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微微有些苍白的小脸上出现了羞红欣慰的笑容,幸福的感觉在她的心里久久不能散去,此时诗月深深为自己能找到这种好男人而感到无比的自豪高兴,情不自禁的伸出两条雪白纤细的藕臂搂抱住昊天的勃颈,睁开紧闭的美眸,脸色羞红娇嗔看着他说道:“驸马,给臣妾吧!臣妾需要你”

  听见诗月的话,昊天才想起自己坚硬的大巨蟒还插在诗月鲜红的嫩|岤里,立刻知道她的脸上为什么会出现痛苦的表情和说出刚才的话,看见她那张如花似玉的小脸上出现的痛苦表情,昊天心里不由得阵心疼,低头亲吻了下她那红润而又性感的红唇,充满得意的道:“我会让你跟婷儿样幸福的!”

  “驸马不要说了臣妾其实已经很满足,很幸福!”说完诗月那张倾国倾城的小脸已经红得不能再红了,强烈的羞意使她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美眸,同时还伸出双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嫣红的小脸。

  诗月的话使昊天听后感动不已,深深为自己能得到这样的女人而感到高兴,低头亲吻了下她白洁的额头,滛笑的看着她那张羞红的小脸,忍不住口干舌燥伸出双手拿开了捂着羞红小脸的玉手,低头吻在了她那张娇喘吁吁的红唇上

  两人亲吻了好会儿才松开了对方的嘴唇,低头看着躺在自己身下闭着美眸,急促呼吸喘气的诗月,那羞红的小脸,眉宇间流露出的娇艳妩媚的神情,顿时看得昊天呆住了,脸傻愣愣得看着此时娇艳欲滴春情流露的诗月。

  不知过了多久,诗月急促的呼吸渐渐的平静了下来,睁开紧闭的双眼,抬头向昊天看去,当看见昊天脸傻愣愣的看着她时,娇羞的神态顿时再次出现在了她的小脸上,此时诗月的心里甜蜜不已,情不自禁的伸出自己的纤纤玉手,去抚摸昊天那张英俊的脸。

  诗月的动作使昊天慢慢从发呆中清醒过来,随即他握住自己脸上那只柔若无骨的雪白素手,滛荡的笑容渐渐地浮现在了他的脸上,低头贴在她那红透了的小耳朵旁边滛笑着说道:“诗月,现在你那里还疼不疼啊?”

  听见昊天的话,诗月脸上顿时布满了浓浓的酡红,慢慢的睁开紧闭的美眸,娇嗔妩媚的看了眼昊天脸上那滛荡的笑容,不由得把头转到了边,用洁白的小手盖住了自己羞红的玉脸。

  看见诗月把头转到边不让自己看,昊天没有说话,滛荡的笑容顿时在他脸上笑得更加滛荡起来。双手扶着她那雪白诱人的身躯,低头开始亲吻她那具诱人的胴体,双手开始在她雪白柔嫩的酥胸上轻轻的抚摸揉捏起来。

  娇躯上传来的阵阵快感,使诗月渐渐忘记了刚才嫩|岤里面的疼痛,如花似玉的小脸上开始出现了舒服享受的笑容,阵阵滛荡的呻吟浪叫声,不停的从她那红润而又性感的红唇中发了出来。

  “嗯,啊好舒服啊驸马快用力再用力啊嗯哦”诗月的呻吟浪叫声无疑激起了昊天体内深深压制下来的欲望之火,使他险些失去了理智。

  此时两人都没有觉察到,昊天的双眼中闪过丝邪恶的眼神,亲吻了会诗月胸口那对雪白丰满的酥胸,抬头看见她脸舒服滛荡的表情,滛荡的笑容再次出现在昊天的脸上,邪笑了下之后,他突然轻轻的抽动了下依然还放在诗月嫩|岤里面的大巨蟒。

  “啊”身下传来的强烈疼痛感使诗月痛苦的叫出声来,如花似玉的小脸上再次出现痛苦之色。

  看见诗月脸痛苦的表情,低头温柔看着她道:“宝贝怎么了,小嫩|岤是不是还很疼啊?”狡黠的光芒在昊天的眼中闪而过。

  “不疼”诗月睁开美眸丝丝笑意出现在了她那痛苦的小脸上,虽然嫩|岤里面传来的疼痛感觉依然使她疼痛不已,但这丝毫阻止不了她内心那份甜蜜幸福的心情,柔若无骨的小手情不自禁的在昊天的背脊上轻轻抚摸起来。

  昊天能感受到诗月内心那份幸福,甜蜜的心情,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那额头凌乱的秀发,低头亲吻了下她的额头,双手在她那雪白柔嫩的身躯上轻轻抚摸揉捏起来,臀部慢慢向后翘起,准备把自己的大巨蟒从诗月那湿润鲜红的嫩|岤里拔出来

  “疼驸马不要再再动动了。”诗月脸痛苦之色看着昊天语气呢喃的说道。

  听见诗月的话,看见她那张如花似玉的小脸上出现的痛苦表情,昊天连忙停止了胯下的动作,再次伏身到她那雪白柔嫩的娇躯上,凑到诗月粉红的小耳朵旁边,温柔的安抚。

  听着昊天温柔的话,看见他脸上关心的表情,诗月心中不由得暖,微微有些苍白的小脸上顿时出现了丝丝笑容,诗月柔声道:“嗯,驸马,臣妾没事!”

  说完,诗月的脸上出现了羞红的表情。

  听见诗月的话,昊天心里顿时感动不已,低头深深的亲吻了下她白洁的额头,诗月能感觉到那吻蕴含的浓浓爱意,抬起双手紧紧的抱住昊天后背,张开那张红润而又性感的嘴唇吻在了他的嘴唇上

  两人接吻了好会儿才松了开来,睁开美眸,诗月神情妩媚看着昊天,娇喘吁吁的道:“驸马好好好爱臣妾吧。”

  深深的看了眼眉眼间尽是温柔之色的诗月,昊天没有再说多余的话,如今两人心意相通,个简单的眼神就可以使对方知道彼此之间心中的想法。

  低头亲吻了下她的额头,昊天放在诗月温软的嫩|岤里面的巨蟒开始慢慢的抽动了起来,嫩|岤里面传来的疼痛感使诗月忍不住的皱起了秀眉,不过她并没有叫出声来,忍受着那种撕裂般的痛苦,她伸出自己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的开始抚摸昊天的俊脸。

  看见诗月脸痛苦的表情,昊天的心里很是心疼,抽锸的速度浅浅变慢,同时他还不时的伸手揉捏抚摸她胸前那对雪白丰满的酥胸,吻着她嫩若凝脂的面颊,耳垂,滑腻的脖颈,嘴唇如同游鱼般,在她娇嫩的身体上游走着,以分散她的注意力。

  几分钟后,酥胸和脖颈上传来的阵阵快感使诗月渐渐的忘记了嫩|岤里面的疼痛,小脸上渐渐的流露出了舒服陶醉的表情,诗月面色潮红,星眸微醉,滛荡的呻吟声再次从她那张性感而又红润的嘴里发了出来,情不自禁的伸出雪白的双臂,环抱在昊天的腰间,用力向上拉扯着,失声地喊道:“嗯唔真舒服驸马快点插臣妾啊啊啊啊”

  见诗月脸上痛苦的表情渐渐消失了,昊天深吸了口气,就在她温柔的注视下,慢慢的加快巨蟒的抽锸速度,几乎每次都将巨蟒的尖端顶到诗月嫩|岤深处的花蕊上,股股||乳|白色的嫩|岤在昊天身下大巨蟒的进出下被带了出来。

  伴着那刻骨铭心的轻吟娇喘,大床剧烈地晃动起来,喘息声,娇啼声,啪啪的撞击声,与吱吱呀呀的声音混合在起,合奏出曲动人的乐章。

  不知过了多久,那声音就在几声惊心动魄的大喊声中,戛然而止,诗月的双手仍旧死死地拉扯着床单,双腿又无力地蹬了数下,白嫩纤细的脚趾在痉挛中抖动着,脸上闪过丝恍惚的媚态,呓语般地道:“啊驸马臣妾要死了死了真的被你插死了啊”

  在昊天快速的抽锸下,诗月终于泄身了,见诗月泄身了,昊天也没有再继续下去,快速的抽锸了十几下,低吼声,股股滚烫炙热的||乳|白色的生命精华伴随着阵强烈的痉挛之后射入到了诗月的嫩|岤里面,跟她刚才喷发出来的液体结合在了起。

  泄完身后,诗月顿时感觉到自己全身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不由自主的闭上美眸,张开那张红润而又性感的红唇,急促呼吸,饱满滑腻的酥胸随着她的呼吸,上下,快速的起伏着,顿时深深的吸引住了昊天的目光,呆呆的看着那对雪白的酥胸和顶端的鲜红蓓蕾。

  过了会儿,诗月急促的呼吸声才渐渐的平静下来,睁开紧闭的双眼,当看见昊天呆呆的看着她胸口那对雪白的酥胸时,羞涩的神态顿时出现在了她的小脸上,随即她还伸出双手捂住了那渐渐红起来的小脸,心中满是羞意。

  阵阵云雨缠绵。诗婷诗月两女是开天辟地的头回,尤其是诗月这丫头身体的敏感,比之诗婷更甚,最好昊天在诗婷的身体中爆发出来,把精华射进他的身体里面,然后搂着三女进入了梦乡。

  第231章岳母双飞

  昊天第二天便回到了端木家,这次因为时间也算及时的缘故,因此也没有太浪费时间,全家上下都在片早起,化妆的化妆,准备礼物的准备礼物,因为风家的娘子多,因此马车都多很多,礼物也更多。

  昊天的风家娘子有多少!分别是风凌瑜风凌凌,风玉婷,风雨蝶,风雨涵,风雨柔,风玉兰七位风家新娘子,还不包括风韵儿这个二娘兼娘子,坐人的马车就八架,礼物就更多,风家的媳妇多,岳母自然也多,风凌瑜的母亲王熙慧;风凌凌的母亲张梦璐;风雨蝶风玉婷的母亲李海芸;风雨涵的母亲周冰洁;风雨柔的母亲余雪倩;还有风成另外两位夫人林灵儿齐悠雨;风富的二夫人赵思晴;风宇的两位小妾陈静香孙丽蓉,昊天粗略算了下,礼物的马车也备十辆,差不多就是回刘府的两倍了。

  风家可以说是五大世家里面人丁最旺,也实力最强,势力最大的了,如果不是这次昊天巧妙施计,风明是绝对不会把这么多的女儿孙女下嫁给自己的。

  这次回风家,昊天压根不想下次风明的八十大寿了,昨天晚上其实他跟母亲洛雪欢愉的时候就想到,非常时期,就要用非常办法,风家如此多的子孙,你如果想统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分解他们,分解他们的最好办法就是让风明的几个儿子相互争夺风家的财产,只有这样风家才会被支解,端木家才有可能吞并他们。

  风家几个儿子之间,肯定会存在争权夺利的情况,关键是风家三个儿子,大儿子风成,也是风玉婷的父亲;二儿子风富:风雨涵的父亲;风家三子风宇,风雨柔的父亲,他们都非常的清楚的知道,长子为大,因此风成其实已经掌握了半以上的家族管理,而风明心里也很清楚,到时候风宇和风富都是要搬出风家大院的,因此早在几年前,风明已经在风家大院的隔壁找了两处房产作为搬出去儿子的产业,虽然庄园没有现在的大院大,但也是富甲方的。

  对于风富和风宇来说,住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家族的产业,谁接管,因为这才是金山银山,昊天知道跟自己娘子商量对策是没有结果的,因为每个娘子都会向着自己的父亲,但是风韵儿不样,她跟西门若雪的心是属于端木家的。

  风韵儿认为,就目前的情况来说,风富活动最积极,也最可能从风成手中抢班夺权,半年前他还提出个所谓“分家不分财”!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他和风宇可以搬出去住,但是风家的产业经营还是三兄弟共同掌管,每人兄弟分管不样,但是所有大的经营必须三个人坐下来商量通过才能决定,年底总结盈利情况,除了留下半作为家族发展资金之外,剩下的三个兄弟平分。

  这个方案在外人看来是非常合理的,但是对于风成来说,简直就是要命的,因为按照家族规定,只要他风成掌管了家族产业,那么切经营和收入分配,都是他个人说得算,根本容不得其他兄弟干预,他宁愿分家分财,就是分家的同时,把现有风家的些产业和财产分出给两位兄弟,当然分出去的产业和财产不能超过现有的三分之。

  风成的如意算盘也是打得很响,因为只要他还掌握三分之二以上的产业和财产,其实财会生财,过不久又会恢复。

  昊天这次以回娘家的名义来风家,暗地里已经让风韵儿联系的风富和风宇,到时候摆出副尊风富和风宇,贬低风成的状态来,其实这个也容易理解,因为风玉婷这次逃婚,事实上就给风家差点带来灭顶之灾,而风玉婷真好又是风成的女儿,真所谓女不教,父之过。

  行人马,浩浩荡荡来到风家大院门前,风家的欢迎队伍果然比西门家气派多了,红地毯从里外就铺设好,欢迎的人群是布满街道两边,还没到风家大门,鞭炮已经响起,到了风家大门前,风明带着风家全体在恭候,那个阵势,好比恭迎皇帝亲临寒舍。

  昊天下马,给风明这个老丈人鞠躬做礼,道:“岳父大人,你辛苦了!”

  “俊儿,谢谢你啊!这次全多亏了你!”风明扶起昊天,不断的赞许的道:“你年轻有为,未来不可限量啊!”

  昊天给风明做了礼,故意跳过风成,直接到风富和风宇两个人面前,直接称呼:“二舅四舅!”因为昊天不但娶了他们的女儿,更娶了他们的妹妹风凌瑜和风凌凌,辈分尊大不从小,虽然这两位也是自己的岳父大人,不过在风明的面前,还是要按辈分称呼,你不能称呼了风明是岳父大人,又叫他儿子做岳父大人,那岂不是等于骂了风明吗?

  风富和风宇见昊天没有跟自己哥哥打招呼,而且直接过来给自己打招呼,那个惊喜,实在是喜出望外,他们连忙说道:“俊儿,你太客气了!”

  “两位舅舅是教女有方,俊儿心里万分感激,雨涵和雨柔,都是难得的大家闺秀,豪门千金,不论谈吐还是知书达理,还是三从四德,都堪称典范,在端木家,我几位娘亲对她们也是赞不绝口!”昊天这番话说得诚恳,而且掷地有声,在风富和风宇听来非常受用,但是在风成听来,却是那样的刺耳难受,甚至脸色都苍白,阵红阵白的,就恨不得将自己的女儿风玉婷狠狠的教训顿。

  这个时候,大家寒暄之后,便回到内堂,昊天把各人的礼物都送上,尤其是送给风明的礼物更是让他惊喜不已,昊天展示了自己送给风明的礼物,竟然是当朝宰相的墨宝,上面写着的还是他自己做的首词,洋洋洒洒,看得风明整个人眼睛都发亮。

  “俊儿这这是当朝宰相的墨宝?”风明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昊天点点头,道:“当然,你看落笔签名,还有他的官印在上面,按正常情况,朝廷官员写书法作画都不能用官印盖在上面的,但是这次,我是恳请了当今女皇,女皇特批准许之后,宰相才敢把这官印盖在这墨宝之上,这可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那是,那是”风明赞许不已,爱惜不已的赞叹道:“这这可是无价之宝啊,如果能保存上百年,都会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太棒了,俊儿,你这份大礼实在太大了。”

  “岳父大人,准备就是你的八十大寿了,到时候我会准备份比现在更大的礼物给你,现在时间太短,我还没有准备好”昊天故意的说道。

  “其实有心就好!”风明听到昊天竟然还准备比这更大更好的礼物,整个人的眼睛顿时都发亮起来,看着风明的眼光,昊天阵得意,心想只怕我给你的礼物,你也没命收了。

  紧接着昊天又给风宇和风富送上他们所喜欢的礼物,道:“那天我跟女皇聊天,女皇知道我要回娘家,就送了两份礼物给了我,这东西虽然小了点,毕竟是皇家的东西,所以”

  风富和风宇听是皇上送的东西,眼睛瞪得大大的,打开看,竟然是尊活佛,纯金子打造的,里面的确有朝廷的官印,是皇家专用之物。

  “这既然是女皇的东西,就证明女皇对我们风家是非常看重的,你们两个给我好好的保管好,将这金佛供起来,有什么闪失,我非打死你们不可!”风明看着这两尊金子打造的佛像,心里也是喜欢不已,更何况是女皇送的,这是多大的荣耀啊!

  所有大礼里面,唯独没有风成的,虽然昊天也给他准备了份,但都是些普通的礼品,这让他非常难堪,当即气鼓鼓就转身离开,风成的失落,更显得风富和风宇开心,他们对昊天是欢迎爱戴有佳,不断的赞美昊天,风明年纪大了,拿着自己心爱的字画回房间好好的欣赏去了。

  接待昊天的任务就交给了风宇和风富,两兄弟是极力讨好和巴结昊天,因为他们觉得如此昊天是支持自己,那么他们就有可能在风家中重新摊牌,而昊天带给他们的信息是,不但他支持,而且就连女皇都看好他们两兄弟,认为大哥风成是无用的,弄得风宇和风富都飞上天了。

  昊天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将他们两个灌醉,昊天先是扶风富回他的房间,这个时候风富的二夫人赵思晴跟随起引路,昊天看着这个赵思晴身材凹凸有致,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秀发垂肩,那双明亮的凤眼配上柳眉,眨眼之间,阵阵眨动他的心房,那张未经朱染之樱唇含笑半启,却似在召唤着昊天,那挑弹即破的脸肤白里透红,尚含股春情哩!而且丰||乳|美臀,看得昊天色心震动啦!昊天心想自己如果不好好把握机会,那真的太可惜了。

  风富醉得就跟死猪样,就是雷打也不会醒来,这个时候赵思晴指导昊天将风富放到床上,两个人身体不免有些接触,尤其昊天还故意在她的豪||乳|和美臀上抓上把,那妇人竟然也不躲避,只是略微低头,羞红下脸,异常的诱人!

  “俊儿,你回去继续吃吧,这里有我就行。”这赵思晴还真是个体贴的妻子,昊天看了看风富,又看了看赵思晴,突然嘴角露出丝坏笑。

  赵思晴顿时被昊天看得有点心慌,但又没有敢说话,低低着头,心里七上八下的,这个时候昊天却不说话,走过来把将赵思晴抱起,边疯狂的亲吻着她的樱桃小口,边走向隔壁偏房的床铺。

  “啊,你你要做什么?”昊天到了床边,将赵思晴扔到床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