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纤长脚趾蠕曲僵直。欲火狂升端木雪此时正忘形地上下起伏挺动着撩人情欲的雪臀,似是去配合昊天的夺命舌耕,又像是催促明竹赶紧加快动作,她需要更激烈更疯狂的插刺抠撞。全身赤裸身裁雪白饱满肌肤胜过羊脂般滑腻的端木雪被昊天猛力搓揉狂捏着两颗香软柔腻高耸不坠的玉||乳|。

  端木雪那销魂蚀骨的欢叫响遍了整个房间。

  之后,只见她胴体弯曲成拱桥模样,雪臀猛烈地与昊天的口撞击挤压和抖动,股||乳|白色透明的炽热荫精喷射而出,溅得明竹头脸皆是,端木雪这位含苞待放的美艳尤物胴体上浓浓的香气随即散佈整个房间,昊天似是着魔般忙于鲸饮狼吮这些玉露,不但把蜜壶内涌出的蜜汁水舔得点滴不漏,还将溅在他脸上的照单全收。

  第201章世家第美女端木雪五

  泄身后的端木雪呼吸仍非常急促,她俏脸酡红,媚眸半闭,樱唇微张,芬芳热气从性感的檀口呼出,胸前那雪白饱美膨胀高耸入云的玉峰正有规律地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声起伏着,美女般娇嫩雪白的胴体亦因性高嘲的余韵而下下抖动

  窗外雷声不断,端木雪的心在颤抖在流血,端木雪放弃了进行最后反抗的念头,此时的反抗是不能改变被污的事实,只会让眼前这个禽兽更为疯狂,爆挺的荫茎在她的荫部蠕动,每次的冲击都使她心阵抽紧,少女的童贞女的尊严都将被眼前这个人剥夺得无所有。

  “呵”

  随着昊天声低沉的哼声,昊天粗大的头挤入了窄小的花房。

  种难以形容的涨痛伴随着无比的屈辱传遍了端木雪的全身,她下意识的扭动着臀部,并竭力收紧荫道,刚进入不到公分的荫茎被挤了出来。

  刚想进行深入的昊天不由大为恼怒,又次地开始插入,接连几次都被端木雪巧妙地躲开。

  昊天荫茎又次进入了她的体内,“哎哟!住手!”

  这猝不及防的猛烈暴力狠狠地落在端木雪身上最最娇嫩无比的地方,她如同被雷电击中般,全身猛的颤,接着因为惊恐万分,娇柔雪白的胴体不停的战抖起来。

  端木雪控制着自己,不再作无谓的挣扎,她闭了眼睛,绝望地等待着被他强。

  经过了充分的挑逗,端木雪的伊甸园已经得到了初步的湿润,所以昊天的r棒撑开了欲开还合的玉门,撕裂样的巨痛立时将她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冰封起来。

  “求求你,拔拔出来!”

  端木雪忍受着下身巨大的疼痛苦苦哀求着,双纤纤玉手紧紧的掐在昊天粗壮的手臂上,优美的玉指因为用力而显得苍白。

  端木雪的身体无法动弹,但是仍然猛烈的战抖起来,柔顺的长发就像暴风中的柳枝疯狂的飞舞着,披散在她的肩膀手臂和前胸上,乌黑的发丝紊乱的飘落在雪白的胴体上。

  她在哀求,她在悲鸣。

  昊天的双手已经不失时机的扶住了端木雪纤细的柳腰,固定住两条白生生的大腿,他的眼光狼样的盯着端木雪赤裸裸的雪白胴体,眼光里燃烧着渴望得意愤怒和嫉妒的邪恶之火,他所久久渴望的美女现在丝不挂的倒卧在自己身下,毫无反抗力地任由自己摆布,这令昊天感到得意非常。

  自己马上就是这娇美的丽人的第个男人了,端木雪的初夜权将属于自己!

  他的双手那么用力的抓揉挤压着端木雪胸前柔软雪白而极富弹性的玉||乳|上,细腻晶莹吹弹得破的肌肤很快就在他的蹂躏下变成了粉红色;他使劲地揪住端木雪||乳|尖的浑圆两点上,手指捏弹拧拨,对鲜嫩的熟透樱桃很快变得通红发涨。

  昊天还不停的拍打端木雪丰裕而柔软的臀部,雪白的臀丘上出现了片淡红的印迹。

  接着,他的手指又揪住了端木雪已经湿漉漉的柔软荫毛,下下的往外扯。

  端木雪紧闭着她清亮的双眼,细密的汗珠偷偷的爬上了她光洁的额头鼻尖。

  绝色娇艳美貌动人的端木雪那高贵神秘的“花房”已被“不速之客”占领了小截,只见端木雪那嫣红玉润粉嘟嘟诱人的荫道口由于“初容巨物”而被迫张开可爱的“小嘴”艰难地包含着那粗大无比的r棒。

  “太妙了,好娘子,你的花房还真紧!尽情享受你的初欢吧。”

  昊天边调整着身体的位置,边开始冲击。

  平日里高贵典雅清丽脱俗的端木雪芳心羞愤莫名,她从来没想像过自己会被人强,根粗大丑陋的男人生殖器不顾自己的反抗,竟然“侵犯”了她神圣的伊甸园,她更猛力地挣扎扭动,想将荫道中那粗大的“它”赶出自己那神圣的“禁地”昊天面体会着她的挣扎而引起的美妙磨擦从r棒传来的感觉,面低头在端木雪那因羞辱而火红的桃腮边,滛邪地轻咬着佳人那晶莹柔嫩的耳垂道:“娘子,别费劲了,再怎么样,就算我放开你,我下面那东西还不是已经进入过你桃园了?嘿嘿”

  “哥哥,你把荫茎退出来,尽管我那神圣不可侵犯的禁区已被你侵犯过了,但只要女膜没破,还不算被玷污,我还是女身。”

  端木雪竟然还天真的以为昊天会放过自己,于是天真的说道。

  荫茎的小截已进入了端木雪的体内,敏感的头已经触到了她的女膜,美艳动人的端木雪如星丽眸紧闭,黛眉轻皱,贝齿暗咬,准备等待昊天突破自己的女膜举进入她的最深处时,可昊天的r棒只是不断摩擦端木雪的女膜,但并不急于突破令端木雪失身落红,端木雪也感到奇怪,难道昊天真的会放过她不污她?

  昊天看了看下身,两人的耻部紧紧的贴在了起,连荫毛都相互缠绕起来。

  “娘子,我可以将r棒退出来,但你等会求我操你怎么办。”

  “不会的,我绝对不会。”

  端木雪坚定的说道。

  “那你等会求我操你,你就必须无条件的嫁给我,你赌吗?”

  昊天心里再生计说道。

  “可以,你先拔出来。”

  端木雪对自己同样信心满满。

  昊天是情场高手,他不希望端木雪还在心理抵抗怨恨状态下失去女身,只有等端木雪情欲难忍,嗳液泛滥,呻吟不断时对达到作爱的最高境界,昊天今晚定要欣赏到端木雪的初潮。

  因此,昊天又把r棒从端木雪的花瓣里拔了出来。

  端木雪如同是只雪白的小小羔羊,莹白的胴体上丝不挂纤毫毕露,昊天几乎以为自己是在绮梦之中了。

  但是这柔美洁白玉洁冰清的完美女体的的确确是那么真实那么清晰那么接近的袒露在他面前,等待着他慢慢的去佔有去享受去蹂躏,他几乎要跪下来感谢上天对他的恩赐了。

  被单衬托着端木雪无与伦比的雪白娇躯,赤裸裸的胴体上发散着层柔和滋润的迷人光泽,显得格外的眩目。

  昊天将端木雪的纤纤玉手高高的举过头顶,把她摆成个不设防的姿势,她柔和秀美的曲线于是变得更加的曼妙无比妩媚诱人。

  昊天握住她圆滑的香肩,整张脸都埋入了端木雪的雪峰之间,他粗壮多毛的大腿螃蟹般的钳住端木雪温暖嫩滑的下身,通红涨大的r棒紧紧地顶在她的爱森林上。清新的温馨肌肤将他紧紧地包围着,昊天如饥似渴地抚摸揉搓着身下娇柔清秀的处子胴体。他的双手轻捧着端木雪只莹白温软的玉笋,口含着||乳|尖上细圆的宝珠用力的吮吸起来,芬芳甜美的滋味几乎让昊天舍不得离开。他的全身肌肉彷彿都抽搐起来,四肢如藤蔓样缠绕在端木雪晶莹夺目的胴体上,他饥渴交加的大口不停地品尝着细腻娇嫩的美白肌肤。

  端木雪白嫩的肩膀腋下双||乳|小腹阴阜大腿小腿足踝上,都留下了昊天的涎液。

  轮的肆意抚弄后,昊天等不及地将端木雪修长雪白的大腿向身体两侧拉开,最为珍贵的处子之神秘园随着玉腿的张开而彻底地暴露在昊天的眼前。

  他的目光鹰隼般准确的落在端木雪从未为人所见的鲜嫩爱|岤上,强健的心脏几乎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这是多么珍贵的宝藏啊!在雪白光滑的大腿会合处,身体巧妙地创造出处桃园胜景:细黑柔软的耻毛娇羞地覆盖在圆隆细滑的爱之丘陵上,道粉红色润泽的玉门紧闭着守护在端木雪伊甸园的入口,柔软的玉门如同双鲜嫩的蚌贝,蚌贝的顶端就是细圆夺目的宝珠。

  玉门的附近形成了道浅浅的山涧,中间似乎应该是条潺潺的溪流,直延续到后面峡谷之中的秀美菊轮。

  此刻,山涧中虽然没有清澈的泉水,但是光洁而细嫩的肉壁上那粉红粉红的肤色仍然是那么的吸引着昊天的目光,他很想立即就撑开这娇嫩的玉门去探索端木雪处子的美妙身体,他低头伏在玉门之外,粗红的舌头已经下下的舔在上面了。

  “她定从来没有尝过这样的滋味。”

  昊天的心里暗想。

  在他灵巧的舌头挑逗下,端木雪少女的矜持逐渐地被击破了,美少女守身如玉的意志也开始慢慢的减弱了。

  这刻,端木雪赤裸裸地躺在陌生男子的身下,双亮丽柔美的大腿张大着被高高的举起靠在陌生男子的肩上,少女身上最隐秘最宝贵的神秘花园览无遗的袒露在男子潮湿温热的舌下。

  她身上所有的敏感点全都被男子掌握着:耳垂||乳|尖小腹外阴,波又波猛烈的攻击正摧毁着她守护童贞的堤坝。

  端木雪的体内慢慢地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刺激,潜藏的本能欲望开始苏醒了。

  昊天遍遍地撩拨着端木雪的大荫唇,耐心地开发着这第次被涉足的丰饶果园。

  他已经渐渐感觉到了身下的变化:端木雪的||乳|尖开始涨大,颜色也开始变得像熟透了的樱桃般;她如同鲜嫩蚌贝的笠翊揭渤焙煳氯绕鹄矗舯盏挠衩挪恢?

  不觉之间微微地张开了道细缝,股清澈的嗳液终于在昊天的努力下出现了。

  昊天得意地笑了起来,少女的身体快要被开发了,他于是伸出粗长的手指,强行拨开了端木雪的玉门,往端木雪的体内直探了进去。

  手指尖传来了端木雪体内的温暖感觉,昊天快乐得打了个哆嗦。

  他的手指像蛇样的在端木雪体内钻动起来,端木雪似乎猛的颤抖了下,少女身体最后的丝矜持与抵抗终于被消灭于无形,潺潺的嗳液从昊天手下不停地流出,爱之溪流第次出现在端木雪鲜嫩的体外。

  昊天很有耐心,听到端木雪这么请求,也就停下了对她的进步侵犯。站起身来,从酒柜里拿了坛女儿红,倒拿了杯酒,微笑着坐在床边。

  只见端木雪乌头黑发披肩,白中透红的娇容,鼻隆小巧的嘴,紧闭大眼带有怨恨之色,全身肌肉白洁光亮,透出阵阵幽香,玉体娇媚软若无骨,丰满结实,玉||乳|高挺,腰细腹隆,稀黑的荫毛,盖着迷人的洞,露出荫唇,红黑白相互交辉,玉腿修长,骨肉均称,无处不美,见之消魂,抚之柔软,滑溜异常,爱不忍释,真是人间的尤物。

  端木雪脸似桃花,媚眼水汪汪,周身似火,血液翻腾,心房急跳,酥麻酸痒,不停的抖颤,端木雪的||乳|波臀浪,真有股说不出的美感。

  尤其是端木雪那高耸的雪峰,圣洁娇挺的||乳|峰顶端,对玲珑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稚嫩||乳|头含娇带怯羞羞答答地娇傲挺立。那对娇小可爱稚气未脱的柔嫩||乳|头旁圈淡淡的嫣红的||乳|晕妩媚可爱,犹如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乳|头周围,盈盈握娇软纤柔的如织细腰,给人种就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

  昊天的r棒离端木雪的视线如此之近,端木雪不由自主打量着滛魔的r棒,昊天的棒棒粗壮硕长,比起黄药师更加粗长,端木雪担心如此巨大的棒棒会弄痛自己的下体。

  其实尽管端木雪是女而且冰清玉洁,当然对男女床事端木雪还是有所了解,端木雪八岁那年,撞到其父端木万成与府上的婢女进行尽情滛,端木万成认为女儿还小不懂事也就没对端木雪避嫌,当着端木雪的面多次滛婢女,对此端木雪心里直有种恐惧。没想到当年自己身边那个婢女遇到的事情,如今会降临自己的身上。

  昊天边品尝着美酒,以便目光注视着赤身全裸的端木雪的胴体,洁白丰满的玉||乳|高耸着,这对r房实在精致,丰满极富弹性,苞满又很尖,||乳|头是如此的娇嫩还非常性感地微微上翘,两只高耸的||乳|峰,经过刚才阵的揉搓,显得更挺拔,更富有弹性了,红嫩的||乳|头,又凸又涨,泛著耀眼的光泽。

  顺著||乳|沟向下是光滑细腻的腹部,圆圆的肚脐向外凸著,像只调皮的蜗牛,安静地卧在肚脐上,昊天左手握着酒杯,右手又开始向下移动,那是柔软白细的小腹,小腹的下面是丛丛乌黑发亮的卷曲的荫毛,布满了两腿间,下腹和荫唇的两侧。她那花瓣像座小山似地突起,粉嫩的两腿之间,养植着片片的茵茵小草,珠珠造型优美,弯曲着交叉着包围着,那丰满而圆实红润而光泽的两片荫唇唇内还流浸着晶莹的嗳液,阴沪酷似小山,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

  粉红的阴凸涨饱满,全部显露在荫唇的外边,阴|岤沟下,菊蕾之上,也种植了片小草茸茸。

  这些令人热血贲张的神秘领域,完全向昊天开放

  昊天知道r房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他要彻底征服端木雪,还得再从端木雪的玉||乳|下手。

  端木雪的双||乳|尖挺高大富于弹性白嫩光洁感性十足,看上去好像两朵盛开的并蒂玉莲,随着微微娇喘的胸脯,吁吁摇荡,鲜红的||乳|头,粉红的||乳|晕,好像发面馒头上镶嵌了两颗红玛瑙,使人总是看不够。

  昊天喝完酒后把酒杯往地上扔重新上床骑在端木雪身上。享用着极品美女无比鲜嫩艳丽的胴体。的确,端木雪的身材之好是无与伦比的,纤细的腰肢线条柔美,没有丝多余的赘肉,平坦的小腹白皙绷紧,在灯光下透射出晶莹的光泽。两个呈梨形的r房雪白浑圆,看上去像山峰样既丰腴又挺拔,||乳|峰的顶端是圈淡淡的||乳|晕,粉红色的||乳|头像两粒小巧可爱的花生米,正在害羞的轻微蠕动。

  昊天的大脑还来不及发出命令,颤抖的双掌就自作主张的按了上去,情不自禁地把握住了这对坚实又弹性惊人的玉峰肉,肆意的玩弄起来。

  只觉触感滑润,滴溜溜的弹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赞真是十足的尤物,端木雪软绵绵的r房滑不溜手,竟险些从昊天的手掌中逃逸而出。

  昊天急忙加大了指间的力道,用力的抓紧了||乳|峰的根部,把它们从左右向中间推挤,弄出了条深深的||乳|沟。

  “不要”

  端木雪羞耻的哭了出来,原本强自支撑的凛然神色已荡然无存。她拼命扭动,可是这种徒劳无效的反抗,除了越发使她显得软弱娇小凄楚动人外,又能有什么实质的作用呢?身体的摩擦更加唤起潜藏的邪欲,昊天再也顾不上怜香惜玉了,暴喝声,使劲的将她的r房捏成了椭圆形,十个指头深深的陷进了双峰里,娇嫩的||乳|头登时从指缝间钻了出来,在灼热气息的吹拂下骄傲的上翘挺立。

  昊天兴奋的俯身相就,用舌头舔弄着她的||乳|蒂,接着又把端木雪整个||乳|尖都衔进了嘴里,用牙齿咬住,开始热切的吮吸。

  端木雪起先还悲痛的哭号闪躲,拳打脚踢的奋力挣扎。

  但随着时间的过去,她的反抗越来越无力了,扭摆挣动的娇躯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喉咙里时不时的发出两声压抑含混的娇吟,晕红的俏脸上露出了又羞愤又迷乱的复杂表情。

  “怎么样?我啜的你很舒服吧?”

  昊天张嘴吐出了她的||乳|头,作出老练的神态说,“你的身体好敏感呀!瞧,才几分钟就硬成这个样子了!真是滛荡的女孩”

  “胡说!你胡说!”

  端木雪倏地坐起身子,双目满含滚滚热泪说。

  昊天也不跟她争辩,只是冷笑着指了指她的酥胸。

  端木雪低头看,绯红的双颊登时像火样燃烧起来,只见那对娇艳欲滴的||乳|头,已经在口水的滋润下明显肿大了许多,正又挺又硬的高高凸起,仿佛两粒珍珠般的葡萄,在无比诱惑的召唤着美食家去尽情品尝尽情玩味。

  “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恍然似乎被巨大的痛苦和耻辱击倒了,绝望的瘫软在了床上。

  “不要再欺骗自己了,你很快就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乐!”

  昊天边说边色胆大张,动作更不收敛,很快端木雪的内衣已滑落在脚边,那赤裸的玉峰落在昊天嘴里,正含羞在他的口舌之间贲张着,另边的蓓蕾也落在昊天手中,在他轻柔的搓揉当中愈发娇绽,美妙而温柔的滋味弄得端木雪更加火热难忍,染上红晕的肌肤又浮起了层薄薄的香汗,不只更加眩目,连少女香气也愈发馥然,那感官上美妙无比的刺激,让昊天的手愈动愈快,口舌之间虽是愈发小心,以免咬痛了她,但轻啣猛舔之下,也令端木雪欲火狂炽,发不可收拾。

  握住了端木雪的那双小巧柔美的纤足,缓缓的向两边分开。

  可是她的双腿紧紧的绞在起,竟使昊天时之间无法得手。

  但越是这样昊天就越渴望知道里面的秘密,于是把手挤进了她的大腿内侧,上下抚摩搓动,耐心的等待她屈服于他的挑逗。

  片刻后,端木雪的俏脸上渗出了细细的层香汗,呼吸声已是清晰可闻,夹紧的双腿也渐渐松开了。

  这刹那昊天两只手起用力,成功的分开了她的双腿。

  在她的惊叫声中,用膝盖把她的腿呈“大”字形的牢牢顶在了两边。

  昊天双手仍然握住了端木雪柔软的两个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