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来就又紧凑又狭小,这时候夹缩的更为美妙,昊天停不住自己,大头传来酸麻的警告讯号,他已经顾不得持久逞强了,鸡芭忽然暴涨,来到了紧要的关口。

  李思宁不知道昊天已经快要完蛋了,只觉得|岤儿中的大鸡芭像根火热的铁棒样,而且不住的膨胀长大,插的自己是舒美难言,恨不得昊天乾脆把|岤心插穿,她口中浪哼起来:“好老公真舒适你插死我啊算了啊哦好老公又来了啊哦又要飞了哦”

  这叫声更要了昊天的命,精关松,大股大股的阳精疾喷而出,全射进李思宁的身体深处。

  李思宁被这阳精烫冲,花心又被大鸡芭死命的抵住,阵晕眩,马蚤水又纷纷涌出,同时到达高嘲,处子经血流了出来,俩人心满足足,互相搂着又亲又吻的,难分难舍,李思宁第次将芳心娇躯都给了男人,更是不愿离开情人厚实的怀抱,而昊天吸收了李思宁的女阴元,他感觉到体内也有了丝真气的存在了,许久许久,两人才又分开。

  第249章老师家中的暧昧

  第二天,听到院长说昊天身体已经完全康复,可以出院了,柳雨欣很是高兴,连忙帮昊天办理好了出院手续,然后带着他离开了医院。

  柳氏集团在东海市是数数二的集团,因此柳雨欣和昊天所住的地方也不会很差,当昊天坐在车里看着外面飞快掠过的高楼大厦,他心中叹,想不到这个星球的文明发展的如此迅速,远远超过了现在的地球,不过昊天也发现了这里的人们几乎都不懂武功,他们放弃了对自己身体的锻炼,因此身体素质日益下降了,能活得长的人很少。

  很快,车辆就来到了栋别墅面前,这栋别墅虽然不是很大,但是里面只住着柳雨欣和昊天母子俩,连佣人都没有请,当两人走下车时,却见自家的别墅面前站着两个人。

  面对这边的是位举止素雅的美貌少妇,身淡雅的职业装,她蛾眉拂翠,犹如初春的柳叶,玉面洁净,好似抹了层玉般。特别是那深邃若海的双明眸,虽然冷艳逼人,却是给人种飘逸出尘的风韵气质,头发很长,柔韧直爽的挽披在肩背上面,有如道黑色的瀑布,耳上挂有两只玉石耳环,辉映光闪,特别是胸口的那颗指甲般大小的玉石更是夺人眼目。

  虽然眼角微微有些鱼尾纹,但整个人看起来才不过三十岁,显然保养得非常好,柳雨欣觉得眼熟,思量了下,方想起来,这女子正是市中的女教师苏芳菲,昊天的班主任,昊天也正在端量苏芳菲,从记忆中搜索出她的资料,原来是自己的班主任,中最美的女教师,心中不禁感叹,真是倾城倾国的大美人。

  苏芳菲的身后,站着位气质迷人的少女,她就是苏老师的女儿薛娜娜,昊天的同班同学,中第校花,也正是为了这个女孩,昊天被流氓刀刺中心脏。

  薛娜娜身浅苏色衣裙,浓淡适宜的修长黛眉,细密微翘的乌黑睫毛,如殷桃般的温润小口,再配上那没有丝暇斑的瓜子脸,简直就是艺术家最完美的杰作,特别是那如梦似幻的秋水美眸,黑亮而清澈,并且漾动着几许天真之色,简直就是无穷的欲望陷阱。

  “柳董事长,你回来了?”

  见到柳雨欣下车回来,苏芳菲主动打招呼。

  柳雨欣笑容可掬,和苏芳菲亲切握手,“苏老师,你怎么来了?快些屋里坐吧。”

  苏芳菲羞愧地说:“柳董事长,昊天出了这样的大事,全都是因为娜娜,我们娘俩本来当天就赶到医院去的,结果昊天正在抢救,所以”

  柳雨欣微笑道:“苏老师,你不用过意不去,昊天现在已经没事了,坏蛋也被绳之以法了,快些进屋吧。”

  苏芳菲点点头,五个人进屋,昊天看看薛娜娜,见她脸蛋红红的,时不时抬起头看自己眼,那羞涩目光里面饱含了无限的深情,薛娜娜现在很关心昊天的身体状况,出事的时候,她都吓坏了,昊天被送医院,消息说没救了,薛娜娜难过得要死,后来又听说昊天度过了危险期,今天出院,恰好今天又是周末,就要求妈妈带自己来昊天家中探望,看到昊天从车上下来,点也不像生病的样子,悬着的颗芳心终于尘埃落地。

  简短的问候之后,苏芳菲说:“柳董事长,祝愿昊天能够早日恢复健康。”

  柳雨欣点点头,突然对昊天说:“昊天,你带你的同学去你的房间参观下,我跟苏老师有话要说。”

  昊天点点头,拉着薛娜娜去自己的房间,股夹杂着茉莉香味飘了过来,那自然清新的感觉,让昊天仿佛觉得自己进入了片广阔的草原,而他的周围,则满是盛开的鲜花和青草。

  “娜娜,你怎么才来看我?”

  薛娜娜娇羞地说:“昊天,谢谢你救了我,我真不知道怎样报答你。”

  昊天微微笑,“娜娜,我们是好朋友,不用客气,我学习不好,你以后经常帮助我温习功课就是了。”

  薛娜娜高兴地点点头。

  大厅,柳雨欣神情庄重第听苏芳菲汇报昊天最近段时间的学习状况,听完之后,她心事重重,凝眉静思。

  苏芳菲叹息说:“柳董事长,昊天是个好孩子,但是,他的脑部先前受到过破坏,他现在学习很吃力,我又不敢过分地逼他,前不久的摸底考试,他有三门功课都不及格,而且那三门功课都是主科,距离高考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我感到有些束手无策。”

  柳雨欣说:“昊天的个性我十分了解,他在小学时候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现在他内心也很着急,心想将成绩追上去,苏老师,我觉得不是昊天学不会,他真的很聪明,而是你们的教学方式不是和他,加上他性格偏激,哎!难道你就不能下点功夫教导下昊天?我记得你可是自修的博士学位,数理化全能的优秀老师,拜托你为昊天多下点功夫吧。”

  苏芳菲为难地说:“柳董事长,昊天在校的时间总共就那些,而且他还要上其他课,除非我每天晚上抽出几个小时辅导他,我是没有没问题,就是不知道昊天有没有时间?”

  柳雨欣想了下,说:“当然有时间,现在我心中也很焦急,我不想昊天永远的堕落下去,我要求他找回自己的自信,相信,经历这次生死危情之后,昊天会重新振作起来的苏老师,我在这里向你许诺,你只要为尽心尽力,在这段时间让昊天找回自我,成绩上升,高考之前不是有次会考吗?只要昊天能够全班前十名,我就答应你的那个要求,帮你查清那件事情的真相!”

  苏芳菲心头凛,满怀希望的目光落在柳雨欣那神情肃穆的玉脸上,颤声说:“柳董事长,这是真的?你真的肯替我出头?”

  柳雨欣点点头,苏芳菲禁不住下子跪倒下去。

  柳雨欣吓了跳,急忙扶起她来:“苏老师,你干吗要这样?”

  苏芳菲抬起泪流满面的玉脸,“柳董事长,我家老薛他死得冤枉啊,你要替他做主。”

  柳雨欣拉着苏芳菲的手坐下来,“苏老师,薛经理那件案子实在是太蹊跷,我相信以薛经理的为人绝不会出卖公司的,事后,更不会畏罪自杀,但是,你要给我时间”

  苏芳菲感激的擦擦泪花,“柳董事长,我相信你”

  她想起丈夫含冤致死,忍不住呜呜哭起来。

  这时候,昊天和薛娜娜走出来,柳雨欣就没有再说下去,她不想昊天和薛娜娜知道这些纵横交错的社会黑暗。

  “天儿,你最近的功课又耽误了不少,我和苏老师商量了下,你必须要加把劲了,以后,你每天下午放学后,先不要回家了,就去小苏老师家温习功课,晚上十点钟,我会来接你。”

  柳雨欣说道。

  昊天点点头,心中暗自思索,“去苏老师家深造?也就是说,以后我每天都会和娜娜和苏老师单独相处了?”

  “天儿,你不要辜负妈妈对你的期望,马上就要高考了,我希望你能自强,自信!”

  柳雨欣说道。

  昊天重重地点点头,“妈妈,我定会的。”

  学习?考试?以昊天那不同与常人的智力,考试是很简单的事情,不过想到以后每天都会自由自在待在苏老师和薛娜娜的家中与她俩起生活,昊天心中开心死了。

  柳雨欣从抽屉拿出叠现钞,“苏老师,这是天儿往后段时间的伙食费,你务必收下。”

  苏芳菲急忙站起来推辞,“柳董事长,你这是看不起我啊,我怎么能收昊天的伙食费?”

  听到苏芳菲拒绝的话,柳雨欣想了想,将钱收起来,笑道:“苏老师,那么,就有劳你照料天儿的生活了。”

  苏芳菲说:“柳董事长,我不多说了,我会用我的实际行动来证实的,我也相信,昊天会重新找回自我。”

  昊天简单吃了早餐,就主动提出来要去苏芳菲家中补课,耽误了星期的课程,必须要及时补上。

  柳雨欣欣慰地摸着昊天的头,“天儿,你现在突然懂事了,苏老师,那就要辛苦你了,我开车送你们。”

  柳雨欣开车将昊天,苏芳菲,薛娜娜送到市中,苏芳菲的家就在市中后面的家属楼。

  柳雨欣在楼下停车,对昊天说:“天儿,什么时候回家,打妈妈的电话,我现在全天候为你开机。”

  昊天笑着说:“妈,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昊天凑上来,与柳雨欣拥抱了下,挥手告别。

  尽管高三的课程对于昊天来说很简单,只需要看遍就懂了,但是昊天却不动声色,和薛娜娜并肩坐在起,认真地补习功课,苏芳菲拿出张试卷,对昊天说:“昊天,你和娜娜先将这张卷子做下,老师看看你最近段时间功课温习的如何,这张卷子主要针对元次不等式,元二次不等式,三角函数,椭圆的标准方程类习题,你要认真做,然后我参照你的答案,对你所学的知识进行分析。”

  昊天看看那些习题,表情十分严肃地拿起笔,大概看了遍,然后脑海中想起昊天以前所学的知识,发现这些题是如此简单,自己很容易就可以学会,但是为了能多在苏芳菲的家里呆着,昊天决定不能把题全做对,最好大半不会,这样就有更多理由呆在她家中了,还有,妈妈究竟跟苏老师说了些什么?我怎么发现她脸上还有泪水?

  昊天边胡思乱想,边拿起笔,有搭无搭第胡乱写这答案,薛娜娜倒是丝不苟,认真作业。

  个小时后,苏芳菲收了卷子,对昊天和薛娜娜说:“娜娜,你先带昊天去楼下玩会儿,我给你们看卷子,你顺道买些新鲜蔬菜回来。”

  “知道了,妈妈。”

  薛娜娜答应着,和昊天下楼。

  “昊天,你刚才做的习题好差劲啊!差不多大半都不会啊。”

  薛娜娜说道。

  昊天故意扰扰头,“娜娜,我已经尽力了。”

  薛娜娜叹口气说:“你定要努力啊,不然的话,我妈妈会很为难的。”

  昊天悠然怔,问:“娜娜,你妈妈为难什么?”

  薛娜娜说:“我妈妈答应你妈妈用最短的时间,把你把学习搞上去,你妈妈说只要你的学习搞上去,她就帮助我爸爸查清事实真相。”

  说到这里,薛娜娜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斟满了泪花。

  昊天停下脚步,握住薛娜娜的双手,“娜娜,不要难过了,我相信你爸爸是冤枉的,我会想办法帮助你的。”

  薛娜娜含泪点点头,二人顺着林荫大道直走,通过薛娜娜的叙说,昊天知道了内情,到自选超市,买了新鲜的蔬菜和鱼肉,二人高高兴兴回到家,苏芳菲已经审核了试卷,只是没有发表意见,而是笑盈盈地亲自下厨,对于做菜,昊天实在不内行,于是悄悄走进来,站在苏芳菲身后看她熟练的刀工以及优秀的烹饪技术,那喷香的味道已经让昊天口水直流了。

  “昊天,老师做的饭菜香吗?”

  苏芳菲问道。

  昊天肯定回答:“苏老师,好香啊,想不到你的手艺这样好,我在家很少能闻到这样香的饭菜。”

  苏芳菲浅浅笑,“你妈妈她是董事长,要以事业为重,不可能有时间研究烹饪的,不过没关系,以后你要是嘴馋了,只管到老师这里来吃。”

  昊天满意地点点头,“我定要吃老师你亲手做的,老师,需要帮忙吗?”

  苏芳菲说:“不用,你去外面等着吧,会就好了。”

  昊天却没有离开,眼神已经被眼前这个温柔善良的极品人凄的风貌吸引了,二人相距不到两尺,苏芳菲身上阵清香扑来,香气在缭绕在鼻息处,丝丝的侵入昊天的肺腑,让他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体香不同于饭香,更让人回味无穷,几束凌乱的秀发散飘到她的脸上,可能有些痒痒的感觉,很不舒服。

  “昊天,帮个忙好吗?把我的那缕头发扎到耳朵后面吧。”

  昊天答应着,就过来帮苏芳菲束头发,谁料头次干这事,有点手生,抿了好几次才弄好,之间,呈现在他面前的她那秀美的脸蛋,那脸蛋离自己脸蛋不过十多厘米,自己甚至能能够感受到她轻微的呼吸,昊天有些心跳加速,苏芳菲她真是太美了,真不愧是中的第美女师,昊天手上颤,手肘撞在了她的丰胸上面,敏感的胸部被昊天撞到。

  “啊!”

  苏芳菲手中的菜篮子倾斜,里面的青椒好几个掉在了地上。

  她正要弯腰去捡,昊天赶紧说:“老师,我来捡吧。”

  他心中咚咚直跳,苏芳菲却没有计较,微笑下,将手中的菜放到水池里面清洗。

  昊天弯下腰来,将那两个青椒拾起来,正要站起来,突然眼前出现道亮丽的风景,苏芳菲这时正弯着腰洗菜,玉臀高高耸起,因为身子下伏,浅色的窄短裙往上升了截,露出大段的浑圆修长的大腿,透明的苏颜色丝袜,同样羊脂苏玉的大腿,惊鸿瞥,看得昊天血脉贲张。

  由于蹲跪在地上的角度,苏芳菲窄裙下面露出那双美腿近在咫尺,大腿是如此的浑圆细嫩,圆润的膝头下是修长而匀称的小腿,穿着高跟鞋的脚背又细又苏,嫩鼓鼓的,虽然穿着透明的薄丝袜,也能感觉得出如果抚上她的皮肤是如何的细嫩光滑,加上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自然清香灌入鼻中,昊天胯下顿时悄然抬头了。

  依依不舍地站起来,昊天将青椒送过去,故意用自己那暴涨的部位轻轻地接触了下苏芳菲那弹性十足的美臀,种过电的感觉,让他发梢都竖起来,苏芳菲接过那青椒,笑盈盈地说:“昊天,你去客厅喝点饮料休息吧,老师这儿马上就做好了。”

  昊天退出厨房,看到薛娜娜正在看杂志,就凑上来,“娜娜在看什么?”

  他瞄了眼,看到杂志上面居然是赛车新闻,“娜娜,你喜欢看赛车啊?”

  薛娜娜点点头,“是啊,我挺喜欢赛车比赛的,可是现在学习任务太多了,妈妈不让看直播,只好翻翻杂志。”

  昊天心念动,“娜娜,有时间我们去看赛车现场好不好?”

  薛娜娜听,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是真的?嘘!小点声,不要让妈妈听到啊。”

  昊天会意地点点头,“等会考结束,我带你去看赛车现场。”

  “太好了,昊天,你真好。”

  薛娜娜高兴地说道。

  第250章真情告白

  吃完了丰盛的午餐,苏芳菲将已经准备好的复习题交给昊天,“昊天,上午我看了你的试卷,我觉得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虽然有些题目做的不好,但并不表示你学不会,而是你没有用心学,现在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们从第单元开始,这些习题都是针对你的,你和娜娜块做,要是有不会的就问娜娜,娜娜若不会再来问我。”

  昊天欣然同意,虽然做这些习题略感枯燥,但是有薛娜娜陪着自己,昊天还是认真地做了起来,会儿,他感觉到尿急,就来到浴室里,方便完了收拾家伙的时候,猛然抬头看见放在面前衣服筐内的件事物,那是件白色的蕾丝内裤。

  “想不到庄严的苏老师也穿这样透明的衣服,真是让人想不到啊。”

  昊天心里邪恶的想着,“会不会是老师刚刚换下来的?”

  昊天将那蕾丝放到鼻子前面,轻轻嗅了下,幽幽的体香中混杂着股诱人的异味,让他身体兴奋起来,又联想到这条蕾丝穿在苏老师身上的妩媚,他再也忍不住,将这条薄薄的蕾丝,包裹住自己还没有来得及装进裤袋的弟弟,轻轻套弄起来

  “恩,苏老师,我好喜欢你的味道啊!这个星球上的女人都这样迷人,真香啊!”

  不会,昊天就舒服的发射了

  看着自己手中那条蕾丝上浸满了||乳|白色的液体,昊天感觉十分刺激,同时也有点害怕,怎么说拿着老师的衣服,做那种事,太邪恶了吧,感觉有点对不起苏老师也有点亵渎她,昊天慌忙将蕾丝内裤扔到原处,低着头走回薛娜娜的房间,薛娜娜不知道昊天发生了什么事,还在聚精会神做功课。

  昊天坐下来,手里拿起笔,心思却再也静不下里,突然想到待会儿要是苏老师去卫生间,发现了自己的丑行,可怎么办啊?自己太大意了,做完了坏事,应该消灭证据才对啊!我得赶紧将那蕾丝清洗了,想到这里,昊天急匆匆站起来直奔卫生间。

  昊天来到卫生间,只想着赶紧消灭罪证,也没多想,推门就闯进来。

  “啊!”

  里面苏芳菲声惊叫,她刚刚进来打算冲凉,此时已经脱得丝不挂。

  昊天也感到十分意外,有些怔怔的望着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眼前的苏老师娇羞地双手捂住胸口,份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从她那惊慌失措的眼神中呈现出来,头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披散在肩上,越发的衬托出绝美的身体,娇挺浑圆的酥胸,纤细绵软的柳腰,完全裸露的修长玉腿,晶莹洁白光泽动人得如同皎月般,直看得昊天目瞪口呆,魂不守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