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只露出个脑袋。

  房门被打开,昊天浑身光裸着,只在腰前围了件浴巾,双眼用黑布遮掩着,不过,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这对于他这么个先天高手来说也没有什么难度,昊天轻易地跳进了浴池之中,然后扯去了腰间的浴巾。

  “那那岳母你先背对着我坐下来吧!这里的水不深,你还是盘膝坐下。”

  昊天好像有点紧张,说话之间他自己也坐着。

  “好了吗?”

  昊天再次的问道,其实那个遮眼的黑布,根本不顶任何用,张倩在昊天的跟前整个身体被览无遗。

  “嗯!”

  张倩的目光从昊天那充满着爆炸性肌肉的身体移开,娇羞无限的闭上了双眼,当昊天的手掌再贴上她的身体之时,张倩竟然浑身抖,成熟的娇躯阵抽搐,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这种感觉在已经走过的三十二年中从未有过。

  竟然竟然就这样达到了高嘲,天啊!难道自己真的是个天生的荡妇么?

  身后的这个男人可是自己的女婿啊!现在他只是为了帮助自己疗伤解毒而已,而自己却竟然

  张倩实在不敢想象下去了,此时她娇羞万分,幸好昊天不知道自己的状况,不然让她这个当岳母的还怎么有脸见他呢!

  昊天双手抵在了岳母张倩的背脊之上,源源不断的内里开始灌输到她的身体之中。

  “喔”

  舒服的感觉再次侵袭而来,美少妇张倩这次竟然忍不住发出了个无比销魂的呻吟声。

  羞死人了,张倩紧紧的咬着下唇可是那倾国倾城的俏脸此时已经红霞密布了,此时她的芳心更是开始了剧烈的跳动起来,汹涌澎湃的内力下子冲击着她身体之中的毒素,强烈的痛苦顿时取代了舒服感,她紧紧地咬着下唇,忍受着强烈的痛苦。

  好久好久,张倩只觉得自己在这种痛苦之中死去活来,最后,痛苦消去,取而代之的又是种前所未有的舒服感,浑身上下的细胞都舒展起来,张倩大脑变得迷迷糊糊的,而且意识越来越弱,最后只觉眼前黑,睡梦之中,张倩只觉得自己全身愉快,就好像飞上了天堂般的感觉让她心情舒畅。

  “岳母!”

  昊天慢慢的收回自己内力,他知道张倩的毒素并没有被逼出来,而这种方法根本不可能将毒逼出,昊天之所以要做这么多的事情,其实就是想步步的瓦解张倩的矜持之心。

  此刻张倩完全按照昊天所意料那样昏迷过去了,昊天连忙抱住了她的身体,此刻两人都没有穿衣服,这使得他的手掌下子贴上了张倩的肌肤之上,那充满弹性的肌肤当真是触手美妙无穷,柔顺滑腻,就好像蹭在丝绸之上样。

  昊天身体之中的欲火正炽,不断地冲击着自己的理智,昏迷着的美妇张倩身上散发阵阵成熟少妇特有的幽香,那些香气就好像调皮地小精灵般钻入他的鼻端,深深地刺激着他的嗅觉神经。

  双手紧紧的抱住这么具成熟曼妙的娇躯,这实在不是般男人所能够忍受的,昊天也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着这么个充满了诱惑力的美艳尤物,让他如何不动心呢!

  昊天轻轻的触摸着张倩的冰肌雪肤,只觉得她的肌肤柔软嫩白,而身体被昊天所触碰,敏感部位之间的轻微触摸,使得昏迷着的张倩正在做着个十分美好的春梦,她只觉心头荡漾,浑身抖动起来。

  感受着岳母张倩那浑身滑腻的肌肤,昊天下子变得迷恋起来了,想到现在她是赤裸裸地瘫靠在自己的怀中,昊天便马上就欲火焚身,兽性大发,他贪婪的手掌轻轻地在岳母张倩的身上移动着,在她那嫩滑白皙的躯体上轻柔的抚弄着。

  张倩在睡梦之中紧闭双眼,弯弯的柳眉轻蹙的娇媚模样,脸上更是泛起了阵阵红晕,那样充满着致命诱惑力的红霞使得她原本俏丽的练练胆更添增无限的风情。

  昊天横抱着张倩从浴池之中站了起来,运起内力将两人身上的水分逼走,将她放在了大床之上

  被昊天这么弄,美少妇张倩幽幽转醒,张倩先是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却发现昊天在自己的跟前,自己则是躺在床上。

  “我嗯,我刚刚晕倒过去了?”

  张倩这么问,紧接着她却忽然发出声无比刺耳的尖叫声:“啊!”

  原来,她发现自己竟然浑身赤裸,丝不挂地躺在床上,而昊天的眼睛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身上看。

  “岳母,你别叫!”

  昊天急忙的解释道:“刚才在浴池你昏迷过去了,我发现你身体根本不能承受我的内力输入,要解毒我们只能用其他的办法!”

  “怎么会啊!”

  美少妇张倩忽然想到自己昏迷之前,可是赤身捰体地在女婿昊天面前的,而且当时还在疗伤逼毒,但是现在

  想到这里,张倩浑身打了个冷颤说道:“不,我不要什么解毒”

  说到这里,张倩忽然呼出了口灼热的气息,种强烈的不安让她马上抓起了身边的被子盖住身子起来,那婀娜的身体顿时在衣服的遮掩之下而隐藏了起来,高挑的身材曼妙成熟,浑身的圣洁气质让人不敢亵渎。

  但是这切都太迟了,昊天手按住张倩的玉手,道:“岳母,不管你怎么想,我都要救你,这是我答应君如和梦涵姐妹的事情!”

  “你你要怎么救?”

  张倩有点惊讶的问道。

  “我要用九天御女真诀跟你进行双修”

  昊天无比坚定的说道。

  “什么,双修,不如果非要跟我双修才能救我,我情愿去死”

  张倩惊讶地说道,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已被昊天制住|岤道。

  张倩惊道:“昊天,你做什么?”

  昊天将她放在床上,认真道:“岳母,我也是为你着想”

  张倩大骇,显然已清楚这是个蓄谋已久的阴谋,惊道:“昊天,快把我放开,我不能对不起我丈夫,还有梦涵梦玉她们!”

  昊天摇头道:“不,岳母,你丈夫已经死去很久了,而双修的事情,梦涵和梦玉都已经同意我这样做,另外你的婆婆吴君如在你之前也已经接受了我和她的双修,现在她非常的幸福,你和梦涵梦玉君如,都是我的娘子”

  “什么?我婆婆也已经跟你双修荒唐啊!”

  张倩哭泣的道:“这是上天对我张家的惩罚吗?作孽啊!”

  昊天道:“岳母,你完全误解了所有人对你的好意,难道道德伦理在你心里就如此的重要,甚至比你身边所有人的生命还重要吗?难道你活着就是为了背负那些道德伦理吗?”

  张倩求道:“天儿,你看在我是梦涵姐妹的娘亲的份上,放开我吧!我们这样做是遭受天打雷劈的!”

  昊天走上前去揽住她道:“我是按照梦涵她们的吩咐做的,你说什么也没用,如果救不了你,梦涵姐妹她们也活不下了!”

  “你这是狡辩!”

  张倩闭上眼鄙夷道:“无耻之徒,你怎么对的起梦涵她们?”

  昊天对张倩道:“你也知道我不会在意你的言语,何必多费口舌?”

  张倩啐道:“无耻!”

  昊天微笑道:“你若绝不肯屈服,就咬舌自尽吧,不过如果你这样做,不仅仅是你个人的性命问题,这关乎到梦涵姐妹和君如的性命,她们三个也会跟随你起共赴黄泉的,难道你就忍心吗?”

  张倩沉着脸不语,良久嘴硬道:“我就当是被野狗咬了口,个人辈子难免要被狗咬的!”

  昊天心想只咬口才怪,笑道:“闲话休提,正事要紧,现在我要跟你双修帮你逼毒。”

  说完昊天开始慢慢褪去衣衫,张倩紧闭凤目,满脸红云,昊天笑道:“岳母,男人的东西又不是没见过,干嘛怕羞?”

  张倩银牙暗咬,似乎打定主意不理昊天,她虽然内力深厚,但制住的大椎|岤是人体六阳经汇聚的要|岤,要想冲开没两个时辰绝无可能。

  昊天露出滛笑,正色道:“你不敢睁开眼睛,那是不是证明其实心虚的人是你,你压根连面对现实的勇气都没有!”

  张倩长长的睫毛不住颤动,犹豫是否要睁开眼。

  昊天笑道:“被我说中了对吗?你根本不敢面对现实!”

  “根本不是这样!”

  张倩睁开眼来,看到昊天赤裸的身体,顿时脸如红布。

  昊天身下虽已意气风发,但还未尽展雄姿,张倩瞟了两眼,哼了声闭上了眼,昊天就压上她柔软的身子,她不由惊呼声。

  昊天笑道:“你这么快就闭上眼睛,是不是嫌弃它太小,不过你不用担心,它可是能大能小的!”

  张倩俏脸晕红,呸了声,神态甚是娇媚,昊天心中大荡,强吻上她的樱桃小嘴,张倩左右闪避,却因|岤道被制幅度不大,昊天只小心不被她咬着,终饱尝了番吹气如兰的小嘴。

  昊天离开张倩的樱唇,张倩副泫然若泣的黯然模样,昊天翻下她动人的娇躯,侧卧旁撑起头认真地问道:“岳母,其实从我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抛开身份不说,难道我身上没有点值得你喜欢我的理由吗?”

  张倩脸红啐道:“做梦,谁会喜欢你?”

  昊天微笑道:“真的吗?你真的点都不喜欢我吗?”

  张倩霞飞双靥,却恨声道:“你是我女婿,即便我对你好,那也是个岳母对女婿的关心爱护,你狼心狗肺,才会以为是男女间的感情!”

  昊天有趣的看着她晕红的脸,柔声道:“无论是你对我的关爱,还是男女间的情爱,本质都是互相的吸引,我很欣赏你,以后让我来好好照顾你吧!”

  张倩见事情似乎有了转机,睁开眼以最诚挚的目光瞧着昊天道:“天儿,你放了我吧!我我不会在意的!”

  昊天摇摇头,道:“岳母你已经浪费了十六年,就不要再继续浪费光阴守寡了,另外除了与我双修之外,压根没有第二个办法来救你!”

  张倩气的又闭上了眼,昊天看着她起伏有致的动人身躯叹道:“你虽然三十二了,但我早说过你就象我的姐姐样年轻动人!”

  张倩哼道:“你终于承认早对我有不轨之心了吧!”

  昊天笑道:“好色之心,人兼有之,难道欣赏你也是过错?每个人既有善的面,也有恶的面,关键看你是否能把恶的那面控制好”

  张倩不屑地哼了声,却没有言语,昊天轻轻抚摸她光滑的脸颊,忍不住亲了上去,师娘拼命躲避,就是不让昊天遂意,昊天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告诉你另外个秘密,不但你的婆婆成了我的娘子,连我的娘亲和大姨她们都是我的娘子,以后你就会知道我说的切都是真的。”

  张倩听完,全身震,脸红起来,若昊天真的把他的亲生母亲弄上了床,那自己也就真的没有其它理由拒绝他了。

  昊天躺在张倩身侧,轻轻的遍又遍的吻着她嫩若凝脂的脸颊耳垂和粉颈,她的呼吸轻快起来,昊天再吻上丰润的红唇,这次她没有拼命躲闪,却也没有迎合。

  昊天用舌尖在张倩的唇间挑逗着她的舌头,手抚上她的酥胸,张倩浑身颤,皱起了秀眉,昊天轻轻揉捏,隔着衣衫体会着她饱满||乳|天那令人刻骨铭心的滑腻柔软,身心俱爽,舒服得几乎要呻吟出来。

  昊天解开了张倩的衣衫,褪去米黄|色的小衣,圆润滑腻的酥胸展现在眼前,雪白的肌肤泛着层温玉般的光泽,半球形的丰满r房微微荡漾,殷红的葡萄似乎已肿胀挺立起来,昊天轻轻捻着了那两颗诱人的葡萄,张倩眉宇间甚是烦恼,喉间忍不住发出声极其轻微的呻吟。

  昊天见状温柔地抚摸着张倩,并将颗蓓蕾含入口中,张倩“嘤”的声,无限娇羞,昊天用舌尖在口中快速挑动,再用牙齿轻轻啮咬,她的神色烦恼无比,咬紧了牙不发出声音,那殷红的葡萄在昊天口中更加肿胀坚硬起来,昊天把手从张倩的胸前缓缓下移,在肚脐上挑逗片刻,接着向下插入她的下裳。

  张倩满面通红,拼命夹紧大腿,昊天的手到了温暖的小腹,微微吃了惊,她下腹的芳草特别茂密,摸起来竟是毛茸茸的片,他用手指轻轻梳理抚摸,片刻才继续往下,终于捻住两腿间温暖湿润滑腻饱满的蜜唇。

  张倩的身子下绷紧,昊天吓了跳,还以为她冲开了|岤道,片刻才放下心来,昊天交替含弄吮吸她胸前的两颗蓓蕾,手上对肥厚的蜜唇展开拨捻捏提按挤等诸多手法,更拨弄蜜唇顶那颗浑圆挺立的蚌珠,她合不上大腿,只有拼命的忍住体内的冲动,无奈宝蛤口却源源不绝地流出滑腻的藌液,亵裤里早已潮湿片。

  昊天吐出||乳|头抽出了手,张倩吐了口气,绷紧的身子瘫软了下去,昊天将手指拿到她的鼻前,股浓浓的芬芳飘至,分外让人联想起成熟的果实,昊天满意的把手指伸入口中,只觉清新微甜,身下的玉茎不由下子怒涨坚硬。

  张倩飞快的瞟了昊天眼,见昊天正专心品尝她下身的味道,心中大荡,轻轻颤抖起来。

  昊天舒适的叹了口气,也不再与她多费口舌,缓缓将她淡绿的下裳褪下,把她的双腿拉到床外,让丰满的玉臀半个悬在床沿,分开雪白结实的双腿。

  张倩羞得轻轻呜咽了声,下体清楚的袒露在昊天面前,她下腹上长满了乌黑油亮的萋萋芳草,竟要比她婆婆吴美君的还要茂密许多,诱人的桃源秘地被微微覆盖,若隐若现,更加逗人,昊天摩挲着这温暖茂盛的芳草,笑道:“倩儿,怎会如此茂盛的?”

  张倩俏脸通红,银牙暗咬,昊天也根本没想她会回答,面温柔的抚摸她丰满的身体,张倩的身子曲线动人,微微有些丰腴,更显得成熟饱满,欺霜赛雪的肌肤泛着美玉般的荣润光泽,r房饱满坚挺,杨柳蛮腰却盈盈握,小腹平坦坚实而无丝毫赘肉,玉臀浑圆挺翘,双腿修长结实,此刻被昊天大大的分开,神秘的桃源溪口袒露出来。

  张倩的宝蛤要比张梦涵姐妹的大上少许,两片饱满的蜜唇依然是少女般的粉红,微微的翕开,好似熟透得绽开条缝的蜜桃,娇嫩的似乎轻轻啜便要涌出鲜美芬芳的肉汁,中间隐约展露的肉缝却是令人心颤的殷红色,那颗鲜红的浑圆蚌珠好似小手指尖般大小,骄傲的挺立在蜜唇顶端,宝蛤口微微开合,空气中似乎隐约散发着股诱人的芬芳,昊天的心快速跳动几次,双手握住了她的纤腰不住抚摸,笑道:“倩儿,你的小蛮腰跟梦涵梦玉她们也差不多粗细呢!”

  昊天面跪在她两腿间,舌尖在大腿内侧舔了起来,张倩再次绷紧,昊天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慢慢往根部舔去。

  张倩的双腿不由微微颤抖,昊天舔到大腿根,却跳过宝蛤,又舔起另面大腿,张倩似乎嗯了声,昊天缓缓舔上,终于又到了桃源处,在蜜唇周围慢慢舔了起来。

  张倩激动的阵阵颤抖,宝蛤口不断开合,吐出股股嗳液,大腿间芬芳的气息浓郁了许多,昊天心中欲火狂升,双手握住她的r房大力揉捏,舌尖在肉缝上轻轻的舔了下,她竟然就颤抖起来,喉间忍不住哼了两声,宝蛤口开合,涌出大股粘稠芬芳的藌液,身子软了下来。

  昊天抬起头笑道:“倩儿,以前你丈夫没有给你舔过吗?”

  “嗯”

  张倩桃腮晕红,鼻翼煽动,兀自沉醉于高嘲的快感中,虽然闭着眼睛,却也艳光四射。

  昊天继续凑上嘴,舌尖伸入溪口灵活的挑动,温暖的蜜肉轻轻夹着舌尖,他心中异样,极耐心的舔吸,处也不放过,然后将舌尖尽量往蜜壶里刺去,面轻轻捻动蚌珠。

  张倩终忍不住哼了起来,昊天大受鼓舞,更加卖力讨好,直将她下身当作世上最可口的美味仔细品尝,她喉间轻轻的娇啼,昊天大力分开那两片蜜唇,硬起舌尖在溪口抽送舔弄。

  张倩刚喷出快活的藌液,却立即又有了感觉,宝蛤口不住涌出粘稠晶莹的嗳液,昊天用手全涂上她下腹的芳草,片刻就变得片晶莹湿润,玉茎肿胀的难受,昊天站起身来,举起她修长白皙的双腿,硕大灼热的头在桃源口点击,张倩睁开眼颤声道:“天儿,不要!”

  昊天温柔的看着她,深情地道:“我是真心想让你做我昊天的女人,从今天起,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说着他的头缓缓推开滑腻的蜜唇,向着张倩温暖的体内顶去。

  虽然张倩生过孩子,但秘道依然相当紧窄,硕大的玉茎缓慢但不停留地往蜜|岤内刺去,她不堪昊天的巨大,口中娇啼,身子微微闪避,眼泪却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掉了下来。

  昊天让头顶着花蕊用力磨了两下,俯身压上张倩柔软如棉的身体,温柔的替她舔去脸颊上的泪珠,昊天早就知道她对自己不是没有好感,只是碍于道德伦理,所以等闲情况下决不会屈服,而今却被昊天坏了贞洁,时间万念俱灰。

  昊天深情的望着她道:“倩儿,如果你真的认为我做错了,你就杀了我吧!”

  说着昊天手解开了她的大椎|岤。

  张倩功力尽复,目光顿时锐利无比,骤然提起了内劲,昊天平静地注视着她,仍插在她体内的玉茎兀自跳动不已,也感受到蜜肉的蠕动和肉唇的脉博,她瞧到昊天的眼神,突然软弱下来,眼泪又冲出眼眶,侧头悲伤哭泣。

  昊天暗暗舒了口气,托着张倩的下巴将她的脸转过来,柔声道:“我会象待梦涵她们那样待你的!”

  张倩哼了声,摆脱昊天的手转过头去。

  昊天俯身将张倩脸上的泪水舔去,再吻上她的樱桃小嘴,面微微摆动腰肢,让头顶着花蕊研磨,张倩娇躯颤动,俏脸却左右闪避,嗔道:“你不要再惹我!”

  昊天抱住她的螓首让她不能摆动,腰肢起伏,大力抽锸起来,张倩舒服的“啊”的声,张开了嘴,昊天趁势吻上小嘴,舌尖伸了过去,身下兀自挺动不已。

  张倩姣好的面容畅快的扭曲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