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然会如此的变态,想想自己即将要展现出来的羞人情景时,只觉得眼前阵发暗,四肢发软,差点就支撑不住倒在地上,这才真正领略到对方的变态手段远远超过了自己所能想像到的羞人景象,落到这个变态男人手里,长期接受他那极端变态手段的调教,自己以后能不能回复本性只怕也难以预料了,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悲惨啊

  想归想,但还是必须按照这个男人说的去做,反正自己以后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唯的情人也用最卑劣的手段出卖了自己,自己以后还能指望什么呢,自己的这副身体也早已被玷污,此身更是已非己所有,倒不如抛开切烦恼,只享受情欲的乐趣,过得日算日,还管他那许多作甚。再退万步来说,自己与司徒浩然勾搭本来就是耻辱的事情,昊天无论在哪方面都要比司徒浩然强上百倍,自己做他的女人,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失身给司徒浩然已经是不贞洁,再多个司徒青云,并不会多增加层羞耻!

  个人的堕落是瞬间的想法形成的,现在刘玉芬更是加上身不由己而自暴自弃。

  心里想通了,也就抛开了无谓的羞耻心,边转首过去向昊天发出献媚的荡笑,边撅起雪白的r房,并且把双腿分开来跪著,把自己都完全暴露了出来,就这样边扭著r房边望著凌峰,口中更不由自主的发出滛荡的娇吟声向前爬行

  昊天也被眼前这副美景惊得有些发呆,他想不到刘玉芬这么快就真的转变成了这么个滛荡的小滛妇了。

  虽然是自己强逼着她这么做的,但事情能如此的顺利快捷的发展到这步,到也令他微感意外,不过,反正这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自己现在可以更加肆意的玩弄这个美丽的熟女了。

  刘玉芬以这种极其滛荡的姿态爬完了两圈以后,来到了昊天的身下,水汪汪的媚眼直盯著他似在等候下个指令。

  昊天满意的伸出手在刘玉芬的头上轻抚著,口中说道:“不错,实在是不错,想不到你作为滛妇的潜质如此之好,倒省了我许多时间,现在,把r房伸上来,我要看看你的性,我想大概是很湿了吧,嘿嘿。”

  要在平时,刘玉芬肯定是受不了他如此的滛语,而此时的刘玉芬,听了脸上除了微泛红潮,口中发出滛荡的轻吟之外,竟没有丝毫的抗拒,乖乖的转过身来,把赤裸的r房高高撅起,把自己完全奉献了出来。

  眼前这副滛靡的美景令昊天更加的硬挺。

  光是以滛妇形态走了两圈就能达到如此的效果,昊天不由对刘玉芬的潜质又有了进步的认识,边伸手在刘玉芬火热湿润上抚摸,边口中更是不由称赞起来,说道:“你真好,好敏感,好诱人啊,你不当滛妇才是你最大的损失,现在我把你的潜质开发了出来,你现在也很高兴吧,嘿嘿。”

  刘玉芬的在昊天的挑逗下流出更多。

  此时听昊天之语也不答话,只把r房摇了摇,口中不断发出滛荡的娇吟,显示出内心的渴望。

  昊天见了更是喜笑颜开,用双手抓住刘玉芬两片用力扒开,让湿淋淋的张得更开。

  然后,头低,张嘴整个吻了上去。

  “哦”刘玉芬发出声长吟,更是用力向后挺,以迎接昊天,整个身体在昊天大力的吸吮下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就这样用持续的动作疯狂,刘玉芬的叫声也逐渐高昂了起来,直到在她声极其响亮的尖叫声中,才浑身颤抖著整个身子软趴在地上。

  抓著刘玉芬又把这最后汹涌的滛液完全吸吮下去,昊天这才抬起头来。此时的他大半个脸都被“潮水”打湿,嘴中呼呼喘著粗气,满脸涨红,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望著高嘲后软倒在地犹在微微抽搐著的刘玉芬,昊天发出得意的微笑,因为不但彻底收服了这个女人,而且此女竟是个难得见的绝顶尤物,想来今后自己的快乐将会更甚,不但有利于计划的继续进行,自己还可以有更加美妙的享受。

  “啪”得声,昊天在刘玉芬光裸的r房上用力拍了下,发出清脆的声响,口中滛笑著说道:“好了,别再偷懒了,你享受了,我还没有呢,快起来,坐上来。”

  刘玉芬有些慵懒地从地上爬起,看到昊天坐在椅子上,下身的高高耸立,正蓄势待发,等待著自己。

  此时的她,高嘲的余韵仍未消散,身体仍处在亢奋中,充满情欲的双美目紧盯在昊天挺立的上,移步上前,跨在昊天的下身上,手扶著昊天的肩,手伸到下面抓住火热引领著抵在了自己的上。

  “哦”刘玉芬此时虽是情欲迸发,但也产生出了丝的犹豫。

  昊天催道:“还不快点,还在磨蹭什么。”

  刘玉芬此时苦著脸道:“你的太大了,我怕自己这几天下不了床,所以我我还要适应下。”

  昊天立刻滛笑道:“嘿嘿,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嘿嘿,这次会没事的,你只管进去。我教你御女双修”

  刘玉芬深吸口气,微微下沉,强忍著不适与痛楚,当入了三分之二后,刘玉芬就觉得再也放不下剩余,只觉得就快要被戳穿撑裂了,细细的汗珠也早已爬满了额头。

  昊天无视怀中美人的痛苦模样,边用手在刘玉芬的娇躯上不停揉捏,边继续催促道:“快点进去啊,就只剩点了哦,加油啊,我相信你能做到的,继续加油。”

  刘玉芬痛苦地摇著头,哀求著道:“不行,实在是不行,你的那个太大太长了,我好辛苦,也好痛苦,已经顶到头了,实在是不能再继续插进去了,饶了我吧。”

  昊天听了怒道:“胡扯,什么就顶到头了,我都没感觉到,快进去。”

  刘玉芬张美脸此时痛苦的扭曲著,额头上的汗珠也更加多了起来,闻听昊天训斥,心中有些畏惧,不由得咬紧牙,双手紧抓在昊天的肩上,眼睛闭,猛得向下坐到底。

  “啊”

  刘玉芬声惨叫,只觉得真的把给戳穿了,同时被撑开到极限的感觉更加的痛苦,身体僵得直直的,动也不敢动。

  昊天美的直冒白眼,那紧窒的程度那直可把人融化掉的热力,有如置身云端的舒适感,令昊天也是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过了会,昊天才找回了感觉,见怀中美人仍是副疼痛难当的痛苦模样,心中得意万分,手伸到刘玉芬的身上轻轻地搔著,以缓解她紧张的神经,边痛快地说道:“哦,三娘,真的不错啊,不但有身细皮嫩肉,最重要的是这也是极品,我好喜欢啊,继续努力啊,争取把我伺候的更好,知道吗,哈哈。”

  刘玉芬好不容易才舒缓了过来,虽仍是十分痛苦,但已比刚开始轻了很多,闻言强作欢颜,说道:“你的那个真太厉害了,我差点就承受不了,真是女人的克星。”

  说到后来不由把娇躯靠到昊天的怀中,心中直觉得那份被征服的感觉愈发的强烈。

  昊天闻言大笑道:“这时才知道我真正的厉害了吧,尝过我味道的女人我都有信心让她以后离不开我的,哈哈。”

  说著,不由向前顶了下。

  “噢”

  刘玉芬秀眉紧皱,贝齿紧咬著樱唇,副不堪痛苦的样子,昊天滛笑道:“怎么,还不行吗,我可要忍不住了啊,你不动我就动了啊。”

  刘玉芬闻言吓得连忙按住昊天双肩,口中求道:“不要,求你了,还是由我来吧,我会好好伺候主人的。”

  说著话,试著缓缓起落,虽仍是有些疼痛,但已没有先前那般的巨痛难忍了,再过会,才苦尽甘来,已逐渐适应,并且在不断的摩擦中,快感也逐渐增大,自樱唇中发出滛浪的娇吟。

  昊天见怀中的美人逐渐马蚤浪了起来,并且主动讨好喊自己为主人,心中更加得意,双手抱住刘玉芬,也跟著挺动了起来。

  两人不断交合,刘玉芬的潮水也早已把两人打湿,在摩擦中发出滛靡的声响,而这些更加刺激了两人的情欲,动作也逐步增大。

  刘玉芬爽叫连连,四肢紧紧缠绕在昊天身上,仰著粉脸,闭起美目,只顾在那里享受世间上最美的欢娱。

  昊天边动着,边在房中不断走动,最后来到床边,这才搂著刘玉芬起滚落在床上,这下,两人更加如鱼得水,两人纠缠在起不断蠕动,而抛却顾忌的两人更是摆出各种姿势想著法的进行猛烈的交欢,被汗水打湿的两人身上,把床单都浸透了。

  到最后刻来临时,刘玉芬正全身趴伏在床上,让趴在她身上的昊天从后面猛烈的攻击。

  喔,昊天在最后几下如闪电般挺动之后,爆发出最后的吼叫,倒在刘玉芬的身上浑身颤抖。

  不知经历了多少次高嘲。

  此时已处在失神边缘的刘玉芬,只觉得压在身上男人的身体重,在自己体内深处的立刻射出道道炙热的液体,不断击打在自己的花心上,烫得自己再次登上了极乐境界,尖叫著达到了又次的高嘲。

  至此,两人之间有史以来最猛烈的次交合才算完成,房中突然间静了下来,只剩下仍重叠在起的两人那剧烈的喘息声逐渐地从重到轻

  第073章素素春意

  对于三娘刘玉芬终成功被自己驯服收作自己的奴,昊天感到非常的满意,这段时间的心情更是出奇的好,因为司徒浩然已经被抓了起来。

  昊天让张婉君和周月娥作证,然后又给司徒浩然多扣了顶罪名,意图强和威逼刘玉芬,想借用刘玉芬来谋害自己和司徒轩,并篡夺司徒世家家主之位。司徒轩得知这个消失之后,大骂司徒浩然三声畜生,便将他打入司徒世家的大牢。

  刘玉芬很感激昊天,因为他没有自己与司徒浩然勾搭成起谋反的事实说出来,反而力为她开拖,把她与司徒浩然的同流合污说成了司徒浩然对她的企图强加威逼,这不但保全她惨遭沦为阶下囚的命运,还保住了她的清白。要知道如果将她与司徒浩然勾搭苟且事公布出来,她不但晚节不保,而且还会被扫地出门,甚至是赐死。就凭这点来说,昊天对刘玉芬简直就是再生父母。

  自此之后,刘玉芬对昊天是死心塌地,言听计从。自从被昊天把她奴的潜质完全开发出来之后,昊天惊奇的发现刘玉芬的情欲就像个无底洞,总是感到欲求不满,要不是自己的是降伏她这种带有极端强盛情欲女人的唯利器,只怕自己还真难以彻底完全地征服她,不过现在这个女人自从被自己完全征服之后,也对自己死心塌地起来,完全变成了只自己最忠实的滛妇。

  司徒浩然的两个妻子张婉君和周月娥虽然跟司徒浩然是同犯,但因为知错就改,表现良好,并没有太多的处罚,只是被司徒轩勒令二人从此不许离开司徒世家后花园步,其实这就是软禁。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其实这是家庭风波除了极少的几个人知晓,外边根本没有知道。司徒轩下达了封口令,只是对外宣称司徒浩然身患重病。

  为出于安全考虑,司徒浩然被关在最不为人所知的密室,而张婉君和周月娥也是被限制自由的,不过她们则好多了,在昊天的争取之下,她们二人被软禁在司徒世家。而且就在距离听雨轩不远的金凤阁,由刘玉芬看管。为什么不是端木凤仪呢?其实这里面也有二娘张素素的忧虑,她生怕端木凤仪对张婉君两人不友好,虐待她们。毕竟张婉君两人是司徒浩然的妻子,而司徒浩然要谋害昊天。张素素担心端木凤仪爱子心切,迁怒于张婉君她们就不好了。再怎么说,张婉君也是她的侄女,而且这事端由自己儿子手造成,张婉君和周月娥只是无辜被牵连罢了。因此,给刘玉芬看管张婉君和周月娥,是得到张素素支持的,而端木凤仪在这种小事上也不可能去反对。

  端木凤仪同意刘玉芬看管两女,这倒是方便了昊天。这天傍晚,昊天喂饱了宋玉瑶和春琴四女后,偷闲跑出来,在庄内闲逛。不巧看见刘玉芬正在忙著处理庄中的大小事务,见到昊天来时,双媚眼立刻变的水汪汪的,昊天看就知道这个女人自从被自己调教后,更加容易情动。

  原本还是很休闲悠哉的昊天,突然就欲念丛生。此时他甚至可以想像到这个女人不但眼睛水汪汪的,就连下面只怕也开始湿润了,嘿嘿,不愧是自己调教的结果。

  刘玉芬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去金凤阁,不多时她也打发了下人回金凤阁相会。

  金凤阁之内,已经是片滛靡,昊天来到金凤阁早已等不及的拥抱着张婉君周月娥大被同眠。张婉君的熟美,周月娥的妩媚,昊天将刘玉芬刚才撩拨起来的欲火全部发泄在二女的玉体之上。缱绻缠绵,巫山云雨,喘息呻吟。

  张婉君洁白如玉的娇容由于刚洗了澡而变得红润迷人,容光明艳。她婀娜多姿的身姿上下柔肌滑肤晶莹如玉毫无瑕疵,欺霜塞雪凝脂般滑腻的酥胸上傲挺的对豪||乳|结实饱满洁白,玉腰纤细,粉臀圆润而丰挺,双玉腿匀称而修长,两只大腿之间毫无点空隙,紧紧的合并在起,张婉君那完美无瑕充满成熟少妇风韵的胴体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姣美艳绝人寰的颜貌朱唇粉颈,坚挺饱满的丰||乳|及丰满圆润的玉臀,肥瘦适中,恰到好处晶莹如玉肤如凝脂的胴体,傲人的三围足以比美任何美女,是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意图染指的成熟美妇人。

  而在床边另外端,是丝不挂的周月娥,细而直的秀气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妩媚动人的大眼睛平增不少贤淑温柔,也更加突出她的大家闺秀贤淑动人。娇翘的小瑶鼻秀气挺直,鲜艳欲滴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勾勒出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小嘴儿,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桃腮,秀美至极。望着周月娥美丽贤淑的脸庞,昊天忍不住吻上她的红唇,周月娥羞涩的闭上眼睛,默默的接受他的热吻。

  二女虽然已经被昊天调教时间不少,但是战斗力还是很般,不出片刻便倒在旁软弱无力的瘫在床上。

  昊天需要强烈,所向披靡,二女经过早期极度的痛苦过后,种从未经历过的刺激快感慢慢的滋生出来,并且逐渐扩散到她们的躯体和四肢。张婉君原本雪白晶莹的胴体上已逐渐呈现出种成熟诱人的酡红,象是吸引着别人前来采摘般,使她的身体越发的显得动人心魄。就连她婉转的呻吟声,逐渐也变得如同享受,而不是受难了。她的脑海中已经是空白片了,没有了恐惧,没有了愤恨,也没有了羞耻。感官的本能刺激终于战胜了理智,尽管这种刺激是强加在张婉君她身上的,张婉君她已经沉入了无边无际的欲望之海中。

  昊天怒吼着冲向张婉君,股接股无比畅美的快感纷涌向张婉君的四肢百骸。她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春意盎然,美眸眯着,红唇启张急促地喘息,放浪不拘地浅呻底吟不已,樱唇启张之际,阵阵香馥馥如幽似兰的馨香自她芳口和琼鼻呼出,喷在脸上痒酥酥的,热乎乎的,且直沁心扉,让人意乱神迷,加之看见周月娥千娇百媚令人沉醉的娇羞之态。

  刘玉芬进来的时候,正巧就看到了他们三人翻腾滚爬,进进出出,起起伏伏,上上下下,快快慢慢,喘息吁吁,呻吟不已,张婉君周月娥二女更是次又次地被昊天送上情欲的高峰。

  先前还脸威风指挥下人的女人。此时进到内室,就立刻双膝跪地,垂首向床上的呕吐恭声道:“玉芬恭迎主人。”

  昊天满意笑,抬手道:“来得正好,婉君她们已经缴械投降了。上床来,让我看看今天有没有想我。”

  刘玉芬柔顺地轻应了声。

  然后,仍保持跪姿,双手支地,就这样爬了过去,到了昊天身前,掉转身体。

  然后,把长裙翻起,再褪下长裤和衬裤,最后把雪白粉嫩的r房暴露了出来。

  此时脸泛红潮,上身伏地,赤裸的r房高高撅起,更把双股分的大开,立刻,把女人的所有整个呈现在昊天的眼前。

  昊天静静的注视著眼前美女的动作,直到此刻才发出滛笑,满意点头赞许道:“好,小滛妇今天想主人了,主人我很高兴。”

  听到昊天的赞许,刘玉芬把红晕的粉脸回转,满脸娇媚的呢声道:“玉芬想念主人是应该的,玉芬心里只想主人个,只为主人而湿润。”

  看到刚才还威风八面,对众人指手划脚的女人。此时却像滛妇般撅著光r房,暴露出女人最羞耻任由自己玩弄,不是对自己完全屈服还能是什么,昊天心中不由得更是欣慰。

  当然这些都是他昊天“辛苦”调教的结果,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教,刘玉芬已完全抛开了羞耻心和自尊,对他的调教惟命是从,并且在调教中更能让她得到更大的满足,现在的她已完全融入到她自己所扮演的滛妇角色中了。

  昊天闻言大喜,连声赞道:“好,好,说得好,哈哈。”

  刘玉芬见昊天夸赞,也心喜不已,说道:“都是主人调教有方,贱妾以后还要多听从主人的教诲,切唯主人之命是从呢。”

  昊天见刘玉芬脸的娇媚讨好之色,心中也自大定,手伸到刘玉芬仍旧赤裸的r房上面轻轻摩挲著道:“呵呵,说的好,这里还疼吗,这几天主人刚才下手是重了点!只要你听话,主人还是会继续疼爱你的,知道吗?”

  红肿的r房被抚摩还是有些痛,但刘玉芬强忍住没有形诸于色,此时她闻言连忙媚笑著点头称是。昊天阵得意,浑身舒爽正把那美女的脸紧紧按在自己的下身,像是要把更加得深入,又像是防止美女受不住如此的冲击而逃脱似的

  三女在昊天如此强度的进攻下已经昏了过去,昊天把刘玉芬和张婉君周月娥左右上搂在怀中,躺在满是横流的大床上面。望着大战后到处遗留斑斑战迹的战场,昊天不禁甜甜地笑了起来,抱着三女睡了过去。

  昊天这几天要么在金凤阁与刘玉芬三女混在起,要么就跑到娘亲端木凤仪的玉凤阁去,偶尔离开司徒家去外面和莫星雅几女起,反正是雨露均沾,这让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