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娇躯更是不住颤抖着,不时微弓纤腰,只是无论她娇躯如何剧烈颤抖抽搐,那白色丝绸吊带睡裙的两条吊带硬是不肯从身上滑落下来,令昊天完全看不到重点,眼中只有玉臂粉腿不住娇颤动作,还有宋佳含羞带怯,又似强忍又似难堪情动的娇羞媚态,看得昊天心中酥痒难当,只希望用自己来代替宋佳正不住动作的纤手,好让她再次重温旧梦。

  嘤啼娇吟声中,宋佳似已上了巅峰,房中的她阵娇尖呻吟,整个人登时从动作当中停了下来,软在床子上不住轻喘,只见她娇躯汗湿,灯光下周身仿佛绽着层艳光,眉目之间微带茫然,不似平时的清亮专注,樱唇荡着平日绝难见到的红艳,即便上了胭脂也不会这般娇美,身上的白色丝绸吊带睡裙已完全散乱,肌肤在灯光下满是酡红,这高贵美妇泄身的模样着实艳丽莫名。

  眼见房中的宋佳已泄了兴,昊天看得心花怒放,不过此时他不知道是应该进去还是怎么,虽说先前宋佳在迷糊之间叫着自己的名字,不过那是心中全给情欲占据所造成,如果现在自己进去,就显然是看见了她的秘密,这会让两人都显得很尴尬的。

  昊天本想过会在进去,但被接下来房内的画面整个钉在地上,只见宋佳美眸微闭,还带着湿润汁光的纤指竟缓缓移到唇边,丁香轻吐之处,就好像吸吮着什么甘蜜甜物般,将指尖那黏腻的光芒全吸入口中,更令人心动的是她吮吸时的神情,清纯娇羞中还带三分冶荡,还有种似是上瘾般无可自拔的痴态。

  看着宋佳的动作,昊天想不到她竟会变得如此克制不住,明明已爽过回,但在香舌轻吮过自己泌出的蜜汁之后,竟忍不住还要再来次,只见床上的宋佳轻舐纤指,时还不肯放,另手却又滑入下体,娇躯轻颤之间,那手就好像换了主人般自行动作起来,看来宋佳是空旷的太久,然后遇到自己被自己勾起的情欲,发不可收拾了,怪不得她会打电话叫自己来呢。

  看到宋佳这含羞自蔚的情景,昊天胯下r棒已是高高挺起,再也压不下去,现在见宋佳爽过次之后,又情不自禁地再来回,迥异平时高贵的模样,哪里还能耐得住?昊天猛地推门而入,那异响只惊得宋佳面无人色,想要起身反应之时,方才欲火稍解的娇慵,和现下欲火焚身的刺激,双双扯住了她的反应,宋佳才刚起身,已给昊天狠狠抱住,满涨情欲的娇躯,哪堪与他如此亲密的接触?尤其她臀腿之间再无片缕,隔着昊天裤子给他高挺的r棒滛荡地烫,娇躯登时软了,想要抗拒亦不可得。

  “昊天是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宋佳的娇躯被昊天搂得紧紧的,纤巧细致的小耳被他衔在口中,火热的舌锋时吮时舐,逗得耳根子都红了,那吊带睡裙更被他上手便扯了开去,赤裸裸地被昊天这样搂抱,宋佳哪里不知他心中所欲?

  宋佳酥软无力地在昊天怀中挣扎,却是怎么也挣不开昊天强硬的搂抱,只能娇哼轻吟,试图恢复他的神智:“哎不要你你不可以这样唔不要不可以啊不不行不可以那样”

  宋佳呻吟的声音陡地高了起来,昊天不愧是调情的高手,双手所触唇舌所及,皆是令宋佳无法抗拒的敏感所在,宋佳只觉坚挺饱满的香峰被他轻轻握,股火热的感觉已冲入体内,尤其他拇食二指轻捏,将宋佳已热涨硬的||乳|蕾擒在指间,抚摩之中酸酥更炽,更可怕的是昊天连腿都加了进来,顶在她的双腿之间,令她再闭不住玉腿,那已然潸潸的蜜泉再抑不住外涌的势头,流泻千里,羞得宋佳整个人都软瘫下来,更无力抗拒他的手段了。

  “不你啊”宋佳无力地推拒昊天的侵犯,却觉手足动作愈来愈是无力,她在昊天的手段下不住娇喘呻吟,原已满溢的情欲愈发膨胀,体内最后点理性化做言语,从她香氛轻吐的口中不断吐出,拼命苦劝着昊天:“不要啊我唔不要”

  昊天怀中抱着高贵美妇宋佳,就好似抱着团火,他再忍不住欲火的推送,轻挟着宋佳盈盈握的柳腰,手来回在她的香峰上爱抚把玩,口舌更在宋佳烧红的颊上吮舐不已,空出的那只手艰难地解着自己的衣裤,边回应着宋佳:“佳佳,你叫我来不就是为了满足你的欲望吗,现在我来了,你就给我吧。”

  听到昊天的话,宋佳脸儿红,第次见到他是在飞机之上,自己就被他挑逗得在飞机上失身于他,本来从飞机上下来后,自己就想忘了这件事,只当做是场春梦,可是自己因为再次尝到了这种味道,以至于不可自拔,每天晚上都梦见他在自己的身上驰聘,因此才会打电话叫他来酒店私会,没想到,却让他偷看到了自己自蔚的场景,此时的宋佳心里可谓是百味翻滚了。

  感觉到怀中的宋佳虽还在推拒,不过力道却愈来愈软弱,已经剥光了身子的昊天和高贵美妇宋佳裸呈相拥,完全能够感觉到她那完美无瑕凝脂软玉般娇媚胴体上头的欲火如焚,他心中大喜,知道宋佳本已稍泄的欲火又回到了身上,他边将宋佳搂得更紧了些,单手将她两边香峰来回把玩,忙得不亦乐乎,另手则轻轻托住宋佳的香腮,半强迫地将她含羞闭目的脸蛋儿转了过来,唇舌覆上,温柔而强硬地亲吻着宋佳的红唇。

  闭目娇羞的宋佳只觉得唇上股火热的压迫传来,原还闭唇不纳,可在昊天舌头火热灵巧的扫动吮啜之下,很快便将宋佳的防线彻底击溃。

  宋佳只觉樱唇被昊天破了开来,随即条舌头坚决强硬地攻入,在她香氛清郁的口中席卷扫动,没两下已勾住了自己丁香小舌,带着她同享受男女拥吻的情热难挨,仿佛光这样的侵犯,已诱出了她压制的情欲,檀口中唇舌同舞的感觉,是如此醉人,使得宋佳时之间心迷意醉,甚至忘了自己正被强吻,晕忽忽地顺着昊天的舌头,不住回哺这稚嫩热情的反应。

  昊天的吻来得愈来愈深刻愈来愈激烈,吻得宋佳晕茫茫的,几已无法自拔,这唇上深吻的感觉可真是甜蜜醉人,酥得宋佳骨子都软了三分,哪还有什么办法推拒昊天的动作,而且昊天对她的种种无礼侵犯,也愈来愈激烈了,边吻得宋佳娇喘轻哼,几乎快要呼吸不过来,边双手齐出,将她那娇挺香峰尽兴抚爱,时轻时重不疾不徐,只将这高贵美妇逗得浑身发烫,春情早已贲张难抑,全逃不过他捏弄的||乳|蕾,早硬挺得像要绽放。

  更令宋佳羞涩难当的,是昊天腿上的动作,即便已将无力反抗的宋佳压在床上,只待自己大快朵颐,昊天仍没有放松对她下半身的照顾,右膝轻曲,顶在宋佳股间,全不让她的玉腿有闭合的机会,更不时在她股间轻缓厮磨,这姿势不只令宋佳再难以掩饰股间的春水潺潺波涛汹涌,更重要的是让她时时刻刻,都感觉得到股间秘境正在男人的窥伺之下,这种心理上的侵犯,才是最能勾起宋佳体内的情欲本能,令她欲火焚身的最佳工具。

  早在第次的相遇,宋佳便以见识到了昊天高手的调情手段,不然也不会被他勾引从而失身在他胯下,现在宋佳只觉昊天的每个动作每句说话,都将她的身心拱在情欲的迷雾当中,怎么也逃不出去,她娇贵的胴体似已完全被情欲占据,点劲道也提不起来,更没法抗拒昊天的侵犯。

  即便昊天已离开了宋佳的樱唇,将口舌滑上高耸玉立的香峰,带来比大手更强烈的刺激时,宋佳的口中,也再叫不出要他停止的话了,她已拼尽全力,才能将已哽在喉间,随时都可能脱口而出那对情欲的臣服压抑下来,可顾得了上便顾不了下,被迫大开的腿间,哪还能憋得住春泉滚滚扑天盖日而出。

  听得出宋佳的抗拒已达极限,此刻的她只能勉强压抑滛声浪吟的冲动,玉腿之间已是饥渴无比,欲望驱使着昊天只想就此攻破宋佳的胴体。

  “啊不不可以你唔不要求求你啊饶了我别别再这样了哎求求你不可以啊哎呀嗯不要求求你不要吸那儿哎要要害死我了”勉强压抑情欲的渴求,却止不住降伏的声音,宋佳美目紧闭,想要开口轻咬玉手,阻止自己投降的声音,却又忍不住高声呼叫。

  而此刻的昊天,正将头埋在宋佳双腿之间,吻住了汩汩奔流的开口,正饥渴而甜蜜地吮吸着那动人的藌液,那接吻的感觉比樱唇被封时还要强烈,加上那里可是女人最敏感的地带,给男人吻上了,那强烈的滋味哪堪承受,时间宋佳通体灼烫纤腰弓起,几乎就要高嘲泄身,整个人差点就要爆炸开来。

  “好佳佳佳佳”昊天又回到了宋佳脸上,又是阵热烈的吻压了过来,无奈的宋佳只能轻启小口,任由昊天甜蜜的享用,他的口舌之间还带着她分泌的甜美,吻的感觉更加醉人。

  娇慵迷乱之间,宋佳美得差点要失神,昊天的声音掌控着她的心,“佳佳我已经忍不住了我来了”

  “你你来吧”宋佳茫茫然地应了昊天的话。

  昊天听后,顿时以肘撑床,双手齐伸,在宋佳||乳|上轻拿缓揉,逗得这怀春贵妇又是阵娇吟,光用双腿便分开了宋佳的玉腿,甚至不用手扶持,硬挺的r棒无须引导,已逆流而上,缓缓探向宋佳湿润的幽谷,那火热的刺激不住灼烫着她的玉腿,灼得宋佳愈发难以拒绝体内情欲强烈的渴望,玉腿根处竟已轻触那正寻幽探胜的r棒,享受他的火烫阳刚。

  昊天微微用力,r棒头已在宋佳幽谷湿润的勾引上探了进去,刚进去,便感受到她幽谷的狭小,他想不到眼前的美艳贵妇幽谷会如此的狭小,那感觉犹如处子般,于是刚入点便即止步,改以嘴在宋佳敏感耸挺的香峰来回吻啜舔吸,大展口舌滛技,还边哄着泪珠直流的她:“只进去点而已我会会体贴你的会慢慢来别紧张稍稍放松下等痛过之后就会爽歪歪了”

  虽说昊天没有口气深进,但他的r棒着实不小,那头处更形巨大凶恶,才只是头儿进去,已撑得宋佳痛楚难当,若非她方才已被逗得欲火如焚,幽谷之中藌液泛流,不住润着正被侵犯的部分,那濡湿令插入的动作方便许多,怕光这动作都撑不住。

  可惜宋佳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柳眉微蹙轻咬贝齿,又似痛苦又似甜蜜的模样,在昊天看来,是多么的娇美可人,昊天欣赏着宋佳似痛似快的表情,感觉她在自己怀中娇羞柔弱的颤抖,面吻着宋佳那微带冰凉却是甜蜜娇嫩的唇,面缓缓运动r棒,若不可见地慢慢开始插入,双手不知何时已转到了宋佳臀后,轻轻地控住了腰臀,不让这高贵美妇有任何逃脱的空间。

  反正已被插入了,又哪里逃得了呢?虽也感觉得到昊天双手的小动作,只是现在的宋佳也无力逃脱了,她轻咬银牙,边忍着那火辣辣的痛楚,边却也渐渐感觉到,在痛楚当中有丝奇异的感觉愈来愈清晰愈来愈强烈,那感觉与痛苦混合后变得如此奇异,她甚至没有办法去形容身上的感觉究竟如何,好像自己身子直追求的美妙感觉下就涌上了心头,顺便遍布到全身。

  昊天轻柔徐缓地在宋佳的幽谷中顶动着,强忍着放怀冲刺的冲动,从先前的进入,昊天知道宋佳很少经于此道,他边观察着宋佳娇躯的反应,边调整着插入的力道和深浅,慢慢地享用着宋佳那迷人的窄紧肉感,还有那幽谷甜蜜深刻的吸吮,那感觉是如此的甜美,光是忍着冲动,已令他心痒难搔。

  不知不觉中,昊天已经完全进入了宋佳的身子,他边轻怜蜜爱,让宋佳在痛楚中逐渐适应,边缓缓深入,等到他突到深处,连r棒底部的双丸都已贴到宋佳玉股之间时,宋佳身受的滋味也最是强烈,只是昊天的动作极其温柔,调情的动作也做得刻骨铭心,虽说痛苦仍在幽谷中徘徊不去虽说r棒在幽谷难免不适,但宋佳却已从那痛楚中恢复过来,腰臀处更若有似无地轻轻旋扭起来。

  外表虽看不出动作,但此时昊天正与宋佳最为亲密地贴合,怎么会感觉不到她的动作,他知道这高贵美妇已然情动,不由腰身微微用力,缓缓抽送旋磨,挺送之间伏下上半身,贴上了宋佳火热的脸颊,舌头灵巧地拨开她汗湿的秀发,在她敏感的耳上轻轻吮吸,宋佳被挑得情欲烧身,此刻的她哪受得住昊天这样温柔的挑逗。

  “别别这样你哎害死我了”宋佳给昊天在耳边吞吐几下,已勾得芳心酥麻。

  “佳佳你你好棒又窄又紧水又流那么多唔把我又夹又吸这么美的身子能让我占有我好快活”昊天边抽锸,边从口中发出声音。

  “别别说了都是你坏讨厌”听到宋佳这样柔弱的言语,昊天不由心怀大畅,似连r棒都又硬了半分,那被宋佳又挤又吸吮吻甜蜜的滋味,令他再也无法忍耐,昊天慢慢放开了动作,在宋佳的幽谷中恣意轻狂,将她的胴体疼爱得春泉滚滚,发不可收拾,美妙的滋味令宋佳舒服得耳目晕茫。

  无比欢快之中,宋佳也忘了形,她无力地挺动纤腰,既滛荡又娇羞地迎合昊天的抽锸,火辣辣的冲击每下插入都令她欢快无比,这般滛乐哪是她个久违春情的女人能够承受得了的,在情迷意醉之间,宋佳只觉整个人都瘫了,欢快的泄意令得她荫门尽溃,元阴畅美无比地倾泻而出。

  受到宋佳元阴的刺激,昊天忍耐许久的液火辣又热情地喷射在她幽谷深处,那强烈的快意,差点让宋佳晕厥过去,欲火时尽泄,昊天伏在宋佳身上轻轻喘着气,却点也不想从她身上起来,这高贵美妇的娇躯真是无比迷人,方才情迷意乱时,火热得像是要将身上的自己整个融化,现下已然泄身,那娇慵无力,仿佛连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的模样,更令昊天征服感狂升。

  高嘲后,宋佳娇躯贴在昊天身上,酥胸急剧地起伏,颤颤巍巍浑圆挺翘的||乳|球在昊天胸上来回摩挲,娇艳朱唇不住地张合,吐气如兰,星眸迷离,粉颊潮红,半晌才睁开美目媚眼如丝地望着昊天,玉鼻中发出满足的哼声,腻声道:“小天,你刚才真厉害。”

  昊天托起宋佳嫩滑的脸蛋,嘴凑到她圆润的耳边温柔的说道:“呵呵,我还有更厉害的呢。”

  宋佳听了娇嗔:“真拿你没有办法,小天,让我先换件衣服吧。”她拉开昊天环在她纤腰上的手,赤着白嫩小脚站到地上,昊天看着她美丽的背影,乌黑浓密的秀发沾满了汗珠,披散在她湿漉漉冰肌玉骨般光滑裸背上,白玉般的幼嫩肌肤因刚才的激|情而微微泛红。

  宋佳抬起嫩白的手臂拉过件非常漂亮的浅绿色暗花连体裙,饱满r房圆滑的弧线沉甸甸地怒放在胸前,玲珑浮凸的美妙曲线让昊天心头狂震看得神魂颠倒,她副慵懒随意的样子,雪肤滑嫩,玉鼻挺直,明亮的双眼迷蒙着湿润的雾气,娇艳的檀口发出舒服的叹息,轻轻的吐出口气,芬芳馥郁,她仰着优美的脖颈,伸出光滑洁白的玉臂把裙子举到头上。

  这个动作凸显出她白皙丰满的傲人||乳|峰,呼吸间,豪||乳|动荡有致,樱红||乳|头微微上翘,鲜红的||乳|晕美丽诱人,和饱满的酥胸呈现鲜明对比的纤纤细腰简直不堪握,玲珑分明,雪白的小腹平坦结实,滑润的背肌和丰臀分外诱人,激起昊天腔欲火,窜到宋佳身旁,从背后将她抱了个满怀,紧紧的贴住她洁白的玉背,左手握住软滑的豪||乳|,右手下探到温暖平滑的小腹,脸颊贴上她嫩滑的脸蛋,坏笑道:“别着急穿衣服嘛。”

  宋佳俏脸晕红,按住昊天的手娇嗔:“不要了,再来我受不了了,小天。”

  昊天左手拨开宋佳的手,抓住丰满坚挺的||乳|峰揉起来,弄得她柔软的||乳|肉不断变形,右手在她柔润的腰腹间抚弄,宋佳满面红晕,娇喘道:“讨厌啊都已经还毛手毛脚的啊”

  原来昊天已经吻上宋佳白嫩的脖颈,舌尖轻点颈后白皙的皮肤,嘴唇微微触过,麻痒的感觉令她浑身酥软,昊天的嘴缓缓从宋佳的颈后上移到了她的耳后,舌头舔弄几下白玉柔软的耳垂,宋佳喉间发出娇腻的声音,羞得满脸发烫。

  昊天张嘴咬住宋佳的耳垂,宋佳被逗弄的浑身酥麻,声音微带颤抖,昊天的r棒早已坚硬翘起,紧紧顶在她被嗳液濡湿的臀沟里,头顶在又已湿润的肉缝上。

  啊不要不要了宋佳娇羞的扭动圆臀,却把昊天的r棒摩擦的更坚硬,昊天把宋佳的娇躯扳过来,高耸的傲人豪||乳|映入他的眼帘,雪白丰满的||乳|峰随着呼吸在她美好的酥胸上颤巍巍的抖动,樱红的||乳|头不断颤抖。

  昊天用手指拨了下娇挺的||乳|尖,宋佳轻呼着喘了口气,媚眼如丝的看着他,樱桃朱唇斜翘,浮现出动人心弦的诱人笑意,咬着嘴唇腻声娇嗲:“坏小天,你还没有满足啊?”声音柔媚动人,直腻到昊天心里。

  “还早呢。”说完昊天低头向宋佳的唇上吻去,舌头窜进她的口中肆意翻搅。

  宋佳滑腻腻的丁香小舌吐出来让昊天吸吮,香津暗度,香舌缠绕翻卷,琼鼻轻微的翕动,发出醉人柔腻的娇哼,凤眼中射出迷离的艳光,白玉莲臂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春葱玉指轻轻刮划昊天背后脊椎。

  昊天手穿过宋佳腋下,绕过她不堪握的纤腰,两臂微用力把她抱起来吻着她,宋佳修长的美腿盘起,紧紧箍住昊天的腰,饱满酥胸贴着他,昊天挤压着她丰挺圆滑的||乳|球,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宋佳满面潮红,娇嫩胴体酸软无力偎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