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歇斯底里(1/2)

加入书签

  陆刚的心情也平静多了,他想,白玉兰说得对,她是在为他好,他听村上的一些结过婚的男人讲过,干这种事,要心平气和,不能过于紧张,过于兴奋,过于激动,不然稳不住,射得快,有的刚碰在女人的大腿上,就一泻千里,还没做就完了,要这样子一点意思也没有,要慢慢的品,慢慢的进,慢慢的找那种愉悦的感觉,为什么有的能搞到三四十分钟,有的只有二三分钟,有甚至一分钟不到就完了?这就是心理素质差,没有控制力。干这种事,不要太把她事当一回事,要学会控制自己,调节情绪,精神不能只集中在那一点上,要掌握好自己的情绪和节奏,那才是真正的高手,才能让女人与你同步进入的天堂,如果能让女人先进入的殿堂,这个时候,你会获得到女人给你的意想不到的回报,这才是极品,高质量的,充分享受到了的乐趣,所以有的男人对此事乐此不疲,甚至不惜犯罪。但有的人对这种事激动得过了头,还没完全进入,就一下子趴在了女人上面下不来了,这种现象,农村人叫马上疯,医学上叫脑血管破裂,脑溢血。一想到这个词,陆刚就警觉了起来,因为他才得了脑溢血住了院出来,出院时,医生特别强调,这段时间叫他不能激动,不能做剧烈的运动。他差点被弄得来把医生的嘱咐给忘记了,要不是白玉兰有分寸,由着他的性子来的话,说不定还真会出事。他赶紧跳进水潭里,在里面游了两圈。这办法还真灵,滚烫的身体,经冷水浸泡,体温一下子就降下去了,而且硬得通红的也被冷得像乌龟的头缩了进去,活跃的荷尔蒙也得到了遏制,心情平静了。

  他朝白玉兰大声喊道,姐,可不可以了?

  白玉兰说问,你身上还烫不?

  陆刚说,不烫了。

  白玉兰又问,你下面那个呢,还挺的?

  陆刚说,没有了,冷缩了。

  白玉兰说,可以了,回来吧。

  陆刚像听到冲锋号似的,水淋淋地跑了回来,一下子扑在了白玉兰身上,迫切需要地一口含在了她的上。

  白玉兰感觉像一块冰压在了她那滚烫的身上,她禁不住伸手摸进他的跨下,那东西果然变软缩短了。她问他,你冷不?

  陆刚趴在她身上,含着她的不停的吸吮,听见白玉兰问他冷不时,他不肯放开嘴里的,含含糊糊回答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含着摇头。

  白玉兰拍着他的脑袋说,轻点,把我吸吮疼了,别只吸那一个,两个你换着吸,哎,哎哎,就这样,哎呀、哎呀,好舒服。对对,用舌尖往奶嘴嘴上顶舔,哎呀、哎呀,你做得真好,太有经验了,你以前做过?哎呀,哎呀。她毫无顾虑地大声呻吟起来,感受到了快感的冲击力,的快感让她变得忘乎所以,疯狂地大喊大叫,这种超乎寻常的举动,她倒无所为,反而把陆刚吓到了。

  陆刚一下子把头抬了起来,惊慌失措,问她是怎么回事,你哪里痛呀?

  白玉兰说,你还问怎么回事?就是让你弄的。这不是痛,是高兴,你一点不懂。她抚摸着他的头说,没事,继续,你很聪明,也会弄。女人喜欢你这样。

  陆刚听见白玉兰夸奖他,做得更到位,更卖力,更上心了。他把她的两个白白大大的吸得吱吱作响。

  白玉兰全身酥软,陆刚像是在给她打了一针快感剂,舒服得把十指插进了他的头发里用力的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