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心爱之人,颤声道:“天儿,不要欺负人家了”

  昊天健美的身躯压在东方湘仪那美艳动人的女体上,在她那娇艳欲滴的柔软香唇上轻轻吻了口,眸中满是爱怜之色,柔声道:“我爱你,我的好湘仪,好岳母,我要你辈子都幸福。”

  东方湘仪美眸泛着盈盈泪光,深深地凝视着昊天那俊美的脸庞,梦呓般痴痴地道:“天儿,我要你好好爱湘仪吧。”

  昊天再次吻上东方湘仪那丰润的唇瓣,口舌交缠,吞津饮液,昂扬的欲望缓缓地进入她身体的最深最娇嫩处。

  东方湘仪檀口轻启,长长的娇吟了声,娇躯颤抖着,战栗着,秀挺的瑶鼻不停的逸出“嗯嗯嘤嘤”的呻吟。

  昊天的身体缓慢而有节奏地动作着,东方湘仪享受着昊天带给她的无限快美感觉,丽靥晕红,柳眉轻皱,香唇微分,秀眸轻合,俏脸上副说不清道不明,无法用语言描述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东方湘仪玉齿轻咬下唇,美眸似睁似合,微皱柳眉,承受着昊天波波无止尽的冲击,檀口哼哼嗯嗯,忘形地呻吟起来,那带着拉长尾声的颤音似难受又似欢乐,亦或痛并快乐着,她的呻吟声如诉如泣,似歌非歌,宛若仙声,不断地挑动着昊天心中的那根脆弱的“弦”

  双眸越来越红,心中欲火也越来越盛。

  昊天的内心世界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之中,身体动作也越来越剧烈,大起大落,不断地给东方湘仪以强有力的冲击,东方湘仪檀口娇喘吁吁,娇躯香汗淋淋,似不堪挞伐娇羞求饶,但娇躯却又有如灵蛇般紧紧地缠在昊天腰间,不停地扭腰挺臀,主动逢迎配合着。

  也不知该恨昊天又在女儿东方嫣然面前欺负她,把已无力抗拒的她硬是压在床上尽情滛,用的还是这后入式,还是该享受那庞然大物入体,幽谷中完完全全地涨满了,强烈的充实和欢乐波波地拍打着全身,东方湘仪软瘫床上,只那白玉雕就般的圆臀高高挺起,配合着昊天冲刺的动作前后顶挺,口中不住娇吟软语,虽说言语中对他的偷袭颇有烦言,更多的却是情欲满足时充散娇躯的狂喜。

  尤其在这姿势下,东方湘仪只觉自己宛如已成了他发泄用的工具,心甘情愿地享受着他的征服,再没点以往的清冷矜持,现在的她只知婉转逢迎,被昊天次次送上高峰。

  “就啊就是那里再再用力点唔好棒好美

  呀好厉害“昊天加强了抽锸的节奏和劲道,只爽的东方湘仪浑忘切,身后的昊天似被东方湘仪那娇柔滛荡的声音和语中的绵绵情意所诱,插得更加猛了,那滋味只令她再无法自拔,时间只有喘叫的份儿。

  而旁听的东方嫣然呢?她从来没想到会从母亲口中听到这种话,边在心中暗懔昊天床上的功夫之好,不但把母亲东方湘仪摆成如此滛态妙姿,还能令她脱口而出说“好厉害”这种热情无比的话儿,边看着母亲脸蛋儿愈来愈红,柔媚又甜蜜得令人爱,竟忍不住凑过脸去,啜住了东方湘仪红艳欲滴的樱唇,学着昊天方才挑逗她情欲的方式,稚嫩地挑着她的香舌,热情的东方湘仪已被昊天插的迷迷糊糊,顿觉条小舌融入口中,竟是想也不想就和她甜蜜地热吻了起来。

  看到东方湘仪母女俩热情缠绵地吻将起来,那媚姿只令昊天胸中阵热火高烧,庞然大物在东方湘仪的幽谷当中抽送地更加勇猛了,眼看边美||乳|被他魔手拿住,任他毫无顾忌地大肆施为,另边美||乳|则贴在床之上,随着胴体前后挺送的动作款款轻磨,光||乳|上传来的滋味已足令她舒服的东方湘仪被自己和东方嫣然的前后夹攻之下,已将要被推上爱的极峰,浑身都充斥着畅美难言的快乐。突然,个火热的胴体突然从侧面贴到了昊天的身上,同时东方嫣然娇柔中带着羞怯的声音也在他耳边响起:“相公,我也好难受啊”

  昊天扭头看,只见东方嫣然胸前对丰硕饱满双峰,形状相当的优美;尤其是顶端的那两粒粉红色的蓓蕾,晶莹剔透,煞是诱人;再往下看,光滑的小腹,漂亮的玉脐,修长的玉腿,翘起玉臀,切都是那么让人着迷,昊天张嘴来不及说什么,只觉阵阵极度酥麻的感觉从交合处传来,更是刺激得他欲火高涨,动作越来越猛烈,在这种的令人酸麻欲醉销魂蚀骨欲仙欲死的快感刺激下,东方湘仪只觉得阵阵令人愉悦万分舒畅甘美的强烈至极的快感不断向她涌来。

  “啊”

  东方湘仪娇呼声,脑海片空白,她那柔若无骨赤裸的秀美胴体在昊天身下阵美妙难言近似痉挛的轻微颤动着,痉挛过后,竟然幸福的晕了过去,欲求未满的昊天只好再次转向东方嫣然。

  “相公,还没有吃够吗?真是拿你没办法。”

  东方嫣然羞赧妩媚地娇嗔道,双带着激|情余蕴的明眸,瞪着昊天,接着东方嫣然仰起头来,主动地吻上他的嘴唇,昊天当然乐意接受,他的舌头好象泥鳅般与东方嫣然甜美滑腻的香舌交缠搅和在起。

  东方嫣然的鼻息开始粗重,手掌紧紧地靠在他火热的胸膛上,纤嫩的手指紧紧地陷入昊天宽阔健壮的胸膛,鲜嫩的舌尖主动与他的舌头纠缠,并从喉间不断发出贪婪的吞咽着口水的声音,她已经完全陶醉在昊天激|情的蜜吻之中。

  昊天趁机深深吻住东方嫣然的樱唇,舌头如灵蛇般探进去,在她小嘴内翻滚着,探索着,品尝着。

  “唔”

  轻轻的声嘤咛,发自东方嫣然的口中,她突然感到浑身发软,芳心如同鹿撞,跳得砰砰直响,昊天贫婪的舌头,深深地进入她口腔,正热烈而需渴地探取她口中的甜蜜,东方嫣然的舌尖狂野地回应着,这个吻既热情且销魂,昊天热情地吻着她,这个吻越来越趋激切,令她更加沙哑低吟,越教昊天迷醉。

  东方嫣然阵意乱情迷,只感到身子就要融化了般,昊天的吻极富融化力,他将所有的力量和感情都投入到嘴唇和舌头间,用情地吮吸与吞吐,灵巧地转动与伸缩,几乎可以融化切冰雪与隔阂。

  昊天大手自然而然地搂住东方嫣然的柳腰,温柔抚摸着她丰腴圆润的胴体,肆无忌惮地在东方湘仪身旁按上了东方嫣然丰腴滚圆的美臀,那么丰满,那么柔软,那么滑嫩,那么弹力惊人,他享受着东方嫣然的丰腴圆润,刚刚抚摸揉搓两下,暗想她母亲东方湘仪的肥臀是不是也是如此弹性十足呢?东方嫣然突然惊醒了似的,抓住昊天的色手,娇喘吁吁,羞赧无比,粉面绯红地呢喃道:“坏蛋

  “

  “嫣然好宝贝,再让我亲个。”昊天如饮甜津藌液似的吞食着东方嫣然丁香妙舌上的津液,大口大口地吞人腹中。

  “嗯”

  东方嫣然亮晶晶的美目闭得紧紧的,洁白细腻的玉颊发烫飞红,呼吸越来越粗重,昊天因而开始明显感到东方嫣然饱满涨鼓鼓的对豪||乳|上下起伏,在胸脯上磨擦不已,他心神摇曳,禁不住愈加贪婪的吸吮着东方嫣然湿滑滑柔嫩的香舌,吞食着香舌上的津液,似是恨不得将她甜美滑腻的丁香妙舌吞入肚子里,昊天有意将胸脯贴紧东方嫣然涨鼓鼓的富有弹性的巨r极力挤压着,弄得她心慌意乱,春兴萌发。

  当昊天继续用力吸时,东方嫣然感觉到疼了,丁香妙舌在昊天嘴中挣扎着直欲收回,但是无济于事,她看昊天不停止,急得使劲哼哼,头左右摇动,又用手抓拧昊天的后背。

  昊天张开嘴放她舌头来,东方嫣然傲挺的玉||乳|不住的起伏,不停地喘气,吐气如兰,温热清香的呼吸喷在昊天脸上,他感觉真是舒服极了。东方嫣然白嫩的香腮晕红艳丽迷人,深邃清亮的媚眼异彩闪耀凝视着昊天娇嗔道:“坏蛋,得意便猖狂,你吸得人家舌头疼死了。”

  虽说体内情热已达没顶之境,但昊天那庞然大物才刚触及东方嫣然流泉汨汨的谷口,已灼的她娇吟时作,她虽才体验过昊天的庞然大物的厉害,却没想到才过会儿又会强硬刚直到这等地步,令她不由得又喜又羞又怕地呻吟起来,“唔好好相公怎么怎么比刚才更更大了而且而且好热啊光光贴上来就就让人家受不住了”

  身下的东方嫣然虽在软语求饶,呻吟之中透出几许娇慵不胜,娇弱的彷彿只要他昊天用力,就会弄坏了似的,但昊天可不是初尝此道的雏儿,深知翻云覆雨酣畅淋漓之中,无论言语和动作都难以自控,愈是干的畅快愈是如此,往往嘴上娇呼喊疼,似是痛楚难挨,再禁不得点儿力道,心下却是美滋滋的体会品味着,真心在渴求着更为狂猛的雨暴风狂,光看东方嫣然嘴上拚命喊着“不行受不住”等等,娇躯却在他身下不住蠕动,将每寸热情的肌肤向他紧偎紧依,双玉腿更是情不自禁地轻夹住他的腿,让幽谷口处不住地揩磨着他的庞然大物,谷间汁水连绵涌出,再没点阻滞,显然她就算当真惊讶昊天的庞然大物之粗壮,也绝不愿意让昊天收手放过自己。

  “嫣然你受不住的话,那我们慢来好不?”边在东方嫣然的耳边轻语,边轻抬起身体,昊天表面上是稍稍松了手,其实手轻贴在她腰际,手法娴熟地探触着她不知名的敏感|岤位,庞然大物更是跳跳地在迷人的幽谷妙境前来回挪移,似有若无或轻或重地点着那泉水汨汨之处,比之方才的动作,这样的轻触效果更是强烈,撩得东方嫣然周身有如虫行蚁走般酥痒难当,东方嫣然原本已是热情如火,亟待男人遍洒甘霖,又如何受得住这般巧妙的挑逗?

  伸手抱在昊天臂上,东方嫣然只觉口干舌躁,幽谷口处火热的轻点慢啄和腰际那敏感的轻触,都将她身子里头的火烘得更高更旺,烧的她娇躯几欲熔化,明知那唯能灭去她体内火焰的宝贝庞然大物已兵临城下蓄势待发,教她那忍得住让昊天“慢慢的来”呢?

  “求求你相公别撩我了”

  感觉到幽谷当中的空虚,比以往夜夜辗转难眠时的难过,现在更实在了,若非昊天的手温柔地按着她的腰,不让东方嫣然的纤腰动作,怕她真要受不住欲火的引诱,主动将那幽谷送上,把那火热的庞然大物吞光,让那云雨间的没顶欢乐将她整个淹没。

  昊天温柔地在东方嫣然唇间吻,身体已压了上去,“那我进来了啊。”

  “啊”

  声快乐的呻吟,从东方嫣然的樱唇间迸发开来,昊天已经进入了她的身子,她轻蠕着纤腰,让幽谷向东方嫣然挺上,好迎合那庞然大物逐分逐寸的侵入,分分地去感觉那火热的温柔舐弄,每寸嫩肌被他抚过的当儿,她就好像被殛过般,娇躯不由得颤抖,却不是因为害怕或紧张,而是为了要让身体在颤动之间,更适切地去感觉昊天庞然大物的存在。

  昊天边轻柔地吻着东方嫣然的樱唇,掩住了她的呻吟,只容得性感诱人的鼻音在不经意间似有若无地哼唱,边伸手扶着她的纤腰,好让东方嫣然能更适切更恰好地承受他庞然大物的进侵,昊天眼见东方嫣然变得如此娇媚温柔热情如火,对他的缓缓深入欲拒还迎,简直已完完全全沉醉在情欲的波涛当中,他只觉得股浓得化不开的怜爱之意充满胸臆,动作间愈发轻柔了,连庞然大物的探索都变得缓慢少许,只怕个不慎会弄伤了娇柔如水的她。

  “舒服吗,嫣然?”

  昊天松开了东方嫣然的樱唇,任细若游丝,勉力在两人唇舌间搭起座小桥的香唾映着光,他满足地看着娇喘嘘嘘媚眼如丝,整个人都似脱了力的东方嫣然,胸中股强烈的快意昇起。见东方嫣然如此情态,他岂不知方才的深入,已探着了东方嫣然深藏的幽谷花心,才令她触之下花开蕊绽荫精如涌。

  娇媚地飘了昊天眼,东方嫣然舒服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只能软绵绵地轻喘着,好会儿才颤声回应着他,“嗯妾身舒服透了哎好好相公你你怎么这般厉害才进来才进来就弄得妾身这般这般舒畅好像好像力气全泄干了似的唔真美美死我了”

  “嫣然好宝贝,才刚进去你就受不了啊?”

  看着东方嫣然被弄得这般酥软,似是骨头都化了般,昊天不由得泛起了满足的笑意,边伸手轻托起东方嫣然高挺的巨r,温柔地搓抚起来,边半故意地在她体内挺了挺,触的她连声娇吟,不只说不出话,连声音中都透着露骨的媚意。

  感觉到幽谷中昊天的挺动虽不甚使力,触着的却是她说都说不出口的极敏感处,光只是轻顶而已,滋味已如此美妙难言,东方嫣然可真不敢想像,若昊天情动起来,勇猛强悍地在她幽谷当中狂抽猛送,让那火热的冲击次次地刺激着那美妙的所在,那无法言喻的美妙快感,会不会下子就让自己美的升天了呢?

  东方嫣然竭尽全力,伸手攀住了昊天的手臂,娇甜的呻吟着,语声中带着无比的媚意,“都是都是被你害的其实体内欲火难消已经已经变成了无法自抑的荡妇就算吃不消我也要这样爱你爱的愈烈愈好

  好夫君尽量猛烈的爱爱我吧我要你要你狠狠发威把我干到死去活来再再起不来才才好呢“

  “天儿,我也给你种享受!”

  东方湘仪这时也缓过劲来,眉目含春地看着昊天,芊芊玉手爱抚着他的胸部肌肉,温言软语地呢喃说道,“天儿,你可要好好表现下哦,你不是常常说我的美舌是甜美爽滑柔软细腻的吗?”

  东方湘仪微微张开鲜红润泽的樱桃小口,香艳的小舌轻轻舔弄着湿润的樱唇,媚眼如丝地看着昊天,然后吐出柔软滑腻的香舌挑逗性地舔弄着他的耳朵。

  昊天边抽锸着东方嫣然的美|岤甬道,边想偏过头去扑捉东方湘仪的嘴唇,却被她巧妙的躲闪开。

  “嗯,不是这样的,小坏蛋先不要动。”

  昊天只好仰着头任由东方湘仪垂下头来,他的耳垂被东方湘仪点点的含进了嘴里。点点牙齿咬咬的痛点点吸吮的麻嘟嘟点点湿湿舌舔的痒。

  几分钟后两边耳垂被蹂躏后,道黑影印在昊天的脸上,昊天闭上了眼睛,暖暖的湿湿的轻轻的舌尖舔过他的眼帘,眼睛无疑是人们身上最娇贵的部位,人们般对眼睛都呵护有加,却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舔弄眼帘带来不般的享受,现在昊天就沉浸在这种享受中。

  东方湘仪柔柔的舌尖从左边到右边,再从右边回到左边;刚刚还是顽皮的梳理着昊天浓浓的眉毛,现在又在睫毛上抚弄,昊天很享受这种柔柔的舔弄,爱意有加的呵护感觉虽没有象鱼水之欢那样浮浮沉沉,也样是春雨润无声。

  终于东方湘仪的舌落到了昊天的双唇,轻轻的挑开他紧闭的双唇,将昊天的舌诱出,在两张凑的很近的脸之间,两个舌尖在亲密的碰撞追逐,不断画出复杂的双轨迹。

  追逐还在继续,只是相互的呼吸声音越来越明显,终于昊天再也忍受不住,双手搂抱住东方湘仪性感的娇躯,张嘴亲吻住她的樱桃小口。甜美的津液被吸取,丰润柔软的嘴唇和东方湘仪如兰的呼吸被昊天真实的感受着,很快昊天的舌头急不可耐地钻进她湿润温暖的嘴里,寻找到那根嫩滑的香舌,缠在起,两人饥渴地相互吞吐着对方的津液。

  长时间地激吻如久旱逢甘霖,昊天脑中片火花,而东方湘仪的娇躯更是不停的颤栗,昊天的侵袭带来熟悉的快感与期待。

  东方湘仪的香舌与侵入的舌头相互舔吮,湿热亲吻带来的感觉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火爆,她只觉得整个身体缓缓放松了下来,整个人也逐渐陶醉在愉悦的梦幻之中。

  “啊啊嗯”

  东方湘仪接吻的空隙不断呼出丝丝诱人的呻吟,白嫩的手臂环上了昊天的颈脖,两人间亲密胶合的互吻,舌头在互相追逐,津液在互相吞吐,她柔软滑腻的舌头被吸了过来,在自己的嘴里慢慢吮吸,男欢女爱的气氛顿时迷漫整个室内。

  很快,东方湘仪的双||乳|开始发涨起来,她的呼吸有些急促,昊天只手抱着她纤细的腰肢,另只手伸向她圆翘的臀部,她的圆臀十分饱满且极富弹性。

  俯身在东方嫣然那随着娇吟声响与激烈呼吸不住颤抖旋舞,在粉嫩酡红的||乳|肌上娇媚万端地绽放着的玉蕾处微微用力地啜咬了口,昊天的力道虽用的比平时要重,但光听耳边东方嫣然甜的似要泛出火光的娇喘,以及那忍不住挺胸而上,好让他咬的更重咬的更爽的本能肢体动作,昊天便知她体内的亢奋已到了极处,连这般平时必让女儿家喊疼道苦的咬啮,此刻都令她只觉欲火如焚,呻吟声中再没有点痛楚。

  “那我就来好好的疼爱嫣然了看我怎么来治你这外表冰清玉洁

  实则滛荡风马蚤的美人儿“

  昊天放开东方湘仪,扶住东方嫣然纤腰的手也微微用力,庞然大物更在她窄紧的嫩处不住顶动,同时享用三管齐下的挑弄令原已欲火如焚的东方嫣然更加难以自抑,幽谷虽正被昊天的庞然大物涨得严严实实,连点汁水都溢不出来,但体内却仍有股强烈的空虚渴望着他的充实,她甚至已管不到昊天在说些什么诱人的话儿,只知在他身下奋力蠕动,好迎合他的动作。

  “不过,如果真受不住的话,要说出来啊。”

  见东方嫣然已激|情如此,整个人都似化成了火,亟待他佈施甘霖,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