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可是夏天,不是小猫叫春季节啊!”昊天说道。

  “你这个坏蛋学生,竟然敢调戏老师,如果你不把刚才和薇薇说的情话告诉我,我就把你调戏老师的事,通告全校,让你出名下。”狐狸就是狐狸,脸色说变就变,冷云莹见软的不行干脆来硬的。

  “姐姐,你就去呀!到时我就说你的肚子被我搞大了,我不认,你才这样说的,用来威胁我。”昊天径直走到冷云莹身边,轻轻挽住了她的纤腰道,附在她耳边说道。

  “你不但是个坏蛋,还是个流氓。”冷云莹第次被异性揽住纤细的腰肢,俏脸有些滚烫,不过马上便镇定下来。

  昊天见冷云莹不反抗,索性搂住她的柳腰,感受着美女老师丰腴滑嫩的肌肤,玲珑剔透的身材,看见冷云莹丰满高耸的r房,他就情不自禁地起了反应,他温柔地抚摩着美女老师纤细柔软的腰身,坏笑道:“姐姐这可就说错了,我不但是个坏蛋,流氓还是个色狼呢?”

  冷云莹被昊天抚摩引发她浑身酸麻,酥软无力,分莫名的刺激快感从美臀传向胴体深处,个转身,她脱离掉昊天的手臂,妩媚的白了他眼,娇嗔道:“看来你果真是个色狼。”

  蓝薇深知昊天的性格了,见他和自己闺蜜调情俏骂,心里只有丝吃醋,却也没有了不舒服,她白了昊天眼,上前挽起冷云莹的腰肢,嗔怪道:“你们当真是色狼遇见了荡妇,情投意合呀!”

  四条被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雪白浑圆的玉腿摆在自己的眼前,昊天看的是色心大动,要是能够把这对不是姐妹花,但胜似美女花的美女老师征服,来个大被同眠,那简直是爽歪歪啊!

  蓝薇好似感受到了昊天火辣辣的目光窥视她的丝袜美腿样,不禁紧紧夹住了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雪白浑圆的玉腿,还伸出纤纤玉手有意无意地把短裙往下拽了拽,虽然根本无法遮掩什么,但在昊天眼里却更加的诱人。

  冷云莹也感受到了昊天的眼神,不过她却没有蓝薇那样掩饰,反而伸出小香舌,舔了舔娇艳欲滴的朱唇,给了昊天个电眼,娇笑道:“小坏蛋,看这里有什么意思,想不想要看这里。”冷云莹突然捏了把蓝薇胸前浑,圆的圣女峰。

  “呀!”蓝薇被冷云莹突然袭击,俏脸顿时染上层红晕,羞赧说道:“你们这对夫滛妇,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说完放开冷云莹,扭着美臀走开了。

  昊天被冷云莹电的失了魂,回神后又瞧见蓝薇那摆动的柳腰和翘臀,他咽了咽口水,心中大呼:“对尤物啊!”

  “小坏蛋,你的美女老师走了,你还不快追!”冷云莹娇声说道。

  昊天看着冷云莹白皙娇嫩的肌肤,雪白深邃的||乳|沟,丰满浑圆的大腿,玲珑剔透的身材,浑身洋溢着性感迷人,他不禁食指大动。

  昊天走上前去就要揽住冷云莹的腰肢,不过却被她个转身躲开了,但昊天眼疾手快,色手在冷云莹的丰腴肉感的美臀上放肆地用力抚摸揉捏了把,坏笑道:“美女老师走了,你这个荡妇不是还没走吗?”

  冷云莹被被昊天身上浓郁的阳刚气息熏陶欲醉,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肆无忌惮,娇躯不禁颤抖了下,白了他眼,娇嗔道:“小坏蛋,姐姐我也走了!”说完也要离开。

  不过昊天把把冷云莹揽进怀中,冷云莹激烈的挣扎着,却反而加剧了两人身体的摩擦,昊天感受着冷云莹温香暖玉般的胴体在自己怀里蛇样地扭动,他的巨大立刻挺立坚硬起来,狠狠地顶撞着冷云莹丰满柔软的肉体:“姐姐怎么走了,难道我这个大东西,还满足不了姐姐吗?”

  “你这个小坏蛋,还不把我放开,你的东西是够大了,不过姐姐”冷云莹声音有些急促,但却被昊天紧紧吻住樱桃小口,发不出声音来。

  冷云莹剧烈地挣扎,右手使劲推搡着,捶打着昊天的胸膛和背部,可是,昊天不管不顾地死死压住她的玉体,右手开始隔着紫色衬衫狂野地揉搓着这梦寐以求的丰满尖挺的r房,下面的庞然大物坚硬无比地顶撞着冷云莹的裙下镂空性,感蕾丝内裤包裹的沟壑幽谷。

  冷云莹渐渐失去了反抗的力量,感受到昊天近乎粗野的揉搓抚摩,感受到他的那个无与伦比,她浑身酸麻,双手只是象征性的软弱无力地捶打着昊天的肩膀。

  “你放开我!”冷云莹的声音也开始近乎呢喃,她发现昊天突然扯开她衬衫,推开她的黑色||乳|罩,完全裸露出雪白丰满的r房。

  “你干什么?你不可以!”冷云莹娇叫道,可是被昊天口含住,然后将丰满柔软的r房吞进口里,冷云莹感到浑身酸麻酥软难耐,丝快感却在内心深处萌动勃发,昊天熟练的咬啮舔弄吮吸,令她的r房很快不由自主地膨胀起来,樱桃挺硬葧起象葡萄样,沟壑幽谷隔着衣裙依然可以清晰感觉到他的顶撞摩擦,冷云莹已经开始春水潺潺,情不自禁地喘息呻吟起来。

  昊天的欲火彻底被点燃,他近乎疯狂粗野地咬啮着冷云莹的雪白丰满的r房,粗鲁地直接将她内裤上面的镂空撕裂。

  冷云莹感觉到昊天没有脱掉她的内裤,而是直接撕裂紧贴沟壑幽谷的镂空,又怕又羞,但却也知道自己反抗只能激起他的性趣,倒不如迎合起来,她反而用手勾着昊天的脖子,伸出小香舌舔了舔他的耳垂娇嗔道:“小坏蛋,难道你想在这来就把姐姐给上了。”

  果然昊天身形顿,脑中不断的在思索,这里可是后台,人来人往的,虽然这里比较阴暗,不过万被人发现了,那么不是自己为别人白白演了场春宫戏吗?这可不行,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看了身子,如果是个女的还好,可要是男的,那自己为了时的快活,不是牺牲太大了吗?

  冷云莹感受到搂住自己身子的两双手松了点,知道自己的方法有效了,心里暗乐,趁昊天个不注意,溜了出来,不待昊天回神便走出了后台,等他回过神来冷云莹早就走了,昊天赶忙去追的,到门口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声少女的尖叫,紧接着他头撞上了个柔软芳香的身体,那个少女又是声娇呼,摔了个仰面朝天。

  昊天摸着撞痛的头刚要道歉,可看到少女那双露在短裙外修,长白嫩的大腿时,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了,由于少女摔到在地上时,裙子自然的向上翻起,昊天的目光顺着她白嫩性感的大腿直看到她的双腿之间,就在她飞快的把双腿合上的瞬间,昊天已经瞥见了那双长腿深处柔美而滛靡的粉嫩花瓣她竟然没穿内裤,昊天的头脑热,鼻血差点喷出来。

  “呜撞的人家好痛!”少女娇声呻吟着,纤长的手指仿佛拍打灰尘,很自然的把裙子下摆整理回原位。

  “抱歉!抱歉了!”昊天边道歉,边扶她起来,阵少女的幽香沁入鼻中,他抬起头,却看见张熟悉的脸颊。

  没有想到竟然是她?她怎么会在这里的,她的节目不是早就完了吗?应该离开了呀!

  那个少女和昊天的眼神碰,俏脸之上顿时飞起两片红晕,眼神仿佛更要滴出水来。

  难道她知道我看见了她没穿内裤?昊天暗自奇怪,再次瞟了眼少女的胸部,滛亵的想:她不会连胸罩都没戴吧,这小美妞的胸部不是般的丰满,原本就紧身的上衣更绷得紧紧的贴在身上,显露出她魔鬼般的曲线!

  “呀!怎么会是他呢?他定是发现了自己偷看他和蓝老师才在这里等着我的,怎么办,该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看见的,谁叫你们竟然敢在哪里那样!”少女频频抬头看昊天,脸越来越红。

  昊天慢慢的扶着少女站起来,居高临下的轻而易举地就从领口看到了她雪白赤裸浑圆坚挺的半个r房,昊天的眼珠子几乎粘到她的r房上。

  美女刚刚站直,突然脚下软,“哎哟”声,丰满柔软的身体居然倒在昊天怀里,昊天的胸上立刻感到阵阵||乳|浪挤压,此刻他的小兄弟哪里按捺得住?立刻硬邦邦的翘了起来,顶在少女的小腹上。

  “呀!讨厌你!”美女想要起来,不过腿却崴了,根本就使不上力。

  “小美女,光是自摸有什么意思,想不想试试刺激的!”昊天紧紧的依偎着少女贴在她白皙柔软的耳朵边轻声说道。

  感觉到耳边传来的热乎乎的吹气声,少女顿时手足无措,娇躯轻颤,浑身酸麻酥软无力,几乎哀求道:“我不就是知道你那个秘密吗?我保证不会说出去了!你放开我!”

  秘密?昊天微皱着剑眉,心中暗道:“你都知道了我的秘密,我就更加不能放过你了”

  昊天温柔地搂住美女的柳腰,嘴唇贴在她的耳朵上轻声问道:“美女,你知道了我什么秘密?你告诉我,我就放过你!”

  少女被昊天碰触就浑身酥软,浓烈的阳刚气息熏得她芳心大乱,羞怯道:“告诉你,你真的会放过我吗?”

  “当然会了。”昊天连忙说道。

  “那,那好!我刚才看见你和蓝老师在,在”美女满面羞涩结结巴巴的说道。

  原来那摊水渍是你流的啊!昊天心想道。

  “美女,那你刚才是不是在自摸,所以才没有来的及穿小内裤呀!”昊天眉头挑,色手顺势抚摩上她的美臀,隔着衣裙开始温柔地抚摩揉搓着她的丰腴翘挺。

  “嗯!嗯!”少女既然连那个都说出来了,索性便点头承认了。

  “那你想不想要我这个,刚才蓝老师可是很舒服!”昊天边咬着少女白嫩的耳垂,色手却在其娇躯上乱摸。

  “我才不呢!”少女在昊天宽阔的怀里就象个待宰的小羊羔,此时她就双颊绯红,娇柔的声音细若蚊吟,昊天往裙子伸手摸,眼睛亮,少女的里面真的没有穿小内裤,这时他已是忍无可忍,紧紧吸住了少女的嘴唇。

  “美女,你还说不,你下面竟然都怎么湿了,那么滑了,你流了多少水呀,那么大滩,真马蚤!”昊天用力抱紧这个娇俏妩媚的美女,左手托住她的后腰,右手撩开她的裙摆探进去,他整个手掌里接触到的地方都是粘粘的滑滑的液体。

  少女羞得说不出话来,把头紧紧的埋在昊天的怀中,口中呢喃道:“可以,到别的地方去吗?”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昊天软玉在怀,胯下欲火高涨,顾不了那么多了,扶着少女出了后台,然后便横抱起她阵疾奔,来到学校里的小树林。

  “我叫秦韵。”美女低声呢喃道。

  秦韵有着婷婷玉立的苗条娇躯,该凸的地方凸,该瘦的地方瘦,比时装模特还婀娜多姿,如玫瑰花瓣般鲜艳娇嫩的绝色娇艳的脸蛋上,镶嵌着双如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只娇俏玲珑的小瑶鼻,张樱桃般鲜红的小嘴加上线条流畅优美秀丽绝俗的桃腮,似乎古今所有绝色大美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了她脸上,只看眼就会让人怦然心动,更还有她那洁白得犹如透明似的雪肌玉肤,娇嫩得就象初绽时的花瓣样细腻润滑,让人头晕目眩心旌神摇!

  昊天把秦韵的身体扳过来,然后紧紧的把身子贴了上去,感觉到对完美硕大的r房积压着自己的胸口,股让人沉醉的淡淡清香味道飘入鼻里,他的视线正好对着秦韵的前胸,两个丰满浑圆的||乳|球间挤成的深深的||乳|沟清晰可见,在灯光下闪耀着动人的雪白光泽。

  秦韵的酥||乳|胀鼓鼓的,散发着股奶香,昊天抓住她的大r房就是用力捏,随着衣服扣子的颗颗打开,秦韵的丰满的r房就弹了出来,硕大饱满,那丰腴的弹性与滑腻的肌肤,无不在向昊天诉说这对极品巨r的美丽。

  昊天抓揉着秦韵的r房,他们的舌吻不停的变换着角度,仿佛要把对方给吃下去,秦韵的r房大得惊人,圆圆的耸立在她胸前,骄傲地挺起,两颗粉红色的小凸起,位在r房的正中央,娇嫩的样子十分惹人怜爱,昊天忍不住便口吃了下去,疯狂的亲吻,急促的喘息,香甜的体香,更有她缠绵的妩媚,这切挑起了昊天原始的动力与欲望。

  这个时候,秦韵也伸手解开了昊天裤子,将那个大鸡芭从裤子里掏了出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虽然他对于这个让老师都爱不释手的大鸡芭的巨大心中有所察觉,但看见那威风凛凛的大鸡芭树立在空中以后,还是忍不住的失声呻吟了起来:“啊,坏蛋,你的鸡芭好大,好粗呀!”

  边说,秦韵边仿佛跟要近距离的看看昊天的大鸡芭的样子样的,慢慢的趴下了身体,将头凑向了昊天的跨下,头发也散了下来,垂下来的发丝,正好拂到了昊天的头之上,受到这种刺激,昊天本来就粗大的鸡芭,仿佛下子就涨大了不少。

  秦韵所表现出来的万种风情,让昊天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挺起了屁股,将自己的大鸡芭凑向了秦韵的嘴巴,嘴里也喘息着道:“美女怎么样,我的鸡芭大吧!比你看的片里面的美国人都要大吧!你好好的帮我亲亲大鸡芭吧,好不好美女,来吧,你看看,大鸡芭正在向你点头至意呢!”

  秦韵‘嘤咛’了声,抬起头来,看了昊天眼,看到他正以鼓励的目光看着自己以后,她俏脸微微红,而头又低了下来,只手也握住了昊天的大鸡芭,但她并没有将昊天的大鸡芭给含在嘴里,而是轻轻的向着昊天的大鸡芭吹了口气,阵温热的气息扑到了头之上,昊天定力再好,也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

  昊天的呻吟声,仿佛更加的刺激了秦韵,秦韵突然间头低,伸出了灵活而香软的舌头,在头上轻轻的舔了下,顿时,马眼处的那滴清亮的液体,就给秦韵舔进了嘴里,她抬起头来,俏皮的看了看昊天,然后微微张开了嘴巴,根眼丝样的线条,就在秦韵的嘴里拉伸了起来,看到她那撩人的样子,昊天忍不住的虎吼了声,双手伸了出来,就要将秦韵给搂在怀里。

  昊天看到秦韵嘴里的那根透亮的丝线和她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那充满了妩媚的神色,他有些忍耐不住了,秦韵的漂亮妩媚和滛荡都让他陶醉不已,昊天抬起秦韵雪白修长的大腿,葧起的大鸡芭猛地插入她多水的滛|岤中,举刺穿了她的女膜,轻轻地耸沉。

  秦韵痛苦的“啊”了声,手指紧紧的捏着昊天的臂膀,眼角都涉出丝泪珠来,让人觉得怜惜万分,昊天温的吻干了她的眼泪,轻声温存道:“韵儿,你忍下就过去了,第次过了后,就会很快乐的。”

  停了会,昊天又缓缓的动了起来,将粗硬的大鸡芭顶着蜜洞深处,秦韵将双腿和马蚤|岤尽量打开挺起,令昊天的大鸡芭尽量插入内阴深处,荫道里面很窄,温度也高,鸡芭被紧紧的包裹着。

  昊天开始前后的抽锸起来,采用九浅深的作战方式,每到最后下就使尽全身力气挺,感觉头碰到个椭圆型的突起,而秦韵则会兴奋的叫出声音来。

  秦韵春情荡漾的肉体随着昊天插的节奏起伏着,灵巧的扭动玉臀频频往上顶,她堆在阴阜上的嫩嫩小荫唇,被昊天的大鸡芭插得在肉缝间吞吞吐吐,湿湿的沾满蜜汁,紧窄的外阴“滋滋”的响着,她激|情呻吟着:“哎你的碰到花心了哦好痛快好舒服”

  秦韵把昊天搂得死紧,臀部猛扭猛摇,更不时发出销魂的呻吟呢喃,“喔喔美死了啊要被插死了韵儿不行了哎哟”

  昊天用两手捧着秦韵的美臀如推磨般缓缓转动,秦韵的功夫非常好,荫道好像是会抽动,会松会又猛地紧起来,她抬起屁股用她的荫道深处研磨昊天的头,动作温柔又娴熟,昊天的耻骨紧紧地挤压着她的阴阜和阴核,硕大的头变得无比的坚硬,而秦韵在享受着大鸡芭贴着挤出挤入时,也不忘在昊天深入之时,下下的收放着荫道口的肌肉,弄得昊天不禁喘起气来。

  昊天使劲对着秦韵的小b大起大落地抽锸,每次都把荫茎拉到荫道口,再下插进去,阴囊打在秦韵的屁股上,啪啪直响,秦韵的喘息越来越重,每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

  昊天只感觉到秦韵的荫道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只小嘴要把头含住样,股股水随着荫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草地上,已湿了片。

  昊天坚硬的大头不停地撞击着秦韵的芓宫,她的荫道口两片薄薄的嫩皮裹着荫茎,昊天只觉大鸡芭前端被块柔软如绵的嫩肉紧紧包围吸吮,股说不出的快意美感袭上心头,阵阵如兰似麝的幽香扑鼻袭来,耳中传来秦韵如歌似泣的娇吟及急喘声,欲火有如山洪决堤般汹涌而来,昊天猛地抬起两条粉嫩修长的玉腿架到肩上,又是阵狂风暴雨般的狂抽猛送,插得秦韵全身乱颤,口中不停狂呼浪叫。

  秦韵嫩|岤上的两瓣荫唇随着抽锸被拖出带入,她大概几乎要失去知觉,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的发出呻吟声:“啊不不慢点”

  秦韵的全身僵直地挺了起来,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r房不停的抖动着,昊天的大鸡芭在那张合的小b里愈抽愈急,愈插愈猛,下比下深下比下重地插她的肉嫩的小b,不时传来性器交合的“啪啪”声。

  秦韵不停呻吟着,这是她唯可以表达快感的方式,“噢噢啊”声长长的呻吟声中,她的高嘲来临了,全身先是像抽筋似地绷紧,持续五六秒后马上像是瘫痪了似地软了下来。

  昊天感到秦韵的荫道阵剧烈的收缩,荫道壁的嫩肉不住地挤压他的荫茎,他再也忍受不住,感觉到粗大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