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红着脸说:“还能有谁的?紫凝这几天心情不好,我已经给她报了名,联系好了国外的大学,下周就要去国外了,你抽时间好好陪陪她。”

  昊天说:“干妈,我定将这盒子全用完。”

  张雅芳淬道:“小色狼,以后要知道关心紫凝生活和学习,不要只想着这档子事,否则我饶不了你。”

  昊天说:“干妈,我会好好爱紫凝的,不过”

  昊天摆古着手中的那盒事物,“干妈,我从来没有用过这东西,更不敢回家去问我妈妈,这东西怎样使用啊?你能不能教教我?”

  “啊”张雅芳吃惊地看着昊天,真想不到这个曾经腼腆至极的男孩,居然会提出这样令人尴尬的问题,叫我如何回答啊?

  昊天却不以为然看着张雅芳,又说道:“以前学校上生理卫生课,老师也不给讲,妈妈对我管得又严,我真不知道怎样用。”

  张雅芳心道:“或许是真的,我就教给他下,免得紫凝要接受打胎的痛苦。”于是,她红着脸说道:“昊天,你跟干妈到屋里来,我给你说下。”

  昊天心中阵狂喜,跟着她来到卧室,张雅芳身穿的是低胸吊带睡衣,乌黑的披肩秀发挽在脑后,雪白丰润的肌肤显得越发的晶莹和细腻,几乎看不到丝的瑕疵,修长的身体曲成了道美妙的弧线,丰满的玉峰越发的高耸,略显丰腴的美臀更加高翘,拖鞋中双清秀纤美的玉足看上去就像是冰雕雪砌般,浑身都散发着成熟美艳的诱人之感。

  张雅芳将那盒保险套的盒子打开,取出个,用自己白嫩的手指,将保险套的外包装撕开,“呐,将它套在你那东西上面,就可以了。”

  昊天好奇地将那个已经撕开的保险套接过来,拿在手中看了看,又比划了比划,“干妈,这样小的东西,能套得上去吗?”

  张雅芳说:“当然能,有弹性的,你可以去试试。”

  张雅芳的意思是让昊天去卫生间试试,不料昊天误会了她的意思,居然当着她的面,将自己龙枪取出来。拿起那个保险套就往上套,昊天故意笨手笨脚,搞了好几次,都没有套好,“干妈,我说是吧,是不是弄不上去。”

  张雅芳心中急,忍不住将玉手伸过来帮忙,帮助昊天套好,“小笨蛋,是这样套。”她的玉手无瑕中握住了昊天火烫的龙枪,“天啊,居然这样粗大!”

  张雅芳只觉得阵眩晕,心中暗想:“紫凝,如何受得了啊?”

  昊天冷眼逐着她的面部表情,轻声说:“干妈,这样就可以了吗?就不会担心怀孕了吧?”

  张雅芳慌忙点点头,有些结巴地说:“昊天,这样就,就可以避孕了,你要记住哦。”

  张雅芳说话的时候,那只玉手还停留在昊天的龙枪上面,感受着这个本属于自己女儿的强势武器,简直太完美了,张雅芳想到自己已经有好几年不曾感受到那种令自己癫狂的感觉了,丈夫近来身体欠佳,肾功能极差,这盒保险套还是三年前自己买的,至今还没有开封,想不到今天却给女儿的男朋友套上了,真是好荒唐啊。

  “干妈,这东西怎样去下来?”昊天又问了件让张雅芳头疼的事。

  “这”张雅芳红着脸说:“昊天,要等你射了,软了之后就方便取了。”

  “干妈,我现在就要射了”昊天也已经承受不住张雅芳那只玉手好长时间的照顾,扑扑扑!灌满了保险套。

  张雅芳暗自吞了口口水,“好多啊!昊天真是好强壮,刚和紫凝好了次,居然还能射这样多,要是能够射进自己里面,该会有多舒服啊,想起来已经好多年没有接收到灌溉了。”

  张雅芳赶紧拿来纸巾,帮昊天清理卫生,昊天长舒了口气,虽然得到了暂时的解决,但是内心那团火焰,燃烧得更厉害啊。

  昊天察言观色,知道面前这个成熟美艳的女人已经被自己的强势武器吸引,她迫切期待自己宠爱她次,但是因为身份,难以启齿。

  昊天懒洋洋收起武器,说:“干妈,你的脸色怎么这样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张雅芳心里慌乱的很,“没有啊,昊天,我没事。”

  昊天又说:“干妈,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就告诉我,我又不是外人,我现在是你女儿的男朋友啊。”

  张雅芳低声搪塞:“昊天,我只是最近有点累,没有别的事情的。”

  昊天这时看着张雅芳说道:“干妈近来是否食欲不振,经常感觉到累啊!”

  张雅芳奇道:“你怎么知道?”

  “我学过点医术,所以知道,我还能治疗下干妈这个病,想不想试试。”昊天带着丝丝阴谋的味道说道。

  张雅芳问道:“在这里,怎么治?”

  “我会点按摩,定能缓解你的病情的。”

  “那多不好意思,让你帮我按摩。”

  “干妈,你看,又来了,让你叫我昊天,现在我帮你看病,你是病人,我是医生,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昊天道。

  张雅芳看昊天坚持:“那要怎么按摩?”

  昊天道:“干妈只要趴在沙发上就行了。”说道,昊天顺势把张雅芳扶到沙发上,让她翻身过去,趴在沙发上,而这时,昊天的色手抚摸上张雅芳的玉体,她哪里会什么按摩,他只是知道张雅芳欲求不满,急需要安慰

  只想能让张雅芳心中的欲火发泄,整个人就舒畅了,昊天手抚摸在张雅芳的玉背上,虽然隔着衣服,但是感觉到她的皮肤好滑,好舒服,昊天就是想用真气调起张雅芳的情欲,然后让自己为所欲为,于是他通过手将股自身真气渡过去,真气在张雅芳的身体中游走,那火热的感觉,差点让她呻吟出声。

  “干妈,舒服吗?”昊天问道。

  “好舒服,你的按摩真不错,又长的帅,我真是好羡慕雨欣,我如果有你这样的儿子就好了。”张雅芳带着丝丝羡慕的语气说道。

  昊天顺势说道:“我现在既是你的干儿子,又是你的女婿,嘿嘿。”

  “小坏蛋。娶了我的宝贝女儿,需要好好孝敬岳母。”张雅芳道。

  “我当然愿意了,干妈人好,又长的漂亮,紫凝和我又是情投意合,我定会好好对待你俩的。”昊天夸奖道。

  “我那有漂亮,都已经老了。”张雅芳听到昊天的选美有点害羞。

  “干妈的皮肤保养的真好,皮肤好射好滑啊!”说着昊天调动真气,把真气引到了张雅芳的胸脯上。

  “嗯!”张雅芳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呻吟。

  “干妈,舒服就要说出来,不要压抑。”说着真气在张雅芳身体中从胸部钻到了会阴丹田。

  张雅芳的玉洞中已经有点湿润,那真气好像个棒子,在自己的玉洞中抽锸着。

  “嗯,昊天,你在做什么,好舒服,好热。”

  “我在帮干妈擦摩啊,干妈热吗?那把外套脱了。”说着昊天脱掉了张雅芳的睡衣,他没有想到张雅芳竟然穿了情趣内衣,更引得他内心的火热,但是昊天也知道现在不能急,要慢慢来。

  张雅芳有点害羞的道:“你怎么把我衣服都脱了。”

  “这样更利于干妈体内日积月累的病毒的散发。”昊天邪笑着说道,然后运用真气在张雅芳体内转动,张雅芳已经不自觉的发出了呻吟娇喘。

  昊天真气这时感到张雅芳娇躯阵痉挛,没想到干妈这么滛荡,这么快就来高嘲了,他细细的欣赏着高嘲后的张雅芳。

  张雅芳本来有着依天地灵气而生的秀丽轮廓,眉淡拂春山,双目凝秋水,透露出高贵端庄的气质,就像天上的女神降临到人间,将黑暗的森林化为空山灵雨的胜境,垂肩的潇洒乌黑秀发,衬得双蕴含清澈智慧的明眸更加难以抗拒,皓齿如两行洁白碎玉引人心动,那是种真淳朴素的天然,宛如清水中的芙蓉,令人诧异天生丽质可以到这种境界。

  虽然她现在已将近四十岁,但由于保养得当,所以看起来仍像二十几岁般年轻,除了以前的清丽脱俗,更添了成熟秀媚的风韵,这时,只见张雅芳满脸通红,满头大汗,可以看得出她因为高嘲来的猛烈而意乱情迷,昊天轻轻道:“干妈,舒服吗,昊天来了,昊天要干你。”

  张雅芳听闻昊天的话语,不禁心神激荡,但因高嘲泄的浑身无力,根本无力挣扎,被昊天压在自己身上,滔天欲潮趁机下窜,立时奔腾泛滥不可阻止,她紧紧守着心中点灵明,企图以定力相抗,不让春情滛念控制自己,脸上因为矛盾而显出痛苦之色。

  昊天看到干妈张雅芳这麽痛苦,吓了跳:“干妈,您怎麽了?”

  心中动,个举动已经做出,张雅芳还不知昊天要做什麽,昊天已经“咬”上了她娇艳的樱唇,静静的含着她那玉满清香的朱唇,男人独有的气息传来,张雅芳脑中如遭雷殛,仅有的点灵智也将被情欲吞没,若是别的男人,她还可以利用这最後刻清醒时击做出特别的举动,保住清白神圣的身子,但眼前的却是昊天。

  只是这短暂的犹豫,张雅芳的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动伸出和昊天的舌头紧紧的缠在起,昊天紧紧的和她酥软无力的香舌纠结在起,旁若无人的舔舐着她檀口中每个角落,张雅芳双眼露出凄迷神色,樱口中的香舌和小天的舌头缠绕在起。

  刚刚的痛苦都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兴奋,两人互相吸吮,两唇相合,热烈的吻吸吮含,交换彼此的唾液,彷佛对方口中的唾液包含了彼此间的母子之爱,这时昊天看到干妈张雅芳浑身已经香汗淋漓,衣服都湿透了,他赶紧褪下她的白色内衫,只剩贴身的文胸和白色丝质亵裤。

  张雅芳天性圣洁,外衫文胸亵裤都是偏好纯洁的白色,昊天此时看见干妈张雅芳半裸的身体,如瓷器般光滑的裸背细致白皙似绵雪的玉手纤细小巧不堪握的柳腰,和白色文胸包着饱满的双峰,两点嫣红可以淡淡透出。

  偶尔从文胸边缘露出无限春光,丰挺雪嫩的r房若隐若现,白色丝质亵裤上绣了高雅美丽的花朵,方寸之地因亵裤剪裁合度,最诱人的阴阜的曲线完全呈现,半透明丝质布下可以略微透出下面的神秘白光,昊天立刻欲念上升,宝贝也跟着挺立,裸露的肌肤感受到清凉,干妈张雅芳稍稍清醒过来,看到自己竟在昊天面前衣衫不整的半裸身子,双手赶紧抱胸遮住月白色的文胸,整张俏脸红的像出血般,低下羞惭无奈的娇靥的道:“昊天,求求你,不要这样看干妈。”

  昊天看着干妈张雅芳半裸的胴体,不禁脱口道:“干妈,您真美喔。”说罢双手绕到她背後,开始解开她文胸。

  干妈张雅芳想要阻止,但由昊天接触到自己身体的地方传来阵热流,只感到全身软绵无力的要倒下,昊天急忙扶住她的腰,将她抱在怀中,此时文胸也被解开,文胸随之松落,张雅芳慌乱中做最後的补救,向前贴在昊天胸膛,让那松落的文胸夹在中间,遮住胸前的对傲人玉峰。

  昊天觉得干妈张雅芳的身体又柔软又温暖,他将无力抗拒的干妈拉开,遮在胸前的文胸飘落地面,甚少接触阳光的白玉胴体立刻暴露在面前。

  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挺立着,合乎比例的r房充满匀称的美感,淡粉红色的||乳|晕娇媚,微微挺立的||乳|头诱人,平坦的小腹上镶嵌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叫昊天看得血脉贲张,昊天此时已是欲罢不能,非要看遍干妈张雅芳的全身不可,双手紧张的伸向她的亵裤,比他更紧张的张雅芳颤抖起来,无奈全身感到无力,连抬起手来都难如登天。纯洁的雪白亵裤终於被褪至膝上,在雪白的肚子下,有片黑色的迷人草丛,芳草萋萋之处着实令人怦然心动,恨不得马上剥开草丛,窥迷人灵魂的神秘之境。

  青葱似的雪白修长双腿与曲线优美浑圆高挺的臀部,不论色泽弹性,均美的不可方物。干妈紧闭双眼,恨不得找洞钻进去,暗中绝望道:“完了,我全身隐私神秘的地方都被昊天看到了,我”

  但昊天的视线却又使她的身体感到兴奋,活色生香的曲线全部呈现在她眼前,昊天双手握住了干妈的r房,手掌回旋抚弄她那满具张力的双峰,揉捏着她晶莹剔透白玉无暇的对椒||乳|,只觉得触手温软,说不出的舒服,左手更进步攀上了玉峰蓓蕾,轻轻揉捏,美丽的粉红色||乳|晕虽还未被触及,却已圆鼓鼓地隆起,昊天嘴巴口含住张雅芳右||乳|,低头吸吮,兹兹作响,还不时以牙齿轻咬玉峰,以舌头轻舔蓓蕾。

  这时张雅芳忍不住哼出个两声,她庄雅的俏脸泛着红潮,呼吸气息渐渐急促,洁白的玉||乳|上两粒粉红色的蓓蕾,充血挺起,任谁也知道她已经有了羞人反应,昊天的右手这时候也忙的不可开交,沿着干妈乌黑亮丽的秀发,顺着柔软滑顺的坚毅背脊,延伸到她坚实的大腿及浑圆的臀部间不停游移轻柔的抚摸,像是熟练般的花丛老手,不时又像好奇的顽童试探性的滑入雪嫩臀间的沟渠,仔细搜索着女人最神秘的三角地带,没多久,就摸到了丛柔软略微弯曲的毛发,沿着毛发,昊天开始抚摸着她的花瓣。

  当昊天的手在干妈张雅芳的圣洁私|处高雅r房搓揉,她忽然感觉到阵从未有过的兴奋快感,两朵害羞自己感觉的红云飘上脸颊,慧黠眼神露出媚波荡漾流转,第次有男人如此贴近自己的身体,奇妙的幻想由心底涌出,不但没拒绝昊天的无礼,反而带着点期待。

  同时被攻击女人两处最敏感的部位,使张雅芳的身体逐渐火热,有无法形容的痛痒感,扩散到整个下体,舒畅的感觉让她不芳心颤抖,昊天右手中指缓缓的剥开紧紧闭合在起的两片红艳花瓣,插入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秘洞,甫插入,张雅芳直想在昊天面前保持的端庄形象整个崩溃,反应激烈的甩动皓首,情不自禁的呻吟声从樱口中传出:“啊昊天”同时皱起眉头,脚尖也跷起,微微颤抖。

  昊天见干妈张雅芳如此舒服,心中更是高兴,轻扣玉门关的手指更不稍歇,便直闯进洞内,只觉洞内不但狭窄,更有股极大的吸吮力量,深入秘洞的手指紧紧的被温暖湿滑的嫩肉缠绕,就是现在想挣脱张雅芳秘洞的饥渴束缚都很困难,单只是插入了中指的前指节,就感到有说不出的压迫舒服。

  手指突破肉缝,碰到最敏感的部份时,张雅芳产生无法忍受的焦燥感,对自己的敏感感到恐惧,心中大叫道:“不要啊,不管我是否受欲火焚心,我都不能在小天面前露出丑态,我是他干妈啊。”但从花瓣的深处,有花蜜的慢慢渗出,这是她没有办法控制的事。

  张雅芳第次被丈夫外的男子闯入了玉门,虽然只是截指节,却让她感到无比羞耻,但另股充实饱满的感觉,清晰地由全身传到了大脑中,天性坚贞的她不断强迫自己不能出声,但阵阵快意的波浪,随着昊天的手指完全和张雅芳紧密结合在起,插入在花瓣里的手指像搅拌棒样地旋转,她彷佛被推上了九霄云外,在湿润中开放的花瓣,不由得无耻滛荡的夹紧无理的侵犯者,干妈张雅芳忍不住娇柔的再发出放浪的“啊”的声,刹那间有了阵昏迷的感觉。

  听到干妈张雅芳叫出的声音充满愉悦娇媚的语调,昊天小心的搓揉她的阴花瓣,手指更是勤奋的在紧湿的荫道内徘徊留连,干妈鼻中哼声不绝,娇吟不断,口中的娇喘无意识的更加狂乱。干妈的秘洞内受到昊天不停抽锸抠挖,每次手指的激烈抠挖,干妈张雅芳都可以感到自己的秘洞无耻的流出了些蜜汁,顺着大腿内侧及股沟流到了床上,噗嗤噗嗤的滛靡水声,更是有节奏的配合着昊天的抠挖,次又次打击她的尊严,终於下体也无意识的扭动挺耸,像极了久旷的怨妇。

  由於昊天不知张雅芳是否已经从心理上能够接收了,所以他继续挑逗着她,张雅芳的意识都有点儿模糊了,只见她的玉门关口,原本呈淡粉红色紧闭娇嫩的神圣荫唇终於朝外翻了开来,隆起的花瓣发出妖媚的光茫,流出的蜜汁早已湿润了整个大腿根及床单,有说不出的滛荡之色。她已经被持续了长时间的高嘲整得神智不清,再也忍不住的娇呼道:“昊天把衣服脱掉”听到干妈命令,昊天立刻如奉圣谕把衣服脱光。

  昊天肌肉健壮结实的极有魄力,全身像充满爆发力般,虽然他已经经验丰富,但是他觉得还是让干妈自己主动些比较好,这样她清醒过来时,比较能接受,手指的刺激突然离开,感受到正在膨胀中的快感已经中断,种无法排遣的感情在身心里产生漩涡,干妈干妈神智稍复睁眼看,赫然眼前昊天挺着个热气腾腾的粗壮宝贝,竟有八九寸长,怒目横睁,宝贝上青筋不断跳动,干妈直觉得又害怕又羞赧,连忙闭上了眼睛别过头去,不敢再看。

  昊天见干妈脸上露出吃惊羞涩之色,显得更加娇柔可怜,时间心中竟升起征服式的快感,想更加蹂躏眼前的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