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然在继续,风韵儿耳畔凉凉的是他吻过的湿痕,热热温润的是他肆虐的长舌,还有“嗉嗉”吮吸的声音隔着小巧如元宝般的耳朵清晰地传进她的心头,种种切实的感觉与她正直的理念不停地碰撞着,即使她再如何地忍耐,却还是挡不住阵阵快感和需求从体内升腾迸发。

  忽然昊天沉沉的呼吸声,漂浮到风韵儿的耳际,并有意地在她耳边呵了口气,那温热的气息透过耳道“咻”地直吹了进去,划过她早已泛红的耳朵上那极其细密的小小绒毛,又吹拂起她贴在耳鬓的几根发丝,这种酥酥痒痒的感觉慢慢将欲望悄悄地挑上她的心头。

  风韵儿惬意地微闭着美目,昊天说道:“二娘,就在这里陪陪我,好吗?”

  他的说话似乎有股无形的力量,让人不得不服从于他。

  “这里是凉亭”风韵儿回头望了他眼,昊天搂抱着她坐在自己身边,用手托起她雪白的下巴,凝神望着她,深情款款地说道:“凉亭又怎么样?现在都睡觉去了,没有人,二娘,你好美啊!”

  风韵儿被望得又慌又羞,忙把头藏在他怀中,昊天顺势把她拥倒在椅子上,单手支腮,侧卧在她身边,欣赏着她迷人的脸容,只手却温柔地抚摸她耳边的发鬓柔声说道:“我,我爱你。”他的声音温柔得有如拂面而过的春风。

  昊天的手指徐徐移到风韵儿雪白的下颚,虽是微不足度的碰触,但在她娴雅的芳心里,竟产生了股惊人的影响力,让她微微颤抖了下,但是风韵儿仍是不能马上适应。

  “俊儿,二娘也很想和你亲热,但不能在这里,被人撞见就不好了,不如我们回房间吧!我随你怎么欺负都可以,好不好?”风韵儿低语呢喃着,却没有推开昊天爱抚的拇指。

  “何必呢?我现在就想要啊,凉亭可是个好地方哦!”昊天的手向下滑,用手指勾起风韵儿的裙摆,让裙子的前襟几乎敞开到腰际,使他得以饱览这深邃诱人的雪白||乳|沟,但昊天己经看出,在她的裙子下,却是丝不挂的。

  昊天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开始缓缓地消失,他的注意力开始涣散,满脑子里,便只有想触摸风韵儿羊脂白玉胴体和亲吻她每寸光滑细腻肌肤的念头。

  风韵儿的心跳开始加速,连呼吸也慢慢急促起来,她现在是多么希望个吻,只是个吻就好,昊天却不令她失望,他的唇终于碰触到她,风韵儿满足地叹息,但昊天并没有主动伸出舌头,只是用手插进她浴衣内,五只手指来回轻拂她的高耸的r房,柔声赞美道:“二娘,好娘子,你真是太棒了,这么滑,这么挺,这么诱人,真是暴敛天物,把她交给我吧”最后昊天用大掌把她雪白丰满柔软包住,用充满着享受的力度抚摸揉搓。

  风韵儿无法正视昊天,早已害羞得红晕飞脸,敏感的樱桃立时挺起,触电的快感让她娇喘吁吁,嘤咛声声,春心萌发,呢喃道:“唔嗯!俊儿”她大胆地把双手放在昊天肩上,主动地用她的舌头催促他响应这个吻,寻找给她的湿吻那样的美妙感受,昊天才把舌头探入她温暖柔软爽滑细腻的口中。

  风韵儿感觉到昊天的嘴唇最后压在她柔软湿润的红唇上,被他火热的双唇攻击,她感觉自己好像此时在梦中样,当昊天的舌尖分开她双唇时,她并无丝毫抵抗的意念,当昊天的双唇与她香舌缠绕到起时,风韵儿口中竟然分泌出津液。

  昊天又突然进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她湿润柔软的双唇,粗大的舌头伸进了风韵儿的小口,他的舌头放肆的在风韵儿的口中活动着,时而和她甜美滑腻的小舌纠缠在起,时而又沿着光洁的牙齿游走,两人的口紧贴在起。

  亲吻的感觉如此美好,风韵儿霎时间感觉到百花齐放,自己就像只快乐的花蝴蝶样,在花丛中自由飞翔,轻盈无限,两人舌尖缠绵,互相吸吮着,再也不愿意分开。

  风韵儿温柔驯服地献上了自己的性感红唇,完全丧失了最后点矜持和抗拒,昊天的技巧却是格外的高,她只觉得才只是吻上而已,他的舌头已迅快地溜了进来,勾出了她的小香舌,带着她在唇间甜美地舞动着,口中的汁液不住交流,那滋味简直就比得上被迷情眼挑逗的味道,弄得风韵儿登时芳心迷醉,咿唔连声。

  在这空荡荡的后花园凉亭里,迷醉在深吻中的风韵儿,浑然忘我地任由自己的“儿子”昊天火热的舌在口中恣意舞弄,香舌也美妙地配合回舞,虽说不断有汁水被她勾吸过来,但不知怎么回事,她的喉中反而愈发焦燥了。

  风韵儿已是娇喘嘘嘘媚目流火,凝脂般的肌肤酡红娇润,她突然分明感受到昊天趁着热吻的机会,色手居然探进她的衣裙里面,抚摩揉搓着她丰满浑圆的美腿,并且得寸进尺地向玉腿之间进发。

  “俊儿,不要啊!”风韵儿娇喘吁吁地嘤咛呢喃道。

  “二娘,我爱你,你就在这安静的凉亭里,好好享受我的疼爱吧!”昊天的热吻再次降临,这次他的吻带着饥渴和欲望,近乎野蛮地探进她口中,不住汲取她口腔的甜蜜。

  风韵儿的舌头无法不与昊天交缠,狂烈的拥吻让她开始迷失,此刻风韵儿愈发春心萌动,春情难耐,她情不自禁地拉下昊天的上衣袍,用手指轻抚他的颈背,可爱粉红的小脚趾也摩擦着他的脚背,愉悦的快感缓缓袭来,使她下意识地在他怀里扭动,直到感觉到昊天胯下已经坚硬亢奋的宝贝,正抵住她两腿之间,并感到昊天刻意地用他顶擦她的花唇,且动得愈来愈厉害,这股折磨人的碰触,立时点燃了风韵儿这个绝色体内深处的欲望火苗。

  昊天再也难承受占有风韵儿的欲火,他快速地扯去她身上的衣裙,让她晶莹雪白的身躯呈现在眼前,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对雪白山峰,那巍巍颤颤的||乳|峰,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色美女和成熟少妇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

  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如同两颗圆大葡萄,顶边||乳|晕显出圈粉红色,双峰间道深似山谷的||乳|沟,不由心跳口渴,昊天再也按捺不住,口含住了风韵儿的只雪||乳|,疯狂的舔拭吮吸着,手上则同时握住了另外的团美玉馒丘,尽情的搓揉抚弄起来。

  风韵儿白嫩的面颊上不知不觉就染上了两抹艳丽的桃红,显得格外的妩媚和娇艳,呼吸也立刻变得喘息急促起来,丰满挺拔的双||乳|在心爱的昊天不断的揉弄下,像害羞的少女样披上了粉红的纱巾,双小巧玲珑的殷红两点,也因为强烈的刺激成熟挺立起来,娇嫩的幽谷沟壑里面,透明粘稠的嗳液更是早已源源涌出了。

  昊天目不转睛地盯着风韵儿,同时把身上的衣衫解除,顺手抛在旁,二人登时肉帛相对,在风韵儿眼里,他胯间的大宝贝,早已怒气冲天,蟠绕在其上的红筋,清澈显现,而龙头上也盖上湿濡的光芒。

  昊天没有立刻迫不及待地压上风韵儿雪白丰满的胴体,只是撑着头侧卧在她身边,大宝贝却搁在她大腿上柔声说道:“替我握住他,二娘。”他的说话已带点沙哑低沉。

  风韵儿仰起她清丽的俏脸,含羞地望向昊天,但她温柔贤淑的性格,面对昊天的霸气叫她不能不依从,五只如春笋般的玉指,徐徐伸出把宝贝握住,炙热脉动的感觉,让她更觉羞涩。

  “二娘,替我套动下,感受下他的雄伟吧!”昊天伸出唯能活动的大手,用中指尖划着风韵儿下唇,往下移划至雪白深邃诱人的||乳|沟,最后落在她的樱桃上轻按。

  “啊!不要这样不要看”风韵儿看见昊天那贪婪的目光,正紧紧盯着手指的动作,教她娇羞无限。

  “这样完美的身躯不看,岂不暴殄天物?女人的美丽不是孤芳自赏的,而是需要爱她的男人欣赏赞赏的!”昊天的手掌终于盖上风韵儿雪白丰满的r房,每轻握把弄抚摸揉搓,都能看见她的玉||乳|在掌中变换着各种形状,他不由得赞美道,“太美了”

  昊天仔细的打量着面前明艳动人的风韵儿,保养的好,风华绝代,水汪汪的双眼有神而透着迷人的风情,蓉玉面高雅的少妇美态粉红的脸颊性感丰腴的双唇身体线条纹理清楚双雪白的丰满的不住颤动的r房好似少女的r房样高傲的向前挺立硕大肥满。

  粉红的||乳|头向两粒葡萄样骄傲的长在r房上诱人极了雪白圆润的美臀向后高傲的凸起颤颤的划出美丽的臀波形成道奇妙的弧线更显得身体凹凸有致修长雪白的玉腿纤纤握的柳腰,合理的配合,简直曾分闲胖,减分闲瘦,艳丽极了。

  胴体有着精致细腻的肌肤玲珑丰满的身段,真是越看越爱,于柔媚中另有种长期练功的刚健婀娜,在日光无法直进的树洞内,更显得洁白晶莹,光滑圆润,修长双腿如白釉般细滑的肌肤,覆盖在既坚韧又柔嫩的腿肌上,形成柔和匀称的曲线,她的臂部丰满非常诱人,两股之间有条很深的垂直股沟,外形曲线富于女性美,幽香薰人,真是美不胜收,引人遐思。

  风韵儿胸前白嫩的r房浑圆丰润,玉||乳|因为细腰的缘故,使r房看来格外的硕大,几乎达到超现实的程度,绝对无法用只手能握得住,中间的条深沟清晰可见,双峰虽然傲人丰满,但却极为坚挺,没有丝因为大而下垂,反而略有些上翘,十分的有弹性。

  ||乳|头和||乳|晕呈现青涩的粉红色,渐渐溶入r房的颜色之中,还未被爱抚,顶端的||乳|尖已经不甘寂寞的傲然翘起向上,小腹平坦坚实,腹下满是黑茸茸的荫毛,每条荫毛都是细嫩鬈曲,互相缠绕,大腿内侧的肌肤细白柔嫩,对比黑亮的荫毛更是闪耀。

  玲珑细小的两片荫唇色呈粉红,成半开状,两团微隆的嫩肉,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秘洞,昊天看到眼前两片大小荫唇色泽如此高雅,还散发出淡淡女身体的幽香,忍耐不住的道:“二娘,你的小|岤好美,我好喜欢啊?”

  “俊儿,不要再说了我会害羞的,唔”风韵儿羞得闭上眼睛,芊芊玉手却把昊天的宝贝弄得更硬更挺,但接着而来,她感到昊天的手再次移动,竟滑过她齐整的芳草萋萋,继而触及她敏感的花唇,手指拨着上下拭磨,电击似的快感,让她无法不娇喘吁吁,嘤咛出声,“嗯不要,俊儿求求你不要”

  而昊天哪里肯停手,他面挑逗风韵儿的春心,撩拨她的激|情,面望着她娇靥的喜悦变化,只见风韵儿早己眼含薄雾,润光盈盈,下颚因满足而不停往上撑起,张迷人的小嘴,不时半张半合,显得极度陶醉。

  昊天其实早己亢奋到极点,险些连理智也已失去,那种压抑已变成痛苦的折磨,令他很想马上跨到风韵儿身上,要猛烈地冲刺她,填满她体内的灵魂,可是他告诉自己,必须要慢慢来,慢慢欣赏品尝这全无瑕疵的高贵的妇人。

  当昊天的手指撑开花唇进入时,风韵儿本能地弓起身子,挺前迎向他的闯进,那种纯粹肉体上的欢愉,使她忍不住再次惊叫,丰臀忘情地扭动着,而昊天面动着,面再度用热烈的吻捕捉她的樱唇,这个举动,只有使她渴望得更多。

  段长时间的热吻,昊天再无法等下去了,欲火高涨,低声说道:“二娘,想要我停下来吗?”

  “我我不知道”风韵儿羞赧妩媚,娇喘吁吁,嘤咛呢喃道。

  “我是你的情郎,也是你的相公,而满足你给你幸福和快乐是我的本份,助人为乐乃是人生快乐根本,尤其是二娘这样美貌如花的女人,我怎么忍心看你独守空闺忍受寂寞呢?好二娘,享受我给你的快乐吧!”昊天再次吻向风韵儿,她也以同样的热情回应昊天,昊天突然抽身而退,这回却压在她柔滑的身躯上。

  “告诉我,你想要我进入你的体内,说出来!”

  昊天凝视着风韵儿,再用膝盖缓缓顶开她雪白浑圆的双腿,手掌再次滑进她花|岤处,温柔地抚摸着她,风韵儿早已又湿又滑,完全进入最佳的状态,在昊天手指逗弄她最为敏感的珍珠时,她终于情不自禁娇喘吁吁呻吟出声了:“不要再折磨我了,求求你俊儿给我好吗”

  “二娘,你真是我的宝贝,叫我怎能不疼爱你呢好二娘,看着我进入你了!”昊天移身来到风韵儿光滑细嫩的大腿间,抬起她的臀部,先用龙头抵在她花|岤口回旋会,才缓慢地把龙头塞进她柔嫩的唇口,那股紧箍令他感到十分舒服。

  “啊”

  熟美胴体已被昊天这个小坏蛋破体而入,在阵阵强烈至极的刺激中,发现昊天已经深深地进入到她玉体之内,在那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刺激下,风韵儿丰满浑圆的玉||乳|不住起伏,美貌丽人急促地娇喘呻吟,含羞无奈地娇啼婉转呻吟,“唔嗯好深啊!”

  风韵儿情难自禁地蠕动娇喘回应着,双雪白娇滑秀美修长的玉腿时而轻举时而平放不知不觉中,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的风韵儿那双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竟盘在了昊天腰后,并随着他的每下进入抽出而羞羞答答地紧夹轻抬,而昊天身下的风韵儿因下身的胀塞来临,却主动地扭动着雪白丰腴的胴体,催促他快点前进。

  昊天看见风韵儿热情的反应,带给他莫大的欢愉,他先盯着风韵儿的俏颜,探手把她边的饱挺丰满握在掌中,才徐徐将宝贝深进,直插至她的花宫尽处,他面把玩着风韵儿的丰挺,面问道:“满意我的宝贝吗?说给我给你的感觉吧!”

  风韵儿羞得满脸通红,但体内的胀满感确实美快难言,只得娇羞妩媚地呻吟呢喃说:“好胀,真的好胀给你弄得很舒服”

  “二娘,想我继续动吗?”昊天改用双手玩弄风韵儿对美||乳|,压逼出条雪白深邃的||乳|沟。

  “啊!要我要你爱我要我”风韵儿情不自禁地娇喘吁吁,嘤咛呻吟道。

  “二娘,用你的玉腿勾住我。”昊天喘息着命令,便埋首在风韵儿的颈窝里,当她感觉到自己照他的话做时,昊天摆动腰臀开始挺进,先是温柔地把宝贝整根抽至|岤口,再度深深进入,由缓慢轻柔至越来越猛越来越彪悍,昊天伸手到两人交合处,用手指爱抚她欲望的核心,使她的激|情升到最高点。

  “啊!俊儿太刺激了,不要再弄我快承受不起了”风韵儿久旷玉体,春情荡漾,娇喘吁吁,浅叫低吟。

  “二娘,你可以的我要令你进入前所未有的境地,用你的膣壁夹紧我,好让你感到更多的舒服,是是这样了感觉到我的宝贝在摩擦你的花心吗?”

  昊天肆意挞伐,猛烈撞击。

  “嗯”风韵儿不住喘气,放浪呻吟,“感感觉到,真好好深好大好舒服”

  昊天继续狂攻猛干,龙头着着都撞得风韵儿头昏眼花,浪接住浪的快感飞奔而来,花露失控地不住地汩汩涌出,个大浪,终于把她带进第个高嘲,但在昊天热情的强攻下,最后换来的便是高嘲不断,她欲仙欲死了不知多少次。

  终于到昊天的压抑力量开始释放,火山猛烈喷发,阵阵的抽搐抖动,滚烫的岩浆下接着下狂喷而出,在风韵儿体内掀起惊涛骇浪。

  风韵儿拥紧着昊天的虎背熊腰,仍在昏眩的脑袋,使她无法思考,只能任凭巨浪将她淹没,忍不住娇喘吁吁,呻吟呢喃道:“啊!俊儿,相公我爱你,我不要再与你分开了我要飞了啊!”

  心里的话在高嘲下全得到解放,“啊”国色天香貌美如仙的绝色风韵儿在昊天那滚烫的最后刺激下,芳心立是片晕眩思维阵空白,鲜红诱人的柔嫩樱唇声娇媚婉转的轻啼,终于爬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

  经过段时间的休息,昊天又想要了,用已经挺起的r棒,顶上了风韵儿的美|岤,“好二娘,我还想要,还想干你的美|岤。”

  风韵儿心中叹了口气,想着刚刚偿到的美味爱,就让昊天好好享受,遂露出勾人心魄的妩媚笑容,娇声道:“俊儿,把二娘当作是最好吃的食物大快朵颐吧。”

  昊天立刻将风韵儿的唇,吻上她略嫌苍白的艳唇,用舌头分开了她的牙关,伸入小嘴内部,浓烈交缠的接吻技巧使风韵儿讶异这孩子是否为调情圣手,但不断涌过来的唾液使她吞都来不及,更不用说发问。

  热情的吻连续到粉白嫩颈上,昊天边如雨点般落下急促的吻,边将火热的肉体整个压在赤裸裸的美艳胴体上,受到嘴唇爱抚敏感的部位,风韵儿禁不住的热烈喘息起来,发狂似的扭动娇躯。

  由身体传来阵阵的酥麻,风韵儿眼神迷濛,移动时雪白丰腴的双峰充满弹性的跳动,结实膨胀的||乳|头坚硬竖起,无法想像的成熟玉||乳|吸引了昊天的注意,昊天舐了口眼前震动的玉||乳|||乳|头,然后指尖以似摸未摸的微妙接触,爱抚那被唾液湿润的樱桃色||乳|晕,指尖以||乳|头为中心划着圆圈,在慢慢隆起的||乳|晕周围涂抹着唾液。

  指尖玩弄阵后,||乳|晕膨胀成半球形,中心的突起也变得更坚挺,由||乳|晕中葧起突出的||乳|头,呈现出清楚的圆柱型,昊天含住那坚硬高耸的蓓蕾,在口中用跳动的舌尖不停挑动。

  昊天贪婪吸着葧起的粉红色||乳|头,舌头交缠着不停挑弄,交互含住两边||乳|晕用力吸吮,几乎要拉起||乳|头般强力的往上吸,直到她吃痛发出声音后才放开嘴唇,风韵儿脸蛋的正下方,丰满的r房摇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