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种涨满的感觉像潮水般的涌遍了她的全身,而大龙头顶在她的花蕊中的感觉也让她两腿都似软了,无法使出任何力气。

  昊天轻轻顶,让她的花蕊开了个小口,然后再把龙头挤住它,让两者作出最亲密的摩擦,刹那间股如潮的快感传遍两人的身体,他们情不自禁的搂紧了对方,让两者可以更加摩擦的更加紧密,快感随着他们任何个微小的动作传遍全身。

  娘亲洛雪首先受不了了,忙叫道:“天儿啊,换种吧,这个太厉害了。”

  昊天也有点受不了,只不过男性的尊自尊让他不好意思先求饶,只好忍住,这时听她求饶,忙抽了出来,歇口气。

  娘亲洛雪在刚才两三分钟的时间内就已经让脸红得像个大苹果,身体也软得像条水蛇,让他感叹刚才那个样子的厉害,知道自己又学会了招,将来获得快感将更加容易了。

  昊天歇了下,粗壮的巨龙再次送入她的蜜|岤,不过这回并未对准她的花蕊,而是用龙头上的硬棱慢慢刮着她的美|岤甬道,再让整个炮身使劲地摩擦着她的美|岤甬道,这种刺激让她很快就从刚才的快感中停止了下来,慢慢地享受这种温柔的快感。

  昊天慢慢的这样抽锸着,让他们的快感慢慢地凝聚,而当娘亲洛雪受不了要求他深入时,便会让她在瞬间就登上绝顶的高嘲。

  果然娘亲洛雪在享受了会儿以后,便开始觉得这样的抽锸实在不能满足她已经高涨起来的欲望,呢声道:“好儿子,使劲点儿。”

  昊天不理她继续这样慢慢地抽锸,让快感继续在她体内凝聚,娘亲洛雪娇喘嘘嘘地道:“好儿子啊,娘受不了了,用你那世界最勇猛的大巨龙狠狠地插死我吧,娘亲需要你的粗暴啊。”

  昊天这时惊奇地发现娘亲洛雪的眼里有着种他难以理解的光彩,昊天觉得自己爱得她发了狂,再不这样怜香惜玉,狠命地插,让刚才根本就没有全根进入的粗壮巨龙终于整个进了去,这样的插,让巨龙势如破竹地突破了她美|岤甬道内所有的阻碍,插穿了她的芓宫口,狠狠地撞在她的芓宫壁上,在她的芓宫内再狠狠地抽,坚硬的肉棱又几乎把她的芓宫口给拉出来。

  刚才还被欲火折磨的娘亲洛雪,终于享受到了那种没有女人可以忍受的撞击,快乐又痛苦地大声叫了出来,芓宫内传来的火热让她觉得自己的心儿也要被带出去了。

  娘亲洛雪双臂狂摇,两腿乱颤,口中呼道:“不要,不要出来啊。”昊天听了她的话,在她芓宫内的大龙头还没有抽出来就又再次插了进去,再次狠狠地撞在她那娇嫩的芓宫壁上,然后再阵狠狠的旋磨,让整个芓宫都震颤起来。

  “啊啊啊。”娘亲洛雪没命地叫起来,让他不由地担心会否让邻居给听见了,反而引起不好的反应,阵滚滚地洪流流到他的炮身上,再被他插又挤了回去,在她的蜜|岤甬道内形成个小旋涡,娘亲洛雪终于忍受不了那种巨大的快感,达到了她今天第次高嘲。

  昊天毫不停留,没命地抽锸起来,蜜|岤甬道中的春水花蜜被他带,滴出了些,再被他插,再次形成了个小旋涡,那种舒服的感觉任何纸笔都难以形容其万。

  娘亲洛雪这时的双腿已经紧紧地箍在昊天的腰间,双臂也紧紧地搂着他,颗臻首不停地左摇右摆,秀长的秀发似瀑布般流泄,映起满屋的金光。

  昊天见娘亲洛雪箍得太紧,想将她推开些,好方便抽锸,哪知她搂他搂得极紧,竟然让他再没有任何空地抽锸,他使劲推,让巨龙抽出半,刚想说话,她就又把他搂住,让那刚露出半炮身的巨龙又重新进入她的芓宫。

  昊天啼笑皆非,不过这样也好,也能进行抽锸的动作,而且娘亲洛雪只要不是让巨龙露出来,便搂得不那么紧,无奈下就这样推搂,巨龙再次进出于她那对他来说无比紧窄的蜜|岤甬道中这样抽锸了好会儿,娘亲洛雪才好像回复理智似的,将搂着昊天的大腿和玉臂松开了些,但仍搂住不放手。

  昊天伸出手刮了刮娘亲洛雪秀巧的鼻子,调笑道:“娘亲你怎么了,搂我搂得这般紧?”

  娘亲洛雪脸红,想松开手,又舍不得,只好把脸埋到昊天的怀里,昵声道:“我只想和我的好儿子结合地更加紧密些,想就这样融入你的身子,和你再也不分开。”

  昊天心中震,也同样搂紧了娘亲洛雪,让下身和她紧密无间的接触,用行动来表示他的心情,娘亲洛雪也同样搂紧了他,让他粗壮的巨龙在她的身子中更加深入。

  这样搂了好会儿,娘亲洛雪逐渐平复的高嘲再次被挑起了欲火,轻轻地道:“好儿子,你动动啊。”

  昊天如奉伦旨,当下用力将巨龙抽了出来,再深深地送进去,每次都将她的两片蜜唇花瓣带到外面,再带进去,前冲之时,用龙头上狠狠地撞击,抽出之时用龙头上的硬棱狠狠地刮,让她刻不停地感受到无有止尽的摩擦。

  昊天将她再抱起来,放到床上,然后整个压了上去,将她两条美腿压得靠上自己的两颗r房,小小的屁股也露了出来,再把个枕头拿过来垫在她的身下,好让她的蜜|岤甬道更加向上,方便他抽锸。

  “啊啊啊。”娘亲洛雪魂飞魄散地叫起来,止不住地再次达到高嘲,这种体位让女子的荫部很是突出,本来他就已经可以很轻易的够到她的芓宫,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更是不堪,被昊天从来没有过的深入给插得掉了魂,他就这样压着她,使劲地抽锸起来。

  由于昊天的上身压在她的腿上,所以只有臀部可以运动,他是很想每次都抽到蜜|岤甬道口,可是由于他的巨龙太长,在这种形势下每次最多只能抽出半,便不得不再次压了回去。

  昊天看着略有些失神的娘亲洛雪,心中突然想起那个艳色丝毫不逊色于娘亲洛雪和大姨洛雨的小姨洛冰,她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优雅,那么的高贵,心中不由得幻想起在他身下的就是小姨洛冰,而她此刻正陶醉于他赋于她的快感中。

  “嗯。好儿子,你怎么不动了?”娘亲洛雪迷迷糊糊地道。

  昊天心中感到阵愧疚,他怎能在娘亲洛雪的身上驰骋时还想着小姨洛冰呢,忙大力地抽锸起来,让白色的玉茎在她的蜜|岤甬道中上下翻飞,带出的春水花蜜弄湿了床单,用力地左旋右磨,最后更把龙头再撞上她娇嫩的花蕊上。

  全身最敏感的花蕊受到猛烈的撞击,让娘亲洛雪全身泛起种玫瑰般的艳红色,手腿都在空中狂舞,蜜|岤中涌出了波又波的液体。

  昊天承受着那波又波地冲击,看了下身下已经无力再承欢的娘亲洛雪,只好把他的大巨龙深深地顶住她的花蕊,让它张合地咬着他的龙头。

  如潮的快感传遍他们两人的身体,本就已经达到高嘲的娘亲在刹那间被这种无与伦比的快感给淹没了,泄出波又波地液体,从个高嘲的顶端达到另个高嘲的顶端,连魂魄也好像飞了出去,飞到他带给她的极乐世界中去。

  昊天也感到无比的快乐,娘亲洛雪那花蕊对着他的龙头又吸又咬,且传出股吸力,他上次就感觉到的吸力,似要把他的阳精给吸出来似的,昊天想起她已经无力再承受他的怜爱,忙再使劲地顶住她的花蕊,让那种畅美的感觉千百倍地增强。

  “我的天,娘亲飞到天上了。”娘亲洛雪被这几下无可抗拒的快感给冲击地昏了过去,满脸都是高嘲后的幸福模样,他敢说若让她带着这种快乐死去,她也是乐意的。

  即使娘亲洛雪已经昏迷了,但她的花蕊仍然咬住昊天的龙头不放,开合的速度明显地加快,终于在他们两个人的合力中,让巨龙的龙头涨大了,然后是阵猛烈的喷发,深深地射入她的花蕊中。

  “我的天,我又活过来了。”受到昊天最后刺激的娘亲洛雪在还没有享受完飞入天国的快感时,又被他的阳精给救活了来,让她禁不住又是阵高嘲。

  昊天将仍然未软的巨龙抽出来,看了下娘亲洛雪,她全身泛红,四肢大张,无力地躺倒床上,受他摧残过后的蜜|岤甬道还在汩汩地流出白色的液体,外面的芳草地则全被春水花蜜湿得沾在腿间,露出隐隐约约地蜜|岤甬道和后面的菊花,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嘴中喃喃地不知道在念些什么。

  昊天手伸进她那结实地臀部,轻轻拉开个小孔,将个手指头伸进去,慢慢地挑逗着,娘亲洛雪感到双腿间阵发软,股温热的液体迅速流了出来,忙将双腿紧闭,双手更加死命地搂着他。

  昊天笑道:“娘亲,天儿抱你过去大姨卧室里面去吧!好不好?”同时,他伸进娘亲洛雪蜜|岤的手指快速地扣挖起来,不时还捏着粒小圆豆似的东西轻揉慢捻,另只手则依然不慌不忙趁机在她身上轻轻地抚摸着。

  娘亲洛雪被他捏那粒小圆豆,突然全身颤,嘴里本来要对说的话立刻变成了“嗯嗯啊啊“的呻吟声,双手也不停地在昊天身上游走,直到碰到他的大巨龙,才用双手握住它,轻轻地按摩着。

  昊天惊喜地发现这个小豆豆原来如此有用,连忙再捏了几下,果然不几下,娘亲洛雪连站都站不住了,全身酸软的瘫在他怀里,昊天笑呵呵地坐到床沿,让她的身子躺在床上,头则枕在他的大腿上,继续扣挖着。

  娘亲洛雪呻吟道:“好儿子啊,不要再挖了,娘亲受不了了,啊啊啊,再挖就又要来了,啊。”突然她低头,张嘴含住了他的大巨龙,用牙齿轻轻地咬磨着。

  昊天声呻吟,好舒服啊,感受着娘亲洛雪柔软的嘴唇的张翕,他硕大的龙头立刻开始有点痒麻的感觉,手上不知不觉的停了下来。

  发现昊天的反应娘亲洛雪立刻加快攻势,柔软的小香舌来回不停地扫在龙头上,小嘴不停地又吸又咬,同时双手握住他的炮身不断地揉搓,差点让他爽得飞上天去。

  昊天心中大喜,如此畅美的感觉怎么以前没有感受到呢,心中的欢喜立刻反映到了巨龙上,本就硕大无朋的巨龙立刻涨大至娘亲洛雪的小嘴已经再无法含下的地步,但她仍然张大小嘴,努力地吮吸着,更用手将巨龙深深地送到自己喉咙的深处,用那里的紧窄给他剧烈的摩擦,让他似乎觉得自己已经将她的喉咙给插破了。

  “唔唔唔”昊天忍不住将娘亲洛雪的小嘴当成蜜|岤甬道抽锸起来,立刻让本就已经颇为气闷的她立刻喘不气来,连忙将巨龙褪了出来,看着巨龙和她的小嘴之间还有丝唾液相连,调笑道:“吃不下就不要吃嘛。”

  娘亲洛雪瞪了昊天眼,道:“吃不下也能让你感受下娘亲的本事。”说完,用她那温润的小嘴对准他龙头上的马眼,然后用小手轻轻地挤了下龙头,让那个马眼紧闭的小口张开来,然后对着那个小口,猛然深吸口气,再使劲地吹口气。

  昊天吓了跳,这是什么招式,根本闻所未闻,不过那吸确实非同凡响,立刻让他精关浮动,存货差点就这样喷射而出,吓得他连忙凝聚精关,他长夜漫漫怎可如此早便结束呢。

  谁知那吹立刻让他痒麻无比,似乎那股气直接吹到了他的心坎里,路所过之处,无不酸软痒麻,五味俱全,娘亲洛雪见昊天只是巨龙跳了几下,便寂然不动,连忙使劲地又吹又吸,弄得他全身都无比酸软只能任她摆布,连反击亦有所不能。

  好在这种方式似乎颇耗力气,吹了几下之后,她便双颊麻了起来,让昊天趁机将手指伸到她的蜜|岤甬道中,发起绝地反攻。

  不过昊天的这种技巧对她来说似乎远没有她对他那样厉害,但仍然扰乱了她的的攻势,只不过她的抵抗力要比他小得多,所以很快就在他的攻势下溃不成军,下边春水花蜜长流,再也无法对他形成有效的危胁。

  昊天哈哈笑,抱起身子柔软地已经好象没有骨头的娘亲洛雪,将大巨龙对准她的蜜|岤,使劲,粗长的长枪势如破竹般冲过所有的阻碍,举深入到那只有他深入过的芓宫中。

  “我的天啊,好粗啊,好深啊。”娘亲洛雪被昊天的冲击给震撼住了,仿佛失了魂般,紧紧地抱住他,让他能够更加地深入。

  昊天不由感叹起女人身体的奇妙了,明明不能承受他如此粗壮的巨龙,竟然还能努力地迎后着他,昊天抱着娘亲洛雪躺倒床上,用自己的身体压住了她,没有动作只是让巨龙尽量深地深入。

  “我的天啊,太深了啊!”娘亲洛雪的身体被他压得无法动弹,但那种深入的感觉却已经传遍了她的全身,昊天还是觉得不够深入,其实他的粗长巨龙已经全根尽没了,但他还觉得能够再深入的,瞅了下周围的东西,欣喜地发现了个枕头,忙将它垫在娘亲的身下,让她的臀部高高地耸起。

  这下娘亲洛雪立刻受不了,哭喊道:“好天儿啊,你插得太深了,已经插穿了,哎呀,穿了啊。”昊天忙将巨龙提出来,让她稍微休息下,等她回过点劲,大巨龙猛得尽根而入。

  娘亲洛雪立刻两眼翻白,身体不受控制的搂紧了他,口中嗯啊地喊道:“啊啊啊。”昊天见她似乎已经能够受到了如此的深入,再不保留,狠狠地将巨龙提到洞口再狠狠地插进去,硕大的龙头始终保持留在芓宫中,只是粗长的枪身来回的摩擦她的芓宫口。

  巨大的刺激很快就让娘亲洛雪达到了高嘲,她的双手在空中乱摆,两只小脚也在空中乱踢,而臀部却拼命的向上迎合着他给予她的致命击。

  昊天感受到了娘亲洛雪身体的抽搐,用尽自己的力气狠命地插了进去,用他那鸡蛋般大的龙头重重地撞击在她那娇嫩的芓宫壁上,然后停在那里不停地左旋右磨。

  娘亲洛雪大叫声,在空中挥舞的双手和双脚都像是没了力气般软在床上,小|岤吸缩的,仿佛在吸吮着他那无比粗壮的巨龙,芓宫中涌出堆液体将他的巨龙向外推去。

  昊天猛吸口气,让巨龙在那滚滚地洪流中猛地跳了两跳,再涨大点,如中流抵柱般硬是将洪流给堵在了芓宫中,然后小幅度的轻抽慢插,让硬挺的龙头上的棱角不停地摩擦着芓宫壁,捣得嫩肉似乎陷陷的。

  娘亲洛雪再次又难以制止地大叫起来,身体的抽搐有增无减,在他的巨龙的摩擦和洪流倒卷所产生的快感完全地给淹没了。

  “我的儿啊,你怎么越来越厉害啊”昊天停住不动,让坚挺的巨龙深深地矗立在娘亲洛雪的芓宫深处,笑道:“怎么样?娘亲,很舒服吧。”娘亲洛雪的身体又抽搐了好大会儿,才仿佛从那如潮的快感中稍微回复了点神智,紧紧地搂着昊天,心醉神迷的道:“那是当然,有你这么样个儿子,是娘的幸福,你这又粗又长又烫的宝贝啊,哪个女人能受到了你呢。”

  昊天笑道:“娘亲个人也承受不了,天儿抱着你到大姨卧室里去吧,好不好?”他大力地挺动了下,让她再也说不出话来,再奋力地冲刺起来。

  娘亲洛雪还想说什么,可被他的大巨龙插,到嘴边的话立刻变成了嗯嗯啊啊地声音,什么也听不出来了,昊天看着身下很快就再次攀上高嘲的娘亲,心中动,想到现在可以尝试着把娘亲洛雪抱到大姨洛雨那里,说不定他那从来没有非常爽过的巨龙会享受到从没有享过的服务呢?

  想到就干,昊天轻轻抱起仿佛没有体重的娘亲,用他的巨龙去撑起她的身体,同时还顿顿的,让粗壮的巨龙即使在他走路的时候也没有停止对她的摩擦,随手打开门,进了大姨洛雨的卧室。

  “我的天啊,啊啊啊,又来了啊。”娘亲洛雪已经泄得近乎神智不清,除了只知道身体直有根难以想象的大巨龙外,哪里还能分辨自己到底是身在床上,还是被他抱在空中进行着抽锸,泄得塌胡涂时,已经被他抱进了那间屋中。

  “妹妹,你终于来了!”大姨洛雨笑眯眯地对洛雪道。

  大姨洛雨身上丝不挂,身体极度舒展地,状甚惬意地躺在床上,见昊天的目光扫到她身上,还骄傲地挺起了她的细腰,向他展示她慵懒的风采,洁白的皮肤上两点嫣红显得清丽而美丽,而双腿间那黑黑的森林却又显得无比滛媚,两种不同的气质结合起来,竟让他时有些呆了,连插在娘亲洛雪身体内的大巨龙似乎也变得更加大了,顿时顶得娘亲洛雪叫得更加响了。

  昊天再使劲地顶了两下怀中的娘亲洛雪,让她再次达到高嘲之后,才将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她放到大姨洛雨的床上,然后抽出巨龙,让她高高地耸立在她的眼前。

  大姨洛雨嗯了声,本来还算清澈的眼神立刻变得朦胧起来,双手立刻握上了昊天的巨龙,不停地揉搓着,那爱不释手的样子,让他的欲更加高涨,急欲放到她温暖的蜜|岤甬道中抽锸番。

  “怎么好像又大了呢?”大姨洛雨讶道,边说边还用她那纤长白嫩的细指比了比,然后媚笑道,“就是大了呢!”

  哼,昊天大力地揽住大姨洛雨那细细的腰肢,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让她赤裸的娇躯用最亲密的方式感受到他男性的压迫。

  “好烫啊,好烫的宝贝啊。”大姨洛雨脸陶醉地偎到他怀里,小手继续摆弄着他那粗大的巨龙,昵声道:“小情人,快来啊。”

  昊天被洛雨的媚态激得欲火勃发,大巨龙挺得更加粗大,双手用力将她纤弱的身子举起来,巨龙对准她的|岤口,双手松,同时臀部用力地向上顶。

  “啊啊啊,你顶到花心里了。”大姨洛雨被昊天这无比勇猛地击给顶得舒爽无比,蜜|岤甬道中那股巨大的充实感让她不由自主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