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叱保惶煲苍诖笠搪逵甏锏礁叱笆苯獹头紧紧的抵住她的芓宫,享受着她小|岤里的嫩肉不停的蠕动,像是怕昊天鸡芭抽出似的不停的吸吮着的快感和滛|岤紧紧包裹着美感。

  看见大姨洛雨不停喘息的模样,昊天只好暂时让她她休息下,但看到她胸前尖挺丰满的r房,昊天忍不住的低头在那鲜红挺凸的||乳|头上吸吮了起来,不久大姨洛雨被昊天舐吻咬的动作弄得又舒适又难过的春情荡漾,娇喘连连,再加上她的小腹底下那湿淋淋滑嫩嫩的荫唇上,有昊天的头在旋转磨擦着,更始得她全身酥麻急得媚眼横飞马蚤浪透骨的在昊天身下扭舞着娇躯,小嘴里更是不时的传出两声浪媚迷人的婉转呻吟,同时当昊天的大头每次顶到她嫩|岤敏感的花心时,大姨洛雨的芓宫就吸吮着他的大头,接着,昊天又把大鸡芭抽出来,来摩擦着大姨洛雨的马蚤|岤。

  “嗯我的小宝贝喔我真爱死你了啊来吧我的好天儿嗯我的小|岤滛又痒了啊我的滛|岤要天儿的大鸡芭干喔快点替我止止痒”

  昊天并没有理会大姨洛雨的哀求,仍然不停的用着自己的大鸡芭磨擦着她的马蚤|岤,更不时的磨蹭着她的阴,让大姨洛雨更加的马蚤痒难奈,马蚤|岤更不停的流出水来。

  “啊痒死我了嗯啊天儿我的好天儿快嗯快干我的马蚤|岤吧啊我快痒死了啊大鸡芭哥哥喔不要磨了痒死我了快嗯我的马蚤|岤要大鸡芭插啊快插我吧”

  昊天见大姨洛雨滛荡的哀求着自己,再加上她紧窄的小嫩|岤又把昊天的大鸡芭整根包得紧紧的,于是昊天将她的双腿高架在肩上,提起大鸡芭就阵猛抽狂的,让马蚤痒难奈的大姨洛雨也跟着快速的挺动着她的屁股抬高她的小|岤。

  “啊我的好天儿亲天儿喔你的大鸡芭好粗好棒喔啊干的我好美喔啊我爱死你的大鸡芭了喔你插得我好充实喔喔亲天儿嗯我的马蚤|岤好美啊好麻喔啊我的大鸡芭哥哥啊插进来点喔再插深点”

  就这样“卜滋卜滋”的,昊天的大鸡芭在大姨洛雨的嫩|岤里的花心进进出出撞击着,同时他低头下看着大姨洛雨嫩|岤口的荫唇随着自己的大鸡芭而翻进翻出的,这进出翻缩,看得昊天欲火更旺,抽锸的速度也跟着越快,更让大姨洛雨嫩|岤里的水和大鸡芭发出美妙的“卜滋卜滋”声。

  “啊受不了啦喔大鸡芭天儿喔快用力干我

  啊再深点啊用力干啊我的好天儿快用力干我啊啊对喔好美好舒服啊啊好天儿嗯我的小|岤好美啊啊爽死我了啊真是太爽了”

  昊天直盯着自己粗大的鸡芭在大姨洛雨两片肥厚的荫唇中进进出出的样子,更不忘在他的大鸡芭深深干进大姨洛雨小|岤里的花心时,在她的芓宫口磨几下,然后猛的抽出了大半,用鸡芭在她的|岤口磨磨,再狠狠的插干进去。

  大姨洛雨不断的抬起屁股,让昊天的大鸡芭更深更狠的插进她完全湿透的小|岤,而她灼热的水不停的浇在昊天的头上,看着她脸上露出那马蚤入骨头的神情,更让昊天觉得既兴奋又骄傲,大鸡芭也就更凶狠的在大姨洛雨的小|岤里插着,大姨洛雨被昊天干的香汗淋漓,摇晃屁股的节奏也越来越快,马蚤|岤更紧紧的夹住昊天的大鸡芭不断的扭着,芓宫深处股股的水洒在他的头上,经验让昊天知道这是大姨洛雨高嘲的前兆,于是他更是卖力的干着。

  “啊亲天儿喔我快丢了啊我又要泄了喔快用力用力的干嗯我的小冤家喔我又要泄给你了啊受不了啦快用力喔快用力插啊”

  听到大姨洛雨的话后,昊天像只饿不择食的饿狼,用尽了全身力量,而大姨洛雨也双手死命的搂住昊天的脖子,紧凑迷人的小肥|岤更是突出的迎向昊天的大鸡芭,娇躯也急促的耸动及颤抖着,小|岤深处更颤颤的吸吮着,连连泄出了大股大股的水。

  “啊啊小坏蛋哦我被你的大鸡芭干死了喔我的好天儿你干的我好爽好快活啊忍不住了啊不行了我又泄了啊我又泄给好女婿了喔”

  在昊天的连续抽锸下,大姨洛雨的小嫩|岤也舒爽的不停泄出水,滑腻腻的水由她的嫩|岤沿着荫唇往外淌着,顺着肥美的屁股向下浸满了床单,昊天把自己尚未精的大鸡芭拔出她微微红肿的嫩|岤,只见股股半透明的滛液从大姨洛雨的小嫩|岤里流了出来,看来昊天的大鸡芭使外表贞淑的大姨洛雨长久的性饥渴获得喜悦解放,更让她变的马蚤浪无比滛荡的女人,看着大姨洛雨玉体嫩肉微颤,媚眼微眯的射出迷人的眼神,那种马蚤滛毕露,妖冶迷人的样子,尤其她雪白肥隆的玉臀随着自己的插弄摇摆着,高耸柔嫩的r房在他眼前摇晃着,更是使昊天魂飞魄散,欲火炽热的高烧着。

  为了弥补大姨洛雨这几天的性饥渴,昊天强忍着精的快感,将大鸡芭再度插进她肥嫩的小嫩|岤里,使劲的在她娇媚迷人的肉体上,勇猛快速疯狂的插弄着。

  “啊对天儿喔用力啊用力干你的亲大姨啊啊我的小丈夫喔再用力喔求求你用力插对喔太爽了好爽啊天儿喔我被你干的爽死了喔”

  昊天用力的搂紧大姨洛雨,疯狂的用着大鸡芭干着她的嫩|岤,而大姨洛雨则像蛇般的紧紧缠着昊天全身,腹部因舒爽而往上扬起,使嫩|岤痉挛的缩收着,让昊天的大鸡芭更爽的粗壮肥大的在她的小|岤中深深浅浅急急慢慢的抽锸着。

  卧房里不断的响着大姨洛雨娇媚马蚤荡的叫床声和两人的性器官磨擦产生的“渍渍”声,这世上最动人的滛荡交响曲,让昊天更无畏的用着大鸡芭捣插挺顶狂干急抽斜入直出的猛插着她的嫩|岤,直干得她的荫唇如蚌含珠,花心也被昊天顶得浪肉直抖,弄得她摇臀摆腰,水不停的往外狂流着,大姨洛雨再次泄的时候,昊天感到种奇妙的感觉发生了,马蚤|岤内的芓宫口大大的张了开来,把他整个大头下吸住紧紧不放,再慢慢的放了开来,连续不断的,让昊天急忙停止了抽锸,享受着大头被大姨洛雨花心吸吮的快感。

  “啊我的好丈夫大鸡芭哥哥啊人家爽死了喔泄死我了喔亲天儿的大鸡芭干的我爽死了”

  大姨洛雨全身颤抖着,下身拼命的向上挺,夹住昊天屁股的双紧缩猛夹的,嫩|岤深处喷出了股股炽热的水洒在昊天的头上,小|岤里的嫩肉肉更不断收缩,把他的鸡芭圈住,小|岤的花心也不停的吸吮着他的头,让昊天酥麻不已,大鸡芭涨得更粗大的在她的小|岤中跳跳的刮着她的嫩肉,昊天知道自己也快精了,于是他对大姨洛雨说:“我也忍不住了啊快要射给好大姨的了”

  听昊天快精了,大姨洛雨用嫩|岤用力的夹住他的鸡芭,更浪得扭腰摆臀来迎合昊天,而昊天也再狠狠的插了她几十下后,忍不住大鸡芭传来的酥麻感,大姨洛雨股股水喷洒在昊天那大头上,而芓宫口又吸吮的快感中,他也爽快的精关松,大鸡芭吐出股强劲的液,全部射进了大姨洛雨的花心里,昊天又急又浓的液,像箭般射向她的小|岤花心里,大姨洛雨被昊天这股火热的液烫得娇躯又抖肥臀又甩的又泄了次,小嘴里喃喃叫道:“啊好热呀大鸡芭天儿射的我忍不住又要泄给大鸡芭的亲丈夫喔泄了啊又泄了啊好天儿我好爽啊我爱死你的大鸡芭了喔真得爽死了啊”

  两股液在大姨洛雨的小|岤中互相激荡着,昊天自然的把大姨洛雨搂得紧紧的,两人全身都在颤抖着抽搐着,那种舒爽真是美得难以形容。

  等到大姨洛雨渐渐平息下来,不再抖动的时,昊天才从大姨洛雨的肉体上爬了起来,看着她全身的肌肤白嫩中透着玫瑰红的色泽,||乳|峰丰满高挺,||乳|头鲜红向上微微的翘挺着,纤纤的柳腰只堪握,肥嫩的屁股往她身后高高的突出着,小|岤高耸多肉,荫唇娇红,乌黑荫毛看起来都那么性感迷人,尤其是她的小嫩|岤里面还不断的流出的液,昊天真是感动的认为自己不知是那来的福气,看着大姨洛雨实在累得受不了,昊天有点心疼,于是让她躺在床上休息,而她也很快就甜蜜的进入了梦乡之中。

  现在只剩下个女人了,那就是岳母独孤风琴,只见她皮肤雪白细嫩身材凹凸匀称,她浑身散发着成熟魅惑高雅美艳,摇曳的秀发飘来阵阵发香,昊天惊艳于她的美貌姿色,那双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为迷人,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滴,肌肤雪白细嫩,凹凸玲珑的身材,酥胸浑圆而饱满,双迷人玉腿雪白修长,洁白圆润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满着熟妇风韵的妩媚,岳母独孤风琴双细白的小手儿搽了紫红色指甲油,对小巧玲珑的嫩脚也涂满象唇膏样的指甲油,喷了名贵香水的黑油油长头发衬出张娇嫩甜美的浓脂艳抹的俏脸,她玲珑有致的身躯不断起伏,看她修长的大腿中间那诱人景色让昊天疯狂起来,切都在无声之中进行着。

  昊天感到有两团肉抵住昊天的背,肉团中有硬硬的||乳|尖,昊天迫不及待地把双手放在她的r房上,岳母独孤风琴红色的||乳|头及雪白的||乳|沟让昊天感到股晕眩。

  昊天用手使劲地揉着搓着捏着,把它们紧紧地挤压起,实实地压在自己的胸下,他用胸膛有力地压在岳母独孤风琴的r房上,边压边用力摇动胸膛磨擦着,岳母独孤风琴喘息着,呻吟着,用嫩白的粉臂紧紧搂着昊天,当昊天再次使劲地吮吸她的||乳|头时,她己经微微颤抖了。

  岳母独孤风琴扭动那小蛮腰,双唇微抿,丰满的臀部摆动起来更是诱人,眼神透露着性饥渴的诱惑,那放荡的姿态,昊天的右腿也不知不觉地压入她的双腿间,大腿来回摩擦她热烘烘的下体,她慢慢把身体靠向昊天,柔软的r房贴在他的手臂上,岳母独孤风琴嗯了声,娇羞地微闭双眼,轻启樱唇面对昊天,她的红唇晶莹透亮,吐气如兰。

  昊天伸嘴轻轻地吻向她的小嘴,岳母独孤风琴嘤的声,软倒在床上,昊天感到她的嘴温温湿湿的有种极香的味道,过会儿她双手环住昊天的头颈紧紧抱住他,她的头斜靠昊天的脸颊,昊天可以听到阵阵低沉喘息声从岳母独孤风琴口中传过来,不久岳母独孤风琴开始伸出香舌舔他的嘴唇,并且深深的吸住昊天的嘴,发出啧啧的声音,昊天感觉自己的嘴唇也沾满了岳母独孤风琴香甜的口水。

  然后昊天的嘴唇被有着浓浓幽香的舌头顶开,岳母独孤风琴的香舌继续往昊天的口中伸进去,而昊天也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与她纠缠在起,搅动着,昊天陶醉着,紧紧搂着岳母独孤风琴的脖子。

  岳母独孤风琴美丽的双眼正凝视着昊天,下面还自动张开双腿,昊天急躁地拨弄柔嫩的阴沪,想将手指探入她体内,她的上身软弱无力地倒在昊天胸口,嘴里轻轻吐出连串浪声,对r房压在他手臂和胸膛上蠕动着,令昊天心痒难耐。

  她侧着脸枕在昊天肩上,香郁的发丝拂在昊天耳边,昊天不禁低头埋入香郁的发丝中,把手轻轻放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感觉真好啊,绵绵的,滑滑的,像块白玉,没有点瑕疵,昊天的手就随意在她大腿上游移。

  岳母独孤风琴面颊染上片晕红,露出两条修长美腿,白乎乎的,她的荫毛很浓密,就是这个地方,微微突起,很惹人喜爱。

  昊天用根手指穿过岳母独孤风琴那夹的很紧的腿缝,在她荫唇上来回摩擦,她嘴里发出了很轻的喘气声,更令昊天开心的是,她竟然把大腿叉开了,好象是有意让昊天继续前进。

  昊天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用中指在岳母独孤风琴两片荫唇中间缓缓摩擦,昊天发现那里湿了,她的喘气声始终很小,她定是努力的憋着,不让自己发出很大的声音,于是昊天又进步加大了攻势,把她的内裤慢慢往下拉,她也很配合昊天,内裤被昊天拉到了膝盖那里,她把腿叉开更大了,昊天的手指在她|岤里直进直出,另手也摸到她屁股去。

  岳母独孤风琴环住昊天的腰,靠在昊天肩上娇喘着,昊天左手五指深深陷入她的臀肉,右手指则紧紧抵住她的小|岤,直插得她张嘴咬在昊天肩上闷叫,她雪白肉体的皮肤真是白,尤其那两个肥大且美艳的r房让昊天看的血脉喷张。

  昊天紧紧地将她抱住,两只手伸到前面,托住两个脱颖而出的r房,大胆地把手伸到岳母独孤风琴的酥胸,摸到她那对弹性十足的r房,她美丽的捰体雪白丰满的双峰上下动弹着,大大的雪白肥臀诱人得很,她的双粉腿的确更迷人,雪白的耀眼,修长光洁,简直没有丝多余的肉,昊天的手开始随着她美好的身体曲线而起伏,从平滑的背上滑到丰满的臀部,感受到她的大腿的光滑。

  岳母独孤风琴俏脸通红只是稍作挣扎,那吹弹得破的俊俏脸蛋脂粉香,丰隆的酥胸上坚挺的||乳|头红艳,下面露出两条丰满白嫩的大腿,粉白的胸膛裸露在昊天眼前她便不再抗拒。

  她浑身颤动,放软了手脚,种温热柔软的感觉充满了昊天的手掌,昊天爱不释手地抚弄着两个如鸽子窝般温暖的r房,然后昊天把香艳的r房含进嘴里,用舌尖添吃上面的香甜,情欲高涨的岳母独孤风琴真是又香又艳,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得上她身上的r房好吃。

  昊天耳边也传来岳母独孤风琴压抑的喘息,她那双||乳|,象两个吊钟般高傲地挺着,昊天疯狂舔吃双||乳|头上的蓓蕾,她舒服得不停滛叫。

  岳母独孤风琴两条美腿局促地交织在起,泛出嫩白的肉光,昊天和她相拥着坐到床上,他用手抚摩着岳母独孤风琴柔软的脚踝,看着她两只秀美的脚害羞地勾在起,两条白润修长的腿完全裸露了。

  岳母独孤风琴丝不挂地显露出丰满白嫩的肉体,她隆起的的大荫唇,黑色的荫毛绝大部分都在外面,下阴有条细细的红色肉缝,暗红的大荫唇上还有许多丛丛的荫毛,她伸出玉足,翘了翘脚趾,绝妙的r房雪白地挺在她傲人身体上,如同对白色的汽球微微地颤动着,那红色的||乳|晕清楚可看,看上去只是很小的圈,而||乳|头如小颗的红枣,点缀在那迷人双峰之上,她弯下腰,肥大的屁股翘起,整个下体仿佛通体透明,她娇艳欲滴的红唇凑到昊天的耳边,轻轻地开启,右腿伸得笔直,右脚放到昊天的面前,昊天上身躺下双手摸到她的大腿根部,看着她的玉臂向昊天扬起,他的心头阵发热。

  昊天伸出手来,抓住了岳母独孤风琴的胳膊,顿时他感到种柔软和滑腻,昊天用另只手帮她整理袖口,仍能感受到岳母独孤风琴的体温和淡淡的香气,他几乎呼吸不下去。

  昊天忙蹲下,双手摸着岳母独孤风琴的大腿,她的脚很细长,脚趾着涂着红色的指甲油,昊天手握住她的美丽迷人的玉足,手扶着她的大腿,手感肌肤很滑,不禁摸了片刻,双手猛搓她的嫩脚仔细揉起来。

  岳母独孤风琴不停在喔喔的叫,昊天边摸她的玉足边看她那双美腿,他下子抓住她的双肩,将她按在床铺上,然后用嘴封住她的香唇,岳母独孤风琴的身体十分软嫩,尤其在连点反抗都没有的情形下,更显现出她的柔弱,令人爱怜。

  昊天疯狂地和她接吻,岳母独孤风琴的唇也很软,当昊天的舌头在她的嘴里肆无忌惮的追逐着她的香舌的时候,她的身子似乎是因为紧张而轻轻抖动着,深吻让昊天和岳母独孤风琴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两张嘴唇不得不分开了。

  昊天轻抚着岳母独孤风琴那淡淡脂粉的脸颊,她的双眸碰上昊天灼灼的目光,羞涩地躲闪了几下,见躲不过昊天的注视,索性张开香艳的嘴巴,闭上了眼。

  岳母独孤风琴的娇艳,那欲拒还迎的表情,闭着眼睛,嫣红的俏脸,正享受着接吻的亲密,两双饥渴的嘴唇相互靠近,两个狂暴的舌头互相缠绕,两具迷乱的身躯难分难解。

  昊天伸出手臂从后面环抱住她,当昊天再探上起伏的峰峦,岳母独孤风琴的呼吸顿时紧了起来,胸前的凸起不仅有着绝佳的形状和弹性,而且极其敏感,在昊天的揉搓之下,它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变化着,昊天不由自主的再次捻了捻突起的小豆豆,像是按下了情欲的开关,岳母独孤风琴情不自禁的低声呻吟起来,腻到骨髓的喉音断断续续飘进昊天的耳朵,和着轻轻摆动的身躯发出的熟妇幽香,昊天的手在她缎子般光滑的后背和臀部放肆的来回游走,她两片温热湿润的唇贴在昊天的唇上。

  昊天双手又握住岳母独孤风琴的双||乳|,手指逐渐灵活地捏着||乳|尖,渐渐地他感到||乳|尖逐渐硬了起来,只见她嘴唇咬,舔了舔嘴唇上的香艳口红,然后双手支在昊天头的两侧,把两个红樱桃送昊天的嘴边,嘴里还发浪的叫,羞涩的倒入昊天的怀里。

  昊天搂着岳母独孤风琴的那只手绕过她的背后直接玩弄她的r房,岳母独孤风琴的身子顿时僵硬起来,唇也离开了昊天的唇,昊天的嘴趁势从她的玉颈滑下去,含住了她挺立着向自己示威的||乳|头。

  “讨厌嗯坏”

  岳母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