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天的说话,她真实的知道了,旁边还有人,那人就是自己的女儿青青,可是又能怎么样呢,昊天既然都已经这么做了,他也是想让自己和女儿完全放开,想着想着,薛凝儿感觉到体内潜藏在禁忌快感让她疯狂起来。

  随着薛凝儿的滛声,昊天的庞然大物在小|岤里面带来的紧缩和吮吸,他知道薛凝儿又达到了高嘲,春潮泛滥,春水流淌。

  昊天放下了已经瘫倒在床上的薛凝儿,转身搂住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他身边的青青。

  “不要这样,不要啊。”

  由于先前只是观战,现在亲自轮到自己,而且还当着母亲薛凝儿的面,青青无力地挣扎着娇喘着,她的挣扎只是出于本能的羞涩,先前见到了母亲薛凝儿的滛荡,她的身心也完全的放开了,但是她的心中还是有点羞涩,毕竟旁边还有自己母亲在看着。

  “你母亲凝儿都已经跟我做了,你还怕什么呢?”

  昊天快速的脱掉了青青的衣服,将她推倒在大床的另边,他从上到下又从下往上的审视着青青丰满匀称的身体,眼光里充满了饥渴和挑逗。看着||乳|凸臀翘的青青,昊天再也忍不住了,只手按在她柔软的臀部,他的手指似乎不经意的滑到双臀间掩藏的深幽秘谷时,青青发出了嘤咛声,昊天从身后贴住了她的娇躯,低头吻在了她莹白的脖子上,青青细腻的肌肤使昊天留下个又个湿润的唇印。

  “我们都成了夫君的女人了,你也就顺了他吧。”

  薛凝儿白天看昊天的样子,就知道女儿青青已经成为了昊天的女人,现在昊天当着女儿青青的面前与自己交欢了,不管是为了面子还是什么,薛凝儿都要将青青拉下水来,薛凝儿见到女儿青青有点不配合昊天的行动,知道是她羞涩,所以才这么说道。

  “你母亲都发话了,青青你就不要再拒绝了吧。”

  听到薛凝儿的话,昊天坏笑着从侧方抱住青青,嘴巴不由分说的压在她薄薄的双唇上,舌头撬开了她的小嘴,舔着她洁白整齐的皓齿。昊天紧紧的拥吻着青青,嘴上和胸部的挤迫几乎没令她窒息过去。青青娇躯不堪刺激地强烈抖颤,不片晌嘴唇变得灼热柔软,顾不上母亲薛凝儿在旁边看着,不由自主地伸出玉手楼上昊天脖子,沉醉在他的热吻里。

  昊天抱紧青青的双手不由自主的在她腰腹间揉捏抚摩,不几时,青青的娇躯开始火热,玉颜娇红,银牙微咬,樱唇中无意识的吐出几声娇呤。

  这更助长了昊天的欲望,他双手开始不安分的上移,渐渐的捂上了青青娇嫩坚挺的酥胸,同时双唇从她的光洁的额头开始渐次而下,经过她的双眼鼻尖双颊路吻到她的酥胸,虽然隔了层罗衫,但昊天仍然能感觉到那对玉峰的惊人的突起和弹跳力,不由得又揉又捏,更欲敞开佳人香怀,入内寻幽探胜番。

  而怀中的青青早已经动情,放松了身体,随着昊天的热吻,身体发生了异样的变化,阵阵酥麻快感油然而生。面上渐渐泛起了醉人的红晕,不住的娇声喘喘,娇躯不停的扭动,无意识的磨擦着昊天男性的欲望。

  终于昊天的只右手再也耐不住寂寞,顺着青青娇躯爬行着,抚摸上她丝质润滑的肚兜,留恋忘返之余更两指探入肚兜内直接揉捏那含苞欲放的雪白玉峰,还有那屹立在玉峰上的樱桃,更是上下夹攻,左右逗弄,另外只左手仍紧捂她的柳腰,防止此时已不知天高地低,只懂胡乱发出呓语的青青滑下床去。

  青青呼吸仍非常急促,她俏脸酡红,媚眸半闭,樱唇微张,芬芳热气从性感的檀口呼出,胸前那雪白饱美膨胀高耸入云的玉峰正有规律地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声起伏着,昊天把视线转移到了她高耸挺拔的胸前,他是那么接近的注视着她晶莹剔透的娇嫩双||乳|,那半球型完美的形状象牙雕刻般莹白的肤色,细巧浑圆的殷红||乳|尖和微微颤抖的动人姿态,都让昊天看得心动。

  昊天再也按捺不住,口含住了青青的只雪||乳|,疯狂的舔拭吮吸着;手上则同时握住了另外的团美玉馒丘,尽情的搓揉抚弄起来轻轻分开她双雪白诱人的美腿将她搂住亲吻爱怜,青青在昊天怀里呻吟呢喃,娇喘微微轻轻颤抖。

  昊天看着青青嫩若凝脂般的粉颊上却留下两朵红霞,水汪汪的眼睛闪耀着朦胧的星光,眼角眉梢尽是诱人的春情,整个人散发着娇慵的媚态,他抬起青青的条雪白玉腿,挺进了她的身子,轻车熟路地刺入她温暖湿润的体内,亲吻着她的脸颊喃喃道:“青青,我爱死你了。”

  青青修长结实的双腿缠了上来,面在昊天耳边昵声道,“好夫君,你是最好的,我好爱你。”

  青青已全然忘了自己的母亲还躺有自己的身边,被昊天九浅深,猛烈律动抽锸撞击,美丽绝色的青青又羞红了小脸,娇羞怯怯地声声不由自主地娇啼轻哼。

  青青不敢抬起头来去看母亲薛凝儿,只有把羞红无限的美丽螓首埋在杨小天肩上,对饱满可爱的娇挺丰满椒||乳|也紧紧贴在他胸前,那双雪白玉润纤滑修长的优美玉腿更是本能地紧紧盘在他身后,死死夹住他的腰,甬道深处被昊天巨龙制服的酸麻,让青青全身发颤,大脑片空白,只知道拼着全力死死迎合着他。

  “不行了我不行了好热要死了要死了”

  随着青青的娇喊,昊天滚烫的巨龙将青青送上了情欲的颠峰,紧绷娇躯,滛液横流。

  只见青青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交媾高嘲后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副诱人的欲海春情图玉白的胴体在床单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晶莹美丽,她娇美的躯体此刻斜斜侧卧在床上,反而越发的流露出种温柔娇媚之美来。

  昊天因为还没有发泄,又动情地用胸膛紧贴住青青那对坚挺怒耸滑软无比的玉||乳|,感受着那两粒娇小早已因充血葧起而硬挺的可爱在胸前的碰触,他的嘴路往下滑,吻住粒稚嫩玉润娇小可爱的嫣红,阵柔舔轻吮,吻了左边,又吻右边,然后路下滑,直吻进青青那温热的大腿根中。

  给昊天这样娴熟刺激的撩逗玩弄,青青又羞又痒,她的娇躯在昊天滛邪的吻吮下阵阵酸软,她那双修长优美的雪白玉腿分了开来,而且羞答答地越分越开,像是希望昊天吻得更深点。

  昊天直将青青吻吮挑逗得娇哼细喘,胴体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下身玉沟全是刚刚青青高嘲流出的嗳液,白白的浓浓的,昊天这才抬起头来,吻住美眸轻掩的青青那娇哼细喘的香唇阵火热湿吻。

  青青丁香暗吐,嫩滑的玉舌热烈地与昊天缠绕翻卷,如火如荼地回应着。青青同时又感觉到昊天那根火热滚烫的硬绷绷的庞然大物又紧紧地顶在了她柔软的小腹上,但是还不敢这么快又进入自己的小|岤。

  昊天又回头仔细欣赏青青的母亲薛凝儿这个中年美妇在床上滛荡的姿态,肆无忌惮地欣赏这天香国色美妇的胴体,天仙般的脸蛋儿含羞微偏,眸子里水汪汪的,满溢着似水柔情,尤其平常整整齐齐挽髻的秀发,此刻飘飘然地洒落下来,半遮半掩着那欲语还羞的娇美脸蛋,益增艳媚;那雪白皎洁完全没有点儿缺陷的莹白肌肤,早已染上了情欲贲张的娇媚晕红;那经过高嘲散发诱人粉红的丰腴圆润的玉体,更衬出了薛凝儿娇巧纤细的美妙曲线柔若无骨的仙肌玉体;尤其最惹人注目的,是她那对微微颤动的丰满玉峰,此刻正毫无掩饰地高挺着,不但丰腴圆润,而且硕大,融入那完美的娇躯,峰顶的两颗樱桃红红地挺立着,似绽未绽欲凸未凸,彷彿正等待着异性的采摘般,紫红的葡萄在雪白光润肌肤的衬托之下,更显诱人;而薛凝儿那双丰满浑圆白皙修长的玉腿呢?双诱人长腿,正含羞带怯地轻夹着,想将玉门掩着,白里透红的肌肤,将那小丛莹然生光的乌黑冶媚地衬托出来,诱人玉腿含羞的轻夹,更教看着的人魂为之销,她是如此的巧夺天工,竟如此娇媚的令人发狂。

  昊天的色眼在欣赏完薛凝儿之后,又回到青青这边,只见青青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对雪白山峰,那巍巍颤颤的||乳|峰,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色美女和少妇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青青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如同两颗圆大葡萄,顶边||乳|晕显出圈粉红色,双峰间道深似山谷的||乳|沟,不由心跳口渴。

  昊天再也按捺不住,将薛凝儿也拉了过来,口含住了青青的只雪||乳|,疯狂的舔拭吮吸着;手上则同时握住了薛凝儿的团美玉馒丘,尽情的搓揉抚弄起来。薛凝儿原来紧闭的美目此时却在不由自主地煽动睫毛,白嫩的面颊上不知不觉就染上了两抹艳丽的桃红,显得格外的妩媚和娇艳;平静的呼吸也立刻变得喘息急促起来,丰满挺拔的双||乳|在昊天不断的揉弄下,像害羞的少女样披上了粉红的纱巾;双小巧玲珑的殷红两点,也因为强烈的刺激成熟挺立起来;娇嫩的幽谷沟壑里面,透明粘稠的嗳液更是早已源源涌出了。

  昊天更加动情地吮吸揉搓,口中动情的说道:“两位好夫人,你们好美啊。”

  “不要啊夫君我不行了啊好舒服”

  娇慵的喘息声再也忍耐不住,薛凝儿已是娇喘嘘嘘媚目流火,凝脂般的肌肤酡红娇润,挺立在胸前的对雪白玉峰巍巍颤颤,正随着她情欲难耐的呼吸起伏不定,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无比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峰顶两粒玫瑰红色的粉嫩||乳|尖,如同两颗圆大葡萄,顶边||乳|晕显出圈粉红色,更添娇媚。

  而就在这个时候,青青的双修长的玉腿,更是情不自禁地揩摩不休,似阻似放,任由幽谷之中的波涛点点溅出,愈发诱人。她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昊天毫不犹豫的把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两人的舌尖轻揉的交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

  在昊天又次爱抚调弄下,青青的雪峰在慢慢变得愈加坚挺并伴随着微微的涨热,让她的双||乳|显得更加丰满圆润之余还有嫣红夺目,她娇嫩欲滴的艳红||乳|珠也在昊天的揉捏中逐渐膨胀滚烫,微微发硬,充满了玉女情欲勃发的征兆,昊天忍不住将自己的头埋入她高耸挺立的酥胸,口鼻间盈满了清洁温馨的芳香。

  昊天压住青青,把这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丝不挂娇软雪白的赤裸玉体紧紧压在身下,双手分开她修长雪滑的优美玉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还没有发泄过的庞然大物,顶着她的小|岤朝下压:“好夫人我进来了嗯好紧好暖今天我要干死你啊”

  昊天深深地进入青青潮湿幽深的胴体内狂乱的抽动起来。

  由于母亲薛凝儿在躺在旁边,并且昊天时不时的在薛凝儿身上挑逗下,使得青青正心神迷乱中,感到那紧压着她娇软胴体的那具男性魁伟的身躯突然轻蓦地,青青鼻息膣,“啊”

  原来自己的性感胴体又被昊天破体而入,在阵阵强烈至极的刺激中,发现庞然大物已经深深地进入到她的体内,在那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刺激下,青青丰满浑圆的美貌丽人急促地娇喘呻吟,含羞无奈地娇啼婉转:“唔嗯嗯嗯唔”

  青青情难自禁地蠕动娇喘回应着,双雪白娇滑秀美修长的玉腿时而轻举时而平放,不知不觉中,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的青青那双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又盘在了昊天的腰后,并随着他的每下进入抽出而羞羞答答地紧夹轻抬。

  “啊我又来了好爽夫君干的我好爽母亲快来救我我又泄了”

  貌美如仙的青青在昊天那庞然大物的刺激下,芳心立是片晕眩思维阵空白,鲜红诱人的柔嫩樱唇声娇媚婉转的轻啼,终于爬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泄出了今天不知第几次高嘲。

  而昊天的庞然大物在青青嗳液的浇灌下,也控制不做自己,声虎吼,也达到了高嘲,庞然大物紧顶她的花心,全部岩浆精华灌入青青的花心中。

  昊天趴在青青身上慢慢的回味了下,眼睛正好对上薛凝儿,只见薛凝儿的双眼竟然盯在昊天和青青的交合处,而她的玉手不知不觉已经按在自己的小|岤上,轻轻搓弄,娇喘着,看到昊天注意了自己,好像个被发现了秘密的小孩,脸蛋片娇红。

  “凝儿,是不是又想上马了?”昊天搂着薛凝儿丰腴圆润的胴体笑问道。

  “你这个坏人”

  先前的昊天只是让薛凝儿暂时得到满足,随着昊天在旁边搞起女儿青青来,薛凝儿内心那种禁忌的刺激被完全激发了出来,在加上昊天先前给予的满足,薛凝儿此刻就好像久饥的灾民突地灌了大批粮食入腹,哪里经受得起?到现在她芓宫里头犹被那火烫的滋润灼得酥麻,眼里心中都迷乱着,迷迷茫茫之间哪里还有话可说?

  青青四肢大张,全没遮掩的力气,尤其股间滛渍片片,微黑的肌肤上头水光盈盈,半湿半干的印痕沾染得既浮荡又美丽,不只薛凝儿看得痴了,连旁边的昊天也移不开目光。

  明知昊天最喜赏玩完事之后女方酥软无力的媚态,现在的青青又是毫无自保之力,只有任他的目光巡游赏玩的份儿,薛凝儿娇羞无伦,心中却是喜中含妒,喜的自然是自己享受到其中美味,看她自己现在舒服得连话也说不出了,眉目之间透出的尽是春光,显然还沉醉在那曼妙的余韵之中。

  至于这妒嘛,就是生怕以后昊天嫌弃自己年龄大了,而更加疼爱女儿青青。

  薛凝儿先前看到昊天把女儿青青诱得春心荡漾,在她身上大逞滛威,而女儿青青也是天生媚骨,被昊天搞得神魂颠倒,什么滛言浪语都脱口而出。她明知刚才的自己在床上也是般模样,强忍着体内的需求,薛凝儿眼儿朦胧身子热烫,心中极是渴望嘴上却不好开口。

  薛凝儿想着想着,突然凑着脸儿过去,与自己的女儿青青接了个甜吻,她想看看到底女儿青青有多么的滛荡,这个吻虽然不是很深刻,却觉这女儿青青樱唇润泽,香甜处真是诱人,她不由香舌轻吐,探了进去,唇舌互相搅在起,青青虽已软的身子乏力,可动动舌头的力道可还是有的,被母亲薛凝儿这么逗,两条纤巧的小舌登时缠到了处,再也分不开来。

  “母亲你好坏怎么帮助夫君欺负我呢”

  好不容易舌头恢复了自由,青青连声音都没了力气,软绵绵地似嗔似骂,撒娇的意味却比娇嗔多了太多,她美目微雾地望着母亲薛凝儿,娇喘间身体的感觉渐渐恢复,原本麻痹的感觉也渐渐正常,可第个传到脑子里的感觉,却是芓宫里头那灼热的流窜,火热的滛精仿佛和主人般顽皮,在里头钻来钻去,丝毫不肯安生,羞得青青夹紧长腿,将那滛元吸在体内不放,而且愈夹愈感受到方才滛乱的威力,那痕迹还活生生地留在体内,高嘲虽已过去,那迷茫混乱的感觉仍然若即若离,令她面畏羞,面却又不自禁地回忆着昊天给予那肉欲的滋味。

  女儿青青虽是目光茫然,唇中轻瞋着薛凝儿的语气还带着五分迷乱,显然还没从高嘲中清醒,可注意力却已被自己引了过来,薛凝儿含羞笑,心想接下来还有更坏的,也许她这么做,其实在内心是在妒忌着女儿青青比自己年轻,所以她想在昊天心目之中留下更加好的印象,好让昊天以后更加的疼爱她。

  薛凝儿眼波微扬,似顾似盼的目光挑得女儿青青口干舌燥,只觉母亲薛凝儿的目光竟似也透着令自己心跳加速的意味,可接下来的情景,却让青青登时目瞪口杲,眼儿都直了,再也无法从母亲薛凝儿唇上栘开。

  只见母亲薛凝儿娇躯微挪,赤裸的肌肤上透出了红晕,似夹似启的股问透出了薄薄的光晕,显然方才近在咫尺的美妙床戏已经令她无法自拔,可就算看得滛兴高昂,这样也未免太过分了,眼前情景让轻轻张口结舌,吐山的香舌时间收了回来,只见母亲薛凝儿竟伏到昊天的胯下,丰润的樱唇吻上那半软的庞然大物,那双纤纤玉手此刻捧着昊天的庞然大物,好像那是什么宝物般,尤其香舌舔舐之间,美目仍媚光流闪地飘向自己,轻轻差点连心都要跳出来了。

  若只是眼前情景,青青或许还会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母亲薛凝儿不只珍而重之地捧住庞然大物舔吻不休,更舐得啧啧有声,双美口还不住瞟着自己,也不知是不是向自己示威,她竟能这般投入地服侍于昊天,还是母亲薛凝儿体内压制的欲望已经控制不住,只想将那庞然大物吮得硬了,好将她的空虚满足。

  那娇甜柔软,仿佛猫儿舔食时的声响,勾得青青耳中时只剩下舔舐的声音,母亲薛凝儿那美目似有着无限的魔力,吸紧了她的目光不肯放,尤其她正舐得美妙的庞然大物上头,所有的汁液都是才刚刚从自己幽谷里头流出来的,想到此处轻轻竟觉幽谷之中又透出了些许空虚,好像连来两回竟还没将她的空虚填满般,长腿不由自主地轻轻夹了夹,只觉芓宫里头那火热的流动,似又更灼人了些,芳心不由娇怯,像方才那样被昊天蹂躏玩弄,自己虽然也和昊天试过了,但是像母亲薛凝儿当着女儿的面这般投入地服侍男人真是难为情,想来昊天刚才必是将母亲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