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慢地蠕动着,芳口浅呻底吟道:“喔痒死了舒服啊天儿别吸了舅妈好痒啊”

  血气正旺的昊天听到这娇语春声,目睹舅妈黄悦姿千娇百媚,隐含春意的玉颊,他欲火高涨,大鸡芭更加硬挺起来,硬梆梆地顶压在舅妈黄悦姿柔软温热的玉腹上,更加激动用力地吸吮舔舐着嫩||乳|。

  “小坏蛋嗯啊”舅妈黄悦姿本已是春心大动,马蚤痒附体了,现再被昊天灼热硬实的大鸡芭顶压,春心是荡漾不已,更觉浑身麻痒难当,尤其是下体那桃源洞|岤感到无比的空虚和马蚤痒,她那本就很是丰盈的r房,在经过昊天的这番吸吮刺激后,迅速膨胀起来比原来更为丰满饱胀,粉红的||乳|晕迅速向四周扩散,珠圆小巧的||乳|珠也由原来的浅粉红色转变成鲜红色。

  舅妈黄悦姿呼吸急促地喘息着,樱口低声叫痒不已:“天儿求求你别吸了好孩子舅妈快痒死了啊好痒快进来异痒附体的娇躯在榻上蠕动得更为厉害。”

  昊天见到舅妈黄悦姿风马蚤的主动求欢,滛笑道:“好舅妈,叫侄儿我进哪里来啊?”昊天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征服眼前的性感迷人的舅妈黄悦姿。

  “快点啊进舅妈的小|岤”舅妈黄悦姿实在受不了洞内的瘙痒了。

  “用什么进舅妈的小|岤啊?”昊天依旧不放过舅妈黄悦姿。

  “好外侄快点用你大鸡芭插进来给我舅妈实在受不了了啊”舅妈黄悦姿已经欲火焚身,哪里还管的那么多。

  见到舅妈黄悦姿已经将自己需要听到说出口后,昊天起身,挺起超愈常人的大鸡芭对准舅妈黄悦姿春潮泛滥的桃源洞|岤屁股挺。

  “轻点啊痛啊好大啊好深啊”舅妈黄悦姿只觉这插,肉|岤中的马蚤痒顿无,在轻微的痛楚过后,股甜美的快感直上心头,黄悦姿爽得雪白细腻的酥胸挺,粉颈伸,螓首翘起,樱口半张,愉悦地娇吟声。

  昊天此时感到头舒畅极了,舅妈黄悦姿的花心如上下两片火热柔软湿润的大舌头,包裹着他的r棒,那种紧握感让昊天不想抽出来,昊天抱住她又是阵亲吻,才边抚摸着她的大奶子边缓缓抽弄。

  舅妈黄悦姿呻吟越来越急促,止不住发浪大声呻吟:“乖外侄好舒服你的鸡芭好大干干得舅妈好爽啊哦好舒服乖外侄搞死舅妈了好久没有这么爽过了啊好麻啊啊小老公好侄儿好舒服啊舅妈美死了再插再插深天哪好好哦好老公啊啊啊呀唔哎呦好好舒服好好痛快啊啊你要干干死我了哎呦我我受不了喔喔喔好美啊好好大的鸡芭用力快点在在用力啊不行了啊啊啊我要泄了啊来了啊好美啊泄了啊啊好充实啊唔舅妈我好好喜欢大鸡芭好好男人好老公用力在用力好大好大的鸡芭喔好好久没有这样爽过了啊”

  舅妈黄悦姿紧揪双眉,时而咬唇忍耐,时而张口娇吟,让人分不清是舒服还是痛苦,两弯水眸凄朦涣散益发动人,玉臂粉腿使劲勾住昊天。

  昊天看着舅妈黄悦姿在情欲的催动下,所表现出来的娇媚滛浪之劲,真是大享受。

  “啊好爽啊乖外侄你的r棒好烫啊啊好舒服啊啊乖老公啊就是这样用力的干啊好美喔乖老公你的r棒干得我好快活喔”舅妈黄悦姿不停的呻吟,同时像个滛荡的妓女似的放浪的扭摇起屁股,好迎合昊天强而有力的冲击,而昊天也用腰力,让r棒在她的小嫩|岤里上下左右的狂着,什么世俗道德的规范,伦理的禁忌,早就被r棒插进抽出小|岤所带来的快感给取代了。

  舅妈黄悦姿被昊天的r棒干得热情如火,恣情纵欢,整个丰满的屁股像筛子样贴着床上摇个不停,温湿的嫩|岤也紧松的吸咬着昊天的头,水更阵阵的流个不停。

  接着昊天将舅妈黄悦姿的双腿抬高,缠夹在自己的腰背上,让舅妈黄悦姿的小|岤更形突出的挨着他的r棒插干,而舅妈黄悦姿也顺势的用双手紧搂着昊天的背部,娇躯浪得直扭,玉臀高挺上抛,狂扭的迎合著昊天抽锸的速度。

  “啊我的好侄儿喔用力的干啊对就是这样啊爽死舅妈了我喔我要你辈子都干舅妈”

  听到舅妈黄悦姿的滛荡的叫声,不由得使昊天尽情的晃动着屁股,让r棒在她的小嫩|岤里不停的抽锸着,而在昊天身下的舅妈黄悦姿也努力的扭动挺耸着她的屁股,愉快的叫着,从她媚眼陶然的半闭和急促的娇喘声中,昊天知道舅妈黄悦姿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舅妈黄悦姿的俏脸和娇躯都颤抖个不停,双手紧紧搂着昊天的背部,猛摆着她的屁股来迎凑着昊天的r棒对她小嫩|岤无情抽锸,爽得昊天更卖力的抽锸着,每次都将头磨在舅妈黄悦姿的花心上转,使舅妈黄悦姿的水不停的往外流。

  昊天的r棒在舅妈黄悦姿的嫩|岤里进进出出,带出了水,浸湿了他的荫毛,昊天猛力的干,使劲的插,让舅妈黄悦姿宣像疯了似的,双腿紧紧的勾住他的腰,不停的呐喊,不停的摆动。

  “啊对对就是这样啊干死我的小浪|岤吧喔r棒侄儿啊舅妈的马蚤|岤又要泄泄了啊我从没这么爽过啊r棒侄儿喔我的亲老公啊快再用力点啊你的r棒干的舅妈又泄了啊马蚤|岤泄死了啊舅妈的马蚤|岤好爽好爽”

  那股热烫的水,由舅妈黄悦姿芓宫内直泄而出,昊天知道舅妈黄悦姿又高嘲了,于是他伏在舅妈黄悦姿的胴体上,同时把r棒整根插进她的马蚤|岤里,享受着舅妈黄悦姿马蚤|岤里的嫩肉不停的抽搐紧包着r棒的快感,更享受着舅妈黄悦姿的芓宫猛吸猛吹着r棒,那又酸又麻又痛快的美感,而舅妈黄悦姿的水阵阵向往外流,顺着昊天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几次三番地死去活来,舅妈黄悦姿感觉到亲侄儿昊天的大鸡芭越来越火热,越来越膨胀到了极点,知道他即将爆发,慌忙呻吟着哀求道:“天儿求求你不要射在里面人家现在是危险期的好宝贝拿出来射吧”

  “那舅妈老婆要用你的那张小嘴接受我的喷射哦。”昊天滛笑着,力拔千钧地狠狠顶,几乎顶进了舅妈黄悦姿的花心尽头的芓宫,然后迅速地抽了出来,顶进了舅妈黄悦姿的樱桃小口里面,按住她的头在她温暖湿润的口腔里面大力抽送,连续深吼之后,终于急剧地膨胀抖动,火山爆发样地猛烈喷射出来,滚烫浓白色的岩浆顺着舅妈黄悦姿的嘴角流淌出来。

  久良,昊天才完全释放出他的生命精华,他拿纸巾将舅妈黄悦姿嘴角流淌出来的精华擦干净后,双手抱着舅妈黄悦姿的娇躯,在她美艳的脸蛋上亲吻了几口。

  “小坏蛋,坏死了,居然会那么多希奇古怪的姿势折腾人家?”舅妈黄悦姿依偎在昊天的胸膛上媚眼如丝地娇嗔道:“你这个小坏蛋,这样欺负舅妈。”

  “谁叫舅妈这么美艳呢。”昊天抚摸揉捏着舅妈黄悦姿丰满雪白的山峰坏笑道:“不过,舅妈,好像刚才母亲就在外面看哦。”

  “什么,你母亲就在外面看,你怎么不早说,这下怎么办呀?”舅妈黄悦姿听昊天的话激动地坐起身来。

  “放心好了,母亲不会说出去的,我等会去跟母亲说说,她那么疼爱我,定不会说出去的。”昊天说道。

  “希望如此吧,你还是先去找二姐说说吧。”舅妈黄悦姿实在不放心,急忙对着昊天说道。最后昊天实在拗不过舅妈黄悦姿,就起身穿好了衣服向母亲洛雪的房间走去。

  第123章洛雪春梦

  昊天正向洛雪的房间走去,而洛雪的房间中,她想起刚才看见的情形,很是震惊,她敢十分确定,宝贝儿子的巨龙十分巨大,不过话说回来,丈夫李浩的也很大,也许天儿就是遗传自父亲,只不过他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是了。

  洛雪内心充满罪恶感,她十分厌恶自己直回想着宝贝儿子的巨龙,可是,可是就是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它,好不容易,疲累终于战胜胡思乱想的心绪,她感觉自己逐渐地迷糊迷糊迷糊迷糊迷糊迷糊迷糊

  睡着后的洛雪感觉自己躺在床上,旁边有只手在不停地抚摸着自己,洛雪暗想,这应该是丈夫李浩已经“性”起,想要再跟她玩乐玩乐的,然后她发觉这只手从肩膀缓缓的偷偷移往r房,凭着过往的经验和感觉,洛雪察觉到这不是丈夫李浩的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洛雪都快被搞迷糊了!当它在r房上不断抚摸时,洛雪终于认出,是天儿,这是天儿的手!

  “他想干什么?”洛雪在心里暗肘着:“难到他是在睡梦中,不知不觉的抚摸我的身体?”

  这下子,洛雪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知道应该立即阻止他,可是她却不愿意惊吓到天儿,甚至于因而引起场不必要的马蚤动。

  洛雪尝试着思考各种状况,如果他是在睡梦中无意识的行为,那又有什么关系?可是,如果他是清醒着呢?那不不不洛雪确信如果他醒着决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想到此处,洛雪静静的躺在那儿,任由儿子的手在身上抚摸,心意的盘算着,要如何掌握住关键时刻扭转乾坤,可是她又发觉昊天的手悄悄地,越来越往下越来越往下滑动。看起来它是有特殊目的,而非漫无目标,自由自在徘徊游走的。

  最令洛雪害怕的是,当儿子的手游移过r房,抚摸到柔软迷人的||乳|头时,自己竟然全身泛起阵阵滛欲。自己怎么可以因为儿子的触摸,就自动的激起情欲呢?落雪心想。

  此时的她更是迷惘的感受到有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刺激的她渴望儿子能马上把粗大的巨龙插入自己火热的肥美|岤甬道内,虽然知道这些想法是滛荡猥亵败德的,但是她就是无法抑制自己不去想它,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自己竟然默许天儿轻柔地爱抚揉玩她的||乳|头,直到||乳|头弹起变硬,变的万分敏感,最后,洛雪发觉他的手指从她震颤的坚挺||乳|头移开,试图移往身体的更下方。

  正暗喜自己即将得救时,洛雪却发现昊天的手又绕回原位,又玩起兴奋中的||乳|头,然后伸到她的背部,洛雪原想他会适可而止,没想到现在变本加厉的更大胆了,虽然希望他不要继续下去,但是对于他持续的动作却又故意加以漠视,等待昊天下个动作的那段时间,她被憎恶和兴奋两种极端的情绪折磨的整个人焦躁不安,虽然这是乱囵败德的,但却令人兴奋刺激!

  “我该怎么办?”洛雪在心里问自己,如果再不采取行动的话,要不了多久,天儿就将探索到自己充满春水蜜汁的美|岤甬道啦。

  “我该怎么做才好?”最后,洛雪决定采取行动:“嗯”洛雪呻吟声转动身体,移到较接近昊天的地方,同时不着痕迹的将腿尽可能的张开着。

  洛雪能清晰的听到昊天迅速从她身上撤退后所发出的惊恐喘息声,她既希望能吓退昊天,又盼望他不会被吓到,她就在两种心态冲击下静静躺在那儿等待观看着。

  过了好几分钟,什么声音也没有,切似乎就这样沉寂下来,突然她觉得有股冷空气轻微的吹到皮肤上,昊天又再次翻掀她的睡衣,洛雪如睡在针毡似的浑身难受,可是却又期待着他的行动。

  终于行动了!行动了!洛雪感觉昊天的手指轻柔的掠过她的大腿,感觉他温柔的摸着她的肌肤两秒,然后迅速移开,大概恐怕弄醒她吧。

  两秒后见洛雪动也没动,昊天的手再度回来,而且大胆的轻轻的抚摸她的大腿,见她还是没动,昊天更为大胆,柔和的抚摸她温暖平滑的玉腿,当他的手颤抖的爱抚向大腿的根部,洛雪意识到他是在搜寻她的迷人秘洞。

  昊天的手指缓缓的往上爬行移动,最后终于到达那片卷曲的芳草位置,手指摸到那片盖住秘洞的卷曲芳草,她听到他的呼吸变得非常不自然,这连串的动作,让她觉得透过昊天的手指,不断的传来阵阵的刺激,阵阵的兴奋。

  洛雪已经忘记对方是她的儿子,全然的享受这不被允许的动作所带来的刺激亢奋!她感觉到自己似乎又回到少女时期,和李浩第次约会时,期盼对方触摸那个地方的羞涩情形,所以虽然她知道这是被列为禁忌的行为,也知道如果继续让它发展下去,说不定会为他们带来灾难,可是即使如此,此刻的她已经完完全全屈服在此种被禁止的欲情之中。

  什么三纲五常什么人伦道德,对现在的她来说,都比不上昊天给她的刺激,和带领她回复少女时期的青春愉悦,说的明白些就是,洛雪已经无法,也不愿意阻止事情继续发展下去。

  昊天年纪虽小,却已是花丛老手,他深知慢工出细活的道理,因此时之间并不急于攻坚,只是慢条斯理的在洛雪嫩滑白皙的躯体上,以指尖轻柔的抚弄着,洛雪紧闭双眼,眉头轻蹙的娇媚模样,使得原本俏丽的面庞,更添增无限的风情,当宝贝儿子的手缓缓的移动,穿过纠结的芳草丛,抵达她湿淋淋等着被玩的秘洞时,洛雪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不断的喘息,美|岤甬道口早就泛满因为期盼他的手指到达而流出的嗳液花蜜。

  洛雪知道她必须阻止,但是剧烈的激|情奔驰在她全身的神经系统,早就让她兴奋的全身瘫软,动弹不得了,突然,阵令人痉挛的愉悦由珍珠花蒂处冲奔上来,原来昊天正在摩擦胀硬敏感的珍珠花蒂,她觉得自己虚弱的快要昏倒,她第次经历这种败德邪恶的放荡和愉悦。

  昊天温和的上下擦抚母亲洛雪的大珍珠花蒂,遍遍再遍,刺激的她滛荡的不断扭动自己的下体,也不知玩弄了多久,他的手指才往下移动,温柔的的上上下下滑抚母亲浸满春水蜜汁的美|岤甬道肉。

  忽然,洛雪感到昊天的手指摸到美|岤甬道口,立刻股迅猛的欲冲动涨满阴沪爆裂开来,当儿子开始温柔的好奇的探索她热情的湿淋淋的美|岤甬道洞时,她唯能做的竟只是咬紧牙关,尽力不让自己兴奋的呻吟出声。

  昊天温柔的尽情滑抚湿热肿胀的蜜唇花瓣,玩弄得母亲洛雪紧紧的咬住嘴唇,又滛荡的摆动下体,玩够了之后,他毫不客气的找到美|岤甬道口,用中指插入她又湿又浪的美|岤甬道里。

  插入后,昊天踌躇会儿,等着母亲洛雪热情的回应,当等不到回应时,他开始次比次深,次比次深的进进出出抽锸起来,抽锸得洛雪再也无法遏制自己的欲火了!

  “喔喔”

  洛雪轻声的呻吟出来,并且把腿尽量的张开,让儿子像探针似的手指能够更深入她激动颤抖的美|岤甬道里。

  “喔浩哥哥亲爱的”

  洛雪用只有昊天听得到的声音轻轻耳语着,希望让他误以为自己将他当成丈夫李浩,这是她目前所能想到,唯能让他们继续将这个被禁忌的游戏玩下去的方法。

  儿子的手僵在那儿好会儿,洛雪也静默着想看看自己是不是能瞒过他?果然,没多久,儿子的手指逐渐滑动,又开始进出,进出温柔的抽锸她的浪|岤,虽然她很喜欢手指抽锸的奇妙感觉,但是更盼望他的巨龙能插进来,那种滋味

  “喔快忍不住了”

  为了从昊天的手指得到更多的满足,洛雪静静的躺着让他的手指尽情抽锸,她知道儿子的手指定沾满湿淋淋的春水蜜汁,尽管如此,它们依旧凶猛的努力的抽锸她湿透的浪|岤。

  洛雪感觉的出自己快要接近高嘲了,不过她也明白,这样是永远无法让她满足的,可是最后,她果断的决定要下个赌注。

  昊天湿滑的舌头滑过母亲洛雪的大腿内侧,又沿着路往上游走,洛雪消瘦的香肩落下昊天无数热情的吻,锁骨突起,别有风韵,他的舌头舔到母亲脖子的时候明显感到她的反应,看来母亲正在沉睡中醒来,昊天知道母亲洛雪脖子下方也属敏感区。

  昊天轻轻撕咬着母亲洛雪的耳朵,热感明显传递过来,潮红顺着耳朵直延伸到脖颈,母亲的挣扎越来越有力,喉咙里发出含糊的声音,也许她以为这是场春梦吧!昊天的手指移到隆起的阴沪,隔着内裤轻轻摩擦母亲的那条细缝。

  “呃”母亲洛雪触电般臀部尽力扭在边,看来基本清醒了。

  不得不到说话的时候了,昊天身子前倾爬在母亲洛雪||乳|峰上,嘴唇凑到她耳边:“娘亲,是我!别怕,没有其他人”母亲洛雪剧烈的扭着头颅,似乎想完全醒过来,但这是徒劳的举动,“娘亲,原谅我,我实在不能没有你,我只想好好爱你你根本想像不到我有多么爱你”

  洛雪激动的把身子尽力挺起,想把昊天掀下她的身体。“娘亲,别生气,别动!我不想这样的,可我忍不住你的身体对我是那么的诱惑娘亲,我受不了这种诱惑,你就成全儿子次吧就次”

  昊天的话语已经带了点哭腔,这不是装出来的,颤抖的手指从母亲洛雪背后钻过去搭在||乳|罩带上,不知为什么母亲将||乳|罩系得很紧,勒在光滑的背脊,扣子处竟然陷进肉里,母亲洛雪顽强的闪躲着,昊天费了好大劲才解开带子,随着带子的松脱,长年挤在里面的两团肉球破空而出,似乎因为昊天的释放而兴奋的高高耸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