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冲冲,要不然这个家也太沉闷了!”

  说完索性将西门若雪把抱了过来,放到自己怀里,几下就将她的衣服剥了个精光了。

  昊天面把玩着怀中的西门若雪,面问道,“你们刚才说担心这个风玉婷不嫁给我,难不成还敢违抗风家长辈的意见不成?”

  “啊”

  被昊天弄得心慌意乱的西门若雪不由得发出了轻轻的滛声,却不敢不回答,“她倒不是她敢违抗父母之命,只是她现在掌管风家生意,风家不会这么轻易让她嫁人,就算要嫁入我们端木家,只怕也要段时间进行交接啊!”

  此时她被昊天弄得已经是欲火焚心了,勉强说完后,再也坚持不住了。

  “啊俊儿娘亲要”

  而旁的白艳琼风韵儿也是看得心惊肉跳,恨不能立刻和西门若雪调换位置,好好的让昊天爱抚番,不料昊天突然停手,轻拍了西门若雪那诱人的大屁股巴掌,发出了“啪”的声轻响,也同时将三女的心神带回来。

  “相公,疼”

  西门若雪声音宛似天籁缠绵,而脸上也是样的神色,见她如此伶俐,昊天心中大悦,说道:“好了,现在就由你带头开始服侍本少爷了!”

  说罢眼睛里不由得泛出闪闪滛光,如此眼神西门若雪如何不明?她也不多言,翻身下地,跪在了昊天身前,张开樱桃小口开始了对昊天的服务,她的口技如此娴熟,比之其它女人的还要精纯,弄得昊天不禁哇哇怪叫起来。

  西门若雪舔弄了会儿,昊天只觉得丹田中欲火难平,他猛地站起身,将西门若雪放在了椅子上,抄起那双诱人的玉腿,将自己的龙根直接对准了诱人的点红,毫无前戏的将龙根抵住了那已经流水潺潺的玉洞门口,猛力向前顶,“啊相公,你真好”

  昊天不等西门若雪适应,阵死命的冲杀开始了!

  “啊啊啊啊啊好啊好厉害啊啊顶到了啊呀啊相公真厉害啊呀啊”

  西门若雪被杀得高嘲迭起,叫床声浪高过浪,没多久就泄了三四次。

  “啊啊啊相公呀好棒呀啊舒服死我了啊啊呀呀不行了呀我真的要死死了啊死了啊俊儿啊你好狠的心呀啊”

  西门若雪叫得声嘶力竭,昊天却毫不留情,似乎是玩腻了这个姿势,他再次将西门若雪抱起依然边走边的,到了桌子旁边,将她放到了桌子上,也不抽出巨大阳物,只是让她半躺在桌子上,枕靠着桌子后的条案,双手抓住她的双脚踝,向两边分,接着“嘿”

  的声低吼,再次将龙根整根没入,而西门若雪也激烈的回应着。

  “啊好冤家不行了啊啊呀好呀啊死了啊啊顶死了呀”

  随着昊天动频率的加快,西门若雪的反应也更加强烈,昊天每次刺入都会尽根没入,直到大头顶到了阴核或是抵上了芓宫壁才停下,而抽出时必会猛力抽出,只留大头卡在阴沪内,而且越插越快越插越猛。

  “我死了啊死了真的死了好狠的心呀”

  西门若雪嘴里浪叫着,身体则配合地随着昊天每次的入而扭动着,令人看不懂是逢迎他的驾临还是躲避他的攻击。

  “啊呀不行了让我歇歇吧啊”

  随着西门若雪第五次泄身,她身体都已经软趴趴了,而昊天那条龙根每次的入,冲击着西门若雪马蚤|岤内|岤道,却对她的呼叫告饶声无动于衷,反而更加凶狠!

  “啊啊啊不行不行了呀”

  西门若雪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但昊天还是没有精的意思,她既吃惊又着急,既高兴又害怕,吃惊于昊天的勇猛强悍,但昊天长久不射更能让她够吃个饱,但自己已经快不行了,昊天却还是如斯勇猛自然害怕,不过很快西门若雪就连思考的精力也没有了,昊天动得更加卖力,此次都会将龙根插到肉洞最深处。

  昊天越来越觉得兴奋,看着身下婉转承欢的大娘西门若雪,他的成就感强烈极了,西门若雪求饶声丝毫没有讨得他的怜爱,反倒是刺激的他更加残暴的动胯下那巨人般的龙根,更加猛烈的对这美艳无比的大娘继续讨伐。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呀”

  西门若雪阵回光返照,本已无力扭动的大屁股突然阵猛力的回顶,跟着四肢像八抓鱼般死死的抱住了昊天的雄伟身躯,玉户内肉壁阵剧烈的蠕动似是要绞断这条入侵的大r棒般,接着在西门若雪阵失控的抖动后,从她那幽深的芓宫深处涌出股冰凉的荫精来,淋得昊天好不快活。

  这是她半个多时辰内第六次高嘲了,泄身后的西门若雪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四肢大开的躺在了桌子上,道微黄透明的滛液从她玉门内流出,顺着大腿流下,滴滴的滴到了地上,看到这滛靡的景象,昊天本来就没有发泄的欲火更加旺盛,他把抓过正在旁观战自蔚的白艳琼,拉到身下毫无前戏的直奔主题了。

  看两人激战了半天,白艳琼已是心痒难耐,好容易轮到自己了,她的荫道内早已是泥泞不堪,所以昊天虽是直奔主题,但只是让她觉得阵猛涨,所产生的痛苦与相伴而来的充实感相比实在不值提了,昊天对母亲白艳琼大加杀伐,每次弄她时都会格外的兴奋,这应当是母子通乱囵的感觉了。

  “啊啊呀死了啊俊儿轻点啊到底了啊”

  白艳琼凄惨的告饶声只能更加激发了昊天的凶性,每次跟她爱,他都有种将眼前这个尤物彻底吞噬了才甘心的感觉,所以昊天只有更加凶狠,他将龙根彻底抽出,只是让大头的顶端还抵在阴沪上,猛地向下冲。

  “啊刺穿了呀”

  昊天的大头下子顶到了白艳琼的芓宫壁上,才停止了前进,然后,他又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只是速度越来越快了,白艳琼在如此强烈的刺激下辗转承欢,快感浪高过浪的袭来,终于她再次高嘲了,昊天见她确实不行了,也只好忍住继续杀伐的冲动,毕竟他可不想将这等天赐尤物活活死,日后享乐的时间多着呢!而且,此时,还有个美艳丝毫不亚于母亲的二娘正等着侍候他呢。

  昊天离开了白艳琼的身体,转向了风韵儿,看到昊天转向自己,风韵儿心中高兴万分,待见到他胯下那条曾将自己整得死去活来的龙根,在降伏了两个耐战尤物后依然生龙活虎的直挺挺的指向天花板时,她更加激动不已。

  此时风韵儿早就丝不挂,也不等昊天吩咐,就转过身,怯生生的伏趴在了地上,将那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有犯罪冲动的雪白的肥嫩的富有弹性的大屁股,呈现在了昊天面前,就像是给天神上贡般,把自己献给了昊天,如此美景昊天岂能不动心?他跪在了风韵儿身后,双手对这本就熟悉无比的但却依然爱不释手的大屁股阵爱抚,亲吻了下后,他就将龙根对准了风韵儿那同样惹人怜爱的玉洞,向前挺身,跟着场新的杀伐又拉开了序幕。

  “啊啊啊啊”

  阵长鸣,风韵儿第四次泄身了,她无力再战了。

  “啊不行俊儿饶命啊让我歇会儿吧呀”

  风韵儿苦苦求饶,但昊天如何会顾及?又是阵猛烈的攻击,她只觉得昊天的分身阵猛涨,赶忙也鼓起余勇抬起大屁股来迎接。

  昊天猛捣几下后突地将巨龙向肉洞内死命顶,插进了芓宫内,死死的定在了芓宫壁上,跟着,股浓热的液喷薄而出,股股打在了风韵儿的芓宫壁上,风韵儿本就不堪,被这热精烫也就再次高嘲泄身了。

  虽然已经喷发了次,但是昊天依旧精力旺盛,战斗力十足,只是此刻西门若雪和白艳琼也都在昏迷,可他还是更偏心于白艳琼,毕竟那是母亲要多照顾些,于是,他转向了还昏睡在地上的白艳琼,再次抄起她的双腿,使她的玉门更加上迎,“噗”的声轻响,他再次进入了她的身体。

  白艳琼已经休息了会儿,被昊天刺激也就醒了,见他还要弄自己,不由得有些害怕道:“饶了我吧,亲儿子相公,娘亲实在不行了。”

  昊天懒得再费口舌,只说了句:“闭嘴,我也快了,赏给你了,快!”

  跟着用嘴封住了她的颤口,勾出了那条诱人的香舌用牙根咬住,随后最后的杀伐开始了,他双手控住母亲的腰肢,配合自己的动,将玉户迎向自己,同时龙根猛力刺插,每次抽出,滛液就会随着龙根被带出不少,但他已经无暇观看了。

  阵冲刺后,昊天知道自己再次要到顶点了,他动龙根来白艳琼的马蚤|岤,更加猛烈更加凶悍,他那本已经粗大无比的龙根又是阵猛涨,白艳琼知道他要射了,连忙鼓起余勇,用仅有的力气挺起大屁股来迎合,昊天又了百十下后,突然他将白艳琼的大屁股死力向身体拉,而整个人则用力向下压,龙根彻底没入了她的肉洞内,直接进入了芓宫,大头再次的顶在了那他熟悉的芓宫壁上。

  紧接着,昊天爆发了,股浑厚无比的阳精猛烈的从他那大头顶端的巨大马眼处射出,直接冲入了白艳琼的芓宫里,股又股直到填满了整个芓宫,被这灼热的岩浆般的液烫,白艳琼也再次高嘲,针锋相对般射出了股荫精,人则再次昏迷了过去。

  昊天的龙根射干净了最后的滴阳精,但似乎还不甘心似的,抖动了几下,才逐渐萎缩,而昊天也因为彻底的发泄而舒服的睡了过去,整个屋中片死寂,和刚才那惊天动地的吵闹反差极大,仔细留神会发现,屋中还是有声音的,但也只是刚刚完成剧烈运动的四人那粗重的喘息声了,昊天醒来时天是傍晚,他看了看周围的美景。

  西门若雪躺在条案上,四肢无力的搭拉在身边,临空微微晃动着,玉户内已经不再流出滛液,但先前流出的已经干枯,凝结在了那乌黑的荫毛上,将荫毛粘结的在了起。

  风韵儿则躺在了地上,似乎根本连翻身都没有过酣睡的样子,令昊天险些再把持不住的将她爱抚次。

  再看躺在脚下的白艳琼,也是睡得十分深沉,从那被摧残过反而更加惹人怜爱的阴沪里,伸延出道清晰的白色线条,经大腿根部,与那肥臀下的片白色痕迹相呼应,这自然是他的液射的太多,以至于连孕育过两个孩子的成熟芓宫都无法全部吸收,只有溢出来的缘故。

  昊天看到自己的战果,心中威武的感觉油然而生,大娘二娘和端木俊的亲娘三个都是惊世美女,这样的三个尤物却在自己面前千依百顺,共侍夫,可谓是享尽齐人之福,但他还不满足,他要更多的美女臣服于自己,他要所有的美女都成为自己的胯下玩物,想到了这里,那令人心寒的邪笑再次浮现在他脸上。

  昊天将西门若雪抗在肩上,将母亲和姨娘夹在了腋下,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房门,而按照昊天的吩咐,外面所有的下人都要遵从昊天的安排,而且外边的人是绝对进不来的,所以昊天毫无顾忌的赤身露体,带着三个尤物到了西门若雪的房间,因此昊天知道西门若雪的房间有张足够大的床。

  进屋后,昊天眼就看到了那张传说中的大床,的确,随便睡十个八个人都不是问题的大床,他阴阴笑,将三女放到了床上后,自己也上了床,看来难免又是场生死大战了。

  且说昊天和西门若雪白艳琼风韵儿在室中颠龙倒凤,不亦乐乎,可是他们都忽略了身外的情况,端木家祖辈级别的人物,四奶奶刘诗卉虽然是辈分最高的女人,但是年龄却只有二十八岁,正是女人如饥似渴的年龄!

  刘诗卉虽然身份地位很高,但是她却是个正常的女人,十年前嫁入端木家,可是没过几年端木家老爷就过世了,她独自守寡多年,心中的折磨可想而知,这几天西门若雪白艳琼风韵儿几个人表现很奇怪,而且早中晚都来没吃晚饭,刘诗卉就觉得比较奇怪,尤其是白艳琼最近有好段时间都这样了,西门若雪能发现的问题,刘诗卉同样敏感的捕抓到,所以这天她吃过饭后,就独自来到白艳琼的房间,想亲自找她问问,刚走到门口,男子气喘嘘嘘,以及肉和肉之间猛烈的撞击声。

  刘诗卉不由大惊,心说:“这端木府除了俊儿之外,再无男子,怎么会有男人在房间喘吁吁的声音?”

  好奇的刘诗卉趴在白艳琼门缝往里看,这看,就移不开眼光了,原来屋内是昊天和西门若雪白艳琼风韵儿正颠龙倒凤,想转身离去,可是两眼竟被昊天那硕大的宝贝吸引住了,两只脚再也不听使唤,牢牢地钉在那里不愿离开步,两只眼睛死死地盯在昊天的宝贝上。

  只见昊天胯下的宝贝冒着热气,雄赳赳气昂昂,虽然看不到它究竟有多长,但从它抽出来的那部份就有七八寸长,可以想象它整个长度实在太惊人了,刘诗卉虽然听不到风韵儿的浪叫声,但从昊天硕大的宝贝和激烈地抽锸中可以体会到,她定可以得到极大的满足。

  刘诗卉感到浑身燥热,苦守了多年的活寡,此刻骤看此景,小|岤早已水涟涟,当下哪敢再看,立刻匆匆忙忙地逃回自己的屋里,但是内心却再也无法平静,从二十出头就开始守寡,多少次午夜梦回,辗转反侧,无法成寐,就跟今夜的情形致

  第二天,作为四奶奶刘诗卉将西门若雪白艳琼风韵儿昊天四人叫道自己房间,四个人不知怎么啦,不敢开口,刘诗卉看了看她们,突然叹了口气,对西门若雪风韵儿和白艳琼三人道:“若雪韵儿,艳琼,俊儿还是个孩子,你们怎么能害他呢?”

  西门若雪风韵儿和白艳琼都明白刘诗卉的话语所指,顿时闻言浑身震,脸色霎时变,“噗通”声,跪到了刘诗卉面前,齐声声的说道:“娘,儿媳该死。”

  昊天也蓦地震,知道事情泄漏了,也跟着“噗通”声跪倒:“奶奶,不关几位娘亲的事,是俊儿该死”

  四奶奶刘诗卉指着西门若雪风韵儿和白艳琼三女,又叹了口气道:“你们啊,我也是守寡多年的人,我能体会到你们的心情,但是俊儿是我们端木家唯的根啊,你们这样不是害了他么?”

  昊天忙道:“奶奶,娘和大娘二娘是为我好,怎么会是害我呢?”

  四奶奶刘诗卉叹声道:“母子乱囵,要是传出去,我们还有脸活在世上吗?端木家还能在紫禁城立足吗?”

  昊天道:“奶奶,只要我们小心,不被别人知道,我们也不用跟其它人打交道,怕什么嘛?而且打交道都是在铺面了,这家里的事情,谁传出去,杀无赦!”

  “俊儿,你太天真了,不过这也不怪你,你年纪小!”

  四奶奶刘诗卉对着西门若雪风韵儿和白艳琼三女说道:“俊儿小就算了,你们就不明白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不过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多说无益,你们三人要做件事情,就是刚才俊儿说的,将那些口风不紧,不可靠的仆妇丫鬟赶紧辞了,以免出事,如果知道的,又不肯封口的,只能杀无赦了,为了端木家和俊儿的未来,我们就算造孽也要做。”

  西门若雪风韵儿和白艳琼听四奶奶刘诗卉口气,好像是已经原谅了,当下有些惊异地道:“娘,你原谅我们了?”

  四奶奶刘诗卉叹气道:“俊儿是端木家独苗,我能说什么,只要你们别闹出事来就行了。”

  昊天欣喜地爬起来道:“奶奶,你对俊儿真好。”

  四奶奶刘诗卉笑骂道:“你这小滑头,连自己的娘也敢玩,你真是豹子胆了”

  昊天心里想,我是冒充的端木俊,别说玩西门若雪风韵儿和白艳琼她们了,端木家的女人我都不会放过,再说了,我昊天有什么没做过啊,于是他接着道:“我敢玩娘,所以娘她们才不用守活寡,爹要是像我样,奶奶也不至于”

  “俊儿,你太过分了,怎么能对奶奶说这种不敬的话。”

  西门若雪风韵儿和白艳琼三女同时变色道,四奶奶刘诗卉脸上也是阵白阵红。

  昊天口出如风,也感到自己闯祸了,再看刘诗卉脸上百阵红阵的,连忙跪下道:“俊儿该死。”

  四奶奶刘诗卉定定地望了昊天半晌,突然叹了口气,坐到了椅子上道:“俊儿,你起来吧。”

  昊天低着头道:“俊儿该死,不该亵渎奶奶,俊儿知罪了。”

  四奶奶刘诗卉脸色转缓道:“你起来吧,奶奶不怪你。”

  昊天这才低着头爬起来。四奶奶刘诗卉又叹了口气望向西门若雪风韵儿和白艳琼道:“你们别担心,我既然能容忍你们和俊儿的事,我有怎么会跟俊儿计较呢?”

  顿了顿,轻声道:“其实,他的话也没错啊。”

  风韵儿和白艳琼是目瞪口呆,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昊天也震惊地抬起了头,四奶奶刘诗卉苦笑道:“我也不怕你们笑话了,我二十二岁就开始守寡,女人最宝贵的青春就这样白白耗掉,其实哪个女人不希望能跟自己的男人幸福地过日子呢,我今年才二十八岁啊,比起你们三个都要年轻,辈子这么长的时间,你让我后面的日子怎么过?”

  西门若雪风韵儿和白艳琼闻言都低下了头,又同时抬头道:“娘,真苦了你了。”

  四奶奶刘诗卉苦笑声道:“我们女人啦,就是这么命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