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诜惶彀潘拿姥蓿┌酌匀说慕壳皽舻疵烂畹男岤,风韵儿爱着他那根又粗又长头又大的大宝贝,及那年少血气方刚那股凶勇的劲道,与那持久的战力。

  两人都出了精,可是此刻俩人还是你浓我浓,卿卿我我的,互相爱慕地相拥着,亲吻着,像是仍然意犹未尽似的,风韵儿吻着昊天,问道:“俊儿,你昨夜整了夜,怎么大早还这么厉害,二娘实在是怕你了。”

  昊天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风韵儿笑道:“这也不要紧,以后你多娶些媳妇就行了。”

  昊天道:“难道二娘不陪俊儿啦?”

  风韵儿叹道:“二娘已经老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二娘和大姐你娘亲们,包括你那些阿姨们,我们都会随时供你宠幸。”

  昊天道:“难道大娘也没打算嫁给我?”

  风韵儿道:“她们早就商量好了,和我们样,随时可以接受你的宠幸,但却不是你的妻妾,因为她们觉得这样已经很满足了,哪敢以残躯侍你?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你不会看不起我们,但我们自己不会同意的,你也不用劝我们,我们觉得这样已经很好了。”

  “二娘,你说的也太夸张了。”

  昊天道。

  “咯咯。”

  风韵儿笑道:“我虽然说得有些夸张,但只怕也少不了,我这人会看相,尤其象你这样,是女人命中的魔星,只要是女人,谁都想吃了你,所以,我们都很清楚点,我们觉得配不上你,能跟随你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哪会有什么其它想法?”

  “二娘,瞧你说的,我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怎么配不上我啦?再说,我也不敢委屈你们啊。”

  昊天道。

  “俊儿,你说错了,能跟在你身边已经是我们莫大的幸福了,我们是求之不得,怎么会觉得委屈呢?”

  突然有个声音传了进来,昊天和风韵儿抬头看去,原来是西门若雪和白艳琼端着洗脸水进来了,床上的昊天和风韵儿仍然是赤裸裸的,昊天倒是没什么,风韵儿却下子红了脸。

  “二妹,您还害什么羞吗?在俊儿面前,大家都样,什么羞人的话都说的出来,什么羞人的事也做的出来,大家都是自己人,您还有什么可害羞的呢?”

  西门若雪笑着道。

  白艳琼服侍着昊天穿衣,笑着接口道:“是啊,刚才大姐已经说了,咱们以后在俊儿面前没有忌讳,大家都是姐妹,而在外人面前,各人则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以免无意露出口风就不妙了。”

  风韵儿羞笑道:“俊儿真是我们命里的魔星,我们全都被他弄得不知羞了。”

  西门若雪“噗哧”的笑道:“二妹,不过说真的,我还真佩服你,居然还能够在大早跟俊儿再来次,俊儿可真是个金刚。”

  风韵儿脸上的羞红色刚刚才淡去点,听了西门若雪的话下又腾的闹了个大红脸:“大姐,你又来笑话我了?”

  她顿了顿,自嘲的笑道:“不过,你说的不错,俊儿真是个金刚,我刚才差点吃不消。”

  嘻嘻哈哈之中,洗涑之后,起来到前厅用饭,席间,刘诗卉问道:“俊儿,对于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众女也全都满怀希冀的望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期待,因为刘诗卉这话中有话,其实就是想问昊天如何安置各位娘亲的问题。

  昊天仔细思量番,看着众女,心想自己要将端木家掌控的事情已经完成了,现在只是剩下端木家的寡妇和千金还没有征服完而已,既然自己的心头大事终于解决了,从今以后,可以了无牵挂的在端木家和皇宫之间自由的穿梭,目前来说,当然首要的两个任务就是将端木家剩下的女人全部收归自己所有,另外就是准备娶自己的未婚妻。

  昊天思量下道:“奶奶,我想家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可以安心的在家里享受你们给我带来的天伦之乐。”

  西门若雪道:“那你的终身大事呢?你不考虑了吗?”

  昊天道:“婚姻大事,全凭几位奶奶和娘亲做主,真所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

  白艳琼这个时候道:“俊儿,其实我们的意思是,如果将来你娶了媳妇进来,她不同意现在你跟我们这样起生活,你怎么办?”

  昊天道:“娘,俊儿不是那种有了媳妇忘了娘的人,如果将来我的媳妇不赞同我跟你们这样起生活,我不管她有多漂亮,多有权势,我都会将她废掉,好说点就是将她遣送回娘家,不好说的,直接就关闭起来,我不可能因为她个人,而让这个家支离破碎,让娘亲们为我受罪,不管怎么样,只要进得了这个家的女人,就应该能接受我的切!”

  西门若雪点点头,道:“俊儿,有你这番话,我们做娘亲的就安心了,之前我还真担心你娶了媳妇就不要我们,要知道我们和俊儿你的关系非比寻常,旦泄露出去,非但会让端木家遭受灭顶之灾,还会让你陷入世上的唾骂和追杀,那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我们早就有了决定,端木家府邸就是俊儿你的后宫,任何个进来的女人,都是俊儿你的女人,而且身份律平等,我们不说出来,是担心俊儿你不同意,没想到俊儿你的想法竟然跟我们完全的样。”

  昊天微笑的道:“大娘,你们这么的爱我,我又怎么会喜新厌旧,又怎么会不要你们,你们就像是我心中的那片森林,我端木俊绝对不会为了颗树而放弃片树林的。”

  白艳琼点点头道:“如此的话,那玉婷那边的思想沟通,我看只有劳烦下二姐回娘家趟了。”

  风韵儿道:“这个是自然,我就怕玉婷太倔强,未必肯听我这个姑姑的话!”

  西门若雪道:“我看二妹你只要打听下她的口气就行,未必要把事情都挑明了来说,实在不行,风玉婷我们只能放弃,另外给俊儿挑选个媳妇也可以。”

  刘诗卉点点头,道:“不错,世上美丽聪慧的女子多得是,凭我端木家俊儿的条件,要找个比风玉婷好的女子,也不是什么难事。”

  白艳琼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其实紫禁城这些大世家里面,除了风玉婷,还有很多千金小姐其实都挺乖巧的,就像俊儿所说,我们大不必在棵树上吊死。”

  刘诗卉点点头,道:“既然这样决定了,那我希望端木府上下所有的人就不能再有二心,事不宜迟,找六娘七娘她们找来,跟她们把事情说来,让她们起做俊儿的娘子!”

  昊天呵呵笑,道:“还是奶奶最直接,这样也好,把我那几个姐姐妹妹起找来,我喜欢大被同眠的睡眠当然,还有诸位娘亲们起!”

  众女闻言,全都现出又羞涩又甜蜜的表情,刘诗卉笑道:“俊儿,不用你说,就是你想放过我们,在座的每个人也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众女全都嗤嗤娇笑起来,昊天不用想也知道,接下来的日子定又是春色无边的了

  第192章双胞胎娘亲

  昊天跟众娘亲说自己要去出去下,实际上他是回了皇宫,而就在昊天回皇宫的时候,刘诗卉召集端木家中最重要的成员举行了最为严肃的次家庭会议,这次会议也直接决定了端木家女人们最后的出路与未来。

  四奶奶刘诗卉大娘西门若雪二娘风韵儿三娘李嘉欣,四娘白艳琼五娘陈烟儿,六娘沈碧君七娘沈碧兰;端木祈福的大姐端木英二姐端木凤,四妹端木贞,共十个人,组成了这次家庭会议的骨干成员。

  刘诗卉作为辈分最高的家长,她首先发话的说道:“在座的各位,除六娘七娘和英儿你们三姐妹之外,剩下的人其实都已经很清楚,所以我也就不用拐弯抹角的说话,今天召集大家来,只为征求件事情,就是征询下你们几个,愿不愿意留在端木家,做俊儿的女人!”

  “啊?”

  六娘七娘和端木英姐妹几个惊讶得张大的嘴巴足以可将鸭蛋都放下。

  “奶奶,你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端木英不解的问道。

  西门若雪道:“其实你四奶奶的话再直接不过了,俊儿这次回来,其实是非常侥幸的,他身上其实已经中了血缘丹之毒,必须要艳琼和你们几姐妹才可能维持他的生命”

  于是,西门若雪将昊天编造的故事再变本加厉的吹嘘说了遍,包括她们如何与昊天发生关系的经过也到来,同时把这个事情的厉害之处说了出来,她说完之后,还补上句道:“现在就是大家表达自己意愿的时候,个个的表白。”

  刘诗卉道:“我第个赞同做俊儿的女人。”

  西门若雪道:“我也样心甘情愿做俊儿的女人,此生不渝。”

  风韵儿红着脸道:“我也表个态,我愿意生世做俊儿的妻子。”

  李嘉欣这个时候点点头,道:“我也愿意。”

  到四娘白艳琼的时候,她沉了下气,道:“其实在这个家里,我跟俊儿最亲,也是最先跟俊儿发生关系的,我当初的想法很简单,老爷已经离开我们,而我们还年轻,剩下的日子还很长,我们需要幸福,因此俊儿的回归,其实就是上天对我们最大的恩赐,包括血缘丹之毒,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其实在端木家,我们才能最自由幸福的生活下去,这个家如果有谁离开或者逃离出去,其实就是对在座所有人最大的威胁,因此我希望姐妹们都考虑清楚,做俊儿的娘子,其实是我们唯的选择,我是俊儿的娘亲,但是我永生永世都甘愿做俊儿的女人,哪怕给他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五娘陈烟儿道:“我也愿意做俊儿的女人!”

  剩下来的表态就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因为剩下的五个女人都是没有跟昊天发生关系的,她们心里想什么,那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其实这五女也是各自思量,进行着内心的激烈斗争,六娘七娘她们自己也明白,如果这个时候说不,其实就是等于宣告自己的死刑,因为在所有姐妹都同意做俊儿女人的情况下,如果她们姐妹两个不同意,那相当于是对整个端木家的背叛,而这种背叛是这个家里任何人都不允许的行为,再退步说,之前昊天展示出来的手段已经非常清楚,只要他不同意,任何个人都休想活着离开端木家!

  沈碧君这时道:“大姐,你看俊儿会愿意要我吗?”

  西门若雪接口道:“当然要,这个家里的任何个女人,俊儿都会接纳!”

  刘诗卉道:“其实那天如果不是俊儿及时感到,我们端木家的女人,早已经遭受端木宇的魔爪了,那里还容得选择吗?上天让俊儿救下了我们,碧君碧兰你们两个自己决定,我们不勉强你们”

  沈家姐妹想了想,沈碧君首先红着脸道:“四奶奶,我愿意。”

  “我也愿意!”

  沈碧兰跟着姐妹说道。

  “英儿,你们呢?”

  西门若雪盯着自己的女儿问道。

  “女儿切听从娘亲的安排!”

  端木英低低头的说道。

  “那就好,俊儿所中之毒,需要有血缘关系的女子与他双修才能缓解,因此英儿你就做俊儿的妻子吧,这样不但可以救了俊儿,还可以让我们永远的生活在起,举两得!”

  西门若雪说道。

  端木英点点头,道:“女儿愿听从娘亲安排,做三弟的娘子。”

  “凤儿贞儿你呢?”

  西门若雪这个时候对着另外两个姐妹问道。

  “娘,我们也愿意!”

  端木凤和端木贞同时的说道。

  “这样就好,我看等俊儿回来,就安排你们跟他洞房!”

  西门若雪点点头!

  白艳琼道:“我看事不宜迟,我们马上把俊儿找回来,让他和立即和碧君她们几个起双修好了!”

  “这么快!”

  沈碧君愣道。

  “这就叫快刀斩乱麻!”

  西门若雪道。

  沈碧君她们不好再说什么,正当他们准备去找昊天时,昊天自己就主动回来了,在听到白艳琼解释后,昊天就把几人带回来房间,然后他的双眼睛看向了沈碧君,美艳得引人遐思,姣白的脸蛋薄薄樱唇红白分明,格外动人,昊天走到她背后,双手搭在沈碧君双肩上,小嘴贴在她的粉耳边,温柔的说道:“六娘,你真迷人。”

  沈碧君羞红着脸,低下头摇了摇:“我是你的娘亲,年纪比你大好几岁,比不得英儿她们。”

  “六娘,你才二十岁,哪有比我大几岁,而且你有姐姐她们没有的成熟之美。”

  说完昊天双手从沈碧君肩上滑向她的前胸,双手伸入她撇露低开的衣领中,插入肚兜内,把握住两颗丰满浑圆而富有弹性的大r房,是又摸又揉的,沈碧君好像触电似的打个寒噤,冷不防昊天将头伸过去紧紧吻住她的香唇,沈碧君被摸得浑身颤抖。

  昊天很快就解去了她的外衫肚兜,但见沈碧君顿时变成白晰半裸的美女,她那雪白丰满成熟的肉体,以及娇艳羞红的粉脸,散发出成熟女人阵阵肉香,粉白的丰||乳|和红晕的奶头,看得昊天浑身发热,胯下的宝贝更形膨胀。

  “嗯啊”

  沈碧君开始呻吟,昊天使出连环快攻,手揉弄着大r房手掀起她的短裙,隔着丝质亵裤抚摸着小|岤。

  “啊啊”

  沈碧君又惊叫两声,那女人上下敏感地带,同时被昊天爱抚揉弄着,但觉全身阵阵酥麻,丰满有弹性的r房被揉弄得高挺着,小|岤被爱抚得感到十分炽热,难受得流出些透明的水把亵裤裤都弄湿了,昊天此时又把她的亵裤褪到膝边,用手拨弄那已突起的阴核,沈碧君被这般拨弄,娇躯不断闪躲着,小嘴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呻吟声:“嗯嗯”

  沈碧君被昊天撩弄得股强烈的快感冉冉燃生,理智逐渐模糊了,她感觉体内股热烈欲求酝酿着,期待异性的慰藉怜爱,她浑身发热小|岤里是又酥又麻,期待着粗长硬烫的宝贝来慰藉充实它,昊天已经自己的宝贝解放了出来,沈碧君是已经见过的,此时却羞得不敢再看。

  “六娘,你摸摸看”

  昊天手拉着沈碧君的玉手来握住他的宝贝,手搓揉她丰满的大r房,游移不止,沈碧君被抚摸得全身颤抖着,虽然她极力想掩饰内心悸动的春情,但已承受不了昊天熟练的调情手法,再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滛荡的欲火,她张开樱唇小嘴伸出香舌,俩人热情的狂吻着,沈碧君那握住昊天大宝贝的手也开始套弄着,她双眸充满着情欲需求的朦胧美,彷佛向人诉说她的欲已上升。

  昊天看她这般反应,知道成熟美艳的沈碧君已难以抗拒他的挑情,进入欲兴奋的状态,就把将她的躯体抱了起来,就往床边走去,把她轻轻放在大床上,她那双丰满肥大的r房美艳极了,昊天万分珍惜般揉弄着,感觉弹性十足,舒服极了。

  欲火高昂的昊天先把自己的衣裤脱得精光后,扑向半裸的沈碧君身体爱抚玩弄阵,再把她的短裙及亵裤全部脱了,沈碧君成熟妩媚的胴体,首次丝不挂的呈现在相公以外的男人眼前,她娇喘呼呼,挣扎着双大r房抖荡着是那么迷人,她双手分别掩住r房与私|处:“喔坏俊儿”

  沈碧君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娇啼浪叫,那甜美的叫声太美太诱人,昊天拉开沈碧君遮羞的双手,她那洁白无瑕的肉体赤裸裸展现在昊天的眼前,身材非常均匀好看肌肤细腻滑嫩曲线婀娜,看那小腹平坦嫩滑肥臀光滑细嫩是又圆又大玉腿浑圆修长。

  她的荫毛浓密乌黑细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岤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水,两片鲜红的荫唇张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昊天将她雪白浑圆的玉腿分开,用嘴先行亲吻那|岤口番,再用舌尖舐吮她的大小荫唇,然后用牙齿轻咬如米粒般的阴核。

  “啊脏俊儿别舔那儿”

  沈碧君虽然是过来人,但何曾尝过这种滋味,即便是旁的沈碧兰,更是不敢想象昊天完的花样,所以看得目瞪口呆,这全因大多数的男人是不肯干这种事的,即便是让女人在上面都让他们很没面子,所以象端木家的这些女人,除了传统的男上女下,上来就干,干完就拉倒,从不管女人的感受,老实说,真正体验过高嘲的人几乎没有,所以沈碧兰看昊天居然将沈碧君舔得高嘲了,自然是大为惊异,不敢相信。

  “啊啊小冤家你弄得我难受死了你真坏”

  沈碧君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昊天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俊儿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舔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丢了”

  昊天猛地用劲吸吮咬舐着湿润的|岤肉,沈碧君的小|岤股热烫的水已像溪流潺潺而出,她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把小|岤更为高凸,让昊天更彻底的舐食她的水。

  “六娘俊儿这套吸|岤的舌功你还满意吗”

  昊天笑嘻嘻地问道。

  “俊儿这是从哪学的你坏死了小小年纪就会这样子玩女人你可真可怕我可真怕了你啊”

  沈碧君娇羞的答道。

  “嘻嘻别怕好六娘我会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