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无心插柳(1/2)

加入书签

  一天,白玉兰给陆云祥煮了两个荷包蛋,剥了壳,亲自喂他。弄得陆云祥脸上打绷带,张不开嘴。

  “喂!”白玉兰也不叫他大叔了,说,“你张不张嘴?”说完就按住陆云祥,把整个鸡蛋塞进了他的嘴里,哽咽得他差点喘不过气。

  白玉兰赶给他捶背,一边捶,一边说,喂!你就想这样过一辈子呀?

  陆云祥说:啥法呢,人就老了,还有啥想法?

  白玉兰在他背上使劲捶了一拳,说,你有多老?我不怕,我嫁给你,要不要?白玉兰很耿直,把陆云祥骇了一跳,他赶紧说道,莫开玩笑。

  白玉兰说,谁和你开玩笑,我是当真在给你说,像我这种女人,只能跟你这种人了。

  陆云祥被吓得不敢说话了。

  白玉兰说,你怎么不说话呢?愿意,还是不愿意,你要表一个态嘛。

  陆云祥背向白玉兰说,你让我考虑一下,然后再回答你。

  一天下午,白玉兰洗完了碗,喂完了猪,准备到牡丹地去帮陆云祥,正要出门,一个年青人突然从门外跨了进来。

  两人一见,都大吃一惊,异口同声道,是你——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在火车上,白玉兰帮他刮痧那个年轻人。

  他叫陆强,陆云祥的大儿子。

  陆强惊喜道,没想到会是你,那天从火车站了来,我们走散,我在火车站找了一阵,没找到你。

  白玉兰说,萍水相逢,下车就各奔东西,有啥好找的?

  陆强说,你救了我,你连叫什么名字我都要不知道,我郁闷了很长时间。正是太巧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却在我家里。

  白玉兰说,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巧的事,这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你要真找,找死了也找不到,任何事情都是发生在无意之中,这就叫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老天有眼。

  陆强说,这也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相识也枉然。你不是在城里去找工作吗?怎么上我家来了呢?

  一提起这事,白玉兰就伤感,她说,上次和你坐同一列车,我一出火车站,就碰上一个举着招工牌子的妇女,她说她们厂要招工人,工资也不低,我来到这个城市,举目无亲,见有招的,我就跟她去了,谁知道,那个妇女是骗子,把我骗到了一个色窝,一个大胡子男人,强迫我接客,不愿意他们就折磨我,过着一种生不如死的生活,当时死的心都要有,但他们看管很严,连死的机会都没有,我被关在屋子里,除了接客,看不到太阳和月亮,也不知道外面天晴还是下雨,我就像是个行尸走肉,任人宰割,一提起那段非人的日子,我心里就非常的害怕。

  陆强说,对不起,我不该问你,让你伤心了。

  白玉兰说,我不怪你,这件事让我刻骨铭心,也是我的耻辱。

  陆强安慰她说,你不能那样说,这不是你的错,你只是个受害者,谈不上耻辱,我很同情你的不幸,你要学会放下,让它过去,人一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