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并吸吮艳媚姑姑李玉雪嘴里的香津甘液相柔滑香舌。

  “唔唔唔”美艳姑姑李玉雪已被挑逗至欲火焚身,不知人间何世了,湿润的小嘴吐出尽是销魂蚀骨的呻吟声。

  昊天很快的将手握住了李玉雪的r房上下的抚摸揉捏,而李玉雪只是感到阵晕眩与呼吸困难,但是在昊天不断挑逗的刺激下,再加上他很有技巧的爱抚,她的r房愈发膨胀坚挺起来,昊天顺着她的r房往下抚摸经过小腹来到了她的神密幽谷,顺手摸发现她的又再湿透了,蜜汁还不断地从她粉红色的小缝流出来。

  昊天抬头看见姑姑李玉雪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对雪白高耸的山峰,那巍巍颤颤的||乳|峰,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色美女和成熟美妇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两颗樱桃充血葧起好像两颗葡萄,顶边||乳|晕显出圈粉红色,双峰间道深似山谷的||乳|沟,不由心跳口渴!

  “姑姑,让侄儿吻吻你的大奶子!”在美妇李玉雪的期待中,昊天低头将舌头来到了她丰硕||乳|峰的下端,用鼻子和嘴唇轻微而快速地摩擦着雪白丰满的||乳|峰下沿,整个雪白饱满的r房因而轻微地振颤起来。

  李玉雪那圆实而挺拔的||乳|峰,从未有过地向上耸立着,||乳|晕的红色在不断扩张,而||乳|尖早已充血葧起坚硬异常,她的胸部就像座蓄势待发的火山样,随时都会因情欲而喷发,昊天再也按捺不住,口含住了艳媚姑姑的只雪||乳|,疯狂的舔拭吮吸着,手上则同时握住了另外的团美玉雪峰,尽情的搓揉抚弄起来。

  美熟姑姑李玉雪被那从敏感的胴体处传来的异样感觉弄得浑身如遭虫噬,颗心给提到了胸口,脸上无限风情,秀眉微蹙,媚眼迷离,发出声声令人销魂的嗯唔呻吟,全身娇软无力,脑中波波无法形容的酥麻快感,迅速扩散到整个,仰起头来,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再也忍不住高涨的情欲,眼神里充满了狂炽的欲焰,娇靥绋红妩媚含羞

  昊天的舌头在忙着,手也没歇息,左手握住姑姑李玉雪,饱满柔软而弹性十足的玉||乳|用力揉按着,右手则在丰满浑圆的大腿和凝脂般雪白的玲珑浮凸的胴体上四下活动,舍不得放过任何个角落,滑过丝绸般光滑的丰腴小腹,直趋芳草萋萋的桃源胜地,并且覆盖在她最圣洁柔软的阴阜上,不肯抽离半步。

  手指更在花瓣上熟练的律动着,蜜汁春水从粉红色的裂缝里涔涔涌出,沾湿了入侵的手指,昊天的中指缓缓剥开紧紧诸合在起的两片花瓣,插入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秘洞,甫插入,粗大的手指不停的继续进出李玉雪油腻腻的沟壑幽谷,食指和中指合在起,指尖微勾,轻插猛抽的在她股缝的中央忙个不休。

  “姑姑,侄儿的手指干你干的爽吗?”昊天满脸滛邪的问道。

  “舒服太爽了唔在用力点在快些”四姑姑李玉雪滛荡的回答着,同时滚圆的臀部随着昊天的手指的抽动上下的迎合着。

  “表弟,我受不了了,你快来干表姐!”下面直为昊天交的余雪终于受不了了,丰满凹凸的身子如蛇样缠上昊天,饱满的两个肉球在昊天的背后挤压着,娇艳欲滴的朱唇伏在他的耳边娇声撒娇道。

  昊天受到少妇表姐如此挑逗那里还受的了,用手拨开美艳少妇余雪的花瓣,将庞然大物夹在她的两片肥厚的蜜唇中间来回拨动,并用头在余雪的阴上轻轻磨擦,逗得她水直流,春心大动,屁股猛往后顶,口中浪叫着:“好表弟别逗我了”

  昊天用只手分开表姐余雪的蜜唇,另只手握住庞然大物,将庞然大物的头塞进美艳表姐那迷人的玉洞口,然后再用力推,他的屁股向前顶,“滋”的声,庞然大物弄进了余雪那久候的洞|岤。

  余雪立刻长呼了口气,显得很舒服很畅快,而昊天感到庞然大物在余雪紧紧的美|岤甬道包容下,更是温暖痛快。

  猛烈的挺动他的庞然大物狠狠地冲击着余雪的幽谷甬道,丝毫不留余地在力抽锸猛烈撞击,昊天抽锸得特别猛烈,每次的冲撞都会让龙头插到表姐余雪的花心,||乳|白色的春水随着“噗哧噗哧”的抽锸被从她的幽谷通道内挤出来,使得余雪的萋萋芳草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斑点。

  “啊啊好表弟我被你干死了啊啊啊”余雪丰腴滚圆的粉臀高高的翘起来,任由昊天的庞然大物次又次猛烈的冲击,两团不住摇摆的香滑玉||乳|也随着她胴体的抖动幌起来,但她没有感到任何痛苦,欲带来的快感不断的袭击着她脆弱的神经,性高嘲接踵而至,春水泻得全身都是。

  “好爽啊好表弟你真会干亲表弟顶住我的花心了”表姐余雪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她的鼻息也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粗重。

  余雪在昊天的庞然大物的抽动和磨蹭过程中,幽谷甬道壁上面感到前所未有的性爽快,她用双手搂住昊天的屁股,拼命地往自己的施压,而她自己也尽量将丰腴滚圆的靖臀向上迎合,希望下身的抽送能够加剧。

  “啪啪啪”昊天的抽送撞击加上余雪爆发出的春水声真的滛糜地令人觉得难以忍受,余雪终于尝到了销魂蚀贩的鱼水之允,禁不住沟壑幽谷里传来的阵阵酸痒酥麻的快感,鼻息咻咻,美妙的呻吟着:“啊好舒服啊好美妙啊我又要死了啊”

  余雪已全然忘了自己的妈妈还躺在自己的身边,被昊天九浅深,猛烈律动抽锸撞击,美丽绝色丰满滛荡的余雪娇羞怯怯地声声不由自主地娇啼轻哼,她把美丽的螓首埋在昊天肩上,对饱满可爱的娇挺丰满椒||乳|也紧紧贴在昊天胸前。

  那双雪白玉润纤滑修长的优美玉腿更是本能地紧紧盘在昊天身后,死死夹住他的腰,甬道深处被昊天的庞然大物制服的酸麻,让她全身发颤,大脑片空白,只知道拼着全力死死迎合着昊天。

  玩得性起,昊天干脆把美艳表姐余雪的酮体抱起来放在自己身上,看着被自己的庞然大物鞭打得娇啼婉转抵死逢迎的绝色少妇,正任由自己羞花折蕊,大块朵颐,身心充满着无比的征服快感,让他更起劲地冲刺着。

  舒畅的美妙快感让娇媚的余雪檀口不住的发出不知所以的娇吟浪哼,柳眉不时轻蹙:“求求你啊大力点喔”

  昊天瞧着表姐余雪被挑起情欲后竟然变得这般的马蚤浪,他的庞然大物更是全力地抽锸着,余雪的紧窄湿润,每下抽锸都把昊天的庞然大物夹磨得十分舒服,加上那声声的呻吟声声的求饶,更加使昊天无比兴奋。

  昊天大约抽送了百几十下,两人都已经是汗水淋漓,他轻轻放下意识迷蒙的余雪,只抬起她条玉腿,再挥动他的庞然大物狠狠抽动,不费吹灰之力就已经抵达她的花心了。

  “噗滋”动情的余雪又再度释放大量的蜜汁春水,使得两人的交合处再度发出剧烈奔腾的声音,余雪上下摇摆着头忍不住地大叫:“哦我要死了啊嗯啊”

  昊天手紧握着表姐余雪的细腰,手抬高她的条美腿,然后主动将臀部向上挺,原本已娇喘不已的穆桂莲又再度情欲:“啊好表弟喔好舒服”

  “呜呜呜呜呜呜呜不行了你太会干女人了受不了飞了唔唔唔唔要飞了啊”

  声急促的尖叫声,余雪猛的挺动那柔嫩的腰肢,狠狠的迎接着昊天狂猛的冲击,转眼间,那粉嫩的肉体顿时抽搐了起来,颤颤之间那紧窄的小|岤更是收缩了起来,仿佛收紧的紧箍咒要夹断昊天的大r棒般,然而,如此让昊天的快感更是强劲十足!

  “啊表姐,你的逼夹紧了,爽死表弟了!”昊天爽的大叫声,而进阶着,他便感受到股浓浓的热热的液体喷打在自己的头之上,顿时,昊天浑身个激灵差点就交货了,好在他的能力太强,深吸口气,便忍住了射出的冲动,而后,才满眼兴奋的看着满面潮红的表姐余雪。

  昊天激动的忍不住俯身抱着余雪那美艳的身子,而后含住她红润的双唇,在余雪唔的声中,用力的吸允了起来,美美的品位着这个水蜜桃般的熟妇,那香甜的小嘴让昊天痴迷不已,忍不住敲开她的牙关,昊天的舌头伸了进去,品味着她的小香舌,他的下身依旧没有停止,用力的抽锸着,缓冲着表姐余雪高嘲的快感!

  “唔唔”余雪迷蒙的神智却依旧痴缠的回应着昊天,这个祸害了她生的坏蛋表弟却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此刻心神极度的满足,尤其是欢爱之后的甜蜜的吻和下身那有力的抽锸填补了女人高嘲后的空虚之感!

  满足的余雪显得格外的慵懒,然而,她却明白,自己这个表弟爱方面简直变态,只怕没有男人比的上。

  片刻之间,余雪从高嘲的余韵中回过神来,她媚笑着亲了昊天口道:“表弟,我差点快活死了,你快去安慰妈妈吧!”

  昊天‘波’的声抽出还未发泄的分身,转首看到美艳的姑姑副春情荡漾的样子,他也不再耽误时间,伸手为她轻轻解下全身上下衣物。

  李玉雪全身细皮白肉,白的就像雪般晶亮,妙的是还微透着那苹果般的粉红,衬上那黑色真皮沙发,映成她全身的肌肤呈粉红色,她那坚挺的双峰,己经作着那不规则的颤动了,昊天还没说什么,她已经自己跨坐上去,面向着他,欲火如焚,媚眼如丝。

  巨大分身进入,像火般似熔岩样,滚热的烧遍李玉雪的全身,使她失去女人固有的持着,那光滑柔润的胴体,色香肉嫩那粉红的粉颊,结实而富有弹性的r房,及那丰满而娇嫩的花瓣。

  昊天握着李玉雪的手,慢慢伏到了她的身前,李玉雪慢慢地把双眼闭上,四片嘴唇紧紧地合起了,她的香舌又嫩又软,尖尖地在昊天的嘴中有韵律的滑动,昊天亦用舌头翻弄着,当他将舌儿伸入李玉雪口内,她便立刻吸吮起来,她的小舌是那样香甜,让昊天如痴如醉,渐渐地,李玉雪狂吻着他的舌头,次比次用力,她的粉脸更是红透了,像个熟透了的苹果般。

  昊天边抽送,面又用嘴去吸吮李玉雪那||乳|头,只见她娇呼连连,脸上也露出快乐的神色,昊天渐由慢而急,由浅而深,有时候把那分身在芓宫口旋转磨擦,使李玉雪更是有忍不住的快感并颤抖。

  卖力插了百多下之后,昊天又叫李玉雪换个姿势跪着,他由背后半跪着挺着分身,往前送,‘滋’的声,分身应声而入。

  李玉雪意柔态变,摆动着臀浪,双||乳|颤抖,秋波直落昊天的心坎上,让昊天生起阵阵无法名状的快感,李玉雪美眸半闭,秀发随着螓首的摇摆而飞舞着,樱桃小嘴半张半闭,哼出了令人消魂的呻吟声:“好侄儿快点”

  又抽锸了百多下之后,两人再次变换姿势,昊天躺在沙发,李玉雪八字分开着两条白嫩的大腿,坐在昊天的大腿部,让花房尽量露且张得大大的,然后她伸出纤手,握住昊天柱擎天的分身,引到她玉液泛滥的花房口,接着用力做,只听‘噗滋’声,李玉雪将昊天的分身全跟纳入了她的花房当中。

  干柴遇到烈火,李玉雪剧烈地扭摆着自己的腰部,她的媚眼已经细眯得像条缝,细腰扭摆得更加急,那两扇肥厚的花瓣,开合张收便紧紧咬着那粗大的分身不放了,她胸前的两座玉峰,也随着她的身体的晃动而剧烈地摆动着,昊天忍不住伸手捉住了她们,用力地揉捏抚摸着。

  李玉雪乐得浪声浪语着,‘噗滋’‘噗滋’的分身和花房磨擦声,愈来愈紧凑,而且非常的有节奏感。李玉雪的屁股动得十分厉害,好像要将昊天的分身给含了进去,完完全全地吃进里面。

  如此套弄着,昊天也感觉十分快活,也发出了舒畅快活的声调,李玉雪连续动了刻钟之后,即叫着不行,动作也缓了下来,不像初开始那么快速,这也不奇怪,因为这种姿势女子容易达到高嘲,李玉雪在喊不行时,已不知丢了几回,所以她现在整个人娇喘嘘嘘,似乎提不起力来。

  昊天双手支住李玉雪的身体,然后就势往前倒,顺势又把她压在了身下,接着又大起大落,猛抽猛插起来,李玉雪的欲念在昊天的抽锸下,再度被挑逗了起来,呻吟声再度在室内响起。

  李玉雪现在已到达那忘我的境界了,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余雪的妈妈,忘记了她正在旁边当观众,而余雪也为自己母亲李玉雪的表现而看呆了,看着昊天和李玉雪不断地变换着交欢的体位和姿势,如此火辣的场面让她看得目不转睛。

  渐渐地,李玉雪再次到达了临界点,蓦地她紧紧地搂住了昊天,身体阵抖动,呻吟声也下子高亢了起来,昊天只觉得在花房里的分身,受到了阵抖颤,然后股热浪袭上了龙头,李玉雪高嘲之后,屁股也暂时停止了扭摆,只是嗯哼着,她似乎是在静静的享受着,享受着高嘲的美感与舒畅。

  接下来的时间,三人把欢乐的场所转移到李玉雪的房内,看到她慢慢蹲下,直到昊天那根柱擎天的粗大分身前端透红的龙头,紧紧的抵在她的花房花瓣的中央处,然后她深吸了口气,慢慢的坐下来。

  看着自己的龙头慢慢的挤开了李玉雪的幼嫩花瓣,随着她屈腿坐下的动作,慢慢的被她的花房给吞进去了,昊天感觉到自己的分身进入了个十分熟悉的温软湿润的地方,李玉雪的主动,让昊天有种异样的快感,昊天感觉到李玉雪的花房仍如女般紧密。

  李玉雪皱着眉头,轻声的呻吟道:“侄儿好长好粗好烫”

  旁羞笑着观战的余雪,娇嗔道:“妈,你是不是很不舒服。”

  昊天看着夹紧了双腿,扭动着小翘臀余雪,笑着说:“我看你才不舒服,过来,表弟帮你弄下。”

  “好啊!”余雪双眼放光的说道。

  昊天笑着伸手将余雪拉了过来,让她跨腿站到自己的头上,不知不觉间,李玉雪已在疯狂的挺动起来,还夹带着不停的浪叫声,昊天也没有闲着,边用舌头在余雪的光洁无暇的花瓣上画圆圈或侵入她花房中挑逗,边将分身狠狠的往上顶着,配合着李玉雪的顶挺。同时手也没有闲着,握住她们的r房,用力的搓揉着。

  余雪才觉得两腿之间那敏感的所在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时,她立即就感觉到两片温热的东西紧贴在她的花瓣上,然后条又湿又热的东西悄悄的钻进了她的花瓣中间的肉缝中,侵入了她的花房内,慢慢的转动挑拈,而且那两片温热的东西也传来了阵的吸力,让她也忍不住的开始呻吟起来。

  前所未有的母女同欢和强烈快感已经完全的掳获了李玉雪和余雪母女俩全部的身心,次又次的沉浸在欢爱的快感中无法自拔。

  母女骑士的轮番上阵缱绻缠绵,潮起潮落,也不知道翻滚欢好了多少次,终于是把胯下昊天这匹强悍的‘种马’给暂时的征服了,累得他全身力量的集中地连续的颤抖。

  昊天躺在中间,同时搂着两个艳光四射的美艳母女花诱人的胴体,不断爱抚着她们的雪白娇嫩的肌肤,彼此感受各自的体温和温情,良久,昊天揉捏着母女俩的激|情后而凸翘的粉红蓓蕾,笑道:“怎么样,舒服嘛。”

  经过刚才数次的巫山云雨后,母女俩好像完全抛弃了身份的束缚,乐于接受这样刺激香艳,不顾伦理道德的三人行似的。

  余雪沉醉地说道:“舒服,好舒服啊!”手不自觉的在昊天的胸膛不断的抚摸。

  李玉雪没有回答,以实际行动说明切,献上鲜艳欲滴的朱唇,昊天不客气地吻住了她红艳欲滴的小嘴,肆意的品尝她的甜美,李玉雪先是本能的回应,然后热烈的迎合,在到激烈的纠缠,直吻到她快喘不过气来,昊天才依依不舍离开她那已经被他吻红的小嘴。

  第318章与岳母梁惠茹的暧昧

  刚从四姑姑李玉雪的别墅离开,昊天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却是美女警花陈彤的电话,昊天按下了接听键,然后问道:“彤彤,有什么事吗?”

  听到昊天的声音,电话那头的陈彤却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昊天那个你现在在哪里我家里人想见你”

  “额!”昊天顿时愣,然后他笑着调笑道:“想不到这么快就见家长了呀!”

  “你还笑得出来,我都愁死了。”电话那头的陈彤听见昊天的调笑,顿时阵埋怨。

  昊天连忙认错道:“彤彤,我错了,放心好了,不就是见个家长吗,想来我这么优秀的女婿,你父母定会满意的。”说着他就把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告诉了陈彤。

  听到昊天的话,陈彤娇嗔道:“谁说要嫁给你了,你今天可要给我表现好点,现在我马上开车过来接你。”说完就挂了电话。

  过了会儿,只见辆车停在昊天的面前,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个绝色丽人,顿时让昊天阵惊艳,这人正是脱下了警服的陈彤,只见她身穿件露背的天蓝色连衣裙,勾勒出高耸的酥||乳|,纤细的腰肢,裸露出白皙浑圆的玉腿,浑身上下都那么时尚优雅,洋溢着迷人的少妇风情,勾勒出曼妙美好的身材,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尤其是双白皙修长的玉腿,小腿结实圆润,大腿丰润浑圆,令人心动旌摇,看不出来这个美女警花脱下制服也有如此美艳动人的风韵。

  陈彤看见昊天副呆愣的模样,心里阵高兴,要知道今天为了陪昊天起去见自己的妈妈,她可费心打扮了番,看见昊天还没有转醒过来,陈彤连忙娇嗔道:“你这个呆子,看什么,还不上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