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问题为难自己啊,不回答他吧,只怕他就此自甘堕落,学习成绩更要落千丈,那柳董事长还会帮助自己查清真相吗?为了娜娜的爸爸洗刷冤屈,苏芳菲将牙关咬,用玉手拢了拢鬓边凌乱的秀发,“昊天,你是不是对女人的身体感到很神秘?”

  昊天说:“老师,我直在幻想幻想你的身体于是”

  苏芳菲羞涩地说:“昊天,正是因为你经常沉迷那种幻想,所以你学习就会集中不起精神来,老师若是满足你的那种幻想,让你看次,你今后是不是就可以将全部心思放到学习上?”

  昊天听这话,顿时兴奋起来,眼睛中闪出骇人的光亮,紧盯着面前的这位绝色老师,“老师,我定会好好学习的。”苏芳菲点头,突然站起来,就站立在昊天身前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

  眼前这个绝美老师实在是太诱人了,高挽云攒,柳眉凤目,桃腮瑶鼻,肌肤胜雪,羊脂白玉,黑色的吊带裙中娇躯被束缚得曲线玲珑,凹凸有致,对丰硕浑圆的豪||乳|涨鼓鼓的似要破衣而出,平滑如玉的小腹,盈盈握的纤腰,挺翘丰盈的美臀,修长滑腻的粉腿丰满浑圆,包裹在肉色丝袜之中更加风情万种,诱惑非常。

  那只及膝上近二十公分的裙摆,紧裹着曼妙凸凹的玉体,透明的肉色丝袜衬出丰满浑圆的玉腿,丰映肉感的美臀,隐约可见黑色性感内衣也遮掩不住胸前的丰硕高耸,弹性十足,在她丰润健美的俏臀下露出的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近在眼前,肌肤细白毫无瑕疵,浑圆迷人的腿上穿着薄如蚕翼般的高级肉色丝袜,使大腿至小腿的线条如丝缎般的光滑匀称,她足下那双黑色三寸细跟高跟鞋将她的圆柔的脚踩及白腻的脚背衬得细致纤柔,看了简直要人命!

  “昊天,老师现在就满足你吧,不过,今后你可不许再继续沉迷了,定要振作起来,找回自我,争取考上大学。”苏芳菲娇羞地说道。

  “老师,我会的。”

  昊天那充满了期待的眼神,让苏芳菲有些羞涩,她秀美清纯的绝色娇靥更是火红娇艳,玉手将两肩的肩带轻轻摘下来,那黑色吊带裙慢慢地滑落下来,双圆润饱满的玉峰忽地弹出来,昊天情不自禁吞了下口水。

  苏芳菲还是有些羞涩,微微转过身子,黑色的裙纱从玉腿上滑到地上,光洁完美得不带丝瑕疵的玉背终於完全的袒露出来,高耸的玉||乳|酥胸起伏不定,昊天将颤抖的手摸上那雪白娇滑纤细如柳的玉腰上,触手只觉雪肌玉肤,晶莹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娇嫩,娇美如丝帛,柔滑似绸。

  “昊天,只需欣赏,不能用手摸我,你要尊重你的老师。”看着昊天的手伸了过来,苏芳菲连忙说道。

  昊天笑着点头,“老师,我现在就将你当做人体模特,嘿嘿,请你将全部给我欣赏吧?”

  苏芳菲只感觉到浑身很热,双手有些情不自禁地放在那紫色的蕾丝内裤上,将那紫色的蕾丝内裤缓缓往下退着,丛黝黑的细毛慢慢暴露出来,昊天再也忍不住,双臂张开,将面前已经接近全裸的绝色老师抱入怀中,“苏老师,我爱你。”

  昊天的嘴巴印在那光洁柔软的小腹上,苏芳菲啊的声,想推开昊天,奈何她的力量根本就不济于事,昊天的右手沿着苏芳菲乌黑亮丽的秀发,顺着柔软她滑顺的坚毅背脊,延伸到她坚实的玉腿及浑圆的臀部间不停游移轻柔的抚摸,他的手溜进了苏芳菲的紫色蕾丝内裤,摸到了丛柔软略微弯曲的毛发,芳草萋萋之处着实令人怦然心动,恨不得马上剥开草丛,窥迷人灵魂的神秘之境,沿着绝色老师的毛发,他开始抚摸着苏芳菲的花唇。

  苏芳菲紧闭双眼,全身散发出淡淡的诱人幽香,当昊天的手在她的圣洁花谷搓揉,她忽然感觉到阵好久未有过的兴奋快感到来了,两朵害羞自己感觉的红云飘上脸颊,美丽眼神露出媚波荡漾流转。

  苏芳菲被攻击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使她的身体逐渐火热,有无法形容的酥痒感,扩散到整个,舒畅的感觉让她呻吟。声高亢的喊叫从苏芳菲口中冲出,然后动不动地过了十来秒钟才放松了肢体,股汁水从昊天那掩住蜜壶的手指间汩汩而出她高嘲了。

  “昊天,你不能这样对待我,请你尊重些,好不好?羞死人了。”昊天将绝色老师抱在怀中,将他的则色内裤从玉腿上推下去,大手却继续抚弄着那绝美的圣地。

  久未接受甘露滋润的小蜜壶传来波波强烈的刺骨酸痒,苏芳菲不自禁的抬起头来,大口喘气,秀眉微蹙,媚眼迷离,发出令人销魂的嗯唔呻吟,然后娇软无力的瘫软在昊天怀里,她已任凭他摆布。

  苏芳菲羞得张俏美的粉脸更红了,芳心娇羞万般,不知所措,灯光下横陈具晶莹雪白粉雕玉琢完美无瑕的赤裸玉体,苏老师脸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约束,全裸玉体丰姿绰约,妙本天成,那清丽脱俗偏又冶艳娇媚的玉容,那秀美柔韧并且晶莹润泽的玉颈,那洁白细腻凝着温滑脂香的高耸玉峰。清纯可人的朱颜桃腮娇艳晕红,美眸紧闭檀口微张秀眉紧蹙,让人分不清她是感受到羞涩难捺的的痛苦还是亨受着新奇诱人销魂无比的刺激

  昊天又用大拇指轻轻拨开粉红色的花瓣,犹如羽毛轻拂般轻轻揉

  “啊昊天,你不要这样”

  美女老师如遭雷噬,玉体猛地阵痉挛僵直,平躺在病床上,从她的小蜜壶里拔出手指,昊天再也忍不住,抱住苏芳菲的下身,高挺的鼻子顶入了她的玉胯,鼻尖明显的感觉触碰到苏老师股间的细白肌肤,突然的艳福不及享受,只在迷惘中嗅到了她胯下那令人血脉贲张的幽香。昊天张口含住了她的湿润的花瓣。

  “呃啊你哎呀!昊天,求你了,再继续下去,老师就要”苏芳菲呻吟着。

  渐渐地,昊天的舌头“侵袭”到了苏芳菲那娇软滑嫩玉沟中的最敏感的珍珠,“唔”声火热而娇羞的嘤咛发自苏芳菲美丽可爱的小瑶鼻。

  苏芳菲也感觉到了,除了丈夫,自己那从未为第二个男人开放的幽谷当中,此刻已是湿滑无比,波波的黏稠津液,正逐渐逐渐地滑了出去,加上昊天的手早已覆上了她珍秘的幽谷,指头正精巧地勾弄着她勃发的珍珠,如弹奏乐器般地诱发出她狂野的欲火,当他的手指再次插入她的玉胯,苏芳菲只有银牙轻咬,美眸羞合,艰难地抗拒着那波又波销魂蚀骨的欲仙欲浪的肉欲快感“唔不要老师,要丢了”

  忍不住声火热羞涩的少妇呻吟冲出苏芳菲秀美娇俏的瑶鼻,她的娇啼虽然短促模糊,但昊天却如闻仙乐,他加紧挑逗,只觉苏老师玉胯中越来越滑,到后来更是热流阵阵苏芳菲娇美雪白的圣洁玉体已不自觉地微妙地随着昊天的舌头在她荫唇上的滑动而蠕动回应秀美清纯的绝色娇靥更是火红娇艳,晶莹玲珑秀美娇俏的瑶鼻渐渐开始娇啼婉转嘤嘤呻吟地回应昊天的每次轻舔擦动

  “我,昊天老师,不行了啊”苏芳菲的娇躯终于迎来阵剧烈的颤抖,幽谷中喷出大量的花蜜,“老师,好甜啊。”

  昊天赞赏着,解开裤子,将自己坚硬的不能再坚硬的大r棒顶在了苏老师那两片柔滑的玉唇上,刚要全力挺入,突然苏芳菲推开昊天的身体,并将自己羞耻的大腿合上,美目望着昊天,“昊天,那样是不可以的,我们不能啊。”

  昊天坚决地摇头,“苏老师,我已经忍不住了,你要是不给我,我会疯掉的。”

  苏芳菲玉手握住昊天肿胀的r棒,“昊天,老师用别的方式帮你解决行吗?等你将学习成绩提升了,老师再给你”

  昊天想,原来她是要诱惑自己,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奖励自己学习进步的诱饵,嘻嘻,这个方式我喜欢,想到迟早都能占有苏老师那绝妙的蜜|岤,昊天妥协了。

  苏芳菲用只纤滑的玉手握住昊天r棒的根部,另只手扶着昊天的髋部,嫩嫩的皮肤加上修长而有肉感的手指给了昊天很大刺激,她先用纤滑玉手来回套弄了阵,昊天的r棒越发的坚挺,苏芳菲抬头看了看昊天,只手继而摸到阴囊,轻轻把玩,接着伸直修长迷人的脖子,张开檀口,含住整个龙头,略用力吸吮了几下,就让昊天产生种强烈的幸福感。

  昊天舒服地享受着绝色老师温暖的口腔,她的头来回活动,让自己的r棒头在她檀口进进出出,他仰着头,半闭着眼便享受,苏芳菲技巧熟练,卷起舌头在昊天的龙头上舔动,每环节都细致到位,将昊天龙的阴囊都舔的湿润润的,柔滑的玉手直紧握着r棒,前后套弄,香舌慢慢滑动到臀部上亲舔“中间”那感觉实在棒极了,用嘴包住整个龙头,舌头不住在上面滚动,轻轻揉着昊天的精囊,“昊天,舒服吗?”

  “哦!苏老师,真舒服,我要”昊天答道。

  “昊天,你要射了吗?就射在老师的口中吧。”苏芳菲将昊天即将喷射的r棒更深地含入。

  扑扑扑!昊天在苏老师温暖的口腔中,尽情地发射了,喷出大量的液让这位美女老师几乎都含不过来,||乳|白的液顺着她玲珑的嘴角流出来。

  “妈妈,妈妈,昊天呢?”

  正在为昊天做最后服务的苏芳菲听到女儿的叫声,慌忙咕噜声将昊天喷发在自己口中的精华全部咽下去,同时推开昊天,“娜娜,你先不要进来,我正在考昊天题目呢。”

  “哦!”薛娜娜答应了声,“妈妈,那我先去做功课了。”

  苏芳菲轻舒了口气,用手指轻戳了下昊天的额头,“昊天,你真是坏死了,差点让老师出丑,要是被娜娜看到了,我可就没脸见人了。”

  昊天笑着说:“老师,以后我长大了,会将娜娜和你起娶了做我的妻子。”

  苏芳菲苦笑着说:“昊天,我知道你和娜娜关系很好,但是你们现在必须要抓紧时间学习,等考上了大学,在确定你们的恋爱关系。”

  昊天点头,将苏芳菲再次抱入怀中,感受着她依旧没有平静下来的心跳,手握着她柔滑丰挺的巨硕,亲吻着她如花的美靥,温存了会儿后,两个人穿好衣服,苏芳菲提醒道:“昊天,距离我们学校最后次摸底考试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定要努力啊。”

  昊天给了苏芳菲个坚定的眼神,“老师,你放心吧,我定会努力的。”

  第256章车震李婉芬

  又是个礼拜过去,中的最后次摸底考试结束,柳雨欣今天心情很好,因为刚刚在回家的路上接听了苏芳菲的电话,苏老师在电话中说这次摸底考试中,已经有几门功课的分数出来了,昊天考的都不错,柳雨欣高兴之下,在酒店要了桌丰盛的酒席送到家中来。

  昊天自然是心中有数,现在他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柳雨欣换了衣服,笑盈盈看着昊天,“天儿,听说这次考的不错,妈妈给你要了你最爱的这几样菜。”

  昊天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近前来,从后面轻轻抱住柳雨欣的柳腰,感受着柳雨欣被紧身衣紧紧包裹的丰满胴体,“妈妈,我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住院之后,我的脑子下子开朗了,学习没有以前那样吃力了,加上苏老师这些日子对我认真地辅导,我定会考出好成绩的,数学的分数,明天才会出来,妈妈却提前为我庆祝了?”

  柳雨欣在昊天的额头亲了下,“天儿,你现在的表现我已经很满意了,我们吃饭吧!”

  饭后,柳雨欣依旧要练瑜伽,昊天并不懂这些,只是看着妈妈那优美的动作看呆了,随着柳雨欣的动作,柳雨欣身体犹如莲花般的舒展,然后随意做了几个柔体动作,浑若无骨。

  趟舒展的动作后,柳雨欣做了个收式,她那绵柳腰就像水蛇般扭了扭,明明个纯得像水的女孩,随着这下扭胯的动作,竟然平添了几分妖媚来。

  “妈妈,我也来试试瑜伽。”昊天看到柳雨欣那柔美的腰肢实在诱人,也跃跃欲试。

  “天儿,你既然想练,妈妈就教你,不过你当前最主要的任务还是考大学”柳雨欣说道,然后她教给昊天的第个动作十分怪异,跪坐在木地板上,双脚朝外叉开,双手合十,这个合十却是最不简单的事情了,可是在这里做起来却是异常的困难,因为不是在胸前合十,而是在背后合十。

  昊天虽然先前武功高强,可是附身的这具肉体非常虚弱,尽管通过锻炼,这具肉体逐渐变得强大,但是身体的柔韧度还是不行,所以勉强能在背后做成这个合十的动作,可是如此就已经让柳雨欣很是满意,她让昊天将合十的双手在背后尽量往后抬。

  昊天看在前面示范的柳雨欣双手在后面直抬到自己的肩胛骨附近,不由目瞪口呆,天啦,妈妈难道连骨头都是软的?感觉自己的肢体的柔韧性还是远远的不够,感觉肩头又酸又胀,忍不住呼痛道:“不行了,不行,妈妈,我的肩头要断裂开了。”

  柳雨欣笑道,柔声道:“天儿,练习瑜伽不要怕辛苦,如果你觉得辛苦可以尝试放松,先松掉自己的肌肉,再松掉自己的骨骼,然后再松掉自己的呼吸,慢慢,你会发现,你可以松掉自己的痛苦,你就会觉得你已经融入了空气中,就会像水样柔软。”

  昊天虽然觉得柳雨欣的说法很新奇,但是他慢慢的体味着柳雨欣的所说的,虽然还不能达到她讲述的境界,但是却隐隐觉得那种境界自己通过努力是可以达到的

  大概坚持了十分钟左右,昊天再也支撑不下去了,身子倾斜,扑倒在柳雨欣怀中,两个人同到在客厅那软绵绵的地毯上,昊天面箍紧柳雨欣纤细柔软的腰肢,面温言软语道:“妈妈,我要是能够考上大学,有什么奖励吗?”

  柳雨欣也暧昧地用自己柔软的娇躯承受着昊天全身的重量,“天儿,你要是能够考上类大学,妈妈当然有奖励。”

  昊天问:“奖励什么?”

  柳雨欣白玉莲臂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春葱玉指轻轻刮划他的面颊,“天儿,奖励就是妈妈就带你去出国旅游个月,怎么样?”

  昊天欣喜道:“是真的?”

  昊天看到昊天欣喜的样子,忍不住在他的额头亲了口,“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啊!你暑假期间,妈妈正好要出国谈笔生意呢!”

  “太好了!”

  昊天禁不住欢呼起来,同时兴奋地在柳雨欣那如花玉唇上面重重亲了口,柳雨欣哎呀声,“天儿,你的身体太重了,就把妈妈压痛了,快些放开我。”

  昊天却又将手臂收紧,环抱着柳雨欣的柳腰,“妈妈,我定会考上大学的,给天儿点动力吧。”

  柳雨欣用慈爱的目光看着昊天,“天儿,你想要什么动力?”

  昊天凝视着近在咫尺的那张精致无比的玉脸,轻声说:“妈妈,我想得到你的吻。”

  柳雨欣说:“刚才妈妈不是已经吻过你了吗。”

  昊天歪着头笑道:“那不算,这次我要自己来。”

  柳雨欣笑呵呵点头说:“如果妈妈的吻能够给天儿带来动力,我妈妈就每天都给你这种动力。”

  昊天见万事俱备,只等着激|情时刻的到来了,他就不禁的热血,野心昂扬,激|情澎湃,“妈妈,现在好好给我动力吧!”

  不待柳雨欣开口说话,昊天低头就向她的唇上吻去,舌头窜进她的口中肆意翻搅,柳雨欣滑腻腻的丁香小舌吐出来让他吸吮,香津暗度,香舌缠绕翻卷,承受着昊天激|情澎湃的热吻,柳雨欣琼鼻轻微的翕动,发出醉人柔腻的娇哼,玉眼中射出迷离的神光,“天儿我,不要。”

  柳雨欣发现昊天有些失控,昊天的大手居然覆盖到自己胸上,按在了只柔软的玉峰上面,但是,昊天好像没有听到她的恳求,侵袭仍然在继续,柳雨欣耳畔凉凉的是他吻过的湿痕,热热温润的是他肆虐的长舌,还有吮吸的声音清晰地传进柳雨欣的心头。

  种种切实的感觉与柳雨欣正直的理念不停地碰撞着,即使她再如何地忍耐,却还是挡不住阵阵快感和需求从体内升腾迸发,昊天再次温柔地吻上了她微呶的樱唇。

  “天儿,还不够吗?”

  柳雨欣感到有些难为情了,这回紧紧咬住牙关,不肯轻易就范,坚持着不让昊天的舌头进入,可是被昊天在她高耸的酥胸上用力揉搓了下,“啊!”的声,柳雨欣被破张口呻吟,昊天的舌头已迅快地溜了进来,勾出了她的小香舌,带着她在唇间甜美地舞动着,口中的汁液不住交流,那滋味简直就比得上被迷情眼挑逗的味道,弄得柳雨欣芳心迷醉咿唔连声。

  从来没有这样咸湿的亲吻热吻,柳雨欣温柔驯服地献上了自己的红唇,完全没有点矜持和抗拒,迷醉在深吻中的柳雨欣浑然忘我地任由他火热的舌在口中恣意舞弄,香舌也美妙地配合回舞,虽说不断有汁水被她勾吸过来,但不知怎么回事,她的喉中反而愈发焦燥了。

  好不容易等到昊天松了口,从长吻中透过气来的柳雨欣却只有娇声急喘的份儿,两人的嘴儿离的不远,香唾犹如牵了条线般连起两人,那美妙无比的滋味儿,让柳雨欣高耸的酥胸起伏不定,推开昊天坐起来,“天儿,你都压坏我了。”

  昊天张开手臂,左手环绕着柳雨欣的腰肢说道:“妈妈,你放心吧,我会用事实证明,你的天儿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男子汉!”

  “昊天,昊天,阿姨在这里!”才从家里出来会儿,昊天就听到个似黄莺出谷般的声音在叫自己,语气娇滴滴的透出股莫名的腻味。

  昊天忽闻即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朝着声音所在的方向望去,看见辆奥迪系列轿车停在旁边,成熟妩媚的李婉芬坐在车里,带着张太阳眼镜,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