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一晚五次(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下午,白玉兰、杨柳、杜爱英早早地来到了村口大榕树下,迎接高新。不知道高新什么时候拢得了,三个女人就坐在榕树下等,然后你一句我一句的开起了玩笑,因为都是女人,也不用遮掩,想啥就说啥。特别是杜爱英,什么都说,也敢说,说起那种事来,眉飞色舞。她说,昨天晚上,我男人给我打电话回来,说他想我,硬得不得了。

  白玉兰说,你不晓得喊他坐飞机回来睡你呀?

  杜爱英说,我就是这样说的,我说你想就回来。他说,回来一次,去来车费要七八百,工地上又走不了。

  白玉兰说,你男人对这种事肯定很喜欢。

  杜爱英问,你牛财顺呢,他不喜欢这事?

  白玉兰说,他没给我打过这种电话,说他想呀,硬呀。他走的时候我给他喂饱了的。

  杨柳说,男人对这种事是喂不饱的狗,我那男人春节回来,天天就扭着我办,我感到烦。

  杜爱英说,我那男人是一样的,回来的第一个晚上,扭到我搞了五次,前头三次还好,我也想,也舒服,后头两次就不行了,一点想法都没得了,插得我难受,我又不好扫他的兴,只有让他搞。

  白玉兰好奇问道,搞五次,他还有水流?

  杜爱英说,前头三次有,后面两次放的是空枪。

  杨柳说,我那男人没得你那男人强壮,平是都是一次,春节回来的第一天晚上,他只来了两次,就睡得像头猪了,我们的最高记录也只有三次,是刚结婚那几天。

  杜爱英说,还是我那男人行,刚结婚那半个月,天天晚上就是四五次,入洞房那天晚上,可能累了,闹洞房闹到二点多钟,我们才上床,他只来了四次,第二天晚上,他狗日的搞了我八回,搞得我第二天走路就痛。

  杨柳说,怕给你插起了茧巴?

  白玉兰说,那不是?

  杜爱英说,有两天我没让他碰,第三天我看他实在是憋不住了,我心软了,就又给了他。

  白玉兰说,不是他憋不住了,是你自己痒了。

  杜爱英说,你说的也是,才结婚,人又年轻,搞起真的舒服,要是两三天不搞,我就想。

  杨柳说,你可能要比我们强些。

  杜爱英毫不隐瞒地说道,可能是,我那男人知道我强,怕我在家里偷人,就给我从那边买了一根假回来,像真的一样,叫我想的时候用它代替他。

  杨柳说,你经常用那个呀?

  杜爱英说,一个月要用七八次,多的时候有十几次。

  白玉兰说,你是条骚母狗。

  杨柳说,我也有一根那个东西。

  杜爱英惊讶地问道,你男人也给你买了一根?我以为只有我才有那个东西呢?

  杨柳说,我男人说,村上在外打工的男人,都给自己的婆娘买了一根。

  杜爱英兴奋道,杨书记,你好久把你那个东西拿我看看,和我这个是不是一样的,要是不一样,我们换着用。

  杨柳说,我才不换,你要用,我送给你用。

  杜爱英问,你没用过?

  杨柳说,我才没有你那么骚。我男人给我买回来,我把他骂了一通,这么久了,我只用过一次,我觉得不舒服。

  杜爱英说,你没找到方法,你一定不要有心理障碍,不能认为那是假的,要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