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而且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证明她还是位处子,那处子幽香特别的迷人。

  昊天轻轻的揭开头盖,新娘子随即轻轻的低下头来,尽管是低头的样子,但足以让昊天感动阵震撼,风家竟然还有如此美貌的女子,姿色不在四大世家的四大美女之下!

  尽管她低着头,但丝毫不能遮掩住那俏丽的面容,只要你看这副脸容眼保准你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感叹:好秀气的女人,在昊天揭开她头盖的瞬,她微笑了下,便低下头来,两鬓的刘海垂肩发斜挂在她泛起丝红霞的鹅蛋脸侧,垂在额际飘柔如柳的发丝遮不住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尽管是透过眼镜,但她的眼睛仍大大的,灵气十足,那眼神勾魂般绰约朦胧的妩媚,是昊天在别的美女身上从未见到过的,而在她娇俏的瑶鼻下那微厚的性感唇角却透著丝神秘的微笑,这副眼睛更是让她凭添了几许少有的书卷气,妩媚加书卷气构成了个完美而少见的豪门千金大家闺秀的丽人!

  “你不是风玉婷,也不是风凌瑜,敢问娘子你是谁?”

  昊天礼貌微笑的问道。

  那美女低低头,轻声的道:“我乃风家养女,风玉兰。”

  “哦!”

  昊天阵感叹,道:“你是自愿嫁给我的吗?”

  风玉兰愣,心里颇为纠结的样子,转而看到昊天深情款款和真诚的眼神,心里又是阵惊喜,于是轻轻的点点头。

  昊天看着她的点头有点勉强,于是追问的道:“可是我看得出你有心事。如果有委屈不妨说出来,这样我们以后更容易相处,就算你不是风凌瑜,不是风玉婷,但你已经与我端木俊拜堂成婚,你以后就是我的娘子,跟今天所有拜堂的新娘子都样,你心里的事情,就是我的心事,你不说出来,只能让我们两个人更加的受伤。”

  风玉兰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把心事说了出来。她原本也是大富之家的女儿姓梁,名玉兰,因为七年前黄河决堤,家破人亡,自己因为被父母放到个大木水盘里,得意生还,可是无家可归,又无父无母,个十岁的小女孩,自己又怎么可能活得下去,只能四处流浪。

  结果被人贩子发现她是美人胚子,于是带走四处贩卖,几经转折,竟然在十二岁那年被卖进风家,与其说是被卖进风家,或不如说她被风成在次聚会上看中,从朋友哪里出钱买下回来,风成买了她之后,美其名做养女,于是帮她改姓做风,其实风成是想把她养做自己的小妾,无奈这个事情遭受到了风成的夫人们致反对,尤其是大夫人的反对。

  只是当时风玉兰年纪也尚小,风成也不着急,可这两年风玉兰十六岁之后,出落楚楚动人,已经比风家所有女人都要漂亮的时候,风成就心想纳风玉兰为妾,可是就是无法通过夫人们,风玉兰还被关了起来,如今风玉婷逃婚,风家需要个人顶包先嫁入端木家。

  因为风玉婷逃婚得罪了端木家,大家心里都清楚,就算是顶包的人,也不能太随便,定是漂亮且知书达理的,这个时候风成的夫人们自然就想到了风玉兰,正好把这个女人送走,来风玉兰的确是最佳人选,二来也可以断了风成的想法,尽管风成极力反对,但是风明却异常坚定的赞同,就这样,风玉兰就成了风玉婷嫁入端木家!

  昊天听完风玉兰的话,道:“想不到你还有这么曲折痛苦的过去,你后悔嫁给我吗?还是说你愿意去做风成的小妾!”

  “不,我不要回风家!”

  风玉兰抬头坚定的说道:“相公你你不喜欢我吗?”

  昊天微笑的道:“怎么会呢?没有男人会不喜欢你,我只是希望你能开心,因为做夫妻的,不仅仅是空虚的躯壳,还有两颗相爱的心。”

  “相公,能嫁给你,这是莫大的荣幸,之前我还担心你是什么样的男人,可是见到你和你交谈之后,我确定你就是我此生最爱的那个人,你就是我现在世上唯的亲人,相公,你千万不要抛弃我”

  风玉兰说着的时候,已经饱含热泪。

  昊天轻轻的抱着风玉兰,将她拥入怀中,道:“娘子,我会生世的爱你疼你,来,我们把这杯交杯酒喝完,以后我们就永远成为夫妻,今生今世,永生永世”

  风玉兰与昊天交手,把交杯酒饮而尽,随即扑在昊天怀里,幸福的哭泣。

  “相公,爱你的娘子吧,我爱你!”

  昊天把风玉兰轻轻推倒在床上,躺在绣花缎面的被褥上的风玉兰,慢慢地揭开了那层簿如蝉翼的漫纱她全身裸露,丝不挂,她皮肤白细柔嫩,在彩色宫灯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凹凸分明,不断地散发着少女的芳香,使人魂不守舍,魂飞魄散。

  此时此刻,风玉兰仰着因情欲荡漾而飞霞喷彩的鹅蛋脸,抬起了杏眼,发出了水波荡漾,摄心勾魄的光来,鼻翼小巧玲拢,微微翕动着,两片饱满殷红的咀唇,象熟透的荔枝,使人想去咬上口,小咀微张,滛笑浪喘,两排洁白的小牙,酷似海边的玉贝,两枚圆润的酒窝似小小的水潭,荡游着迷人的秋波,淡淡的脂粉芳香丝丝缕缕地飞进昊天鼻孔,拨弄着昊天那紧张而干渴的心田。

  昊天全神贯注地观赏着,品味着这个丰艳而极富弹性的胴体,风玉兰整个的身躯,散发着无尽的青春活力,丰满光泽弹性十足,满头的青丝,齐整的梳向脑后,又乖巧地盘成两个发髻,上面插枚芳香艳丽的小黄花,骨肉均匀地身段衬得凸凹毕现,起伏波澜,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出污泥而不染的玉藕,颈脖圆长,温润如雪,金闪闪的耳坠,轻摇漫舞,平添了妩媚高贵的神韵,切男人,在她的面前都会脑壳发涨,想入非非。

  风玉兰的双||乳|尖挺高大的富于弹性白嫩光洁感性十足,看上去好像两朵盛开的并蒂玉莲,随着微微娇喘的胸脯,吁吁摇荡,鲜红的||乳|头,褐红的||乳|晕,好像发面馒头上镶嵌了两颗红玛瑙,使人总是看不够。平坦的小腹,深深的||乳|沟,融流着春潮的露珠,细腰半扭,||乳|波臀浪,酒盅似地肚脐盛满了情泉。浑圆的粉嫩的两腿间,蓬门洞开,玉珠激张

  神秘的三角地带,养植着片片的茵茵小草,珠珠造型优美,弯曲着,交叉着,包围着,那丰满而圆实的,红润而光泽的两片荫唇,唇内还流浸着晶莹的滛液,阴沪酷似小山,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粉红的阴凸涨饱满,全部显露在荫唇的外边,阴|岤沟下,肛门之上,也种植了片小草茸茸,这些令人热血贲张的神秘领域,放肆地向他逼进。

  昊天只觉种如饥似渴的强烈欲望奔涌而来,他下扑了上去,双手各抓住只高大的||乳|峰,屁股斜挎床沿,扎头便叼住这只红润的||乳|头,摇晃着脑袋,猛烈地吸吮起来,而面部则紧紧地贴在风玉兰的r房上,舌尖在弹性十足的||乳|头上来回的吮吸搅。牙齿不断地轻咬轻刮轻磨,每个动作,都是那样的用力,那样的认真,那样的贪婪。

  这时,风玉兰感到如惊涛骇浪般,在她的胸前翻滚着,她疯狂地,放肆地享受着令人陶醉的美爽,春潮浪高似浪,浪紧接浪,波连波,浪打浪,冲垮了她心扉的闸门,以瀑布般泻千里,涌遍了全身,她只觉得全身燥热难忍,每根神经,都在激烈的跳动,每根血管都在急速的奔涌,每个细胞都在紧张的收缩,她咬住牙,享受着昊天的爱抚

  昊天感觉到,风玉兰那小||乳|头,经过阵的洗礼,变得更大更硬更坚实了,他昂起头,看了看这只红彤彤,湿淋淋的||乳|头,激|情大发,扎头又叼着了另只||乳|头,狠狠地吸吮起来,直吸得风玉兰,仰身挺腹,奇痒难忍。

  “啊啊好痒”

  这时,昊天,突然缓慢下来,抬起头,细细的柔情的看着风玉兰那红朴朴的小脸蛋,轻声地问:“舒服吗?”

  “啊真过瘾哪”

  昊天停止了揉弄和吸吮,这时,他伸出支大手,五指张开,顺着她那丰满的||乳|峰,向下滑去,风玉兰立刻浑身震,接着呼吸又急促起来。昊天的手,从双||乳|开始向下抚摸,他的摸法特异,他的手掌转着圈,五个指尖压在肉里,边转动边向下滑,刚刚通过小腹肚脐,触到阴沪的时候,风玉兰已经无法忍耐了

  “喔啊全身好痒又酥又麻好像点|岤啊太痒了”

  昊天的手终于落在了小丘似地阴沪上,用食指找到了阴沪上方的软骨,缓缓压揉起来。这时风玉兰,全身由轻微的摆动,变成了快速的震颤,又变成了不停的抽搐,接着便是手舞足蹈,气喘吁吁,娇嫩的屁股不停地扭动着。

  “啊哟太痒了无法忍受啊那里通著全身哦受不了啦相公!”

  风玉兰的双手,不停地舞动着,并在床上胡抓乱挠,突然扭头,她看到了昊天小腹下,双腿间,那个又粗又长又壮的大宝贝,正在那大片乌黑发亮的荫毛中激昂地高挑着。这么长的宝贝,它是那样威武粗壮,上面根根的青筋,凸涨涨地爬满了棒径。突起的肉刺,密麻麻的,支楞楞地耸立着,乌紫发亮的头,独目圆睁,怒发冲天。

  这切,都是风玉兰前所未见的,种饥渴,贪婪的欲望声促使着她,恨不得下将宝贝插入自己的小|岤,饱赏这独特的,超群的宝贝的滋味,她竟不顾切地,舒展玉臂把擦住了它。

  昊天惊,很快地反应过来,将身体腹部向前凑了凑,以满足她那疯狂的欲望。她抓住宝贝攥松,攥松地玩弄着。他不但没有停止动作,反而将手指下移,中指下伸入了荫道,缓慢而有力地抚弄起来,而风玉兰这时用力挺腹,同时将大腿叉开,那肥厚的荫唇,缩张,水急流涌出,嘴里不断地浪语着:“相公,快快快点插进去这大宝贝又长又细太好了”

  昊天突然将头扎到风玉兰的双腿之间,股股热浪,直入|岤中,这时,他将嘴对着|岤洞,狠劲地向里吹气,直吹得风玉兰浑身不住地打战,忍不住个劲地向上挺腹配合,嘴里急剧的喘息,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喔好舒服哎哟你的花招怎那么多好爽”

  风玉兰那小阴阵阵发痒,痒得难忍,痒得钻心,痒得心惊肉跳,痒得胆战心寒,她实在是无法忍受了,荫道的嫩肉缩张,少女的芳心,万分激荡。

  阴跳跳的,心肝乱并乱撞,心情万分慌乱。

  昊天将风玉兰搂在怀中,不断地亲吻着,他噬咬她那柔嫩细致又香甜的粉颈,又慢慢地吻住了风玉兰的小嘴。风玉兰只觉得舌尖上似有电流波波的传向全身,使身子软软的,这感觉非常舒服,于是风玉兰主动伸出香舌和昊天吸吮起来。

  蹭磨了半天,他慢慢离开她那那醉人的唇,向下转移,吻过晶莹的脖颈,到达饱满的玉峰。昊天将风玉兰柔软的玉体向后仰起,让少女的曲线更加凸起,他只觉少女发育完好的双峰又柔软又坚挺,衣襟隐隐传来少女让人心醉的||乳|香,让他快发狂了,他抓住风玉兰的||乳|峰阵揉搓,弄得她媚眼如丝呼吸急促。

  丝毫不停顿,昊天便低首吻向她的美||乳|,舌头在r房根部转着小圈子,他吻着风玉兰的||乳|头,还用牙齿轻力的噬咬着||乳|头,而舌头则在舔弄着||乳|晕,另只手也攀上了另座玉峰,使劲地揉捏着,风玉兰的玉体扭动着,喘息声大了起来,她感到到股股热流从||乳|尖向四处传去,冲到喉头不禁变成声回肠荡气的呻吟。

  昊天长吸口气,轻轻分开风玉兰的双腿,手慢慢伸向前,抚在荫唇上,风玉兰大声呻吟起来,修长的玉腿不安地绞动着,抚摸了会儿,风玉兰已经叫不出声了,全身香汗淋淋,玉腿不停扭动着,阴沪里已流出滑腻的水,昊天只觉得下体胀得快要爆炸了,底下的根青筋暴跳,雄纠纠,气昂昂的大家伙,足足有八九寸长。

  风玉兰迟疑了下,俏脸羞得通红,纤手小心翼翼地伸出去,才堪堪握住宝贝,只觉宝贝壮硕无比,热得烫手,心慌得忙摔下手,转身伏在床上,风玉兰背部雪白细致的曲线,暴露在昊天的面前,白玉无暇的肌肤,浑圆小巧的丰臀,让昊天欲火大炽。

  昊天将风玉兰柔软的玉体慢慢地转过来,再分开她修长的玉腿,使阴沪尽量张开,然后把手指按在荫唇中轻轻磨擦旋转,同时逐渐塞进阴沪,而且逐渐推进,他的手指头技巧地拨弄风玉兰的大小荫唇,在荫道口进进出出,使她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愉悦当中。

  风玉兰的俏脸红扑扑,挺直的瑶鼻上挂着滴滴汗珠,她不安地扭动着道:“啊啊好痒啊”

  昊天见时机已到,他跪在了风玉兰双腿之间,抓住她修长的玉腿分至最大,手托宝贝,对准|岤孔,挺动那吓人的大宝贝向前送去,只听“滋”的声,那根大号的宝贝,冲破少女的防护,整个地连根没入。

  风玉兰立刻感到荫道里,像插入了根烧红的铁棍,而且又粗,又长,好像插到了自己的腹内,顶住了自己的心肝,感到无比的滋润和充实,也夹杂着丝疼痛,她浑身猛然震,惊呼声:“啊!痛,好痛呀!”

  昊天抚摩着风玉兰滑腻的玉||乳|,安慰她道:“好娘子,你忍下子就不会再痛了,我保证你妙趣无穷,舒服得如登仙境样。”

  风玉兰已痛得粉险发白,眼眶中泪光涌现,但是她果然忍痛不出声,昊天仍然继续他的挑逗工作,同时把头顶住花心,频频跳动,这着果然见效,不到会儿,风玉兰的阴沪里又渐渐痒起来,而且疼痛渐消了,昊天见她已黛眉舒展,妙目含春,知道她此时已苦尽甘来,尝出滋味了,他轻轻抽出,又缓缓的送进去,然后不停的轻抽慢插。

  风玉兰的女荫道非常狭窄,昊天需用很大的力气才能进出,他采用九深浅之法,细细开垦着风玉兰的小|岤,渐渐地她的玉津流出,荫道润滑了许多,昊天开始用他那巨大的宝贝冲刺着风玉兰的荫道,猛烈地全部插进去,又猛烈地全部抽出来风玉兰情不由己的两臂紧搂他,扭腰摆臀,极力迎合着他。

  “相关轻点有些痛”

  丝丝血迹从两人结合的密部渗出,昊天已经很有经验了,于是不断地亲吻抚摸风玉兰,很快她秀眉舒展,表现出快意来,昊天知道她已经适应了,于是开始轻抽慢插,风玉兰已经感觉不到痛苦,她已经开始享受着男女之间爱的最高境界。

  “嗯相公妾身已经没事了你尽管来嗯重点啊好舒服哦嗯哼啊嗯哦”

  昊天被那窄窄的|岤孔,夹实了宝贝,阵急插,猛抽,他感到自已的头产生了种酥爽之感,而且由宝贝直向全身扩散,直达到心中,俩人都同时地疯狂起来,同扭腰,晃臂,个向上使劲,个向下压动,直乐得风玉兰,口里含混不清的叫喊着:“啊呀哎呀相公你弄得喔啊人家要死了相公你干得妾身又流了”

  昊天听着风玉兰的娇喊浪叫,便低声问道:“玉兰娘子,你的小|岤好紧,弄得我也好舒服喔你又流浪水了吧流得真多啊哈哈把我腿全搞湿了你也爽吗这下插得好深好深好爽”

  两人边说边干,而越抽越快,越插越猛,直插得|岤洞里,发出“滋”“滋”“滋”的水声

  “哎哟相公我痒死了我的小|岤被你插裂了肿了真爽顶得好”

  昊天那大宝贝,在小|岤的鲜红嫩肉里,搅动着,他那浓密的荫毛,在抽锸的同时,不停地增加着刺激,使得|岤唇和|岤蒂,都在紧张地收缩着,收缩着,这种种不同部位的不同刺激,直乐得风玉兰尖声怪叫,水次再次地破唇而出。

  风玉兰努力地使自己的小腹,紧紧地搂往昊天的脖子,不停地在胡渣上磨蹭,她爽舒地微闭双眼,两片湿润的嘴唇,微微启开,条香舌急急地伸入了他的口中:“喔喔嗯嗯”

  风玉兰咬着牙狠劲地让小|岤下把宝贝吞下,方觉得身心肉体的充实,她的身体热得发烫,小|岤痒得透体,无法形容的快感,使她又紧张,又放荡,梦样的呻吟,蛇样的扭动,宝贝次比次更加深入,她舒服透了,有生以来,第次感受到这暴风雨式袭击,她已陷入了昏迷瘫软的状态,好像架云的仙女,飘飘荡荡。又是阵猛烈的袭击,她退出香舌,又喊叫起来:“喔小|岤痒再往里顶使劲顶喔好我的小|岤顶漏了顶破了

  漏水了喔好爽“接着,”

  啊“的声怪叫。

  风玉兰娇躯抽搐,快感醉人地,麻酥,立刻传遍整个的全身,只见上肢舞动,下肢踢蹬,昏迷了过去,昊天并未就此罢休,而是放慢了速度,缓抽慢插,每次都直顶|岤底,经过场急风暴雨的洗洗,风玉兰本能地紧紧地搂住昊天的脖子,小腹还在不停的挺进,急促的娇喘,美丽的脸蛋,又出现了满足的表情。

  “相公啊喔唔妾身会给你插死干死嗯啊喔又痒了快”

  昊天连又是猛插三十多下,他身体燥痒难忍,尤其是小腹下,宝贝上,好象干柴烈火,在激烈的燃烧着,种强烈的刺激突然向他袭来,他咬住牙,提着气,抑制着自己的冲动,又是阵直抽直插,每每到底。|岤中的水,如山洪爆发,向外奔涌,两腿不住地合张,全身不停地蠕动,血液。

  “相公哦不能动了喔又来劲了又痒了快插死我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