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的兄弟折断!”

  “折断了,那婷婷她们怎么生儿子?岳母你以后怎么幸福呢?”昊天在东方如烟耳朵边说着!

  “你不说还好,快点去婷婷房间去,你回来可不是专门为我的!”东方如烟啐骂着整理好衣裙含羞带怨地跑走了。

  昊天无奈,只能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走进西门婷婷的房间,看见她还没有睡觉,身穿睡衣凭窗而立,黑色半透明的睡衣,遮掩不住婀娜多姿的身材,浑圆翘挺的美臀,美丽曼妙的倩影,昊天忍不住轻轻过去,从后面搂抱住她的小腹,昂首挺胸的帐篷隔着睡衣顶住她的浑圆柔软的臀沟道:“好娘子!”

  “这么晚了,你还在等我吗?”还没有说出来,西门婷婷娇躯剧震,猛力挣,原来竟然是西门若雪,她看见昊天,两朵娇艳夺目的红晕布满面颊。

  “大娘,你怎么在这里?婷婷呢?”昊天也多少有些尴尬,不过看见西门若雪的红晕,他心里也就不管这些了,反正西门婷婷和西门若雪,谁陪自己都是样。

  “坏俊儿,谁让你不看清楚就毛手毛脚的?”西门若雪娇嗔道。

  “俊儿给大娘你赔不是了,好吗?”昊天故意拉住西门若雪的白皙娇嫩的玉手哀求道。

  “算了,看你可怜,我就放你马!”西门若雪娇笑道,“不过,先通知你,婷婷她们今晚五姐妹团聚,所以你要有所准备!”

  “什么嘛?”昊天纳闷道。

  “怎么?受不了?那你可要自己想办法了。”西门若雪娇笑道。

  昊天恨得牙痒痒的,他生气地在西门若雪浑圆的臀瓣上打了两巴掌,“都是你坏我好事!”

  “坏俊儿,你再敢打我,看我不收拾你!”西门若雪娇躯轻颤,粉面绯红娇嗔道。

  “嘿嘿,我倒是想看看大娘你是怎么收拾我的!”昊天感受到西门若雪臀瓣的柔软和弹性,良好的手感,索性又打了两巴掌。

  “坏蛋!”西门若雪撒娇地捶打着昊天的胸膛,却眉目含春,羞涩中包含着惬意。

  “这是对你的惩罚!”昊天再次用力拍打着她的浑圆翘挺的臀瓣。

  西门若雪抓住昊天的上衣,不言不语,居然媚眼如丝地看着昊天,樱桃小口微微张开,含羞带怨地捏弄着上衣的纽扣,扭转娇躯,让美臀靠近昊天,仿佛想让他更加方便的继续拍打,天哪,她不会是受虐狂吧?

  “大娘!”昊天想要搂抱住西门若雪阵亲热。

  “啊!”伴着西门若雪的娇呼,昊天的双臂已经圈住她柔软的纤纤细腰,贪婪地揉捏起来。

  每次抚摸西门若雪的娇躯,昊天都有股冲动,想要尽快解除掉她身上的遮掩物,哪怕是世上最美丽的衣服,都比不上西门若雪赤裸娇躯来得美艳,任何衣物都只会隐藏住她无瑕完美的娇躯曲线,成为她的缺陷,只有赤裸裸的西门若雪才能完全感受她那曼妙娇躯的丰腴柔软,想到这里,昊天手上不知不觉地加重了几分力道。

  “不要啊轻点”西门若雪的娇呼声,轻飘飘地没点力道,昊天简直爱死了这种能让自己血脉的温言软语。

  此时的西门若雪,由于紧张和羞涩,娇靥晕红艳丽,昊天粗鲁地分开了她丝袜包裹的双腿,趴在她性感的赤裸娇躯上,准备好好品尝享受这令人垂涎的香艷美肉。

  昊天双手在西门若雪挺拔白皙的椒||乳|上,温柔地爱抚着,然后低头又吸又舔轻咬轻捏的,双手紧紧握着她圆润雪嫩的椒||乳|,又搓又揉的,彷彿要将西门若雪的||乳|汁全部吸干般。

  西门若雪那粉红娇嫩的小||乳|头,在昊天长时间的吸吮舔咬之下,渐渐地红胀了起来,受到刺激后的西门若雪,如梦呓般无意识地发出娇吟声:“啊嗯啊不,不行不,不可以嗯不要噢”

  西门若雪下意识想推开昊天阻止他,可是她的纤素手刚刚将放到昊天头上,昊天就又开始大力的吮吸那娇嫩敏感的殷红蓓蕾。

  西门若雪感觉的美爽飙升,就仿佛有种被抽空的感觉,潜藏的欲火又再次燃烧起来,原本放在昊天头上的纤纤玉手不知何时已经变推为拥,西门若雪将他的脑袋紧紧地压在自己高耸丰满,浑圆鼓胀的雪白胸脯上。

  昊天松开那颗含在嘴里的殷红蓓蕾,抬头看向带给他无限美好的丰满娇躯,从西门若雪的眼中,好色男人看见了让自己血液的娇羞神色。

  西门若雪伸出纤纤素手轻柔地爱抚着昊天的头发,奇异的感情相互交织,她的心情在在这刻是前所未有的复杂,昊天见她羞态媚极,身体也似乎达到忍耐的极限了,他下身坚硬灼热的r棒硬塞到西门若雪双腿间私密羞处,把她整个人儿都拱了起来。

  西门若雪被昊天挑逗的娇喘吁吁,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展开条缝隙,露出里面洁白的贝齿,昊天看的怦然心动,连忙将自己的大嘴巴狠狠的吻上去。

  西门若雪的嘴唇还是那样的柔软细嫩芬芳袭人,夹杂着执着爱恋,使昊天整个身心都沉醉了,伴随着如此绵长深切的吻,阵芳香甜美的湿润,如玉液琼浆般甜美的蜜汁流入了昊天的口中。

  昊天享受着这从未有过的甘甜,欲望处在种极度的亢奋之中,美艳贵妇西门若雪的舌尖是湿软柔滑的,昊天忘情的吸啜着她柔嫩的舌尖,贪婪的吞食着股股玉液香津。

  同时,昊天的另只手已经开始在西门若雪的赤裸娇躯上,每处的女人敏感地带,轻巧地抚慰着,他继续向下抚摸,终于到了西门若雪平坦白皙的小腹上,感受那成熟少妇的细嫩肌肤,接着再向下抚摸着穿了透明丝袜柔软细嫩的大腿。

  昊天双手掌沿着西门若雪柔软的曲线向下摸索,迅速地沿着连衣裙套裙下摆的开岔处摸了进去,隔着轻薄的丝袜,大力地抚摸揉搓着,西门若雪丰腴柔软的圆翘臀肉,昊天总是喜欢爱抚女人穿着丝袜的双美腿,透过平滑如细沙般的手感,去感受肉体的软滑与细腻,这对昊天来说,是种另类的享受。

  “唔”随着雪白弹翘的臀肉被昊天肆无忌惮地揉搓挤压甚至拍击,西门若雪绵软滑腻的小嫩|岤开始升起阵阵的麻痒,成熟敏感的柔滑娇躯,背叛主人的意志,竟然流出些微的玉液阴津了,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被紧闭着的嫣红樱唇封住,却又从小巧直挺的鼻子里传出,挑动着昊天与西门若雪两人之间即将发不可收拾的滛欲。

  昊天将西门若雪夹在自己和桌子之间,突然将她的右腿扶到桌子上,西门若雪的纤纤玉足,散发着阵阵温热的气息,清淡的体味混合丝袜和绣花鞋的味道,温暖而清香,昊天彷彿在欣赏把玩件雕工精美的艺术品,边仔细地把玩着每根圆润的脚趾头,边隔着丝袜,轻轻地亲吻着细腻香滑的脚背,昊天伸出舌头贪婪地品味着西门若雪的玉足,将自己的口水沾染在丝袜上,留下了班驳的湿痕。

  在昊天不停地舔舐亲吻之下,湿痕不断地扩大着,很快地便舔上西门若雪那还带着丝汗香的柔嫩的脚心,他的舌头稍为用力,便可以透过丝袜感受到脚心所带着的弹性肉感细嫩香滑的感觉,让昊天巨大的r棒悄然葧起。

  对性匮乏和保守的西门若雪,对於这种特殊的爱抚方式,虽然有种另类的刺激和感动,但显然这还不够战胜她的习惯性意识,因此,相当不适应昊天对她双脚的迷恋。

  此时西门若雪光洁的额头已泛起了层薄薄的香汗细珠,水嫩的香腮异常地红润,脑海里早已经片混乱了,内心不断挣扎着:“啊不可以再继续了可是好奇怪的感觉怎么会这样”

  西门若雪已经娇软无力地躺在桌子上,双玉足不知何时都被昊天握入了手中,只跨在昊天的肩膀上,另只被按在昊天胯下之间,隔着裤子不断地揉动着,昊天隔着丝袜爱抚轻揉着西门若雪柔软的小腿肚。

  西门若雪想缩回被昊天按在胯下的脚,她已经清楚地感觉到昊天胯下的r棒,是如此的坚硬巨大。

  西门若雪又羞又急,可是敏感的娇躯却是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在昊天无耻下流的手掌和唇舌侵略下,敏感的娇躯激起了,串串让人忍受不住酥麻的电流,波又波地吞噬着自己不够坚定的意志与理性。

  两人急促的喘息声,昊天毫不掩饰欲火的燃烧,滛荡的眼神,顺着西门若雪修长嫩滑的双美腿穿透已泛着玉液阴津的丝袜,直直的注视着她那香滑多汁的嫩|岤上,女人生最私密处被人肆意欣赏,更是使得西门若雪泛起了阵阵琼浆玉液,突然间,昊天的只手快速地伸入西门若雪已经翻起的连衣裙摆内,按上那已经湿透的嫩|岤上,狠狠地番蹂躏抚摸。

  西门若雪终於忍耐不住,轻启朱唇,呻吟出娇媚动听的声音:“啊啊不要啊”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她登上了愉悦的高嘲,当昊天的手离开时,原本只是湿痕的嫩|岤上,已经是片风雨过后的不堪了。

  西门若雪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余下的只有媚惑人心的娇喘声,甩动着及腰的直发,羞愤地将头扭向边,不去看昊天得意的眼神和故意高举眼前沾满自己滛液的手指,可是却偏偏传来昊天吸吮手指的声音,这个滛兽何苦让人如此的窘迫。

  昊天的舌头已经开始从西门若雪的粉颈路往耳朵嘴巴吻去,他的舌头并未稍歇而且技巧的,舔下又再吸下。

  昊天技巧地舞弄着舌尖,好像要把西门若雪沉睡在内心最深处的性感地带逐唤醒般,他的舌头终于再次逼近了胸部,可是并不是下子就欺近即使是平躺依然高耸的r房,而只是绕着r房外侧舔过,接着就转向腋下了。

  西门若雪没想到昊天会吸吮她的腋下,股强烈的快感流过体内,昊天手抓起了西门若雪的纤纤玉足,边吮吸轻咬着她白嫩的脚趾头。

  此时的西门若雪早已经被昊天吻得眼神迷离了,看到她此时的媚态春色,昊天这才明白西门若雪这种体质敏感的女人,性感带居然在脚上,再加上他故意将吮吸脚趾的声音直让西门若雪听到,因触碰禁忌而激起的如潮快感。

  在昊天充满欲念眼中,这刻的西门若雪性感到了极点,这更使得他将西门若雪完全占有彻底征服的念头更加强烈,於是,昊天再次将西门若雪压在身下,比之前更加猛烈的吸吮住她的嫣红樱唇。

  昊天将西门若雪的双玉手交叉合起,用只手按住,压在头顶上,空出了另只手迅速地脱下自己的长裤与内裤,接着再转向西门若雪,把已经有些向上卷起的连衣裙摆直接推到细腰上,让她的修长的下半身全部裸露出来。

  “唔唔”西门若雪樱唇被昊天紧紧地吸住,无法出声制止。

  此刻昊天的心中已经充满了无法遏止的熊熊欲火,他要次过将这些欲火全部发泄出来,站在西门若雪修长嫩滑的双美腿之间,很难脱下她的丝袜和内裤,昊天已经迫不急待了,灼热坚挺的巨大r棒,想要磨擦西门若雪粉红娇嫩的小蜜唇花瓣,想要插入那只能属於自己的香滑小嫩|岤里。

  突然传来令人兴奋无比的撕裂声,西门若雪湿透的丝袜和沾满滛液的内裤,已经被昊天撕破,她想要摇头,想要躲开开昊天的嘴,想要发出声音,但是昊天的嘴牢牢的吸住西门若雪的嫣红樱唇,重重地压制着她的娇躯。

  “啊”西门若雪在瞬间如受电击的快感刺激,下体轻微的颤抖,小声的呻吟起来,昊天再度用力吸吮,西门若雪的快感继续增加,身体更加战慄起来,接着是从另外边沿着腰线舔着小腹侧边。

  “啊啊不要!”西门若雪嘴上仍不肯放弃抗拒,但侧腹部感受到了甜美的快感,身体完全背叛了自己,昊天再度把舌头转向她的胸前向掖下游过去。

  昊天的舌头已经爬过小腹两侧逐渐接近丰满挺立的双||乳|,他从外围像画圈圈般的向内慢慢的舔||乳|头,迷离的西门若雪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乳|头不知不觉已经像着火般的发热,昊天的舌头才接近触到外围,如浪潮般的快感即传遍了全身,已然成熟的r房正中那点稚嫩的||乳|头被舌尖翻弄沾满了口水,眼看着逐渐充血硬了起来。

  “啊好舒服天哪!”西门若雪眉头虽然皱起,但是||乳|头和||乳|晕被昊天的嘴吸吮,流遍体内的愉悦却是难以抗拒的。

  r房被吸吮着,西门若雪不禁挺起了背脊,整个上身轻微着颤抖着,此番的强烈快感却是平生第次的经验,此时西门若雪才明白为什么昊天的爱抚直避免触及最敏敢的部位,他只不过是为了煽动期待爱抚胸部的焦灼罢了,昊天吸完了右边的r房,再度换上左边,再来遍,用舌尖轻弹着娇嫩的||乳|头。

  “喔喔啊舒服死了喔”西门若雪呻吟着道。

  昊天的手揉捏着r房,他像要压挤似的揉捏着r房,他先是把左右的r房像画圈圈般的揉捏着,再用舌头去舔着那稚嫩的||乳|头,使西门若雪全身顿时陷入极端的快感当中,全身抵抗不了尖锐的快感,肉体的官能更加敏锐。

  也许昊天知道,这样的爱抚是很不寻常的,般性无能的人或许会做,但常人用这种的爱抚方式实在可说是少有,但他也不能控制自己,他想可能是因为西门若雪的肉体,不论怎么样的爱抚,揉捏舔都不会厌倦的魅力吧!

  “喔喔”终于昊天的舌头往下舔了,他快速的滑过西门若雪平坦的小腹,来到沟壑幽谷上,西门若雪反射的夹紧大腿,他并没有强去拉开,只凑向细细的芳草,仔细的闻着充满香味的私|处,最后他才慢慢的拉开诱人的大腿根部,覆盖着芳草的三角地带柔软的隆起,其下和||乳|头样略带淡红色的珍珠花蒂紧紧的闭着小口,但或许是经过漫长持续的爱抚,左右的蜜唇花瓣已然膨胀充血,微微的张开着,他舔了舔嘴唇,终于把嘴唇印在半开的蜜唇花瓣上。

  “喔”西门若雪的下体轻轻的颤抖的,混合着肥皂清香和女体体香的气味刺激昊天全身的感官,他伸出舌头再由蜜唇花瓣的下方往上舔。受侵犯的人凄少妇再也无法忍受了。

  “啊俊儿不,喔”西门若雪发出呻吟,只是来回舔了两三次,就令她的身体随着轻抖,不断地流出粘稠的液体,昊天把脸埋进了西门若雪雪白的大腿之间,先是沿着珍珠花蒂相合的地方,由下往上用舌头舔着。

  “啊不要,好痒喔”西门若雪的腰部整个浮了起来,配合着男人舌头的滑动,接着又重复了遍,这次舌尖抵住了窄缝,上下滑动,美丽的腰肢已然颤抖不已,她微微的伸直着大腿,面摆动着腰,在蜜唇花瓣里,嗳液早已将美|岤甬道涂抹的亮光光的,昊天把整个嘴唇贴了上去,面发出声晌的吸着玉液,同时把舌尖伸近美|岤甬道的深处。

  “啊好再里面点喔”连西门若雪也惊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西门若雪的嗳液又再度的涌起,淹没了昊天的舌尖,他感觉这些从体内流出的琼浆都如同西门若雪捰体的感觉般那样娇嫩甘美,他驱使着舌尖更往里舔,他不仅有让自己满足的想法,更想让西门若雪在自己的手中得到最高的乐趣的心,昊天把美丽修长雪白的大腿更为大胆的撑开,从左右对称的蜜唇花瓣的最里面开始用舌尖片片吸吮着。

  “喔喔对嗯就这样舔啊喔不别舔喔”

  西门若雪忍不住的叫出来,随着舌尖仔细的爱抚蜜唇花瓣,从她身体内不却不断的涌出热热的玉液,昊天吸吮着水,并用舌头把蜜唇花瓣分开,就在正上阖闭着部份露出了淡粉红色的绉褶小尖头,被嗳液浸湿着闪闪发光。

  那光景刺激的令人昏眩,昊天甚至带着虔敬的心情,用舌尖把那粉红色的小豆子吸了起来。此时西门若雪突然激起了小小的痉挛,昊天更加用着舌尖刺激着珍珠花蒂。

  “喔我不行了喔天哪”随着西门若雪的呻吟声,她的蜜唇花瓣处喷出了股液体,不仅是蜜唇花瓣已然颤动,连自腰部以下向左右分开的大腿都战栗了起来,在受到刺激后微微的抬了起来。

  “啊怎么会这样喔”

  昊天再次把珍珠花蒂用唇吸进嘴里,西门若雪整个下体全部发出了颤抖,舌头沿着黏膜的细缝爬行,直冲进那深处,大腿抬起张开的下体如此的修长,以及使玉液不断涌出的蜜唇花瓣充满迷人的魅力。

  昊天想着西门若雪这副肉体让他整日都想去舔,去吻,他把裂缝更加扩大,用舌头舔向内侧小小的蜜唇花瓣,在甜美的官能刺激之下,人凄少妇的胴体不断涌出嗳液,昊天更用中指整个伸进裂缝中,并且揉开内侧的小蜜唇花瓣,面吸着滴下来的春水花蜜,面用嘴按住整个蜜唇花瓣用力的吸吮。

  “啊天爽死我了喔不行了”

  西门若雪的下体不由自主的挺向健壮的男人,昊天的舌尖也再次向性感的珍珠花蒂滑去,珍珠花蒂早已被春水花蜜浸湿透,直直的挺立着,昊天用鼻尖顶着,再将舌头滑进开口,西门若雪的下体再次起了阵痉挛,舌尖和手指不断爱抚闭她最敏锐的性感地带,她已经完全的坠入贪婪的深渊。

  “啊我受不了了喔快喔我要死了!”

  昊天的唇旦接近,西门若雪就迫不急待的迎了上去,两只手更加无法克制要爆发出情欲的紧抓椅子,手指不断地拨弄着蜜唇花瓣,热热的琼浆也从芓宫不断的渗了出来。

  昊天并没理会西门若雪的哀求,他把中指伸了进去,此时西门若雪蜜唇花瓣的入口处从最深处传来阵强烈的收缩,随着手指的滑动腰部整个浮起来。

  “喔我不行了喔快痒死我了”西门若雪雪白的大腿间略带粉红色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