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啊!”西门若雪当即明白了为什么昊天总是在白艳琼的房间练功,原来是合体双修,于是她追问道:“你你真的跟俊儿合体双修了?”

  白艳琼点点头,道:“那天,我为了救俊儿,也是无奈之举。”

  “可是据我所知,之后你们几乎是天天都在房间里练功,难道这也是无奈之举吗?”西门若雪有点愤恨了,几乎是气得全身发抖来说的。

  白艳琼道:“大姐,那次双修之后,我我突然尝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真的,那次之后,我觉得自己之前的时间都是白活了,俊儿给我的感觉真的太棒了,大姐你可以骂我无耻,甚至骂我是滛妇,但是我还是要说,就算是俊儿他爹,也没有给我做为个女人的快乐!我为端木家清心寡欲,守护贞洁这么多年,我有过快乐吗?我得到什么吗?都没有了,俊儿让我明白作为个女人最大的幸福在哪里,于是我禁不住幸福的诱惑,勾引了俊儿,从此发不可收拾,是我连累了俊儿,大姐,你怎么处罚我都可以,但是千万不要处罚俊儿,因为他是无辜的。”

  “冤孽,冤孽啊!”西门若雪含着泪水摇头,不住的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白艳琼同样泪流满面,道:“大姐,如果你跟俊儿双修之后,你就明白我的感受,而且跟俊儿双修,不但可以返老还童,青春永驻,还可以练就身高强的内功”

  “你你在说什么!”西门若雪惊讶的看着白艳琼,“难道你要我变得跟你样吗?”

  白艳琼摇摇头,道:“大姐,我不这么看,这个事情上其实我也经过了很久的思想斗争,直都无法说服自己,我也是痛苦了很久,但是俊儿后来句话让我豁然开朗了,首先俊儿就是我身上掉下的块肉,我跟他双修,其实就跟我们平时自蔚样,这没什么乱囵羞耻之说,而且俊儿说了,世上的人能来到世上其实都是平等的,可是为什么我们从来没听说男人要为女人守节的,那凭什么要求女人替男人守节?而且,逝者已逝,人生如此短暂,活着的人为死去的人完成未竟的事业,为他们洗雪冤仇,才是活着的人应该采取得态度。”

  白艳琼顿了口气接着说道:“当然,我也很敬佩那种夫妻间互相深爱对方,在方去世之后,另方独自生的这种至情至性,尤其如果这生的方是男子就更值得人尊敬,当然,我不是鄙视那些苦苦守节的女子,但我知道她们中的大多数是迫于社会的压力,迫于道德伦理卫道士们的嘴舌,而并非出于她们的本意,所以,我并不认为这些人有什么值得敬佩和宣扬的,这只不过是那些假道学用来愚弄老百姓的把戏,大姐,我们守寡了这么多年,其实我们心里最清楚,我们是真愿意为夫守节吗?我相信摸着良心来说的话,我们都可以得到真实的答案,俊儿是我的孩子,也是姐妹们的孩子,我们都是家人,我们嫁入端木家,不可能再另嫁夫婿,这个时候俊儿的回归,其实就是上天给我们的恩赐。”

  白艳琼停顿了下,继续的说道:“大姐,其实你有想过吗?如果那天俊儿没有及时回来,我们已经都成了孤魂野鬼,甚至被端木宇父子糟蹋不成|人了。只要我们这样思想,就没什么什么想不开,毕竟我们都是死过次的人了,如果俊儿不是我们的孩子,那你敢去追求这样幸福的生活吗?其实,跟俊儿双修开始,我就没有把俊儿当作自己的孩儿,我把他当作自己的相公。我是以种充满爱意的心来接纳他的,当然,俊儿也是同样充满爱的接纳我,俊儿没有因为我是残花败柳而嫌弃,为了我们的幸福,他甚至冒着比我们更大的风险,可是他都愿意去尝试,这就是爱的伟大之处,大姐,你能明白吗?”

  西门若雪长长的叹,道:“你让我说什么好呢!艳琼,你让我想想吧,我实在不能下子接受这个事实。”

  白艳琼看见西门若雪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心中大喜,站起来的道:“大姐,你你定要好好的考虑,这关乎到我们所有的姐妹的终身幸福,而且据我所知,三姐和五妹也已经跟俊儿双修了!”

  “什么!”西门若雪惊讶的道:“她们为什么她们也跟俊儿双修了!”

  白艳琼道:“根据俊儿所说,那天三姐和五妹见端木宇事情败露,她们原本是勾搭端木宇的,因此就想着偷些金银珠宝离开端木府,远离是非,不料被俊儿抓到,俊儿本要将她们处置的,但是三姐和五妹苦苦央求,最后还利用色相诱惑,俊儿年少气盛,热血方刚,自然不能抵挡她们的诱惑,便与她们发生了合体双修,没想到这双修,反而激发了三姐和五妹的认同和归顺,她们跟我样,感觉之前都白活了,于是便认错留下,愿意辈子服侍俊儿,做俊儿的娘子,三姐和五妹现在发生非常大的改变,相信大姐你也看到了,至于事情的经过,你大可去询问她们”

  “荒唐,简直荒唐至极”西门若雪气得全身发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气鼓鼓的转身离开。

  白艳琼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中却升起了丝得意,同时心中也想好了个让西门若雪下水的计划,在白艳琼看来,只要把西门若雪也变成昊天的娘子,那整个端木府上下的女人,就真的都成为他的娘子了。

  白艳琼被西门若雪叫走的时候,二娘风韵儿就走进了她的房间,其实这是西门若雪的主意,她调开白艳琼,就是兵分两路进行调查,让风韵儿进白艳琼的房间看昊天在里面练的是什么功。

  风韵儿和白艳琼是同龄,大半岁,入门却早两年,乃是紫禁城风家大老爷的女儿,与西门若雪起嫁入端木府,没想到二十年来,竟然无所出,她为人开朗温和,直将端木俊视为己出,溺爱有佳,甚至超过了白艳琼对端木俊的爱,这也是因为风韵儿直没有生育的缘故吧,因此她把自己全部的爱都倾注到了端木家未来接班人端木俊的身上,端木诚去世之后,她更是如此,要知道花信年华就守寡,膝下无子无女,那是多难熬的段岁月啊。

  风韵儿虽然嫁入端木家二十年,但是她出身豪门,直养尊处优,因此现在依旧美丽动人,丰韵犹存,平日对端木俊的恩爱也丝毫不亚于端木俊的亲娘白艳琼。

  风韵儿推门进到房间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据她后来给昊天讲,当时她进入房中,刹时怔住,两眼不由得大睁,因为她看见昊天丝不挂地横卧在白艳琼的床上,那健壮的身材,散发着强烈的让女人心醉的男性气息。

  那雄伟粗壮的玉茎,足有九寸长,昂首挺立,还跳跳的不住颤动,即像是在和她打招呼,又像是在向她发出邀请,更像是在向她发出诱人的挑战,直看得她心猿意马,遐思翩翩,芳心乱跳,满面通红,她想走过来帮昊天盖上被子,可是双腿发软,浑身无力,好不容易才挪到床边,便再也支持不住,屁股坐在昊天的身旁。

  “嗯,娘,俊儿爱你,你舒服吗?俊儿弄得还可以吧?俊儿的大宝贝怎么样?弄得你美不美?”忽然间,昊天又说起了梦话。

  这来,风韵儿更加忍不住了,被昊天的梦中滛语刺激得她水也禁不住流了出来,把裤头都弄湿了,她再也控制不住,就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握昊天的大宝贝,握之下,竟然把手都握不拢,心想:“端木诚有命在的时候,都已经不能人道,自从他死后,自己更加不可能尝到男女的滋味,算起来我已经很多年没干过了,想不到俊儿这孩子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大的本钱,如果能尝尝滋味,不知该有多好,也能稍慰我这七年来的煎熬。”

  “看他这样丝不挂地睡在艳琼的床上,还说那些梦话,看来妹妹定是已经和他干过了。唉,妹妹真胆大,换了我就不敢,不过话说回来,艳琼最近真的是青春了二十岁,整个人就像返老还童样,整个精气神都变了,也开心快乐了,难怪天天说跟俊儿在房间练功,原来就是在床上练功啊!大姐叫我进来查探,那不是摆明让我难堪嘛!不对,是不是大姐暗示让我也跟艳琼样”风韵儿心里阵思想,拿不准主意,主要还是因为昊天的诱惑力太震撼,让她根本不知所措起来。

  “那我是干还是不干好呢?干吧,我是他的二娘,那不是乱了伦常,但是艳琼还是俊儿的亲娘呢!我们辛辛苦苦辈子为端木家守寡,又得到了什么,人生到头还不是白骨具,既然死都不怕,还怕这些闲言碎语吗?再说有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好的男人这么好的大东西,错过了,自己也于心难忍,也对不起自己。要知道端木府上下现在就只有个男人了,除了他,不可能还有另外的男人可以让自己尝到做女人的快乐,艳琼妹妹是他亲娘都干了,我这个二娘怕什么呢?更重要的是现在又没有外人,不怕传出去坏了名声,要不要趁他还在睡梦中,爬上去自己把这大玩意儿放进去尝尝是什么滋味”风韵儿终于还是拒绝不了昊天的诱惑,下定决心要上阵了。

  风韵儿正六神无主地胡思乱想,昊天文在睡梦人中迷迷糊书糊地感屋到,有人握住了自己的宝贝,以为是白艳琼醒来后欲火又起,想再来次,就把抱住她放在床上,她的脸正巧对着昊天的宝贝,那九寸长的雄物正顶在她的脸颊上,颤颤的挑逗着她。

  因为昊天在朦胧中还以为抱着的是白艳琼,就顺手扯下她的裤头,抚摸起她的阴沪,由于风韵儿和白艳琼样,已经多年没有性接触了,七八年来从没有被男人摸过她那里,被昊天这么摸,精神上无法控制,加上她手中握着昊天那令她心醉神迷的大宝贝,刺激得她难以自控,荫精下子泄了出来,双腿更是大张,任昊天抚摸,双手紧抱着昊天,气喘吁吁,娇嗯不已。

  昊天只手在风韵儿那泄得黏糊糊片的花瓣中抚摸抽锸挖抠搓弄,然后低下头就去吻她,这下脸对脸,昊天仔细看,才知道这人不是白艳琼而是风韵儿。

  “二娘,怎么是您?我还以为是”昊天这下有点惊呆了,不知所措的呆在那里。

  “俊儿,你以为是谁?是你娘?我和你娘还不样吗?我不也是你的娘?”风韵儿红着脸问,同时抱着昊天的脸,不停地吻着他。

  换做平日,风韵儿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但是在非常时刻,风韵儿非常清楚自己作为长辈定要主动,而且她也非常的相信,昊天不会拒绝自己,只要生米煮成熟饭,切都好办了。

  “样,样,都是我的好娘。”

  昊天本来怕风韵儿责怪自己对她无礼,更怕她因不齿自己和白艳琼的行为而有所发作,但是看她这种反应,态度是再也明显不过,不但不会责怪自己,也不会不齿自己和白艳琼的行为,反而自己也要效仿。

  风韵儿作为豪门千金小姐到豪门贵妇,直养尊处优,皮肤雪白细嫩身材凹凸匀称,她浑身散发着成熟魅惑高雅美艳,摇曳的秀发飘来阵阵发香,昊天惊艳于她的美貌姿色,那双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为迷人,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滴,肌肤雪白细嫩,凹凸玲珑的身材,酥胸浑圆而饱满,纤纤柳腰裙下双迷人玉腿雪白修长,洁白圆润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满着少妇风韵的妩媚,比起他的其他女人更为扣人心魄,淡雅脂粉香及成熟女人的肉香味迎面扑来。

  风韵儿想必是想起了端木俊的关系吧,脸上突然有了丝的羞愧,昊天知道她心中的想法,此时无声胜有声,他轻轻的拥过风韵儿,温柔的为她褪去衣服,她丰盈雪白的肉体只留下鲜红的肚兜和肉色的亵裤,昊天吞咽口贪婪口水,用手爱抚着酥胸,摸着捏着十分柔软富有弹性的两团肉球,接着轻柔地褪下了她那肚兜和肉色魅惑的亵裤,风韵儿就此被剥个精光,横陈在床,在这个过程中,她都是闭着眼睛的,只是浑身轻颤不已,想必她的内心还有些不安吧。

  赤裸裸的风韵儿凹凸有致的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r房红晕鲜嫩的小奶头白嫩圆滑的肥臀,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耻丘和浓黑的荫毛却是无比的魅惑,风韵儿浑身的欣肌玉肤令昊天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

  昊天轻轻爱抚风韵儿那赤裸的胴体,从她身上散发出阵阵的肉香,他抚摸着风韵儿的秀发嫩软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轻撩,游移在她那对白嫩高挺丰硕柔软的r房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细小可爱的||乳|头,不多时,敏感的||乳|头变得膨胀突起,他将风韵儿那双雪白浑圆的玉腿向外伸张,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丛林中央凸现道肉缝,|岤口微张两片荫唇鲜红如嫩,昊天伏身用舌尖舔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更不时将舌尖深入小|岤舔吸着。

  “嗯哼啊啊”

  生理的自然反应,使得仍然闭着眼睛的风韵儿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呻吟声,小|岤泌出湿润水,使得昊天欲火高涨兴奋异常,他左手拨开风韵儿那两片鲜嫩的荫唇,右手握住粗大的宝贝,对准了风韵儿那湿润的肥|岤,他臀部猛然挺入,“滋”的声,偌大宝贝全根尽没小|岤。

  “啊,痛!”风韵儿轻呼声,皱起了柳眉。

  “对不起,二娘,俊儿太用力了。”昊天吻着风韵儿,仅用大头在那花心深处研磨着。

  过了会儿,风韵儿又开始娇哼了:“嗯,好舒服,俊儿,太好了,你的大宝贝真太大了,弄得二娘美死了,不过二娘下子还真享受不了,刚才那第下弄进来时弄得二娘真的很痛,幸亏你这孩子知道疼二娘,赶快停了下来,你的本事真不错,弄得二娘现在又舒服起来了,真的,二娘不骗你,二娘从来没有像这么舒服过,快,快用力干吧。”

  昊天觉得宝贝插在风韵儿的蜜|岤中,滑溜溜的,轻轻抽动下便发出「噗嗤」声,不觉把腰肢摆动幅度加大,宝贝在风韵儿的眼里越插越深越插越快,顿时“噗滋噗滋”的声音响成片外,风韵儿口的嫩皮也跟随昊天宝贝的抽锸而被扯出牵入,带出股股黏黏滑滑的水。

  “啊俊儿好孩子快快用力好很好二娘美得快升天了啊爽死了要把二娘美死了”风韵儿的反应在昊天眼里显得妩媚迷人,于是他加把劲的九浅深,把宝贝往肉紧的小|岤来回狂抽猛插,插得久旱的风韵儿阵阵快感从小|岤嫩遍全身舒爽无比。

  狂热的抽锸竟引爆出她那久未挨插的小|岤所深藏的春心欲焰,正值狼虎之年的风韵儿完全崩溃了,滛荡春心迅速侵蚀了她,久旷寂寞的小|岤怎受得了昊天那真枪实弹的宝贝狂野的抽锸,她身体生理起了涟漪,仅有的丝犹豫不安渐形沦没,它抵抗不了体内狂热欲火的燃烧,滛欲快感冉冉燃升,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全身细胞,风韵儿感受到小|岤内的充实,敏感的阴核频频被碰触使得她快感升华到高峰。

  “啊喔”

  风韵儿发出呻吟声娇躯阵阵颤抖,她无法再抗拒了,风韵儿在端木诚病逝之后,誓为他守寡,未曾和别的男人有着亲密交往,不料守身数年的她,今天终于失守。

  昊天的宝贝在风韵儿小|岤里来回抽锸,膨胀发烫那充实温暖的感觉使她不由自己亢奋得欲火焚身,有生以来第次被夫君以外的男人玩弄,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儿子,这般不同官能刺激却使她兴奋中带有羞惭,风韵儿眼神里似乎含着几许怨尤,激发的欲火使得她那小|岤如获至宝,肉紧地张合的吸吮着头,风韵儿久未挨插那小|岤窄如女,昊天乐得不禁大叫:“喔二娘你的小|岤好紧夹得我好爽啊”

  宝贝犀利的攻势,使风韵儿舒畅得呼吸急促,他双手环抱住昊天,她的肥臀上下扭动迎挺着他的抽锸,粉脸霞红羞涩地娇叹:“唉俊儿二娘还是无法抗拒你”

  “二娘二娘生米已煮成熟饭你和我结合体了就别叹气嘛二娘我会永远爱着你我知道你是想到了我们的身份,这没什么的,我就是上天派下来接替父亲安慰你们的这不会有任何关系我是端木家唯的男人,我有责任,有义务给你们快乐和幸福我会永远爱你们的相信我我会带给你们幸福和快乐的”

  昊天安慰着,用火烫的双唇吮吻风韵儿的粉脸香颈使她感到阵阵的酥痒,于是他乘胜追击,凑向风韵儿她呵气如兰的小嘴亲吻着。

  昊天陶醉的吮吸着风韵儿的香舌,大宝贝仍不时抽锸着她的小|岤,插得她娇体轻颤欲仙欲死,原始肉欲战胜了理智伦理,长期独守空闺的风韵儿沈浸于昊天勇猛的进攻,半响后她才挣脱了昊天激|情的唇吻,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轻柔的娇呼道:“唉俊儿二娘随你便了好美啊!”

  昊天听就知道风韵儿动了春心,乐得卖力的抽锸,抛弃了羞耻心的风韵儿,感觉到她那小|岤深处就像虫爬蚁咬似的,又难受又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