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酸死了二娘又丢了唔”

  风韵儿浪声像野猫叫春,玉臀直抛,浪肉颤抖,最后尽情地次又次地泄出了荫精,再加上昊天滚烫的阳精,射在她的花心上的爽快感,美得风韵儿全身酥软地抖躺在床上,再也没有力气动弹了,而昊天见风韵儿如此模样,内心的欲火也慢慢地消退了,两人就这样相拥而眠。

  第190章大娘西门若雪

  端木家府邸在紫禁城虽然不是最大的,但也是数数二的府邸了,而且环境最为优雅别致的,整个府邸有别于紫禁城的四合院建筑模式,反而多了几分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的布局。

  端木家府邸布局外形整齐均衡,内部又因景划区,境界各异,园中部山水景物区,突出以水为中心的主题,水面聚而不分,池西北石板曲桥,低矮贴水,东南引静桥微微拱露,环池周叠筑黄石假山高下参差,曲折多变,使池面有水广波延和源头不尽之意。

  园内建筑以造型秀丽,精致小巧见长,尤其是池周的亭阁,有小低透的特点,内部家具装饰也精美多致,园内地盘不大,园外无景色可借,造景颇难,但因布局设计巧妙得宜,湖山池水树木建筑,得以融为体,而于假如山座池水湾,更是独出心裁,另辟蹊径,两者配合,佳景层出不穷,望全园,山重水复,峥嵘雄厅;入其境,移步换景,变化万端。

  湖石假山占地仅两亩,而峭壁峰峦洞壑涧谷平台磴道等山中之物,应有尽有,极富变化,池东主山,池北次山,气势连绵,浑成片,恰似山脉贯通,突然断为悬崖,而于磴道与涧流相会处,仰望是线青天,俯瞰有几曲清流;壮哉,美哉,恰如置身于万山之中,全山处理细致,贴近自然,石缝,交代妥贴,可远观亦可近赏,无怪有“别开生面独步江南”之誉。

  昊天这个时候就走在府邸的小桥流水之中,他现在已经把端木家府邸变成了紫禁城之外的皇家别院,经过他的改造,这里变得非常安全和富丽堂皇。

  昊天悠闲的走着,他并不是闲暇无目的游逛,他要去往府邸东面的清凉居,从白艳琼的居室前往需要穿越湖心,不过有折带朱栏板桥相通,院外色水磨砖墙围护着“清凉瓦舍”大主山分脉穿墙而过,院内有插天的大玲珑山石和堆山,遍植名卉异草,垂檐绕柱,萦砌盘阶,两边是抄手游廊,正房五间清厦连着卷棚,四面出廊,更比别处“清雅不同”清凉居乃是西门若雪的居住阁楼,在满足了风韵儿之后,她就给昊天出谋划策,让他前去征服端木家中的大娘,因为她非常确信,只要把西门若雪征服了,那么剩下的切都是水到渠成,至于征服的办法,风韵儿给出了五字真言:“霸端木硬上弓!”

  “俊儿,你是端木家的命脉和唯男人,在这个家里你就是做出再出格的事情,大姐她也不能拿你怎么样,所以你要放手去干,只要你霸端木硬上弓之后,尝到甜头的大姐是绝对不会处罚你的,她也舍不得,你别看她平日挺严肃冷傲,其实内心比谁都滛荡发马蚤,她绝对是闷马蚤型的女人,俊儿,听二娘的没错,单刀直入,马到功成!”风韵儿鼓舞昊天的说道。

  风韵儿接着道:“女人嘛,多少有点矜持,但是你只要咬定不放,她肯定没辙的,俊儿,记住定不能心软,不管大姐对你说什么,做什么都好,你都要强上先,只要等到生米做成熟饭,切都好解决”

  风韵儿左句有句的给昊天出谋划策,说来说去就是让昊天先上了西门若雪再说,剩下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昊天听得是头大了,所以就穿起衣服出来,前往清凉居找西门若雪,尽管风韵儿给自己出主意和抵挡外来压力,但是他心里还是有点忐忑,因此他是边漫步边思想着去清凉居的。

  清凉居优雅的环境让昊天不由的停止了脚步,“好美,我只顾着身边的美人,都忘记了远途的风景了,其实住在这里,还真挺舒服适合。”昊天喃喃自语。

  “少爷,你好少爷,你今天怎么往这边来了?”西门若雪身边的贴身丫环晓兰看见昊天走这边来,便主动上前问好。

  “怎么,我来看看大娘不行吗?”昊天奇怪于晓兰像见鬼的表情。

  “可以,我去通报下夫人。”晓兰急忙跑进屋里,“夫人,少爷来访。”

  西门若雪眉毛微挑,似乎在意料之中,微笑的说道:“请少爷进来,给少爷准备杯热茶来。”

  “好的!”晓兰乖巧离开,请昊天进屋里。

  当昊天进入古典优雅的房间的时候,就见房中没有摆设,衾褥也朴素,认为过于“素净”显示出主人的端庄稳重的品性,他环顾了下四周,看到个绝尘的女子正在画画,昊天顿时被好奇心吸引的来到佳人的身边。

  “俊儿,你来了!”

  西门若雪抬头,眼光正好与昊天的碰在了块,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她那幽怨的神情,昊天就从心底里想好好怜爱她番。

  尽管西门若雪已经三十六岁,但是看上去她就跟二十四五岁没什么两样,脸颊清丽绝伦,肤色晶莹如玉,脸上的轮廓线条若刀削般充满美感。晶莹妩媚灿若星河的眸子弯弯的柳眉,粉嫩而小巧的鼻子,红润而柔软的双唇,天鹅般优美修长的脖子,她的神情温婉贤淑,但又暗藏妩媚风情,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无与伦比的美感,不经意间又流露出万千的风情,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韵味,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如真似幻教人神为之夺,昊天多少有点被西门若雪的倾城倾国的美色震撼了,呆在那里几乎半天不说话。

  “俊儿,你”西门若雪发现昊天眼光中的不对劲,于是转过头去,不与他四目相对。

  昊天被西门若雪那旷绝当世的仙姿美态震慑得呆在当场,半响,才颤声道:“大娘,是你吗?”

  西门若雪嫣然笑,直如牡丹绽放般,柔声道:“俊儿,不认识大娘了吗?”她的声音既柔且濡,而且眼中射出万种柔情,再次的痴痴注视着昊天。

  昊天被西门若雪看得心中狂跳,他涩声道:“没想到,大娘你你是如此的美”西门若雪不语,只是默默地凝视着昊天,眼中异彩莲莲。

  顷刻,昊天竟然做出了个大胆的举动,他下子扑上去,将西门若雪抱在自己的怀里,死命搂住她的腰身,昊天多少有点入迷,或者说走火入魔,他把西门若雪当风韵儿和白艳琼样对待了。

  “嗯俊儿,你干什么!”

  西门若雪大惊,从白艳琼口中得知昊天与其她几位姐妹的荒唐事情之后,她心里直是挣扎的,她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关系,跟白艳琼谈话结束后,她就直把自己关在屋里,希望用画画来让自己静心下来,可没想到这个时候昊天又出现了,而且更让她没想到的是,昊天上来就给了她个巨大的不知所措,他竟然抱住了她。

  昊天指尖轻抚西门若雪温热滑润的肌肤,嘴唇也从她的脸架移到她柔软的唇瓣,舌尖轻描着她的唇形,他想哄她张口让自己进去,大手更是探进她的衣襟里,抚揉着她那揉滑的肌肤,昊天的手段包含了九天御女真诀里面最厉害的心法,任何女人被触碰之后,都不可能拒绝的。

  “俊儿,不要”

  西门若雪心里遍遍的呼喊,却没有发出声音,她紧闭着双眼,手紧抓着衣角,不想屈服于自己的欲望,也不想放任自己的感情,昊天那若有若无的温柔,那是她从未感受过的温柔,也是心中直追求和眷恋不忘的幸福。

  西门若雪在跟白艳琼谈话之后,思考了下自己接下来的处境和与昊天的关系,她想过各种可能,只是直没能做出定夺,她有想过自己会跟白艳琼样成为昊天的娘子,但是她绝对没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之快。

  或许就是因为太过于突然,西门若雪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种出于本能的反应,她的身体仿佛有自己的意志般,在昊天的轻哄下轻启红唇,昊天的舌头灵巧的滑入她的嘴里,深吻着她,挑逗她的甜蜜,不放过任何个可以碰触的机会。

  不知在何时,昊天已褪去西门若雪的单衣,她身上只剩下件白色的肚兜,昊天的手肆无忌惮的探了进去,握住她丰满的胸脯,听见她的喘气声,昊天的嘴角浮上抹征服的满意。

  西门若雪的手不自觉的搂住昊天的颈项,仰起身子渴求更多,透过外边的阳光,昊天看到她紧闭的眼睛,他低头在西门若雪的耳边轻哄道:“大娘,把眼睛张开。”低沉的声音没有昊天平常的细柔,像是如幻梦般不真实。

  西门若雪被昊天的声音盅惑,缓缓张开眼睛,她直直望去自己那双深邃的眼眸,从她的眼睛昊天清楚的了解到,她心里很矛盾,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与不对,而此刻昊天的眼眸里,她却看到了失去的理智,但她却让昊天对她做出如此亲密的事来。

  “俊儿,不要再继续下去。”西门若雪呻吟出声,要是再继续顺从他们的欲望,他们就会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昊天的手没有离开她的胸脯,他可以感觉到西门若雪的轻颤,和她轻微的呻吟声,昊天不想就此停下来,让身下的女人变成自己的部分这个想法,深深地吸引引着他。

  “不”西门若雪清楚的感受到昊天的欲望,去不知道如何的拒绝,就在这里,阵脚步声传入他们的耳里。

  “是谁?”昊天动作迅速的拿过西门若雪丢在桌上的外衣,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并挺身挡住来人的视线,西门若雪在昊天身体的遮挡下,动作快速的穿好衣服。

  为什么无法拒绝他?他可是自己的儿子啊,虽然不是亲生的,但也是自己相公的孩子啊!西门若雪想着自己竟然陷入了这种尴尬万分的局面,只是不晓得她滛荡的呻吟声有没有被人听见?

  西门若雪穿好衣服后,晓兰就在门口出现了,她端着壶茶水进来。

  “把茶水放下,扣上门,没有吩咐不许任何人进来!”昊天这个时候代替西门若雪发话说道。

  “是,少爷!”晓兰低低着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把茶水放在桌上,转身就离开房间,并把房门紧紧的扣上,等到晓兰出去之后,两个人都放松的喘息了口气。

  “俊儿,你站着不累吗?”西门若雪看着望着她两眼发神的昊天问道,她很聪明,没有提及刚才尴尬事情,避免大家都尴尬,她岔开话题是为了两人更好进入下步交谈。

  “哦!我不累,你继续画画,我在边看就可以了。”昊天在边微笑的说道。

  西门若雪拿起毛笔继续作画,可是这个时候的她又怎么能做得出画来,她的心都是乱作团的,刚才昊天手碰过的地方和抓过的地方,她现在还感觉到火辣辣,想起刚才的情景,西门若雪就觉得全身不自在,更何况现在昊天还在目光如炬的看着自己。

  “不画了!”

  西门若雪有点生气的把毛笔扔,气鼓鼓的坐到了边椅子上,这个时候的她点不像端庄娴熟,冷静成熟的大娘,反而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正在发脾气了。

  昊天微笑的道:“大娘,你是不会画了吗?我觉得你刚才画得挺好的啊!”

  “胡说,俊儿,你就别装了,你说吧,你来找我干嘛!”西门若雪有点气鼓鼓的单刀直入的问。

  昊天心里乐,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女人只要生气,就很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昊天微笑了下,道:“大娘,我就是过来看你画画的啊!”

  西门若雪心里平静了下,深呼吸口,道:“这个时候你认为我还有心思画画吗?刚才你还如此放肆的对我,现在怎么变得乖巧了,难道是晓兰让俊儿你为难了。”

  此时西门若雪也似乎豁出去了,她心想自己已经把话挑明白了,我看你怎么回答,可是她却不知自己的话,反而全中了昊天设下的圈套。

  “哦,大娘,你这么说我可不可理解为你是在暗示俊儿继续刚才对你的侵犯?”昊天邪气的拿起书桌上的画笔,旋转着逗玩时说道。

  “你哪有人像你这样厚颜无耻的!”西门若雪生气的看着昊天说道。

  昊天道:“大娘,俊儿我只是有说而已,哪像有些人明明心里喜欢得紧,但是嘴巴就是不肯说出来!”

  昊天无聊的在纸上乱涂,西门若雪被昊天顶得无话可说,“好了,你不必再说了,你心里想什么你自己清楚就好,何必要弄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昊天说这话时看了看已经铁青了脸的西门若雪,心里阵怜惜的道:“大娘,我知道错了。但是我喜欢你是真心的,你从小就这么爱我,难道我跟我娘亲二娘,还有三娘五娘的事情你真不知道吗?”

  “你”

  西门若雪没想到昊天如此的直接,她心里阵打鼓说道:“你们做的事情,权当我都不知道好了,我自己个人生活也很好,只是希望不被你们打扰就行。”

  昊天上前去,握住西门若雪的手,说道:“不管你怎么想,我都已经决定了,这个家的所有女人,我都要好好的对待,尤其是大娘你,我要辈子养着你,爱你,让你幸福!”

  “你你胡说些什么!”西门若雪轻轻挣扎了下,看昊天坚决不放,就不再坚持,轻声叹了口气道:“我是你大娘”

  “那又怎么样?我要你,这跟你的身份无关!”昊天紧挨着西门若雪,能闻到她身上的肉香,这股香味与女的香味不同,是成熟的妇人特有的肉香,最能使人情欲徒增。

  昊天时不时用胳膊去碰西门若雪的身子,她的胳膊软软的,柔软而有弹性,碰着很舒服,可能是昊天把所在的注意力全放在了胳膊的触觉上,才分外敏感。

  此时昊天的下面已经硬了起来,支起了座帐篷,这个时候,西门若雪眼睛无意的扫,看到了昊天下面支起的帐蓬,脸腾的又红了,她想挣扎出去,昊天盯着她扭动的腰肢与大大的屁股,恨不能马上把她按到床上操她。

  西门若雪挣扎的样子有点别扭,昊天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这也就是昊天,平常人是看不出来的,他凝神看,发觉西门若雪的两腿紧紧并着,像在夹着什么东西,裤子被她夹住,现出她的屁股沟,让昊天心血,忍不住上前搂住了她。

  西门若雪惊,身子僵,挣扎的道:“你你放开我!”随着她的挣扎,那对r房颤悠悠的,太诱人了,昊天将抱着她腰的手伸了过去,握住两个r房,使劲箍住,满手的温软,爽到了昊天的心里,下面顶着她的屁股上面,昊天微微分开腿,使身体矮点,将鸡芭顶在她的屁股缝里,以缓解那股不可抑制的冲动。

  西门若雪挣扎起来,轻声道:“俊儿,别这样,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大娘!”

  昊天将西门若雪挣动的胳膊块圈住,使她不能动弹,大声说:“大娘,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西门若雪无法挣扎,她不停的摇着头,道:“不行,不行,俊儿,我是你大娘,别这样!”昊天已经听不进去西门若雪说什么了,只知道自己要干,他要操了这个女人。

  “不要,俊儿,不要”昊天翻过西门若雪那已经满是梨花的小脸,幽怨的眼光让他为之后悔,昊天不由自主的封住她的唇。

  这个热吻在火热中还带着源源不绝的柔情爱意,仿佛不只是四唇的贴合,昊天已将自己狂热的情感完全灌入西门若雪体内,同时也贪婪地要求她的切,当昊天更进步地吸允她口中的蜜津时,西门若雪双腿酥软得几乎要融化成泥了。

  “俊儿,别这样”

  西门若雪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刚才强烈的挣扎和反抗,被昊天吻过之后,她已经心里忐忑不安,甚至有点渴望某种刺激,身体的欲望也在发酵,这种心里的变化,西门若雪自己最清楚,因而这个时候她羞得连耳根子都烫红了,她想推开昊天,但昊天却把她拥得更紧,她的小手贴在昊天心口上,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昊天心跳得多快。

  昊天的这个吻非常细腻且令人眩晕,在西门若雪即将因缺氧而昏迷时,昊天才不舍得离开她的唇,缠绵地移到她的脸蛋,鼻梁眉心和额头,记比记更温柔,仿佛正在宣示些什么。

  西门若雪心醉神驰地偎在昊天的怀中,颗芳心被暖流涨得满满地,可就在这时西门若雪却刹风景的清醒过来,昊天的欲望在爆发,出于私心他现在的欲望告诉自己要占有西门若雪。

  “哦!俊儿,你做什么?”西门若雪惊喊着,但很快地她就发现自己整个人被昊天压在身下,两人的身躯正以非常亲密的姿态贴合着,粗旷男性气息完全包围着她。

  “你快点起来!”西门若雪又羞又惊,根本不知道怎么办了,以前没碰过此种状况,昊天没有移动身子离开,反而故意稍微挪动身子,让跨下的亢奋刚好抵住她的两腿之间。

  “你”西门若雪吓白了脸,“俊儿,你快起来!”她根本不敢迎视昊天那充满欲望的火热视线,仅能以双手抵在昊天胸前想推开他。

  “大娘,我既然要做你相公,就有必要让你享受到快乐!”

  昊天在西门若雪耳畔沉声戏说着,抵住她的东西居然变得更加粗大了,西门若雪声音颤抖说:“我我我我不要,会疼的,你起来。”

  昊天没有回答她,却将色手伸入西门若雪的衣襟内,隔着肚兜抚摸她圆润饱满的r房。

  “啊!”刹那间,西门若雪只觉得股热流直往脑门上冲,整个人像被推入火堆

  西门若雪香甜的纯和柔软的身躯,正对昊天发散着巨大的吸引力,昊天只想狠狠地吻她,他侵略的唇印上西门若雪的唇瓣,昊天以拇指和食指扣住她的下颚强迫她松开双唇,火辣的舌也并侵入灵活地与她的丁香小舌纠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