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上那正在被践踏的岳母王熙慧身心

  粉红色的罗帐垂下半张,宽大豪华的软榻,此刻正因为古典美人王熙慧和另个男人的动作而摇晃。

  王熙慧的眼神已经逐渐变得迷离,那赤身捰体的昊天趴在她的身上,就那麽不紧不慢的在她的膣内抽送着,动就是小半个时辰,初时王熙慧心里的抗拒和紧窄阴沪对那粗大阳根的不适尽在这小半个时辰里被那硬热的巨蟒研磨的干干净净,无法忍耐的马蚤痒和腰後越积越重的酸软让她几乎把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

  昊天结实的胸膛压在岳母王熙慧的胸前,有力的胸肌把她绵软的||乳|峰挤压成扁扁的团,抱着她不能动弹的赤裸娇躯,屁股挺往里送,上身跟着挪,那硬邦邦的胸膛就在她的||乳|尖上份量十足的磨上磨,平时软软的陷在红润||乳|晕中的||乳|头此时却凸了出来,不知死活的顶着昊天的胸,让每磨都酸透了她的胸腔子。

  下身水津津的阴沪更是糟糕透顶,昊天先是入了小半根进去,涨的王熙慧连声的痛呼,死命推挤在起抗拒着侵入的异物,昊天倒是耐心得很,把巨蟒抽出寸许,再转着巨蟒往里压,压得她股间嫩肌乱颤,撑开的腔子恍若女破瓜是的裂涨难忍,禁受不住的大声痛吟刚刚冒出了个单音,有力的大手就按住了她的红唇,下面的棒儿继续重复着动作,抽旋压,几个出入下来,王熙慧几乎觉得自己的双股被分开成了两片,那狭小肉洞涨卜卜得没有留下丝空隙,|岤里的滑溜汁液都被挤出来了大半,酸软不堪的花心更是被堵了个严严实实,第次被结结实实的捣中了要害。

  而让王熙慧觉得糟糕的自然不是那涨的厉害的阴沪,她虽然不是处子之身,但成熟丰韵的幽径浅窄仍难以纳下了那根巨物,只是那庞然大物小半个时辰里不停的在寸许距离里搅动磨弄,开始还不觉有异,味咬紧了嘴唇忍耐着胀痛期待着噩梦快点过去,渐渐的|岤里愈加火热,好像有细小的羽毛在肉壁上轻搔样麻痒难忍,只有粗大的巨蟒摩擦到的那方寸之地阵舒畅,害得王熙慧几乎忍不住开口求那昊天不要再股劲的只在那里磨弄。

  但这种话对于向传统保守的王熙慧来说,是万万说不出口的,叫她如何对个辱了自己身子的人开口,她便只有强忍着,越是忍耐,注意力便越往那方寸之地集中过去,感觉愈发强烈,肉洞之中春水潺潺,垫在臀下的枕头已经濡湿大片,虽然她看不到自己股间,但那湿漉漉的感觉如同尿了般已经足够让她羞愧难当了。

  “嗯嗯你你要干什麽?”王熙慧半睁杏眼,迷茫的看着昊天顿住了动作,把住她的足踝将她双腿扳了起来。

  昊天喘息着玩弄了会儿王熙慧精致的秀足,阳根抽出到仅剩巨蟒卡在多汁的膣口,慢慢逗弄这岳母王熙慧的过程中,那紧若处子的小肉洞裹吸得他几乎把持不住,若不稍停片刻,第股阳精就要浪费在这轻抽慢送之中了。

  这下可苦了王熙慧,四肢无法动弹,连挺腰让那巨蟒稍微磨磨|岤口也做不到,积蓄了半天的丝丝愉悦骤然停止,颗心都吊在了半空中,上不得下不去,汗津津的胸||乳|倒是没了压力,但那还挂着两人汗水的肿胀||乳|头也下子没了着落,偏生那巨蟒还不是仅仅卡在那里,颤颤的撑着她的嫩肉,逗的她几乎哭泣起来。

  “你你”实在忍耐不住,王熙慧带着哭腔说了两个你,却怎麽也说不下去,昊天怔了下,旋即双眼里就带上了笑意,更加悠然的捧着她的嫩足,逐个吻了遍玉珠般的足趾。

  “别别再玩人家的脚了好好难受”王熙慧涨红了脸,带着点粗糙触感的柔软舌头在她趾缝里溜来滑去,虽然有些舒服,却让她胸腹股间被悬着的甜美更加难耐。

  昊天伸指在王熙慧腰间戳,然後继续悠然的捧起她另只脚,大肆玩弄起来,岳母王熙慧腰眼酸,脊背阵通透,虽然四肢还软软的用不上力气,腰腹却已经可以动弹,她羞惭的咬唇忍着不去扭腰,但那股越来越强烈的冲动让她开始情愿自己仍像刚才样不能动弹才好。

  终於,火热的身子再也不去管王熙慧脑中那些克制的念头,柔软的腰有自己意志样向上拱,翘臀提,腻汁润滑,勒着巨蟒的|岤口毫不费力的就把开始时进去都胀痛难忍的巨物吞进了截,|岤内浅处块丰腴些的嫩肉被肉棱美美的刮,让她腰后酸身子又平了回去,巨蟒顺势撤,又是畅快的向外带,王熙慧紧紧皱起了眉,喉咙里咕哝着几乎冲口而出的呻吟,硬是压成了“唔唔”的苦闷哼声。

  尝到了甜头,岳母王熙慧开始摇晃着腰,沉醉在那些微的移动带来的巨大欢乐之中,浑没有注意昊天的眼睛正嘲弄地看着她的脸。

  脚上半天没有被逗弄的感觉,岳母王熙慧诧异的看向了昊天,这才注意到昊天正死死盯着自己,顿时阵大羞,窘的想要侧头却不能,只有掩耳盗铃般闭上了眼睛,唔唔啊啊的继续摇摆着腰肢。

  昊天尾骨振,精关愈加发紧,知道要到了紧要关头,看王熙慧这慾念入骨几近发狂的痴态,他的嘴得意的微微笑,不在忌惮王熙慧寻死觅活,双手在她肩胯上拍,解开了被封的|岤道,接着没有给岳母王熙慧任何反应的时间,揽着刚恢复自由就颤摆个不停的粉腿往她胸前折去,浑圆的屁股向上仰起,汁水淋漓的阴沪蓦的抬高。

  正沉醉在扭腰带来的些许慰藉中的王熙慧骤然浑身颤有了力道,还未及做些什麽就被压成如此羞耻的姿势,双手抬正要推拒,空虚良久的膣内股巨大的浪潮瞬间贯穿了全身,火热的巨蟒挤进了肉洞最深处。

  “啊唔唔!”

  王熙慧擡起的双手收回到唇边摀住了嘴,拚命压住嘴里的声音,双还有几分麻木的长腿已经忍不住盘到了昊天腰後,泛着红潮的酥臀不满足的高悬了起来,紧贴着昊天的耻骨磨盘样旋转摇晃起来。

  昊天显然没想到王熙慧会下子放开到这种程度,本打算在那肥嫩嫩的花心上钻磨会儿,给她个小小的绝顶,不料王熙慧双腿缠将上来,花心下放松开来,收缩的嫩膣恍若千百只细微的小手往深处掳拽着巨蟒,滋的下股荫精泄了出来,畅快淋漓的浇在巨蟒顶端。

  昊天个战栗,嗯的声压住了王熙慧丰美的身子,阳精大股大股的喷射进犹在喷吐着蜜汁的花心,射的王熙慧阵哆嗦,又泄了次身子

  两人肢体纠缠在起,渐渐平顺着急促的喘息,王熙慧本以为这次的事情已经结束,心里已经开始为了自己的放浪而愧疚难当,伸手去推了推身上还压着不愿起来的昊天,似嗔似怨的骂了句:“你你这该死的小坏蛋”

  那昊天没有作声,也没有点要离开的意思,渐渐软下来的阳根仍套在|岤内,双手握住两边嫩||乳|,又开始捏摸起来。

  “你你还不走么?”王熙慧惊讶的开口问道,心中大半是惊却又有小半是喜,她自然已经没了轻生的念头,刚才那初次尝到的极乐喜悦仍然让她回味无穷,所以此刻昊天并没要走竟让她对接下来的事情带了几分期待。

  “啊”王熙慧刚从昊天的怀抱中挣脱开来,冷不防又被他搂在胸前,将她的r房紧紧地挤压在他怀里,同时昊天的巨蟒又更有力地插在她的体内。

  “你放开我放开我”王熙慧用力地捶打着昊天坚实的前胸,可是真的不敢再动,因为昊天的巨蟒是那么有力,那么坚硬,插得她那有感觉,只要稍稍动,强烈的快感立即袭击着她的大脑,让她不禁产生想移动屁股来配合昊天的羞愧的想法,可是,背叛道德伦常的心态已经快将她折磨死了,她怎能再不知羞耻的在昊天的身上追求快感呢?王熙慧边捶打着昊天边失声痛哭起来。

  “岳母,别哭了,会哭坏自己的身子,我会很心痛的”昊天边劝解王熙慧边慢慢地耸动下身,将巨蟒在她的蜜|岤中来回的抽动,“你是那样的迷人,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我就是要哭,让你这个小坏蛋心疼!”

  昊天听到王熙慧那仿佛情人撒娇的赌气,得意笑,滛荡的魔手再次侵犯到王熙慧的前胸,用力地揉着,同时王熙慧感觉到昊天的巨蟒胀得更加粗大。

  “你放开我吧,求你了你在我的那里射了那么多,我会怀上你的孩子的!”

  王熙慧哭泣地求着昊天,真的,他能放开她的话,她真的会感谢他的,她已经被玷污了,还让昊天射了那么多,她大哭着,用哭来结束她受到的凌辱,用哭来解脱她自己

  王熙慧无力的继续捶打着昊天,只求他能放开她只是风月之事丝毫不通,她也只能干巴巴的仰面躺着,羞红俏脸双手掩面任昊天上下其手挑拨着各处还未完全退去的酸软甜美。

  昊天的手指在王熙慧股间也不知用了什麽手法,只能感觉到娇嫩的肉豆不断被挑拨揉捏,不到半柱香的工夫,她就再度陷入了情欲的狂乱漩涡中,双腿如蛙大张,双手也自己揉搓起再次闷胀起来的||乳|峰。

  这次昊天并没有逗弄她太久,那刚刚才软下不久的阳根根本都还没从她的体内抽出去,就再度渐渐的涨大起来,让她又怕又喜。

  “别想哭了,你的贞节生来就是给我留的,怀上我的儿子又如何,大不了你回端木家来,我会娶你的!”昊天改刚才的温柔说。

  “胡说,我是你岳母,你怎么娶我,你到底要怎才放过我放过我”

  王熙慧趴在昊天的怀里大声的痛哭着。

  “就这样”昊天下身大力地顶了几下,突然的快感让王熙慧喊也不是叫也不是。

  “做我的情妇,我想你的时候,你就给我,其它的时间随你”昊天的声音在王熙慧耳边激荡着。

  “继续做高贵完美的豪门贵妇,风家的二奶奶,在外人面前继续保持你高贵端庄的形象,可是当我要你的时候,你就要像母狗般的让我,好好的做我的女人”昊天的声音充满着寒意,想着要做昊天的女人了,岳母王熙慧的皮肤泛起阵阵红晕。

  “岳母,我非常的爱你”看她沉默不说话,昊天转变了他的战略。

  “我发誓,这辈子让你成为我的女人,我会好好的爱你疼你珍惜你”昊天尽量温柔的话,让王熙慧有了丝安心,而挑动她r房的手,插在下身的巨蟒,更让她脸红不已。

  “不,我还没有下定决心要与你在起,你先放了我吧,呜呜求你了”王熙慧哭泣地恳求着。

  “我们都已经到了这步了,你怎么还不下决心啊”昊天有些激动地说,同时下体加大抽锸的力度。

  “恩恩”王熙慧被刺激得娇哼着。

  “怎样,如果你不答应做我的情人吧,我可把我们的事情公布于众了哦”

  昊天看出她的转变,继续说。

  “你不能这样”王熙慧趴在昊天的怀里,低声的说。

  “那当然,你是风家的二奶奶,怎么能让人知道你跟自己的女婿做这样的事情呢?如果被外人知道,你可是要被浸猪笼的”昊天得意的要挟王熙慧说道。

  “”王熙慧无声地爬在昊天的怀里想着心事,昊天看到她被说服了,得意的笑着。

  “恩恩别”昊天插在王熙慧体内的巨蟒突然加速的抽动起来,让她面红耳赤,扭动着身体反抗着。

  “做我的情人,听我的话,你刚才答应的”昊天恬着脸,喘着粗气,边弄王熙慧边说。

  “我我答应做你的情人可是,你要答应我只能是今天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的事还有,不要让我怀孕”王熙慧断断续续的说道。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岳母王熙慧听了昊天的话,停止了反抗,娇羞的说道:“那好,今天人家就随你了。”

  “来,我的好岳母,好岳母,让我吃吃你诱人的r房”昊天看岳母王熙慧答应了,得意地笑着,同时扶起她的上身,让她就这样羞耻地跨坐在他下半身,男人的巨蟒就这样的插在她的体内,将她无限美好的r房暴露在他色迷迷的眼前。

  “别”岳母王熙慧羞愧地扭转头,不敢直视着昊天,同时双手挡在胸前。

  “小亲亲熙慧,让我亲亲”昊天不知羞耻地说。

  “放下手否则”昊天语带恐吓,慢慢地王熙慧的双手放开,垂在身体两侧,羞红的脸肯定像块红布,烫得她脸热辣辣的。

  “恩好美”昊天的脸沉浸在岳母王熙慧的r房上,边吃着她的||乳|头,边用力地玩弄着她另边空着的r房。

  “恩恩哦不不要”阵阵甜美的感觉袭击上来,充实着王熙慧的头脑。

  “咻咻”昊天的口水涂满她的r房,岳母王熙慧||乳|头上都是昊天的口水,另只r房却在昊天的手下扭曲,变换出各种奇怪的形状。

  “来,让我让我好好吃给我奶水”昊天的头埋在王熙慧的r房中,发出模糊的声音。

  昊天时而用舌尖挑动着岳母王熙慧的||乳|头,时而将整个||乳|头吸吮在他的口腔中,时而用整个舌头舔着她光洁的r房,虽然她内心抵制着昊天,但阵阵酸痒袭击着她的全身,蜜|岤甬道中又分泌出大量的嗳液。

  “呵呵,岳母,说你够滛荡的,想要了吧”昊天感觉到了岳母王熙慧的蜜|岤甬道分泌出了液体,而且不自觉地夹紧了膣肉,让他感觉更加舒服。

  “砰砰”昊天用力的挺动下身,将王熙慧的屁股撞击得砰砰做响。

  “呱唧呱唧”昊天的巨蟒在王熙慧的蜜|岤甬道中横冲直撞,不时地搅动着膣肉和着嗳液,发出令人脸红的声音。

  “哎呀”声轻呼,岳母王熙慧的身子猛地轻,被那昊天环住腰背搂了起来,粗壮的腿盘在起,垫在她沾满春水花蜜的臀下,面对面搂坐在起,王熙慧下子正对上了昊天带着嘲弄的眼睛,羞的低下头去把脸埋进了昊天颈窝。

  等了半晌,却不见昊天动作,那根棒儿直挺挺的泡在她膣内,戳着她的心肺样顶的她浑身难受,不得已,她只好自己动起来,双腿分开在昊天两边,屈起後双脚踏住床褥,比起趟着时动的要自如许多。

  银牙暗咬,王熙慧先试探着提了提雪臀,撑在她|岤心子上的巨蟒往後退,肉棱蹭,蹭的她个哆嗦,双腿软屁股向下坐,只听唔的声闷哼,她秀眉蹙起珠泪横流,这下坐的实了,那根肉杵藉着汁水润滑竟比起刚才突得更加深入,花心奇涨无比,阵胀闷传来,肚子里又酸又痛,想必那杵头已经凿开了软绵绵的花心,顶进另处所在之中了。

  昊天低喘了下,听起来受用无比,岳母王熙慧却好像肚子里卡了根棍子,说不出的难受,强撑着擡高屁股,那肉棱却卡在了花心之中,勾带彷佛要把花心牵扯出来样,酸的她半边身子发麻,再次坐了回去,棒儿在花心里进出,教她通体发紧,登时泣吟出来:“拔拔些出来求你了我我肚子被顶顶穿了”

  王熙慧只道自己肚子已经被顶破,心中惊慌万分,哭的梨花带雨,双淑||乳|连摇带颤,昊天带着笑意伸手搂住她的臀尖,用力擡,巨蟒猛力撤,王熙慧闷哼声,花心处像被拔了个塞子出来,拔的她通体舒泰,长长的出了口气。

  那口气还没出完,昊天双手松,酥软的花心本就还未合拢,顿时又被棒儿捣开,冲了个严严实实。

  这次虽然没那麽涨了,但肚子里插着小半个巨蟒和膣内的感觉完全不同,虽然也有翘麻酸软,但更多的是胀痛,好像肉|岤都被这棒儿顶的长了几寸样,捣的五脏移位般,王熙慧苦着俏脸,哀鸣道:“怎怎麽又顶进去了”

  在花心里这般捣了几十下,岳母王熙慧已经被捣的连呻吟都弱了许多,浑身大汗淋漓,明明难受的很,却被这麽捣的汁如泉涌,花心都碎了样,硬生生在胀痛中又次丢了身子,泄的连绵不绝,软软的坐在昊天怀里没了丝力气,白桃似的屁股下面,晶亮的汁液流了昊天脚。

  “啪啪”昊天的大腿撞击着王熙慧的屁股,发出滛靡的声音。

  “哦哦夹得好爽哦岳母,你不愧是最完美的女人,容貌美,体力也好,插了你晚上,小|岤还是那么紧,r房也越来越坚挺丰满了,我的性能力你是知道的,我们俩在起那才叫般配!你说对吗?”昊天发出欢畅的声音。

  窗外是阳光明媚而浮躁无边的白昼,在王熙慧的浴室里,个绝色美女和另外个男人两具赤裸的肉体正激烈地纠缠在起,春色无边的景象赫然映照在窗上。

  男人是昊天,绝色美女是岳母王熙慧,她躬着身,手扶着窗壁,高贵的屁股向后幽雅地翘起着,丰满的肉体散发着令人窒息的诱惑,特地穿上的绣花鞋鞋以及粉红色的长筒丝袜,与赤裸的雪白肉体形成鲜明对比,也让屋内的景象显得更加春情浓浓。

  然而,岳母王熙慧那银铃般动听的有如旋律的声音,却让这满屋的春色更加澎湃勃发起来。渐渐的,她再也忍受不住喷涌欲出的刺激,几乎是哭泣般地发出“啊——”的声娇喘。

  “啪啪”的声音不断在身后响起,强大的力量不断冲击着她那向后高高翘起的屁股,使得躬身站立在窗边仅靠左手支撑着窗壁的她再也抵挡不住,整个人被向前推去,几乎快撞到面前的窗上。

  “不行了这样啊”岳母王熙慧娇喘连连,涂着鲜艳口红的樱桃嘴唇不住翕张着,发出求饶似的声音。

  从近在咫尺的落地窗上可以清楚地看见她那秀美的脸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