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儿的确有点不堪痛击,没有敢大开大合放纵自己,搂抱住两女亲吻度过真气让她们俩瘫软在椅子上面,他却赤裸裸地推开另外虚掩着的房门,扑进房间的卧室里。

  东方湘仪,东方嫣然两母女早听得春心萌发春情荡漾,衣裙凌乱娇弱无力般地躺在了大床上不住蠕动着。

  “好娘子,我来了啊!”

  昊天扑过去压在母女俩的玉体上面,三把两把将俩人的衣裙剥了个精光,强壮的身躯肆无忌惮地压了上去,将斗志昂扬的庞然大物径直捅进了成熟美妇东方湘仪猩红润泽的樱桃小口里面,他却就趴在东方嫣然的腹部上,轻轻用嘴唇舔舐着她粉红色的||乳|尖和周围雪白柔软的||乳|肉,然后再向下,吻着她的肚脐,随即转移向玉腿之间的芳草萋萋和沟壑幽谷。

  东方湘仪到底是熟女,芊芊玉手握住爱郎昊天硬邦邦的宝贝吞吃进去,动情吮吸。

  成熟美妇东方湘仪玉体横陈躺在床上,娇羞柔媚地用芊芊玉手捧起爱郎的两个球囊,媚眼如丝地看了昊天眼,抬起头来伸出甜美滑腻的香舌舔弄着爱郎的庞然大物,爽滑娇嫩的舌尖舔弄着凌峰的蘑菇头和极度敏感的马眼,甚至温柔亲吻了舔弄了几次爱郎的菊花,昊天肌肉紧缩忍不住急促地喘息两声,东方湘仪不再逗弄,双手抱住昊天的后臀,张开猩红的樱桃小口将爱郎的庞然大物吞吃进去用力吮吸。昊天猿腰摆动,进进出出,东方湘仪紧紧含着,喉间发出朦胧的娇哼,昊天只觉得又痒又麻,片刻间庞然大物上面粘满了她的口水,亮晶晶的甚是让人激荡。

  “好姐姐,你的舌头很好啊!柔软滑腻,哦!就这样舔弄我的马眼!哦噢!好舒服啊!好爽啊!湘仪娘子,你的喉咙好深啊!”

  昊天急促喘息着,双手则按住东方嫣然,近乎狂野使劲地抚摸揉捏着她雪白浑圆的||乳|峰,张嘴来到她那双晶莹的大腿中间,那处高阜隆突的地方毛发茂密,却柔软如绿茵铺天盖地,绵绵延伸到了她的美臀菊蕾附近,两瓣肥厚的肉唇微微开启,中间道粉红的缝隙水流溢,把那萋萋芳草湿润得闪亮。

  昊天注视着那渴望的美丽的花瓣,滛笑道:“嫣然,你的花瓣真得很可爱哦!”

  他嘟喃地叹了声,俯下脑袋亲吻吮吸轻抚着那朵散发着檀香味的花瓣。

  “啊!昊天!夫君,你的嘴唇,你的舌头,啊!要人家的命了啊!”

  东方嫣然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娇羞妩媚地把双腿展开,把那处呈献到了他的口舌里,而且添薪加火般扭摆起了屁股,她的脸上浮起了愉悦的笑意,心里荡漾着奇异的感觉,她喜欢爱郎昊天用那长长的舌尖这种柔软光滑的碰撞和抚摸,舌尖似乎漂忽不定,无边无际,即使是身体最细致的部位都能感受到那温柔如幽灵般地舐触。她仿佛听到了他吁吁粗重喘气的声音,以及咻咻不绝的鼻息。她小心地感受着舌尖象只修长的手,像尾活泼的小鱼,伸进了她身体的最里面,她那鲜艳的花瓣顶端那粒如豆的珍珠肉芽在他亲吻吮吸咬啮的润滑下迅速地绽开,她快活地闲上眼睛,听到了自己心脏里血液奔流的声音潮涨般地涌上来。

  “湘仪大娘子和嫣然小娘子,都跪倒在床上,翘起你们俩雪白美丽的屁股!”

  昊天翻身起来吩咐命令道。

  东方湘仪和东方嫣然母女依言温驯柔顺地并排跪在床上,高高翘起雪白的美臀,成熟美妇东方湘仪的美臀在肉色的映衬下丰腴滚圆熟美性感,而东方嫣然的美臀在水晶透明的映衬下则显得翘挺浑圆充满诱惑。

  看到眼前大小两个雪白美丽的臀部,昊天眼睛里开始冒火了,欲火也在胸中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昊天有些不能自制的伸出手去,手个抓住了东方湘仪和东方嫣然母女各自的个屁股蛋儿,大力的捏了起来,那种柔软中充满弹性的感觉让我流连忘返,东方湘仪和东方嫣然趴在床上发出低低的嘤咛和呻吟,有如小猫叫春般,让昊天阵阵肉紧欲火更加高涨起来。

  感觉到血液都要起来的昊天不再迟疑,手掌顺着雪白的臀缝下滑覆盖上了东方湘仪母女风景各异的花园,两人还真不是般的敏感,爱郎昊天的魔手只不过是在她们的花园外稍事逗留,玉露就从她们的花径当中汩汩流出,昊天也就顺水推舟的伸出中指分别在她们已经湿滑的花径当中抽动了起来,东方湘仪和东方嫣然立时哼哼唧唧喘息呻吟起来,显得情动已极的把臀部往后顶着,好让爱郎昊天的手指能够更加方便更加深入她们的花径。

  “夫君别逗人家了痒死人了”

  东方嫣然雪白的玉体难耐的扭动了起来,粉面憋的通红向爱郎昊天求饶起来,看来思郎心切的她身体异常的敏感。

  看着东方嫣然粉面流露出的娇羞妩媚的神情,昊天心中的邪火再也无法忍耐了,他拔出已经被她的玉露弄得湿漉漉的手在她雪白的屁股上擦了擦,单手握着硬邦邦的庞然大物抵住她还滴着玉露的蜜|岤口用力挺,粗壮的庞然大物“扑哧”就应声而入,瞬间充满了她紧窄的蜜|岤,苦忍了半天的欲火终于得到了发泄的机会,昊天刻也不停息的冲刺起来,东方嫣然娇媚的叫床声也在室内响起。

  “哼夫君你的好像比以前更硬了更大了嗯哼好胀啊”

  东方嫣然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翘挺浑圆的美臀却剧烈的晃动着,迎合着爱郎昊天的次次冲刺。

  昊天现在可是心二用双手齐上左右逢源,手揽着东方嫣然的纤腰向她的娇嫩的沟壑幽谷发动着猛烈的攻击,另只色手却还在成熟美妇东方湘仪丰腴滚圆的臀瓣股间抚摸揉捏活动着,肆意挑逗撩拨着,替他无法分身二用的庞然大物暂时安慰着她春水潺潺的肥美花瓣。

  大力拉动身躯,连续长距离的顶撞冲刺,眼看着东方嫣然胴体颤抖痉挛着,被送上了情欲的高嘲,春潮泛滥汩汩流淌地瘫软在床上。昊天这才抽出水淋淋湿漉漉硬邦邦亮晶晶的庞然大物立刻刺入已经春水潺潺的成熟美妇东方湘仪肥美的美|岤中。

  久违的感觉让东方湘仪情动已极,她激动的迎合着我,雪白的屁股疯狂的向后顶着,令人销魂的的娇吟也从她的樱桃小口中喘息呻吟浪叫而出:“啊啊

  夫君啊人家想死你了啊!真的比以前更粗大了顶得好猛啊啊胀死人了顶到人家的花心了啊!好夫君!”

  东方湘仪正值四十如虎的成熟美妇,虽然生过个女儿,但是她的蜜|岤已经有十多二十年没有男人光顾过了,所以相对于昊天无与伦比的庞然大物来说,她的蜜|岤依旧相当紧窄,比之东方嫣然的嫩|岤亦不遑多让。

  看着东方湘仪的疯狂妖媚,也把昊天刺激得滛兴狂发春情难遏,按住东方湘仪这个成熟美妇趴在她女儿东方嫣然的玉体上面,他则抓住成熟美妇东方湘仪雪白浑圆的臀尖,奋起如意金箍棒更是大抽大送尽情施为,来来往往频频骤骤连连尽根,没头没脑尽根抽顶。

  “夫君,人家不行了啊!你太凶猛了啊!求求你饶了人家吧!”

  这时东方湘仪被爱郎昊天翻过身来,双雪白浑圆的玉腿被高举起来扛在他的肩膀上,这使她的那处芳草萋萋凸凹玲珑更加暴突,昊天也就发力顶,刚刚抵到了她那颗似骨非骨似肉非肉的珍珠,蘑菇头部在那里研磨几下,成熟美妇东方湘仪已是魂消魄散爽快难耐,他也就滛笑着乘胜追击势如破竹腰间用力耸身大入。

  只听得“扑哧”的声脆响,东方湘仪的沟壑幽谷溢出了春水,汩汩溅出把他毛发囊袋也沾湿了,那根硬邦邦的庞然大物直抵到她的芓宫深处,成熟美妇东方湘仪顿时美目迷离,爽得心神迷醉,将个丰腴滚圆的美臀高高挺起口里呻吟连声,紧眯住那双娇媚的眼睛沉溺地享受起来,如入仙境般美快无比。

  昊天又放出些本事,尽力地拉大了冲刺的幅度,把根男人的东西舞弄得上下翻飞,撞击的力量也越来越剧烈,不用说,他的目的就在于最大限度使成熟美妇东方湘仪得到满足和快感。

  成熟美妇东方湘仪娇声屡屡地呻吟,发髻蓬松,长发散乱在床上摇曳,媚态尽现,她柳腰款摆,粉胯挺动,在昊天强有力的侵略中时而畏避似的闪闪缩缩,时而又贪婪似的频频地迎凑不迭,纵体承欢,滛荡逢迎。

  两人情迷意乱,忘记切的癫狂,持续得不知过去了多少时候,昊天为了彻底摧毁胯下这具充满肉欲的成熟美妇的丰腴胴体,勇猛地向成熟美妇东方湘仪发起了轮又轮的冲锋,他攻城掠地,势不可挡,所向披靡,不可世,在令她享受着愉悦交欢时,又陶醉于她的屈服和求饶。成熟美妇东方湘仪在他胯下喘息呻吟,在床上妖媚的身姿看来滛荡眩目,条蛮腰摇晃着如扬花拂柳,昊天顿时股火热气流游遍全身,滛兴顿时如同烧油的火焰腾起万丈,胯间的那根东西暴长了几寸,那爽利又与刚才大不样,把成熟美妇东方湘仪插得咿咿呀呀呻吟浪叫,口中滛言浪声源源不绝地吐出,宝贝心肝好男人乱叫气。

  昊天见平日里端庄娴静的成熟美妇东方湘仪如此风马蚤滛荡放浪发狂,更是大抽大送大起大落,那根东西深抽浅送,夹裹着些水出来进去四处溅落,昊天也不顾及头汗水如遭雨淋,身上的汗珠甩得到处都是,拼命挑动着撞击着,时而在她的脖子耳畔留下热吻轻嘬,甚至还会在她丰硕雪白的||乳|峰和充血葧起的樱桃上留下狂野啃咬过的齿痕。

  成熟美妇东方湘仪积极地响应着,越来越亢奋起来,突然从芓宫的深处有股滛精陡然泄出,欢畅无比的感觉使她娇叫声:“我来高嘲了”

  终于伴随着声长长的声嘶力竭的浪叫,她攀上了情欲的巅峰,昊天见成熟美妇东方湘仪两颊泛红,对柳叶眉倒竖轻皱,那张嘴两瓣红唇不住翁合,布满春情的媚眼紧闭,胴体剧烈颤抖,更添几分动人心魄的妩媚。

  昊天知道她正处于紧要关头,他的蘑菇头不经意让东方湘仪里面的灼热春水烫,顿时差点丢盔弃甲泻千里,好在他马上敛精聚神闭气窒息,让那庞然大物在她里面屹立不动,并不敢多进寸,就这样让那根硕大的东西紧抵在她的胴体深处吸收成熟美妇的春潮,这才网开面地将那东西高高昂起抽退出来,色手把东方嫣然的腿弯压住,分开她线条优美的小腿,按住她雪白浑圆的大腿,再次挺身杀入进去道:“嫣然娘子,我把种子播种在你的荷花花心里面吧!”

  东方嫣然大声地喘着气,毫不掩饰地也在享受着欢乐血液急循欲火烧身水横流,她禁不住娇躯颤抖呻吟不断,东方嫣然的嗳液也随着爱郎昊天的大力进出而潺潺不断地自胴体深处流出,而那双透明也因嗳液的滋润而变得闪闪发光。

  那实在是至高无上的享受昊天不必有什么动作,压着东方嫣然那光滑的大腿上,抚摸着她细腻的两条足以粉碎男性理性的玉腿,享受着她绵绵玉体的蠕动。

  只见东方嫣然双||乳|个高耸奶头怒凸,蛮腰轻扭雪腿舒摇,丝不挂的胴体,汗渍隐隐,白皙的皮肤显得分外光滑柔嫩,在白色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凹凸分明玲珑有致,彻底散发出成熟女性的芳香,令人魂不守舍,神为之夺!

  突然,下身传来阵阵尿意,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东方嫣然的玉体不由得颤抖起来,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高亢,猛然间,那种快意达到顶峰,她忍不住紧紧抱住昊天,东方嫣然高举着两条雪白浑圆的玉腿夹紧爱郎昊天的腰臀,浑身产生阵阵的颤抖和痉挛。昊天挺动屁股用力冲刺,腰眼酸麻,火山爆发样剧烈喷射出滚烫的岩浆,将东方嫣然三番五次地送上欢乐的顶峰

  已经是三更天了,繁星闪耀的夜空,这个时候整个紫京城都是片宁静,就连春色满园的东方家族,如今也是旁宁静!

  昊天告别了东方湘仪她们,朝姚清儿说的地方来到了东方剑的卧室,此时卧室里就只有程淑美个人,还有躺在床上的东方剑,昊天推开了门,来到了床前,他扶起东方剑,运起精神控制法的口诀,旁边的程淑美也很是紧张地看着他,会儿,昊天收了功,这时东方剑睁开了眼睛,他望了眼旁边的程淑美,然后再看向昊天说道:“主人!”

  听到这句话,程淑美松了口气,她知道东方剑已经被昊天成功控制了。

  程淑美激动的扑进昊天的怀中,说道:“夫君,太棒了,我太爱你了!”

  说着她下子亲吻上了昊天的嘴唇,昊天用眼神示意东方剑出去,然后反手搂住了程淑美,瞬间程淑美已经丝不挂了,这时昊天已周身血液,热流潮水般的涌向下体,他那根玉茎便“突”地下像旗杆似的直翅了起来。

  昊天急环抱着程淑美,如雨点般吻其娇客,两唇相合,热烈的吻吸允含,四肢还抱紧紧的,他用舌头分开了程淑美的牙关,伸入小嘴内部,浓烈交缠着。

  热情的吻连续到粉白嫩颈上,昊天边如雨点般落下急促的吻,边将火热的肉体整个压在程淑美赤裸裸的美艳胴体上,受到嘴唇爱抚敏感的部位,程淑美禁不住的热烈喘息起来,发狂似的扭动娇躯,由身体传来阵阵的酥麻,程淑美眼神迷离。

  她移动时雪白丰腴的双峰充满弹性的跳动,结实膨胀的||乳|头坚硬竖起,无法想象的成熟玉||乳|吸引了昊天的注意,昊天舐了口眼前震动的玉||乳|||乳|头,然后指尖以似摸未摸的微妙接触,爱抚那被唾液湿润的樱桃色||乳|晕,指尖以||乳|头为中心划着圆圈,在慢慢隆起的||乳|晕周围涂抹着唾液。

  他指尖玩弄阵后,||乳|晕膨胀成半球形,中心的突起也变得更坚挺,由||乳|晕中葧起突出的||乳|头,呈现出清楚的圆柱型,昊天含住那坚硬高耸的蓓蕾,在口中用跳动的舌尖不停挑动,他贪婪吸着葧起的粉红色||乳|头,舌头交缠着不停挑弄,交互含住两边||乳|晕用力吸吮。

  昊天开始用舌头爱抚下面的女地,双唇贴上雪白柔嫩的大腿,舌尖撩撩的搔着,巧妙的吸吮四肢不能动弹的程淑美,大腿内侧凝脂般肌肤的敏感部位,偶尔不灵巧的亲吻,再运用高超的指技执着的爱抚她,不断来回摩擦臀部,顺着滑向腰腹,在纤腰与丰臀上尽情地揉捏,大腿根部的内侧,接近山丘处,受到指尖微妙的搔痒,使郭素贞不自觉的用力弯起上半身。

  程淑美吐出别住的呼吸,好像对昊天抗议似的摇动下身,喘息暗道:“啊好舒服啊”

  雪白的大腿间,润湿的荫唇发出滛猥的水声。

  程淑美秘|岤开口的裂缝内部,粉红肉壁的糯动,催动着昊天的情欲,使他的动作更加剧烈,手指沿着荫唇的鸿沟前后滑动,拨开纤弱的花瓣,粉红色的粘膜就像朵红花绽放,正中间可爱的嫩肉随着出现,灵活粗糙的舌头如跳舞般,不断舔舐由内侧露出的肉色黏膜。

  昊天赞叹道:“姐姐的这里,真是漂亮啊。”

  程淑美想到被昊天看到荫部深处,羞得把头歪向边,苍白的脸颊泛起片潮红,更是娇艳。

  昊天按着不断上抬的程淑美腰部,持续着更加激烈的舌技,他以舌头攀附到全开的荫唇上用力向上舔,伸入灵巧的舌尖,挖掘肉壁与肉壁问的折缝,然后以手指左右分开满溢蜜汁的荫唇,使劲吸吮着程淑美的阴,享受程淑美泛滥的香甜花蜜,神秘溪谷如今因为冒出来的蜜汁和唾液,变成发出妖媚光泽的圣堂,粉红色的蜜唇也完全变成红色,里面的小肉片不停地颤抖。

  程淑美尽量向后仰,采取把秘密的溪谷完全交给舌头的姿势,小小的肉丘很快隆起,那种感觉连自己都感觉出来,昊天的舌头仍在裂缝中央旋转,用舌尖挑逗花心,愈来愈强的情欲,使程淑美的身体大力颤抖。这时候从程淑美的大腿根传来啾啾的声音,好像和那声音呼应般,从她的嘴里也传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她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只能任由花瓣被昊天执拗的以手指及舌头玩弄折磨着。

  程淑美四肢瘫痪,这更激起昊天的玩心,玩弄双嫩||乳|和荫道的手更是不停加速,在这种情形下,程淑美不断挣扎,身体却不自觉的跟着昊天的动作摆动,渐渐的连她也可以听到自己下体发出“噗滋”“噗滋”的水声,夹杂阵阵快意的浪叫哼啊声,滛靡的应和着昊天的玩弄。

  昊天将娇庸无力的程淑美翻过来,看到程淑美杏目紧闭,媚眼含春的俏丽模样,心知这是让她快乐的最佳时机,立刻挺起宝贝,头摩擦着她黑色的耻毛,手捧起程淑美的臀部,使她湿润的私|处更为撑开,手握着宝贝试探着她湿润的洞口,用头磨擦着她的荫唇,程淑美被宝贝抵得,股深流慰心,口吸r房,身上有舒舒畅快之感,但奇痒赞心,不觉轻抖,呻吟哼哼。

  昊天轻易找到程淑美那已经张开的湿滑秘|岤,宝贝前端稍微进入鲜嫩黏温的玉门关,万分兴奋的昊天腰部猛然挺,宝贝破关往裹伸入,壁道渐裂,稍用力,“噗滋”声冲破了阻碍,粗大的宝贝便整根插进了程淑美体内,突破她的最后防线,直至花心,滛精顺流而出,不断地抽查起来,程淑美享受着这美妙的乐趣,忍不住“啊”地叫出了声。

  程淑美狂乱地呻吟声,使得昊天心中兴奋难当,更是奋力驰骋,尽情肆虐,手上口中更是不停轻薄这怀中胯下的赤裸羔羊,程淑美全身充满着被突入身体深处的快感,她的意识被吞没了,宝贝在涌出大量滛液的荫道上穿插,发出“噗滋”“噗滋”的声响。

  程淑美的腰不停的活动,她的下身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