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肉欲世界中,李雅丽果然是绝妙的可人,同时昊天也找到了难得的爱方式,随着不停地捣弄她的后|岤,由呻吟声判断她大概已丢了二次,昊天将手指送入李雅丽的荫道与小嘴中,将她不停流出的水与唾液涂满她的全身,甚至将透明肉色吊带丝袜与床单给完全地溽湿。

  “啊不要啊饶了人家吧唔唔不要啊啊人家受不了了啊!”李雅丽边向前爬,试图逃出昊天的射击,可她的双膝每挪出两下,昊天就握着她的双胯拖回来,反而更刺激了她的欲。

  如此几次,成熟美妇李雅丽无力地趴伏在床上,高高昂起她粉嫩的圆臀,柔若无骨地承受着昊天的又波攻击,昊天的大巨龙扑哧扑哧插进拔出,在李雅丽的菊花里寻求着至高的快感,美丽的少妇微张着小嘴,满脸的娇媚,秀气的眉毛哀怨中透着丝兴奋,已经呈现半昏迷状态了。

  李雅丽跪在床上,而昊天则跪在她臀瓣后面,双手紧紧握住她苗条的腰肢,李雅丽的两片臀瓣被昊天蹂躏得块青块红,腰肢上渗出的汗液因扭动将他的手心涂得湿湿的,几乎把持不住李雅丽光滑圆润的臀瓣。

  昊天将李雅丽的娇躯翻转过来面对自己躺下,扯过两只修长的美腿挂在直接肩头,身子微微下压,握住性感的玉足,吻着柔嫩的脚掌,腰部再次发力,在李雅丽娇笑声中缓慢抽送,持续着抽锸她的菊蕾。

  “姑姑,原来,你的菊花会出水啊,真没想到。”昊天叫道。

  “是呀,姑姑的菊花是最敏感的,姑姑愿意让你玩,你想什么时候,姑姑就什么时候陪你玩,你想怎么,姑姑就陪你怎么!”李雅丽娇喘吁吁,呻吟呢喃道,“人家以后就是你的禁脔!”

  昊天保住李雅丽雪白浑圆的臀尖,大力杀入进去,猛烈而狂野地抽送起来,引起她声情不自禁的呻吟,这呻吟声听在昊天耳中,就变成了凯旋的号角,赞扬勇士们攻破了个个顽固的堡垒。

  两人浸滛在欢愉的海洋中,跟随浪涛高低起伏,春波荡漾,让潮水带到天涯海角,远离尘世,活在有单独两人的伊甸园里,此刻两人已渐入佳景,轮势如破竹的抽锸,把他们双双推向高嘲的五体投地的情欲巅峰,昊天火山爆发样,剧烈地抖动,滚烫的岩浆烫得李雅丽胴体痉挛着欲仙欲死,播种在少妇的花心深处。

  高嘲过后两人紧紧拥抱在起,睡了过去,翌日早晨,吃过李雅丽亲手做的早饭,昊天还记得要去医院找五姑姑李艳芳,因此依依不舍地吻别李雅丽。

  第330章公车上挑逗美妇

  从二姑姑李雅丽的家里出来,昊天就上了直接开往医院的公交车,由于此时正是上班时间,公交车上人来人往,很不热闹,昊天好不容易才挤上了公交车,看着如此拥挤的车辆,昊天心想是不是自己应该买辆车了。

  公交车上不少美女白领,其中个尤其惹眼,只见她白晰的脸庞透着晕红,饱含着少妇特有的妩媚,双眼彷彿弯着汪秋水,嘴角总是有种淡淡的微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米六多的身高,批着齐肩烫卷了得的秀发,凸凹的身体曲线和饱满的胸部玲珑剔透,丰满的r房挺立在薄薄的衣裙下,随着呼吸微微地颤动,隐约凸显著胸罩的形状。

  浑圆的美臀向上翘起个优美的弧线,紧紧的绷出了内裤的线条,依然平坦的小腹和丰腴的美臀,充满着花信少妇的韵味,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修长白皙的玉腿,勾勒出饱满的曲线,给人的感觉真是既丰腴白嫩又匀称性感,修长浑圆的大腿间,隐约可见短裙下白色内裤绷得鼓鼓的阜部,让男人看见有种心慌的诱惑,双白色的高跟凉鞋怕不有四寸来高,这所有的切,莫不充满成熟女性的媚惑。

  突然间,昊天发现那位美女眉头轻皱,柔嫩的唇角撇泛着怒气,他转头看,原来是个样貌猥琐的中年男人贴在了这个娇媚白领少妇的身后使坏。

  昊天眼光敏锐,清楚地看到那个猥琐男人的手正抚在少妇的丰腴健美的臀部,随着公车的摇晃揉动着,少妇不敢叫出声,转头四顾想换个位置,可是人潮拥挤寸步难移,昊天看到她深邃动人的眼神中射出愤怒的目光,突然表情惊悸,张口欲叫又强自忍住。

  昊天立即看向猥琐男人,只见猥琐男人的魔手已经撩起了少妇的粉红色的薄纱裙摆,探入她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中间,看到猥琐男人微眯着小眼似在品味着无上的美食,昊天内心莫名其妙的起了强烈的妒意。

  少妇摇转着臀部,想避开猥琐男人的魔手,可是猥琐男人在她那双美腿中间的手已经向上往她胯间禁地摸去,少妇惊的夹紧大腿,又立刻松开,大概是夹紧大腿的同时也夹紧了猥琐男人的手,岂不是又给她多了份享受?

  昊天看着时不知所措的少妇,猥琐男人似乎吃定了少妇的无奈,在公车摇晃中竟然垫起脚尖将裤裆内胀鼓的家伙顶住了少妇的美臀,猥琐男人将家伙紧贴少妇丰美的股沟中,下身不停的前后耸动,丑态毕露。

  少妇气愤的摇摆臀部想摆脱猥琐男人的紧迫撞击,反而使她更加的亢奋,竟然将两手由下方伸入少妇的裙内抱住她的大腿,下身鼓胀的庞然大物贴紧着少妇股沟加速挺动,少妇咬牙切齿,表情憎厌,但昊天也依稀看到少妇深邃神秘的大眼中,透出丝亢奋的神采,好像被顶得有点动情。

  这时公车到站了,紧贴在昊天面前那位臃肿肥胖的女人总算随着下车的人潮离去,他松了口气,在另批上班族上车时,少妇赶紧转身摆脱了猥琐男人,向昊天这边挤过来,猥琐男人不死心跟着她也往这边挤,昊天微侧身将他挡住,冷冷地看着他,挑衅性地捏得手指嘎巴嘎巴乱响,猥琐男人看见昊天挡在了他面前,而且看样子很不好惹,他只好愤怒地看着昊天,然后转身下了车。

  少妇似乎明白昊天有意帮她,对他微微笑表示感谢,谁想到她那曼妙美好的娇躯突然个踉跄,被相继上车的下班族顶到昊天胸口,此时上车的人更多了多,不停往前挤的人群将少妇的上半身压在昊天胸前,使得她丰满高耸的美||乳|紧贴着昊天健壮的胸部。

  当公车起步时,少妇那两团丰满柔软弹力十足的||乳|峰随着公车的摇摆在昊天胸口揉动着,肉贴肉的紧密厮磨中,昊天清晰的感觉到她加速的心跳,身子想往后移拉开点距离却又被拥挤的乘客挤了回来,行车中的摇晃她的鼻尖不小心碰到昊天的下巴,与他鼻息相闻,昊天嗅到她口中喷出的如兰香息,少妇羞涩的把头转开不敢看他,紧张娇羞使得她卷长如扇的睫毛不停的颤动,昊天则强自用意念警告自己胯下的兄弟不要葧起亵渎少妇。

  今天的昊天上身只穿着件薄薄的白衬衫,紧贴着少妇的白色的丝质上衣,使他能感觉到少妇美||乳|上的胸罩隔的两层薄薄的衣衫在自己的胸膛上揉磨着,她的樱桃在磨擦中好像已经变硬了。

  这时昊天与少妇紧贴的上身都能感受到对方肉体的温热,她羞的耳根都红了,微张的柔唇吐气如兰,热气喷得昊天脖子痒痒的,而昊天那没出息的庞然大物在薄薄的西裤中挺立了,他不敢让少妇发现他的生理变化,将下半身往后退,不敢碰触到少妇的下体。

  少妇看出昊天不是那种专门在公车上性马蚤扰的色狼,所以他俩的胸部被人潮挤得紧密相贴,虽无奈,但也接受了现实,没想到这时公车突然紧急剎车,人群惊叫声中,将少妇的下体推挤过来与昊天的下体挤压的完全贴实。

  少妇本来就高挑的身材再加上她穿了约三寸的高跟鞋,沟壑幽谷的部位恰巧与昊天的庞然大物同高,昊天坚挺的庞然大物已经顶在少妇小腹下凸起的沟壑幽谷上,两人紧贴的下半身只隔着薄薄的西裤与少妇的薄纱裙,与裸身相贴只有线之隔。

  昊天清楚的感觉到她丰腴肉体的弹性,少妇下意识的想移开两人密实相贴的下体,可是左右拥挤的人潮又将她推回来反而贴得更紧。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昊天歉然的对少妇尴尬笑。

  少妇似乎了解昊天不是存心的,无奈的转开头不敢看他,昊天的大腿传来少妇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浑圆大腿上的温热,她侧着头脸红心跳的喘气,令人亢奋的芬芳的热气喷在昊天耳朵上,使他的庞然大物更加坚挺,少妇的沟壑幽谷似乎感觉到昊天胯下庞然大物的变化,眼神中透出惊惶的哀怨。

  这时公车经过段满地坑洞的路面,又颠又晃的,使昊天已经坚硬挺立的庞然大物与少妇短裙下玉腿之间的沟壑幽谷产生剧烈的磨擦,两人下体经过密实的厮磨,少妇娇羞的眼神不由自主的透出丝对情欲的渴望。

  昊天知道她努力压抑着,可是公车这时开过无数坑洞,不停的弹跳摇晃,激发了人类最原始的本能,两人似乎不经意而有默契的随着公车摇晃的节奏,相互挺动着下体迎合着对方的需求。

  这时他们俩似乎已不在意是否失态,彼此挺动着下身紧密的厮磨着,已经动情的少妇在昊天耳边低声喘息嘤咛呻吟着,使他更加亢奋,坚硬的大龙头似乎感觉到少妇的沟壑幽谷开始发热,如此羞怯柔弱的俊俏姿态更是刺激得昊天欲火高涨,温柔地将少妇搂抱在怀里,色手按在她丰肤翘挺的美臀上面,让两个人的下身贴得更紧。

  少妇感觉到昊天下面高高搭起的帐篷隔着衣裙硬邦邦地顶在她的玉腿之间,摩擦着挤压着,色手在她丰肤滚圆的臀瓣上抚摩着揉捏着,丝麻酥酥的感觉在腰臀玉腿之间传递,禁不住“嘤”声,将头埋进昊天的怀抱里面压抑娇喘着。

  昊天更加肆无忌惮,色手探进少妇薄纱短裙里面,爱抚着她肉色丝袜包裹着的浑圆丰满的大腿,少妇感受到他的色手手法娴熟地抚摩揉搓着自己的大腿,然后放肆地按在她的蕾丝内裤上揉捏按摩着她的沟壑幽谷,甚至有意地掌握住她滚圆翘挺的臀瓣把玩着,使劲将自己平坦柔软的小腹按向他的下身帐篷碰撞着摩擦着。

  少妇被揉捏得粉面排红,娇喘吁吁,但是,她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与其被那些猪头狗脸的家伙马蚤扰,眼前这个年轻帅气的大男孩也许让她的内心更容易接受,何况他娴熟的挑逗和撩拨已经触动了少妇的心弦。

  昊天再也忍不住,伸手探入她的薄纱裙中,少妇感觉到昊天的手放上了她丰腴的臀部,没想到她穿的是两截式的肉色透明水晶丝袜,手掌可以直接触摸到她大腿根部滑腻娇嫩的肌肤,她超薄的三角内裤应该是蕾丝透明的。

  昊天的中指由少妇臀部的股沟往前探索她柔软滑嫩的沟壑幽谷,中食两指感觉到她的春水已经渗透了透明的内裤,沾在他手指上又湿又滑,昊天的手指探入她的小内裤,哇!

  好浓密的芳草,沾满了滛液,当昊天指尖触摸到少妇已经沾满春水又湿又滑柔软的沟壑幽谷时,少妇下巴忍不住靠在昊天肩头上沉重的喘着气,昊天食中二指拨开了花瓣,正要探入她温暖的嫩|岤之时,少妇身子猛然的颤抖,伸手隔着纱裙抓住昊天的手不让它蠢动。

  少妇娇喘吁吁,压抑着眼神中的情欲,低声嘤咛呢喃哀求道:“不要进去,求你了!”

  看到她如深潭般清澈的大眼中透出哀求的目光,昊天内心震,不敢造次,立即停止了进步行动,抽出在她内裤中的手指,只用手掌隔着三角裤抚摸着她的丰腴浑圆的美臀。

  少妇感激的看昊天眼,可能为了报答他的悬崖勒马,又或者想发泄压抑的情欲,她开始用力挺起湿热的沟壑幽谷紧贴住昊天坚挺的庞然大物,又有点羞涩的张开她双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浑圆修长的美腿,夹住了昊天的右腿,挺动沟壑幽谷与昊天的庞然大物用力的厮磨。

  昊天感受到少妇两条美腿肌肉的弹性,及夹磨时传来的温热,他再也忍不住,也用力挺动庞然大物与她的凸起幽谷用力磨擦,两人的下体就在拥挤的人潮中紧密的纠缠磨动着,昊天抚在少妇翘挺浑圆的美臀上的色手也用力的将她的沟壑幽谷压在他的庞然大物上,少妇突然呻吟出声,将她凸起的沟壑幽谷在昊天的庞然大物上急剧的转动顶磨,虽然隔着薄纱,昊天却能强烈的感受到她的沟壑幽谷开始发烫。

  天哪!少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公交车上和个小自己十多岁的大男孩如此亲密厮磨,更没有想到这个大男孩下体竟然如此硕大坚硬,即使隔着裤子都可以感受到他巨大的形状和钢铁般的硬度,她还是第次接触到丈夫之外的男人下体,虽然没有真正欢好,却也感觉足够暧昧刺激春情荡漾销魂夺魄,少妇似乎情不自禁地伸手抱住昊天的腰,沟壑幽谷紧抵着他的庞然大物,全身不停的颤抖甚至痉挛,昊天的庞然大物上传来阵湿热,他想少妇的高嘲来了,忍不住低头看她,她也刚好抬头,温润的柔唇与昊天的嘴唇轻碰了下,却又像触电般闪开,接着她全身软绵绵的贴在昊天身上轻轻娇声喘息着。

  昊天的再也按耐不住,股浓稠热烫的岩浆由大龙头的马眼喷出,弄得他的内裤又湿又热,少妇似乎也感受到昊天湿热的裤裆,突然像受惊的小鹿大力推开他,表情惊慌,昊天没想到她突如其来的反常举动,也吓的楞,这时公车又到站了,少妇立即随着人潮挤向车门,昊天看着她惶然的背影下了车,也立即举步随着推挤的人潮下车。

  看到少妇的背影在街头快步疾走,纤细的腰身及丰美的臀部随着她疾走的步伐款款摆动着,又长又直的秀发像波浪般起伏,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雪白浑圆线条柔美的小腿蹬着近三寸的高跟鞋,姿态优雅,摇曳生姿,看得昊天混身燥热,胯下刚发射过的庞然大物忍不住又蠢蠢欲动了。

  有点心虚的昊天鼓足了勇气跟上去,少妇似乎知道昊天定会跟来,在教育局门口回头瞥了眼,昊天假装转头注视别处,当他的视线再回到教育局大门时,少妇竟然失去了踪影,昊天看了看对街不远处的医院大门,怅然若失地摇了摇头,大步向对街走去。

  第331章办公室挑逗五姑姑

  医院李艳芳的办公室里,她正在心不在焉地喝水,其实只有她知道自己直都在等待着个人的到来,昨天晚上的经历过后,夜都在春梦里和昊天幽会亲热缱绻缠绵,早晨醒来,内衣睡衣都已经湿透了。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有的时候很复杂,有的时候又很简单,哪怕只是句话个眼神个举动都足以打动人心,尤其是女人的心。

  “五姑姑,你个女人带着孩子真是不容易啊!”昊天昨天晚上的这样简单真诚的句话,却让李艳芳路之上心潮起伏泪光盈盈,搂着小雪莹泪水连连,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不能成眠,好不容易昏昏睡去,却又和昊天在春梦里面幽会偷情,被二姐捉笑话,醒来才明白自己被这个侄儿打动了芳心,甚至说是挑动了春心。

  “五姑姑,想什么呢?”昊天突然闯了进来。

  “没有没有想什么啊!”李艳芳乍然看见昊天出现,有些心慌意乱,好像思春的少女被情郎发现了般,脸颊的羞红,美目躲闪着他火辣辣的目光,含糊其辞地呢喃道,“你不是说来检查身体吗?怎么才来啊?”

  昊天见李艳芳今天特意化妆薄施粉黛番,尤其是樱唇显得鲜艳亮泽,红润诱人,乌黑的秀发松松地盘在头上,丰满的胴体罩在白色大褂里,却依然遮掩不住曲线玲珑的曼妙身材,双修长圆润的玉腿上若有若无裹著层肉色水晶透明丝袜,足蹬银白色的拌带高跟凉鞋,丰姿绰约,端庄却又不失女性的妩媚,皮肤白皙,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这个古典式美女此时此刻却有着丝少女婉娈的羞赧,愈发显得秀美迷人,昊天不禁看得痴了,忍不住食指大动,想要侵犯她。

  世界上有两类女人,类是想强男人的女人,另类女人就是羞赧婉娈的少妇,总是种欲语还休半推半就娇羞柔美,男人见了忍不住就想要强而之而后快。

  “我大早就恨不得插翅飞过来的,又怕五姑姑厌烦我打扰你工作。”昊天欲擒故纵地笑道。

  “谁厌烦你了?”李艳芳羞赧地娇嗔道,“你有二姐那个不讲理的姑姑做后台,谁敢厌烦你啊?”

  昊天索性坐在李艳芳面前,坏笑着低声调戏道:“五姑姑害怕二姑姑吗?”

  “我为什么要害怕她呀?”李艳芳纳闷道,看见昊天满脸的坏笑,她才知道这个小坏蛋话里有话,不禁更加羞涩难为情起来,毕竟同性恋还是个人的隐私,本来就是不太光彩的事情,尤其是被侄儿发现,真是丢死人了,她慌忙转移话题,将水杯推给昊天娇嗔道,“去给五姑姑接杯水,以后少跟你那个不讲理的二姑姑学,小心她把你领到地里去了。”

  “呵呵!那我以后就跟五姑姑学好吗?”昊天恭恭敬敬地给李艳芳接杯纯净水。

  “你呀!真是的。”李艳芳听后笑着说道。

  “那我以后就跟五姑姑学习了。”昊天顺竿爬地嬉皮笑脸道,故意手心抖,纯净水不小心泼洒在了李艳芳的腿上,他还贼喊捉贼地惊叫道,“哎呀!对不起,五姑姑,都是我不小心,我给你擦擦。”说完将水杯放在办公桌上,飞快地蹲在李艳芳的腿前,伸手去擦拭她丝袜上的水珠。

  “没事的,不用了,做事毛手毛脚的,是不是我说了你二姑姑坏话,你就替她报复我啊?”李艳芳开始还娇嗔道,等到见昊天伸手去摸她的玉腿,慌忙想要躲避,却被他坚决地抓在大手之中,被他大手摸,她就忍不住娇躯轻颤,难为情地说道,“天儿,还是我自己来擦吧!”

  “好五姑姑,都是我不小心弄湿了你的丝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