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那敏感的地带,再用着滛荡的语气撩拨着她,这样的感觉异常地刺激。

  “呜!”

  薛娜娜哪里受得了这样滛荡的语气,心里阵慌乱,根本就不敢回答昊天的问题,只是那柔嫩的身体加大了摩擦的劲道,竭力散发着心中的火热,丝丝浓郁醉人的香气随着薛娜娜的情欲而喷发,整个室内没用多久就被这糜烂的气息充斥。

  “不说么?”

  昊天粗糙的大手加大了力道,薛娜娜有点矜持,可能下意识里有种担心,毕竟这是自己的家,薛娜娜害怕妈妈回来发现,但她已经被挑起的情欲之火已发而不可收拾,昊天的手急切而又胡乱的搓动起来,薛娜娜那柔嫩的酥软在他的手里时而被撮扁,时而又被揉圆,雪白滑腻的玉峰上印出条条血色的痕迹,昊天笑着将她的衣裙拨开,手指顺势滑进了那湿腻沾黏的迷人花谷。

  “啊!”

  随着薛娜娜声荡起回肠的呻吟,带着丝晶莹的丝线,昊天抽出可手指,将带着滛荡气息的指头在她雪白滑腻的玉峰上左右摩擦着,突然他把握住了玉峰之上正傲然挺立的红葡萄,接着再猛地捏,顿时声亢奋刺激的大声尖叫从薛娜娜嘴里发出,带着无法忍受的欲望,她大口急促开合着,竭力喘着粗气,带着丝娇嗲的薄嗔从银牙后蹦了出来:“天哥,要了我,要了我吧!求求你,快要了我吧,人家好难受!”

  终于是忍不住那种铺天盖地般的舒爽美感,薛娜娜哪里还能矜持,怎么还能忍耐?她那雪白的身体早已是片火烫,滑腻的娇躯散发着阵阵让人窒息的春风,她用力将修长的大腿分,带着丝哭腔,带着丝渴望,娇喘着:“好哥哥,好哥哥,人家好想啊,求求你,你快给我吧,我实在忍受不住了!”

  眼里全是欲望的薛娜娜此刻浑身瘙痒难挡,那近似疯狂的需要让她彻底迷失在肉欲之中,口鼻间散发着灼热的气息,带着丝疯狂的欲念,她抱着这个同样情欲旺盛的男人,嘴里呢喃着让人无法抵挡的媚语滛言,那丝绸般滑腻的身体隔着薄薄的蕾丝内衣,蛇般地缠住了健壮的昊天,不断哀求着。

  昊天本来就是个禁不住美色诱惑的血性男人,加上之前竭力压抑的欲望直未能得到发泄,此刻又被这媚马蚤入骨的美少女这样赤裸棵地挑逗,他怎能抵挡的住这般诱感,薛娜娜那丰满的玉峰在自己身上使劲地磨蹭着,好比只老鼠在他心里,抠得他的心都痒了起来。

  薛娜娜滛荡的呻吟激起了昊天旺盛的欲火,几把衣服就是顺地仍,早已鼓胀的火热坚挺在那毛茸茸的芳草地上轻轻地磨蹭,沾染着滑腻汁液的异物带着丝勇往直前的坚决,慢慢地朝正雨露泛滥的水帘洞挤了进去。

  薛娜娜如遭雷击,雪白的身躯在这瞬间猛然颤,带着丝丝断断续续地呻吟,樱挑小嘴颤发着天籁般曼妙的吟叫,待得那狰狞猛然贯穿的瞬间,她猛然惨叫大声哭嚎着,全身猛然紧,整个身子顿时僵硬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直觉浑身上下痒痒着不舒服,薛娜娜才放开了紧簇的眉头,心动不如行动,无知少女带着丝坚强和对眼前男人的无比热爱,腰上扭,浑身使劲,小屁股用力地摆动起来,随之而来的那种瘙痒和电流麻酸地感觉让她顿时象是飞上了天。

  “好好美!”呜咽之间,薛娜娜轻哼不断,把心中的火热全部散发出来!

  昊天感受着薛娜娜那紧凑滑腻的刺激,看着哀羞欲滴,却是满目通红的她,股征服的欲望瞬间吞噬了他的理智,薛娜娜还不知道大难临头,那美美地让她美上了天的感觉,昊天的力道在加大,更为有力地冲击让她如沫春风般,急促的,放荡的,懒洋洋的呻吟此起彼伏,好似在舞台上享受着万人崇敬的骄傲,仿若在惊涛骇浪中飘荡的叶不屈服的小舟,秀发飞扬,玉腿乱抖的她沉溺在了这无比美妙的运动之中。

  “天哥,用力,好爽!”

  这样猛烈的冲击带来的感觉像是潮水般的舒美快感,瞬间让薛娜娜忘记了切,太爽了,忘乎所以的她双手搅住了昊天的脖子,滑腻幽香的酥软顶在他的胸膛上,使劲的叫唤着,卖力的呻吟着,她好象要把这段时间失去的所有爱欲全都要找回来样,可是随着昊天猛力的撞击,阵撕裂般的巨痛,在瞬间泯灭了她的思维,只觉得眼前黑,薛娜娜痛苦而又快乐地高嚎声,长发飞扬,小脑袋垂,晕死了过去,那抽搐不断的春谷流出波波滚烫的水,喷在昊天的狰狞之上。

  昊天微笑着,双手紧握着薛娜娜的雪玉双峰,继续享受着她的娇嫩和紧窄,这时候,突然门外传来苏芳菲的声音,“昊天,娜娜,们怎么卡住了?我开不开了?”

  薛娜娜从美梦中惊醒,吓得她身冷汗,“昊天,要死啦,我妈回来了。”她赶紧推开昊天,匆忙地往身上套衣服。

  昊天却不着急,因为他心中有数,他早已经占有了苏芳菲美艳成熟的身体,所以不用害怕苏芳菲发现他和薛娜娜的事情,昊天跟盼望苏芳菲发现自己和薛娜娜的事实,那样自己就可以同他摊牌,还能将这对娇艳的母女花同抱入怀中。

  穿好衣服,昊天过来开了门,薛娜娜按照昊天说的,回房间做功课去了,昊天说道:“苏老师,刚才有个戴帽子的说是修煤气管道的,我们家没有要修煤气管道啊,定是坏人,我没有给他开门,而且加了保险栓。”

  苏芳菲吓了跳,“昊天,定是坏人,幸好你没有开门,以后遇到不认识的陌生人,千万不要轻易开门。”长出了口气,里屋的薛娜娜对昊天撒谎的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

  厨房里苏芳菲正在做饭,突然她的娇躯不禁轻颤,原来昊天从后面搂抱住她的柳腰,色手趁势隔着白色齐膝套裙抚摸她的美臀,“老师,你做的菜真好吃,今天我又能解馋了。”

  今天苏芳菲身穿长裤跟贴身恤,很清凉,休闲,有种家庭主妇的气质,从裙子里凸出来的俏臀圆滚滚的,没有青涩少女那种硬实的感觉,但也不会让感觉到松垮,另有种成熟的风韵,她的腰很细,昊天他个胳膊就能抱过来。

  苏芳菲的胸部很丰满,在紫色的凉薄恤里面鼓鼓的,点也没有变形,从心形领口露出的那抹雪白勾魂摄魄,平日里,苏芳菲的头发都是盘在脑后的,现在却松散开来,随便披在脑后,另有番味道,最后,是苏芳菲的皮肤,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保养的,那水嫩嫩的肌肤雪白无比,捏仿如可以捏出水来似的,点也不下于二十左右的少女,甚至有些女孩子的肌肤比起她都大大不如。

  从外表看,近四十岁的苏芳菲看起来顶多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妇,各方面都保养极好,再加上她天生的妩媚风情,及骨子里的精明干练,更有种其它女人所比不了的气质。

  苏芳菲就像杯醇厚的香酒,芬香四溢,初闻味道不错,喝下,美味可口,再喝,甜美四溢,再多喝,那就是醉了,昊天边揉捏着她娇嫩硕大的雪峰,边将她穿着的恤撩到腰上。

  苏芳菲身穿后开,吊带的白色蕾丝胸罩,在罩罩里面的胸部很丰满,高耸在胸前,峰上的两颗樱桃在蕾丝上显示着她的轮括。

  昊天眼睛挪动到苏芳菲丰满的玉||乳|上时,呼吸促,心中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将苏芳菲的胸罩解开,解开,自己便可以摸到她的胸部了,想此,昊天解开后面的胸罩扣子。

  昊天在做整个动作时,苏芳菲都没有什么剧烈的反应,让他为所欲为,只是当昊天的手碰到她柔滑的玉背时,她的身体才颤抖起来,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虽没有看见,但苏芳菲可以感觉到昊天在做什么,本应应该阻止的,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因为她心里埋藏的强烈欲望希望昊天别停下来。

  苏芳菲的肌肤很柔滑,抚摸的时候,很爽,就像是轻抚丝绸般,昊天也没有忘记首要任务,当下将苏芳菲的胸罩从肩上取下。

  感觉到胸前松,胸部阵轻凉,苏芳菲不禁啊的声惊叫,她实在想不到昊天竟然那么大胆,竟然在厨房中就将她的贴身衣物都解开,时间,她是又羞又惊,双目直接闭上,脸上红红的。

  将苏芳菲的胸罩脱下后,昊天见她并没有出声,心中喜,手从背后摸到前面,下子覆上了那只大白兔,昊天的手本来就很大,只不过苏芳菲的更大,昊天也只能覆上三分之二,摸上时,感觉很柔,很软,虽没有少女的坚挺,但由于长期带罩罩的原故,并没有变形。

  在昊天的抚摸下,苏芳菲胸上的那颗小樱桃渐渐立了起来,吸吸也逐渐急促起来,她感觉很爽,从来没有这么爽过,想叫却又怕难为情,不敢叫出来。

  昊天像挤牛奶似的挤着苏芳菲胸前两只大白兔,时而用力,恨不得将她挤碎似的,时而轻柔有如春风拂面,手弹琴似的,在上面弹奏着,苏芳菲的胸部给昊天这样把玩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充斥着整个身心。

  “昊天,你不要啊,娜娜会看到的?”苏芳菲哀求着

  “老师,我已经深深爱上你了,你就给我吧,娜娜已经我的女人。”

  昊天紧紧搂住苏芳菲的娇躯,让她的丰盈美臀靠在自已的大腿上,任凭她怎样挣扎扭动,只是紧搂着不放,反而被她的扭动刺激的胯下的巨龙硬了起来,顶在她丰满浑圆柔软而富有弹性的美臀上。

  “昊天,又想要欺负人家了。”

  苏芳菲也感觉到了昊天的变化,筋疲力尽的她放弃了抵抗,美目盈盈饱含幽怨地啐骂道,“前几天欺负得人家还不够吗?”

  “永远都不够,我巴不得天天欺负你呢!”

  昊天感受着苏芳菲丰盈柔软弹力十足的美臀,欲火高涨地紧紧搂住她的娇躯说道,“好老婆,老公现在就想要你,你感觉到了吗?我以后还要要娜娜,恨不得你们两个起要”

  “你你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娜娜还小啊”

  苏芳菲当然清晰感受到昊天的生理反应,让她欲仙欲死的庞然大物隔着裙子硬邦邦地顶住她丰满浑圆的美臀蠕动着研磨着,她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前阵子那种爽到极点的美妙滋味,沟壑幽谷之间立刻条件反射地酸麻酥痒湿润起来,所有的不想和矜持都在身体的碰触之后就开始土崩瓦解,她深知昊天色胆包天,害怕昊天胆大包天会当着女儿的面羞辱自己,她只好软语哀求他暂时放过她。

  昊天看着这美丽的人凄终于在自已面前低声下气地求自已,得意极了,他搂过这位楚楚可怜的苏老师,解开她的衣扣,让她的胸完全曝露出来,手探去,恣意感受着她玉||乳|的柔软和娇嫩,感受她那份独特的丰满和温馨,那两团嫩肉是怎样的柔软和坚挺啊

  “不要啊”

  苏芳菲羞惭地闭上了眼睛,她无力也不敢在这里反抗,她怕被人发现时那可怕的后果,由于恐惧,她的身体极度敏感,也使她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奋,她红着俏脸,微微张着小嘴,眉头轻蹙,娇喘吁吁,昊天爱抚着放弃抵抗的美艳娇妻,掌心上传来的,是接触着成熟胴体的美妙手感,鼻子里嗅到的,也全都是乌黑秀发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

  苏芳菲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嘴唇润湿微张,看上去更加红艳欲滴娇润诱人,昊天怔怔地看了会儿,恨不得马上扑上去猛啃几口,苏芳菲看昊天呆呆地盯着自己的嘴唇儿看,红晕上脸,越发的娇美诱人。

  昊天情不自禁地赞美道:“老师,你真的好美,就是天上的仙子也比不上你了!”

  听着昊天直接地说出这样赞美的话,苏芳菲下子心跳都快停止了,俏脸变得更加红艳,性感的小嘴儿急剧的呼出丝丝女性特有香气,阵阵幽香渍入鼻端,缕缕发丝拂过面庞,柔软的娇躯颤抖的身体,昊天只觉柔情万千,紧紧地搂住并往自己的身上紧贴,俊脸充满柔情地贴靠在姜小雅白皙的脖子上,陶醉地呼吸着胴体动人的清香。

  苏芳菲紧张地娇喘着,丝的不安丝的期待丝的满足丝的欲望复杂的思绪使她无法正常思考,脑子里全是他的笑容,他的好,他的坏,他的强悍,他的体贴,他的切的切。

  迷醉中的美艳老师轻轻地挣扎着,樱唇中呢喃着:“昊天,不要现在,要是被娜娜看见,我们就没脸见人了!”

  怀中的美艳老师似乎牵动了昊天某种情绪,使他狠不下心来对她用强,但苏芳菲虽然微微地挣扎着,却没有用多大的力气,食髓知味的娇美老师,显然只是在对自己即将再次沉沦而做的内心羞愧的抵抗。

  昊天依然紧拥着她,感觉她柔软温暖的身躯不停地颤栗抖动,这更加激发了他原始的冲动。他欲火如焚,血脉贲张,想要将老师征服胯下的心意已无法阻挡。

  昊天决定开始行动,他用自己的只大手紧握住苏芳菲的双芊芊玉手,另只手紧搂住她娇软纤细的腰肢,开始轻柔地亲吻她的脖颈,时而用舌头轻轻地舔,时而用嘴唇在她小耳朵上轻轻地吹,酥酥地挑逗着苏芳菲的欲。

  苏芳菲的挣扎直是无力的,她心中明明想要反抗,但全身却酥酥软软,丝力量都使不出来,伦理道德使她竭力想抗拒那邪恶的舒服感,但事与愿违,她反而跟着邪恶亢奋了起来,盼望期待着那种欲仙欲死的美妙滋味再次充盈她的身心。

  昊天搂着腰肢的手已经技巧地抚摸着苏芳菲柔软的腰际,并不时地下滑到她圆润的臀丘上揉动,苏芳菲的腰肢扭动起来,似乎在抵抗昊天的魔手,又似乎在迎合着,嘴里喃喃地娇喘着:“啊嗯不不要昊天快快放开我啊啊”

  在情事上浸滛许久的昊天从她似有若无似拒又迎的挣扎扭动中感觉到苏芳菲内心的臣服,他放开了她的芊芊玉手,趁着梳理她发际的当儿掌握住她的脖项,使她的头无法挣扎,在她还来不及呻吟出声的时候,嘴唇紧贴上去,吻住了她娇艳的嘴儿,含住她可口的唇瓣。

  苏芳菲瞪大了晶莹水润的眼眸,气息急促的同时,却无法躲开昊天霸道的嘴唇侵袭,昊天肆意地舔弄着苏芳菲香甜柔软的樱唇,在两人嘴唇撕扯磨合空隙间,苏芳菲娇柔地逸出“啊”的声,而在她开口的同时,昊天狡猾的舌头乘机钻入她的嘴里,急切地汲取她檀口中的蜜汁。

  苏芳菲愈发急切地扭动起来,昊天牢牢地把握住她惹人怜爱的脑袋瓜,疯狂地用舌头扫撩她甜蜜的口腔,强行捕捉住她左右躲闪的香舌,用自己有力的双唇吸咬住,苏芳菲放松的双手开始去推昊天的双肩,然而柔弱的苏芳菲哪能阻挡强悍发情的大男人呢?况且也许苏芳菲自己内心也不是很想挣扎,只是身为矜持女性的她强装羞愧半推半就而已。

  在昊天持续而熟悉的舔吮热吻之下,苏芳菲渐渐弃守,面乘着接吻的空隙不断呼出丝丝诱人的呻吟:“啊啊嗯”

  面把白嫩的手臂环上昊天粗壮的颈脖,昊天的强吻渐渐变成两人间亲密胶合的互吻,舌头在互相追逐,津液在互相吞吐,滛靡霏霏的气氛顿时迷漫整个室内!

  苏芳菲的全身象电流击打般传过阵阵的酥麻,并直达双腿间的私密处,被套裙紧紧束住的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丰润大腿不停地厮磨扭动,她身体恼人的挣扎对发性的昊天更加起了催|情的作用,昊天赤红的双眼紧盯着苏芳菲短裙下露出的丝袜大腿,平素雪白的肌肤已然涨红洁润,左手从苏芳菲绞扭的大腿间穿挤而上,强硬地朝身体最诱人的中心进发。

  这时苏芳菲挑起的欲火刺沙激了昊天,苏芳菲虽然要娇喘惊呼间剧烈地阻挡,但昊天刚才压抑的滔天情欲使她无法作过多的抵抗,拉扯之间身上的窄裙因受力而上卷,露出里面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白嫩修长的大腿和带蕾丝边的白色三角裤,昊天的大手顺利捂住了苏芳菲的,手指上下滑动隔着内裤挑动熟悉而久违的女体丰腴鼓凸的花瓣,炙热潮湿的触觉令他雄风大起食指大动。

  “啊嗯不要”苏芳菲的娇叫助长了昊天的欲望,右手疯狂地揉弄r房的同时,左手手指开始紧密磨擦她的花瓣。

  “不要不要啊昊天求求你啊”苏芳菲声声娇喘着,全身诱人地挣扎扭动。

  昊天轻易地将苏芳菲推倒在洗菜池上,重重地压在她柔软的胴体上,将她的裙子撩起捐到腰间,苏芳菲甚至还配合着抬起了臀腿方便昊天,片刻之间,具光泽莹莹诱人心魄的身体就裸露在昊天的眼皮底下。

  昊天死死地盯着那丰圆白润的大腿中间丛乌黑的芳草,两片娇嫩丰腴的花瓣欲夹还羞地掩护着刚刚遭受蹂躏而达高嘲的口,股挂在微开的大花瓣间,晶莹剔透,滛糜万分。

  昊天边视着苏芳菲赤裸的胴体,边迅速扒掉自己身上衣服,苏芳菲微睁着眼,赫然发现平日里文质彬彬的昊天那身熟悉而久违强劲的体魄,虎背熊腰,手臂和胸前肌肉虬结,粗壮的大腿间高挺出条长长的巨龙,杀气腾腾的样子,太骇人了

  苏芳菲娇弱地惊呼出声:“啊”逐渐消褪的红晕骤然又逼上俏脸,以前那样的美妙滋味袭上心头,食髓知味,欲罢不能,不由得又羞又怕,紧紧地闭上眼,不敢再看。

  昊天腾地压上去,托住苏芳菲浑圆白嫩的美臀,将翘起的巨龙对准早已湿淋淋的幽谷甬道,火热硕大的龙头紧抵着嫩|岤口颤栗抖动,苏芳菲只觉|岤内如有蚁爬,空虚难过,蓬门心有灵犀地为熟悉而久违的昊天敞开。

  “啊哎唷痛啊”

  股充实而痛楚的感觉传来,苏芳菲娇艳的檀口惊喘出声,双手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