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还散发着幽幽的清香。他掀开了被子,走下床来,这时个身穿白衣的女子端着碗药走了进来,昊天抬头看,只见那白衣女子的面容精致皎洁,付天生美人胚的瓜子脸的轮廓,以及似经过精工雕琢出来的挺直鼻梁,弧线优美的柔唇,微薄中不失润,但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使其眉目之间都多了丝冷艳,显得有点高不可攀的感觉,当然最令人垂涎欲滴的,是她那比般女性大得多的胸脯,丰硕饱满的||乳|峰在胸前高高的耸起,把衣服撑出了涨鼓鼓的惊人弧度,头秀发如云如织,还有白雪般的凝脂玉臂,身体玲珑浮凸,曲线呈露,令人产生抱之瞬而此生无憾之感,投足都散发着种成熟美妇高雅端庄的气质。

  她看见昊天从床上起来了,把药碗放在旁边的桌子,连忙走过来,对着昊天说道:“你受了很重的内伤,现在不适合下床行走,赶快躺回床上去,把这碗药喝了,再歇息几天,你放心吧!平时我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来,你不用担心被发现。”说完走过来扶着昊天上去,当他们俩的肌肤碰在起时,昊天可以感觉到其肌肤的润滑,鼻前拂过丝淡淡的清香,他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口,但显然这个动作被美妇发现了,美妇的脸顿时变得羞红,昊天也感到非常尴尬。为了打破这丝尴尬,昊天岔开了话题,对着美妇道:“这位姐姐,我叫昊天,今年二十岁,未婚,你能否把的芳名告知弟弟我呢?”

  那美妇听了昊天的调笑,脸变得更红了,但也忘了刚才那尴尬的幕,她对着昊天说道:“还姐姐呢,我的年龄都可以做你娘了。”昊天听后对着她说道:“谁说的,我们站在起绝不像母子,更像姐弟,姐姐你还那么年轻漂亮,看也就二十多岁,绝对可以做我姐姐。”

  妇人听后显得非常高兴,那个女子不希望有人称赞她年轻漂亮,她对着昊天说道:“你这张嘴真甜,定有不少女子被你的甜言蜜语骗取了芳心吧,姐姐都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你的那些甜言蜜语对我不起任何作用,你还是留着对那些小姑娘说吧。”

  说完,她就离开了,当她走到了门口,突然转过身来对着昊天说道:“姐姐叫宁恭如,你要记住哦。”说完,她关上了门,走了出去。

  第016章秦子怡

  这几天,昊天的身体在宁恭如的照料下已经逐渐好转,他的内伤也差不多痊愈,现在已基本上能行动自如了,“你只要不运功,不做剧烈的活动,内伤就不会复发,再慢慢地休养几天,内伤也就痊愈了,到时候,不管你做什么都没有问题,”这是宁恭如对他说的话。他心中想着宁恭如的话语,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宁恭如那美丽的相貌。

  这几天,昊天和宁恭如相处下来,才发觉她简直不像个三十多岁的人,更像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外表的冷艳只是她伪装出来的保护自己的。而当每次昊天问起她的家人时,她的眼中总是浮现出悲伤的眼神,而后,什么都没说的就离开了。她住的这个地方的确像她说的那么清净,在昊天住在这里的几天,都没有在这周围看到有人经过。

  今天,昊天正在院子中晒着阳光,而宁恭如就在旁边和他起有说有笑地聊着天,阳光照射着他们的脸庞,远远望去就像对夫妻样,男的英俊,女的美丽。这时,院子的门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位姿容身段优美秀美无伦的红衣女子,昊天的眼光不由落到这个女子的俏脸上,和她秋波盈盈的俏目触,心儿阵狂跳,眼望去就感到这个女子非常的美,那掩藏不住的灵秀之气扑面迫来,教人呼吸顿止,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她的美纯出于自然的鬼斧神功,肩如刀削腰若绢束脖颈长秀柔美皮肤幼滑白明眸顾盼生妍梨涡浅笑,配以云状的发髻翠绿的簪钗,缀着明珠的武士服,脚踏着小蛮靴,天上下凡的仙女,亦不外如此。她走了进来,看见宁恭如和个男子在有说有笑感到非常吃惊:这个院子怎么会有男子呢?再说,母亲平时不是最讨厌男人吗?连父亲都很少见,而自从父亲娶了那三个小妾后,她就更加讨厌男子了,平时父亲来求见,她都不见,今天怎么会跟个男子在那里有说有笑,还笑得这么开心,这还是我记忆中的母亲吗?

  宁恭如看见那个女子走了进来,先是感到有点儿羞涩:自己平时是最讨厌男子的,怎么这几天跟他相处得这么开心,还让女儿撞见了我和他在那里有说有笑地聊天,这让我在女儿面前怎么做人啊!随后她望了望昊天:心想都是这个冤家害的,难不成自己真的喜欢上了他,可是,我已经是是有夫之妇了,虽然他对我不好,但自己也不能红杏出墙,去背叛他呀!如果这个冤家早生二十年该多好啊!那时候自己定不顾切和他要好,哎!想着这些她的眼神中出闪现了丝悲伤的神色,嘴上叹了叹气。昊天听到宁恭如的叹气,连忙问道:“姐姐为何事儿叹气,告诉弟弟,我说不定还可以给你个好的建议呢。”宁恭如听到昊天喊的姐姐,心中甜,但想起自己和他的年龄差距,并且自己又是有夫之妇了,心中不由得苦,而那红衫女子听到昊天喊自己娘为姐姐,心中感到更加吃惊。

  会儿,宁恭如的心也平静了下来,她指着红衫女子对着昊天说道:“这是我女儿秦子怡。”昊天听到宁恭如说这女子是她女儿感到很惊讶,但细看这女子的确与宁恭如长得有几分相似。哪知,秦子怡看见昊天直盯着自己看,初见他的好感顿时消失了,她朝昊天挥了挥拳头,心想:这个登徒浪子,定使用了什么花言巧语蒙骗了母亲,才让母亲对他这么好,我定要揭穿他的真面目,到时候看他还怎么好意思呆下去。随后抬着头挑衅地看了看昊天,昊天看见秦子怡望向他的眼神,顿时感到大汗,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她,但此时也不好去询问,只是心中把他当作个小孩子般,也就没有把她的行为放在心里,而秦子怡看见昊天无视她的存在,心里感到更加地愤怒了,但母亲就在旁边,他也不好发作,默默地记下了这笔账,心想以后定要跟他好好算算这笔账。宁恭如虽然看见旁边女儿的动作,但她却不去揭破,对着秦子怡说道:“这是昊天,你以后你以后就叫他天叔。”

  秦子怡听到母亲要她叫这个才认识的,不过二十多岁的男人为叔叔,顿时心里感到不乐意了,他指着昊天对秦子怡说道:“娘,这个人不过才二十岁左右,跟我年龄差不多大,我怎么能叫他叔叔呢?我不干。”说完撅着嘴,狠狠地瞪了昊天眼,把头转了过去,昊天露出了副无辜的表情,心想我招谁惹谁了,句话都没说,却让这个小丫头恨上了,他顿时感到无语。

  宁恭如对着她语严厉地说道:“子怡,昊天都称我为姐姐了,你不应该叫他叔叔,那该叫什么?秦子怡听到母亲的话就在旁边小声地嘀咕道:“他只有二十多岁,跟我年龄差不多,我怎么能叫他叔叔呢?”当她转过身来想反驳时,却看见母亲那副严肃的表情,顿时把刚想要说的话憋回了心里,但怎么说也不愿意叫昊天叔叔。

  宁恭如看见秦子怡此时的样子,想狠下心来教育下她,但平时就宠着女儿的她此时却不忍心下手,就在她不知道怎么办时?昊天走出来解了围,宁恭如这才有了台阶下,只是狠狠的瞪了她眼。秦子怡把这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对昊天的敌意更深,心想:要不是昊天,母亲定不会这样对我,而此时的昊天浑然不知他已经被秦子怡恨上了,还在那里悠闲地欣赏着风景。

  以后每隔几天,秦子怡都要跑过来趟,每次只要宁恭如不在旁边,她就会去讽刺下他,但当宁恭如回来时,他又变回了个乖乖女,这让昊天不得不感叹女人的善变。来二去,昊天和秦子怡也成了好朋友,虽然每次见面秦子怡都要讽刺他下,但昊天已经习惯了,甚至有时候见面没有听到秦子怡的讽刺,心中还会有点儿不舒服,这让昊天都认为自己有点儿贱,而宁恭如看见他们的关系变好了,心里也非常高兴。

  第017章两女归心

  这几天,秦子怡经常来,每次都要跟昊天斗斗嘴,但他们两人的关系也在逐渐变好,经过这几天的了解,昊天知道了秦子怡和宁恭如都是雪山派的人,似乎秦子怡的父亲还是雪山派的高层,但每次昊天问起她的父亲是谁时,秦子怡都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叹气就不说了,昊天知趣没有再问下去;而当昊天把自己的来历告诉她们时,她们顿时感到吃了惊,没想到直只收女子的天女派居然也有男弟子存在,这不得不说是件奇怪的事,所幸的是两人并没有因雪山派和天女派的恩怨去为难他,这让他对两人又多了份感激。昊天在每次秦子怡来的时候都会问下她雪山派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动静,而秦子怡也告诉他,最近雪山派只是加强了内部巡逻,没有什么新的动静,昊天这才安心地在这里养伤。

  又是天新的开始,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而昊天的内伤也终于痊愈了,他站在屋外想着,该离开了,我现在内伤已经好了,上回听到雪山派的人准备用卑鄙的手段对付天女派,听子怡说现在雪山派还没有什么动静,是不是他们上次发现自己的阴谋被我听到了,就暂时准备放弃,他们现在定在另想它法对付我们,我还是早点回去告诉师傅让他们做好准备吧。这时,背后庭院的门打开了,走进来个红衫美少女,昊天听就知道是秦子怡来了,他转过头来对着那个女子说道:“子怡,你来了!”秦子怡很吃惊,平时每次见面他俩都要抬杠,今天怎么对她说话的语气怎么这么温柔。她走上前去,摸了摸昊天的额头,问道:“你没有发烧吧,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昊天把她的手从自己的额头上拿了下来,对着她说道:“你这丫头,对你好点就说我发烧,我看以后谁敢娶你,要不你就嫁给我吧!”秦子怡拍了拍胸脯说道:“还好,你还正常,没有发烧。”随后他想起昊天说嫁给他的话,心中不知怎么的感到甜,脸颊变得羞红,对着他嗔怒道:“你去死吧,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宁愿终生不嫁,也不会嫁给你,哼!”昊天对着他笑了笑:“那就好,我也是说起玩的,你要是真的嫁给我,我还不敢要呢!你的性格这么刁蛮,我娶你回去就是受罪。”说完就往里面走去,而秦子怡听到昊天说她刁蛮,顿时想发怒,却发现昊天已经走了,他只好对着昊天的背影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远处,宁恭如看到他们俩的斗嘴,都习以为常了,笑了笑,又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昊天对宁恭如和秦子怡说出他要离开的想法,两人的心中顿时有种失落的感觉,虽然她们知道这天迟早回来,但没有想到这天来得这么突然,让她们的心中毫无准备。两人都感到这顿饭吃得毫无感觉,宁恭如艰难地向着昊天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走?我们也好送送你。”昊天此时也不敢看着她们俩失落的脸庞,道:“我今天晚上准备好好休息晚,明天早上早就走,你们也不用来送我了,免得徒增伤感。”说完就放下筷子离开了。而秦子怡听完昊天的话,泪水不由自主地留了下来,这时他才发现这几天跟昊天的相处下,心中不知不觉有了昊天的影子,现在已经抹不去了。宁恭如听后也感到很不好受,但她还是强忍着伤心安慰了下女儿,此时的她十分羡慕女儿,女儿跟他还有机会,而自己呢,都已经人老珠黄了,况且还是别人的妻子,有什么权利去喜欢他呢?

  晚上,三人都没有谈起离开的事,闷闷地吃完了晚饭回到了各自的房间。昊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心里感到很不平静,脑海中回想去这几天跟她们俩相处的点滴,顿时发现自己心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了他俩的身影,他想了想,既然上天让我遇见了她们,我就定要好好珍惜,她们是又怎么样,我宁愿背上所有的骂名,也要让她俩幸福,想着,打开了门,向着两人住的地方走去。

  当他走到了两人住的地方时,发现两人房间的灯都是亮着的,可他却不知道该先去哪个人的房间,就在这时旁边间房的房门突然打开了,宁恭如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抬了抬头,看见昊天就在门外,吃了惊,而昊天也看见了她的身影,两人的目光相遇,宁恭如的脸变得羞红。昊天对着宁恭如道:“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宁恭如连忙反映了过来,邀请昊天进房间坐下,随后自己关上了房门。她却不知,就在她关上房门的那刻,秦子怡的房门也打开了,她望了望母亲的房间,眼泪却不自主的流下来,这几天母亲的表现,让她知道了母亲也喜欢着昊天,开始,她有些不明白,母亲已经是有夫之妇了,怎么能喜欢上了这么个年轻人,但跟昊天相处下去,她发现昊天实在是太优秀了,对女人有很大的吸引力,而自己也逐渐喜欢上了他,这时的她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喜欢上个比他小这么多的男子,况且父亲已跟母亲分隔多年,早已没有了感情,母亲也是个女人,她也需要个肩膀来依靠,因此她原谅了母亲。现在既然既然昊天已经做出了选择,她只好在心里默默地祝愿着母亲幸福。

  房间中,昊天坐在凳子上,眼神痴迷的看着宁恭如,此时的她只穿着件睡衣,长发披散在肩头,犹如海棠出水般的美丽。宁恭如在昊天进入房间时就想到可能发生的事,在他那侵略性的目光下,脸已经变得如红苹果般,她低下了头,轻轻地向他问道:“你有什么事吗?”那声音微不可闻,要不是昊天就在旁边,她几乎听不到这个话。这时昊天站起身来,走到宁恭如的面前,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向她说道:“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我想你了。”宁恭如在昊天双手放在自己肩头时身体微微地颤抖了下,再听见昊天的话,心里顿时感到非常甜蜜,但想到自己跟他的差距,又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也喜欢他,她的心中痛,随即强忍着对着昊天说道:“昊天,我们是不可能的,你跟子怡才是对儿,你走吧,以后我就是你的长辈,你不要再对我说出这些话来,不然我会生气的,今天我就当做没有听见这番话,你现在应该去找子怡了。”说完,她感觉到自己的心都碎了。但昊天还是目光炯炯的盯着她,温柔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

  宁恭如却不敢抬头,她怕抬头就让昊天看见自己双眼的泪水。这时他却感觉到昊天用手托起了她的下巴,她看见昊天那张英俊的脸庞在自己眼中不断放大,随即张嘴吻上了她的红唇,当双唇接触的那瞬间,宁恭如全身麻木了起来,虽然被昊天亲吻着,可是她却没有丝反抗的力气,昊天饥渴的吸吮着宁恭如香喷喷柔软的下唇,舌头往她牙齿探去,又舌尖轻舔她的贝齿,两人鼻息相闻,宁恭如体会到昊天的深情是那么难以抗拒,并且她也不想抗拒。昊天先用舌头撬开了她的齿缝,舌头长驱直入,搅弄宁恭如那条香滑的舌尖,她的双唇被紧密地压着,香舌无力抗拒,只得任其舔弄。昊天的舌头先不住的缠搅着吐气如兰的宁恭如的香舌,然后猛然将唾涎送进她檀口内,宁恭如毫无办法的将昊天的唾液咕咚下吞进了肚子。宁恭如这个时候,浑身上下渗透着少妇的高贵成熟艳丽,每寸肌肤皆散播着诱人的少妇气息,而且昊天身上那致命的气息和自己对他的爱恋,将宁恭如已经敞开的心完全放开了,昊天如此疯狂露骨挑逗欲的拥吻几乎让她要晕眩,宁恭如迷朦着双媚眸,神态无比撩人美艳。

  正当杨昊天还想进步的时候,宁恭如羞涩的推开昊天,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襟,对着他说道:“不要了,下次我再给你,好吗?现在你应该去子怡那边,她听见你今天中午的话,肯定很伤心,她对你的爱不比我少,你应该去找她说清楚,说不定那丫头现在还生着闷气呢!我现在都被你这样了,不会跑的,放心好了”昊天听到宁恭如的话,非常高兴,这就表示她同意她们起共侍夫,现在只要能够说通秦子怡就行了,想道这,昊天的心顿时变得火热,他恨不得马上就到秦子怡那里去,但他还是吻了吻宁恭如的额头,对她说道:“我定会让你们幸福的。”说完就出了门向着秦子怡的房间走去,在他走了后,宁恭如摸了摸昊天刚才亲吻的地方,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这时昊天走到了秦子怡的房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会儿门开了,里面走出来个美丽少女,她穿着身白色睡衣,把她那魔鬼般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她的脸也非常完美,唯美中不足的是此时的她双眼红肿,好像哭过样,秦子怡对着他没好气的说道:“有什么事吗?没事我睡了。”昊天笑了笑:“这门前太冷了,你还穿的这么少,我们进去说。”随即他走进了房间,而秦子怡只能无赖的摇了摇头,也跟着走了进去。她看见昊天正悠闲的坐在凳子上,对着他说道:“你现在已经进来了,有什么事可以说了吧。”昊天突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秦子怡面前,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秦子怡先是惊,随后大声对着昊天说道:“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快点放开我,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昊天听后,仍然死死地搂住她,对她说道:“子怡,我喜欢你,除非你答应跟我在起,否则我绝不放开你。”秦子怡听到昊天的话语,心中甜,顿时想答应他,但她想起刚才看见昊天走进自己母亲房间的情景,就对他说道:“我不能答应你,你放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