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真要死你!”昊天怒目圆睁的,更加用力的起了张倩。

  “真不成了,啊呀啊”突然,张倩身体如同被火炭烫到般,四肢猛烈而无目的的通乱舞。

  昊天知道张倩是到了最后的高嘲了,他也下将张倩死死的压在了身下,将她双腿挡在了外门,同时双手将张倩的双手牢牢的抓住,而下身的r棒则是好阵疯狂的动。

  “啪啪”肉体碰撞的声音越来越频繁,阵紧似阵,猛然间,昊天也声低吼,将r棒朝张倩肉|岤内尽力刺,大头顺利的顶入了她的芓宫,顶到了芓宫壁上,接着,他精关大开,股浓热无比的阳精射入了进去,烫得本已是昏迷过去的张倩哆嗦,又泄了次身。

  昊天将张倩泻出的荫精吸收干净,也不抽身,爱怜的抱着自己最宠爱的张倩放到在地毯上,温存了好久后他才起身,将两个靠垫放在了张倩身下,见张倩的玉户不再向外流淌他射入的阳精了他才自己穿好了衣服,离开了房间。

  第183章龙战三凤

  昊天在离开张倩几女的住处之后,便去了君妃丁晓君的住处,君妃丁晓君晋王妃和无双郡主在看到昊天过来的时候,她们正巧还在吃着早餐。

  昊天进来的时候,阵欢笑,道:“都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我也没吃早餐,就跟爱妃们起吃好了。”

  “相公能给臣妾起吃早餐,那才是臣妾的最大荣光!”君妃丁晓君说着,急忙找人安排给昊天拿碗筷。

  君妃丁晓君很开心,个劲的往昊天碗里夹菜:“相公,你吃吃这个,很好吃的,而且大补”

  “噗哧。”首先忍不住笑起来的是晋王妃,然后直有些落寞的无双郡主也忍不住轻笑起。

  “相公,要不要喝点酒?”

  也许是被自己的妹妹和侄女取笑得有些受不了,君妃丁晓君掩饰的叫宫女们拿来酒,红着脸向昊天问道。

  晋王妃道:“大早就喝酒,可能不太好吧”

  昊天微笑,道:“无妨,你们开心就好。”

  晋王妃闻言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表示,坐在她身边的君妃丁晓君却向昊天抛了个媚眼道:“就是,反正相公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我们几个痛快的喝几杯也无妨。”

  这个风马蚤的妇人,居然向昊天挑衅起来了,昊天的眉毛挑了挑,乐道:“不过我还真是没怎么喝酒,君妃你可不要把我给灌醉了。”

  “相公,你不喜欢臣妾了吗?如果不是,为什么说不会喝酒,上次明明你喝了很多”君妃丁晓君好像听到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似的。

  坐在她身边的晋王妃看昊天面色不善,忙对昊天道:“相公,你要是不能喝就别喝”接着她伸手拉了拉自己的姐姐,有些嗔怪的道:“姐,相公不能喝咱就别喝了”

  “妹子,你心疼了?开个玩笑而已嘛。”君妃丁晓君嗲声嗲气的对晋王妃说道。

  晋王妃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向昊天确认道:“相公,你真的不喝吗?这酒平常都是女人喝的,应该喝不醉人的。”

  晋王妃说着,忙把给昊天倒的酒递了过来,昊天接过喝了口,甜甜的,的确没多少酒味,君妃丁晓君看昊天接过了酒,咯咯笑道:“相公,这酒如何?”

  说着她给自己倒了杯,然后又给坐在她身边有些落落寡欢的无双郡主倒了杯道:“无双,别再不开心了,来咱们喝酒。”

  “姨娘你说得对,咱们喝酒。”

  无双郡主勉强笑了笑,然后举杯仰头饮而尽,由于她喝得太猛了,有少许的酒顺着她的嘴角流向了她的脖颈,在雪白的脖颈映衬下,酒红得像鲜血样,显得分外的刺眼,昊天看在眼里,不由微微叹了口气。

  “无双,喝这么急做什么,慢点喝。”晋王妃关切的语气中透着份歉疚。

  无双郡主回头给了自己的娘亲个宽慰的微笑,然后摇摇头道:“娘,没事的,你不都说过这酒喝不醉人的吗?”

  说着她又给自己倒了杯,然后举杯对着昊天道:“相公,无双敬你杯,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对待娘亲和姨娘,别再让她们伤心了。”

  “这是自然。”

  昊天默默的喝了酒,轻轻点点头道,看来这丫头对之前的事情还耿耿于怀,如果今天不把这个心结给了了,只怕拖的时间越久,结得越深。

  这时坐在昊天身边的君妃丁晓君清热情的往他碗里夹着菜,关切的道:“相公,你先吃点菜。”

  也许是看到昊天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君妃丁晓君笑着道:“你怎么啦?开心点嘛,来,快吃点菜吧,相公要是你饿了,我们可受不起。”

  昊天眼睛不由自主的向晋王妃望去,恰好她也在这时向昊天望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不期而遇,晋王妃脸红,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看到晋王妃露出少有的羞涩之态,昊天心中不由微微荡,现在的晋王妃可是可爱多了,从她对君妃丁晓君和无双郡主两人的态度来看,她本性还是很善良的。

  顿早餐在觥筹交措当中落下了帏幕。

  昊天喝得不多,除了感觉身体有些发热之外,倒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相反几个女人倒是都喝了不少,虽然不至于喝醉,但是脸蛋都喝得红红的,眼睛更是水汪汪的,勾人魂魄,如果仅仅是这样倒也罢了,最让昊天受不了的是她们根本就没把当男人看似的,本来就穿得很清凉的她们肆无忌惮的在昊天面前展示丰满诱人的曲线,让昊天的眼睛是大吃豆腐。

  “你们慢慢聊啊,我有点热,昨晚到今天还没洗澡,我想先去洗个澡。”昊天这个时候觉得身有点腻,所以就想着沐浴。

  “呼,舒服。”

  昊天躺在注满温水的浴池当中,懒洋洋的感觉让他舒服得想叫出声来,心头的丝欲火也慢慢平息了下来,头脑清明的昊天用手往自己身上浇着水,而心中却想着其它的事,不知过了多久,当昊天正闭目躺在浴池里神游物外的时候,耳边突然听到了浴室门锁转动的声音,他以为是君妃丁晓君,所以他动都没动,而是信口笑谑道:“君妃,怎么啦,想陪我鸳鸯戏水啊?”

  昊天没有听到回答,但却听到了唏唏簌簌的脱衣声,他有些讶异的拿掉了盖在头上的毛巾,扭头看,不由又是大吃惊,因为他看到的并不是君妃丁晓君,也不是晋王妃,而是无双郡主,昊天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弯腰将白色的内裤从脚脖子处脱出。

  “相公,想不到是无双吧?”

  看到昊天猛然回头,已经身无寸缕的无双郡主满脸通红,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都快要滴出水来了,晶莹如玉的肌肤,丰满高耸的双||乳|,光滑平坦的小腹,修长白皙的玉腿,高高凸起的阴阜,芳草萋萋的桃源仙境,构成幅诱人心魄的图画,让昊天看得双眼冒火,呼吸也顿时变得粗重起来了。

  “好看么?”

  在昊天灼灼的目光注视下,无双郡主不但没有任何遮掩,反而袅袅的走到了浴池边,嘴角带着丝羞笑向着昊天问道,那充满古典气质的俏脸上自然的流露出股荡意,她年轻充满活力的身体,让人如此迷恋,甚至看着的时候,都感觉不可自拔,只要是男人,看了之后,都会情不自禁想要

  昊天知道,考验自己的时候来了,可惜的是,他对这样的美女往往没有任何的免疫力和抵抗力。

  “好看么?”无双郡主的声音惊醒了目眩神迷的昊天。

  昊天心神颤,勉强将自己的目光从无双郡主那充满诱惑的娇躯上移开,然后叹了口气道:“是你娘亲要你来的吧?你真的想好了吗?我说过,我从不强迫个女人跟自己欢好”

  “相公,你也看不起无双吗?”无双郡主脸色变,秀眉挑,脸上浮现层幽怨之色。

  昊天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只是”

  昊天的话还未说完,无双郡主已经轻抬秀腿跨进了浴池当中,并且伸出纤纤玉手堵住了昊天的嘴,双美眸火热的凝视着昊天半晌,然后妩媚的道:“相公,咱们只谈风月,别说那些扫兴的事情好吗?”

  昊天没有说话,因为他根本无法说话,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张嘴,无双郡主那红嘟嘟的樱桃小嘴就已经把他的嘴堵住了,她那带着诱人香甜气息的舌头也迫不及待的伸进了昊天的口腔中,追逐起他的舌头起来。

  无双郡主如兰似糜的幽香和淡淡的肉香不住往昊天鼻子里钻,他刚刚才慢慢平息下来的欲火又腾的下被点燃了,昊天已经无法去思考这么做是否正确,他本能的伸手抱住了无双郡主贴在自己身上的娇躯,和她打起了激烈的嘴仗。

  无双郡主显得分外的激动,丰满的娇躯像蛇样在昊天怀里扭动着,肌肤相贴的感觉让昊天感觉分外的刺激,刚才还很老实的巨龙也腾的下站了起来,在无双郡主的大腿根部顶撞起来,昊天的双手也不甘寂寞的活动了起来,手勾着她的脖颈将她的螓首拉向自己,手则插进了他们紧贴在起的胸腹,在她那有如大白兔的饱满酥胸上大力揉捏了起来。

  “嗯哼”

  无双郡主的娇躯扭动得更急,肌肤也变得火烫,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鼻子里更不时泄出小猫叫春似的呻吟。

  无双郡主的火热反应让昊天有些许吃惊,但是更多的则是让他感到兴奋,种要征服她的兴奋,兴奋的昊天有些不可自制,更加用力的挑逗和吮吸她的小香舌,盖在她r房上的手也变得有些粗野起来,肆无忌惮的用力抓抚揉捏着,让她那美好的r房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同时,原本勾着她脖颈的手也顺着她光滑诱人的秀背下滑,来到她那盈盈恰堪握的柳腰,用力的将她的娇躯贴向自己的胸膛。

  “嗯嗯”

  无双郡主的娇躯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好像是想从昊天怀里挣脱似的,正大逞手足之欲的昊天现在已经是欲罢不能,又怎会甘心让到嘴边的鸭子又飞走,因此他手下更加用力的紧搂着无双郡主的柳腰,像要把她的娇躯揉进自己的身体似的。

  “啊呀”

  正得趣的昊天突然惨叫声,狼狈不堪的推开了粘在自己身上的无双郡主,嘴角传来的痛感让昊天有些恼怒:“你怎么回事,不是你自己要这样的吗,怎么又咬起人来了?”嘴里传来丝咸咸的感觉,看来他的嘴角是被无双郡主给咬破了。

  “噗哧”声,看到昊天的狼狈样,无双郡主却笑了,她低下头在昊天受伤的嘴角轻吻了口,然后羞笑道:“谁让你这么霸道,搂得人家腰都快折了还不肯放手,活该。”

  女人真是怪物,这是昊天心中的唯念头,看到昊天有些呆傻的样子,无双郡主又是粲然笑,心中无比自豪,要知道不是谁都可以咬上他口,而且咬了之后还不被砍头,那更是少之又少。

  无双郡主然后嗤嗤低笑着将目光投向了昊天两腿之间坚挺的所在,并且还用手抓住了他那在水里探头探脑的小弟弟。

  “真可爱”无双郡主用手轻轻的套弄着,媚笑着挑逗着昊天道。

  昊天斜睨了她眼,调笑道:“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

  这话昊天说得很自然,丝毫没有负罪感,此刻的昊天和无双郡主,完全是最原始状态的男人和女人,切都是出于生理的本能欲望,几乎没有搀杂任何的感情因素在里面。

  “试试就试试,难道本郡主还会怕你不成?”

  无双郡主咯咯的荡笑了起来,她举手投足所流露出的荡意,让昊天有理由相信,现在在昊天面前出现的是无双郡主的另外副面孔。

  只要是人都会有很多的面孔,人前个模样,人后又是另外副模样,此刻的无双郡主向昊天展示的恐怕就是她最为放浪的面,她又轻轻的套弄了昊天粗壮的r棒几下之后,然后双腿分开跨坐在昊天身上,然后用手分开了自己的荫唇,另外手则握着昊天的r棒导向她的蜜|岤。

  已经充血的荫唇呈现出紫红色,随着无双郡主白嫩如玉葱般的手指轻轻的将她肥厚的大荫唇分开,她那桃源仙境内部的美丽而神秘的景色也暴露在了昊天的面前,粉嫩无比带着无比诱人的粉红色的内壁嫩肉,如珍珠般晶莹剔透小巧可爱的小阴,以及那让古往今来无数英雄尽折腰的迷人仙洞,无不带给人强烈无比的视觉冲击,昊天甚至听到了自己喉咙里咽口水的声音。

  不过,让昊天感到遗憾的是,这无比美丽的景色只是惊鸿瞥,由于他躺在浴池里,因此胸部以下都没在水里,随着无双郡主的慢慢下坐,她那胯下迷人的风景也跟着没入了水中,虽然浴池里的水并不浑浊,但还是看不真切。

  “啊”

  随着无双郡主的声轻呼,昊天感到自己胯下的r棒进入了个异常紧窄温暖的所在,虽然只是刚刚进去了个头,但紧窄压迫的异样快感还是让昊天忍不住叫出了声:“好紧呐。”

  无双郡主抬头看了昊天眼,红着脸羞涩笑道:“那当然啦,你以为人家是水性杨花跟男人随便乱交的滛娃荡妇吗?人家可还是姑娘家”她边说边往下坐,脸上的笑意慢慢没了,刚才还舒展开来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怎么?还会痛吗?”看到无双郡主难受的样子,昊天体贴的揽住了她的娇躯。

  无双郡主给了昊天个感激的眼神,羞笑着道:“相公,你那坏东西太粗了,胀得人家有点痛。”

  说话之间无双郡主双手扶着昊天的肩膀猛力往下坐,随着“噗”的声昊天的r棒下子就充满了她的整个蜜|岤,而与此同时她却是闷哼声,脸上也露出了非常痛苦的神色。

  “无双,很痛吗?”看到无双郡主痛苦的神情,昊天心下大为怜惜,凑过去轻轻吻了她下。

  无双郡主不好意思的冲昊天笑了笑,红着脸道:“人家第次嘛”

  昊天眼珠转,正想开口,眼角处却瞟见丝淡淡的血红从两人结合的部位慢慢浮了上来,昊天吃了惊道:“无双,你真的不痛吗?”

  “我真的没事,女人都要经过这关的。”无双郡主娇羞无比的轻声道,然后又笑着亲了昊天口,“不过相公你的体贴和关心让人家感到很开心,不像以前那人点都不顾及人家的感受。”

  昊天有些怜惜的亲了无双郡主口,抚摸着她柔嫩的肌肤柔声道:“那今天我就把主动权交给你,你自己怎么舒服怎么动,好不好?”

  “嗯!”

  无双郡主羞笑着点了点头,将昊天的双手拉到她饱满的双峰上,然后双手扶到了昊天的肩膀上,轻轻抬动臀部慢慢的扭动起来。

  经过了刚才和昊天番对话,她的心情显然大为放松,再加上r棒在她春潮涌动的蜜|岤里泡了这么段时间,再动起来已经没有多少障碍了,不过刚开始的时候,无双郡主的动作还是很小心,眉头轻皱,臀部轻抬,那种又爱又怯又想又怕的神态让昊天差点笑出了声,不过昊天可不敢真笑出来,所以他只能强忍着笑,闷声不响的在她饱满的胸前活动着。

  “啊太满了好充实”经过阵子的试探之后,无双郡主终于完全放开了胸怀,大起大落起来,强烈的快感也让她抛弃了羞耻之心,眉开眼笑的大声浪叫了起来。

  随着无双郡主的上下套弄,“啪啪”之声顿时大作,浴池里水波动荡,水花四处飞溅,弄得浴室里到处都是水,但是沉浸在快感中的她哪还顾得了这许多,她美眸微闭,螓首向后仰着,小嘴里哼哼唧唧,副快活难耐的样子。

  “嗯相公你舒不舒服无双可是舒服死了无双还从没这么痛快过呢相公你太棒了难怪娘亲会那么迷恋你呢啊相公你别咬啊啊”

  无双郡主的双手慢慢由扶着昊天的肩膀改为搂着他的脖子,昊天的脸是被迫埋在了她胸前的山谷间,美食就在眼前,昊天自然不会错过,嘴巴张就衔住她的r房轻咬起来,强烈的快感冲击让她忍不住失声尖叫了起来。

  “相公你真好无双要快活死了”

  无双郡主的丰满的臀部快速的抬起又落下,虽然看不清水下的旖旎景色,但是光只想象那粗黑的r棒出没于她那娇嫩无比的嫩|岤的情景就足以让人发狂。

  波又波久违的快感让无双郡主有些迷乱起来,她的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整个俏脸都笼罩了层让人沉醉的春情,人还真是不可貌相啊,她那带着古典气质的美貌给了昊天种错觉,让昊天以为她是属于那种比较传统的女孩子,但是现在看来事实并非完全如此,她的小嘴毫无顾忌的诉说着她身体和心灵上的愉悦。

  “嗯好舒服啊啊又顶到了”

  无双郡主的呻吟声高似声,丰满的臀部重重的坐在昊天的胯部,柱擎天的r棒狠狠的顶到了她花心的嫩肉,昊天强忍着心中的冲动,用心的体会着那阴阳交接产生的无比快感,他双手和口都没有闲着,让无双郡主那犹如婴儿般幼嫩的肌肤感受到昊天的热情。

  很快无双郡主很快就呈现出高嘲的前兆来了,“相公我要不行了啊这下顶到花心了受不了了啊要飞了飞了啊啊我要死了啊”

  果然过没多久,无双郡主就尖叫着瘫软在昊天身上,她的蜜|岤内阵紧缩,花心处喷涌出大量的荫精,正浇在昊天的头上,让昊天不禁打了个寒噤,差点忍不住缴枪,虽然昊天还远没到发泄的时候,但是看到她满脸红潮,香汗淋漓脸满足的娇媚样儿,昊天的心情也感觉非常的舒畅,毕竟男女交欢除了生理上的快感之外,心理上的快感同样非常重要。

  昊天躺在浴池里,让无双郡主躺在自己的身上,轻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