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速袭击中,终于双双再次达到了高嘲,泄得不省人事。

  第097章大被同眠

  晚上的母女同床终于让花雪薇完全忘记了莫天云,完全放弃了羞涩,心中只有昊天,第二天起床后,昊天就把花雪薇母女俩送去了司徒府,由于华夏学院管理不是很严,不需要每天都要去上课,而莫星雅由于才经历了丧父之痛,所以她需要些时间平息痛苦,因此她并没有急着去学院,而是决定在司徒府呆上几天。

  而昊天在把花雪薇母女俩送到司徒府后,看着家里的这些大大小小的美女,昊天忍不住滛性大发,把她们叫到了个房间准备来个大被同眠,诸女本来先是不同意白日宣滛的,但是在昊天的哀求之下,最后还是作为大姐的端木凤仪首先做了个典范,她慢慢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那绝美的玉体便展露在昊天和诸女的眼前。她的腰身纤细狭长,富有韧性,线条极其优美诱人,皮肤白腻如玉,柔嫩光滑,微微起伏的脊椎和光滑圆润的曲线透露着女性特有的柔和美。她的臀部圆润丰满,双腿浑圆结实,修长优美。整个人在阳光的辉映下充满了无与伦比的美感!

  端木凤仪以个优美的姿势站立着,充满了女性成熟,柔美,优雅,迷人的风情,充分展示了女性的美感。

  端木凤仪缓缓地转过娇躯,玉体毫无保留地面对着昊天和诸女,骄傲地向他们展示着自已的绝世玉体,秀眸射出无尽的深情,牢牢地凝视着昊天。

  在窗外投射出的阳光下,端木凤仪裸露的玉肤透露着丝绒般的光晕,散发着诱人的光圈。

  她的r房圆润滑腻,饱满坚挺,色泽晶莹,细腻如脂,不住颤巍巍地抖动着,诱人之极。双腿圆润匀称修长,紧紧地并拢着。她浑身上下的肌肤雪白细嫩,散发着层温玉似的光泽。她成熟的躯体丰润撩人,性感之极!

  她傲然。

  因为她的绝世美丽。

  她是万花从中的抹艳红,无比的艳丽,同时无比的诱人。

  所有女子都惊讶于端木凤仪大胆的举动,她的直爽率真,她的无拘无惧,都是那样的令人称道。她的举动,感染了现场的每个女人,昊天的所有在场的女人,当然,昊天也不是吃素的。

  昊天痴痴地瞧着端木凤仪那动人的玉体,浑身上下被种难以言语的情欲包裹着。

  端木凤仪感受着昊天那火热的眼神,娇躯慢慢地抖颤起来,浑身上下泛起了层淡淡的红晕,雪腻的玉体上像是持抹了层淡淡的胭脂,妩媚动人至极点!

  昊天深吸了口气,心里想着,有这样的妻子真好,不假思索地脱去身上的衣服,露出健美笔挺的躯体,他的躯体充满了力和美,宛若尊完美的雕塑。浑身上下的肌肉扎实完美有力,似乎隐藏着惊人的力量。特别是他的胸大肌和背阔肌,还有腹中的三角肌,更是坟起扎实,闪闪发亮,令人印象深刻。

  他的双腿笔直修长,全身上下的皮肤闪闪发光,浑身上下透射着无与伦比的魅力。

  现场诸女都与昊天有过爱的经历,自然也见识过他那完美的强壮的身体。但此时看来,昊天还是那样的迷人。

  相互的吸引,他们就像磁铁般吸引着对方。

  端木凤仪痴痴地瞧着昊天那完美的身体,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她脸泛桃花,眼中流露出颠倒迷醉的神情。

  昊天嘻嘻的看着旁的诸女,道:“你们难道只是看热闹的吗?都给我上来”

  诸女低垂着头,宋玉瑶莫星雅司徒欣欣司徒晴儿张云儿她们开始响应站出来

  昊天迈着有力的步伐走到端木凤仪的身后,伸出强有力的胳膊箍住端木凤仪那柔软的腰肢,端木凤仪娇躯剧颤,软软地倒在昊天的怀里,道:“凤仪,你想让我如何干你?”

  端木凤仪娇笑的道:“相公,是我们姐妹干你!”

  “还敢嘴硬,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这帮滛妇寡妇怨妇少妇”

  昊天顿时狠狠地吻在端木凤仪的脖颈上,她脖颈上的肌肤是那么的柔软娇嫩,不断散发着优雅的香味,令昊天心魂皆醉。

  昊天的嘴唇慢慢地往上移,最后吻在端木凤仪那晶莹的小耳朵上,不断地啜吸她那浑圆娇嫩的耳珠。同时他的右手移到端木凤仪的胸前,在她那柔软坚挺的淑||乳|上大力揉捏着,触手滑腻柔软,阵坚挺结实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肉感传来,令人血脉贲张。

  抹醉人的晕红逐渐蔓衍到端木凤仪那美艳动人的绝色娇靥上,她神情娇羞,粉脸羞红万分,秀靥上丽色娇晕。她的脸颊火热艳红,身体不住地颤抖着,口中不断发出勾人心魄的呻吟声。她的呼息越来越急促,如兰的气息更是让人闻之欲醉,她秀丽清雅的绝色娇靥越来越红,就连娇嫩晶莹的柔小耳垂也是片绯红。

  昊天也越来越兴奋,再也忍不住,猛地把拦腰抱起端木凤仪,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端木凤仪玉颊晕红,星眸半闭,小口微张,不住地喘息着,她那如云的秀发有些散乱地披在肩上,在烛光的辉映下,衬着她那晕红的秀脸,媚骨天生的绝世玉体,直有说不尽的妩媚动人。

  昊天心中股火在雄雄燃烧着,将端木凤仪按到在旁的桌面上,向着她那动人的玉体狠狠的进入。

  “嗯”

  随着端木凤仪声放荡的呻吟,场荒滛忌惮的盛宴开始了。

  在片娇莺莺,浪盈盈的娇呼呻吟中,整个房间成了春色的海洋

  这些天姿绝色的美人,在端木凤仪的带领下也全部放开了,顿时房间成了欢愉的世界

  当诸女全部趴倒的时候,只有昊天还在矗立着,挺着他的雄伟,傲视着胯下征服的娇艳美女们,而这时已经到了第二天清晨。

  昊天全场扫视遍,心中无比的自豪,这个时候,房间的们被打开,个侍女探出头来,当她看见昊天傲然的站立扫视房间内瘫软在床上的女人时,个震惊。突然这个侍女发现昊天的眼光注视着自己,急忙的跪倒道:“家主,奴婢是想问下是否要准备早餐”

  “你叫什么名字?”昊天问道。

  “回家主,奴婢兰馨。”这个侍女维维诺诺的回答说道。

  昊天道:“兰馨?你过来!”

  “啊?这”

  兰馨突闻叫声,说话犹豫之间,已经走到了昊天的面前,毕竟在司徒府,昊天这个家主有绝对的权威,他的话没有谁敢不从。

  兰馨脸上羞涩无限,更是显得秀色可餐,昊天心头动,手伸,将兰馨搂入怀中。

  “家主,我”兰馨有些惊慌。

  “兰馨,想要你,你怕什么呢?”

  昊天不由分说,吻住了兰馨的樱桃小嘴。

  兰馨稍作挣扎,就瘫软在昊天的怀里,由他予取予求,的确,作为名侍女,她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

  尽管兰馨只是个侍女,但是这些侍女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因此虽然不能说个个都是绝色美人,但也是百里挑的美女。此刻的她就像是出落地像朵水仙花,美丽极了,尤其身段凹凸分明,曲线玲珑,惹的昊天欲火高升,情不住禁在她香唇上狂吻着。

  “嗯”兰馨在昊天的攻击下,只能娇哼着。

  “嗯,不错,非常棒!”

  昊天再度狂吻着她,同时右字伸入衣内,便往双峰探去,只可恼被肚兜挡住。于是改变下战法,往下移动,伸入大腿根处,没有亵裤,更加方便昊天的揉扣了。

  兰馨春心荡漾,气息短促地倒在旁的床上,满脸通红,双美目痴视着昊天,那眼神深含着渴望,幻想,焦急的混合,胸前起伏不定,双峰高低的颤动着。昊天见,更是深情激动的倒在她身上,给她个甜蜜的长吻。

  兰馨由于被昊天挑逗多时,现今热情如火,双手抱着昊天的脖子,伸出舌头来,她的火热舌头,干燥欲裂,碰到昊天的舌头,就像干草碰烈火,更是猛烈无比。俩人就这样拥抱,面热吻,面互相摸抚起来。

  “嗯家主,奴婢好难受。”兰馨边晃动身子边娇媚的说。

  “那我帮你把衣服脱掉好了!”昊天说道。

  兰馨娇羞无比地点了点头道:“家主,使不得,奴婢自己来就好!”

  “我是这个家的家主,说到要做到!”

  昊天迅速替她脱下衣裙,肚兜,赤裸裸的玉体,刹时便横陈在他眼前。洁白而透红,细腻的皮肤,无点瑕疵可寻,结实而玲珑的玉||乳|在起伏不定,均衡而有曲线的身材,滑平平的小腹,修长浑圆的大腿,更是老天的杰作。

  昊天此刻睛喷火,直射向迷人的地带。

  “家主,羞!”兰馨有气无力的说。

  昊天疯狂搂住她那曲线玲珑的娇躯,吸食着她那鲜红的||乳|头,只见兰馨略感疼痛,双手握抱住昊天的熊腰,皱着眉叫道:“啊痛,家主,慢点。”

  昊天欲火冲天,浑身火热,便拨开她的双腿,便猛然的进让她的玉门世界。

  “啊!”

  兰馨声嘶喊,宣布了自己女时代的终结。

  撕裂的疼痛让兰馨牙关紧咬,媚眸间热泪双流,全身颤抖,张口便要叫了出夹。

  昊天看,马上用嘴唇封住了她的嘴,让她哭叫不得。昊天用忙用力抱,让她动弹不得,同时轻言安慰道:“兰馨,忍耐点,这次痛后再也不会痛,而且乐趣还在后头。”

  昊天伏在她身上不动,尽情的逗她。

  不知过了多久,兰馨水如泉涌,娇喘微微,苦尽甘来的快活让她显得滛狂,同时臀部向上猛抬,配合着昊天。

  昊天见她苦尽甘来,春情如潮,媚态娇艳,似朵侮棠,更加欲火上升,紧抱娇躯,耸动着屁股,如马加鞭,如火加炭,猛的不可言语,狠得比流氓还狠,重的比千斤锤还重,深的比井还深,就这样疯狂的抽送,直插得兰馨娇喘连连,媚眼如丝,浪声不绝。

  兰馨面呻吟,面双手紧抱着昊天,脸上春情洋溢,满脸通红,吐气如丝,星眼微张,这更令昊天疯狂,不顾切猛冲。

  俩人尽情地缠绵,密切地起落扭摇着,那情景真是春色无边。

  兰馨在酥麻酸痒舒服又畅美中,浪荡的娇哼声与爱时的唧卿声,交织成片迷人的销魂曲。

  昊天使出浑身解数,只干得天昏地暗,让兰馨飘然欲仙,魂儿差点要美得出窍了。

  “啊”

  兰馨声叫喊,浑身颤抖,全身阵抽搐,终于狂潮而出。

  云散雨收,结束了场剧烈的搏斗。

  兰馨紧紧的抱着昊天,昊天轻轻的亲吻着她的娇体,两人相视而笑,兰馨那份温存体贴,把昊天服侍的通体舒服。

  喘息已完,兰馨纵体入怀,四唇相对,吻在起

  昊天把兰馨放倒在床上休息,自己这个时候才穿起衣服迈出这个香艳的房间。

  昊天出了司徒府,来到了街上走着,紫禁城的人很多,每天都是人来人往的,昊天大摇大摆的走在青石路上,东看看,西瞅瞅,由于他已经换回了原来的面貌,所以不用担心这些百姓把自己当做司徒青云样憎恨他,昊天正走着,突然个人影从后面跑过来,紧接着昊天挂在腰间的钱袋就被她抢走了,本来凭昊天的武功不可能让这个人抢走钱袋的,但是当时的昊天并没有想到在这紫禁城还有敢抢劫的人,因此也就没啥防范,个疏忽就被她得逞了。

  昊天看见自己的钱袋被抢了,想也不想,连忙追了过去,可惜这小偷非常熟悉紫禁城的道路,因此昊天有几次都差点儿追到了她,但都被她给逃掉了,昊天对这小偷越来越感兴趣了,也就继续的追着她,终于在个小巷子里面抓住了她。

  “给给你,不要不要打我。”那小偷被昊天抓住后,连忙双手奉上钱袋,清脆的声音中有着颤动与害怕,看着他身的单薄,瘦骨如材,此刻向昊天递来那钱袋,有着万分的惊慌,这分明就是个小女孩,脸的污垢都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天未曾清洗过,看上去实在可怜。

  昊天并没有接过钱袋,而是反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抢我的钱呢?”

  那小女孩看了看昊天,发现她并没有恶意,于是轻轻地说道:“我叫青青,我抢你的钱是为了帮我母亲治病。”

  昊天听小女孩的话,顿时感到有些心酸,他把钱袋拿给了青青,然后对她说道:“青青,这钱你拿着,给你母亲治病,我们起到你家,我也略通点儿医术,看下能不能帮助你母亲。”

  青青听到昊天的话,她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昊天跟着青青左转右拐来到了间非常破旧的屋子,他轻轻的推开了门,屋内只有少许的光线,而陈旧的木板床上,躺起了个人影,身体的纤弱几乎是不堪握,这是个病人,苍白的脸上带着深切的痛苦悲色,似乎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她开心的事了。

  “娘亲,我回来了,我回来了”青青走过去对着妇人说道,那妇人看着青青露出了慈爱的笑容,昊天看着这个笑容,心中有些心酸,更有些羡慕。妇人又望向青青身后的昊天,连忙向青青问道:“青青,这位大哥哥是谁呀?”

  青青看了看昊天,说道:“这位大哥哥说他懂医术,可以帮你治病,还拿钱给我。”说着她从怀中掏出那个钱袋,妇人看见那个钱袋,又看见昊天那和善的样子,连忙想挣扎起来谢谢昊天。

  见到妇人如此,昊天走了过来扶住了她,说道:“大姐,不用客气,我是看到青青如此孝顺,才顺便出手帮忙的,你要谢的话就谢谢你自己有这么个孝顺的女儿,你先躺下吧!我帮你看看病。”妇人听后也不再挣扎,连忙躺了下来。

  昊天的手搭在了妇人的手上,然后放出了丝内力,深入妇人的体内查看,查大吃惊,这女子几乎全身都是阴寒之气,这阴寒之气已经深入骨髓了,使得她没有几天好活了。妇人看见昊天的表情,她笑了笑,显然她也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于是对着昊天说道:“公子,我知道自己没有几天好活了,可是我现在唯放不下的就是青青,我希望公子在我死后,能够收留青青,哪怕做个婢女也行。”

  昊天听了点了点头,说道:“大姐,放心好了,你不会死了,我定能够治好你的,现在我们先另外找个住处,这里不适合养病。”妇女听到昊天这么说也就放心了,她点了点头,看到妇女点头,昊天则慢慢地抱起了她把她放在自己的背上走了出去,青青也跟着走了出去。

  第098章薛凝儿

  昊天把这个妇人和青青带到了上次给莫星雅她们买的那所院子里面,由于莫星雅她们都已经搬进了司徒府,因此这所院子空了下来,直没有人住,昊天就把这母女俩暂时安置在了这里,由于妇女生病并不能照顾自己,而青青又太小了,所以昊天出门找来了几个大妈来服侍她们,顺便给她们买了几套衣服。

  当妇女俩看见昊天领着几个大妈提着包衣服走了进来,她们心里感动极了,自己只与昊天是萍水相逢,可是他却对自己母女俩这么好,此时的母女俩即使是为昊天去死也心甘情愿,妇女挣扎着带着青青要给他跪下,昊天见状连忙制止了她的动作,然后吩咐这几个大妈把母女俩待下去梳洗了番,而他自己又出去了。

  当昊天带着个老大夫回到别院的时候,母女俩已经梳洗好了,昊天看顿时有股惊艳的感觉。只见妇女精致皎洁的面容,副天生美人胚的瓜子脸的轮廓,以及似经过精工雕琢出来的挺直鼻梁,如樱桃般,小小的,弧线优美的柔唇,微薄中不失润,头秀发如云如织,还有白雪般的凝脂玉臂,身体虽然由于生病显得非常瘦弱,但是那对玉||乳|且并没有因此缩水,依旧是高挺着,与那副美丽的面孔配合着,简直就是个绝色美妇。

  而青青显然也继承了她母亲的美丽,瓜子脸柳叶眉双凤目琼鼻性感的双唇,但是由于长期营养不良,胸部和臀部还没有怎么发育非常均匀,但昊天相信只要能够让她补充上营养,她定能够长成个美少女,昊天想不到自己顺手救回来的这两个女人居然是这样的美丽,看来自己是救到宝了。

  妇女看见昊天如此盯着自己,羞涩地低下了头,她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恩公,你看什么?”昊天听后连忙反应了过来,他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问道:“大姐,在下昊天,还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

  “恩公,说哪里话,妾身薛凝儿承蒙恩公搭救我们母女俩,我感激不尽。”妇人薛凝儿说道。

  “那我以后就叫你凝儿姐,你就叫我天弟吧!”昊天说道,不待薛凝儿反对,然后叫来了那个老医生,让他给薛凝儿看病。

  薛凝儿感动地留下了眼泪,她心中发誓来世定当牛做马报答昊天。然后那个老大夫帮薛凝儿诊了诊脉,过了会儿,只见他放下了手,昊天连忙走过来问道:“大夫,怎么样了?”

  那大夫叹了叹气说道:“夫人是寒毒入体,已经病入膏肓了,此时已是药石无灵,我看公子你还是准备好后事吧!”说完他叹了叹气就收拾东西离开了。

  薛凝儿也早就猜到是这样的结果了,她对着昊天说道:“恩公”看到昊天瞪来的眼神,她只好改了改口说道:“天弟,我知道我没有几日好活了,我只希望在我死后你能够帮我照顾下青青,这样我死也瞑目了。”

  昊天连忙走了过来,对着她说道:“凝儿姐,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死的。”说着昊天不理薛凝儿的话语又出了门,去找了几个大夫,可是最后都是个结果,昊天心有些不甘,如此伟大的母亲怎么能这么轻易的离开了人世,这对昊天这个从小没见过母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