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浪花飞石(1/2)

加入书签

  杜爱英说,你口口声声说我骚,是,我承认骚。我问你,你不做这些事。

  我不是说我不做这事,这是人的本能,需要。但也得有个度,不是像你这样天天就想整这事。

  没办法?身体好了,需求就高,你不是说这是身体的需要吗,趁年轻不多做几次,今后老了,想做又没水了。

  你真是三句话不离那事。

  有句俗话说,一天不谈b,太阳不偏西,和你说说,打点精神牙祭,消磨时间。

  高新走在前面,他一路走,一路等,不知舅妈和杜姨在后面商量些什么秘密,生怕他听见,叫他先走在前面。他被一路的风光迷住了,这些绝色秀美的景致同,一定会被游客接受,今后这里的旅游定位在走卖山水风光、卖空气阳光,卖自然生态,卖休亲娱乐的途径,一定能赚得金银满钵。他走到前面的一个岔路口,上下两路,不知道该走哪一条,他站在岔路口上,见她两还在后面慢腾腾的没跟上来,就问她们,是走上还是起下?

  白玉兰说他走下。

  高新说,你们走快点,像她们这样慢慢腾腾,要走到什么时候?你两个是在商量什么国家大事,那样神秘,生怕让我听见?

  杜爱英逗笑他说,我和你舅妈要商量给你找女朋友的事情。

  高新说,我的事,你们别操心,我自己会找。现在要紧的是怎样把这里宣传出去的事情,快点跟上。他站在谷口,抬头望天,目极之处,沟壑纵横,高岩陡壁。往光绪里看去,薄雾缭绕,如轻纱蒙面,茂林修竹,溪涧怪石,充满了一种神秘感,如临仙境。

  白玉兰和杜爱英跟了上来。高新说,这里太美了,犹如川行于画中。

  杜爱英说,这不算,最美的地段还没来,越往下走,景色更好看。

  她们往下行走了二百多米,沟壑越来越深,光线也暗淡起来,脚底的路突然被一巨石阻挡了。

  溪水撞击在巨石上,弄得水花卷浪,起伏跌宕,翻腾滚珠,然后从巨石两旁奔涌到后面汇合一处,又欢畅地向峡谷口流去。

  巨石被溪流冲刷,天长地久,上面的沉积物和一些苔藓,形成了一幅天然的浪花图案,与溪流撞击成的浪花浑然一体。

  高新说,巨石上的图案是一幅天然的水粉画,太神奇了,有没有句字?

  白玉兰问杜爱英,叫什么名字?

  杜爱英说,没听说叫什么名字。

  高新说,如果没有名字,今后可以叫浪花飞石。

  白玉兰说,我这个名字可以,浪花飞石,好听。

  杜爱英说,石头上的画,听老人们说叫神画,这幅画是一个叫祥云的人而作。

  高新问,这位叫祥云的人是何方神圣?

  杜爱英说,听说这位祥云是苏城人。

  白玉兰问,苏城是哪个地方?高新晓得不?

  高新说,苏城是哪里,我也没听说过,会不会是苏州那边的。

  白玉兰说,苏州那么远,他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作画呢?

  杜爱英说,听说是为了避难,逃到这里来的。

  白玉兰说,他一个画画的,为啥避难,难道想杀他不成?

  高新说,有这种可能,画家都很清高,可能是得罪了有钱有势的人。

  杜爱英说,高新分析得对,听老人们讲,祥云的画很受百姓欢迎,当地豪绅们也以得到他的画作为荣。贫民百姓如向他求画,有求必应,分文不取,豪绅显赫的向他求画,给再多的钱他也不画。许多豪绅显赫的因求画不得,认为是祥云扫了他们的脸面,非常生气,但又无可奈何,只能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高新说,这就是文化人的臭脾气,看不起达官贵人们有几个臭钱,因此招来祸事。

  杜爱英说,高新是一针见血,说到了要害。俗话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人怕出名,猪怕壮。祥云的画作得好,恰好当朝太子又特别喜爱山水画,他登基为帝后,就昭告天下,谁能进献使他满意的山水画,官升两级,不愿为官的赏以黄金百两、良田百顷。

  白玉兰说,这下好了,祥云升官发财的时候到了。

  杜爱英说,乡邻们知道这事后,都来劝他去献画,但都被他拒绝了。

  高新说,像他这种脾气的人,肯定不会去。

  杜爱英说,他不想升官发财,但有的人可想,当地知县早就想升迁了,苦于没有门路,见到昭告后,认为这机会来了,但又不知怎么办好,他知道祥云是不会给他画的。

章节目录