的面前,双手扶住了她的肩膀:“但是,刚刚你也感到了身为女人的幸福,不是么?别欺骗自己了,刚才你比我还要主动,难道你敢说自己不想么?”

  “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我不要你碰我!”

  吴君如连忙用力推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也顾不得自己身上不挂寸缕,站了起来转身就想要逃跑!

  “等等!”

  昊天叫住她。

  此时的吴君如只想把衣服穿上,可是她的身体却依然残留着刚刚男人将自己带上了欢爱高嘲的刺激,她那多年来没有受到男人滋润的身体变得十分敏感起来,双腿之间还是火辣辣的痛,就好像处子破身般!

  “你这样何苦呢?”

  昊天向着吴君如步步的走去。

  “你你不要过来!你这个恶魔!”

  吴君如退到了墙角上,可是已经退无可退了,现在的她就好像只饿狼前面的猎物般,看着昊天慢慢走来,昊天每走步所发出的声音都恍若重锤般撞击在她的心房之上。

  “刚刚我”

  昊天说道。

  “快别说了,我不要听!”

  吴君如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猛摇着螓首,脸痛苦的样子。

  “好吧!”

  昊天走到了吴君如的面前,柔声道:“可是,你认为自己以前过得快乐么?那你再想想刚才,你快乐吗?你满足吗?”

  “你混蛋!”

  吴君如挥起了拳头砸向了眼前这个夺去了自己清白,让自己变成个滛荡女人,甚至是跟自己的孙女共同侍候个男人,叫这个男人做相公,这是何等的难堪和不能接受,可是昊天却将吴君如的手腕抓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嘴!

  “唔”

  四唇相接之时,两人的身体仿佛都产生了股电流,侵袭了昊天,也侵袭了吴君如,那种电流很奇怪,似酥如麻,恍若醉酒般乏力却又让他们渐渐地沉浸于其中,原本久旷的身体在经过了男人的度滋润之下已经变得燥热敏感了,现在更是被昊天深深地吻住,吴君如发觉自己好像已经开始迷恋上这种偷情的刺激!

  被昊天深深地吻住,吴君如的大脑片空白,意识晃忽之中受到了种神奇的力量牵引着她的行动,让她生不出丝反抗之心,只知道本能地迎合着,她双雪白的藕臂环住了昊天的颈项,编贝皓齿微微轻启,好让在自己牙关之外徘徊的大舌头得以顺利进入自己的檀口之中。

  “嗯”

  吴君如的气息逐渐沉重起来,喷到了昊天的脸上,让他的动作变得更加狂野,渐渐地,昊天亲吻的动作越来越狂热,他贪婪地吮吸着吴君如口中的芳香仙露,展转缠绵!

  昊天轻吻着怀中忘记挣扎的美妇,他的双手情不自禁地伸到了吴君如的粉背之后,解开了她那还没有系好的肚兜,顿时,那对无比巨大羊脂白玉般的雪||乳|便跳着摇着颤抖着弹了出来,跃然于眼前,那跌荡有致的峰峦丰满而傲挺,观之白如霜雪,触之滑如凝脂,淡淡的粉色地带包裹着两颗漂亮的小花蕾,散发出的阵阵||乳|香薰得他心醉神迷!

  “昊天不行的,不要,我们已经做错了次,不能再错第二次!”

  吴君如双手推拒着昊天的身体,可是自己却已经好像再也无力反抗了!

  “别再逃避了,你已经喜欢上这种感觉了不是吗?既然做了第次,不在乎做第二次,第三次”

  昊天艰难地咽下了口水,他轻轻地亲吻着吴君如那玉致晶莹的耳垂,雪白却布满红晕的粉颈,裸露的削平玉肩,性感迷人的锁骨。

  最后,昊天的热吻停留在双抖动不已的雪白||乳|峰,从山脚路攀上,山腰,山顶,然后口含住了娇艳殷红的花蕾!

  “不,我不要!”

  吴君如挣扎的叫喊着,只是面对着怀中女人的反抗,昊天再次吻上了她的小嘴儿之上,含住了两片性感的唇片,轻轻地吮吸着。

  真的迷乱了,理智在挣扎,可是身体却已经开始臣服了!吴君如浑身都颤抖起来,那种自己从来就没有从丈夫身上享受过的快感如海潮般侵蚀着她的理智,酥麻酸痒,浑身都变得燥热起来!

  而当昊天的舌头冲入她的檀口之中时,吴君如竟然很是温顺地张开了贝齿,任由外面的入侵者顺利而入,在自己的领地上路攻城掠地,疯狂地抢夺着自己的津液,她的丁香小舌迎了上来,却并不是反抗,而是主动跟昊天的舌头交缠在起!

  “那你放手,我的衣服!”

  吴君如满脸娇羞地推开昊天,心中对他是恨死了,可是此时自己偏偏变得那么羞涩。

  “我帮你穿吧!”

  昊天不顾吴君如的反对,从她的手中抢过了那件飘逸的罗裳,温柔细心的为她穿着起来,而吴君如却说不出句反抗的话,竟然乖乖地任由昊天帮助自己穿衣。

  这样的举动,从来就没有男人为自己做过的,从昊天的动作眼神之中,久旷的深闺熟妇感受到了他的柔情,心中也不免得感动!

  昊天为吴君如整理好身的衣服后,他的双魔爪却马上便握住了那双曾经被自己蹂躏过的雪||乳|之上轻轻揉搓,感受着它们在自己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

  吴君如“嘤咛”声娇呼,却并没有挣扎,反而脸色红红地无力地瘫软在昊天的怀中,闭眼任由他揉捏着自己那充满着青春活力的双玉兔,而她的口中却呵气如兰:“别别揉了嗯轻点啦,有点痛!”

  吴君如按住了昊天在袭击她胸前的魔爪,但是却并没有将他推开,反而是将他的双手压在了自己的酥胸之上。

  昊天的双手从吴君如的双峰之上收回,转而搂抱住那具丰满成熟的动人躯体,双手捧住了她的粉颊,柔声道:“或许,在之前,我只是想着救你,为你解毒。可是我发觉在这瞬间我好像已经爱上你了!”

  说着,他吻上了吴君如的朱唇。

  男人对于女人,多半是现有性,然后才会有爱,这也正应了那句:爱,是做出来的!

  吴君如心里防线彻底崩溃了,她再也经受不住昊天爱的攻击,她只有敞开心来,享受眼前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切,于是她脸陶醉的依偎在昊天的怀中,主动地迎合着他的亲吻,被昊天拥抱着,被他深深吻住的吴君如清晰感受到了那种强烈的电流。

  似乎,自己真的已经爱上了这种感觉了,身体已经向他臣服了,而自己的锁闭多年的芳心也被他即开了道缺口,被他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不管是自己的芳心也好,身体也好,都已经为这个男人留下了不灭的印记了!

  “嗯”

  情动不已的吴君如双唇微微张开,将舌尖轻轻的送进了昊天的嘴里,像条水蛇般在他口腔里游走,跟他的舌头交缠着,温顺地任由他吮吸着,舔舐着。

  似乎是兴奋,有似乎是在挣扎,吴君如似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却也感受到了种深身的负罪感,种因为因为伦理道德所产生的负罪感,她的身体在昊天的怀里不停的颤抖着。

  在昊天阵狂吻之下,吴君如的身体渐渐地变得火热了起来,面色潮红如三月盛开的春花般娇艳动人,媚眼如丝,双目含春,樱桃小嘴娇喘吁吁,整个人陷入意乱情迷之中。

  “我们这么做,会被天打雷劈的吗?”

  吴君如此时脸蛋滚烫绯红,双手不断捶打着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直到昊天将她放在了地上,浑身无力的她马上变软倒在昊天的怀中!

  “怎么会呢!这切本来就是上天的安排,上天会祝福我们的,你会很幸福的,不是么?”

  昊天双臂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让她背对着自己。

  “你你又想干什么啊!”

  吴君如娇羞无限地回头瞪着昊天,可是身体却被他向前推,双手不得不撑在床上,这样来她的粉臀便向后翘起,对着昊天摇晃着。

  “干你啊!”

  昊天大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