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手臂,她羞赫地看着昊天,却当他与上了他那双满是欲火的眼睛之时又羞不可耐地移开眼神。

  昊天俯身,口吻住了西门婷婷那红润润的樱桃小嘴,双手开始在她那美味的胴体之上抚摩揉捏,最后索性探手进她的连衣裙之中,触及了那只对他开放过的神秘之地。

  西门婷婷粉面生春,媚目含情,当昊天的魔爪触及她下身的玉门之时,她浑身好象触电般轻轻颤抖,喉咙深处发出“嗯唔”的舒服娇吟。

  昊天另只手探入了她的衣服之中,只觉她的肌肤柔滑娇嫩,挺拔耸立,感觉到阵从未有过的兴奋快感,看着身下的这个美人双水灵灵的杏眼含羞紧闭,晃如芙蓉般的俏脸羞得通红,浑身绷紧而轻颤,似在害怕,似在期待。

  昊天离开她的樱桃小嘴,扭头对另边的东方如烟笑道:“如烟岳母,快过来帮忙,不然等下不小心伤害了她那就不好了!”

  听了他的话,爱女心切的东方如烟顶着张红于二月霜叶的俏脸,慢慢地挪动到他们二人的身边,却心慌得不知所措,她的脑海中情不自禁地幻想起,接下来自己和女儿起在昊天胯下婉转承欢的情景来。

  昊天双手剥落了挂在西门婷婷肩膀上的吊带,探手到她的粉背之后想要将连衣裙的拉练扯开,而西门婷婷则是微微抬起腰身,让昊天顺利扯开拉练,昊天的双手将连衣裙把退到了她的小腹之上,顿时,那双被||乳|罩包裹着的娇挺丰盈便暴露在他的眼前,他吞了吞口水,对东方如烟说道:“如烟娘子过来,你将婷婷妹妹的裙子脱下来。”

  东方如烟虽然害羞,但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却还是依言伸出芊芊玉手,将女儿西门婷婷身上的裙子退了下来。

  在两人四手之下,西门婷婷那具丝不挂的胴体便完完全全地呈现在眼前,只见张秀丽清纯娇羞可人的俏脸涨得通红,布满着羞涩的红晕,凤眼含羞紧闭,仿佛远山般的睫毛轻轻抖动。高耸的双峰充满着青春的活力,弹性十足!雪峰之上的两点嫣红,是那样的粉嫩娇艳。双纤瘦的紧紧地夹在起,只玉手本能地将双腿之间神秘之地遮掩着。

  昊天忍不住俯口含住了西门婷婷其中点嫣红,用牙齿轻轻撕磨,用舌尖在上面画着圆圈,他另只手则是贪婪地将另只玉兔握在手中,两只手指夹住了剩下的花蕾,轻轻揉捏着。

  看着自己的女儿赤裸裸地被刚才还在自己身上驰骋的男人压在身下肆意,那股禁忌的快感让东方如烟心驰神往,她情不自禁地将自己刚刚才穿上的衣服脱了下来,丝不挂地躺在女儿跟未来女婿身边,芊芊玉手冰分两路,手在情郎的身体上着,另只手则是在女儿西门婷婷的胴体上轻轻摩擦。

  在他们两人的抚弄之下,西门婷婷的娇躯不住抖动扭曲,贝齿咬在丰润的下唇,像是在忍受着什么般,酥胸急剧起伏,满脸绯红,娇喘吁吁,双腿之间,玉门微启,线洞天之中潺潺流水,将那些并不浓密的芳草沾湿。

  昊天放弃了双充满诱惑力的雪峰,再次吻住了西门婷婷那娇哼不断的樱桃小嘴,两人烫热的唇紧密地贴在起,昊天大嘴张,将两块柔软的唇片含在嘴中,轻轻吮啜着,动情的西门婷婷丁香暗吐,主动地将自己的舌头深入了昊天的口中,任由他含着,吮吸撕咬。

  情到浓时,昊天挺直了身体,双手将西门婷婷紧闭的双腿分开,火热的小兄弟对准了娇嫩玉门,东方如烟却突然抱住了他的虎腰,低声道:“昊天,你要轻点,可别太粗鲁了!婷婷她可是第次”

  昊天笑着在东方如烟的俏脸之上摸了把,笑道:“放心好了,我会很温柔的!

  可是,等下婷婷妹妹受不了的时候,你这个当母亲的可要来接“棒”哦!“

  他强调那个“棒”字,羞得东方如烟几乎无地自容。可是,母女共侍夫的禁忌却深深地刺激了她,东方如烟含羞点头,娇嗔道:“大坏蛋,就知道欺负我们母女俩!”

  而被昊天压在身下的西门婷婷突然张开了紧闭着的双眸,副不认输地表情,双臂用力抱住了昊天的脖子,哼声道:“大色狼!大坏蛋!人家才不怕你呢!等下定要你跪地求饶!”

  听她这个说,昊天可乐了,他将那双别在腰间的双腿尽量分开,双手抱住了她的小蛮腰,邪笑道:“婷婷妹妹,记住你现在说的话,等下有你后悔的时候!”

  “我才不会后悔呢!”西门婷婷平躺在床上,朦胧的眼波浩瀚如烟,双颊晕红,胸前娇挺浑圆的玉女峰雪白柔软,两粒玫瑰花瓣似的血色蓓蕾,高耸昂挺,在唾液的滋润和鼻息的熏蒸下,宛如刚洗过的樱桃。

  “真甜,真香”昊天吐出口中坚实胀硬的殷红蓓蕾,带着丝清澈滛糜的唾液,灼热的唇舌裹着能融化切的高温蜿蜒而下,白腻的峰峦小巧的肚脐平坦的小腹。

  西门婷婷乌黑的萋萋芳草和鲜美娇嫩的沟壑幽谷整个袒露了出来,带着羞涩的抗拒和轻轻的颤栗。

  昊天全身的肌肤已变得异常敏感,即使丝若有若无的热气都能把她刺激得全身发抖。

  昊天的挑逗抚和摸弄,积蓄着西门婷婷的渴求和空虚,她欲望的火焰越来越旺盛,她在等待最后的宣泄,最后的奔腾,等待他给予自己最狂放的山崩海啸,这是种真正接近疼痛和快乐的少女的成长和蜕变。

  西门婷婷羊脂白玉般的大腿披满了细小的汗滴,昊天握住她的柳腰,伸出鲜红的舌尖,如块火热的烙铁,轻轻舔上她雪白娇嫩的大腿。

  声短促而娇羞的呻吟在西门婷婷的鼻腔中钻挤出来,她紧闭的大腿终于在男子的唇舌下开启线,她的呼吸变得粗重,娇挺浑圆的玉女峰起伏不定。

  昊天柔软的舌尖轻轻刺入那温湿的幽谷,纯洁的花瓣正在盛开,花径深处开始泥泞。

  西门婷婷娇喘吁吁,雪白的皮肤泛出动人的红晕,艳光四射,她陡然挺起腰臀,胸前的山峰高高扬起,不自禁地阵剧烈颤抖,竟是在凌峰口舌之下,泄了回。

  床上,翻滚的||乳|波臀浪,无疑是世间最让人血脉贲张的春宫绝色。

  昊天的手掌握住了娇挺浑圆的玉女山峰,柔滑娇嫩的在他的揉捏下急剧起伏,变幻出各种滛糜的形状。

  西门婷婷的脸蛋红润得似能掐出水来,眼波迷离,鼻中发出的娇腻呻吟,声接着声。

  昊天低吼声,火热的口腔包容了西门婷婷的整个右||乳|,胀得满满当当,双唇挤压牙齿咬啮和舌头舔吮。

  三管齐下,昊天让西门婷婷的||乳|头连同欲望在他的口腔中不住膨胀,这种膨胀在她的体内四处游荡。

  闻着西门婷婷身上甜美的芳香,昊天阵口干舌燥,灵巧的右掌翻山越岭,从美少女平坦的小腹滑到浑圆的臀部,再顺着雪白的大腿探入了娇嫩的下腹部,触手是束纤细柔软的幽幽芳草,那是守护她圣地的神秘丛林,人类繁衍和生育的本性遗迹。

  昊天的手指穿过西门婷婷稀疏的丛林,步入了崎岖的峡谷,这里春光明媚,水草丰美,环境温湿,养育着少女最神秘最娇嫩的花房,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她的反应,轻轻滑入闭合在起的两片丰润的甜蜜花唇。

  神圣的私人花园突然被昊天热情的手指闯入,西门婷婷呼吸急促,喉咙深处挤出声哭泣般的呻吟,双颊着火般滚烫,光洁如玉的身子轻轻颤抖,层娇美的粉色伴随汗珠从全身每个毛孔沁出。

  西门婷婷两条修长圆润的大腿微微张开,昊天的手指在两片丰润的蜜唇间上下滑动,感觉得到她身体轻微的颤栗,同时用力吸吮西门婷婷娇嫩的胸脯,在白雪般娇腻的上留下了块块鲜红的斑痕。

  “啊!”西门婷婷悲叫声,整个身子突然躬挺起来,柔软的肌肉变得绷直僵硬,美眸之中泪水盈盈,两颗大大的泪珠从眼眶中滑落出来,滚过红玉般的脸庞,消失在床单上。

  “痛吗?”昊天赶紧抽回插入西门婷婷蜜唇的手指,上面湿润滑腻,是少女情动的蜜露。

  昊天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将西门婷婷双腿分开,狠狠插入。

   ̄文〃√

   ̄人〃√

   ̄书〃√

   ̄屋〃√

   ̄小〃√

   ̄说〃√

   ̄下〃√

   ̄载〃√

   ̄网〃√

  棒棒从荫唇上滑开,没得门而入,于是昊天调整好荫茎的角度,让它在湿润的花房口徐徐打转,若即若离地不住轻轻触碰研磨,弄得西门婷婷连呼吸都仿佛热了起来,身体的欲求更加炽烈,晶莹的玉液从壶嘴里汹涌地涌出,打湿了好大片被子。

  “啊”地声,西门婷婷轻呼出来,鲜艳的红唇微微颤动,眸子半开半闭,眼神迷离动人。

  她满脸红潮,脸的妩媚之色,灼热的肌肤上渗出了颗颗细小的汗粒,大腿内侧也变成汗津津的片,散发出让人血脉贲张的幽香。

  昊天硕大的头突如其来,已经侵占了少女幽谷的整个入口,种特别的滋味迅速传遍西门婷婷的全身,芳心乱跳,也不知是兴奋,渴望,还是害怕?

  不知不觉中,西门婷婷的女地已泌出了温热的情潮,娇嫩的小嘴唇尤如幼蕾初放地绽开了花瓣,昊天那根粗大的荫茎似被磁石吸附般紧紧地抵在了西门婷婷的幽谷里,借着女子柔滑的情液目标明确地往前冲顶起来。

  西门婷婷的花心在昊天粗壮的棒棒那神奇力量的冲击下感到了阵阵痛楚,她下意识地收紧了阴肌,头的前进很快遇到了阻力。

  昊天挺腰身,冲锋号骤然响起,挺拔的旗杆昂首吐舌,向前猛倾斜,强行撑开了处子柔软的梦想桃园,变本加厉地挤进了她的幽谷甬道。

  “啊哦啊!哎呀”西门婷婷感到阵好似被利刃扎入肉体的痛楚从荫道口传来,雪白的肌肤变成了醒目的粉红色,全身阵阵颤抖,突然尖叫声,“啊,好痛!”

  “昊天,你轻点啊!!”旁的东方如烟彻底的焦急了,用手摇着昊天说道。

  丝温热鲜红的液体从棒棒完全占据的荫道慢慢渗出来,西门婷婷知道昊天的荫茎已突破了自己的女膜,插进了她从未被“外敌”侵入过的荫道,她努力地银牙紧咬也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呻吟和叫喊。

  西门婷婷想到自己珍惜养护了十九年的女之身,却交给了个自己才认识的人,但她对这个男人却没有丝毫抗拒,这可能就是见钟情吧阵喜悦阵娇羞阵痛楚,使西门婷婷伴着女鲜血的流失而滚下了开心的泪水

  荒芜的女地第次被男人的下体所开垦,西门婷婷神秘的桃园圣地中虽有了些湿润,仍然显得十分紧迫,昊天爱怜地亲吻她的全身,棒棒停在洞内原地,过了好会儿才开始缓慢地挺进,大力拉动身躯,抽送起来。

  西门婷婷勉强地以最大的忍耐力控制着下身被深深刺痛的阴肌,可人类奇妙的情欲并未给她过多的痛楚和伤心的空间,随着女膜撕裂时疼痛的消失,昊天棒棒在甬道中的深入抽锸,娇嫩的奶头被吸吮得充血隆起,那是情欲勃发的表现。

  “啊——”西门婷婷声舒服的呻吟,因为刚才偷窥昊天和母亲偷情而产生的饥渴感空虚感被取而代之地是种前所未有的酥麻痕痒感,就好象被千千万万只蚂蚁在自己的全身撕咬着般,而且,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空虚,西门婷婷急需身体之中那火热的小兄弟在深深攻击挺刺。

  看到身下的西门婷婷胴体不安的扭动着,小嘴娇喘吁吁,吐气如兰,星眸散发出炽热的光芒之时,于是,昊天双手抱住了她的柳腰,连连挺动。

  “啊”

  声微带着痛楚和快乐的呻吟,从西门婷婷的樱唇间迸发开来,或许是因为刚才得到东方如烟熟女花蜜滋润,昊天的小兄弟比刚才又庞大坚硬许多,当他的小兄弟缓缓进入幽谷的当儿,西门婷婷竟被那满撑的感觉和间中微微的痛楚所激,忍不住叫了出来,感觉上就好像虽然说已经进去操插有段时间了,但是如今仍然令西门婷婷颇有些吃不消。幸好昊天此时动作不大,那小兄弟只是温柔地缓缓滑入,边缓缓地将她的幽谷撑开,以那火热舐过她的敏感嫩肌,那灼热将她所受的痛楚慢慢挥发,渐渐地转变成酥麻。

  昊天在西门婷婷||乳|上的咬啮愈发重了,扶住她纤腰的手也微微用力,小兄弟更在她窄紧的嫩处不住顶动,三管齐下的挑弄令原已欲火如焚的西门婷婷更加难以自抑,幽谷虽正被昊天的小兄弟涨得严严实实,连点汁水都溢不出来,但体内却仍有股强烈的空虚渴望着他的充实,她甚至已管不到昊天在说些什么诱人的话儿,只知在他身下奋力蠕动,好迎合他的动作。

  东方如烟抓着昊天的手臂,娇嗔道:“小坏蛋,大色狼,要死啦!轻点,婷婷她会受不了的!”

  昊天放慢了速度,在东方如烟丰硕雪白饱满柔润的玉||乳|上揉捏把调戏道:“怎么了?如烟,是不是要我留着点力气在你的身上?嘿嘿,好岳母莫怕,等下你定会连连求饶的!”

  说完,他不再理会东方如烟,而是有开始加速起来,虽然不是最狂野,却也让西门婷婷这个性经验极少的美女呻吟不已道:“不行了人家不行了不要”

  昊天晃若未闻,依然我行我素,他边耸动着,边笑道:“怎么了?你刚才不是说要榨干我的吗?现在这么快就不行了?这怎么可以呢!”

  说话之间,他突然加大了冲刺的速度与力度,直将身下的天使美人撞上了九霄云外!

  西门婷婷面放松自己,好让昊天更好下手,同时也细细品味着他所带来的刺激,她只觉浑身都沉浸在情欲当中,尤其是母亲东方如烟就在身旁目不转睛地看着,心里禁忌的快感越发刺激,前头高嘲的余韵还未过,那波波的快乐又袭上身来,此刻的她浑身还被那余韵弄得敏感至极,又被凌峰巧妙的手段勾起了本能的需要,她就好像已被烧酥了全身,却被昊天在周身慢慢地烘烧着,点点地加着温,好让她在沉醉之中超越原先的感觉极限,然后才在他放开矜持的冲击之下身心俱醉,达到更美妙的高峰,那快乐令她不由自主地将玉腿环上他的腰,娇躯本能地向他索求,原本闭着的樱唇,也在不知不觉之间松了开来,泛出了句句娇吟。

  昊天俯身用火烫的嘴唇亲吻着西门婷婷洁白娇嫩的脸颊,使她感到阵阵的酥痒强烈的刺激让她娇躯颤抖,小嘴呵气如兰。昊天大嘴张,口封住了她小嘴,陶醉的吮吸着檀口之中的香舌,火热的小兄弟依然是那么强有力地抽锸着她的玉体,凶猛的冲击让她娇体急颤,欲仙欲死!西门婷婷不胜娇羞,玉颊通红,媚眼微闭,高亢的娇吟着:“嗯好哥哥好棒人家感觉要要飞了”

  昊天跨下的小兄弟应声奋力抽锸!“啊——”

  西门婷婷的双手拼命的抓住床单,纤纤柳腰向上弓起,娇嫩丰盈的胴体突然剧烈的颤抖着,玉体深处涌出了汹涌的洪水,势要将入侵的小兄弟赶出自己的身体。

  直到西门婷婷瘫软在床上,没有半点力气可言之时,昊天这才从她的身体之中退了出来,把拉过了旁边观战的东方如烟,让她伏在女儿的身体之上,玉臀翘起,昊天在她的身后挺身而入!

  “哦——”东方如烟长长地呼了口气,她的胴体因为兴奋而轻轻颤抖着,就是这火热坚硬巨大的神枪,最开始从自己的玉体之中退出来,进入了女儿西门婷婷嫩|岤甬道之内,现在转了圈又回到了自己的蜜|岤甬道深处!

  这是激动,兴奋,刺激,禁忌!自己母女二人居然同时在个男人身下纵体承欢,这给她内心带来了多大的震撼!偷情的刺激,禁忌的快感让她逐渐迷失于身后男人的强悍挺动之中。成熟美妇东方如烟俏脸通红,银牙暗咬,曲线动人,成熟的胴体随着昊天的冲刺而前后耸动,她胸前那高耸雄伟的则是压在了身下的女儿西门婷婷身上,昊天的每次冲击总是让她们母女的身体前后摇晃,那柔软坚固的大床也不甘寂寞的发出了“吱吱”的摇曳声,似乎很有可能承受不了床上这对偷情禁忌的男女那强烈凶悍的动作。

  昊天双手握住了东方如烟的纤腰不住地抽动挺身,不时腾出只手来在她的胴体之上轻轻抚摩着,握住她的||乳|峰大力揉捏着,捏住樱桃抖动着,他的动作却只重不轻,每下都要彻底深入东方如烟的玉体之中,狂野而强悍的冲刺着她的身体,撞击着她的灵魂。

  被昊天深入浅出时重时轻地弄了几回,东方如烟已迷醉的人事不知,她只觉得自己被他不住推送着,次次向着那情欲的巅峰迈进,次次在那满足至顶的快乐中瘫软,那般强烈的爱恋是她从来未曾经历过的,畅快的令她也不知晕了几次,偏每次都在那令她快乐无比的冲击中醒转。在昊天的巧取豪夺之下,她的荫精再也无法自守,快乐的泄了开来,可那明明已是泄精泄到酸软无力,再没有办法动上下的娇躯,却又忍不住投身在热烈的爱欲当中,再也无法自拔。

  昊天见身下的东方如烟改素日冰冷如霜的貌相,在他的滛威之下完完全全地臣服,被他勾起了无比强烈的滛潮欲火,而那强烈的需求又次次被他所满足,到后来她几乎已再没保留地投入欢爱之中,樱唇间的呻吟娇蜜甜美,令人魂为之销;再加上不知是情不自禁,还是本性如此,东方如烟明明已在昊天的小兄弟下阴元尽泄,爽得再也没有力气,但只要他微微动,成熟美妇岳母东方如烟就好像又被诱发了无比的欲火般,再次配合起他的抽送,那痴缠的媚态真令昊天爱不释手,怎么也不想放过她。

  东方如烟桃腮晕红,鼻翼煽动,兀自沉醉于禁忌的快感之中,她的娇躯阵阵颤抖,双小手紧紧地搂住了身下女儿的胴体,荡漾,娇容飞霞喷彩,柳腰轻扭,圆臀摇摆,丰韵动人的玉体前后舞动着。

  昊天得意轻笑,连连翻刺掀起了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