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几口,让自己的心慢慢的静下来。

  半响,昊天胯下坚挺的巨龙才软了下了,出了卫生间昊天来到客厅,柳雨欣躺在沙发上,两条修长白嫩的玉腿露出外面,动人心魄。

  “妈妈,你醒醒,到房间里去睡吧!”昊天强忍着心中的欲望,眼睛强迫不去看那美丽的胴体,轻声呼唤道。

  等了会,柳雨欣并未醒来,昊天咬了咬牙,上前横抱起她,鼻尖闻着阵幽幽的熟女芬芳混合着丝淡淡的高档香水的气息,让自己心不由的荡,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妈妈柳雨欣的眼睫毛轻轻的颤抖着。

  温香暖玉抱满怀,昊天的心不争气的狂跳,昊天把妈妈抱进卧室,轻轻放在床上,床上的柳雨欣的粉脸上染上了抹淡淡的红霞,看着颇为动人,此时昊天知道自己的母亲醒来,心里顿时涌上阵异样的刺激。

  望着那对正被白色睡衣裹住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女峰,昊天心中也升起了丝邪恶的想法:“妈妈的r房可真大,真丰满,手感定不错,要是能够拿在手中好好的把玩番,那滋味就甭说多舒服了。”

  好似感受到了昊天火热的眼神,柳雨欣的脸蛋越发红晕了起来,就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般,昊天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妈妈柳雨欣那娇嫩白皙的脸颊,心里动,俯下身,亲吻了口,并说道:“妈,晚安!”说完温柔的将被子盖上,并关上灯,然后轻轻的关上门离开了。

  在昊天关上房门出去的刹那,柳雨欣就睁开了眼睛,全身无力的瘫软在床上,不断的喘着大气,使得那对玉峰好似长大了了几分。

  柳雨欣感觉浑身都在酸麻酥软,热乎乎发烫,春心开始萌动,樱唇微微张开,浑身酥软无力,感觉胴体深处的欲望潮水,般波又波地席卷着幽怨空旷已久的身心,春潮涌动,内裤有点湿了,幽谷泥泞不堪。

  柳雨欣心慌意乱心神迷醉,回想起刚才的场面,那锐利而带穿透力的眼睛,扫视自己的腿部时,那种刺激而又充满快感,就犹如昊天手掌在隔着细薄的裤袜磨砂着她的大腿根部,大腿上能感受到他传来温暖男性气息,能让她紧绷起腿肌,激起原始的亢奋。

  想起自己的身体被儿子用目光滛,柳雨欣顿时面红耳赤,春心勃发,那种久违的酸麻刺痒和马蚤动蔓延全身,更加要命的是高耸的酥胸开始无法抑制的酸麻膨胀,睡袍里面两只互相交叉的玉腿里面的沟壑幽谷也开始情不自禁的马蚤痒起来,她微微张开樱桃小口,要不是昊天及时离去,自己的媚行丑态肯定会被他瞧了个干净,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第271章撞破激|情的大姨

  东海市市医院外,车流如洪潮,川流不息,辆玛莎蒂轿车路过医院的时候,明显放慢了速度,这个时候市医院已经是人潮涌动了,很多病人在门口进进出出。

  个手中捧着束玫瑰花的男子出现在医院门口,引的路人眺望,那是个帅气的男子,长眉若柳,身如玉树,浅蓝细格的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就像参加完豪华夜宴后刚刚将晚礼服随手扔掉的王子。

  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这么帅的男人到这里来干嘛?难道是来接我的!”医院门口某个花痴不由意滛着。

  “看到他手捧玫瑰花,定是来接女朋友的,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有这等福分!”

  “靠!个小白脸,竟然来这里耍帅!”

  “真不知道思宁怎么样了,好多天没有看见她了,怪想她的!”昊天嘴露邪笑,脑中幻想起李思宁看见她惊喜的样子。

  无视周围路人羡慕嫉妒的样子,昊天直接来到前台位身穿白色护士袍的护士问明李思宁在哪里后,便过去,捧着束娇艳的玫瑰在医院行走,十分引人注目。

  “思宁,你接受我吧!我保证定会好好爱你的。”在边的走廊里,位身穿高级西服帅气的男子,手捧着束玫瑰花在李思宁的面前表白着。

  “洪伟琦,我说过不要叫我思宁,还有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不要再来烦我,不然我男朋友会不高兴的。”李思宁粉脸上带着淡淡的不悦。

  “思宁你不要骗我了,我早就打听好了,你现在还是单身,别用这样的借口骗我了!”那个名叫洪伟琦的男人接着喋喋不休说道。

  李思宁听着直想扇他耳光子,不过这里是在医院,护士打人,这对医院的名声可不好,忽然在走廊转角处位同样手持鲜红的玫瑰花的帅气男人出现在她的目光里,李思宁眼睛亮,旁的洪伟琦还以为她接受了自己,脸兴奋的样子:“思宁你接受我了!”

  李思宁对洪伟琦的话不顾不问,绕过那人直径来到捧着玫瑰花男人的面前,红着脸说道:“你来了?”

  “嘿嘿!思宁,追你的人不少嘛!”昊天挑了挑眉头,努着嘴说道。

  “呀!我烦都给她们烦死了!”李思宁撅着红唇无奈道。

  “你是谁?跟思宁是什么关系?”洪伟琦脸敌意的看着昊天,问道。

  “我?”昊天指着自己问道。

  “对,你是谁?”洪伟琦连忙问道。

  “嘿嘿!”昊天微微笑,把搂过李思宁,在她的粉脸上重重的亲了口,说道:“我是思宁的男朋友,告诉你以后不要来缠思宁了,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还有思宁这个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

  “你?你们”洪伟琦见李思宁非但没有露出怒色,反而脸的羞涩,双眼默默地含情看着昊天,被他搂着也不反抗,心里早就气的冒烟了,指着他们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给我滚!”昊天淡漠的说道。

  “你们这对狗男女,李思宁真是瞎了我的眼,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荡妇。”洪伟琦指着两人怒骂道。

  昊天的眼神下子就冷了下来,伸手把抓住洪伟琦的衣领,寒声说道:“要是你在不走,我可就动粗了,虽然我知道动粗不好,但你别激怒我。”

  “哼哼!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告诉你,我把可是洪氏集团的公子,要是你打我,你就准备进监狱吧!还有你这个荡妇,我定会在你的面前好好的干你的!”洪伟琦不屑道,洪氏集团在东海氏虽然比不上柳氏集团,但也是个数数二的大公司,但以昊天的性格,别说有柳氏集团作为靠山,就是没用,他也决定要好好教训下这个洪伟琦。

  “又是个败家的富二代,老子最鄙视你们这些败家的富二代了!”昊天直接给了洪伟琦个巴掌,不屑说道。

  “啊!你真的敢打我,哼哼!你就准备进监狱吧!”洪伟琦捂着已经肿起的左脸,不可置信道。

  “靠!老子不但敢打你,还敢踹你呢?”昊天把丢过洪伟琦,用脚狠狠地饿在他的屁股上踹了几脚,疼得他直叫。

  “你,你!”洪伟琦脸色气的涨红,不过那几脚可真是把他给打疼了。

  “嗯!废物,你还想来上几下。”昊天脸的凶光:“还不快给我滚!”

  “你,哼!我定会来找你的。”洪伟琦说了几句狠话,捂住屁股狼狈的走了。

  “好!”周围的人早就被他们吸引了,见昊天赶走了个纨绔之弟不由的鼓掌。

  “思宁,我帮你赶走了只苍蝇你准备怎么样感谢我呢?”昊天笑眯眯的说道。

  “你这个坏蛋,来就知道欺负我!”李思宁红着脸娇嗔道:“走,我们去别处聊。”

  昊天搂着李思宁来到的间无人的病房,刚关上门,李思宁就扑进昊天的怀中,紧紧搂住他,亲吻着他:“天哥,思宁可想死你了!”她的香嫩爽滑的舌头在昊天脸上,眼睛,鼻子上舔动,嘴唇重叠,咬吻,舌头交织缠绵,香甜的津液倾吐吮吸。

  昊天的手伸进李思宁的护士服里面,抚摩着揉搓着她的丰满的r房,柔软白嫩富有弹性,另只手探进护士裙里面,抚摩着她的肉色透明丝袜包裹下的美腿,丰腴的美臀,性感的丁字内

  裤。

  “哦!天哥先别这样,我们先说说话!”李思宁娇喘着,呻吟着,柔软的r房在昊天的揉搓下开始膨胀充血,||乳|头变的突起,丰满的美臀在他的抚摩下,更加丰腴诱人,早已春潮泛滥,泥泞不堪。

  “说什么话吗?先搞了再说!”昊天把李思宁抱到床上,将她的双腿给分开来,那紧紧的包裹着李思宁的肥美的私|处的内裤下子在自己的面前给暴露了出来,昊天看的是心头热。

  李思宁看见昊天的色狼般的摸样,处于女人的矜持,下意识的伸出了手,就想要掩饰住自己那两腿之间美妙的春光,但昊天却早有准备,李思宁的手动,他就动了起来,抓住了李思宁手,不让她动弹。

  昊天看见,李思宁进入穿着件粉色的蕾丝内裤,那小小的内裤此时在已经湿润了,还有几根毛发,正在那里迎风颤抖着,使得李思宁的两腿之间充满了种诱惑的味道,闻着股淡淡的气息从李思宁内裤紧紧包裹着私|处传了出来,闻着这种味道,昊天胯下的巨龙下子又涨大了几分。

  见昊天如此动作,李思宁感觉到自己浑身丝力气也没有了,娇躯软软的靠在床头,鼻息也渐渐有些粗重了起来,双玉腿也无力的分了开来,使得那私|处流出的液体被昊天瞧见。

  “思宁,没有想到你的私|处竟然这么美,上次我竟然没有看。”昊天双手抓住李思宁白嫩的玉腿,将头扑在她的双腿之间,在哪里深深的吸了口气,那股味道更是盛了许多。

  听见昊天这么说,李思宁心中羞意更盛,想要加紧大腿,但全身无力,根本就做不到。

  昊天解开李思宁白色护士服的扣子,把对肉鼓鼓的r房从||乳|罩上边掏了出来,他用手握住李思宁的奶子,刚好是握住还握不住的感觉,黄豆粒样大的||乳|头粉嫩粉嫩的正在慢慢变硬,秀美的眼睛微微闭着,长长的睫毛在不停地抖动。

  昊天用手拿住李思宁的护士下摆,往上圈起来,李思宁的粉色内裤就完全暴露在眼中,昊天咽了口口水,用手抚摸着两瓣露出的雪白屁股。

  李思宁粉脸满含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双硕大梨型尖挺的r房,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奶头,高翘挺立在圈艳红色的||乳|晕上面,配上她雪白细嫩的皮肤白的雪白,红的艳红黑的乌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艳耀眼美不胜收,迷煞人矣。

  昊天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李思宁会意用手探入里面,他手把玩李思宁的r房,另只手毫不客气的探入粉色内裤摸着丰厚的小|岤,不多不少,细细柔柔的,顺手再往下摸阴沪口,已是湿淋淋的,再捏揉阴核阵,潮水顺流而出。

  李思宁的马蚤|岤,被昊天的手摸手摸揉已酥麻难当,再被他手指揉捏阴核及抠荫道阴核,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使她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爽是五味俱全,那种美妙的滋味叫她难以形容,连握住昊天大鸡芭的手都颤抖起来了。

  “思宁,你看看,你流了那多的水,将我的手指头都打湿了,怎么样,刚刚我弄得你很舒服吧!”看见李思宁的摸样,昊天得意的说道,边说着,他还边示威样的将沾着汁水的手指放到了嘴里,在那里品尝了起来,脸上也露出了几分享受的神情。

  见昊天如此的滛荡,李思宁却是再也忍不住了,边扭动着身体,边喃喃的道:“天哥,你弄得我下面痒死了,快点,快点草我吧,我受不了了!”

  昊天扯下李思宁的粉色蕾丝内裤,李思宁的浓黑的荫毛已经被阴马蚤|岤内渗出的水弄得湿淋淋的纠结成团浆糊般,他翻身将赤条条粗壮坚挺的大鸡芭压在李思宁完全赤裸,粉嫩雪白的小腹下贲起的黑漆漆的马蚤|岤上,大腿贴上她柔滑细腻的大腿。

  “喔喔好老公痒死了喔你真会弄”可能肉与肉慰贴的快感,使得李思宁呻吟出声,两手大力的抱紧了昊天的腰部,将两人赤裸的下体紧贴,挺动着马蚤|岤与昊天硬挺的大鸡芭用力的磨擦着,两人的荫毛在斯磨中发出沙沙的声音。

  “啊!坏蛋,小|岤痒死了,你快,插进去,坏蛋!”

  昊天见李思宁受不了了,微微笑,将她粉嫩的大腿分开,手扶着沾满了李思宁湿滑滛液的大头,顶开她荫唇柔软的花瓣,下身用力挺,只听到“兹”的声,那根巨大的鸡芭已经没有任何阻碍的插入了李思宁湿润的小|岤里。

  “啊!”李思宁长长的满足的呻吟了声:“真好,老公,马蚤|岤里面好舒服啊!你在插深点,深点。"

  “老婆,你的马蚤|岤真好,我插的真舒服!”昊天用手将李思宁的护士服撸在腰间,护士服的下摆,盖住大鸡芭和马蚤|岤的结合处,臀部就疯狂的动了起来。

  “好,好老公,你的大鸡芭真大,干的老婆好爽,太爽了,快用力干,用力操!”昊天热情的吻她的香唇,李思宁也紧紧的搂住他,双腿紧勾着他的腰,那肥大的玉臀摇摆不定,她这个动作使得昊天的大鸡芭更为深入。

  昊天也就势攻击再攻击,拿出特有的技巧,猛狠快,连续的抽锸,插得水四射,响声不绝。

  不久,李思宁又乐得大声浪叫道:“哎呀冤家好老公你真会干老婆,我真痛快老公会插|岤的好老公太好了哎呀老公,你太好了逗的老婆心神俱散美太美了”同时,扭腰挺胸,尤其那个肥白圆圆的玉臀在左右摆动上下抛动,婉转奉承。

  昊天以无限的精力技巧,全力以赴,李思宁娇媚风马蚤滛荡,挺着屁股,恨不得将昊天的大鸡芭都塞到马蚤|岤里去,她的马蚤水直流不停,也浪叫个不停:“哎呀老公我可爱的老公干的我舒服极了哎呀插死我了老公嗯喔唔我爱你我要辈子让你插永远不和你分离哎呀嗯喔都你插的舒服极了天啊太美了我痛快极了用力用力哦哦好爽好老公我被你干的爽死了啊用力干把老婆的肉|岤插烂”

  李思宁的两片荫唇,吞吐的极力迎合昊天大鸡芭的上下移动,双玉手,不停在他的胸前和背上乱抓,这又是种刺激,使得昊天更用力的插,插得又快又狠。

  “哎都是你把把我变成这样你坏哎可是可是这么棒我好高兴好舒服啊嗯又要又要丢了要泄”在甜蜜的嘶叫呻吟之间,李思宁再次攀上了巅峰,扭摇之间突地娇躯僵,花心登时大开,水滚滚而出,酥得昊天的大鸡芭阵麻痒。

  昊天感觉到么李思宁的肉缝那高嘲时的吸啜却比那酥人的水更加刺激,他低吼声,双掌紧紧扣住李思宁结实诱人的纤腰,大鸡芭重重向上刺,直透花心而入,在李思宁的哭叫声中,火烫的液已劲射而出,有力地射进芓宫深处,美得她不只肉缝花心,连整个身子都颤了起来,肉缝仿佛变成了无数张小嘴,把昊天射出的液吸得干二净,再不漏出半滴。

  李思宁软绵绵地伏在昊天胸前,喘息之间差点还以为自己溺了水,高嘲那强烈无比的刺激,令她时之间甚至感觉吸不到空气,等到整个人都软了,趴伏在昊天胸前随着胸口起伏,像是按摩着她心口般,娇躯好生上下荡漾了番,这才渐渐能够呼吸,但周身仍是丝力气也无,极尽所能也举不起手,纤指最多能够在昊天胸口轻轻划着,感受发泄之后男人的松弛和软化。

  虽是天生敏感,又被昊天这般高手玩弄,刚刚享受到高嘲的极乐滋味,被那前所未有的快意侵袭了回,李思宁也已没了力气,甚至连身体都松了几分,让那令她恋恋不舍的昊天的身体滑了出去,若非她及时夹紧玉腿,只怕连刚射在体内的液体都要流出来了。

  “感觉可舒服吗,我的思宁?”

  在李思宁那甜蜜的肉缝中连爽了回,昊天纵然床功高明,时间也已气虚力空,连伸手逗玩她的力气也给吸干了,昊天不由暗惊李思宁体内那媚骨的威力果然非同凡品。

  “舒舒服”两番云雨后,李思宁软绵绵的娇躯难以离开昊天,虽说高嘲已过,但那迷醉的酥软犹然占着娇躯未去,尤其想到方才自己的尽情放浪,李思宁虽觉羞耻难当,可饱尝美味的胴体时间却不肯起身。

  “你你射的我好舒服到现在里面还热热的哎你你呢你可舒服了”李思宁娇羞道。

  “自然舒服,自然舒服”听李思宁变得如此迷人娇柔,柔弱之中却又充满了引人心动的肉欲诱惑,软语间仿佛百种惹人再次欲火高涨的刺激,比之刚才那如水般的温柔又多了另种娇媚,昊天个由大为得意。

  昊天边笑着,应和李思宁的娇柔言语,边让渐渐恢复动作能力的双手缓缓爬上她的娇躯,感觉到昊天的动作,可既然自己身子都交给了他,现下仍爽得娇慵无力,李思宁又哪里能够抗拒得了?

  李思宁声轻吟,闭上美目,算是默许了昊天的魔手挑逗,见李思宁不能也不愿反抗,昊天色胆更大了,他双手缓缓滑到李思宁身后,触腰后贴背心,微微用力,让她娇躯贴得自己更紧,只觉胸前股柔软而又充满弹力的触感传来。

  这下用力虽是轻微,但对云雨过后娇躯犹然酥软乏力,唯独敏感程度超过以往的李思宁来说,却是经受不起,她柔媚地呻吟出声,娇躯微微扭动,却挣不开昊天的怀抱,徒劳了会身子便酥软下来,樱唇轻轻地吻在昊天肩上,慢慢把火热的脸蛋儿埋到他肩颈之间,只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