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把门关上(1/2)

加入书签

  黄田富把手伸向了猪圈门上的那块布,深深地吸了口气,像做贼似的,怕惊动了她,用手轻轻地从门边上,把那布挑开一条缝,不是一下子挑开的,一下子挑开,容易被里面洗澡的人发现,他先慢慢地挑开一条缝,像是被风吹开的,听见里面除了哗哗的水声外,没有异常反应,他再慢慢把缝隙挑开一些,见还是没有异常情况,心里激动得要命,全身收缩,肌肉发紧,关节生痛,心速加快,激动的场景就近在眼前,只要他把眼睛贴近那条缝隙上,里面的风景就会一眼观尽,这一刻他好像等了一万年,这一刻他也期待了一万年,转眼之间,幸福就在眼前出现了,似乎是来得太突然了一些,他像是在做梦。他刚要把眼睛拉近那条缝隙上,细妹的儿子哇的一声他怀里叫了。这一声让黄田富呼来,胜似一枚爆弹,让他和正里面裸洗澡的细妹震惊。

  细妹在惊慌中大声质道,谁?

  黄田富的心被吓飞了似的,赶紧捂住她儿子的嘴巴,撞见鬼一样的转身就往门外跑。跑出门外,吓得大口、大口的直喘粗气,像是高原缺氧一样。

  细妹那时正在一边洗澡,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身子,身上打满了他男人从部队上带回来的香皂。那个时候能有这种东西的人家不多,他男人在部队上是个事务长,专管这些东西的,每次回来总要带上两三块香皂,让他女人洗脸洗澡用。打了香皂身体,滑滑的,摸起很舒服,再加上幻男,很有快感,正当她一边陶醉,一边抚摸的时候,突然听到她儿子在门边哇的一声,她知道是黄田富在偷看她洗澡,不知他偷看到了没有,还好,她背对着门,只让看到了后面,没有看到前面。要不是她儿子叫,前后都会让他看完。她心里突然难受起来,不知是让偷看了,还是为了别的,突然就难受了起来,什么原因,只有她自己清楚。她也没心情自摸了,赶紧把打满香皂的身子用水冲净,穿好衣服起出来了。

  黄田富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不敢看她,做贼心虚,他以为她会臭骂他,或者打他几耳光。然后他就对她说,他什么也没看见。但事情出乎他的预外,她没有骂他,也没有打他,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很平静,她越是这样,他心里越是悬浮,不知道她心里是怎样想的,会把他怎么样,会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会不会告诉她的男人,要是她男人知道他偷看她洗澡,会不会到公安局去告他一个流氓罪,要是那样,他跳进黄河就洗不清,他说没有看到,谁信?他后怕了起来。

  细妹说,把儿子给我,你回去休息吧,有事我叫你。

  黄田富赶紧把她的儿子递给了她,低着头,不声不吭地就走了。要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