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1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和愁眉紧锁的羞涩感,以及她那对在身下不停跳动着的r房。饱满的||乳|峰随着阵阵的冲力而不住地摇晃着震跳着,粉红色的||乳|头在空中遍遍地划着幽雅而悲哀的圆圈。

  “加油,熙慧姐姐!”身后的昊天卖力地扭动着他那肥硕的身躯,面扶执着岳母王熙慧那纤细白皙的玉腰,面向前疯狂地摆动着胯部和腰肢,将下体的冲击源源不断地送往她高翘着的臀部。

  这个时候的王熙慧已经从岳母岳母的身份变成了姐姐,这让昊天更加感觉刺激!

  “今天的好戏才刚刚开始,请你尽情享受这份刺激的快感吧!”昊天低下头,兴奋地看了看胯下两人的结合部位,不断进出的巨蟒上已经粘上了闪光的液体,“你不是向都是想做个谨守三从四德的完美女人的吗?怎么被我插时,却是这么兴奋?”

  “不才才没有呢”岳母王熙慧毫无底气的声音充满了哭泣。

  “撒谎是没有用的!你诚实的身体,已经把你内心的真实感受告诉了我。”

  昊天得意地笑,双手松开岳母王熙慧的腰,转而向前方下探至她的胸前,把揉捏住r房,食指轻轻挑逗起嫩红的||乳|头来,“||乳|头比刚才硬多了,难道你还能否认你的快感?”

  “不我啊”岳母王熙慧还想争辩些什么,但她即使张大着嘴唇也说不出完整的字句来,因为她的喉咙几乎已经完全被抓狂的呼喊声所占据。

  “屁股都越抬越高了,娇艳美丽端庄高贵的风家二奶奶,连被强犦都这么敬业!”昊天调笑道。

  “不不行了”岳母王熙慧呻吟着。

  “看看你这挺拔的r房吧!如此高贵的山峰,太美了”昊天咽了咽口水,用手“啪”地声拍打了岳母王熙慧的屁股,雪白的臀部立刻呈现出片红晕,“再看看这圆滚的屁股,如果走在大街上,不知让多少男人流尽了鼻血,而现在这饱满的屁股正以最屈辱的姿势呈现在我的面前,还有这神秘的滛荡的阴沪”

  “真的不不行了,我”恶毒的语言伴随着强烈的冲击,交相辉映相得益彰地缠绕纠结在起,犹如首震撼的摄魂曲,将美丽的岳母王熙慧推进了无底的深渊。

  宽大却略显凌乱的床上,个女人已经昏倒躺在边,另外个女人正娇挺着酥胸,微翘着丰臀,笔直地骑坐在昊天的身上,赤裸雪白的肌肤与昊天古铜色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身下的昊天躺得十分舒展而惬意,炯炯有神的目光正得意地仰视着她雪白的玉体,虽然是背对着昊天,但她那成熟而高贵的胴体却依然散发出难以抗拒的诱惑,雪白光滑的后背以及丰满圆挺的屁股,让昊天的目光变得越来越灼热。

  白色的文胸虽然还穿在她的身上,但后扣早已被解开,半透明的蚕丝抹胸也被向上掀了起来,无力地挂在r房上面,脱离了保护的双||乳|无助地耸立在清冷的空气中。

  感受着胸前的尴尬,偷偷低下头瞥了眼那形同虚设的文胸,但眼角的余光却在无意中触及到文胸下那对正在跳动着的r房,顿时芳心大乱的她,赶忙收回羞涩的目光,重新仰起头,继续保持着尴尬的姿势。

  滴泪珠正悄悄地渗出她那红湿的眼角,淌过她那如同火烧红霞般热烫的面颊,经过那被皓齿紧咬着的朱唇,悬凝在下巴上,混杂进汗水的泪珠象突然增加了重量似的,晶莹透亮的液珠终于挣脱了面庞的束缚,垂直往下滴落,溅落在她的胸前,沿着她那深深的||乳|沟向下滴淌,液珠儿恋恋不舍地告别了那两座抖动着的||乳|峰后,淌到了雪白平坦的小腹,而后加速向下滚动,最后来到了小腹下方那丛乌黑浓密的荫毛中。

  身下的昊天不停地扭动着下体,从后面看去,粗大巨蟒的古铜色茎身正在美人雪白的屁股间不断进出着,将波波冲击送入她的体内。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真是风家三奶奶,风明的三夫人,风凌凌的母亲,昊天的岳母大人,原来昊天与王熙慧在房间大战的时候,这个张梦璐居然自动“送上门”来找王熙慧,撞破了昊天和王熙慧的情,昊天“无奈”之下,只能把她托进来,起玩3,只有让她也成为自己的女人,张梦璐才不可能去告密。

  王熙慧自然也支持昊天的做法,毕竟这个事情只有张梦璐被拖下水,大家才能安全,再说昊天已经折腾自己半天了,如果再折腾下去,只怕自己真的要虚脱而亡,这个时候来个救兵,实在是求之不得的事情,王熙慧终于得到的休息的时机,个人倒头在床内侧昏然入睡了,只剩下张梦璐屈辱的接受着昊天的鞭打!

  张梦璐高昂着头,无神地注视着天花板,默默地承受着下体传来的冲击,任凭脖颈渐渐僵硬,也不敢再低下头去,她已经没有勇气去目视现在发生的切,因为她知道,只要她低下头去,就会看见自己胸前那对饱满而坚挺的r房正在悲哀地跳动着,嫩红的||乳|头因充血而向上翘起,并随着r房的跳动在空中不断地划出诱人的圆圈。

  张梦璐也不能往前看,因为她知道床前梳妆台上的那面镜子里,此刻正清晰地映显着她的模样,映显着个古典美人正在遭受侵犯时羞愧而幽怨的模样,平常洗澡或换衣服时在镜子里看到的那具自信而高贵捰体,此刻却被个卑鄙无耻的男人尽情玩弄,这样的场面,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张梦璐更不敢回头往后看,因为她可以想象得到,那个昊天此刻正在后方贪婪地欣赏着她赤裸的背影,她甚至可以感觉到那道火辣辣的目光正久久地停留在她那丰盈圆滚的屁股上,所以,她只能继续昂着头,保持着挺胸翘臀的姿势。

  明知昊天正在无耻地赏玩着她的屁股,而张梦璐却依然将屁股高雅地向后翘起,心中的羞耻与无奈简直难以言表,由于背对着对方,而且还是大开着双腿采取骑坐的姿势,因而将自己那引以为豪的屁股暴露给对方,便成了难以避免的事。

  而张梦璐深知,在个自己女婿面前采用如此特殊而性感的体位,尊严是最重要的,假若自己支撑不住而瘫倒在对方身上,那就等于默许了对方的无耻玩弄,彻底向对方屈服,这点恐怕是连她自己都不会原谅的。

  因此,尽管张梦璐早已是丝不挂,但仍然努力挺直着腰肢,双腿夹紧着昊天的腰身,使自己保持着骑士样的高傲和不屈,当然,她也清楚地知道,这样做只会使自己的屁股更加向后翘起,从而在昊天面前显得更加妖媚,激起他更加强烈的欲望,可是除此之外,她别无办法。

  除了不屈地挺直着汗湿的身体,张梦璐唯能做的,是紧守着最后丝尊严,并将手中那条白色的内裤紧紧地攥住。

  “放松点,岳母大人”昊天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您直这么昂着头,不觉得辛苦吗?”

  张梦璐只觉得下身阵搅动,体内那火热的硬物向上突,停止了动作,很显然,刚才直笔直地躺在床上的昊天,现在应该是把上身直了起来。

  “直保持这样高傲的骑乘姿势,连我这个大色狼看了都觉得心疼啊”

  说话间,昊天从后面手扶住张梦璐的腰,手牵住了她的手,轻轻掰开她的手指,抽出了那条被已经被她握成团的内裤。

  那是条昂贵的蚕丝内裤,三角的低腰造型贴身的流线让张梦璐都羞涩不已,正面蚕丝镂空处那朵牡丹形状的刺绣花纹则尽显着妩媚和高贵,而裆部则是半透明的薄纱裤底,套在身上时能隐约透出黑色的荫毛,如此款式和创意,任何个穿上它的女人,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模样时都会觉得面红心跳。

  “哦,这么性感的蚕丝内裤,外边的绸缎店根本买不到吧”昊天嘴角似乎泛起丝嘲笑,“套在下体上紧包住屁股和阴沪,被任何男人看见了都会心猿意马?偶尔被其他男人从裙下看到,恐怕连岳母大人自己都会觉得热血,对吧?”

  昊天边展开这条内裤,边瞟了眼前方张梦璐那圆滚白皙的屁股,好像在想象这内裤包裹着屁股的样子,“真是难为岳母大人你费心了,为自己定做条如此精致的内裤,太有品味了,想不到高贵的岳母原来内心竟如此好色”

  “我没有!”张梦璐羞愧难当的脱口道,“是生日礼物好姐妹送的”

  “所以您就经常穿”昊天笑道。

  “不,没有的,我”

  其实张梦璐的确是从来不穿的,因为即使是平时在自己的闺蜜面前穿都会觉得不好意思,然而今天,在个自己女婿面前,她却穿着这条春情无限的内裤,让他肆无忌惮地从每个角度将她下体的无限春光仔细欣赏了个遍,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她羞耻地将想要争辩的话又咽了回去。

  “何必掩饰呢?”昊天将那蚕丝内裤放在鼻子前深深地嗅,得意地笑,“岳母大人你的身材完全配得上这件昂贵的内裤,散发出如此醉人的魅力,恐怕连你自己都会觉得惊喜吧!只是您可能没有料到,这样的魅力会被我这个大色狼尽情享受着”

  “不!我”张梦璐无言以对的,只能自我解嘲地扭动了下腰身,阴沪轻轻套弄了下昊天的巨蟒,当她做完这个动作后,忽然才意识到自己的立场,顿时更加羞愧起来。

  将张梦璐的举止看在眼里,昊天的嘴角露出丝笑意,他将那条内裤轻轻丢在旁,而后双手执住的美人腰,将上身贴在她的后背上。

  “我想给您提两个建议,美妙的风家三奶奶”昊天说道。

  “啊”感受到昊天近在咫尺的吐气,张梦璐只觉得阵酥麻的感觉从脖子后面直向全身扩散开去,翘起的||乳|头变得更加坚硬。

  “第条建议,骑乘的动作幅度不要这么大。”昊天说着,故意将巨蟒做了两次深度抽锸,引得张梦璐又是声娇喘,“在个陌生的男人面前羞愧地暴露着您高贵的捰体,而且还采用这么主动的姿势,首先我要感谢您的配合,但我要提醒您,骑乘时的上下幅度不要太大,不论您是羞愧也好,愤怒也好,或者是刺激也罢,都不能太放纵自己的起落幅度。”

  昊天边说着,边将双手从的腋下伸至张梦璐的身前,左手轻抚着扁平的小腹,右手顺着雪白的肌肤向她小腹的下方滑去。

  “首先,当您快速大幅度地起落着自己的屁股时,您的体力会快速消耗掉,其次,您的动作太过激烈的话,会加快性伴侣的精,像我这样年轻气盛阳刚强悍的男子,边看着您那高贵的屁股在眼前飞快地起落,边被您用火热的阴沪紧紧夹住r棒,肯定忍耐不了多久就会精的,如果这样,您也就享受不到更多的刺激了。”昊天的右手探进张梦璐乌黑的森林,指尖轻挠着敏感的阴,她浑身剧烈颤抖起来,张开的嘴甚至忘记发出呻吟声。

  “请您试想下,若不是上天的特殊关照,像您这样矜持高雅的古典美人,与自己女婿性茭的机会辈子能有几次?而且还要按照我这个色狼的命令,轮换着不同款式的性感内衣,不断采取着您闻所未闻的姿势,次次地与对方共赴高嘲,这样的场景,恐怕任何人看见了,都不敢相信的!”昊天的右手继续在丛林中探索者,同时抽回左手恣意抚拍着丰腴圆滚的屁股。

  “现在您虽然羞愤难当,但这种感觉定是您以前梦寐以求却根本不敢说出口的,对吧?这样的机会,这样的刺激,如果轻易浪费掉,即便是您这样高贵优雅的豪门贵妇,事后定也会后悔不已的”昊天继续调笑道。

  “啊不我”迷离着双眼,挑逗的话语和火热的气息从背后袭来,使张梦璐几乎难以支撑娇挺的身躯。

  “第二条建议,是关于您的现在的姿势。”昊天的右手滑入张梦璐荫毛丛的深处来回抚按着,尽情地享受着那粗糙的摩擦感,“您知道骑乘式的精髓吗?这个姿势其实是为r房丰满的女人设计的,是上天送给丰胸女人的礼物,当她采用骑乘式的时候,她胸前的魅力将会被发挥到极致,而岳母大人您”

  昊天忽然抽出了直停留在张梦璐下体的双手,双臂抬,两手托住了她丰满的双||乳|,“您的r房虽然不算很大,但是却坚挺而丰实,在您妙曼身材的衬托下显得突兀有致,动感十足,尽显女性的魅力,因此您的身材,是非常适合骑乘式的。”昊天张开手掌,用力揉捏着张梦璐饱满而白皙的双||乳|,嘴里的气息更加火热。

  “如此美妙的r房,不得不呈现在个自己女婿的面前,岳母你当时的心情定连自己都想象不出吧?我现在恨不得邀请些你认识的人来观看这奇妙的场景。”昊天笑道。

  “让我们想象下当时的情景,只穿着火辣内衣裤的高贵豪门贵妇,羞愧地坐在自己女婿对面的床上,面因自己穿着那窄小得不像话的内裤而夹紧着大腿以防下体春光外泄,面却流着泪解开了自己的文胸,而且还要故作镇定地将r房挺得高高的。”

  昊天边加剧着双手的动作,边用近乎颤抖的声音调拨道,“您不会不知道,就在您的r房从文胸里蹦跳而出的那刻,您就已经激活了个最激荡的夜晚,您的r房告诉了我,等待您的,将是场最刺激的玩弄!

  “啊怎么会”随着昊天的动作无力摇摆着腰肢,对方的话语令张梦璐愈发地哀羞。

  “当时我就想到了,骑乘式是最适合岳母您的。”昊天的话语好像重新回到主题,“而岳母您确实也没有让我失望。刚才用侧入式和您性茭到半,我忽然抽出宝贝,您定感到有些怅然若失吧?被自己女婿挑起的情欲竟然占据了思维的上风,您略作迟疑后,竟然主动跨到了我的身上,采取了骑乘式,可考虑到自己毕竟是良家少妇的立场,您羞愧地转过了身,背对着我骑坐了上来,这让我更加佩服起岳母您豪门贵妇的高贵矜持气质来!”

  “我我不没有”张梦璐下体被深深地插入着,r房也在昊天手中不断改变着形状,渐渐地语无伦次。

  “这就是我想提醒您的第二点,拥有如此美妙身材的夫人,采取如此醉人的体位,您不应该背对着我。”昊天用胯部做了个轻微的扭动,粗大的巨蟒在张梦璐窒热的阴沪里微微转了几个圈,火热坚硬的龟瓣摩擦咬合着荫道内壁的褶皱,难以言状的刺激感几乎令瘫软下来

  “虽然我很同情您的立场。作为个谨守人伦的豪门贵妇,高雅矜持而不容侵犯的您,此刻却赤身露体地跨骑在个自己女婿年轻强壮的身体上,阴沪里含着年轻硕大的r棒,高傲的r房被肆意揉捏,完美的身子却被自己女婿从各个角度欣赏了个遍,明知正在遭受女婿的强犦,却不得不以优雅高傲的姿势配合着对方,作为个完美的古典美人,您的尴尬和羞愤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昊天几乎将嘴贴在了张梦璐的耳背上,火热的气息彷佛要融化她最后的尊严与理智。

  “尽管如此,但我还是要提醒您,采用骑乘式的您,应该把您的正面朝向我,如此圣洁高贵的肉体,被个自己女婿用尽最下流的姿势玩弄着,r房悲哀地跳动着,大开双腿间荫毛丛中那隐约可见的峡谷被r棒猛烈进出着,这样精彩绝伦难得睹的场面,您却不愿意以正面向我展示,难道您就不觉得自己有些残忍吗?

  您这样是对性伴侣的不尊重!”

  “您必须明白,性茭的双方,即使是处于强犦与被强犦的立场,都应该向对方毫无保留地展现自己的身体,越是高贵的美女,越应该将遭受凌辱的肉体凄美地展现给对方,这是基本的礼貌!”昊天方面抽锸着,方面打击着张梦璐的内心。

  “天天哪”张梦璐上下齐遭受攻击的,再也抵挡不住言语和肉体的欺凌,整个人软,靠在了昊天的怀里。

  “好了,知错就改并不晚。”昊天用嘴唇轻咬住的耳垂,鼻子舒心地嗅闻着她秀发所发出的清香,“作为正在遭受强的女人,您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彻底将最诱人的魅力展现在自己女婿面前!”

  昊天眼中再次发出兴奋的光芒,“接下来,请您先脱下这件碍眼的文胸,直挂在r房上面会影响你等会的精彩发挥的然后优雅地抬起屁股,慢慢地站起身对对,转过身来,分开玉腿”

  此刻,在张梦璐那白皙丰满的捰体下方,在她那张开的双腿下,支粗大的的巨蟒已经虎虎生威地怒冲立起,正对着上方那密林丛生却已微微张开的峡谷,沾满了体液的紫色的头,在她的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双腿优雅地个弯曲,古典美人张梦璐的屁股毫不犹豫地落了下来。

  霎时间,股强烈的冲击从下体向周身迅速扩散蔓延开去,浑身阵痉挛,禁不住失声地呐喊。

  “恩恩俊儿,你太强了我要和你在起!”张梦璐咬着下唇,拚命地压抑着从体内发出的快感,但还是从口中泄露出抑制不住的欢畅。

  “呱唧呱唧砰砰哦哦恩恩”时房间里尽是滛荡诱人的声音,空气中充满了滛靡的气氛。

  张梦璐在羞愧和舒服的矛盾感觉中将上身伏在昊天的身上,娇颜滚烫如火,星目紧闭,赤裸的||乳|头葧起成两颗紫红葡萄,随着昊天的抽动,在他健壮的胸脯上上下左右地摩擦,害人的麻痒,搅得她心都揪到了起。

  由于是紧趴在昊天身上,他们两个人的下体紧密连接,他们的荫毛也纠缠在起,因兴奋而突起的珍珠花蒂在混着嗳液的湿漉漉的荫毛中“饱受蹂躏”配合着从蜜|岤甬道中传来的刺激,同是袭扰着张梦璐的身心,她简直不能呼吸了,像条八爪鱼般的紧紧地抱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