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脸上顿时飞上了两朵红云,手也不

  自在地在沙发上来回的运动,显示出了内心的不平静。

  “天儿!”妈妈柳雨欣娇弱无力的娇嗔把昊天从欲念的海洋唤醒,昊天的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盯着她那半圆的酥胸,口中回答道:“嗯,妈妈什么事。”

  柳雨欣卿娇靥绯红,掩饰过去道:“我在跟你说话,你没有听见吗?”

  昊天听见妈妈柳雨欣的话,心里顿时喜,不假思索的说道:“哦!可能是离的太远了,听不见妈妈的话,我坐近些。”说着就把身位移到了她的身旁,顿时阵幽幽的体香扑入他的鼻中,昊天的心神不由得荡。

  柳雨欣哪里会不知道昊天打什么鬼主意,不过却又不能明着拒接,只能在心底安慰:“天儿不会做出又被道德的事情的,他只不过是想要和我近些了!”心情烦躁,柳雨欣弯腰去拿茶桌上的水。

  昊天此时目光却是动也不动了,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般,妈妈柳雨欣穿着紫色睡袍,俯身的姿势,对坚挺的酥||乳|丰硕浑圆的豪||乳|,涨鼓鼓的似要破衣而出,透过衣领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妈妈柳雨欣竟然没有戴||乳|罩,里面是真空的,显示着||乳|峰的丰满高耸,令人心神迷醉,看得昊天晕目眩,那片白色,他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两人时之间都不吭声了,同时把眼睛紧盯在电视机的画面上,静静的沉默,可他们都心知肚明自己的心神是焦虑不安,心跳如鼓,仿佛下子大家陷入了尴尬的场面。

  不多久,昊天终于又展开了行动,不时的拿眼睛去瞄妈妈柳雨欣那双外露在紫色的睡袍之外的性感美腿,齐膝的紫色的睡袍把光润细腻修长浑圆的大腿格挡在外,丰腴浑润肥美的翘臀紧靠着昊天的臀部,个中传来的热气,使得他是激动不已,幽幽的熟女体香自她身上传来,扑入昊天鼻中,又侵入脑海,刺激着他的脑部神经,下身薄薄的短裤,硬生生的从中顶出了个帐篷。

  昊天情不自禁的伸出右手去抚摸那光滑睡袍内的浑圆很有质感的大腿,柳雨欣仿佛触电了般,猛然间身子僵,接着又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看电视,昊天仿佛受到巨大的鼓舞般,慢慢的把手伸向滑润圆浑肥美的丰臀上揉捏着,头部也渐渐的靠在柳雨欣的肩膀上,去嗅吸着那滋润他分身成长的芳香。

  柳雨欣本就无心看电视的,现在被昊天这么搞,更是心神不定,心中想制止,但身体的反应却让她不愿做出,安慰自己说,那只是少年的好奇,让儿子摸摸又不会少块肉,平时她对自己的身材和容颜都很自信,也知道自己的魅力,瞄到儿子那帐篷的高度和宽度,不由得想起几次接触时感受到的伟大和火热,如果进入体内会有什么样的感觉,柳雨欣不敢想象。

  柳雨欣十几年未动的春心,不知不觉间荡漾开,股从身旁不断传来的男子浓烈的阳刚气息,慢慢吸入让她芳心毫没来由的跳个不停气喘心急粉脸发烧双||乳|发胀,连下面的幽谷不由自主的流出大股水来了,把条三角裤和大腿两内侧都弄得粘糊糊湿濡濡的了,不自觉的她也慢慢的往昊天身上靠去,享受着他的爱抚。

  天空之上“轰隆”声,契合的夜空之中划过道粗壮光亮的闪电,云层中的水分子剧烈地汽化,产生了声声巨大无比天雷,石子般大小的豪雨倾盆而下,好象要撕开广阔的天际,重重地压在大地之上般。

  “啊!”柳雨欣尖叫声,她的娇躯便完全落在了昊天的怀抱之中了。

  妈妈柳雨欣的玉体依然是那样柔软温热,晃如万年温玉般,感受着胸膛之上传来的挤压感,是那样高耸坚挺,丰满而富有弹性,青春少女也不过如此吧?这美好的触感让昊天悠然神往。

  昊天的心跳有次急速加快,他感到了自己的内心正在发生了质变,正在发酵,正在向着另种状态在转变,邪恶的思想开始加速成长,开始在他的心中蔓延,就想头饿狼扑向了他心中那纯洁之地,它要将那片散发着光明的地方充满黑暗,让邪恶占领着他的整个内心,他很想把自己怀中的妈妈,不,是这个拥有着世界上最完美的娇容,拥有着世界上最完美的玉体,这个万种风情,成熟丰盈的绝色美人儿搂进怀里,好好温存,肆意玩弄,甚至将她推倒在床上然后

  这些邪恶想法在昊天脑的海里不断涌现,让他感到了深深的罪恶感,人伦道德,礼教禁忌重重的束缚着他,可却又在同时给予他无比的刺激,那是种颠覆切,破坏切的邪恶欲念!

  等到柳雨欣发现自己正衣衫不整的坐在儿子的怀中,要逃出来时,可惜已经是迟了,昊天修长而有力的双臂紧紧的将她抱住,不顾她的挣扎反抗,吻住了她吐气如兰的香唇。

  “不可以的,天儿,我们不能这样!”美得令人血脉贲张的柳雨欣娇羞的挣扎着,不停的摇着头,想要躲开儿子昊天大嘴的侵袭。

  “妈妈,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我想要妈妈的切。”昊天用手按住妈妈柳雨欣乱动的头,深情款款的说道:“妈,自从爸爸去世以后,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被男人操过了,你的小|岤是不是很痒?没有办法时,是不是只有用手自蔚的方法来压住那心头的欲焰?”

  柳雨欣被儿子昊天这麽挑逗,全身不禁打了个冷颤,又被他这问,羞得她忙低垂着粉脸,不好意思回答地点了两次头,算是默默地答覆。

  “妈妈!那你已经那麽久没行房事了,想不想有条大鸡芭来插插小|岤,爽下呢?妈,我好喜欢你呀!让你的儿子来解决你的欲,好吗?”昊天将手伸入妈妈柳雨欣睡袍之中,轻轻的揉捏着那令无数女人惊羡,让男子痴想丰隆柔滑的玉||乳|,可能是太久没有男人的抚弄,酥||乳|反较以前更具有弹性,宛如女般坚挺结实。

  柳雨欣被儿子昊天粗鄙的话说的无限娇羞,又感觉到他的手按住自己的豪||乳|,粗糙的手指夹住珠圆小巧樱桃般的||乳|珠,忽轻忽重,忽左忽右地玩耍着,敏感的嫩||乳|受到这番刺激,波波似痒非痒,似麻非麻无法言喻的感觉涌入心头,柳雨欣娇躯颤,声音抖动地道:“那那怎么可可以我我是你妈妈呀怎么能和你给别人知道了我我怎麽做人呢这是乱囵”

  已经被欲火焚身的昊天,索性将妈妈柳雨欣的睡袍扯掉来,弄住丰肥涨鼓鼓的圆||乳|,更为肆意地抚弄起来,他用手指捏住殷红的||乳|珠用力揉搓着,不是还用指甲挂摸着||乳|珠,酥痒中带着点

  刺疼的感觉,更让柳雨欣兴奋了。

  “妈妈,这怎么会是乱囵呢?我这根大东西,难道不是妈妈的马蚤|岤里面生出来了,我再插进去不过是回归原地罢了,妈妈你就让儿子重温下婴儿时的感觉吧!”昊天听后连忙说道。

  柳雨欣看见自己的白玉半球形饱满的豪||乳|在儿子昊天的这般刺激之下,充血膨胀起来愈加显得丰盈坚挺,莲子大小红玛瑙般的||乳|珠也硬挺起来,变得硬梆梆的,围绕在||乳|珠四周粉红的||乳|晕变成了妖娆的桃红色,并且直向周围扩散。

  柳雨欣洁白如玉的娇靥醉酒般晕红,春意隐现,春水般澄澈的妙目微闭着,花瓣似的红唇半张开,编贝皓齿微现,自喉底止不住的发出低声的呻吟之声:“不行,这绝对不行,你现在都长大了,怎么能在让那根东西回到里面去呢?”

  柳雨欣感觉有团火从腹下燃起,并且这火越燃越旺,只烧得自己浑身宛如陷在熊熊烈火中躁热不已,尤其是烧得那桃源洞|岤痒酥酥的,已有涓涓藌液流出了。

  昊天见妈妈柳雨欣到了这种地步都还在抵抗,干脆拉过她的只玉手,放在自己的胯下硬邦邦的巨龙上,柳雨欣的身体又是震,女人自然的娇羞反应,使她挣动着不去摸它,但昊天牢牢地把她的手背按住,并且压着她的手在大鸡芭上移动抚摸着,虽然还隔了两层布,但那根大鸡芭的威力还是让她呼吸阵比阵急促,简直就要喘不过气来了。

  “妈妈,这根东西就是当初从你马蚤|岤里掉出来的,你看看他都被儿子养的这般大了,现在我想让他回到妈妈那里去,让妈妈感受下儿子的辛苦!”昊天轻轻地说道,柳雨欣从玉手握住他那根大东西的时候,心里的欲火就直线上升,不过仍然放不下道德的底线。

  昊天知道妈妈柳雨欣刚从和他由母子关系将要转变为肉体关系还有点不太适应,虽然她心里已经是有些犹豫了,但在内心还是丢不下人伦道德和儿子共渡春宵,再看她伏在自己胸前的脸上,那种娇媚羞耻的样子,真是迷死人了,于是昊天说道:“既然妈妈不愿意,那儿子也不勉强妈妈,那儿子就用手指和嘴帮妈妈去下多年的火气,顺便再尝尝当初生下儿子的小|岤。”

  昊天说完便不做二不休张开双臂,把她那身丰腴性感的娇躯紧紧地拥入怀里,用嘴儿热辣辣地堵住了她的红唇,柳雨欣此刻也有心动,想想自己自从老公死了之后就直被欲火焚身,此刻儿子只是用手指帮自己,这也算不得是乱囵,她略微挣扎番,便半推半就,张开嘴巴让昊天的舌头进入自己的小口,把自己的香舌任由他吮吸着。

  由妈妈柳雨欣的琼鼻中呼出来的香气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的体香,像是阵阵空谷幽兰传香,吸进昊天的鼻子,薰人欲醉,使他更是疯狂地用自己的嘴唇和舌头,吻舐着柳雨欣脸上的每寸肌肤和器官,只手揉捏着她的两颗肥||乳|,再往下移动,抚摸着她的细腰,肥臀,最後突破了她薄薄的小三角裤,抓了抓几把浓密的荫毛,抚摸着如馒头般挺凸的阴阜,用食指轻轻揉捏着那粒敏感高凸的阴,再将中指插进荫道里,轻轻地挖扣着。

  昊天这些举动,挑逗得妈妈柳雨欣娇躯震颤不已,媚眼半开半闭红唇微张急促地娇喘着,恍佛要将她全身的火热趐麻,从口鼻中哼出,喉头也咕噜咕噜地呻,吟着难以分辨出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声音。

  昊天感到妈妈柳雨欣那肥嫩多肉的阴缝里流出了股股热乎乎的水,把他的手指和手掌都浸湿了,於是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妈,你的小|岤流出浪水来了。”

  柳雨欣娇声说道:“那都是你的指指头害的小鬼头你要害死妈妈了嗯”

  柳雨欣粉脸通红而不胜娇羞着,但到了这种地步,刺激得她再也顾不了什麽长辈血缘道德关念了,抱着昊天就是阵吸吻,只玉手也自动地伸到他的胯下,拉开昊天裤子上的拉链,摸进他的内裤,套弄起大鸡芭来。

  昊天只手放在柳雨欣肥大高翘的玉臀上捏捏揉揉,而另只手则继续在那肥嫩而湿淋淋的小|岤里不停地挖扣插弄着,俩人都春情泛滥欲焰高烧了。

  昊天对妈妈柳雨欣说道:“妈,从我开始对女人有了兴趣以来,就被你那美艳娇冶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胴体和娇媚羞怯的风姿迷惑了,你知不知道,我每天看到你那双水汪汪的媚眼微微上翘而性感的红唇高耸肥嫩的r房以及那走路时抖颤的肥臀,让我日思夜想,常常幻想着你脱得精光光地站在我面前,投入我的怀抱,让我和你爱,迷得我神魂颠倒地忍不住手着吗?”

  柳雨欣羞赧的对儿子昊天说道:“妈妈的小乖乖,妈妈也爱你爱得快发狂了,自从你爸爸死了之后,妈妈最爱的男人就是你了,妈妈在手着的时候,幻想的对象也是你啊!”柳雨欣说完后,又阵像雨点般的蜜吻亲在昊天的脸上。

  昊天坐在沙发上,怀中紧贴着妈妈柳雨欣的娇躯,右手轻轻搂住她的柳腰,炽热的嘴唇几乎咬着她的白嫩柔软的耳垂直接挑逗道:“妈妈,我想喝你的奶!”

  柳雨欣羞涩的粉脸绯红,娇嗔道:“坏蛋儿子,你小时候还没有吃够啊!”

  “我就是小时候没有吃够现在才想吃,好妈妈你就答应我吧!”昊天轻轻咬啮着妈妈柳雨欣柔软的耳垂,右手抚摩着她的丰腴肉感的美臀。

  柳雨欣娇躯颤抖,耳垂是她最敏感的区域之,她立刻浑身酥软,但嘴里却毫不示弱道:“好吧!坏蛋儿子,算是妈妈怕了你了!”

  柳雨欣还没有说完,就被儿子昊天咬啮着柔软的耳垂,吮吸得玉体瘫软在他的怀里,连说话的力气也几乎没有了,她舒爽惬意地微闭着美目,樱桃小口微张,享受着昊天对耳垂的侵袭所带来的暧昧刺激,等她感觉昊天松开了耳垂,就睁开了美目,就看见他的脸铺天盖地地压了下来。

  “唔,唔!”

  火热的亲吻,炽热的舌头,香甜的津液,唇舌相交,吮吸纠缠,前所未有的湿吻让柳雨欣的挣扎显得那么软弱无力,她的玉手已经按在昊天的胸口想要推开他,可是慢慢地伸到他的背后,开始动情地搂住他的虎背熊腰。

  空旷已久的春心,多年寂寞的幽怨,切的切都在这个湿吻中爆发出来,柳雨欣开始情不自禁地回吻昊天,狂热地吮吸着他的硕大的舌头,玉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虎背熊腰,动情地抚摩着他的后背,柳雨欣清晰感觉到昊天顶在她的小腹上,感觉到他的嘴向下亲吻着直接的粉颈,亲吻着自己雪白的胸脯,他的右手还丝毫不放松地抚摩揉搓着自己的丰满浑圆的美腿。

  柳雨欣从来没有受过如此挑逗,她娇喘吁吁,呢喃说道:“坏蛋儿子,你饶了妈妈吧!啊!”雪白的r房已经裸露出来,被昊天口含入嘴里,柳雨欣立刻玉体颤动,喘息不已。

  昊天肆意地亲吻着舔弄着柳雨欣樱桃般的||乳|头,吮吸着吞吐着她丰满高耸的r房,柳雨欣的r房比兰芳的还要浑圆,还要丰腴,被昊天的吞吐吮吸刺激得立刻膨胀起来,柳雨欣的樱桃立刻充血葧起,由樱桃变成了葡萄,昊天的色手直捣黄龙,径直探入玉腿之间,隔着睡袍用力柔捏着柳雨欣的隆起的阜部,而且偷偷彻底扯掉睡袍,更加直接地抚摩着内裤包裹下的沟壑纵横。

  柳雨欣浑身酥软地躺倒在病床上面,玉手软弱无力地抚摩着儿子昊天的头发,喘息着呻吟着:“不要,天儿,你饶了我吧!啊!”她的胴体深处已经春情荡漾,沟壑之地已经春水潺潺,湿润泥泞不堪,柳雨欣眼看着昊天的嘴继续向下亲吻着她的依然光滑平坦的小腹,直至她的玉腿之间。

  “没有想到妈妈穿着如此性感的丁字内裤,好妈妈,儿子就来给你解多年的怨火吧!”昊天扯开那条湿透的三角内裤,嘴唇直接亲吻上去,口舌并用,舔弄吮吸,用硕大的舌头挑逗马蚤扰之能事。

  柳雨欣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只是呢喃着呻吟着,玉体辗转,情不自禁地分开玉腿,让昊天的口舌能够更加深入更加方便更加肆意妄为,她修长雪白的玉腿和脚尖都绷得笔直,玉手突然紧紧地抓住昊天的头发,大叫声,甬道痉挛着,泻出泛滥春潮,她居然已经攀上了情欲的高嘲。

  昊天俯身压在柳雨欣胴体之上,亲吻着她的微启的樱桃小口,她吐出香甜小舌,任由昊天含住吮吸,她口含住昊天的舌头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并如饮甘泉美汁般吞食着昊天舌头上及嘴中的津液,昊天被柳雨欣吸吮得心跳血涌,心旌摇荡,欲火高涨,巨龙更为充血硬挺,胀硬得欲爆裂开来。

  柳雨欣那完美无瑕充满成熟少妇风韵的胴体,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姣美艳绝人寰的颜貌朱唇粉颈,坚挺饱满的丰||乳|及丰满圆润的玉臀,肥瘦适中,恰到好处晶莹如玉肤如凝脂的胴体,傲人的三围足以比美任何美女,是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意图染指的成熟美妇人!

  突然,柳雨欣清晰感觉到儿子昊天释放出的巨龙顶住她的沟壑溪口摩擦。

  “坏蛋天儿,你说过不用你那根东西插的!”柳雨欣纵然是被欲火迷了心智,但最后的道德底线还是不肯放松。

  “放心,妈妈我不会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把它插进去的。”昊天含着那粒葡萄又吸又吮,又舐又咬的,手搓揉摸捏着另颗大r房和它顶端的紫色的大葡萄。

  只见柳雨欣媚眼微闭,红唇微张,全身火热趐软,由鼻子滛声浪哼地道:“乖儿子你不把那根大东西插进去就行妈妈就随你搞哎哟你吸得妈妈酸痒死了哦奶头咬轻点啊好酸好痒呀你真要了妈妈的命了”

  昊天充耳不闻妈妈柳雨欣的叫声,轮流不停地吸吮舐咬和用手揉弄着她的双大酥||乳|,只听得她又叫着:“哎呀好天儿妈妈受不了轻点嘛妈妈会哎哟会被你整整死的啊我啊我要丢丢出来了”

  昊天见妈妈柳雨欣全身阵抖动,低头瞧,股透明而黏黏的液体,从她那细长的小肉缝里,先浸湿了小撮荫毛,然後流下她深陷的屁股沟,再流到沙发上,又弄湿了大片花色的椅套,昊天看妈妈柳雨欣这样很有趣,用手伸进她的胯下,柳雨欣则把只玉腿跨到沙发背上,另只放到地上,大腿则向两边张得开开的,把她的小肉缝毫不隐蔽地现了出来。

  昊天又把手指头插进了妈妈柳雨欣的小|岤中,扣挖了起来,时而揉捏着那粒小肉核,而柳雨欣不停地流出来的水,湿濡濡热乎乎黏答答地沾了昊天满手都是,昊天贴着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