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和母亲白艳琼在屋里没有出来,众女也不敢惊扰,就在内院里玩耍起来,而昊天和白艳琼早就醒了,陪伴的还有西门若雪风韵儿和陈烟儿,只是他们正在商量着大事。

  “俊儿,正常来说,女儿出嫁三天就要回娘家趟,只是你娶娘子这么多,又不可能跟随所有娘子回娘家,这个事情要好好计算下才是。”

  西门若雪说道。

  “按理说,如果妻妾多的话,应该是辈分排序进行回娘家的!”

  白艳琼说道:“可是俊儿你偏偏又没有给她们姐妹排定座次名分,这可怎么办?”

  “我看抽签决定好了!”

  风韵儿说道。

  “对,这样比较公平!”

  陈烟儿也附和着说道。

  “俊儿,你的意思呢?”

  西门若雪问道。

  昊天看了下几位娘亲,摇摇头,道:“如果你们问我的意思,我会说,不回娘家行不行?”

  “不行!”

  五位娘亲起异口同声的说道。

  西门若雪说道:“这五大世家在紫禁城乃至全国都是名门大户人家,这点礼数还是需要的,不但要回娘家,还要在娘家住上宿以上,明白吗?”

  “就是,还没听说女儿出嫁三天之后不回娘家的!”

  白艳琼说道。

  昊天道:“既然你们都坚持,我也无话可说,我看这样好了,就按诸位娘亲的排次来回吧!先回西门家其次风家,再到东方家,最后司徒家,就这么定了!”

  “这”

  众娘亲没想到昊天如此排定,不过西门若雪和风韵儿都表示无意义。

  “既然这么定了,就按这个执行好了,明天先回风家!”

  西门若雪最后的说道。

  昊天这个时候的说道:“另外还有个事情,过十二天,就是风家老爷的八十大寿,我作为风家的女婿,不能不去祝寿送大礼,各位娘亲都在,你们想下如何给我外祖做大寿才是?”

  “我父亲最喜欢收藏历代的书画了,我看去古董店找两幅名贵字画送给他就可以!”

  风韵儿说道。

  “依我看,找古代的字画,还不如让当代名家亲自书写字画给他祝寿,题上风明的大名,他定会喜欢不得了!”

  西门若雪说道。

  风韵儿点点头,道:“姐姐这个说法极是,我父亲最推崇当今宰相的书法,可是如何能让宰相给我们题词祝贺呢?”

  “宰相?”

  昊天心里乐,道:“这个好办,就把这个交给我去做吧,你们分别去给我准备回娘家的礼物就可以了!”

  昊天心里终于踏实了下来!

  这天晚上,在将自己的十八个娘子全部晕过去以后,昊天命沈碧君沈碧兰和白艳琼李嘉欣陈烟儿这五位娘亲到自己的卧房来,因为这五个娘亲不是五大世家的,也没有安排回娘家的任务,昊天自然想着好好的安慰和满足她们番!

  昊天的房间已经有阵子没人住了,这些天,他都是在各娘子和娘亲的卧室恣意滛后,是以,直没有回到过自己的房间,但每天还是有下人依然会照常打扫,此时过来看,是十分干净的。

  昊天命五位娘亲上床,说道:“明天我开始陪娘子们回娘家,所以,今日好好疼你们番。”

  本来说得颇为严肃,但到了最后,可谓色态尽显,如饿虎扑食般扑到了众女身上,荒滛之战开始了!

  昊天命五个女子并排趴在自己的新床上,五女也就顺从的依言而行,还自觉的撅起肥白诱人的大屁股不停的扭动着,以期得到昊天的青睸昊天此时只恨自己少生了几对手,不停地把玩着五个各有特色的巨大肥臀,心中也不由得再将这四个都是美轮美奂的大屁股品评番。

  其中,最为肥大的乃是白艳琼,毕竟生过,生产过的经历使她的大屁股也是更加肥大惊人,李嘉欣和陈烟儿稍逊点,其大屁股的围度略输于白艳琼,但也是极为惊人了,而沈家姐妹比李嘉欣还略有些不如,也紧紧是因为年龄小着几岁而已,但如此美丽的五个雪白迷人的大屁股并排在自己面前,昊天哪里还会客气?

  还是先从最耐的白艳琼开始了!

  “啊”

  声长吟,昊天开始了征途,他双手抱住白艳琼那令他爱不释手的大屁股,配合着自己的挺动,用力的将大屁股拉向自己的身体,大屁股与小腹相撞“啪啪啪”

  开始是声声清脆的响声,随后则是紧密的连城了串!

  白艳琼则“啊啊啊啊啊啊”

  滛荡的叫着床,那滛靡的叫床声既是自己情怀的舒发也可以认为是对其余三女的挑衅,她要展示自己的所有床上的绝技,要彻底将众女比下去!

  “刺进去了,呀俊儿真大啊!啊又不行了啊,真的不行了饶命了主人啊”

  声凄惨的叫声,白艳琼第三次泄了身。

  其实白艳琼滛荡成性,本来别说是泄了三次,就是泄上个十七八次她也有过,但不知为何,自从被昊天弄过后,她只要遇到昊天很容易就高嘲,而且,还很容易疲累,是以只泄了三次,但她也开口求饶了。

  还有四个美艳的马蚤|岤正等着喂呢!昊天将大r棒从母亲白艳琼体内拔出,白艳琼失去最后的支点也随之软倒在床上,昊天知道她没有事,只是刺激过度,也就不管她,直接拉过了正在努力摆动大屁股请他临幸的沈碧兰,同样的方式将大r棒入了那同样吃人的肉洞。

  肉洞里已经是片泥泞了,借着泥泞的润滑,好似大蟒蛇的鸡芭顺利的其根没入,怕被白艳琼比下去,沈碧兰争宠似的显示着自己的床上功夫,她下面的肉洞似乎活了样不停地将闯入洞中的大r棒挤压着,从根部挤到头顶端,芓宫深处也蠕动着,好像是张嘴样,吸允着这根王者宝杵,似乎要将精华吸出来般。

  昊天只感到阵舒服,他滛性更胜,动沈碧君也更加凶狠,双手还不时地拍打着雪白的大屁股,“啪!啪!”

  发出清脆的响声,还在雪白的大屁股上留下通红的掌印,而沈碧君开始有些吃痛但跟着却诱发了她的欲望,不独不叫苦,所发叫床声还更加诱人!

  “啊!俊儿,不要怜惜我,啊,啊我被死我了!”

  昊天双眼闪烁着熊熊的欲火,好像真要将她死般,净长尺三寸直径三寸半的大r棒次次尽根插入,直刺入到沈碧君芓宫才罢休。

  突然,沈碧君阵痉挛猛地股荫精从蜜|岤深处,淋得昊天好不舒服,沈碧君高嘲了,但昊天还没有尽兴,他见到沈碧君也不中用了,也就不再勉强,抽出分身,却将沈碧兰和李嘉欣都搂了过来。

  让沈碧兰躺在床上下体分开,两只脚搭在两张椅子上,而沈碧兰则趴在李嘉欣身上与之重叠,昊天见安排妥当后,来到二人腿间双手加固了二人的重叠姿势后,用力挺“啊”

  先侵入了沈碧兰,紧接着又是“呀”

  李嘉欣也被侵入了。

  原来,昊天每次抽动大r棒都插入不同的|岤里,这样,两个女人都可以玩,但又都可以有更长点的间歇时间,也可以侍奉他更长久些,轮疯狂的进攻开始了,两人此起彼伏的叫床声刺激的昊天更加神勇,以至于即便是同时迎敌,二女也接连告饶了!

  “啊啊啊啊啊俊儿饶了我啊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啊

  哦来了,又来了,全泄了!泄了又泄了,俊儿,饶了我吧啊啊

  啊啊不行了,呀”

  两女在昊天身下高嘲迭起,至少泄了五六次了,再下去只怕会对她们身体有损伤,昊天只能放过她们,刚撤出分身,沈碧兰就从李嘉欣身上翻了下来,双眼翻白下体还不时地溢出泛着气泡的液体,李嘉欣的情形也样,都已经不能在站了。

  但昊天没有发泄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正好白艳琼也恢复过来了,而旁边的陈烟儿还没有得到发泄呢,她们见到昊天目露滛光的盯着自己,也知趣的起来服侍起他来。

  昊天想看看她们两个会有什么新花样,于是躺在床上,大r棒因为没有得到发泄依然直挺挺地指向屋顶,不停地颤动着似乎在发泄着不满。

  这时,之间这对姐妹默契的起来到昊天旁边,白艳琼趴在他下面用嘴开始吸允这强大分身的根部从阴囊开始,然后不停向上滑动,知道头的顶端,整张嘴努力的含住,但也只含住部份,大部分还露在外面,跟着嘴里的舌头开始活动,时而轻点马眼,时而围绕着头打转,显然是训练有素。

  陈烟儿也不含糊,她反向的骑跨在昊天身上,性感硕大的肥臀指向了昊天,却把粉嫩诱人的蜜|岤悬在了昊天脸面的正上方,她的嘴功丝毫不弱于白艳琼,她趴在昊天大r棒根部舔弄他的阴囊,舌头灵动的给这根邪恶的巨大的大r棒做着全身按摩。

  昊天舒服的享受着皇帝也没有的服务,宛似神仙般,忽地,他突然觉得悬在自己面孔上方的陈烟儿的滛|岤实在诱人,于是双手抱住那肥白的屁股将那动人的肉|岤压向自己的嘴。

  陈烟儿不想他会有此举动,“嘤”的声,其实她什么样的风流阵仗没见过?

  可是这种情形多是那些不中用或是有些变态的男人喜欢用,般情况下能干的男人很少这样,只是昊天并非要用舌头来对她如何,而是实实在在的亲吻了番她下身这张嘴,此时昊天欲火已经烧到了顶点了,他坐起身,将陈烟儿放躺下,抄起她修长的双腿搭在肩头,下面大r棒猛地直刺入了进去。

  毫无技巧的冲撞,每次都得陈烟儿摆动腰身来抵御攻击,但每次抽出时的空虚感又都令她无所适从,使她有了要死在这大r棒之下的愿望,于是她拼劲最后的力量,迎接着昊天次快似次,次猛似次的冲击。

  “啊啊啊啊救命呀!啊”

  陈烟儿双腿突地伸,双手猛力抓在昊天背后抓破了不少,跟着双眼翻白头向旁边歪晕死过去。

  毫不迟疑,昊天把抓过还在旁观战的白艳琼,依葫芦画瓢,像对陈烟儿样了起来,白艳琼知道运气好能让昊天射自己次,如今这么多女人,昊天又如此神勇能干,能轮到不容易了,她挤压在她体内莽撞冲锋着的巨物,要让昊天早点放出精华,但昊天哪里是好对付的?那巨人般的大r棒热度直线上升,很快白艳琼就已经被得晕头转向了。

  其实昊天心中还是对射在白艳琼体内有偏好,来白艳琼长得实在是太诱人了,二来她床上功夫也实在讨人喜欢,但最主要的还是,将自己美艳异常的白艳琼还是端木俊的母亲,而自己现在的身份就是端木俊,“母亲”骑在胯下滛,并且看着“母亲”婉转承欢的样子,这种乱囵的刺激实在太大了。所以有时也会有着类似的刺激。

  终于,在勇猛的征伐了个时辰后,昊天感觉到自己要爆发了,他赶忙将双手从“母亲”丰赘的大腿下面穿过,抄住“母亲”的大屁股用力的迎向自己,而与此同时,自己的大r棒也竭尽全力的现下插刺,白艳琼已经气若游丝浑身松软了,但见他如此举动,知道他要高嘲了,于是鼓起余勇,向上挺动大屁股迎接着他,猛地,昊天将“母亲”的大屁股死命向身体拉,腰下用力将大r棒使劲向前顶。

  大r棒再次闯入了已经多次回归过的老家,大头顶在了白艳琼的芓宫壁上,只瞬间,白艳琼似乎等了好久等待着,那些她期待的来自于自己儿子,应该是他的孙子孙女的液呼啸着冲入了她的芓宫里,白艳琼被这股灼热的子孙精烫的阵哆嗦,再次泄出了大量的荫精,她又高嘲了。

  昊天还是不甘心似的,用力的向白艳琼体内顶动着,他要把所有的子孙精都射入白艳琼的芓宫,做了个垂死挣扎,终于精疲力尽,他趴在白艳琼身上睡去了,大r棒却还没有拔出,依然留在了白艳琼体内,虽然已经萎缩了,但尺寸还是惊人的很,竟然大头还堵在芓宫口,似乎在防止那些刚刚送入白艳琼体内的他的子女会淘气的跑出来,但是昊天的大r棒阻挡住他们。

  白艳琼也晕死过去了,只是脸上却带着福的笑容,如此剧烈的战斗,昊天也是天亮了才醒来,发现自己还压在白艳琼身上,连自己的大r棒也还没有拔出来,而白艳琼脸上满是福的样子,使他豪情万丈,而散躺在周围的姨娘也都是如此表情,使他更加兴奋,下体再次活跃起来。

  昊天要好好的再享受白艳琼下,毕竟自己陪娘子们回娘家段时间不能和白艳琼交欢的,所以,定要把这几天的缺憾提前打出来,于是昊天轻缓的抽送着自己的阳物,边玩弄着白艳琼那傲人的巨r,边不时地亲吻着她,不多时白艳琼被刺激醒了。

  白艳琼略呆,跟着就配合着昊天享乐起来,终于在他高嘲了七八次后,昊天竟然又再次将子孙精深深的打到了她的芓宫里,休息阵后,昊天唤醒了众女又再吩咐了下,便在众女服侍之下更衣整理番,到大堂去准备陪娘子们回娘家的行程。

  第221章岳母宋佳

  昊天打扮穿衣出到大堂,只见西门若雪带着西门婷婷西门依依西门静儿西门诗诗西门嫣儿五女已经在等候多时,作为出嫁新娘子第次回娘家,西门婷婷西门依依西门静儿西门诗诗西门嫣儿五女打扮各位漂亮动人,而且显得精神奕奕。

  共十二辆马车,其中六驾马车是拉人的,西门若雪和西门婷婷西门依依西门静儿西门诗诗西门嫣儿五女各坐辆马车,而且随身婢女起,另外五架马车则是装着各式各样的礼炮,每个娘子都有车的礼物给自己的母亲父亲,另外车则是给西门破天的。

  昊天骑着高头大马,风光十足的游行在京城的大街之上,路上围观的市民百姓那是挤满了街道的两旁,几天前端木家大婚就已经轰动全城,成为街头巷尾,茶余饭后百姓的谈资,此刻端木家新娘子回娘家依旧是大张旗鼓,那阵势真的快要比得上皇后省亲了。

  没到西门家庄园,昊天远远就可以看见西门家大老爷也是自己的岳父大人西门破天带着同是自己岳父大人却是西门破天的儿子西门无敌,外加昊天的四个岳母大人,分别是西门婷婷的母亲东方如烟;西门依依的母亲苏兰;西门诗诗的母亲宋佳以及西门烟儿的母亲陈慧琳;西门若雪的母亲是西门破天的原配,二十年就已经过世,陈慧琳和宋佳是西门破天后面娶的继室,这也是为什么西门诗诗和西门烟儿跟西门若雪年纪差这么多的原因,而西门静儿的母亲则是在五年前已经过世,因此昊天虽然娶了西门家五个女儿,却只有四个岳母大人。

  西门家人丁不旺,而且女儿居多,西门无敌至今没有生下男丁,因此他最近又娶了两个美妾,分别是西门玉兰和西门玉倩姐妹,今天她们也起站在迎接的队伍里,昊天的岳母大人都是三十出头的熟妇美女,而只有西门无敌这两个美妾看就知道是二十不到的青春美少妇,异常的迷人。

  尽管昊天骑在高头大马上还没有认识她们,只见那个西门玉兰和西门玉倩姐妹就像孪生姐妹样,装着统,都是粉红色碎花连衣裙,酥胸并不如东方如烟她们那样丰满高耸,但是修长浑圆的玉腿,身材婀娜多姿,曲线玲珑,美目流转,顾盼生辉,显得风情万种,天生媚骨,婉娈迷人。

  看见昊天他们的车队,西门破天当即招呼人奏乐和放鞭炮,那阵欢呼鼓舞,让整个庄园都热闹起来。随即便是迎接大家进家里。

  西门家府邸虽然没有端木家府邸大,但是气派也算是不凡了,配得上四大世家的称号。

  “岳父大人,这次回来,没有带什么礼物,这是我端木家家传的些古玩,不知道岳父大人喜欢不喜欢?”昊天微笑着打开个包装盒子。

  “啊,这是天青无纹水仙盆,传世的杰作啊!在大破灭之后就很少见到了呀!

  想不到端木家中还收藏着,这可以算得上是无价之宝了。”

  西门破天痴迷于这些窑瓷器的收藏和鉴赏,见之下就如痴如醉爱不释手,谈起来就滔滔不绝卖弄不休,激动地说道,“俊儿你这份礼物太贵重了吧?”

  “这是我用来孝敬岳父大人的,不贵重怎么能够表示我的心意呢?”

  昊天从西门若雪口中知道了西门破天的喜好,此人附庸高雅却又贪财重礼,毕竟是岳父大人,所以投其所好,果然奏效。

  昊天笑道,“何况您老人家把西门家这么国色天香的五个姐妹宝贝都交给我了呢!珠宝玉器怎么能够和国色天香的美女相提并论呢?您说是吧?四位岳母大人?”

  目前掌故西门家女人,以西门诗诗的母亲宋佳为尊,因此熟美怨妇岳母宋佳听出昊天的话语,娇笑着揶揄说道:“难得俊儿这个孝心,老爷你是正中下怀,以后你就天天搂着这个盆子睡觉吧!”虽然她这么说,但眼神却娇媚地看着昊天,眼睛柔媚地可以滴出水来。

  昊天看那宋佳的颜色,当即心里喜,这个女人也是闺中怨妇啊,估计西门破天这上古稀的年龄,也满足不了宋佳和陈慧琳这三十出头如狼似虎的熟妇的饥渴。

  此刻西门破天走火入魔整般,兴高采烈地抱着天青无纹水仙盆好象怀抱心肝宝贝样地小心翼翼地径直回自己房间去了。

  “这是给诸位岳母大人礼物,还有很多在车上!”昊天说道,吩咐人将礼品都抱下来,按照各人的礼物分别抱回每个人的房间。

  因为回娘家开心的缘故,大家相互寒暄认识了之后,昊天的岳母和娘子们都开心的个个回房去倾诉衷肠,而且也顺便看下昊天这个女婿给自己什么样的礼物,就连西门若雪都跟着姐妹们起玩去了,而下人们同样每人都获得个红包和份小礼物,这让西门家上下高兴不得了,个个都跑出去相对比自己的礼物,当然还要准备中晚餐,这大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