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公子,你千万不能抛弃不要我!”

  “好姐姐,不要哭了,只要你愿意,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你!”

  昊天高兴的抱着王如娇,没想到这么轻易又抱得美女归!

  “嗯,我不会离开你的,相公。”

  王如娇哽咽着说道。

  昊天伸手轻轻擦拭去王如娇脸上的泪水,欣赏着她梨花带雨的俊俏模样,不禁赞叹道:“好姐姐,你真漂亮,连哭泣的样子都这么动人,我要吻去你的泪痕,好吗?”

  “不要啊!”

  王如娇刚才还很豪爽,开放,可是心属昊天之后,反而变得羞怯害怕心慌意乱地挣扎着,却被昊天搂抱住柳腰,径直亲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口,她嘤咛声,惊慌地瞪大了美丽的眼睛,她还想紧闭贝齿阻止昊天舌头的侵袭,不料昊天抓住她翘挺浑圆的美臀揉捏把,趁着她喘息呻吟的空当,他的舌头已迅快地溜了进来,勾出了她的小香舌,带着她在唇间甜美地舞动着,口中的汁液不住交流,那滋味简直就比得上被迷情眼挑逗的味道,弄得王如娇登时芳心迷醉咿唔连声。

  王如娇“恩唔”的呢喃着,双手在昊天胸膛上无力地捶打着,可是,很快她就完全迷失在他娴熟的湿吻技巧里面,唇舌交织,吮吸舔动,津液横生,她动情羞怯的吐出香甜的小舌任由他纠缠吮吸,娇躯颤抖,玉腿酥软,迷醉在深吻中的王如娇浑然忘我地任由昊天火热的舌在口中恣意舞弄,香舌也美妙地配合回舞,虽说不断有汁水被她勾吸过来,但不知怎么回事,她的喉中反而愈发焦燥了。

  好不容易等到昊天松了口,从长吻中透过气来的王如娇却只有娇声急喘的份儿,两人的嘴儿离的不远,香唾犹如牵了条线般连起两人,那美妙无比的滋味儿,让她玉体酸麻酥软无力瘫软在昊天怀里,娇喘吁吁地娇嗔道:“你好坏,趁火打劫这样欺负人家!”

  “好姐姐,刚才你忘记自己如何偷袭相公的吗?”

  昊天继续舔弄着王如娇的白嫩柔软的耳垂,手抚摩着她的娇挺的r房,因为娇嫩的肌肤手感更加爽滑细腻。

  “羞死人了,还说”

  王如娇浑身酸麻刺痒难捺,嘴唇微微张开,胴体蛇样的扭动。

  “好姐姐,你以后就是我娘子,我叫你如娇好了!”

  昊天再次亲吻住了王如娇的樱桃小口,舌头顺利地进入了她的香甜柔软的口腔,她已经被挑逗动了春心,被昊天动情地娴熟地含住纠缠着吮吸着,色手同时抚摩着揉搓着她的娇挺的r房,丰满的大腿和浑圆的花瓣。

  王如娇哪里经受过如此熟练的三管齐下的缱绻缠绵,她已经玉腿酥软,几乎瘫软在昊天的怀里,双手动情的紧紧搂抱住他的脖子。

  昊天双眼直勾勾地望着端坐床上玉体横陈的美少妇,花靥羞红秀眸紧闭,酥胸起伏跌宕有致,他非是初涉情场,此际却仍感口干舌燥熊熊的欲火如焚身般从心底燃烧了起来,被这娇花蓓蕾般绝色美少妇的婉娈可爱所震撼,昊天目光灼灼,射出难以抑制的欲火。

  身下传来的阵阵快感使王如娇感到无比的快乐,舒服,双手不知不觉中放在了胸口上,轻轻的抚摸起那对雪白的山峰,滛荡的呻吟声从她那张红润的嘴唇里发了出来。

  昊天抽锸的速度开始加快,粗大的大r棒次次深深的进入到了王如娇玉壶里的深处,碰见了深处那朵鲜红的花蕊,强烈的刺激感使她弓起了身体,双手紧紧的抱住昊天的身体,吊在了他的身上。

  王如娇的身体虽然吊在昊天的身上,但对他来说这点重量只是小意思,抽锸的速度依然不变,次次深深的进入了里面,然后又快速的出来,股股||乳|白色的泉水被他的大r棒从玉壶里带了出来,滴落在了湿透了的床单上。

  昊天边抽锸,边欣赏着王如娇滛荡的表情,聆听着她滛荡的浪叫声,感受到无比的兴奋,刺激,抽锸的速度再次提高了,只插的王如娇浪叫的声音不停的从她的口中发了出来。

  “啊!”

  在昊天快速的抽锸下,王如娇终于泄身了,股股||乳|白色的生命液体从玉壶深处喷发出来,但由于玉壶被昊天那根粗大的大r棒堵着,没有喷发出来,停留在玉壶里。

  泄完身后,王如娇顿时感觉到全身有种无力的感觉,松开搂抱住昊天身体的双手,躺在了床上,闭上双眼,脸羞红,舒服之色,张开那张红润而又性感的红唇急促呼吸着,嘴里不时的发出了低滛的呻吟浪叫声。

  大r棒上传来的阵阵快感使昊天知道王如娇泄身了,看见她滛荡,舒服不停浪叫的样子,滛荡的笑容渐渐的浮现在了他的脸上,双手在她胸前雪白的山峰上抚摸起来,前后摆动着。

  睁开羞红的双眼,看见昊天还在她的身上继续摆动着,王如娇脸上原本羞红的脸色更加羞红起来,脸柔情之色的看着在自己上身前后摆动的昊天,丝丝温馨快感在她的心里久久不能散去。

  好像感觉到了有人看他的眼神,昊天睁开了闭着的双眼,看见王如娇脸柔情之色,张开那张红润而又性感的嘴唇看着自己,滛笑道:“如娇,刚才的感觉,舒不舒服?”

  说完身下的大r棒狠狠的插了几下,顿时弄的王如娇娇哼了几声,白了他眼,脸娇羞之色。

  虽然王如娇不想承认这羞人的话,但是传来的感觉让她确实感到很舒服,很刺激,很快乐,看着他滛荡的表情,双眼白了他眼,娇嗔道:“大大坏蛋你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啊!”

  昊天笑着说道。

  “真真话就就是人人家感到很很舒服很刺激很快乐”

  说完王如娇的脸色已经红的不能在红了,此时她的脸色就像个熟透了的红苹果,使人看后想要在上面咬口。

  听见王如娇的话,昊天内心顿时感到刺激不已,滛笑的看着脸通红之色王如娇,进出的速度慢慢快了起来,碰撞的声音从下面发了出来。

  “啊!”

  在昊天快速的抽锸下,亲吻下,阵阵强烈刺激的快感使王如娇再次泄身了,她闭上了羞红的双眼,张开嘴巴急促呼吸着,胸前那对雪白的山峰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快速的上下,看的昊天痴迷住了。

  好会儿,王如娇急促的呼吸才渐渐的平静下来,张开羞红的双眼,看见昊天双眼痴迷的看着自己雪白的胸口,原本羞红的脸色更加羞红起来,强烈的羞意使她闭上了双眼,双手放在胸口上,紧紧的捂住裸露在空气的雪白山峰。

  当王如娇的双手挡住那对雪白的山峰后,昊天才回过神来,看见她羞红的样子,滛笑了下,又开始摆动起来,滛荡的呻吟声随着昊天的摆动,从王如娇那张性感而又红润的嘴里发了出来。

  昊天继续强大的攻击

  波又波的快感很快便冲淡了王如娇被征服的屈辱,她感到格外的兴奋,她努力地踮起脚尖,配合着昊天的冲刺,仿佛刘庄主正嫉恨地站在旁边观战,她的身体好像山间口间歇的清泉,泉水愈积欲满,即将喷发,窗外的月亮悄悄躲进片云彩,仿佛羞见这对突破禁忌伦理偷情狂欢中的男女,昊天只要看见美妇人丰腴滚圆白嫩的美臀,丰满浑圆的大腿和修长润圆的小腿。

  “小坏蛋,你害死人家了,你把人家变成滛娃荡妇了!”

  王如娇娇喘吁吁,再次恢复放浪呻吟道。

  “好姐姐,我就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平日贵妇,床上滛妇,这才是最高境界!”

  伴随着肉体撞击和操插的“啪啪”声和“扑哧”声,昊天大声喘息着,让王如娇趴在床上上,他在她身后顶住她,从王如娇身后次次插进她的身体荫道,而且每次都到底,昊天的r棒紧紧贴在王如娇丰腴滚圆的美美臀上,然后他把王如娇的身体往前挺动,他由王如娇背后抓住她两只雪白的丰||乳|,吻着她的粉颈。

  媚眼如丝的王如娇回过头来,看昊天时的眼睛带着奇异的朦胧,散发表情妖冶的飘逸之美,她伸出甜美滑腻的香舌与昊天舌头纠缠起,王如娇和昊天的津液互相交流滋润着,他滛笑着边亲吻王如娇温热的肌肤边调戏道:“如娇,好吗?舒服吗?”

  王如娇娇媚的呻吟道:“嗯啊小坏蛋我好好舒服”

  昊天龙心大悦,龙头大进,滛笑道:“好姐姐,我也好舒服,我要搞死你”

  然后故意轻轻在浅处挺动,突然向她肉壁荫道狂轰猛烈撞击

  正当昊天如火般灼烧而更狠狠操插时,就在这剎那,王如娇荫道痉挛着大叫呻吟,紧紧搂着昊天,对他又撕又咬,昊天知道王如娇又爬上了情欲的顶点。

  昊天同时阵悸动快感传遍全身,火山爆发样,剧烈的抖动,r棒射出了又浓又多的滚烫岩浆,注入了王如娇身体深处。

  昊天未消的r棒仍深植在王如娇身体深处,他俯下身将她拥在怀中,边抚摸着王如娇细腻光滑的肌肤,揉捏王如娇丰腴滚圆的美臀和丰硕雪白的r房,亲吻着她的俏丽脸庞,软语温存的说道:“好姐姐,我好爱你哦”

  王如娇眼睑下垂,微眯的媚眼中眨着眼白,星眼迷离,沉浸在爱的欢乐中。

  “好相公,你太厉害!”

  王如娇爱抚着昊天宽阔强壮的胸膛,媚眼如丝的呢喃道。

  “比他怎么样?”

  昊天抚摸揉捏着王如娇丰硕雪白的玉||乳|调笑道。

  “大坏蛋,你好坏啊!”

  王如娇羞赧妩媚地娇嗔道,“他早就不行了,不是疲软,就是早泄,都是稀稀拉拉的,害得我当初想要儿子都怀不上,总是感觉在他死去老婆面前矮头似的,不过幸好没有怀上他的儿子,要不然今天我都不知道如何面对你?”

  “呵呵!那我刚才插进你的小|岤里面,你不怕怀上了啊?”

  昊天大手在王如娇玉||乳|之间摸了把调笑道。

  “我才不怕呢!只要能够为你生孩子,我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王如娇媚眼如丝地呢喃道。

  “放心,我定让你如愿的,不过你要帮我完成另外件事情!”

  昊天突然正经的说道。

  “什么事情?”

  王如娇见昊天脸正经,自己也变得正经起来。

  “我想要她!”

  昊天指着昏迷的刘庄主儿媳说道。

  “梦瑶?”

  王如娇先是惊,紧接着豁然大悟,转而沉思的道:“梦瑶虽然年轻,但是性子干烈,只怕需要些时日”

  “不,我现在就要她,这里的事办完后,你拿着我的令牌去京城找端木家,有人会安排你,我还有事情要办,所以我现在就要她!”

  昊天斩钉截铁的说道,话语里充满了霸气。

  “好吧,我豁出去了,不过你要听我的。”

  王如娇搂着昊天的脖子撒娇道,“相公,我帮你得到梦瑶之后,你要答应我,千万不能喜新厌旧,不要了如娇我哦!”

  “你就放心好了,我什么时候都这么爱你的,再说了,你个人也喂不饱我啊!不给你找几个姐妹。你吃得消吗?”

  昊天揉捏着王如娇饱满雪白的玉||乳|调笑道。

  “大坏蛋,想就想了,还找这么多借口。”

  王如娇眉目含春地撒娇道。

  “好啊!那我现在就再欺负好姐姐你次!”

  昊天见王如娇那种旦失节妖媚放浪的模样,禁不住雄风又起蠢蠢欲动跃跃欲试起来。

  王如娇立刻感觉到了他的强烈反应,花容失色,羞赧妩媚地娇嗔道:“你怎么这么快又起来了我可不行了,我还是帮你弄梦瑶吧!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哈哈,知道就好!”

  昊天得意阵大笑,这个时候,他才将心思放在了那个刘庄主的儿媳董梦瑶的身上。

  董梦瑶悠悠醒来,当她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景象之时,顿时惊吓得张大了嘴,地上刘庄主的尸首插着长剑,这是唐超所为,她亲眼目睹,可是在他的身边,却躺着四具无头的尸体,而他们的头散落在另外边,这不正是那四个壮汉的尸体吗?

  谁救了自己,这是董梦瑶的第反应?

  紧接着董梦瑶听到房间里有声音传出来,她强忍着痛靠近房间,透过门缝,瞧着浑身上下光溜溜的王如娇正抱着个赤裸的男人,她半晌说不出话来,脸上立刻红了大片,正要冲进去,只听王如娇说道:“少侠,虽然你救了我,可是梦瑶身上也中了唐超的奇滛合欢散,按照梦瑶的脾气,只怕她不愿意这样合欢解毒!”

  昊天说道:“可是凡是中了奇滛合欢散的人,除了合体之外,别无他法,今日偶然路过,是我来晚了点,如娇,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始乱终弃,今日之事,我会负责到底!”

  “可是我是有夫君的人,虽然夫君已死,但我毕竟是新寡,且比你年纪要长,只怕配不上你!”

  王如娇说道。

  昊天道:“真爱又岂会在乎年龄大小和是否嫁娶,你现在无家可归,难道我忍心让你流落街头或者堕入红尘吗?而且现在你我已经都这样了,我定会负责任的。”

  王如娇颇为感动,说道:“可是端木家怎么说也是紫禁城四大世家之,岂能让我这个残花败柳嫁入豪门。”

  昊天道:“虽然不能娶你做妻,但是给你个妾的名分,是绝对没问题的,放心好了!”

  王如娇犹豫下,道:“那梦瑶呢?她怎么办?”

  昊天道:“要不然我先给她解毒”

  王如娇惊吓的道:“不行,万梦瑶醒来,把你当成唐超的同伙认作仇人滛贼,那岂不是好心做坏事?”

  昊天道:“如果真是那样,就算她刀要了我的命,我也无怨无悔!”

  “哐当”

  门外阵声响。

  “谁!”

  昊天叫道。

  董梦瑶刚才听到昊天和王如娇的对话,知道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听到昊天要用合体的办法给自己解毒,心里惊,个踉跄撞到门上,昊天冲出去,见到董梦瑶,拦腰抱,将她抱上床来。

  王如娇惊道:“公子你你干什么?她她怎么了?”

  “你你做的好事!”

  董梦瑶闭着眼睛不看王如娇,唾骂的道。

  王如娇眼睁睁地瞧着昊天将董梦瑶放在自己身旁,嘤嘤地哭了起来,“梦瑶,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可是当时的情况你也清楚,如果不是端木少侠出手相救,只怕此时的你我都已经给那些恶贼糟蹋了,唐超逃亡之时喷洒的奇滛合欢散给我们,少侠他不嫌弃我是残花败柳之身,用他的清白相救梦瑶,如果你要怪,就怪我好了,千万不要迁怒于端木少侠”

  董梦瑶心里被王如娇这么说,心里对她反而没有了厌恨,其实她哪里知道这切都是王如娇出的计谋,她与昊天正演戏攻破董梦瑶的防线呢!而且董梦瑶还真的被下了奇滛合欢散,不过这是王如娇的杰作。

  这男女之欲,是人之天性,这蝽药只是激发人人有生俱来的情欲,使之变本加厉,难以自制,这时候药力渐渐上涌,董梦瑶只觉身子越来越热,胸腹四肢头脸项颈,没处不是热得火滚,上布满红晕!

  董梦瑶身上越来越热,渐渐的,心内愈加烦躁,又惊又怕,只见在奇滛合欢散的催动下,她几乎无法抗拒昊天的诱惑

  董梦瑶双颊如烧,那处更是湿漉漉的,春雨如珠,星星点点,而旁的昊天与王如娇的演戏远没有结束,昊天见王如娇哭得伤心,而且她竟忘了穿上衣裳再哭,胸前对水蜜桃颤巍巍的,美丽动人,柔声道:“如娇你别哭了,是我不好,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王如娇抽噎着道:“你你,你说这种话是不是想反悔,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不愿娶我?”

  她红肿着两只眼睛,颤声道:“你如果不愿娶我么?我只有只有”

  突然王如娇腾地站起,四顾望,便要跳下床去。

  昊天见王如娇这般模样,急忙将她抱住,道:“如娇你做什么?我怎么会反悔呢,你这么美,我不娶你,岂不是傻瓜?”

  王如娇被昊天抱住,赤露的身子在他宽厚温暖的大手下微微颤抖,忍不住又哭了起来,昊天暗暗叹息,果然,女人都是水做的,他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傻瓜,你还哭什么?哦,是了,你是高兴得哭了。”

  王如娇羞恼道:“什么高兴了?人家都被你欺负死了。”

  昊天温香软玉抱满怀,只感觉王如娇那娇柔细腻的身子有点冰冰凉的,赶紧将她放下,道:“你穿上衣裳吧,别着凉了。”

  王如娇听昊天关怀自己,心中暖,乖乖地点了点头,娇羞无限地穿着自己的衣裳,瞧着那动人心魄的举动中,那美妙的成熟身躯,坚挺的对r房,美妙啊,昊天瞧得痴了。

  王如娇只穿着那身单薄的浴衣,那凝脂般的,晶莹剔透,曲线玲珑,犹如尊粉雕玉琢的娇美雕像,洁白如玉的皮肤,光滑细腻,艳若桃李的狐魅丽容,娇媚迷人,而那饱胞满而富有弹性的酥||乳|,此时更显得圆润挺拔,这个女人的确有着让绝大部分女人都嫉妒的资本!

  这时王如娇的长发依然有点湿漉漉的,脸上更是带着媚笑,眉如远山,凤目点漆,琼瑶小鼻,薄薄的嘴唇性感诱人,而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这个美妇那不经意间泄出的成熟风韵,就如牡丹盛开,艳丽无比。

  昊天的心情下子激动万分,狂欲汹涌,王如娇体态慵懒,但是全身优美曲线浮凸毕现,灵珑剔透,嫩蕊般的肌肤,匀称的舒软的雪||乳|,给人种丰盈十足的感觉。

  这种成熟的诱惑,在昊天的眼中,更能激发他狂热的渴望,看着眼前的这个美妇,昊天总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王如娇两只手臂滑腻光洁,如同两段玉藕,脖颈宛如阳春白雪,渗入心腑,圆圆的脸蛋还是挂着成熟妇人的丰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